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吧魔王大人吧 关注:12,596贴子:14,149
  • 34回复贴,共1

WEB 60 親信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直不給發






2L正文。


回复
1楼2017-12-16 22:36
    親信們

    (真棒、果然平民就是要這樣啊)


     田原一邊看著眾多並列著的無坐酒吧和攤販一邊滿意的點著頭。
     澡堂設置在這個區塊的最深處、而在通往那裡的道路上排滿了店家。它們就如同祭典時的夜市一樣在夜晚發出著亮光。
     這裡多數的店家構造都相當簡易、所以販賣的商品也同樣如此。

     順帶一提、在這個區塊將地租借給店家是不收取租金的。賣得越多收益就越高、因此這裡擁有著如同夢境般的開店條件。

     反之、田原也宣布了不會對人氣低迷的商店有所寬待、將會對其進行替換。通過這樣的做法留下擁有人氣的商店來提高質量。
     這個區塊完全不是為了賺取那一點點的利潤而規劃、純粹只是以聚集人群、活絡城鎮的活力為目的。


    「托瓏桑、那邊好像有雞肉串燒喔」

    「我要吃!」


     惡和托瓏開心的在攤販間來回閒逛著。看到那個畫面後田原不知不覺地陷入了思考之中。
     那個名為惡的少女是什麼人――。


    (托瓏的話、嘛、倒是能夠理解)


     不像是孩子的腕力和能夠用顏色識人這個不可思議的能力。在田原看來那足以吸引長官殿下的目光、有提拔的價值。
     有才能的話不管是怎樣的惡徒都能將他們收入自己手中、這點是 “長官殿下”的特徵、同時也是工作。

     但是、在田原所見之處――惡什麼都沒有。


    (那、就只是個孩子吧……還是說有什麼我沒看見的東西?)


     無法理解。這對田原來說完全無法理解。
     實際上、如果是“九内伯斗”的話絲毫不會多看惡一眼吧。
     正因為如此才會感到多餘的困惑。
     他絕對沒想到在其身體之中的“大野晶”奇妙地相當重視著惡、除了神以外沒有人能夠得出這個答案。


    (不管哪一個都是要優先保護的對象呢)


     在這個村子裡要優先保護誰的這個問題上田原毫無疑惑地選擇了惡。
     因此――即使讓其他的誰死去也。


    (和蓮、還有茜都不相同啊……)


     九内伯斗喜歡擁有才能的人。
     即使對方在年齡上只是個孩子、只要被他認定擁有才能就會招待到不夜城並給予其穩固的地位。按照這個觀點來看、田原認為這個名為惡的少女是擁有相當程度的什麼吧。


    (嘛、也不是個壞孩子呢。她現在是長官殿下最中意的那個嗎)


     田原在考慮著那樣的事情的同時走向了野戰醫院。
     在那個能說是魔女的住處的場所、眾多的病人正排成一列。而被稱作貧民階層的人們佔了其中的多數。
     那是因為我們讓馬車到鄰近的街道和村子宣傳這裡能用低廉的費用進行治療。


    「喝下那個藥後頭痛就消失了……」
    「老身的瘀傷也因為貼上名為《濕布》的東西就~」
    「悠桑……太美麗了……」
    「只是被那雙手碰到我就……」


     還有雖然只是少數、經由瑪妲穆介紹造訪這裡的幾名貴族。
     由於受到治療後的人們都同時宣揚著「神醫」之名、因此這個名字很快就會廣傳於聖光國全境吧。


    「那人的美麗就如同月亮一般不是嗎!」

    「不、當然是映照於水面的月亮這種程度」

    「話雖如此、這真是完全無法想像的建築物啊……那個、是被瑪妲穆稱為魔王的男人所擁有的財力和力量嗎」

    「建築物什麼的怎樣都好! 我、到了這個歲數還陷入了戀愛之中……」


     大致上、評價是相當不錯的。
     雖然大概也有費用低廉和治療的原因在、但比起那些悠的美貌才更加無法停止吸引目光。
     以知道她真實面貌的田原的角度來看可完全笑不出來。

     但以現場的病人的視角看來悠就宛如拯救他們的女神。現在她正使用著各種藥物竭盡全力的進行治療。
     不、雖然也有在治療――在她看來就是每日都有新發現、充滿歡樂的“實驗”。

     不僅僅給予藥物、悠有時也會進行“外科手術”。
     因為麻醉而睡著的病人不知道那時的她是“怎樣的表情”這點也算是種幸福吧。


    (對悠來說每天就像天國一樣啊……)


     實驗動物每天都自己排成一列來找自己報到。
     她肯定完全止不住自己的笑容。
     話雖如此、因為她的治療手法是貨真價實的所以對對方來說也沒有損失。


    (我就算感冒也只有這裡是絕對不會來的……)


