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prototype吧 关注:11,607贴子:106,912

【真爱】东京第二次圣杯战争Rider组 伊势三杏路×珀尔修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虽然吧里之前也有过一个真爱楼,不过已经沉得看不见了。我也就在这小圣人全名公开半年多后,用这个id,开一个新楼。若有同样心水旧r组的同好,欢迎来顶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10 11:46
    ✧*。٩(ˊωˋ*)و✧*。顶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14 11:24
      此楼留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14 23:47
        之后每天搬一些官方的R组信息和p站r组相关粮。希望在我全部搬完前能有点新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14 23:58
          Master 阶位:第三位
          Thrones(座天使)
          CV:绪方惠美
          魔术系统:不明
          魔术回路(质):不明
          魔术回路(量):不明
          回路编成:不明
          令咒位置:左手掌




          Rider(Prototype)
          为了希望所有人幸福的他
          ―――我要将你们,全部杀死
          CV:宫野真守
          第一人称是我(仆=ぼく)
          Servant排位是第五位
          能力值
          筋力:D+
          耐久:E+
          敏捷:B+
          魔力:B+
          幸运:A+
          宝具:A、B、C、D、E
          失去了Master单独行动的Servant。
          变装为普通学生,和沙条绫香在同一所学校上学,是她的同级生。
          外表很温柔、乍一看还很时髦的美男子。
          待人接物有礼貌,感情丰富易流泪,心地善良的青年。
          不过,缺点是会为重视的人倾尽一切。
          作为Servant活动的时候会带谜之假面,披黑色披风,比起骑兵来,看上去更像是暗杀者。
          真名是希腊的大英雄
          传说中割下了美杜沙(Medusa)头颅的『珀耳修斯(Persus)』
          旧设定Servant中,唯一一个设定完全没有延续到Rider(Fate)的。
          不过两者之间还是有不少关联性。
          决定亲手犯下恶行之后,以温柔的性格和笑容四处残杀无辜的人。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异常的。
          不过,在圣杯战争刚开始的初期阶段,并没有参与杀人。
          一开始,夜晚在学校与Saber(Prototype)、绫香一起遭遇Caster的袭击时,还多靠与Caster略有相关的他在暗中活跃,解除了学校的异界化,才使绫香得以生还。
          但在七天之后,他的Master使用了所有的令咒使他得到了肉体(受肉)。
          在杀掉Master后,为了补充魔力,他开始杀害街上的人们。
          之后,由神父的情报得知工场地区有不稳动向的Saber和绫香前往调查,与Rider对峙。
          ◆宝具
          以他作为英雄时期的传说故事为基准的宝具,其数量是目前信息明确的Servant中除Archer外最多的。
          但有一个限制,一次只能使用一种宝具。
          总共六种
          · 踏空而行的羽鞋
          · 披上后能改变使用者样貌的斗篷(神话中是头盔)
          · 雅典娜赠送的青铜镜之盾(详细不明,但功用似乎是接近于雷达声纳一类)
          · 猎蛇之镰『Harpe』(杀死不死者)
          · 放置魔物头颅的袋子『Kibisis』(镜像结界)
          · 另外就是,在SN中耳熟能详的,Rider所拥有,驾驭天马的缰绳『Bellerophon』
          与的Saber战斗中,在使用这些宝具的同时,也在工厂中设下陷阱想直接杀死他的Master绫香,像Assassin一样作战。
          不过,在差一点就能解决对方时犹豫了一瞬。
          Saber趁此时机带走绫香撤退。
          他的Master是表面年龄看上去在十岁左右的少年。
          属于前回圣杯战争中生存下来的魔术师那一派
          但在前回的战争中,Master候补的少年成为了被沙条爱歌在身体中植入野兽的试验品,只能勉强靠医疗和魔术延续生命。(映像特典中一开始的描述是像木乃伊一样。)
          Rider在看到Master这样之后产生了对魔术师的厌恶和对少年的怜悯。
          不过怜悯很快转变为尊敬与友爱,少年也很高兴能够和Rider成为朋友。
          Rider就此沉醉在少年的天使一般的纯洁心灵之中。
          不过,召唤Rider后少年剩下的生命也消耗殆尽,七天后就停止了呼吸。
          并不是Rider下手杀掉了自己的Master。
          少年在将死之际,关于为什么选择了珀尔修斯为自己Servant一事,说
          「我真庆幸召唤出来的不是不幸的英雄,而是像你这样幸福的人。」
