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域吧 关注:1,214,818贴子:15,528,533

[自翻][川原 砾][Sword Art Online][Unital Ring][+a]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给度娘和各位粉丝


回复
1楼2017-12-10 14:51
    2020-09-22 19:54 广告
    ==========================================
    Sword Art Online Unital Ring
    電撃文庫
    ==========================================
    作者:川原 礫
    ==========================================
    扫图:阳光下的咪西 & defan752
    原译:鸡霸
    翻译:rkl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请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
    严禁转载至轻之国度
    ==========================================


    收起回复
    2楼2017-12-10 14:52
      【WARNING:以下内容为日文维基中「可能」和本作有关的设定
      出自Ordinal Scale部分,有可能在文库本内有所改动】


      【Ordinal Scale】<-文库本中,此处可能替换为新的内容
      ……


      战斗时从近战/远程/支援总计三种武器中选择一种,驱动玩家自己的身体和出现在视野中的DBA(敌人)战斗。设定上近战攻击的伤害远高于远程攻击,但如果远程攻击能精确地命中要害的话,也可以造成大量伤害。
      攻击命中或受到伤害时,会随着专有光效和Augma附属的触摸笔(D-Weapon)的震动在Augma中产生虚拟的震动感觉。游戏中没有魔法的概念,因此回复HP的手段仅限于使用道具。Buff会在使用道具或是特定状况下出现。也有道具出现在战斗中的情况。HP归零后,武器和防具会随着「HUNTER DOWN」的提示消失,使玩家被排除在战斗之外。


      ……


      玩家以从异世界「Unital」的跨维度侵略下保卫地球的组织「The Order」下的「Adapt」的身份和Unital派遣来的生物兵器「DBA」战斗并将其歼灭。设定如下所述。


      【对DBA游击队员】
      本作中的玩家们。通称「Adapt」或「队员」。任务为发现并歼灭DBA,以及回收Material。
      和DBA之间的战斗原则上不存在生命危险,且随着不断工作会获得更高的收入,因此志愿者为数不少。
      根据获得的点数会向队员分配「排位序号」,上位玩家可以强化D-Weapon,报酬也会上升。


      【适合者(Adapt)】
      拥有特殊因子,可以启动D-Tuner的人类。仅占全人口的5%。因子的详细信息被The Order作为秘密封存。
      通过指定医疗机构的适应性检查和The Order的审查后,可以成为「对DBA游击队员」。


      【The Order】
      从Unital的跨维度侵略下保卫地球的国际组织。
      能够开发对抗DBA的唯一手段的维度终端「D-Tuner」和「D-Weapon」的仅有的存在。因此大国政府无法对其进行干涉。
      可对队员们强化基于功绩的排名和与其对应的D-Weapon。但排名系统和D-Weapon的特性导致了严重的派系斗争,使组织分裂成三个集团。这些派系原本都是以新人培养和辅助歼灭DBA为目的的互助组织。
      本部对派系斗争保持令人难以理解的作壁上观的态度,而在开发维度终端和察觉DBA的攻击的理由方面,则是谜团重重。本部的所在地和高层组织的状态完全保密,因此也有流言称各国的防卫队指挥官「Commander」实际上是AI。


      【Guardian】
      以The Order本来的目的——发现并歼灭DBA为优先目标,禁止自卫以外的攻击其他Adapt的行为。规模最大的一个派系,擅长有组织的作战行动。


      【Aggressor】
      第二势力。公开声称将在The Order内的活动作为赚取资金的手段,也不对攻击其他派系的Adapt的行为加以禁止。
      由于这一性质,被其他派系视为犯罪人员,但由于派系会在The Order原本的报酬之外追加资金,因此参加者络绎不绝。


      【Arbiter】
      以解明平行世界和Unital的谜团为最终命题的派系。有流言称其指导部门意图私下达成和Unital的共存。
      虽然势力在三大派系中敬陪末座,但因为使用了独创技术对D-Weapon加以改造,拥有不可小视的战斗力。


      【Unital】
      无数平行世界中的一个。公历202X年开始对地球进行跨维度侵略。拥有高超的维度技术,通过打开次元门的方式向地球投送DBA。
      虽然推测其目的是将所有的平行世界统一,但其文明和居民的情况如今完全不明。Unital这一称呼也是地球一侧给予的代号。


      【DBA(Displaced Biological Arms,替代型生物兵器)】
      本作的敌人。Unital投送的生物兵器。多数以地球上的生物为原型。一般人不仅无法对其造成伤害,甚至无法感知到其存在。
      DBA从次元门内被一点点投送。通常情况下和现有维度的位相错开,也不会进行破坏行为,但一般认为超过一定数量后就会同时实体化并开始大肆破坏。
      此外恐怕也有因出现错误而实体化的个体,一旦出现则会对周围造成巨大损害。
      和DBA之间的战斗在事先设定好的「Battle Field」内进行,一旦离开这一区域则会解除维度同步,怪物会变为不可见的状态。刻意逃亡的情况下,会扣除点数作为惩罚。


      【D-Tuner】
      The Order开发的维度同步终端。为可戴在头部的耳机形状。启动后维度位相会错开,使DBA可以被发现,但仅限适应者才能装备。


      【D-Weapon】
      The Order开发的唯一能攻击到DBA的武器。可攻击的对象限于DBA和处于维度同步状态的Adapt。换而言之可以攻击同样是Adapt的玩家,而攻击Adapt可夺取Material的现象则助长了The Order内的派系斗争。
      目前存在的D-Weapon均限于单人携带,分为近战攻击用的「Blade Type」,远程攻击用的「Gun Type」以及支援用的「Wand Type」共三种。此外,也可以通过调整维度能量的分派生成防具。


