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物语吧 关注:4,645贴子:3,216
  • 4回复贴,共1
我不写同人啦

话说最近几个群里的课长都在沉迷刷首抽泳装雪泉 这到底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15 13:52
    且慢 似乎被呑楼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15 13:58
      无需说明! (´・ω・`)
      ———————————————————————

      第11话 试着狩猎了!然而比想像中还要大啊!

      「咕噶哦哦哦哦噢哦哦噢哦哦哦哦哦哦!!」

      森林正在被踢散。
      被那庞大身躯跑过的地方,不留一棵植物。
      树木皆爆散,鲜花尽凋零,嫩草被踏碎。

      那是巨大的、肉的炮弹。

      「嘎呜……(这个、看来真是合胃口呢)」

      嘶嘶的流着口水的狼们。

      哎哎,目击这种惨状也才这感想? !

      看着还没有危机感的伽萝们,我有点退避三舍。

      「噗噜噜噜噜噜!!」

      从鼻子喷出蒸汽的巨大肉块动了动头部。
      缠着坚硬毛皮的木片在周围散落。

      那是,一只巨大的野猪。
      不只是稍微大一点点。

      重量起码不止一吨吧。
      四根比剑还长的扭曲獠牙从下颌扎出。
      染血的眼里充满了愤怒,沾染着仿佛要将周囲的狼们全都碾碎的疯狂。

      大。总之就是大。
      虽说现在的我应该也有相当的尺寸,然而那肌肉隆起的背影已经是我能仰视的极限了。
      这已经是小型民房的大小了吧。

      那样巨大的质量在高速突进。
      真是噩梦般的景象。
      要是被碰到的话,就算是魔狼也会粉身碎骨吧。

      「嘎呜(只要打不中就没问题了)」

      就像伽萝说的那样,狼群并未显出焦躁。
      狼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包围着野猪,仅是作出挑衅性的狂吠。

      巨大的野猪愤怒的向着那里突进,不过对快速横奔避开的狼毫无作用。
      作为代替的树木应身爆散。

      嗯呣,真是何等简单的自然破坏呢。
      一直持续这个节奏的话,不是能更快搞定吗?

      「汪汪(但这要怎么打倒啊?)」

      虽说狼们没出现损害,但在这庞大身体面前亦欠缺决定性一击的样子。

      「嘎呜嘎呜(这次的魔物因为很结实,所以就先继续这样让它肆虐下去。我们有心的话就算三天不睡也能持续跑动。因此,只要等那家伙因疲倦而动不了时全体就会去咬紧它的口鼻让它窒息而死)」

      「汪(呜,呜哇。这可真是……)」

      糟糕,超実际的。
      一丝怜悯也没有。
      没法呼吸的话大部分生物都只能一死了吧。

      仔细观察的话,连挑衅的顺序也是经过计算的,为了让野猪只会出现在一定的范围内而调整着。

      看似是暴威的集合体的野猪,完全是在被玩弄着。

      「嘎呜(这样子的话,用上一天就足够干掉了吧?)」

      好厉害,这些家伙。
      职业。
      职业的猎人。

      「嘎呜(那么,王啊)」

      「汪、汪(是、是?!)」

      「嘎呜(有请!)」

      什么? !

      「嘎呜!(大家都把路让开!国王陛下现在就要把这个污秽的魂魄讨伐掉!)」

      对伽萝的声音作出反应,哗啦一声的解除了对野猪的包围。

      像是要造出道路的狼们在左右排开,我和野猪的视线一下子互相交错。

      「嘎呜!(并非身为魔、而是被魔所玷污的渺小的猪哟!欢喜吧!因为汝即将被国王陛下灭掉!)」

      稍微等等,伽萝? !伽萝酱? !
      为什么要作出那么多余的挑衅啊? !

      野猪先生现在特别生气啊!
      前脚咯吱咯吱的削着地面,准备开始冲刺哦!

      「嘎呜(饭菜已经准备充份了,王啊。如你所愿的、请蹂躏吧)」

      毫不讲理的发言!

      以为是在报复刚才的事,可伽萝那充满尊敬的眼神明显是出自真心的。
      打从内心的相信着我能瞬杀野猪。

      不需要那样的信赖!
      多点怀疑我吧!怀疑我的强度!
      然后保护我吧!