          「毕竟——心满意足的人所拥有的愿望不也会是幸福的吗?我认为你寄于圣杯的愿望,也会是温暖人心的。」
          少年以将死之躯,用做梦一般的口气许愿人们能够和平相处之后,停止了呼吸。
          此后,Rider就决定了把
          「赐予Master幸福。」
          「以圣杯之力将他复生,赐予他作为正常人类的幸福。」
          作为向圣杯的愿望。
          之后,他杀光了研究所的所有研究人员,带上假面以伪装成Master身份,残杀着人类参加起了圣杯战争。
          顺带一提,初期旧Fate中Rider的真名和Master的设定与上述有所差异
          真名是『忒修斯(Theseus)』
          Master设定是身患不治之症的少女。
          人设方面,不知是否是考虑到Rider(Fate、即R姐)对珀尔修斯的称赞为「出人头地的海带(二爷)」,从而在天然卷发型和潮男风格上有设定方面的相似。
          【武内的评价】
          并列在一起就彻底剧透了。(指Rider的学生装扮和暗杀者装扮在设定集里并列在一起)对自己而言算是比较少有的设定,在这点上非常中意这个角色。身着学生服时的两面性让人觉得非常有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14 23:58
            中原p站账号的作品。和苍银插画的风格差的蛮多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15 00:02
              ■S15/Rider与Master
              Rider的回忆。发生在他被召唤而来时。
              Rider的Master是外表看起来十岁左右的少年。
               上次战争中幸存的其中一派魔术师,把作为Master候补的少年,靠医疗器械和魔术强行续命。
               少年是在上次战争中被■■将兽植入体内的牺牲者,不久就将沦为活尸。
               手脚都已腐烂,内脏也都是器械。活人的部分只有胸部以上。被犹如活死人般的Master召唤的Rider,注视着作为Master的少年,
              Rider:
              「―――这样,也能算是活着吗?」
               言语中充斥着惊愕与战栗。
               他心中涌起对为了自身欲望而让少年苟延残喘的魔术师们的厌恶,以及对少年的同情。
               而Rider的这份同情,马上又化为了尊敬和友爱。
               每一次心脏的脉动都伴随着疼痛。呼吸宛如吞针般痛苦。少年周身痛不可忍,几乎没有自己还活着的感觉,就只是一味等死,然而,他却并未表现出丝毫不平、不满以及怨恨。虽然肉身惨不忍睹,少年却宛如圣人。
               少年为召唤出Rider,并与他成为朋友感到非常高兴。
              Rider也为少年如天使般的气质而倾倒。
               然而,因为召唤出了Rider少年命不久矣,七天之后,少年就将伴着钻心的痛苦死去。

              少年:
              「因为我没有朋友。」
               临死前,少年这样告诉Rider。
               虽然应该选择生前命运多舛的英雄作为Servant,但他却不愿这样做。他在自己的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任性,便是选择了「幸运的英雄」。
              少年:
              「我不想要不幸的英雄,而喜欢幸福的人。」
              「因为―――心无遗憾的人的愿望,一定,也是幸福的吧?我觉得你寄托在圣杯上的愿望,一定是美好的。」
               在临死前的瞬间,少年带着仿佛憧憬着人们都能够和平生活的微笑,就这样断了气。
              Rider悲叹着少年没有回报的人生。
               他直到最后都不曾怨天尤人,而是全身心地相信着人世的温暖,
              Rider对少年未能获救这件事,产生了极度的厌恶和愤怒。
               在这个瞬间他决定了自己的愿望。
               将幸福带给这位Master。
               用圣杯之力让他复生,给予他正常人的幸福。

              Rider照顾少年直到最后,安静地离开了病房(实验室)。监视着他们的魔术师们说道。
              研究者:
               「不必担心,先生。虽然召唤者已经死去了,但将这个假面作为模拟的Master相[Face]来使用的话―――诶?」
               他的首级被割下。
              Rider面带冰冷的表情将研究者们全部杀死,捡起了面具,融进了街市。
               没有Master提供魔力的Rider只能靠杀人来补给魔力。
               大量虐杀活人,在脏器与尸体的包围之下的Rider如此起誓。
              Rider:
              「……为了期冀着人们能够幸福的他,」
               熙攘的城市夜景映照在他眼中。
              「―――我将把你们,全部杀死。」
               铁假面上洒满血泪。
               在生前除了人世的光辉美好之外一无所知的幸福王子宛如泣血般如此宣誓。
