召唤出的杀戮者吧 关注:4,862贴子:7,461
  • 17回复贴,共1

163. Fragile (脆弱的)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考完試再開工。


回复
1楼2017-12-20 16:23
    2L!!!!


    回复
    2楼2017-12-21 06:02


      回复
      3楼2017-12-22 06:38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22 20:26
          在魔人族們的殘兵通過後,狄古與瑪魯法斯以不趕上魔人族們的保持著距離往荒野前進。雖然狄古認為他們會偏向別的方向,不過,不管多久都走在同一條路上。

          "怎麼了?說不定那些傢伙,是要去貧民街嗎..." (狄古)

          雖然不是從現在開始戰鬥的氣氛,但因為被人類打敗而變更為瞄準貧民街的獸人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狄古先生..." (瑪魯法斯)

          看著看上去很不安的瑪魯法斯,狄古決定改變預定的路線,極力往森林中前進。

          也害怕被其他獸人襲擊的可能性,不過,只是逃跑的話應該也有辦法的。

          "進入森林了。是很吃力的,但我想趕緊通知勒尼" (狄古)

          "我明白了" (瑪魯法斯)

          稍微靠近了魔人族們的集團,確定了是以索德蘭特方向為目標,兩人便悄悄地偏離道路走進了森林。

          直到判斷魔人族們看不見後便進入了深處,加快腳步前進。

          "現在人類的城鎮有一二三先生在。正如我們所見的那樣,那個人的移動很迅速,毫不猶豫地前往戰場。魔人族攻過來的話,便趕快的擊退...說不定,那些魔人族們也是一二三先生擊退的" (狄古)

          聽著狄古的話的瑪魯法斯沉默了。

          不愧是狼的獸人,腳程很快的狄古,瑪魯法斯也只能想辦法隨行。在那之中,充份地聽過狄古的預想後,邊走邊沉思著的瑪魯法斯張開口了。

          "魔人族,還打算與人類戰鬥嗎" (瑪魯法斯)

          "還想著在考慮什麼...好吧。也許會從這件事中吸取教訓,準備好的話,或許會再進攻吧。抑或是..." (狄古)

          狄古的預想是最差的,是考慮把獸人族作為部下率領,彌補與人類比較是不足的'人數'的可能性。假如剛才看到的魔人族的士兵們的目的地,正如所想一樣的話便是索德蘭特了,考慮到那裏進攻,目標是在城市那裏的人員吧。

          "遺憾的是,我的頭腦沒那麼好。考慮只能交給別人,所以只能盡可能做好戰鬥的準備" (狄古)

          "勒尼先生他們,也不想和誰戰鬥嗎" (瑪魯法斯)

          對瑪魯法斯的話,狄古鳴響了鼻子。

          "我不知道...我想這樣說,不過,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 (狄古)

          狄古停下來,看著瑪魯法斯的臉。

          "勒尼,不會作出因感情而讓同伴危險的選擇。是因為有無論如何都必須保護的東西,肯定會贏的。如果不是這樣,就不會把同伴捲入一場荒唐的戰爭吧" (狄古)

          當狄古將成為奴隸時,村落的領導人判斷要戰鬥。作為結果有半數同伴被淒慘地殺死了,殘餘的人全都成為奴隸,光是知道的,成為奴隸的同伴有半數已經死了。

          假如,自己的領導人能像勒尼一樣地判斷,至少會考慮撤退一次再重整的事。

          不,不是只單由強大來決定領導一樣的野蠻的集團,判斷作為領導的素養能決定是否理性的集團...。

          在知道勒尼使用的方法後,它在狄古的腦中多次浮現,事到如今已是沒辦法的事,只能把想法塞進記憶中的深處。

          "不管怎樣,現在要趕快回去貧民街...藏起來!" (狄古)

          抓住瑪魯法斯背著的行李,把它硬拉進樹後。

          告訴他伏下後,狄古偷偷地從樹陰確認前方。看起來似乎有幾個人的人影在活動。

          "雖然我不清楚這一帶有哪些獸人,但祈求是溫和的人們..."

