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兰吧 关注:24,054贴子:842,921
  • 34回复贴,共1

【宁子诚品】《孤》(很短的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做了一个关于羽兰的梦,耿耿于怀,就把它写了个小短篇,不虐

我已经阅读羽兰吧吧规和文规,并且清楚了解其内容和禁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17 11:43
    《孤》

    【1】

    石兰从梦中惊醒,听见帐外的风很大,担心这风会将军帐拔地而起,这风声和痛苦的哭嚎没有什么区别,听着让人生畏。她尽量将注意力都集中在身畔之人那沉沉的呼吸之中,风声也就不那么刺耳了。身边的少羽睡得正熟,原本阴翳病态的脸色缓和许多,但他在皱着眉,仿佛是灵魂不安于躯体的沉睡,暗自在眉梢躁动翻涌。
    这浮躁涌动的灵魂在冥冥之中影响了石兰,她感觉这里容不下她的沉默,更容不下她的呼吸,让她也变得惶恐和不安。似是听到了无声的抗议与召唤,石兰默默披上了厚实的裘袄,替少羽翻了翻炭炉里的炭火,便出了里帐。
    主帐的长毯被撤走了,空空荡荡的,只有几副矮桌和蒲团,胡乱拼凑成一幅说得过去的模样,原先的血味早已被灌进来的风的荡涤干净。
    刚想出去走走,竟发现外面是晴朗的星空,璀璨,闪烁,锋芒毕露,疏密有致地洒了漫天,远处有个守夜的小兵,见了她赶忙拎起身边的兵器,缩着脖子跑了。
    奇怪得很,这外面并没有风在呼啸,说不定连风都怕她,所以也悄悄贴着冻得坚硬的土地,一溜烟地跑地无踪无影。

    【2】

    刹那的想法让石兰毛骨悚然,刚才听到的或许不是风声,而是灵魂在哭嚎,是那被坑杀的二十万秦兵从土里钻出来,不甘心地在伏地痛哭。但领头哭得最凶的,反而不是他们,而是今天被少羽一剑斩杀的那几个忠勇的楚军,他们在诉说着自己的冤屈,表白着那那颗忠诚却被践踏的心。
    石兰感觉有一种亘古的寂寞,她想找人说说话,却只有摸不着的灵魂在借着风喋喋不休。
    不久前,天明因为坑杀二十万秦兵的事情,和少羽一刀两断,带着月儿和墨家的人走了。
    “你就是一个魔鬼,你没有人性,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甚少见天明如此,他一改平日里的吊儿郎当,痛心疾首的暴怒,让人惊愕。
    少羽则默不作声,恹恹的,一副大梦初醒,事不关己的样子,这让天明更为生气,在他看来那是不可饶恕的,对生命的轻视。
    天明将剑收了鞘,拉着月儿就往帐外走,“项少主,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了!”他和月儿看了一眼站在帐外的石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石兰知道他们想问什么,自己也算是给了回答,淡淡道:“后会有期。”

    【3】

    数月前,少羽亲手拿剑砍杀了一个特来讨好献媚的侍女,石兰已在帘外听了好久,出于女人的多疑和好奇,迟迟没有进去打断那个侍女期盼许久的风月。她奉了一杯茶,少羽只道放在一旁便可,她仍迟迟不肯离去,就因为这一丝丝的不甘心,下一刻便断送了生命。
    听到异动,石兰起初以为是刺客幼稚的诡计,等看到倒在血泊里的姑娘,少羽阴郁无神的双眼,才知道御鬼丹又开始作祟了。
    虞子期走之前,劝石兰把御鬼丹的事情告诉大家,少羽只是受到伤害的人,需要更多人的关怀,而不是自己藏着,自己痛苦,失去所有的朋友。
    石兰摇了摇头道,少羽觉得,如果说出去,他就不是大家眼中的少羽了,带着严重的缺陷,大家会开始把他当做异类来呵护与关怀,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这句话就没有他的一份。谁会允许一个军队的统帅,身体里住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狂的鬼。他复仇的使命,还有什么希望呢。
    虞子期叹了一口气,那你还要陪着他吗?
    不是陪着他,而是我也离不开他啊。