      【Material】
      维度能量结晶,被认为是Unital通过次元门投送DBA时的副产物。和DBA一样,通常状态下不可被观测或触摸。D-Tuner和D-Weapon的能源。
      可用于对D-Weapon进行个性化调整,或是送到本部交换点数,此外还有其他各种用途。可通过攻击DBA或其他Adapt夺取对方持有的Material。


      收起回复
      3楼2017-12-10 14:53
        <log#7 2026-9-15 21:44:21:45>


        >和相比我【私】大出不知多少岁的你【君】这样子对话,不论经历了多少次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呢。


        >对于现在的你【あんた】来说,好像已经没有时间这个概念了吧?只要硬件资源允许,你应该可以无限提升思维的密度吧。


        >虽然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可没那么简单。如今国内的超级计算机基本都在《她》的监控下吧。


        >原来如此,真是讽刺啊。毕竟你居然会被自己随手制作后又遗弃掉的程序威胁到了脚下呢。


        >不,对我来说反而相当愉悦啊。小小的种子在网络的一角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光是想象一下未来,就觉得原本应该和肉体一起消失不见的感情正在复活了。


        >纵使没有了躯壳,你这浪漫主义的想法还是一点都没变啊。那么……你托付给我,不,应该是《他》的另一个种子,其生根发芽产生的无数世界,你又打算对它们怎么做呢?只是满足于继续观察吗?


        >《连接体【Nexus】》的未来,就交给世界本身,以及其中的居民们来选择吧。是单纯无秩序地扩大,总有一天枯萎死去呢……或是前进到下一个阶段,也就是《统一【Unification】》呢。这一点我也不知道。


        >统一吗。恐怕连这一点也……不,不想在日志里留下后面的内容了。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我也像你一样,关注之后的发展吧。


        收起回复
        4楼2017-12-10 14:53
          新篇章一点的看不懂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10 16:12
            这是21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10 16:44
              不,uw后面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10 16:44
                augm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10 16:49
                  差不多能猜到四楼对话第一个是茅场,第二个是桐人摇光复制体【星王】,【她】应该是爱丽丝,【他】应该是桐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10 17:08
                    一开始是os的游戏背景介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10 17:29
                      2020-09-22 19:54 广告
                      这是啥?不是日常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10 18:14
                        期待大佬,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10 18:14
                          感谢大佬翻译!!大佬辛苦了~


                          回复
                          16楼2017-12-10 18:20
                            这啥?难道川原除了打算写知性战争还打算扩展到平行世界之间的大战?他真不怕摊子铺得太开收不下去了像大大大大大大河内一楼一样的结果?


                            收起回复
                            17楼2017-12-10 18:22
                              扫图?嗯?


                              收起回复
                              22楼2017-12-10 23:57
                                感謝翻譯
                                是說有訪談內容嗎?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12-11 00:18
                                  翻译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2-11 11:03
                                      1


                                      我——桐之谷和人,大概……是出生于二〇〇八年十月七日。
                                      明明今年就要迎来第十八个生日,但却感觉有点不像自己的亲身经历,说不准是因为自己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和亲生父母阴阳两隔,因此没有和他们相关的记忆吧。
                                      亲生父亲的名字是鸣坂行人。亲生母亲的名字则是鸣坂葵。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发生那起造成他们二人丧命,我也受了重伤的汽车事故的话,我大概就会顶着鸣坂和人这个名字一直生活了吧。不过我对在那样的情况下,使用的角色名是否不再是《桐人》而是《鸣人》这点,并没有足够的确信度。
                                      原本我对计算机的兴趣就来自养母——也就是翠阿姨的影响,年少时就成为重度网游玩家这一点说不准也是因为发现自己是被收养的小孩而产生了身份意义上的动摇感,因此也有可能存在鸣坂和人根本不玩游戏,就结果而言没有被卷入SAO事件这样的可能性。虽然事到如今,这些想象已经毫无意义了。
                                      总之在这样的因由下,我自从十岁的时候侵入居民基本信息网络之后,就不再对自己的生日有什么亲切感了。情绪恶化到最严重时期的初中二年级时,就连家里为自己庆祝生日这件事都会强硬拒绝,甚至把妹妹直叶都弄哭了。
                                      当然,如今我已经对这种愚蠢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反省,但尽管去年生日的时候受到了连同在艾恩葛朗特里被囚禁的两年的份的盛大庆祝,自己却还是无法感觉到对自己生于十月七日这一事实的无可动摇的个体感。我想,这种感觉应该会一直持续到我知晓关于我亲生父母的一切为止。
                                      距离我今年的生日也只剩下十天了。说到十八岁,这也是一个可以考取驾照和获得选举权的年龄。直叶已经开始准备聚会的各项事务,还严格命令我到时候一定要以最快速度从学校回家。尽管我确实也很高兴,但如今我却并没有余力去考虑自己的生日了。
                                      至于其理由,则是因为在那一天的一周前,也就是从今天算起的三天之后的九月三十日,是亚丝娜的生日。


