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拳的妄想者吧 关注:5,950贴子:11,460
  • 7回复贴,共1

102 王女的決意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巨慢更新 勿期待 渣機翻魔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13 01:17
    ■■■■■■■■■■■■■■■■■■■
    最近有点忙还懒。。拖了这么久抱歉了。。 By 懒癌患者LY
    以下正文
    ■■■■■■■■■■■■■■■■■■■
    抵达王城、经受了那对王女姐妹相互间的暴风雨般摧残(吐槽)、随后目送如暴风般的她们之后、


    受蕾娜莉亚派遣的士兵引导、我们被引导到了侯宾室……

     
     ――ガチャッ(喀嚓 开门声)

    「原来你们在这啊、我带你们去跟老爸……父亲大人见面、跟过来」

     
     ……紧接着我们便跟着这回旋镖似回来的王女往目标地点前进。

     分别还没超过30分钟把?……话说、不是要跟你家家庭教师学习的吗?

     
     ☆☆☆

     
     被梅尔蒂亚引导在长廊上走着的我们。
     姑且、不仅是我等『邪香猫』、还加上作为监督官的芙拉和琪娜也有在一起。

     在这种场所上却只有我们一群人…非常的引人注目而且来自各方的视线让我很难受啊。

     ……而且其中还掺杂着不少同情的视线、想必和走在前方打了鸡血(一蹦一蹦)一样走着的第一王女脱不了关系。嗯。肯定如此。

    「父上大人现在、正于中庭进行武艺锻炼中。现在去一般来说会打扰到影响他的注意力。」

    「那、那现在这时机不是很不好吗!?」

    「没问题。会被突然的来访而导致集中力分散的是不成熟之人。吾之父上应该不会因此动摇」

     哇、这是什么谬论。

     不仅我们这些外人、连芙拉和琪娜也哑口无言。

     但却有一人、抱头一脸懵逼。
     简直就像、没想到王女是这种人、这种反应。

     ……啊啊、原来如此。
     娜娜桑本来是……『王族直属护卫骑士团』的人嘛。

     话说回来、虽然到还没问过……果然、就算很了解王族你也会感到惊讶么。『直属』终究是直属、相处最近的果然还是护卫么。

     刚想到这突然从走在前头的王女、抛来了印证我猜想的一句话。

    「话说回来……娜娜・谢林克斯? 你以前、曾在直属骑士团待过是吧? 一次也没当过我的个人护卫、所以我印象深刻呢」

    「诶? 没、没错……能记得在下实属光栄」

     吓了一跳的娜娜、马上整理好姿势敬礼。这癖好到现在还在啊(虽然是向着这边)。估计是还在军队时养成的习惯吧。

     虽说现在没穿着军装、但依旧有模有样啊。
    接着这位说了『印象深刻』的王女梅尔蒂亚、停止她的步伐转身、直接面向娜娜询问道。

    「现在在做冒险者吗? 听说现在、和凑・凯特刘同个队伍来着?」

    「啊、不是、所属的队伍是以『外部協力者』作为存在的、并不是冒险者。現在、正登陆于『马尔斯商会。』」

    「ほう(ho u 吼)! 那家老牌商会吗……那家商会的老板、好像就是宫中德雷克的妹妹吧。嘛、虽说王宫没什么特别的优待之类的、但理应是首选才对的。ふむ(humu 呋姆)、算了、能找到心仪的工作地点就好了」

    「是、是的……」

    「但还、让人觉得有点可惜啊……德雷克说许久……」

     像是有话要说的王女大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其实、
     原因……我也是知道的、