    一开始,少羽只是变得很爱打猎,常常只身一人策马到深林里,用弓弩射杀飞雁、野鹿、猛兽,他每次回来身上都带着浓郁的血腥气,却又不把猎物带回,任凭它们在密林间腐烂,被蚂蚁啃食,化作野草,风吹日晒。
    这种行为让石兰不解,并且不愿见他满身血污的样子,等他兴尽归来,便经常躲得远远的不去理他。
    直到看见少羽独自一个在黑夜里踱步,阒静无声的黑夜将他急促的呼吸声膨胀,令人闻之颤抖,石兰提着灯笼,先照亮了地上一只还在垂死挣扎的野猫,渐渐照亮了血迹斑驳的剑锋,最后才看清他的眼睛,他痛苦极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与他撕扯,颤抖着声音,说他很想杀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17 11:45
      【4】

      除了石兰和虞子期,没有人知道少羽曾经服食过云中君的御鬼丹,虞子期带着御鬼丹留下的创痕回了蜀山,只剩下石兰一个人带着这个秘密陪着少羽,怀揣着秘密的人,总是和别人有些不同,带着与旁人不同的、诡秘的气息。
      石兰不会知道,那个忠勇的士兵阿林,曾经还对自己怀有难以告人的臆想,别人谈论的是石兰并不美艳的模样,他却在意的是那份孤高的神秘,心里暗自揣度,少主喜欢的女人,也是和平常的美女不大一样的,偶尔看见她对少羽的笑容,心下更是一惊,发出了让自己都惊诧的感叹,果然是,冷美人笑起来才更有趣啊。
      所以当阿林在内心肯定了石兰是个妖怪时,他心里才少了一些负担。
      她居然是个妖怪,怪不得我看了她的眼睛就忘不了了,居然是妖女,那真是太好了,那就该杀了她!
      阿林开始到处跟兄弟们说,诉说着自己对少羽的忠心,说他看见少主用颤抖的手打翻了石兰递过去的茶杯,像是在发脾气,她也不着急,居然转身就用了巫术,你们想想,如果不是巫术的话,这么冷的天,哪里来的红蝴蝶呢,那么多只蝴蝶呀,飞了满屋,就像做梦一样,然后她又倒了一杯茶,少主竟乖乖喝下去了,等再看她的时候居然变得温柔了起来。你们说说,她不是又妖怪是什么。你们再想想,那个意外死亡的那个侍女,还有明明说好收编却又被坑杀的二十万秦人,你们不觉得太可疑了吗?她在一步一步毁掉咱们的少主啊。

      【5】

      流言无稽,不过是自我安慰,石兰今日面对众将士凭空的捏造的指责无能为力,面对范师傅和那些和那些将军轻视又怀疑的目光,让石兰都不禁以为,自己是不是曾经真的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叫阿林的将士喊得最凶,口口声声喊着,要求少羽取消回到彭城后和石兰的大婚,并且今日处死。
      石兰透过他忠诚黝黑的眼眸,看到了他心底的一颗无法让人怀疑,坦坦荡荡的赤子之心,和对自己无来由的恨意。这种绝境,和在蜃楼上的暗室全然不一样,石兰束手无策,百口莫辩,恨不得用匕首杀出一条血路离开这里。不管少羽说什么,他们都一口咬定少羽此时此刻是中了蜀山的巫蛊之术,神志不清,还请范师傅决断。
      范增亦是左右不定,捏了捏已然花白的胡子,“既然大家都如此说,众意难为,些许是空穴来风,但不可掉以轻心,不如先将石兰禁足起来,再看吧。”
      阿林听闻慷慨激昂,捶胸顿足道:“不可,范师傅!她会巫术,咱们关不住她,不如就地处决,否则我们的大业就功亏一篑了!若是她真的无辜,刚才为何不肯让人废掉自己的巫蛊之术!”
      “就地处决吗?”许久无言的少羽慢慢站起了身,面无表情,转身抽出了悬挂在一旁的长剑。周围的人屏了几秒气息,紧接着,又大口大口呼吸起来,带着一种正义胜利的兴奋,高呼少主英明。
      石兰看他拿着剑,虽有惊讶却不慌乱,心下明白,他的剑并非是对自己而来,可也没想到,他默不作声地走过了自己的身畔,随即砍下了阿林的头颅,顿时血沫飞溅满身,一如当年打猎归来。
      还不等众人回过味来,那五六个和阿林一起慷慨陈词的士兵也纷纷人头落地,浓稠的血浆混到了一块,四面八方流散开来,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阳光从他们的身上越过去,直直地,从帐门伸到了积血成湖的长毯里,抚摸着出窍的亡魂,伸出纤细的手指,又在剑锋上缓缓擦过,刺痛了每个人的眼睛。
      众人呆滞了许久,随后带着期许和怀疑走了,留下了失望和痛恨。
      少羽亲自为她杀出了一条血路,同时也将他和石兰从这个世界孤立了出去。