                                      「爸爸,想好要给妈妈送什么礼物了吗?」
                                      听到坐在马克杯边上的小妖精的问话,后背靠在网状椅上的我回答道:
                                      「嗯……我还在思考……」
                                      叫我爸爸的妖精这下子用与其像是小孩不如说更像大姐姐一样的口气反驳:
                                      「不论是去实体店还是网购,再不下决定的话就要赶不上了!我可不建议弄成去年生日当天午休的时候才收到礼物这种像是走钢丝一样的计划!」
                                      「我也知道那种担惊受怕的情况不好,可实在是太难选了!亚丝娜又不是那种这个也想要那个也想要的性格……对了,小唯你要不要去问问她有什么想要的?」
                                      在SAO中相遇后成为我和亚丝娜的爱女的唯冷淡地拒绝了我的恳求:
                                      「不可以!只要是爸爸自己选的礼物,不论是什么,妈妈应该都会很高兴的!」
                                      「嘛,确实是这样没错啊~~……」
                                      我一边肯定着一边拉长了句尾。
                                      去年亚丝娜过生日的时候,我直到一天前才从这样那样的烦恼中选择了一条红色围巾作为礼物。因为亚丝娜上下学的时间长达单程九十分钟,因此我想她到了冬天一定会很难受,结果选择了这条红色围巾。当然实际上她从十一月到二月一直在使用这条围巾,但她家里的围巾连在一起估计都能做出一条大跳绳了,其中应该会有比这更耐寒的……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早就过了大寒了。
                                      因此今年打算挑一件不那么实用的礼物,不过这样一来对我这个VRMMO废人来说知识就不太够了。如果进行搜索的话《按年龄推荐的首饰品牌》一类的页面多的数不清楚,但我总觉得看这种内容就确定礼物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头。
                                      「嗯嗯嗯~~……」
                                      我抻了个懒腰,将手伸向唯坐着的马克杯。一边看着轻轻起飞的小妖精飞到最近都不怎么用的平板显示器边缘坐下的样子,一边将杯子里的卡布奇诺咖啡一口气喝光。
                                      之前如果不使用我在学校制作的《视听觉双向通信【AVIC】探测仪》就无法在现实世界交流,但今年四月发售的可穿戴多用途设备《Augma》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如今的唯可以基于我的视觉信息对桌上的马克杯、显示屏等的位置和形状进行实时立体定位,因此能够穿过这些物品,在不会沉入桌子下的情况下自由移动。尽管唯自己更喜欢按照自己的意志操纵摄像头的AVIC探测仪,但只靠那个的话,我就只能听到唯的声音了。果然,哪怕只能在现实世界中能够像这样看到爱女的样子这一点,就足够让我对这个名为Augma的机器心存感激了。
                                      我一边想着这样的内容一边伸出右手。唯再次张开翅膀,飞到了我的指尖上。尽管感觉不到什么重量,但淡桃色的连衣裙的质地和微微的暖意,这些的再现城都都逼近了虚拟世界的水平。我一边用左手手指抚摸着移动到我面前的唯,一边将视线转向房间另一侧的床上。
                                      中午才刚刚晒干的被子上,放着头戴型VR机器——AmuSphere。已经用了一年半的机器外表已经有点陈旧,初次看到时还觉得轻巧的设计相比Augma也显得笨重,但我还是觉得相比扩张现实【AR】和复合现实【MR】,完全潜行更合我的口味。
                                      「对了,小唯。给亚丝娜的礼物我会自己选的,会选……」
                                      我将视线转回右手上的妖精,继续说道:
                                      「……不过在这之前,能帮我研究一下吗?今年我不打算网购,而是想自己去实体店买,所以时间上还有空余。」
                                      从这段话和看向AmuSphere的我的动作察觉到言外之意——这对于AI来说是相当惊人的能力了——的唯轻轻耸了耸肩回答:
                                      「真是的,没办法啊——。那就到那边等着吧!」
                                      她从指尖上起飞,如同跳舞一般转了一圈后,小小的身体就在光之粒子的包围下消失了。我也从网状椅上站起身,把戴在左耳的Augma拿了下来。随后,我把因虚拟桌面消失而变得宽阔的视野转向西侧的窗户。
                                      今天是九月二十七日,星期日。尽管太阳通过秋分点之后只过了四天,但我已经可以感觉到日落的时间越来越早。明明刚过四点,但鱼鳞状的云朵已经染上了绮丽的金色,下面正有一群群归巢的鸟儿横穿而过。
                                      突然,我以为自己看到了贯穿黄昏时的天空的纯白色高塔,于是眨了几下眼睛。我把右手按到胸口,让几乎满溢而出的无数思念平静下来后,才坐到了床上。将叠好的被子当成靠垫,躺好后,这才拿起AmuSphere戴上。
                                      我闭上眼睛,低声说出魔法般的咒语。
                                      「……Link Start.」
                                      七彩的虹光包围了我的意识,将其运送到遥远的妖精之国。


                                    收起回复
                                    29楼2017-12-11 14:40
                                        2


