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28,874贴子:1,324,493

暮之泪(主强梧暮云,副朝暮、紫白)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暮之泪


(主强梧暮云,副朝暮、紫白)



为什么超过100万的华人留学生都选择UAKA来充值微信,支付包,苹果手游呢? 新用户送10美金,限量100份!
2018-01-20 21:22 广告
“你说什么?焉逢居然把白衣带来了?还想让他加入飞羽?我不同意!”
强梧看着明显强压下火的祝犁问。
焉逢他是不是忘了,忘了商横、朝阳、游兆是怎么死的?忘了飞校羽的誓言?他怎么能让白衣那个**加入飞羽
“焉逢已经去找丞相了!”
强梧祭出伏魔弓向外走去。脑中是游兆、朝阳、商横惨死的场景。愤怒占据了他的心,以至于他忘了那两个字“快走”…
强梧找到暮云时,那个白发白衣少年正靠在亭柱上静静的睡着。阳光洒在少年身上,给少年蒙上了一层温暖的金光。
暮云的脸很精致,连女人都为之嫉妒,却不显的女气,在尧汉,骁月,苍梧族绝对找不出第二个。嘴唇微微凸起,使暮云看起来很可爱 。军训一个奶猫一样,让人不由的放慢脚步生怕打扰了这幅画面。
少年猛的睁眼,侧空翻躲着强梧射来的箭。
“是你?”
暮云皱了皱眉,他不想对哥哥的战友出手。
“白衣,今天我要为朝阳他们报仇!”
强梧恨死这张脸了。都是因为他朝阳他们才会死。白衣,你该死,你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先更一点,其他的晚上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02 15:20
    坐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02 15:35
      红色的剑气是一次又一次挡住强梧的箭。
      “住手!”
      焉逢赶来 挡在暮云身前,护住暮云。
      强梧,暮云他是我弟弟,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孩他。”
      “那朝阳他们呢?你忘了他们是怎么死的吗?你让他留在飞羽,你对的起他们么?”
      强梧,等所有事情结束后,我跟暮云会给你个交代”
      “你”
      强梧气的转身就走。
      “哥,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焉逢笑着把弟弟的头发整理至耳边,
      “暮云,你要记住,天塌下来,有哥哥替你顶着”焉逢犹豫了一下
      “丞相已经答应你留下来了,但你要接受公开的鞭笞,我知道这对你来说…”还不等焉逢说完,
      “我愿意,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暮云!”
      焉逢把暮云搂进怀里摸着那不属于少年这个年龄的白发 他的弟弟,堂堂铜雀之首的白衣尊者,从来那么高高在上、孤冷高傲,如今却要为了他接受公开鞭笞。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02 16:04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02 17:17
          私设:
          1耶亚西不是归元之烛,她就是一个普通人。
          2此文没有兰茵,在这里设定是母亲帮暮云摆脱了心魔。
          3横艾不喜欢焉逢,对焉逢只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
          4这里暮云只是一个只有16岁的孩子。


          因为本文中的暮云只是个孩子,而且在紫衣的刻意引导下暮云只是一个单纯不懂人情世故的奶娃娃,所以他受了委屈会哭,开心时会笑,喜欢谁就对谁好,不喜欢谁他也不会对那个人有好脸色看。他不会隐藏自己的情感,有什么就会表达出来,他很单纯就像初生的婴儿一样纯洁,所以飞羽的人会被这样纯净的暮云吸引,但后来朝阳他们、尧汉将士,被暮云所杀,他们愤怒的想要杀了暮云,恨他为什么杀了那么多人。知道这些都是紫衣设计的后,这些恨也就没有了。剩下的就只有心疼。所以在暮云来到尧汉时他们才会那么容易的“原谅”暮云。暮云是个单纯的孩子,他的想法很简单,所以他不会想着自己一个人承担,在他真正的接受飞羽后,他会选择跟他们商量,。