     道路、转角处的另一边……越走就越发让人感觉难以接近。

     コツ、コツ(鞋子的摩擦声 ko tu ko tu )……、传来的皮鞋声、是有人在走过来的样子。
     不止一人……从脚步声上推测、恐怕有3人左右。

    下个瞬間、
     全员跟着我和王女视线望过去的转角处的同时、出现了几个人。

     察觉王女要来而且让王女安静下来的3人组……其中2人、外边看上去像是王宫内的警备人士。
     仅仅看其军装就知道不是无名小卒、职位应该相当高。

     该不会、就是刚才所说的『直属骑士团』?。这样的话、实际不容小觑啊。

     ……还有、
     如果真如我所想的话……他们来这就有2个理由了吧。

     1个呢、这些人、被家庭教师拜托前来抓王女大人(没毛病)回去学习的。

     还有另一个。
     站在正中间、领导着2人的那位……到底是谁。

     但丁哥以上、布鲁斯哥以下。看起来180-190之间的身高。
     有着与白色不同、光亮着的白金色头发、从头披散到背上。

     年龄……看起来50左右。、有着在好莱坞巨星中也少见的锐利的眼神和些许的胡漬、让人感觉是个久经战场的人。脸上轮廓鲜明、更添加了一丝滋味、总体孕育出一种严厉而成熟的气质。

     身上的军装、比身旁两人更为豪华、而且质量上不因过分装饰而损失半分……胸上戴着的、不知是勋章还是阶级证的徽章、有着精雕细工的徽章还有豪华的军装、从外表上就能看出拥有非常不一般的地位。

     站姿毫无缝隙、有着压倒性的存在感。
     从步伐也能了解到、这位人物有着不同寻常的技术。

     两旁是『骑士团』的话、那率领他们的人就是……

    「果然您在这里、梅尔蒂娜大人」

    「……德雷克吗。呀嘞呀嘞、比预料中被你找到了啊」

     ……原来如此。

     多亏了这位叹着气的王女大人、这个人到底是谁也清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09 12:01
      可是、和想象中居然没有半点出入。

       
       德雷克・卢特鲁斯。
       凯特刘家长男。我的最年长的哥哥……诺艾尔姐所说的、兄弟姐妹中最强的一位。

       
       在想着这些的一瞬间、眼睛、和德雷克哥对上了。
       不过好像是、一个一个确认王女身后的人样子。

       最后、视线再度回到了王女那边、

      「从蕾娜莉亚殿下那收到了哦。回房间拿教材回去之后、梅尔蒂娜殿下却消失了、只剩家庭教师一人独守空房缩在角落里哭泣」

       现在是怎么回事?

       不不、那位妹妹大人拜托德雷克哥前来抓这王女部分我还是理解的……可第一王女大人、来这里干嘛?

      「之后、蕾娜莉亚殿下从王族直属的、家庭教师收到了想辞职的意向、您到底想要干嘛能否告知在下?」

      「也没啥? 只是、想把要事尽快完成了吧而已? 主要是来解决一些问题还有、为了能提出自己对于这些人的看法之类的。顺便、从问题中再指出毛病这些而已」

       ……这家伙到底搞毛?

      「……至于老师、只是失去继续当家庭教师的信心而已」

      「原来如此。那请你给我做到没有任何人因此辞职前就此收手」

       ……为什么、会习惯了、这对话?

       听着、简直就像因为这位第一王女大人太过优秀、导致家庭教师失去了自信一样……怎么感觉和初次见面时那氛围有点相像呢。

       话又说回来、这王女的话是真的话……她那么厉害、请家庭教师是来干嘛的?根本上讲 、能从家庭教师那学到什么?

      「家庭教师那边就由这边代为处理。梅尔蒂娜殿下、陛下正于中庭等待。报告了之前一事、就被命令马上赶来这结果如殿下所料」

      「む(姆)……原来如此、真不愧是父上大人、这么了解我。也就是说你、是来迎接我的咯……也有父上的许可对吧」

      「是的」

       看来国王陛下、第一王女殿下会暴走、带着我们来到中庭一事已经预料到了呀。该说真不愧是父亲、能理解女儿的思考么。

      「哦对、中庭那蕾娜莉亚殿下也在、请您自己好好跟她说明」

      「知道了。やれやれ(呀嘞呀嘞)……脑袋真不知变通啊、这个蠢妹妹。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妹妹这性格可完全和我和父亲截然相反啊」