                                        我以Spriggan魔法剑士桐人的身份的降落目的地,是围绕阿尔普海姆公转的浮游城——《新生艾恩葛朗特》第22层森林中建造的小木屋的起居室。
                                        原本住满了同伴们的这个家,如今室内却寂静昏暗,感觉不到人的气息。亚丝娜说自己和家人外出,直到晚上才会回来,直叶也因为在剑道部练习才没回来,但至少也该是唯在这里等我……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环视昏暗的起居室,这才发现视野右侧的信息图标正在闪烁。发信人是Leprechaun的锤使莉兹贝特。
                                        我点开图标后,一下子就弹出了满载绘文字的彩色小窗口:
                                        〖和西莉卡去提升技能了——你要是写完作业的话就来帮忙!还有,小唯借我用用。〗
                                        【rkl:这里最开始几个字没有看清楚,等我拿到书之后会对这里做校对。届时会追加修正内容。】
                                        「…………原来如此。」
                                        总之我搞懂了女儿不在的理由。在ALO中被分类为《导航妖精》的唯拥有高超的导航技能,可以准确地传递怪物的涌出位置和时机信息,因此在定点狩猎的时候非常强力。而且在这之前,如果不是系统上的所有者——也就是我登录呼唤名字的话她就不会出现,但最近却变成了只要我的好友有一人在线的话她就能靠自己的意志实体化的情况。因为很可怕所以我没有问变成这样的理由。
                                        不过另一方面,如果拥有唯的能力的话说不准可以在两个……或者是十个乃至一百个地方同时出现,但唯自己却一直坚持着不去这样做。这种强烈依赖自己的唯一性的性质,算是茅场晶彦设计的所有AI的共通之处,与半年前的Ordinal Scale事件密切相关的AR偶像《尤娜》也因为被所属事务所复制运用而造成本体险些崩坏的结果。
                                        「那么,该怎么办呢……」
                                        我关掉莉兹贝特发来的信息窗口,再次自言自语。
                                        我潜入ALO不是来帮她和西莉卡练级,而是要来研究亚丝娜可能喜欢的东西的,不过既然她们正在狩猎,我也不好打搅。那么我也参加——虽然确实很想这样做,但信息中提到的‘写完作业的话’这一段就在我的内心踩了个刹车。明天就要提交的那份信息工学实验小报告还没有做完。
                                        虽然我不可能采用无视作业这个选项,但事到如今再去提升技能也显得有点马虎了。据说马上就会有攻略楼层BOSS的作战计划,我更希望到那时候能取回自己的战斗直觉。
                                        去年五月的时候,在ALO内实装了新生艾恩葛朗特。当时开放的是第1层到第10层。九月的更新中开放到了第20层,今年一月则开放到了第30层,之后不断进行定期更新,这个月的月初已经可以到达第50层了。然而作为运营企业的Ymir,大概也将情感转移到了耗费心血设计出来的各个BOSS怪物上,因此随着不断更新,各层BOSS的凶恶程度也随之上升,到今天——也就是九月二十七日,最前线仍然停留在第46层。
                                        尽管莉兹贝特扬言自己要在第48层主城区《琳达司》开放后入手和SAO时代一样的配备水车的店铺,艾基尔也说自己要在第50层主城区《阿尔格特》重开自己的杂货店,但按照如今的攻略步调,要下个月才能到达第48层,到达第50层更要接近年底才行。就算是向曾在Under World中帮助过我的两人报恩,我也得变得更强才行……
                                        ——我竭尽自己的意志力才把在这热忱的决心驱使下踏到门口的右脚拖了回来。还剩十天就要十八岁的人要是把报告放在一边去玩游戏可就糟了。由于实验数据已经备齐,所以只要一个小时就能搞定——我在这样的期望之下坐到了餐厅的椅子上。登录自己家中的电脑,然后从作业文件夹中调出写到一半的报告和大量的实验数据。我一边点了一下亚丝娜在某个任务中获得的,点一下就能涌出99种味道中随机选择一种的口味的茶的魔法马克杯,一口将其中的巧克力薄荷味液体喝光,全力喊了一下:
                                        「好!目标四十五分钟!」
                                        随后开始敲击键盘。
                                        我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哪怕是身为中毒网游废人的时候,都基本上不会把作业留在最后才写。最麻烦的时候是今年夏天的作业,不过那也是因为我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处于从外部看来一直昏睡的状态。
                                        我在暑假还没开始的六月末遭到了曾在艾恩葛朗特内暗中活跃的杀人公会《微笑棺木》的原成员,死枪事件犯人组中的Johnny Black的袭击,被注射了琥珀胆碱,陷入了心肺机能停止的险境,虽然最后得救了,但是直到八月一日才从昏迷中醒来,经过长时间的复健后,直到八月十六日才回到家中。
                                        也就是说,我在四十天的暑假中有百分之六十五的时间是在毫无自由的状态下度过的,而且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作业的堆积。哪怕只免除我一半作业也好啊……我这么想着。我陷入昏睡的理由细节也不能向学校说明。