               而同时他也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恰恰正是最玷污少年的梦想的罪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15 23: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15 23:09
                  顶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16 17:21
                    ■S08/Rider
                    Saber和绫香从桑格雷德的情报那里获悉工厂地带有可疑动向,前往那里调查。
                     工厂弥漫着血与肉,宛如锈蚀的铁的腥味。
                     自动化流水线的深处尸体堆积如山。而打扮成暗杀者姿态的Servant正坐在山的中心。
                     他便是戴着铁假面的Servant,Rider。
                    Saber
                    「这些都是你干的吧?」
                    Rider
                    「假如我说是又怎样?」
                    Saber和绫香对Rider怒不可遏。
                    Saber
                    「你忘了协定吗。肆意地屠杀,罪孽会殃及到Master。」
                    Rider
                    「啊,我知道啊。」
                    「但是,我根本没有什么会受到惩罚的Master啊。」
                     从假面下传来含混不清的轻笑。
                    Rider
                    「我是自由的。不被Master所束缚。因为他在死前的瞬间用完了所有的令咒,从而让我获得了这肉身啊。」
                    Saber
                    「你这家伙,杀了Master是吗……!」
                    Rider是杀死了Master,获得了自由的Servant。
                     因为他没有Master,为了取得维持身体的魔力便屠戮人命。
                    Rider
                    「区区魔术师竟然觊觎圣杯。就让作为英灵的我来正确合理地使用圣杯吧。」
                    Saber与Rider激烈交战。
                     持有众多宝具,在工厂设置了许多陷阱的Rider在战斗中占了上风。Rider因其首要瞄准Master而不顾Servant的战斗方式,对缺乏护身之术的绫香而言是最棘手的对手。
                    Rider把绫香推倒,之后在打算一击了结她时有了一瞬的犹豫,Saber趁此机会救下绫香,撤退。

                     这个场景也描绘出了绫香的挣扎和迷茫。
                     无辜的受害者堆积成的尸体之山,让绫香不得不直面现实。
                    绫香(M)
                    「人们……人们都死去了。」
                    「说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是句谎话。说与我无关只是托词。」
                    「因为我认识他们。其中也有我认识的人。即便没有见过面,我也知道有那些人存在。」
                    「假如就同住在一个城市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毫不相关的人。」
                     因为自己的消极,那些人沦为了Servant手下的牺牲品。
                    绫香
                    「我―――
                    「我在那时。
                     假如我能选择战斗而不是逃避的话,那些人就―――」
                     绫香逐渐开始觉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2-16 22: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16 22:26
                        我怎么感觉是惨案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12-17 01:13
                          顶_(:3」∠)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17 08:19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2-18 17:49
                              最喜欢的男女cv居然在fp里成了一队……!爆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18 18:30
                                ■S06/Caster初战
                                 未被采用的场景。只是作为“故事是这样进展下去的”的参考。
                                 舞台设立在夜晚的学校。绫香和Saber属于被袭击一方。
