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095贴子:3,629
  • 25回复贴,共1

【永恒的花火】第六十话 骑兵IV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2-06 19:17
    新女主登场。【别兴奋,看到最后再说】
    ==========================
    艾克乌斯族的王有三个妻子。

    称作一之妃、二之妃、三之妃。

    生下穆吉奥的是二之妃。
    生下长男的是三之妃。
    生下三男的是一之妃。

    基本上是数字越小,门第与本人的立场越高。

    这次,生病的是产下长男的三之妃。



    “呼姆……”

    尤利娅为三之妃触诊。
    接下来检查喉咙,确认心脏跳动。

    最后是去“看”灵魂。

    “治的好吗?”
    艾克乌斯王担心地注视着尤利娅的诊察。

    尤利娅点头。

    “是的。算是。要治疗了……请大家先离开。要进行秘仪。”

    尤利娅这么一说,阿尔姆斯与艾克乌斯王离开了毡房。

    确认过所有人都离开房间后,尤利娅转向三之妃。

    “你不是得病了。这是诅咒。而且是非常巧妙的。并非即效性的,而是慢慢侵蚀身体的麻烦的诅咒。有拿着什么诅咒的媒介物吗?”
    “诅咒……吗。媒介之类的东西……”

    三之妃拼命回想。
    但是想不到诅咒的媒介物。

    “在病发作之前……那两三个月前得到的,现在也用着的重要东西有吗?应该是你平日也在用的东西。”
    “即便这么说也……”
    “那么,从一之妃或二之妃那里得到的东西呢?”

    尤利娅逼问三之妃。

    “这个吊坠是从二之妃那里得到的。是新年的贺礼。使用了自德莫尔伽尔王之国开采的石榴石。”

    三之妃佩戴着绿色光辉的宝石。
    尤利娅接过来,闻着气味确认。

    “不是这个。其他呢?一之妃的贺礼呢?”
    “这个枕头吗?”

    尤利娅接过枕头,闻气味。
    然后皱起眉头。

    “很臭呢。”
    “对,对不起……”
    “不,不是说那个,是诅咒意义上的臭味。这个,可以割开吗?之后再缝好就好了。”

    那是高价的东西。
    将其割开,当然是无法复原的。

    “没关系。”
    “我明白了。”

    尤利娅取出小刀,割开枕头。
    检查其中的羊毛。

    尤利娅将手伸入羊毛中,揪出臭味的源头。
    取出的是蜈蚣的死骸。

    “蛊毒吗……典型的诅咒呢。但是好像用多种药物控制了效果。巧妙地隐藏着气息。姑且施加个咒返。嘛啊,死的也是施加咒术的咒术师,委托人不会有事的。”

    尤利娅将蜈蚣放入口袋。
    然后从药箱中取出多种药草,制作药。
    做出了药丸,是便于保存的草丸。

    “三十个,每日服用一次。凭借其净化作用,可以进行回复。之后就是好好吃饭、睡觉以恢复体力。再有的话。关于咒术……就全部交给你自己了。”

    并不打算陷入后继者问题的泥潭。
    一头突入进去可就麻烦了。暂且交给三之妃吧。

    尤利娅这样判断。



    “发生了这样的事。”
    “哈啊,继承人之争在哪个国家都很辛苦啊。”
    “真的呢。虽然不是像我们国家一样的问题,艾克乌斯族也有很多问题啊。”

    我跟尤利娅边饮酒边聊。
    因为说是重要的话屏退了旁人,不需要使用敬语。

    并不是说艾克乌斯族的后继者多就一定会有问题。
    要说的话问题的重点在于妃子的性格吧。

    尤利娅和忒特拉,没问题吗?
    也不光是别人的事啊。

    “但是啊,一般不是应该瞄准长男的梅切尔先生的吗?不然瞄准婴儿也会容易一点。”
    “想的很好啊。但是警卫很森严。”

    原来如此。不得已而为之吗。
    而且考虑到只有三之妃被施加诅咒,可能想的太急了。
    是亲戚擅自施加的诅咒,原本没有诅咒的计划也说不定。

    “而且在艾克乌斯族中女性地位比罗萨伊斯王之国中更高。母亲的发言力很大。是因为这个吧?后盾死了就好对付了。”
    “确实,比起高风险、高回报,还是低风险、低回报来的安全。”

    我也是慎重派的所以理解。
    但是时间有点久吗?