      「那、请往这边来。各位客人也请跟上」

      「ああ(啊啊)……但是呢德雷克」

       王女殿下、有一瞬间把视线瞄到我这来、

      「以对待『客人』的方式来对待来不觉得不适合么? 我想你也知道吧。这个人……凑・凯特流、不是你弟吗?」

       如此、理所当然地脱口而出。
       搞什么、原来知道啊。

       嘛、怎么说也是王女殿下、知道部下德雷克的情报、也不足为奇吧。简单调查一下就能入手了吧。

       ……再说了
      、连母亲的信息都可能知道呢……。

       不不、那位母亲、有着那种实力、和某国的国王有所联系……隐藏起个人情报等等也不足为奇。

       这个姑且放着、听了王女一席话后……德雷克哥、又把视线转到我这边来。

       仅仅、一瞬、不、甚至能说一瞬间都没、那么短时间真的有看到我了吗?

      「……这样啊、突然间要你们像兄弟般问候的确挺为难的啊。彼此都是第一次见面呀」

      「好吧。嘛、之后再进行自我介绍什么的吧?」

      「了解、正有此意。那么、请往这边来」

       视线再次回到王女那的、德雷克哥轻轻地说道。
       嗯、嘛、的确……生活至今都和人保持着良好联系的原因、原来如此。

       实际上我、对毫无相似之处、而且年龄上可以说是父子差距的但丁哥、居然是我的兄长、一下子也理解不过来。

       ……而且、德雷克哥实际年龄是150左右是吧? 要说是我祖父母、曾祖父母、或者说这以上不是更接近么。

       嘛、在这幻想世界中和那样的非常识的母亲扯上关系的时候、会变成这样也是无可奈何的、还是别想太多了。

       那位德雷克哥、用手指示着『往这边』走的道路。

       梅尔蒂娜王女刚踏出一步、便于我们前方几部像是引导我们似的走了起来。

       ……怎么说呢、能看到背后非常宽大……是特意要摆出自己体格好呢、还是要凸显出自己作为兄长的存在感、还是说是威慑力呢……或者说根本没什么想法呢。

       
       ☆☆☆

       
       步行几分钟以后、到达了刚才所说的中庭……

       ………………中庭?

       不不、怎么说呢、是中庭没错……但不仅广阔、而且还多了一些独特的风景……?

       嘛、怎么说也是王城里的中庭、王女殿下之前说过在『训练武艺中』可、我就想该不会真有训练场吧。

       没想到、训练场还真实际存在……

       但那里呢……并不是进行剑术的训练。

       但是呢、那边呢、还是有进行剑术训练的场地的……但、现在国王殿下现在进行的……

       

      「――ハイヤァッ!!」(haiyaa )

       ――ぱからっ、ぱからっ、ぱからっ……
      (pakara 奔跑的马蹄声)

       ――きりきりきり……ひゅん、どすっ!( kirikiri hyun dosu 射箭声)

       

      (……骑射?)

       
       穿着便于行动的训练服(?)、边骑着马疾驰、边射击设置下的靶子、这就是国王殿下的身姿。

       毫无疑问、的确在进行骑射训练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09 12:02
        ……这人、到底是哪个时代剧里的?

         而且其手腕、百发百中。
         全部正中靶心……最后一发甚至贯穿靶心、这技术甚至一瞬间让我想起前世最喜欢的时代剧里、。

         要是现在说出『停止吧!』、还真有可能停止。。
         国王殿下、注意到我们之后、骑着啪塔啪塔走着的马、往这边走了过来、最后在我们面前下了马。
         接过家臣递过来的毛巾擦着汗说、

        「这身装扮这是让你们见笑了。让你为我的安排和这蠢女儿操劳了啊。德雷克、辛苦你了」

        「はっ」(ha 收到、遵命之类的吧?)

        短短回复一句之后 、德雷克哥便于国王殿下旁边、单膝跪下低头。

         完美地构成了一副、主君和家臣关系图。但、哪边动作都非常熟练、让人感觉像是在看戏剧一般……不不、不止如此、这光景可以说这就是真正的君臣关系。

         ……这、也是一种领袖魅力吗?