          哈哈,楼主好脑洞,这篇文我追定了,默默的问一句,是甜文吗


          暮云脱下白衣,露出晳白的肤色,毫无尊严的跪在邢台中央。
          那弱小纤弱的身影,让人不禁怀疑他是否能承担住108鞭噬魂鞭,噬魂鞭打不仅是身体,更是灵魂,
          邢台周围已经围观了众多尧汉将士,纷纷议论着邢台上的绝美人儿。
          “。没想到骁月的第一高手铜雀白衣居然是这么一个纤弱的美少年”,
          “早就听说,骁月的白衣尊者徐暮云,是个千年一遇的美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么个美人,居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造孽啊!造孽啊!若是我的儿子还活着,恐怕也跟这个孩子差不多年龄大吧。”一个年龄稍大的将军说道。
          听到这个声音,大家都沉默了,看向刑台上的人,是啊!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而已。
          “行刑!”
          丞相公羊硕。暮云能感觉到背后的人慢慢走近,以及男人眼中的恨意,这人正是强梧
          啪!
          第一鞭,暂白的皮肤上瞬间多一道鲜血淋淋的伤口,如同洁白的雪景中多了那一抹红色,那么刺眼。越美东西就越是让人想破坏,暮云病态的苍白,更是加重了人们的施虐感。
          暮云从小就是被父母及哥哥宠着长大的,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即使有时候闯了祸,也是哥哥帮他背黑锅,后来,到了云舞阁,更是没有人向他出手,犯了错,向紫衣撒个娇也就过去了。紫衣也没从真的罚过他 ,
          只除了那次……
          刚开始暮云还能忍着。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可是才区区几鞭,就有些受不了。
          痛。真的好痛。不用看,暮云也能想象想的到后背的惨状。
          噬魂鞭抽打的不仅仅是身体,更是灵魂,那深入灵魂的疼痛,好想让暮云回到那一天…
          一向宠爱自己的义兄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过来……自己的血溅湿了他胸前的紫衣……
          “啊…嗯…啊,…”暮云毕竟只是个孩子,即使再坚强也到极限了!
          白晳的肌肤已经布满了血痕,严重的已经见骨,鲜血染红了噬魂鞭,也打湿了暮云仅剩不多的白衣。
          暮云的脸色已经苍白的可怕。精致的脸庞因为痛苦扭曲着。
          此刻的白衣尊者孩子般的哭泣着。让人不由的心疼 。
          就连祝犁,尚章都低下头不忍再看。焉逢死死的盯着暮云,手狠狠的握着,丝毫不顾正在流血的手。
          焉逢,你好好看着,都是因为你的没用才会让暮云如此。
          “唉!虽说这白衣是罪有应得,可这也太狠了吧,他毕竟是个孩子啊!”
          “是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谁对谁错?谁能说得清楚呢?”
          那个老将军,看着邢台上的暮云“是打仗就会有人死,这个孩子没有错,我们也没有错。错的是该死的战争”
          这句话不知说给公羊硕听,也不知是说给强梧听。
          强梧握住噬魂鞭的手在发抖。
          你也会疼么?可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被你杀死的人,他们疼不疼?那些活着的人他们失去亲人、战友他们疼不疼?你知不知道我比你更疼,我的心很疼。你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为什么?你为什么还活着?你如果死了该有多好。这样,我就还是原来那个强梧。你该死,你不应该活着,你活着,所有人都会痛,所有人都变得不像自己了,焉逢,为了你放弃了飞羽的誓言,祝犁、尚章居然有了以前从来没有的不忍,你让我们飞羽变得不像飞羽了,你果然是个祸害,你应该死……
          一百零一,最后一鞭,强梧好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竟生生把噬魂鞭弄断了。
          “啊!”
          一道长达十厘米的伤口覆盖了密密麻麻的鞭痕,这一鞭露出了皮肤下的森森白骨,即使后背已经血肉模糊但那被鲜血污染的洁白白骨也清楚可见。
          暮云终于撑不住了,吐了口血,昏了过去。
          “暮云”
          “冰块儿!”
          三个声音一起响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02 19:58
            2018-01-20 21:22 广告
            顶一个


            这里有句话是为后面虐做布垫大家猜猜是那句?


            继续继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2-02 23:26
              果断收藏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02 23:40
                新人报道!楼楼还有吗?很好看的!继续更!楼楼冒昧的问一句能结完吗?


                最烦强吾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12-03 00:02
                  预告
                  徐暮云,你是本尊打造的最完美的艺术品,就应该毁在我手里!”
                  “暮云,你乖乖的听我的话多好,非要把自己弄成这样?”