                                        被路上的疯子袭击入院——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从医院被伪装的救护车绑架,再被直升机拉到遥远的南海上的海洋研究母船,灵魂被迷之机械连接,在名叫Under World的异世界里砍了一棵树然后去剑术学校上学,之后还和这个世界的支配者大战之后在那个世界又昏睡了一遍……这种话谁会信啊。
                                        到头来,只好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努力干掉这些作业了。一想起暑假最后一周的时候忙的七荤八素的鬼样子,纵使我还在继续写着报告,还是会发出带着恨意的自言自语。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在消失之前就预先安排好免除作业了……」
                                        当然回答的人并不在。森之家里只有我一个人。说到底我想抱怨的那个人,也已经很久没有在阿尔普海姆出现过了。
                                        水精灵族的魔术师克里斯海特,他《里面的人》是总务省虚拟课的菊冈诚二郎,不过这人已经从不论是虚拟世界还是现实世界都消失了一个多月。
                                        代替菊冈接手伪装企业《拉斯》指挥的是神代凛子博士,开发现场的比嘉健主任技师也比以前更加地有精神,Under World的未来也多少有了些希望——不过尽管如此,那个男人失踪还是带来了的奇妙的丧失感。
                                        被迫做着各种各样麻烦的事情的我都有着这样的感觉,拉斯的职员们内心也一定是十分消沉的。直到最后都那么烦人的男人……仔细思考之后,应该是还没死。
                                        伪装成总务省的前台公务员,实际上是陆上自卫队二等陆佐的菊冈由于交换几个与袭击了海龟的美国军事企业勾结了的防卫省干部的原因而离开了自卫队,至今不见踪影,恐怕现在人已经不在日本了吧。
                                        今后,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与那个男人再见面的机会,在与Under World相隔甚远的另外一个自己的家里写着学校的作业时,就连说起关于曾深感束手无策的菊冈带来的恶心食物的话题,怀念之情也会涌上心头。
                                        也许是因为正在思考事情——所以错过了在室内响起的开门声,在咔滋咔滋的脚步接近之后才注意到,我一边把眼瞅着要写完的报告的浮动窗口推到桌面中央一边转过身去:
                                        「欢迎回来,亚……」
                                        丝娜,我在最后停止了本想说下去的话。
                                        站在背后的女性玩家并不是有着蓝色头发的Undine,而是除了头上有着三角形的耳朵的Cait Sith。然而,她的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种族特有的魅力。
                                        垂在背上的长发是炫目的金色,白皙的肌肤十分剔透。瞳孔则是像蓝宝石一样。分外澄澈的美貌,和现实世界……不,和Under World的她的本体十分相似。
                                        「……啊,啊啊,爱丽丝,晚上好。」
                                        我稍微举起右手向她打招呼,整合骑士爱丽丝·Synthesis·Thirty那细长型的猫耳「呼」的轻轻一抖。
                                        「不是亚丝娜还真是抱歉啊桐人。」
                                        「不不,那样的事完全不,诶诶,是!」
                                        骑士看着呼啦呼啦动着头的我的视线越发地冰冷。
                                        经受不住那样视线的我低下了头,同时注意到了蓝色的连衣裙上穿着黄金的铠甲,同时也注意到了腰间金色的长剑武装。
                                        「那个……现在要去狩猎?」
                                        我这样发问,爱丽丝那颦蹙的双眉只稍稍变了一下。
                                        「嗯,和莉兹贝特她们约好了。只不过……《狩猎》那个词我果然还是习惯不了。」
                                        爱丽丝搬出了旁边的椅子,咔嚓一声坐下。反射性站起来的我留下了「我,我去倒茶」的话语之后便小跑进了厨房。取出另一个魔法马克杯,再把共通道具栏里存放的味道不明的蛋糕放到盘子里之后回到了客厅。
                                        爱丽丝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桌子上的报告,发现我回来之后抬起头问道。
                                        「这是不是你所在学院里的作业?」
                                        「诶……啊啊,是的。」
                                        「是吗……我在大教堂上学的时候,在学习神圣术的课堂上也有着很多类似的东西。」
                                        如此喃喃着的她的脸上,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在微笑中却又透出一分悲伤。