        「起身、德雷克。梅尔蒂娜去哪了?」

        「这、到达中庭时、蕾娜莉亚殿下突然就就赶了过来、现在……就在那」

         如此说着的大哥、用他的手指指着中庭门口。
         在那的前方……

         
        「为・什・么・姐姐大人就不能有点大人样!? 而且又让家庭教师辞职不想干了( 原文 再起不能)! 这可是第八个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的确如你所言、我的确是有混杂着个人兴趣来做这事的、但一旦开始工作却我半途而废、我的矜持是绝对无法容许的。而且、给出的课题我也完美解决了、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当然有! 请姐姐大人不要再因为你而让家庭教师们一个接一个的失去信心好不好、私底下已经流传着我们在虐待家庭教师的流言蜚语了!? 事实上、最近招募也明显越来越困难了!」

        「有着不在意传言来应募的骨气的话、就赋予他教我梅尔蒂娜的资格」

        「请不要将错就错!」

         
         ……emmm、就是这样、第三王女殿下一直和第一王女争辩着。

         ……总感觉似曾相识、怎么说呢、除了内容之外、这场景不是和几十分钟前的闹剧如出一辙么。

        「やれやれ(呀嘞呀嘞)……明明就在客人面前。真是让你们见笑了」

         把毛巾递给家臣的国王大人、抱歉的说道。
         然后、望了望半空、像是在思考什么、

        「……看那样子、短时间内是消停不下来。我就趁这段时间去换下衣服吧。一身汗味、而且这身装束我也不好意思。德雷克、还没自我介绍过吧?……就趁这段时间、自我介绍吧、先了解了解也不错。」

        「遵命、如此为我着想不胜惶恐」

         德雷克哥目送国王大人离去时、只见国王大人从家臣那取……回毛巾、把毛巾盘在头上再慢慢离去。这是哪的庶民?

         待国王远去之后、大哥起身……回头看了过来。
         这次呢、为了能仔细看清我……以俯视的方式打量着身高相差一个头的我。

        「……那么」

        「?」

        「……比从布鲁斯听说的要更成熟呀」

         说着这话、接着把手啪地搭在我肩膀上。
        ……明明只是这小小的举动、却突然让我莫明地感到安心。
         并不是那种激励人心也不是那种轻松愉快的感觉。

         对了、这个、在前世中……和前世父亲给我的感觉很像……。

         这个感觉……是应该要接受这个充满着包容力和威慑力的男人……还是、认清要把这个人当做兄长实在是太让人为难这个事实吗……哪一边都不好办啊。

        「上次和新弟弟见面已经是八十年前的事了。内心的感觉实在难以表达、要怎么对待也不清楚……好好相处吧」

        「啊、嗯……啊、诶多、那个 ……需要用敬语么?」

        「不需要。嘛、如果是在陛下面前和公共场合的话你看着办吧……也有母上的意思。没口癖和什么隐情的话、就像日常一样对话就好」

        「阿、这样呀。了解」

        「うむ( umu 嗯姆)。……哦对、自我介绍一下吧。德雷克・卢特鲁斯。我想你也从布鲁斯和诺艾尔那听过了吧、现在正当着王国骑士团团长」

        「阿、嗯。诶多、凑・凯特流。16岁。当冒险者已经半年了。阶级是AAA……不过应该?」

        「ああ( aa 算是吧)」

         果然。

         布鲁斯哥也说过、曾动用谍报部队调查我的事之类的。这么普通的简历、还是知道的。

         随后、仿照着大哥我自我介绍后把队伍其他成员的基本信息也介绍给他。

         不过……在介绍之前、有个他面熟的人在。

         艾尔可、谢莉桑、渣理……轮到下个人时、
         理所当然、德雷克哥表现出和之前不相同的反应。

         理由我也明白。就算在报告书了解到、在和初次见面的人互相打招呼时……却碰到自己以前锻炼过且关系不错的人。。

        「……好久不见、谢林克斯(娜娜的姓)。弟弟好像受你关照了啊……近来可好?」

        「是的、好久不见、德雷克总帅! 还记的我的事、实属光栄! 我才是、一直受你家弟弟关照了……」

         娜娜桑。

         在几个月前、还是直属骑士团的『副队长』……也就是说、曾是德雷克哥的直属部下。

         虽然娜娜出于立场原因、怀着和我们不同的紧张感、但还是完美地行了军姿。

         看到这、大哥用抱着颇有兴趣(异样)的眼神看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09 12:03