    啊,因为太强的诅咒很快就会暴露吗。诅咒也很难啊。
    意外地不适合暗杀。

    “那家伙怎么样呢。穆吉奥。”
    “啊啊,和阿尔姆斯共度昨夜的人?”
    “说法真糟糕,说法啊。虽说没有错。”

    喝到天亮倒是真的。

    “这么说来,约定了明天是介绍新的马匹吧?然后在那之后交涉。”
    “啊啊,是啊。暴龙的鳞与牙的分配也是在明天。”

    希望能早点完成交涉。
    虽然罗萨伊斯王的鹰邮说现在还没有什么大动作。

    “我觉得白马比较好呢。”
    “白色……嗯,我比较喜欢黑色或红色啊。那样比较帅。”

    而且我又不是王子。
    也就是豪族。不适合白色的。

    “那么,我这就回去睡了。”
    “住下来也可以哦?”
    “笨蛋,会变成大问题吧。这边的继承者问题放到日后再闹吧。”

    我拉过尤利娅,贴上双唇。

    “那么,明天见。”
    “嗯。”



    “那么首先来开始分配暴龙吧。嘛,二等分就可以了吧?”
    “啊啊。问题在于心金与逆鳞。怎么分?不能切开吧。”

    心金是龙心脏部位的特殊金属。
    以特别的加工法与大马士革钢混合,便能完成龙·大马士革钢。

    但是能够锻造的只有沙漠之民。到手了也用不了。

    逆鳞是龙鳞之一的逆向生长的鳞片。
    比起其他鳞片更柔软,是弱点。

    色泽很美丽,作为装饰品价值很高。

    “其实最近打算结婚了呢。想要逆鳞。好吗?”
    穆吉奥指着逆鳞说。

    打算结婚这点我也一样……但是忒特拉那时是什么都没送。
    所以单单送给尤利娅不太合适。

    好吧。

    “明白了。我要心金吧。”
    到艾因兹先生那儿换钱也可以,拿到哪儿去加工也行。

    老实说暴龙是怎样都好。
    这家伙的牙爪鳞片是铁一样地坚硬,但是很难加工。

    用在铠甲上是正合适。

    但是没法确保数量的时候,作为防具就是不合格了。
    比起那边更想要马。

    代替那个废马的马。

    “那真是多谢了啊。作为代替。尽管挑吧。”
    “抱歉啊。货款是……”
    “不用了。原本也是我的部下没发现的缘故。”

    穆吉奥带我去马小屋。

    “有什么要求吗?”
    “是呢。毛色最好要红色或黑色。性格要勇猛的家伙。之前那家伙虽然老实但是跑了。”

    也有要使用黑色火药的关系,逃跑的家伙是论外的。

    “勇敢呢……那样的大概性情粗暴,可以吗?”
    “关于那个就先看看考虑一下吧。不行的话再说吧。”

    这么说着的时候,到达了马小屋。

    “特别收集了良马来。左边四匹是繁殖用的没有去势的雄马。右边七匹是去势了的。挑喜欢的吧。”

    我从左到右观察马。
    首先是没去势的马。

    性子粗暴……这些家伙们遭到咆哮好像也不会逃跑。
    但是呢……

    “不行啊。骑不了。”
    或者说都是一脸的“我骑你啊!”的表情。

    我的骑马技术说不上不好,也说不上好。

    落马死了可就讨厌了。

    接下来看右边的七匹。
    性子老实,脚速也快。

    虽然不坏……

    “嗯,没什么亮眼的。没有其他了吗?”
    “对面的马小屋。姑且那边也准备了。”
    我走向穆吉奥指的马小屋。

    “这边的是雌马。但是比起刚才的家伙还差啊?”

    呼姆,确实,看起来比那边的名马劣化几等。

    但是我追求的不是脚速快的马。而是关键时不会逃跑的马。

    “能放出稍微大点的声音吗?”
    “没问题。”

    我拿出了投掷弹。【癇癪玉】
    本来是想着在狼群袭来的时候招呼上去的。

    尽情地摔在了地上。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穆吉奥都吓呆了。

    同时马群嘶鸣,闹腾着。
    花了几分钟才平静下来。

    “喂,是那样巨响的话一开始就说啊。如何,结果出来了吗?”
    “啊啊,这家伙不错。都没吓到。”

    我指着赤马。
    颜色也不错。

    “那家伙吗……放弃比较好啊。那家伙,面部有着黑色斑点的纹样不是吗?传说有黑色斑点的马称作恶灵。而且那家伙的母亲生下她之后就死了。最近马小屋也发生了火灾,不知为何只有那家伙活下来了。”【衔蝶、踏雪、垂珠、恶灵】
    “那为啥还放在这儿啊。不是说给我选择才收集来的吗?”
    “不,是neta哦。懂的吧?”