                  这对cp辣眼睛啊


                  焉逢飞身上前,将暮云搂进怀里。手 触摸到了一股温热的,硬邦邦的东西。
                  。 。 低头一看是他弟弟鲜血般的白骨,
                  “暮云,不要睡,不要吓哥哥,暮云”
                  “暮云!”还是晚了一步吗?自己和耶亚西,听说暮云接受了公开鞭笞,就赶紧过来,结果刚来就看到暮云满身是血的倒在焉逢怀里 。
                  耶亚西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他从来没见过伤的这么重的暮云,那么虚弱,那么无助,铜雀白衣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他怎么受的了?公开鞭笞,是多么大的侮辱。
                  暮云…徒维心疼的看着暮云,
                  “先把暮云交给我”徒维抱起暮云向自己房间跑去。
                  啪!
                  耶亚西狠狠的打了焉逢一巴掌。
                  “焉逢,你就是这样保护冰块儿的吗?你不是说你会护她周全的吗?你不是说什么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好好照顾他的吗?他现在被伤成这样,你对的起你母亲对你的信任吗?”
                  听到母亲这个词,焉逢想起了母亲说过的话:
                  朝云,好好保护暮云,不要再让他受伤了,在这个世上他只剩下你了 。
                  “可是,他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
                  焉逢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如果不这样,尧汉的人是不会接受暮云的。
                  啪!
                  耶亚西又甩了焉逢一巴掌。
                  “错?焉逢你是他哥哥,他即使跟着坏人学坏了,做坏事了,也有你的责任,你应该教他,引导他,而不是一味的说他错了,他愿意接受公开鞭笞,只是因为他在乎你,不想让你为难,可你呢?你只是在想,怎么才能平息尧汉众人的愤怒,你根本没有为他想过。
                  你说,他错了。那你呢?我问你,你去铜雀,你去干什么了?你告诉他你要去投奔他,你那样做。只会让他觉得你是在骗他。
                  你怪他杀了你的战友,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真的要杀了飞羽,在铜雀的地盘上,你们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摆脱追兵?
                  你们的行动失败了,你就把一切怪在他身上,你这样做对他公平吗?如果你们成功了,你有想过冰块吗?你们走了。可他会走吗?他会受到怎样对待,你知道吗?
                  他在乎你。所以他不顾危险,一次次的救你。可你呢?你只想杀他!
                  焉逢,冰块儿跟你不一样,他没有那么大的心去装天下苍生,他也没有你的雄心壮志去平定天下,他的心,很小,只能装下那寥寥几人,他也只是想在这乱世之中保护好他所在乎的人而已。
                  从前,是他师傅,义父,义兄,后来,又多了一个你。
                  焉逢,是你告诉我的。打仗就会有人死,你们不是也杀了他的师傅吗?他的义父,为了你们飞羽,为了你们尧汉,抛弃了他,他的义兄,利用他,他现在只剩下你了。
                  焉逢,如果你不能好好照顾他,你就放了他吧!他都已经决定去归隐了。
                  是你把他带到尧汉的。你却没有好好保护他。
                  焉逢,你是尧汉的骄傲,或许你也会是天下人的骄傲,可是,你却不是一个好哥哥,不管是在飞羽和冰块儿之间,还是尧汉和冰块儿之间,你选择的从来都不会是冰块儿。”
                  “我会好好保护他,补偿他的!”
                  “焉逢,恐怕这话连你自己都不信吧,你明知道要想打败酋魔,就必须轩辕合一。
                  你还知道,暮云,他不在乎天下。就算酋魔利用他,他也不会为了天下与酋魔为敌。你那么想救天下,你会不杀他吗?”
                  “我!”
                  焉逢想要反驳却说不出话,因为耶亚西说的正是他想的,他想过如果只能轩辕合一才能打败酋魔的话,他会杀了暮云救天下。死了一个人可以救天下人,很值。
                  他焉逢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即使那个人是一心依赖的他亲弟弟…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03 14:24
                    “焉逢,你放了冰块儿吧。算我求你了!”
                    耶亚西说完,便向徒维的房门走去。只留下跪在地上的焉逢,
                    焉逢的衣服上沾满鲜血,手慢慢的摸向地上还有余温的鲜血,那是暮云的,是自己弟弟的。
                    是!耶亚西说没错,自己不是个好哥哥,自己一次一次的利用他。不过是仗着他在乎自己罢了。你带他来尧汉,根本就不是为了补偿他,只是为了利用他的力量对付酋魔。可是,焉逢,你凭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怪他?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2-03 14:29
                      楼楼,还有吗?好像看


                      不管是飞羽,还是公羊硕,多闻使,众多尧汉将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荒废的焉逢。
                      他跪着地上泪水一滴一滴的 滴在地上的鲜血里,双眼无神地盯着地上的那抹红色,
                      尚章有些不忍心看到焉逢这个样子:
                      “焉逢,你别这样,暮云他…并没有怪你不是吗?”
                      。 “是啊,焉逢,我想明白了,耶亚西说的对,两国交战必定有人死,谁又能说自己一定是对的呢?白…暮云,一定不会怪你的。”祝犁说道。
                      他们一直都在想,暮云让他们失去什么,却从来没有想他们让暮云失去了什么。
                      “焉逢,那些事情不是还没有发生么?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办法,不用轩辕合一也可以打败酋魔,那些事情还没有发生,暮云也还活着,你以后就好好保护他,做一个真正的哥哥。”多闻使安慰道。
                      。“尚章,祝犁,使君…你们……”
                      强梧承认他心里确实有但白衣心疼的感觉,但他没有办法,让他忘记朝阳的死,他做不到。他怕他会堕落……
                      。 “焉逢,你给我站起来,不就是一个白衣吗?为了这个天下,……”
                      。 “够了”
                      强梧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焉逢的一句怒吼打断了。
                      “天下?为了这个天下,我一次次伤害他,为了这个天下,我一次次地想要杀他,为了这个天下,我一次次利用他,我没有负天下,却唯独负了我弟弟”
                      。 焉逢站起来,环视着尧汉将士,飞羽,公羊硕,多闻使。
                      。 公羊硕走过去,拍了拍焉逢的肩,
                      “焉逢,好好对他吧!他现在只剩下你了,这是我的独门膏药,有暮云的伤好处。”
                      “丞相,您…”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03 15:16
                        因为要写暮云是团宠嘛!所以就洗白公羊硕了 ,以后他不会搞事情


                        楼楼晚上不想再发点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2-03 16:23
                          新人报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2-03 18:18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2-03 18:30
                              卡的刚刚好啊!😭😭😭楼楼加油↖(^ω^)↗继续更!不要停啊!很好看的!我很喜欢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2-03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