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猫吧 关注:427,796贴子:9,730,651

回复:【原创同人文】大危机——篡改历史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六、古董书桌
明天,就是出发到过去的日子了。世修回到家里,毕竟这次是一次极度危险的任务。他先跟父母说明情况,父母非常支持他的工作。随后他又到爷爷的房间里,世修和爷爷感情深厚,这种事情必须跟爷爷说明。
已经85岁的野比赤雄正在一张古董书桌上读报纸,这次的篡改历史案已经连续多日在各大报纸上报道。赤雄知道,这事涉及最大的就是自己家,因此他非常关心这起案件的进展。
“爷爷,”世修走进赤雄的房间,“我明天就要……”
“我知道,你明天就要去2112年,去保护我们家的历史不被改变了。”赤雄笑着说到。
“爷爷,我……”世修知道,与犯罪做斗争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他担心自己会不会……
赤雄看出了世修的心事,放下报纸,把他拉到书桌前,问他:“世修,你还记得这个书桌吗?”
这张书桌,是野比大雄留下来的。多年来野比家虽然搬家多次,生活越来越富裕,但是这张书桌却从来没有丢弃。虽然它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但是这是野比家的传家宝。
世修看了看这张书桌,说到:“我记得,小时候我把哆啦A梦送到高祖父那里,我和哆啦A梦就是从这张书桌的抽屉里出来的。”
“没错,就是它。”赤雄笑了,“我爷爷,也就是你的高祖父,他拯救过无数次世界,也成功帮助过其他星球的人度过难关。哪一次不是危险重重呢?而且有很多次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完成的。而且他善良正直,淡泊名利,从来不以“救世主”自居。长大的他进入环保局后,大公无私,不畏强权,拒绝受贿,毅然处理多家污染企业。哪一次不是危机四伏?你要记住:邪不压正。要像你高祖父那样,不惧危险,大胆的去吧。”
世修点了点头,“爷爷,谢谢你。”
世修出去了,赤雄抚摸着已经破破烂烂的书桌,回想起当年自己悲喜交集的一天:
那一天早上,已经84岁的爷爷把自己和父亲叫到面前,告诉自己和父亲:这张书桌,无论怎么破旧,都不许丢弃;哪里有破损,就修补哪里,这是野比家的传家宝。自己当时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当天已经买好了钻戒,准备去和心爱的女孩表白,听完爷爷的话后,自己摸了摸这个古董书桌,然后就去向她求婚了。她,是世修的奶奶。那一天,是自己求婚成功的日子,两个人原本的决定是:第二天告诉双方父母,然后安排婚礼。他本想给爷爷奶奶一个惊喜,可没想到的是一起突发事件,让自己的婚礼足足推迟了半年有余,爷爷奶奶也没能看到他们的孙媳:当天晚上,自己刚要进入梦乡,就听见爷爷焦急的声音:“雄助,小……”然后,家里就乱成一锅粥了,自己大脑中的记忆残片中只有妈妈叫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父亲在急救室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爷爷奶奶面对面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额头相碰;那两台检测仪同时发出撕心裂肺的长鸣……赤雄想到这,趴在书桌上呜呜的哭了。
世修从门缝里看到了这些,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些人绳之以法,高祖父都能做到,自己也可以。但是世修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几次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就是童年的玩伴,骨川次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12-15 00: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12-15 01: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12-15 16:01