          「看到你如此坚强我就放心了。现在不是军人、你大可不用按照上司和部下的情形那样做。本来的话、如此不幸的再会是不得不让你辞职的……倘若你还希望归队的话我可以安排门路……」

          「阿、不用、真是……有劳您费心了、我对自己现在的立场已经很满足了……」

          「这样啊。真可惜……不过是你的话我也安心把弟弟托付给你。听说给你填了不少麻烦啊、还请好好照顾他」

          「收到!」

           得到以前是上司……而且、还是立场和实力相差甚大的人、认可的话语的娜娜桑、表现得特别高兴。

           扭着双肩回以敬礼的娜娜桑……感觉像是、考试得了100分被父亲夸奖的小女儿一样。

           之后、相机打完招呼的德雷克哥、重新审视着我们…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漏出了『ふむ(humu 呋姆 不错)』的声音。

          「和传闻一样个个都是人才。都是前途无量的后生啊……若单凭实力的话、全员都能在军队中当上高官吧」

          「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只是看了一会」

          「在道上的时间起码也有你的十倍有余了。本来……就算邀请你们加入军队也是徒劳的吧、就不多说了」

          「那是为啥?」

          「从布鲁斯那听说的。兄弟姐妹中、恐怕你是最像母亲的那个了」

           啊嘞、是这样吗? 第一次听起耶。

           听闻、母亲的人生信条是、悠游自在过的潇潇洒洒、不管以多好的条件劝诱都不会入仕。

           仰慕母亲这一点聚集而来的集团成员也是如此。『女楼蜘蛛』就是这样的集团。

           而且我、在之前也说过不想入仕……而我的队伍『邪香猫』也是像那样的集团一样、大哥是这样把报告告诉我们的。

           以我为中心集中、以我的决定而行事……只要我没那想法、入仕什么的想都不曾想过。

           再说了、讨厌被各种规律缚手缚脚的谢莉、还有要和多方面人士打交道的渣理、就算没有我的原因也肯定不会跑去军方那边的。

           唯一有可能性的……娜娜桑也、抛弃过去衷于现在的立场。

          「这样吗? 搞什么、真无趣」

           如此、
           回头看去突然发出这声音地方、看到的是终于说教完毕的第一王女殿下正、双手叉着腰站着窥视着这边。是啥时候在看的?

           在她身后、站着……还想对她姐姐大人说些啥气息紊乱的第三王女。但是那位姐姐大人、丝毫不以为然。

           那位姐姐大人反倒是、越发接近我探头用锐利的眼光、观察着正对面的我的双瞳。
           脸太近了呀、相对的王女的深蓝色眼瞳也是被我看的一清二楚。里面闪烁着、我的脸……就像镜子一样。

           突然间这是干嘛、不理会稍微后倾的我、保持着这距离、王女直接开口道。

          「看了许久、有一双清澈的双眼、而且实力也得到德雷克弟弟妹妹的认可了吧?就算你执意拒绝我也要想尽办法拉你过来啊……」

          「……这事在本人面前说没问题吗?」

          「不、反倒是在本人面前说才是我的本意」

           ……总觉得、这位王女殿下、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没害怕的东西的样子、不不、更像是没害怕这种感觉一般。

          「所以说、话我已经说了。凑・凯特流、既然你我已相识、就没在国家里当官的打算吗? 嘛、和当冒险者时的情况也会有所差别吧、不过有兄长德雷克和姐姐阿克伊在、意外很快地熟悉也……」