                                      收起回复
                                      31楼2017-12-11 17:01
                                          我还从未见过,比爱丽丝还更为命运多舛的人。
                                          在Under World人界北方的露莉德村出生,在那边度过了十一年的人生,却因为触犯了《不能跨入黑暗界》的禁忌目录条例而被整合骑士带回了公理教会的中央大教堂。
                                          被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施加了《合成之秘术》而失去了之前的记忆的爱丽丝,当我和优吉欧为了夺回她而攻入大教堂的时候,作为最强的整合骑士挡在了我们的面前。然而在战斗的最高潮时知道了公理教会的欺瞒以及最高祭司残酷行为的她,打破了控制思想的封印,与我们共同讨伐了Administrator。
                                          她在那之后离开了教会,回到露莉德村附近的林中居住,照顾了半年丧失心神状态的我,但还是在被通知了与黑暗界的最终战争开始之后参战。尽管在《东之大门》如鬼神般活跃战斗,却还是被领导袭击海龟的小队的男人所绑架。之后她又被骑士长贝尔库利在舍命奋斗下解救出来,在亚丝娜的引导下从系统控制台注销,现在是在现实世界使用比嘉健所开发的人形机械身体作为肉体而生活着。
                                          尽管作为不论是否被人期望,都是世界上第一个通用人工智能而存在的爱丽丝,正在为了配合神代博士提倡的赋予AI人权而度过着忙碌的每一天,但她还是以喘气一样的频率登录着ALO。究其理由,大概是相比现实世界,更接近Under World风景的阿尔普海姆能够让她平静下来吧。
                                          「神圣术的课题,我在修剑学院被狠狠地强迫着做了哟,我现在也还好好地记着句式呢。」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作业的窗口在桌边缩小,把马克杯和蛋糕一并摆在那里,爱丽丝的猫耳可爱地抖动了一下。
                                          「呵,那么用钢元素做一个空心球,里面用水元素填满,外侧再用热元素的火焰包围的术式呢?」
                                          「呜咕……那、那个,因为元素具有从稳定的东西中生成的原则,首先是generate metalic……啊、不对,用钢球包裹水的话应该先生成水元素吗?」
                                          当爱丽丝故意地大声叹了一口气时,我则是立刻像孩子一样回嘴:
                                          「有,有什么问题啊,我已经完全不需要用到术式了,那样的东西,用心意一下子就……」
                                          「问题不在那里!」
                                          爱丽丝像老师一样斥责我,同时用手随意地敲了一下马克杯的边缘,然后一口气喝下了涌出来的淡粉色的茶。
                                          「……今天好像算是成功了呢。」
                                          她这样说着,我想这个家恐怕已经好几次被用来开女子茶会了。上天保佑上天保佑,我在脑海里祈祷着,坐在了椅子上,用手指触碰了一下茶杯。伴随着噗咕噗咕声音所涌出来的茶是深深的红紫色,被一种讨厌的预感包围,我尝了一下,有一种像把梅干放进搅拌机一样强烈的酸味刺激着舌头。慌乱之中用手抓起了一块蛋糕吃了下去,幸好是非常正经的水果馅饼。爱丽丝也十分中意的样子,无言地一口两口——用叉子吃着。
                                          用特浓的咸梅干茶中和了嘴中的甜味之后,我重新问道:
                                          「那个……《狩猎》这种词,你说不出口吗?」
                                          「啊啊……是那样。」
                                          爱丽丝点了点头,蓝色的瞳孔看向了窗外的昏暗。
                                          「……对于我,不,对于全体Under World的人界居民来说,所谓的狩猎,是要一面对泰拉利亚神的恩惠表示感谢,一面猎取食用的野兽的。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人,不,玩家来讲,仅仅是为了使自己的权限值上升而杀掉了数量庞大的野兽和魔物。我并不是说这样很坏,我也是在大门前的战斗中,杀死了成百上千的Dark Territory的亚人们……只是我不想把那样的行为叫做《狩猎》。」
                                          「……这样啊……」
                                          这次是换成我慢慢地点头。
                                          爱丽丝,已经开始理解到阿尔普海姆是在这个现实世界内部做成的这一事实。但是,VRMMO-RPG……也就是说《游戏》的概念,对她来说非常难以理解。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说到原因,就虚拟世界的含义来讲,她的故乡Under World是完全一样的存在。对爱丽丝来说,阿尔普海姆和Under World一样,是《无数世界之一》,也是包括我在内的所有VRMMO玩家所持有的《临时性的世界》这种感觉,并不是那样简单就能共享的吧。
                                          所以,第一次和爱丽丝从新生艾恩葛朗特下到阿尔普海姆的时候,在Sylph的领地附近的《古森》碰见Sylph与Salamander的集团PK时引起了很大的骚动。同行的西莉卡由于被突袭而受伤,为此而震怒的爱丽丝宛如恶鬼一般地大骂了Salamander,并且在打垮他们之后还让他们为西莉卡赔罪,并且还支付了一笔赔偿费后才让回去——就是这样前所未闻的展开。