          凝視了數秒。從遠方的草叢上看到了兔子的耳朵時,狄古總算放心了。兔獸人是不會突然襲擊人的。如果是人類進入荒野區域,能難想像會把沒有戰鬥力的兔獸人帶來。

          "站起來,瑪魯法斯。是兔子" (狄古)

          在狄古迅速地重新抱起卸下的行李,瑪魯法斯也趴下來重行整理倒塌了的行李時,兔耳越來越近了。

          gasagasa(撥草聲),粗暴地把草分開後出來的臉,是海倫。帶著數名獸人,
          快步走到狄古的前方。

          "...狄古先生?" (海倫)

          "海倫?!為什麼會在這樣的地方!" (狄古)

          "這是這邊的對白。不是去見一二三嗎?迷路了嗎?" (海倫)

          對海倫的玩笑,狄古大聲的笑了起來,但瑪魯法斯卻板著臉。

          "人數也減少了...怎麼了" (海倫)

          說來話長,但狄古儘量簡單的,說明碧妮和普塞各自留在人類的國家,瑪魯法斯與一二三的關係。

          海倫聽到那個後,'普塞小姐也...',看起來感到不可思議。知道普塞本人打算陪著碧妮到最後,怎麼說也沒想過會留下來。

          "我是為了尋找食物和確認周圍而在巡邏,不過,太好了" (海倫)

          "什麼事嗎?" (狄古)

          "那個..." (海倫)

          海倫用手指著自己長長的耳朵,看起來很難說出口,但不傳達不成,把口張開了。

          "是魔人族的攻擊,全員放棄貧民街進入了森林。然後,在前面製作了簡易的村落" (海倫)

          狄古,到理解海倫說的內容,花費了一段時間。沒想到剛才想著撤退,勒尼已經實行了,完全沒有料到。

          "然後,稍微有點問題呢..." (海倫)

          "果然還是不想回到森林裏的生活的事嗎?" (狄古)

          對狄古的問題,海倫搖搖頭。

          耳朵在搖晃著,看起來並沒有萎靡不振。

          "分成了接受勒尼的意見在森林待騷動過去的小組,與作出反擊取回貧民街的小組呢" (海倫)

          那個時候,瑪魯法斯下定了決心,不過,在那個場合誰也沒有發現到那個。


          回复
          5楼2017-12-24 16:31
            感谢翻译


            回复
            6楼2017-12-26 06:23
              翻译君还在,我以为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26 14:07
                本來打算下午動工的,但因為公司的溝通出現問題,讓我9點便去了13點才開始的課
                然後今晚與朋友打機倒數,所以明天才能翻完163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2-31 16:38
                  新年快乐


                  回复
                  9楼2018-01-01 08:45
                    在前往王都的一二三的旅程,奧莉嘉的努力很有效,隨行的只有作為妻子的奧莉嘉。

                    本來護衛是沒有必要的是誰都知道的,也有很多知道其能使用收納魔法的人。

                    所以,兩人乘著各自的馬,也沒有人對不用馬車離開城鎮感到不可思議。

                    也沒有特地告知出發時間,送行的只有在邸宅的凱姆,碧妮和阿麗莎,街上的人看到輕裝打扮的兩人,只想著是不是去散步。

                    當然,從佛卡羅爾的城鎮出來之際被制止的事也沒有,一邊沐浴在士兵們的視線之中,領主夫婦一邊乘著馬通過城門。

                    "祝你一路平安!" (士兵)

                    "請小心!" (士兵)

                    對士兵們的聲音,一二三輕輕揮著左手回應。奧莉嘉也悄悄地揮手了。



                    悠閒自在地走進微陰的街道的兩匹馬。

                    不用說前往佛卡羅爾附近的街道的士兵,商人們也記住了一二三的臉,看到他的臉的話也會上前問候。不像其他貴族那樣難以取悅,可能是這句話深入人心的緣故吧。

                    畢竟,自從被召喚到這個世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最終一二三對身分制度很無聊的評價並沒有改變。沒有錢倒是挺麻煩。戰爭要花錢是知道的,假如有錢的話便能調動能理解得失的人。

                    假如這是初代獲得的地位,那個可以被視為作為能表現那個人的價值的東西。但是,說到通過繼承來承繼的身份,竭盡全力的好意的評價,也沒有'為了不使社會構成混亂的結構'以上的評價。

                    正因如此,既然阿麗莎好好地接受了,自己對放棄伯爵的身份便不會感到困惑。

                    雖然這很方便,但轉換成使役人的立場的話,能感到戰爭並沒有到達自己的位置,使人感到著急。

                    有立場的話,也不能接近仇恨和嫉妒。作為敵人展示其身的機會減少的話,互相撕殺的機會不是會丟失嗎?說不定自己在領主館暫住期間,不是會有因對方是貴族而對復仇死心的人在嗎?