          「等下、姐姐大人!? 你突然说的什么!」

           从后面把那位姐姐大人(超近距离)从我身边剥离的蕾娜莉亚王女。表现得慌慌张张还有点焦急。

          「突然、干嘛啊蕾娜莉亚、。现在你要是打断我的对话、可是很有可能会左右国家间竞争人才导致国家大事啊」

          「昨天父亲大人说的你忘了吗!? 身为德雷克弟弟的同时、还是父亲重要友人的儿子、所以不要做些对他失礼的事啊!」

          「啊啊、当然记得。但是、没说过不准劝诱是吧? 倒不如说、有着君主地位的人、看到优秀人才、不应该想尽办法拉拢过来吗?」

          「是那样是没错! 但见面连一小时都没、突然就劝诱不会太着急了吗! 这种事应该要慎重点来……万一现在发生什么意外那要怎么办!?」

           啊、不否定吗? 难办啊……王女果然还是不好惹。
           身负王家血脉的人、感性和价值观都有所共通的样子呀。

          不过呢、这位姐姐一直暴走还真是辛苦她了啊…………刚一这么想、

          「没问题。这家伙估计、怎么好言相劝(想尽办法)也是无济于事、要直接把话说清反倒好对付的那种类型」

          (……哦?)

           这位一直暴走的姐姐大人现在、也会说出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话语啊。
           ? 现在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对这话有反应的、好像不仅只有我一人。

           扫了一眼过去、艾尔可和其他队伍成员、都微微睁开眼睛对王女殿下(姐)投以『ん?(n 嗯 )』的视线。

          「在和你直接见面时就知道了。你看到我们时、有点惊慌失措也有点紧张、但欲望和野心的没感觉到半分。也就是说这就是、你是把我们当做『王女』来对待、但却对与我们相对的金钱权利没丝毫兴趣的证据。再加上、先前从谍报部队和父亲那听说『价值观有点特别』。综合上判断、你的做法并不像贵族和商人那伙狐假虎威、过度阿谀奉承让人恶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09 12:05
            「也就是说、这才是你的本意……么?」

            「就是这样。我自身、性格是有点问题、但也不是自制不了、可也没打算隐藏起来。那不如在和你这种人物见面时、不费其他心思弄虚作假、直接坦诚相待不是更好吗。我是这样想的、同时我也期望能这样……如何呢?」

             回过头来、继续用锐利的眼力盯着这边。
             对她这发言让我不由得感到些许佩服、还真是让人吓了一跳……但眼睛看上去、还是和刚才那样。

             依旧是、炯炯有神、充满自信的锐利、 但却丝毫没陶醉于自身的……清澈的双眼。

             刚才就在想了……明明被充满胁迫力力的视线死死盯着、却没感觉到一丝讨厌。反倒、让我能回应她那般正面看着她。

             要说的话、并不觉得、被谁这样干都会做出同样反应……这个王女、该不会有这种领袖天赋吧。

            「诶多、那个……干得漂亮」

             嘛、说的事都说中了、也只能这样回复了。

            「ふむ(humu )……嘛、没给你留下不好印象就好。就是这样、蕾娜莉亚、今后劝诱不必要的怀柔就免了。尽可能地、要有气势和真诚地对待、反复地把吸引力提出来、一旦心动马上劝诱。懂了吗?」

            「……虽然有点废话、这个、要是不是本人的话也会做么?」

            「没问题。倒不如说、要是知道我等的意图、能得到人才想法的机会也会增加、就算失败只要我国的优点、吸引力被众人所知、让更多的人才踊跃而来、何乐而不为呢」

             ……这还真是……

             果然、不好惹啊……这王女。虽说也没觉得讨厌。

             之前确实说了、要在滞留王都的、2周时间左右……把要事处理完毕。

             吸引力&劝诱已经直接提出了、应该不用担心会私底下来笼络我吧……这之后的2周、王女殿下会一直来么。

             ……嘛、当作打发打发时间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1-09 12:06
              这才不是有生之年,只是得了懒癌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09 12:09
                我呸,大大你丫的别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09 2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