      【6】

      石兰忍受不住夜的寒冷与寂寞,仓皇地回到了帐内,少羽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坐在床沿出神,看到她回来,一副许久未见的样子,上前她抱在了怀里。
      少羽依恋石兰那独有的巫术,每每经过那古老秘法的洗礼,再睁开眼时,嗜血的欲望,杀伐的冲动几乎全部归于了尘埃。有时,他会情不自禁地,带着些惭愧又感动的颤抖,热烈地去吻她,石兰常常对这热烈措手不及,却又能很快洞察这其中蕴藏的无限温柔。
      风又起了,一如往常地在哭嚎陈冤,石兰抱紧了少羽,蓦地,她又想起了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们,已经分不清他们是死于御鬼丹带来的灾难,还是死于少羽之手,十万,二十万,甚至更多的人在帐外哭,仿佛他已经杀光了世界上所有的人,这茫茫大地只剩下他们两个,拥抱亲吻的不是爱人,而是孤独。

      翌日,少羽一如往常地去练习射箭骑马,霞光没有因为他屠戮过生命,而将他丢弃在黑夜,他仍是一个二十多岁,披着亮眼的霞光,风华正茂的将军。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了,士兵们怨他怕他,没有再来靶场起哄喝彩,石兰站在一边,替乌骓刷着鬃毛,对这难得的清净怀揣着复杂的心。
      她看着少羽将箭搁在弓弦上,对准了远处的靶,想到了许多年前小圣贤庄的日子,他在半路把自己拦住,故作的潇洒轻狂中透露着少年的局促紧张:“石兰,一会儿二师公要教马术了,你来看看吗,我拿第一是没问题的,真的,不骗你。”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17 11:46
        百度可恶的排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17 12:12
          占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17 12:55
            板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17 16:12
              顶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2-17 19:52
                给宁子打call!最后那段好虐,当时羞涩局促的少年时光已不复存在,两人都背负太多,却不能言明,全世界的不理解,两人这种互相理解互相依赖,接下来的路就算一片黑暗但总有一处光明在他身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17 21:45
                  来凑热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2-18 02:03
                    好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18 18:38
                      打call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12-19 21:13
                        打call,话说浮生还在更新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9 23:03
                          看哭了一直很喜欢楼楼的作品,一如既往地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21 23:31
                            日常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22 19:36
                              帮顶帮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08 15:53
                                看了心里着实难过不过还是为宁子打call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8-01-09 01:27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1-09 23:38
                                    宁妈出品,必属精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10 09:19
                                      着实心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13 22:38
                                        好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8-01-28 23:10
                                          来的晚了,宁子的文就是都很好看,然后好虐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2-02 01:41
                                            顶,再来个番外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2-02 08:30
                                              楼主,在哪还可以看到你以前的贴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5-27 11:45
                                                好像以前楼上楼下也是宁子写的吧,好怀念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18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