                    那樣考慮的話,便能感到像在好不容易的異世界做著非常可惜的事一樣的心情。

                    "說不定不考慮多餘的事,只顧撕殺便好了" (一二三)

                    但是,結果這像是在轉動割草機一樣,只在重復著空虛的簡單工作。在遇見奧莉嘉時,現在還記得知道這個國家的戰事時的惡夢。

                    '說不定,在這個世界沒有不能正經地戰鬥的傢伙?'

                    殺死了騎士,殺死了王,殺死了冒險者,也殺死了魔物。

                    每一個,也不像可稱為戰鬥的東西。

                    向奧莉嘉打聽了,不過,在行會被劈成兩半的冒險者,好像已經算是強的一類人。說到在阿羅塞魯殺死的冒險者,在那個區域也是首位,果然應該要有擴展戰鬥的方針,這樣確認了自己的想法。

                    "然後,依梅拉麗雅和魔人族該怎樣做,快要到計劃的最後階段了" (一二三)

                    這只是一個嘀咕的話,但奧莉嘉的肩膀在顫抖,緊握著韁繩。

                    "一二三大人..." (奧莉嘉)

                    "怎麼了?" (一二三)

                    對以平時那樣的語調反問道的一二三,奧莉嘉作出微笑了。

                    "這不是很匆忙的旅程,不靠近在途中以溫泉聞名的村子嗎?一定也有好吃的東西的" (奧莉嘉)

                    "啊,很好呢。慢慢來也會有各式各樣的舉動出來呢,就那樣做吧。相反,去王國的行程便交給奧莉嘉了。去想去的地方吧" (一二三)

                    忽然被托付了重大的任務,奧莉嘉雙眼都凝固了。

                    "總覺得,到目前為止的移動都是為了尋求戰場東奔西跑而難以平靜下來。好不容易,所以便想去適當地觀光或吃好味的東西。奧莉嘉也很忙,偶爾也不錯吧。不知道下次還有沒有這樣的機會呢" (一二三)

                    "哈,好" (奧莉嘉)

                    在腦中,拼命地想起王都及附近的街道,哪裏有著有名的東西或旅遊名勝,奧莉嘉不知不覺流出眼淚了。

                    因為注意到了一二三的溫柔,使奧莉嘉感到很沮喪。

                    他的目標,是離和平相當遠的。實際上,到目前為止任務與戰鬥在休息期間也不斷持續著,在一二三最終的目的中,也很難找到平穩的字眼。

                    當接受了那個,決定站在他的身邊,便不會對這種事有任何微言。雖然沒有,但一二三似乎對讓奧莉嘉參與那個計劃感到內疚。

                    稍微走前一點,一二三的背影總是如此。

                    作為奴隸被購買的那一日。當維西作為對手騰鬧時。在霍蘭特的戰鬥也是,得到領地以領主身份活動時也是,那個背影都是毫不猶豫筆直地前進。

                    "親愛的" (奧莉嘉)

                    把馬安頓好後,奧莉嘉把手悄悄地疊在並排在旁的一二三用手套包住的左手上。

                    通過那薄薄的魔物之皮的裏面,到底是什麼呢,奧莉嘉也只聽過私房話。

                    一二三不知什麼時候會死。這是他自己也那樣說的,他受傷的場合也看過了。實際上,手套的裏面並不是肉體。

                    "在今天可以到達的城鎮,以有趣的料理聞名。也許是你從來沒來過的城鎮,不過,用肉豪邁地把蔬菜卷住,再用上特別的香草燒烤。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 (奧莉嘉)

                    "那個很好。只是聽著肚子便餓起來了。今天的住宿就那個都市吧" (一二三)

                    "嗯,就那樣吧" (奧莉嘉)

                    因為自己是一個狡猾的女人,在這些機會與任何人相比,任何人都無法趕上,通過了解名為一二三的人的事,更了解到自己的事。而且,一二三也了解到了。他在想什麼,做什麼,是一直靠在身旁的存在。

                    為了能被認可為真正意義上的伴侶,更老實地聽從他的話語。

                    總有一天會來的,在終結之前。

                    (完)


                    收起回复
                    10楼2018-01-02 00:39
                      感谢翻译


                      回复
                      11楼2018-01-02 08:03
                        感謝翻譯
                        一二三對奧莉嘉的感情好微妙呀。奧莉嘉倒是一心一意……
                        是說…看到兔子就想到兇殘的兔子的我是………………


                        回复
                        12楼2018-01-06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