                                          虽然在知道ALO的猫骑士《爱丽丝》就是那个在直播记者会上堂堂出席的人工智能《ALICE》的玩家之间,那件事情被作为「关于被爱丽丝大人PK说教到哭的传说」流传开来,但就我而言,却衷心希望她有朝一日能够将ALO这款游戏当做乐趣来享受。
                                          一边吃完蛋糕,一边总算把三成茶喝完的我,对这位充满自信的异世界骑士说道:
                                          「……确实啊,在VRMMO中使用的《狩猎》,或许真的已经偏离了这个词本身的含义,但是在现代日本,包含我在内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真正的狩猎经验……词语的意思是会随着地点和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的啊,同样的事情,在Under World里也是有的吧……」
                                          「………………」
                                          空气突然安静,爱丽丝在认真地吃完水果馅饼,喝光了茶之后回答道:
                                           「……确实,现在的Under World,相比我那时已经过了两百年,不只是语言,文化想必也有着很大的变化。不过不管是怎样的变化,我都不得不接受……因为那正是你守护着Under World的证明啊……」
                                          面对着微笑注视着我的爱丽丝,我有点慌张的同时,反射性地摇摇头:
                                          「不……我一个人是没有力量的,亚丝娜,小直,诗乃……还有从ALO来的几千名玩家,是大家一起守护了这个Under World。」
                                          「说得对呢……考虑到那件事,区区只言片语,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点着头,爱丽丝再次看向窗外。可是那个目光,并不是看向夜晚的森林,而是向着远方的异世界。
                                          被自卫队洋上封锁的海龟中,作为Under World的《容器》的Light-cube Cluster和Main Visualizer依然在运转着,但状况还非常的不稳定。
                                          防卫省内的保守派,也就是反拉斯势力,由于菊冈奋不顾身的努力而被暂时排除,所以现阶段还没有形成即时废弃Under World的流向,不过权力斗争这种东西,何时被反将一军也不奇怪。
                                          我和亚丝娜以及爱丽丝,在八月十八日清晨从位于六本木的拉斯支部潜行进入了Under World。我们因为出现在了宇宙而不是陆地感到十分的惊慌失措,不过在那里出现的整合骑士,不,整合机士的两位少女所操纵的《机龙》总算是将我们载到了人界。
                                          不过我们突然对是否要进入中央大教堂而感到十分犹豫。至于原因,是在这二百年间,我和亚丝娜成为了Under World的《星王》和《星王妃》,并且在三十年前好像已经死去了。这样的人一边说着「你好」一边出现,难以想象会给大教堂,不,会给全世界带来怎样的大混乱。
                                          在那里的我们三人,暂且被自称罗兰内伊的少女机士请到了她位于圣托利亚的家里。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怀念的家里,我们请两位机士向我们介绍了Under World的现状,顺便吃了一顿饭。
                                          因为在潜行之前,凛子博士跟我们说过「五个小时之后就会强制觉醒」,因此在这之前(幸好200年后的UW里有表),我们与两位机士做好了再见的约定之后便注销了。
                                          老实说真的很想再去拜访他们,但是被凛子博士和比嘉先生告知,在对我们带回的信息详细研究以及评估影响之前禁止潜入!
                                          大人们变得这样慎重也是可以理解的。给爱丽丝登入Under World的IP地址的人究竟是谁——虽然我有个模糊的想法——目前还不清楚,今后Under World的走向,Light-cube Cluster的保全计划,以及AI的人权问题将来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这点是不会错的。
                                          幸好,现在的Under World是和现实世界等速运转着。正因如此,像以前一样注销一次再进去之后已经过去了几年的事情是不会发生了,不过尽管如此依然还是过去了一个多月。罗兰内伊和斯提嘉想必正焦急地等着我,我也很想再见她们,听她们将自己的故事,因为那两人恐怕就是——……
                                          「……人。桐人,你在听吗?」
                                          猫耳骑士用胳膊捅了捅我,我噼里啪啦地眨了眨眼。
                                          「啊,啊啊,抱歉,在考虑Under World的事情……」
                                          我说出了道歉的话,爱丽丝的表情也从生气模式变得柔和起来。
                                          「我也一天会想好几次呢。」
                                          「是啊……可以的话真想早点回去。」
                                          「是呢。」
                                          爱丽丝点点头,遗憾地叹了口气。