     光是想像一下田原的身體就顫抖了起來。她不只是身體、連腦中都會按照自己的喜好隨意擺弄。
     不對、她確實――能做出“那個”。



     ■□■□



     夜晚、米利崗隱藏在稍微有點遠離村子的草叢裡的同時凝神的注視著拉比村。那個地方和記憶中的貧寒村莊完全不同、他現在的心境就像是見到了什麼白日夢一樣。


     凋零的貧寒村莊――正在向“什麼”轉變著。


     那是什麼他並不清楚。
     米利崗是個優秀的傭兵、在戰場上時可以說是相當有才能的男人吧。
     但也僅此而已。如果扣除那點的話、就是個以暴力欺侮弱者、只對索取其性命有興趣的狂犬罷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能抓到幾隻兔人族的小孩子嗎)


     他喜歡的是年幼的少女。
     徹底的毆打她們、攻擊她們、看著她們向雙親求助的同時如同對待抹布般的侵犯她們。那是他唯一能對活著感到滿足的瞬間。
     不、可以說是為了那麼做而活著。

     就算是那樣的他也是第一次將兔人族的小孩子作為目標。
     在這個國家中殘留了相當多兔人族被智天使所愛著的傳承、雖說因此被尊敬但卻奇妙地難以接近的人種。
     但是、作為他的雇主的多納終於下達了許可。

     正當米利崗踏出歡喜的第一步時、從前方響起了慵懶的聲音。
     是種像是身體中沒半點力氣、不可思議地悠閒的聲音。


    「喲~、小子。打算要去哪裡啊?」

    「……嗯?」


     米利崗將視線轉向傳來聲音的方向後、在那裡的是在樹上放上木板並隨便躺臥在其上的男人。從持有著奇怪的鐵棒看來、是守衛吧。

     米利崗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他至今為止看過許多的守衛、但是毫無幹勁到這種程度的守衛倒是聞所未聞。
     雖說是個貧寒村莊、但和稻草人相同、堂堂正正的隨意躺臥著的守衛也是必須的吧。


    「嘛、就算不回答我也是能理解的。大致上、是形式美ー嗎ー」

    「不好意思、在這麼晚的時候」


     米利崗正在考慮著。
     比起殺掉這個笨蛋引起騷動、不如適當的塘塞他後進入村子中。

     米利崗並不知道。
     那個隨意躺臥的“愚蠢的樣子”是狙擊手架起步槍、必定擊殺對方的姿勢這件事。

     米利崗並不知道。
     已經無法從那道射線逃離這件事、無論任何人都是不可能的這件事。


    「好像是在天色漸暗後迷路了、不好意――」

    「喔、是嗎」



    ――啪、咻。



     米利崗從沒聽過的聲音傳入了耳中。
     在那個瞬間、他的右腳被從根部轟飛、接著橫倒到了地上。
     米利崗在那波衝擊中失去了意識後、因為疼痛而再次清醒了過來。他的嘴巴大大的打開想要發出慘叫、但卻沒辦法好好的說出話。
     因為在後方的悠向米利崗的身體打入了某種東西。


    「梢等一下、田原! 不要對素體這麼粗暴!」

    「反正妳會把他們切開還有重新連接。那不是一樣嗎」

    「你真是個隨便的男人……完全不懂得該怎麼對待實驗材料!」

    「唔、反正我也不想懂」


     米利崗一邊聽著他們的聲音一邊拼命的動著手試圖發出暗號。
     是能夠向遠處送出光線的貴重魔道具。
     但是從帶來的後衛那裡沒有傳來任何動靜和反應。


    「啊、抱歉。在後面的同伴桑在這個裡面喔」


     悠帶著笑臉把《預備袋》打開、接著將其中的東西展示給米利崗看。
     米利崗在見到那與其說是袋子、倒不如說是白色異空間中的那個時發出了不成聲的悲鳴
     因為他的同伴被用奇怪的形狀裝在了裡面。雙手和頭扭曲、從全身流出鮮血的同時還生長著嚇人的植物。


    「不、不要、救、救救我……我真的、迷路……」


    米利崗一邊流著淚一邊拼命訴說著自己的清白。
     注意到時才發現腳上的疼痛已經消失、但這也增幅了他恐懼。
     不過悠的表情完全沒有改變。
     不如說她的微笑變得更加深邃。

     米利崗帶著拼命的表情請求田原想辦法幫助他、但在田原臉上的只有如同說著明天的晚飯這種話題般的“日常的表情”。


    「你啊、從白天開始就偷偷摸摸地看著村子呢?」

    「不、不是……我是、迷……」

    「好ー。托瓏、妳怎麼想?」

    「這個人在說謊。有罪」

    「也是呢~。我的直覺也告訴我這傢伙是在穢物之下的渣滓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這裡的、托瓏隨意的加入了談話之中。
     雖然是不可能的事、但就算田原接受了米利崗的辯解悠也不可能會認同、他已經“死”了。