        七、再度逃脱
        世修带着巡逻队来到了2112年,自己出生的前三天。根据规定,抓捕对象出现之前,他们必须披上隐身斗篷。世修默默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是那样的年经貌美。心里满满的感激。但是,他现在不能直接与他见面………
        医院里每一个角落都被安排了人手,世修知道:一旦出了一点点差错,都有可能满盘皆输,因此他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与此同时,骨川次郎和寺野九郎两个人已经决定:先去世修出生的那一天,除掉野比世修;如果失败了,就到哆啦A梦被送到野比大雄身边的前一天实施刺杀计划。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哆啦A梦被送到野比大雄身边。
        “局长,他们出动了。”
        “动作蛮快的嘛,”局长一脸严肃,“马上追捕,最好把他们堵截在时空隧道里面。”
        “是。”
        四支巡逻队纷纷进入时空隧道,对两人的时光机实行追捕行动。两个人见后面有时光巡警追来,面不改色,直接加速把时光机开到了野比世修出生的当天,出口设置在了产房的门口,准备等世修刚被抱出来就置他于死地。可是早已等候多时的巡逻队立即甩掉隐身斗篷,几十条枪纷纷打向两人的时光机。两个人措手不及,开始了疯狂的逃窜,时空巡警的巡逻队在后面紧追不舍,医院里瞬间大乱。
        “该死的,没想到他们早有准备。”
        “没办法,先别管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先逃吧。”
        两个人撞破医院墙壁,横冲直撞,把大街搞得一塌糊涂,人们纷纷逃窜,时空巡警紧追不舍。这件事不久就惊动了警方,警察局随即派出人手协助时空巡警抓捕两人。警方撒下了天罗地网,本以为可以顺利将两人抓捕归案,不想警方只找到两台空无一人的时光机,骨川次郎和寺野九郎不知去向。
        两人再度逃脱的消息很快就被报告到局长那里。局长想了想,根据世修的说法,下一步,他们极有可能是去了世修十岁的时候。于是,他命令世修带领的巡逻队,到世修十岁生日的前一个月。如果期间有突发事件,将会用另一支巡逻队解救。接到命令的世修随即带领巡逻队到了指定的时间。
        用时光皮带成功逃脱追捕的两个人到了世修十岁生日那一天,他们计算好了日期:再过七天,就是哆啦A梦被送到野比大雄身边的日子。也就是说,错过这个机会的话,再想动手就非常困难了。于是,两人决定:在这个时间内除掉哆啦A梦。
        他们拿出备用的时光机,开始寻找哆啦A梦。可是,他们找了半天,野比家除了一个蓝色的非常像狸猫的机器人和一个戴着蝴蝶结的黄色猫型机器人外,根本没有哆啦A梦的身影。原来,他们并不知道:当年快三岁的世修在为了感谢哆啦A梦而为他做泥塑时,不小心下错了指令,导致了哆啦A梦的耳朵被机器老鼠啃掉了,打击过大的哆啦A梦又误饮了“悲伤之源”导致自己哭了三天三夜。以至于身体变成了蓝色。
        “你算好时间没有啊?”
        “这个……根据文件上记载的……哆啦A梦是在一周后才被送到野比大雄身边的啊。”
        “会不会是他们提前动手了?”
        “怎么可能?他们提前动手的话……”
        两人还没说完,就看到时空巡警的侦查眼在面前晃悠。
        “被发现了,逃!”
        两个人又开始了逃窜,时空巡警的巡逻队紧追不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12-16 00: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12-16 00:29
            顶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12-16 10:19
              ding


              回复
              41楼2017-12-16 18:15
                八、小世修的危机
                骨川次郎和寺野九郎两个人在前面逃,时空巡警的巡逻队在后面追。寺野九郎突然发现:地面上有一个十岁左右小孩,便立刻用时光机的机械臂抓住了他,得意的对空巡警说到:“你们要是再过来,这个小孩就没命了!”