                                        收起回复
                                        32楼2017-12-11 17:03
                                            爱丽丝的乡愁程度,是我所不能比的。而且她有两个更加具体的目标。
                                            第一个是把在与加百列最终决战前,被我变为龙卵的爱龙《雨缘》以及她的哥哥《滝刳》再次孵化并养大。
                                            而另一个,则是唤醒目前以深度冻结状态沉睡于中央大教堂第80层的妹妹,赛尔卡·青贝尔克——。
                                            两边,尤其是后者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必须要让现在的人界政府所接受,自己是两百年前消失的传说中的整合骑士爱丽丝·Synthesis·Thirty这一事实。
                                            可是,爱丽丝一定要坚持做到,当然我并不吝惜协助。与塞尔卡的再会,本身也是我所期望的。
                                            爱丽丝的声音把我再一次从那个世界的思考中拉了回来。
                                            「这么说来,桐人,神代博士有口信要传给你。」
                                            「诶……?口信,发邮件不就行了吗」
                                            「据说是不管怎么样都不想在网络上留下情报的。」
                                            这种发言,让我的表情不禁严肃起来。
                                            拉斯所使用的线路,应该都有着高强度的安防措施加以保护。尽管如此,不止邮件,连语音通话都不使用,而是选择在不会留下记录的ALO内传递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爱丽丝向非常紧张的我朗声说道:
                                            「二十九日,十五点。豪华的蛋糕店。」
                                            「…………哈?」
                                            「就只有这些。」
                                            「……………………」
                                            二十九日,应该就是后天吧。十五点是下午三点,到此为止全部都听懂了。
                                            但是豪华的蛋糕店是啥玩意?那种店在东京应该很多吧。即使是我生活的埼玉县川越市,这种店要找的话应该也是能找到一两家的。
                                            一瞬间,我想要给神代博士发邮件确认,不过我放下了举起来的右手,如果我现在这样联系她的话,博士所做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左右扭着头,爱丽丝以一脸说不出的羡慕表情说道:
                                            「现实世界有数不过来种类的蛋糕存在着啊,有很多在圣托利亚从没有吃过的东西呢,光看着图片都饿了。」
                                            「啊……嘛,也对,不过……我很喜欢在央都能买到的点心哦。蜂蜜派的话,三个十Sia硬币就能买一整袋呢……」
                                            「这边的蛋糕贵吗?」
                                            「嗯,一Sia大概是十日元,一般的点心店的蛋糕……大概是四十Sia一个吧。」
                                            「啊,那么贵啊……」
                                            看着两眼瞪大的爱丽丝,我笑了出来。
                                            「有比那更恐怖的呢,之前在银座吃过的蛋糕,一个要一百六十Sia……」
                                            说到这里,我总算发现了。
                                            神代博士那样的人并不会使用和吃的有关的暗号。也就是说,「豪华的蛋糕店」对于博士来说,也是帮忙传递的话而已。会用那样的信息的人,而且还是拉斯的有关人士,我只知道一个。
                                            看着一边垂下肩一边深深叹气的我,爱丽丝稍稍歪了歪头。
                                            「怎么了桐人?」
                                            「不……没事,只是理解了刚才的暗号,谢谢你带话,爱丽丝。」
                                            「没啥大不了的……本想这么说……」
                                            黄金骑士想起什么一般可爱地抖了抖猫耳,表现出了稍稍恶作剧的笑容。
                                            「既然这样,可以陪我修炼吗。」
                                            「诶?啊啊,提升熟练度啊……」
                                            自傲的骑士爱丽丝,会选择有着猫耳的猫妖作为种族的理由只有一个。是因为这是能成为骑着飞龙的《龙骑士》的最简单的种族。
                                            即便这样,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要骑乘飞龙,必须在剑或枪的技能以及驯化技能方面具备很高的熟练度。同时练习这两者,既需要不断反复战斗触发熟练度上升【PI】并提升武器技能,还需要将赚取的技能点【Skill Point】用于提升驯化技能。
                                            稍微考虑了一下,我将留在桌面一角的作业窗口拉回原来的大小。
                                            「那就再等我三十分钟。收拾掉这边之后我们就和莉兹她们回合,一起去赚取技能点……」
                                            然而后面的话被咻的一声轻快的效果音遮住了。
                                            这是玩家登录的声音。随后,直接出现在这个小木屋的,是我之外仅有的另一个人——
                                            我以超高速度连同椅子转了过去,随后爱丽丝也敏捷地转过身体。与之同时,一个虚拟形象在门口轻轻实体化了。
                                            淡水蓝色的长发和以白色为基调的作战用连衣裙,腰上挂着银色的细剑。Undine的回复术师/细剑使亚丝娜看到了我和爱丽丝的存在,不动声色地眨了眨双眼。
                                            「欢……欢迎回来,亚丝娜。」
                                            我站起来向她打了个招呼,她这才露出微笑,轻轻抬起了右手:
                                            「晚上好,桐人君。欢迎进来,爱丽丝小姐。」
                                            「不好意思打扰了,亚丝娜。」
                                            虽然爱丽丝也微笑着这样回答,但与两人平稳的表情相对的是,起居室里的气压正在一点点上升,这种感觉该说是我的错觉呢,还是——
                                            然而不管状况如何,我都得先把作业搞定。我轻轻咳了一下,再次开口说道:
                                            「嗯,我需要把作业先处理掉,如果可以的话你们两个先去莉兹她们所在的地方……」
                                            然而我没能继续说下去。
                                            如同从脚边传来一般的惊人冲击让小木屋产生了剧烈的摇晃,紧接着宛如雷鸣般的重低音充满了我的双耳。
                                            「呀!」
                                            听到两人悲鸣的顺关键,我本能地踢动地面,右手抱住爱丽丝,左手抱住了亚丝娜。就这样蹲下之后,传来了又一波剧烈的震动。横贯小木屋的大梁发出咔喳咔喳的声音,马克杯也从桌子上掉了下来。
                                            虚拟世界中不可能存在地震,就算Alfhaim的大地发生了摇晃也传不到艾恩葛朗特,更何况就算艾恩葛朗特发生了震动,这个小木屋也不会坍塌。尽管理性这样提示着,我却还是再次凭本能动了起来,大喊着:
                                            「两位,到外面!」
                                            我一边用像是拖着细剑使和猫耳骑士的身体一样的动作横穿地面,好不容易才到达了玄关。刚一推开门冲到廊下,第三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冲击传到了脚底,我们三人同时从短短的阶梯上滚了下去。
                                            幸好门前是一片草坪,使得HP没有减少。内心想着就这样浮在空中的话,至少可以逃过接下来的剧烈摇晃的我,正准备伸出左手启动妖精之翼的时候——
                                            竭尽全力握住我的左手的亚丝娜,用嘶哑的声音喊着:
                                            「桐人君,那,那个是……!」
                                            亚丝娜纤细的左手手指指向的,是从附近的外围开口方向看去的天空。一秒钟后,我也注意到了。
                                            时间和现实世界并不同步的阿尔普海姆如今还是凌晨,距离日落还有相当一段时间,但地平线却被染成了一片赤色。如同鲜血一般的赤红色以惊人的速度靠近,逐渐到达了艾恩葛朗特的上空。
                                            「……这不是晚霞……」
                                            说出这句话的,是抓住我的右臂的爱丽丝。虽然她的言语内容几乎没有传到我的脑海当中,但我也几乎在脑海中喊出了同样的内容。
                                            被染成红色的不是天空,而是以猛烈的势头布满天空的镶嵌六边形【Hexagon Pattern】。而交替出现在六边形表面的,则是〖Warning〗和〖System Announcement〗这样的文字。
                                            「桐人君……」
                                            亚丝娜再次以微弱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一边紧握着她纤细的手,一边在脑海中逐渐回想起《那一天》的……看到和如今一样的天空的,四年前的记忆。
                                            
                                            (待续)


                                          收起回复
                                          33楼2017-12-11 17:05
                                            感谢翻译


                                            回复
                                            34楼2017-12-11 17:22
                                              翻译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12-11 19:16
                                                Orz膜rkl大。看下来对新的设定还是很感兴趣的,希望川原能对剧情描写有好点的掌控。另外爱丽丝居然有猫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12-11 19:33
                                                  666这就是21卷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12-11 20:54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12-11 20:59
                                                      桐人:我只是想写个作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12-11 21:26
                                                        SAO幸存者们回想起了当年的恐惧←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12-11 21:28
                                                          还等着看修罗场呢←_←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4楼2017-12-11 21:30
                                                            再来一次sao事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5楼2017-12-11 2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