    「那麼、走吧……我想你會成為最貴重的土壤喔」

    「放開、放手、拜託……救……!」


     悠抓起米利崗的頭髮後毫無猶豫地拉著他拖行。
     他的身影宛如被怪物捕獲的可憐昆蟲。


    「悠、雖然妳這樣隨意的玩弄他也是可以、但只有情報要好好打聽出來喔」

    「啊、就交給我吧。尋問和“醫生病人遊戲”我最擅長了」

    「哎。聽到了嗎、托瓏? 就算生病了也別靠近那裡喔? 說實話、雖然我不想聽……但是把他們用作土壤是打算做什麼?」

    「現在正在培育新的植物喔。將人體作為土壤、雖然是吸取血液成長但會破開成為非常美麗的花……不、應該是綻放才對。我想將這種花送給從北方歸來的長官當禮物」


     米利崗在聽見悠所說的話之後就開始拼命的掙扎、但他的身體正抽蓄著無法行動。而說出那種恐怖的話的本人卻做出如同書寫情書的柔弱的中學生的表情。


    「吶、田原。長官會喜歡吧?」

    「喔、喔嗯……」

    「果然! 就用剛剛的同伴桑試試看吧、總覺得給予痛苦後花色會更加鮮豔。也必須努力多給這孩子一點」

    「是、是呢……」


     將臉部抽蓄著的田原和老實的說著「ByeB~ye」揮著手的托瓏放置後、悠高高興興地將“土壤”運走了。
     在被魔女拖行的同時米利崗拼命的擠出聲音。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被叫來這裡玩而已」

    「沒關係喔、為了讓你坦白姐姐我會加油的。對了、例如我所擁有的《記錄竄改》這種技能。人類啊、換個說法就是將許多的記錄集合成的一個個體喔」

    「在、說什麼……」

    「以你的年齡來舉例、這也是“記錄”喔。將這個竄改成8歳的話、身心都返回成孩子的你就會坦率的說出來了。再舉例一個、將你的性別這個記錄竄改也是可以的喔。其他還有竄改你的雙親這種選擇也還不錯。我變成母親的話你也會放心的向我說出各種各樣的事了對吧?」

     悠如同站在黑板前的教師一般地持續著說明。
     聽完後的米利崗臉色開始發青、接著又轉為蒼白。

     本來《記錄竄改》這個技能是在GAME裡時為了“重新設定”自己的殺害數而做出來的技能。當然那是要防禦正義男或孤注一擲這種激烈攻擊而做出的行為。

     但是為了將這個世界直到細碎的裏設定全部適應、其用途相當廣闊。
     這個技能竄改完所有的記錄後甚至能化為佛和魔。


    「為了讓長官高興就一起努力吧? 姐姐我這次也幹勁十足呢」

    「救、救救”……」

    「――啊哈哈! 笨~蛋」


     對米利崗那悲哀的聲音、悠終於開口嗤笑道。
     那是她的、不、是作為魔女的真正的面貌。


    「誰~都不會來救你的喔? 你以為說出這樣的話就會把你放走嗎? 沒有吧? 所以我也不會幫助你。也不應該幫助。你不會作為人而是會作為植物死去。馬上就會連這句話都忘記的」

    「不要、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哎呀、聲音有精神也不錯呢。我啊、最近在想著。即使是螻蟻、弄髒長官的鞋子也是不敬至極。螻蟻那方必須讓開道路。你說對吧?」


     悠一邊輕輕地訴說、一邊將米利崗和他那被撕裂的腳一起收入預備袋中。
     隔天、拉比村如同沒有發生任何事般的迎來了平穩的早晨。
     因為事實上就是――“什麼事都沒發生”。



    收起回复
    2楼2017-12-16 22:36
      隔壁真的有位轉生成一塊“田”的大哥 ,說不定能與他們成為好友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17 00:35
        辛苦了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17 01:4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17 07:39
            感谢翻译,这植物从动物里长出来,我第一反应是冬虫夏草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12-17 07:57
              感動,悠真是處處為長官著想,真是好女人。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17 08:49
                感谢(❁´ω`❁)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17 09:34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17 19:16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2-17 22:08
                      辛苦了
                      謝謝翻譯
                      再次驗證不作死不會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17 23:42
                        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18 00:1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8 11:58
                            顶一下。。谢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18 20:35
                              谢谢大佬们,吧又活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18 23:3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20 22:42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12-25 21:35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1-04 09:39
                                      支持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8-02-21 02:48
                                        竟然可以轉換性別 雪風也是可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3-29 00:15
                                          感谢翻译~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4-22 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