                时空巡警傻眼了,世修惊讶的发现,这个场景非常熟悉。他猛然间想起,那个孩子就是自己,这是自己最不想回忆起的痛苦记忆。
                十岁的世修已经吓得哇哇大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被坏人抓住。世修看到自己哭的梨花带雨,自己当时恐惧、无助的感受一下子涌上心头。顿时,对这伙人的愤怒冲昏了自己的头脑。“你们这群……”世修头上青筋暴起,拳头攥的嘎嘎作响,“**!”他豁出去了,跳上一架警用飞行艇就向两人的时光机冲了过去,按下了机枪的扳机。
                寺野九郎怎么也没想到,时空巡警里面还有这样疯狂的人。就在他犹豫的时候,骨川次郎的时光机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坠落了下去。这时候,世修惊讶的发现,刚才一通疯狂的扫射,现在飞行艇已经没有子弹了。愤怒的世修直接将飞行艇向寺野九郎撞了过去,寺野九郎慌忙对世修的飞行艇开火,奈何警用飞行艇外皮装甲异常坚固,普通的子弹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当他准备用激光弾的时候,世修的飞行艇已经近在咫尺。世修愤怒的喊到:“**!我跟你拼了!”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寺野九郎的时光机被撞得四分五裂,机械臂也放开了已经哭的没有力气的小世修。
                “不好!”巡逻队的副队长发现,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小世修性命难保。他随即用另一架飞行艇冲过去救小世修。这时候,他发现一个蓝色的机器人用竹蜻蜓飞快的冲了过来,一把接住了小世修,机器人和小世修一同落入了旁边的池塘里。时空巡警慌忙将两人救起。另一方面,世修驾驶的飞行艇已经严重受损,世修已经晕了过去,寺野九郎也在这次猛烈的撞击中受了重伤,被警方抓获。然而,骨川次郎却趁乱再度逃脱。
                世修醒来,已经在医院里,爷爷赤雄正在一旁看着他。
                “爷爷,我……”
                赤雄笑了,“世修,你做的很好。没给你高祖父丢脸。不过有一点现在必须要你知道了:现在你们的任务是,”赤雄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脸严肃的说到:“抓捕骨川次郎。他是篡改历史四人组的重要成员。”
                什么?!骨川次郎?那个童年的玩伴?世修一脸惊讶的看着爷爷。但是从爷爷的眼神中可以看出,爷爷没跟自己开玩笑。世修满脸为难,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赤雄看出了世修的为难之处,拍了拍他的肩膀。“世修,知道你高祖父在面对相同事情的时候是怎么做的吗?”
                “这……可是……”世修为难的说到:“现在的情况有些严重:篡改历史罪本人最高可被判……;而且不光涉及本人,全家都有可能被世代终生禁止单独使用时光机……骨川次郎怎么这么糊涂啊。而且局长已经向全世界的各大媒体表态了,绝不对他们从轻判决……”世修说到这,眼泪不断的往下流,他现在非常为难。因为这起篡改历史案因出现了污染企业而惊动了全世界,不光局长对此非常重视,世界各国媒体均在跟踪报道此次案件的进展。而且他知道:局长下了死命令,不允许对他们从轻判决;并通过世界各国媒体表示要对篡改历史的人严惩不贷。难道骨川次郎真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12-17 00: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12-17 00:36
                    顶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12-17 11:10
                      九、天网恢恢
                      赤雄看出了世修十分为难,便拿出了一个本子递给世修,“世修,这个本子是你高祖母的日记本,上面清清楚楚的记载着你需要的东西。就在第二十五页,你看看吧。”世修打开日记本,上面是这样写的:
                      ×月×日 晴
                      今天,大雄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如果骨川太太来了千万不要给她开门。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温顺随和的他为什么会突然跟我说这些话。和他结婚这么多年,他这是第一次如此严肃的跟我说话。放下电话后,我有些担心:会不会他因为小时候小夫经常排挤他而产生极大的怨念,现在他晋升为环保局长,有很大的权力了,借此机会向小夫打击报复。可是这不是他的性格,会不会权力使他丧失了本性?还是现在要通过手里的职权对小夫实行猛烈的报复?我不敢相信大雄是那种人。