                                Saber因为绫香被当做目标而无法发挥实力。
                                 校舍因为Caster的远隔魔术而被异界化。
                                 对于没有装备任何礼装的绫香而言,校舍充斥着死亡的陷阱。
                                Saber不得不一边保护绫香一边与Caster战斗,最后,败下阵来。假如绫香能自己保护自己的话就不会演变至此。类似这样的场景。
                                (※假如要把这里映像化的话也有考虑用美纱夜代替Caster)
                                 学校的异界化被与Caster有着因缘的Rider的暗中活动所解除,而绫香则暂且静观其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18 21:48
                                  这张是堆糖上找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18 21: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19 01:11
                                      顶٩( 'ω' )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2-19 15:26
                                        没有要对圣杯许愿的事情。 因为此身早已被填满。 一直相信著。 世界的温情,还有人们的良善。 打倒不断残杀无数英雄们,可怕的戈耳工怪物(Medusa)时也是,救出被当做活祭品献给神罚怪物刻托的安朵美达时也是,将母亲从恶王波吕得克忒斯的魔手中救回来时也是。 就连以梯林斯之王君临后也是。 奥林帕斯的神明无论何时都守护自己,给予帮助。 父之主神宙斯,战女神雅典娜,智慧之神荷米斯於无数冒险途中陷入绝境和危险之际都向自己伸出援手,被无数的人们称颂,亦不曾被人以憎恨相向。害人的怪物与堕入邪恶之王。 他不曾怀疑那种事物是从正确的世界中脱离的存在。 无论何时,都很幸福。 即使有生命危险但也不曾挫败。 世界充满光辉,该前进的道路无论何时都很明确。 所以。 第一次看见你时也是,在得到虚假的生命以一骑从者於世显现的世界,我也确信这次自己该救的人就是你。被绑住的你。像那天那时的安朵美达一样被无数的锁链(管线)绑住身体。 只能一直躺在白色病床上的你。 虚幻的少年。 背负著一族的大愿连接著机械继续活著,完成英灵召唤的人物。 「很在意吗?」 你这麼问。 回答『我和被绑著的人好像很有缘』后和你说了星座的故事对吧。被雅典娜召至天上成为星座的此身―――英仙座的事情。 在这个极东之地是属於秋天的星座,现在是无法看到的。 现在是冬季。寒冷的季节。 虽然想和你一同外出仰望冬季的夜空,但知道对你而言那太过困难时我真的很难过。你的身体被病魔深深侵蚀,离不开这个纯白的房间。那是何等悲伤的事情啊。 你没有感受原野微风的经验。 你没有闻过海边潮香的经验。 你没有看过夜空星星之美的经验。 啊啊,那样的话――― 愿望。留到最后的一人一骑能各自向圣杯许的愿望,就决定是一起观赏秋季的星空吧。 说完之后,你大吃一惊呢。 「那麼简单的,就决定愿望吗?」 没什麼好不可思议的。 因为愿望之类的,早在被召唤以前就不存在。连星座都当上了,根本不可能会有在这之上的愿望。那麼,在被召唤后就像这样为了新认识的朋友许愿吧。 治好你的身体,一起看英仙座吧。 那麼说完后,你却不肯点头。 然后说了。 早在八年前就应该死去的自己的生命,是一族所有人像这样为自己延续的。 也有人称自己是朋友。 所以对自己没有任何愿望――― 说了「希望向圣杯,祈求更大更多人们的幸福」。 每当心脏跳动都会伴随痛楚的性命。 像是吞针一般的呼吸。 和疼痛不成比例,欠缺的生存实感。 处於今后只能等死的状态,你却那麼说。明明被无限的痛苦折磨,但却不抱怨一切的不幸与不满。丝毫不在意被腐蚀到可说是凄惨的身体,你祈求著人们的幸福。 啊啊,你才正是英雄。 大神宙斯啊,雅典娜啊,荷米斯啊,为何不救他。 此处有比任何人都适合成为星座的人。英雄。不、不对,不倚靠伤害人的暴力,只拥有神圣素养祈求人们幸福的人。 从你那里听到神明已经离开大地这件事是真的。 至少此地没有神明。 能听见圣者声音的慈悲,不存在这连夜晚都充斥光辉的都市。 「我有个愿望」 某一天,你说了。 回答『如果是我做得到的话我什麼都做』后,你笑了对吧。 希望你去看看城市的样子。 尽可能的看越多的人越好,记住,然后告诉我。 那是你微小的愿望。一想到直到说出那一句话你究竟有多迷惘,烦恼著对我说出来真的好吗,心中就觉得难受。明明不需要想的那麼严重,但你却一脸非常抱歉的样子。 明明说了没有愿望,但却出尔反尔真是对不起。 不会,这只是小事。真的是那样啊。 朋友要拜托朋友做某件事,没有必要紧张也没有必要觉得抱歉。 照你的愿望,在街上闲晃,在像是要到达天上般的超高层大楼间穿梭,眺望著宽敞公园的林木和啼叫的小鸟们,将相视而笑的亲子和欢闹的幼童们的样子记住,走了一整天。 虽然有想到用照片这种东西留下纪录是不是比较好,但你却顽固的摇著头。管线会走位,明明不要动会比较好。 「我希望,用你的眼睛去看。 照你看到、感觉到的,告诉我就好」 我照你说的做了。 将那天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你。 然后,你边咳嗽,边高兴地露出微笑。 「......我的,愿望。那就是,今天,你看见的事物」 那麼说。 你连自己都没有亲眼看过的人们都为他著想,那麼说道。 那是何等的美丽啊。 那是何等的悲伤啊。 你如此的爱著世界和人们,但在街上看到的人们又是否爱著你呢。 然后,现在。 因你的召唤显现后第七天的今天。 受到仅只继续出现在这个世上就会夺取魔力和生命的这个身体的影响,光是看著你都知道你正逐渐衰弱。只要再过短暂的时间,你的生命之火就会消失吧。 这样的话,你是无法承受取得圣杯的战争的――― 无计可施。没有任何方法。 只能像这样站在枕边,看著不断衰弱的你。 那样说不定也好。你早就无法得到医治,若你要失去性命的话,那我也和你一起消失吧。虽然不知道会回到英灵之座还是回归星座,但若是后者的话就能向神明传达声音也不一定。 你也成为星座――― 「因为我,过去没有朋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2-19 19:44