    不懂。你是高中生吗?
    嘛啊,和我同岁放到日本确实是高中生的年龄就是了。

    “嘛啊,既然都决定了就决定了吧。而且那终究是迷信吧?再说幸存下来不就说明了力量强吗。”

    看脸来判断有点可怜啊。
    但是明明不吉利,为什么养大到现在呢?

    杀掉不就好了。

    “那家伙的双亲是名马啊。那家伙自己的能力也很高。为了繁殖用而养大了。嘛啊,你想要的话也行啊。死了也别抱怨啊?”

    死了的话就没法说话了啊。

    “要在哪里能试乘一下吗?”
    “是呢。相性不好也是问题啊。”
    “正是。无论女人还是马都是要骑骑看才能明白呢。况且这家伙是雌马。”

    虽然一脸得意,但是说的根本不好听吧?



    “不坏啊。嗯。”

    我挑选的不吉马跑的相当好。
    装上不习惯的马鞍和镫的时候也一点没闹。

    放心地坐下。

    “你的名字怎么办呢?嘛啊,之后再取也好。首先就叫‘无名’吧。总比不吉马要好。嗯?为什么停下了?”【勇者马】

    无名突然停下了。
    怎么都不肯动。

    仔细看看,发现在前面茂密的草丛中有黑块在动。
    那是……
    那不是狼吗。

    为什么第一次乘坐就撞到狼了。在这样的大白天,还就在艾克乌斯族首都附近。

    你,莫非真的运气差啊?

    “嘛啊,也罢。还有投掷弹呢。”
    我没有与缩小包围网的狼群错开视线,从口袋里拿出投掷弹。

    “去,去那边。”

    扔出了投掷弹,狼群吓坏逃走了。
    其中也有缩成一团,动弹不得的狼。

    这么一看还挺可爱呢。

    “那么,快逃吧。什么,别在意。说不定是我的运气差的缘故呢。”

    就这样我们平安回到了艾克乌斯族的首都。
    那么,接下来是外交交涉呢。
    ========================================
    并不会人化的。
    慎重起见提前说了,阿尔姆斯并没有兽X的姓癖。

    难得这次有机会,向大家募集“无名”的名字吧。
    如果有好的这边就会采用。没有的话就自己考虑了。
    【看出来了吗?新女主是谁?】


    回复
    2楼2017-12-06 19:18


      回复
      3楼2017-12-06 19:28
        哦吼 第二吗!


        收起回复
        4楼2017-12-06 19:29
          謝謝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06 19:51
            赞一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06 20:04
              这是在暗示某只 很能吃 又矫情的驴么?


              收起回复
              7楼2017-12-06 20:22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06 20:47
                  没看出有新女主啊


                  回复
                  9楼2017-12-06 21:30
                    感谢翻译


                    回复
                    10楼2017-12-06 22:0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2-06 23:01
                        身為獅鷲之子(誤)啪馬沒問題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06 23: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2-07 01:32
                            新女主。。。。。我感受到了作者和翻译君慢慢的恶意


                            回复
                            14楼2017-12-07 01:41
                              未婚妻?绿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07 07:43
                                不行啊看不出來,能劇透一下新女主嗎?馬不會人化難道是狼?


                                回复
                                17楼2017-12-07 10:11
                                  那只馬就是新女主,但是沒有戀愛關西,下一個女主大概要生完小孩才會出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07 13:18

                                    但并非绝对是!


                                    女【性的】主【要】角【色】,所以才叫做女主角【heroine】。
                                    比如死神、勇者、火轮、极星,虽然有女主角但是压根就没有男主角,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感情关系。
                                    扯这么一堆是想说什么呢?就是想说14、18楼你说对了!【手动滑稽】


                                    回复
                                    20楼2017-12-07 18:03
                                      封面是核爆默示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07 23:06
                                        我去。这马不会上位了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11 08:19
                                          骏鹰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2-08 16:26
                                            的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12-07 1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