                      晚上,大雄满脸愁容的回来了,似乎有很大的心事。晚饭后,我向他询问了情况,没想到大雄遇到了及其为难的事。小夫居然开办了一家污染极其严重的工厂,事情败露后小夫想通过和大雄的朋友关系蒙混过关,还向大雄开出了巨额贿赂,被大雄断然拒绝。毅然决定依法处理小夫的工厂。大雄怕骨川太太会因为这件事找我的麻烦,所以才让我对她闭门不见。
                      大雄一直是这样牵挂着我,我当时便表示会一直支持他的工作,并且会保护好自己。他很用心的跟我解释了这么做的缘由:自己身为环保局长,是良好环境的守护者;自己的身份容不得自己徇私舞弊。随后他抱着我哭了,一次又一次的叮嘱我一定要注意安全。能嫁给一个时时刻刻牵挂着自己,宠爱着自己的好老公,我应该是最幸福的人了。但是我知道,处理了小夫的工厂,让小夫的公司在自己手里损失惨重,他心里一定非常难受。
                      世修读完日记,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掉。他看了看爷爷,坚定的说到:“爷爷,我明白了。我会向高祖父学习的。”
                      赤雄点点头,“世修,你要记住:作为一名警察,无论何时都不可以徇私枉法、受贿舞弊,一定要大公无私、公正廉明。只有“正直无私”这才是为人之道。野比家世代都是这样,这种高尚的品质不要在你这里断了。”世修点了点头。
                      世修回到了工作岗位上,马上投入到对骨川次郎的缉捕工作中,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大公无私,绝不给高祖父丢脸。世修以副局长的身份派出了多支巡逻队,布下天罗地网,全力搜捕骨川次郎。
                      时空警察的大规模搜捕几乎让骨川次郎无处藏身,他现在有家不敢回;公司不敢进。到处都可以看到时空警察的巡逻队和侦查眼。目前,在自己身边的时光机只有一台了。到底要不要去过去阻止自己的愚蠢行为?以后要怎样面对世修这个童年的玩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骨川次郎正在桥洞下想着到底该怎么办。偶然间他一抬头,发现自己已经被侦查眼包围了。他立刻跳上仅存的一台时光机逃遁……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平时养尊处优的骨川次郎连一顿像样的饭都没吃过,每天都提心吊胆,四处逃窜……他再也受不了了,对野比一家的怨念也逐步加深。
                      骨川次郎躲进了阴暗的地下室,他用电脑不断地计算搜索着。突然,他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野比大雄是一个“宠妻狂魔”,他对静香不是一般的好。特别是和静香喜结连理之后,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六十年有余居然没吵过架。骨川次郎心想:如果杀死静香的话,野比大雄一定会一蹶不振;为了不让历史改变过大,可以在雄助结婚前几年动手。这样野比大雄身上有父亲的责任,他不会抛下自己的孩子而跟静香一起去的。他就会在极度痛苦中度过余生,这样野比大雄就会生不如死,自然无暇顾忌工作上的事,或许这样就可以保住工厂。而且五十多岁的他见到童年静香居然哭了。或许,能成功……
                      骨川次郎想到这,得意的自言自语到:“就这么办。”
                      “就怎么办啊?”背后传来世修冷冷的回问,随即几个冰冷的枪口已经抵在了他的头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7-12-18 00:01
                        预报:本同人文明天大结局
                        题名为:十、正义的审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12-18 00: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12-18 19:49
                            十、正义的审判
                            骨川次郎落网后,此次篡改历史案相关人员全部抓捕归案,下一步就是依法对他们进行审判。
                            由于此次案件惊动了全世界,经过多方面的研究,最后决定:审判团由联合国时空警察局、国际刑警联合组成,在日本东京公开审判,并全程向全世界直播庭审过程。
                            法庭上,世修以公诉人的身份宣读了对四人的诉讼。面对如山的铁证,四个人依然拒不认罪,庭审一度陷入僵局。审判长决定:休庭
                            休庭期间,局长找到了世修,“世修,你辛苦了,不过现在他们拒不认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啊。”