                                          Id这种东西就等我全部搬完后一次性补吧,反正没多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19 19: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2-19 20:0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2-20 07:55
                                                颤抖的喉咙。 我知道仅存无几的生命、音色、声音正被变换成言语。 圣杯战争的从者是从死於非命的英灵中被选出来的。虽然是被那样告知的,但自己并不想要那样。你那麼说下去。说那麼多对身体会不好,对我制止的话你只回以微笑。 「所以......我的人生中的,唯一的任性,就是你」 任性? 你在说什麼? 「不是不幸的英灵,是幸福的人真的太好了」 不能够再说话了。 我知道。我很了解。被不可能存在的病魔啃食殆尽的那个身体,光是像这样说话都会充满难以置信的痛苦。至少务必,希望在最后的瞬间就算一点点也好,希望你能安祥的走。 但是,你却继续说话。 对著我。 你说我是你最初的朋友,对著我珀耳修斯。 「因为―――已经满足的人祈求的,一定,是幸福的事物对吧? 你向圣杯祈求的,一定会是温暖的事物。所以,请务必......」 ―――请务必。希望人们充满和平,以及幸福――― 像是在做梦般微笑。 你说著没能成为话语的词句,离开了这个世界。 耗费浮现在左手掌的令咒,使珀耳修斯(我)"受肉"。 得到了不会嘎吱作响的骨头,平滑的肉体。 一定,是祈求著世界充满幸福。 「是吗」 五体得到崭新的骨头。 全身得到崭新的肉体。 炽热的红色血液奔腾,确切感觉得到了并非虚假乙太的肉体,认知到灵核接上了真正的心脏这一惊人的事实,我,现在看著已经死去的你的脸。 即使是用了令咒―――居然能够使我受肉。 这瘦小的身体里究竟是在哪里残留著如此庞大的力量呢。 是成遂了魔术的奥义吗,还是因你个人的素质使令咒也能够如此运用呢,这不得而知。只是,我理解你的愿望,看著死去的你。 「你、就那麼的,为大家......」 刹那。有东西袭卷心中。 想著你那没有回报的人生。 向著到最后都不去憎恨他人,相信世间温情的你,在内心低下头。 然后。对没有"拯救"你的一切,产生了骇人的愤怒。 ―――悲伤与、尊敬、愤怒,全都融解在一起。 失去所有色彩,化成连光都无法穿透的"黑色"。 「我现在,向圣杯许愿」 祈求你的幸福。 若圣杯之力真为万能,能成就距今已远去的父神宙斯都无法实现的愿望的话。那我,於此立誓。 圣者啊。 祈求人们幸福的人啊。 你――― 只有你,非得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幸福。 我不会让没有对你伸出援手的这个世界夺走你。 绝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20 22: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2-20 22:44
                                                    顶^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2-20 23:21
                                                      (⑉°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21 23:51
                                                        「什麼?」 「你的事情。沙条绫香同学」 「?」 突然,被叫了名字(全名)。 绫香一时无法作出回应,以视线投以疑问。 「向你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比较常和人在一起的。但是,你却自己选择独自一人对吧。现在也是,在教室也是」 「那种事情......」 没有。 绫香说不出来。 在下课时间也好,午休也好,放学也好,像这样上学时也一样。 虽然被搭话的就会回应,但自己主动做些什麼的,却几乎没有。 「有吧」 第二次,相同的对谈。 抬起看往脚边的视线,伊势三同学的脸就在眼前。 和明亮的发色十分相衬,一下子就博得班上女同学人气的转学生。亲近人,总是带著微笑的男孩子。 「你该不会」 瞬间,从那样的他脸上。 「非常的」 普通的明朗表情消失。 「讨厌人类吧」 满溢著无感情,像假面般冰冷般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2-22 22: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2-22 22:50
                                                            ( ̄▽ ̄)y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2-23 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