      就算是被溅起的石块打中,大概也会死掉吧。
      和杰诺比亚酱那拙劣的剑完全不同。

      奇怪!
      这种状况绝对很奇怪!
      明明应该是在宅邸过着吃了就睡、同时被娇惯着的生活才对!
      为什么我会在这种地方狩猎怪物啊? !

      我想回去!
      回家吃个饭,然后睡午觉去!
      但是并没有那个饭!

      不想和你战斗啊,不过就算向伽萝们撒娇代替我上,用这些家伙的战斗方式也得花整整一天时间的说。

      那样就太晚了。
      我肚子饿得几乎快要倒下了。

      现在马上杀死这家伙然后带回家。
      然后就能让詹姆斯大叔美味的料理掉了。

      要那样的话就只能战斗了。
      恐惧什么的,在空腹面前并没有意义!

      渐渐状态上来了。

      对了。这家伙不是什么可怕的魔物。
      是肉。是极上的牡丹肉。

      想象一下。
      经过大叔的烹调,大量的极品野味……!

      烧好之后,富含被充份煮过的胶原蛋白的牡丹肉,将会经大叔的手成为最棒的料理吧。
      大量粉色的肉料理,到底该从那个品尝才好!

      嘶咕嘶咕。
      唾液止不住的不停溢出。 [吐槽:最没危机感的应该是你吧……]

      想吃。想吃肉。
      好。慢慢开始感觉做得到了。
      用食欲把恐惧压下去吧! 

      去吧,我的身体!把新的必杀技亮给那家伙瞧瞧!

      「咕嘎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感应到我的霸气了吗,巨大的野猪一口气跑了起来。
      尘土飞扬的开始了爆走。

      而我,仅是在那里一动不动。
      仅是让四足向地面用力深入,姿势前倾。

      去吧!牡丹肉(野猪)!
      必杀──!

      「咕噜哦哦……(小型光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15 14:05
        说明一下。
        小型光束是什么都一击就消灭掉的我为了设法削弱光束而不断试行错误的结果所产生的必杀技发现了只要全神贯注的小声吠叫就能产生比较纤细的光束(高速说话
        [吐槽:你这是要以解说役为目标? ]

        我的目的是野猪肉,而不是消灭目标。
        狂暴的野猪哟。老实的放下那个肉然后走好吧。

        随着我的低声的咆哮,从口中喷出了幼细的射线。

        笔直伸延着的白色光芒、在到达野猪额上的瞬间,便无视了其硬度破开屁股而出。

        「噗叽?!」

        一瞬间就断气了的野猪屈膝了。
        就这样倒下来的巨大身躯磨擦着地面,缓缓地停了在我面前。

        「汪、汪呼(额、干掉了)」

        「嘎呜呜呜呜呜!(何等出色的本领!不愧是吾等的王!)」

        待在一旁的伽萝欢喜的提高了呐喊。

        「「「嘎呜!嘎呜!嘎呜! (王哟!王哟!王哟!)」」」

        周围的狼们还是和平时一样称赞我的一个劲地吠叫着。

        另一厢的我,却没有那样的余裕。

        「汪汪!(啊、对了!得赶紧!没时间了!)」

        「嘎呜?(没有时间、到底是指什么事?)」

        伽萝感到疑惑的微倾着脑袋。真可爱。

        「汪汪!(大叔在狩猎之前说了!)」

        《好的,朗太。打到猎物时就拿到我这儿来吧。杀死野兽时不尽快放掉血的话,就会一下子变成臭肉了。反正还是想吃好吃的肉吧? 》

        是的,我想吃!

        但是,到这里该怎么把大猎物带回去呢。
        能拖得回去吗……?

        「嘎呜(大叔,是那个目送着王的人吗。……是运到那里就可以了吧)」

        因伽萝这么问道,我坦率地点了头。

        「嘎呜!(诸君,是王的命令!迅速搬运这个猎物!)」

        「「「嘎呜! (是!)」」」

        回应伽萝的信号,狼们一齐钻进野猪的身体下,配合着行动起来了。

        「汪!(哦,好厉害!)」

        在十几头狼合力之下,那头巨大的野猪简单就抬起来了。

        「嘎呜!(走吧!全速前进!为了回应王的期待!)」

        「「「嘎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把猎物駄在背上,狼们随着吼声,像风一样破林而进。

        ———————————————————————
        大叔,等我! (´・ω・`)现在,肉这要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15 14:06
          END

          看来是没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5 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