                            “局长,我明白。骨川次郎的性格我了解,他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拆了南墙继续走的人……我现在没有办法让他认清自己的罪行。”
                            “世修,”局长拍了拍他的肩膀,“下午再次开庭的时候,你掌握的证据依然是重要依据。而且,万不得已时,会当庭使用‘诚实电波’,让他们亲口说出自己都干了什么。”
                            就这样,庭审时间长达一个多月,在此期间,世修当庭出示大量证据,每一件都直指四个人的非法行为。最后,审判团得出结论:证据确凿有力,不容抵赖。四人均有罪。择期判决。
                            由于这一起案件对野比家影响非常大,赤雄和世修的父母都要求出席判决现场。世修同意了他们的要求。
                            这一天,是对四人组判决的日子。世修穿好正装,带着爷爷和父母出席。世界各国媒体纷纷来此进行现场报道。
                            法庭上,审判长高声宣读对四个人的判决结果:被告人寺野九郎,犯篡改历史罪、进行生殖性克隆人罪、故意杀人未遂罪、故意伤害罪、危害公共安全罪。数罪并罚,判处绞刑,剥夺时光机使用权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其家族世代终生不得使用时光机;被告人骨川次郎,犯篡改历史罪、纵火罪、故意杀人未遂罪、危害公共安全罪。数罪并罚,判处注射死刑,剥夺时光机使用权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其家族世代终生不得单独使用时光机,需要使用时光机时,须有时空巡警跟随,且每人每年使用时光机频率不得超过三次;被告人沃尔瑟犯篡改历史罪、盗窃罪、故意杀人未遂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不得减刑及假释,剥夺时光机使用权终身;同时,其家族世代终生不得单独使用时光机,需要使用时光机时,须有时空巡警跟随,且每人每年使用时光机频率不得超过五次。沃尔瑟下属犯篡改历史罪、故意杀人未遂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时光机使用权终身。
                            判决书宣读完毕后,台下掌声,哭声响成一片。赤雄热泪盈眶,自己家族的历史免遭改变,恶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几日后,寺野九郎和骨川次郎在东京伏法,世修面对骨川次郎的遗容,想到了童年时的点点滴滴,不禁眼泪流了下来,滴到了手里历史修正后记录高祖父一生的文件上:
                            野比大雄,日本东京练马区人。性格正直善良却比较懦弱。小时候成绩很差,受到同学源静香的鼓励后发奋图强。学习生活虽然坎坷但也充满乐趣。与源静香,骨川小夫,刚田武,出木杉英才关系非常要好。因出木杉英才经常与静香在一起学习,因此视之为“情敌”,与他亦敌亦友。10岁时遇到哆啦A梦,产生深厚的感情;后因上大学需要住校而不得不分离,分离后仍保持着紧密的联系。童年时经历过多种多样的历险,培养出坚强的意志。成年后进入环保局工作,后晋升为局长,大公无私,查处多家污染企业。于24岁时与源静香结婚,25岁儿子野比雄助出生。与妻子恩爱一生,举案齐眉,创下了夫妻生活六十年有余没有吵架的记录,拥有着“宠妻狂魔”的绰号。于84岁时与妻子同时去世。
                            这时候,赤雄拍了拍世修的肩膀,笑了,“你就像你高祖父那样,多愁善感。当年他自己都说:‘本想回去看看儿时的回忆。没想到见到妻子童年的样子的时候,就想到了自己一去不复返的童年以及和妻子多年的幸福生活,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没想到,骨川次郎居然以为是自己的计划成功的结果。”
                            世修点了点头:“我想,我现在的心情跟高祖父当年处理了骨川次郎高祖父的工厂时的心情是一样的……”
                            又过了几天,骨川家族公司被公开拍卖,一家如日中天的企业就这样轰然倒台……
                            此次篡改历史案至此告破,世修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12-19 00:02
                              此文已完结,申精
                              @幸福的铜锣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12-19 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