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怪物眷族吧 关注:12,854贴子:34,543
  • 29回复贴,共1

6-02 狼和影子的對話(貝爾塔視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乾,一直被吞


回复
1楼2017-12-01 09:43
    我和王的合流,是从在龙之里和真岛孝弘分开之后还过了好一段时间的事了。

    因为王是隐藏着身姿在这个世界活动的,所以我很难与他取得联络。

    如果能够进入人类的城市的话,与在各个城市中都配置的安东的分身接触也是可能的,但是十分不凑巧,再怎么努力,我的半身也是狼的模样。

    因此,王特意为我准备了联络手段。

    以在人类不会踏足的地方预先配置怪物的形式。

    王的能力是“对怪物下达命令进行操纵”

    属下的怪物,除了我和安东以外,别的怪物只会直接执行命令的事情。

    因此,在离开王的地方做出独立的判断是不可能的。

    但是,就算如此,若要说这能力不接近王就无法运用,没有那种事。

    所谓的创意,正是人类擅长的地方。

    预先就设下命令的条件,那样的话能力的远程运用也是可能的。

    在我出现的时间点,告知王这个消息,这样预先使他们接受命令。

    接下来是否见面,王心中自有定数。

    幸运的是,接触仅仅几天后,怪物就回来了。

    就这样,久违的,我回到了王的身边。

    被告知的地点,是离阿可尔十分远的地方。

    人类所说的,帝国南部的小贵族的领地。

    在这种地方,王打算做什么呢。

    有一点在意。


    回复
    2楼2017-12-01 09:44
      “贝尔塔。”

      被向导的怪物带着奔跑在深处的森林的时候,去路上出现了安东的分身。

      以奇利亚要塞中死亡的十文字达也的身姿現身的安東,周围有相当数量的怪物。

      与其说是帶路的,还不如说是为了防止万一我把敌人带来的情况而警戒着。

      周围有一大群怪物徘徊的气息。

      看起来,王的战力扩充十分的顺利。

      对这个事实感到安心的我发出了声音。

      “好久不见,安东。”

      “……在王的原先的安排下,回来了就好。”

      不同于寒暄,对于我的归还发表了极其事务性的言辞。

      这之后,安东转身就走。

      一边追着那个背影,我一边在内心苦笑。

      安东和我一样是拥有意志的怪物的同时,和王手下别的棋子一样没有感情。

      不管目的为何,不论所做为何,也不抱任何感情。

      所以才能够忠实服从王的命令。

      这个状态,正是我等身为王之属下的理想。

      说实在的,令人羡慕。

      我抱持的感情,才是妨碍。

      不管怎么说,无感情的安东,只做基本必要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我明明是知道的,却做出了寒暄的举动,“那边”的环境多少有影响吗。

      同样的事情,安东说不定也在考虑。

      “另一个王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

      “……”

      既然是只做必要的事情的安东,那么,这个闲聊想必也是被判断为必要的。

      那么,其意图是什么。

      ……不是太好的预感。


      回复
      3楼2017-12-01 09:47
        心,感情,思念,心情。

        我拥有着这些王不需要的东西。

        就算将它们全部冻结,依然会有無用的感情不断的渗出。

        那样的我唯一的用法,就是去到王憧憬的真岛孝弘的所在地的派遣任务。
        王判断我是最不反感被派遣去真倒孝弘的所在地的。

        那就是说,我被认为比较能够接受和王行动原理完全不同的他那边。

        在那里,也有被派遣到那里的危险性被加进去的吧。

        当然,一旦有了叛變的紧急情况,就应该做出放棄掉的判断。

        安顿也会理解的吧。

        ……是在试探着吧。


        回复
        5楼2017-12-01 09:51
          虽然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那是要为了王而死。

          我可不想作为叛徒被肃清。

          “到了王那里,就把见到的东西都说出来。”

          “好的。”

          幸好,安东没有继续问下去。

          只是,这并不是结束,安东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个白色大蜘蛛怎么样了?”

          “……什么?”

          这也必要的事……吗?

          “特别的有什么呢……硬要说的话……对了,应该是和主人恋爱的关系,以及怎么样才能让关系更进一步的烦恼吧。”

          这样的事,并不是有必要向王传达的事,所以在这里谈就好了吧。

          “每天都很快乐的度过。”

          “这样啊。”

          我一回答,安东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你和白色蜘蛛有什么关系吗?”

          说到这里,前些日子里,安东就有些在意那只树海的白色蜘蛛。

          之前见面的时候,也有说过有点挑衅性的话的记忆。

          虽然我觉得可能得不到答复,但安东却出乎意料地开口说道。

          “第一次在奇利亚要塞遭遇时,我和那家伙……”

          说到这,安东突然闭口不谈。

          “差不多到了王的御前了。”


          收起回复
          6楼2017-12-01 09:53
            总算到了。

            我被带到了一个洞窟。

            踏入其中。

            複製了十文字达也的身姿的安东的鞋声在墙壁回响。

            洞窟十分的明亮。

            墙壁上爬着一只浑身着火的大蜥蜴。

            是兼具照明和防卫功能吧。

            再往里走,就看到被王赋予了名字的怪物们的身姿。

            幻影女王安东的本体。

            梦魇追踪者朵拉。

            然后是,狂兽艾米尔。

            被他们包围着的,那是瘦小的王的身姿。

            那桌子,是安东在附近买来的,还是直接带来的呢。

            桌子上叠着几张纸,王正在阅览它们。

            ……啊,终于回来了。

            久违的见到了王的喜悦,令我差点摇起了尾巴,还好忍住了这个冲动。

            因为我知道王不喜欢这种感情的表现。

            “啊,贝尔塔,回来了啊。”

            王的脸转向我。

            明明很久没有见面了,王的视线却兴致缺缺。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唯一的一个例外,王对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趣。

            因为所有眷属都是棋子,除此之外的活着的生物都是被杀死的对象。

            但是,尽管如此,面向我的视线却格外冰冷。

            我的心里有点难受。

            这种感情也是,对于王的棋子来说是多余的。

            “贝尔塔,已经归来。”

            舍弃了不必要的思考,我走到了王的面前。

            仰望着那张纤细的脸。

            ……感觉又有点瘦了。


            回复
            7楼2017-12-01 09:56
              终于发出来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2-01 09:58
                本来王的体格就属于纤细的类型。

                来到这个世界,获得的异能也并非是自身强化系的。

                只是在那比一般人还要瘦小的身体里,充满着愤怒和绝望的黑色火焰。

                那个火焰在燃烧世界,也燃烧着王自身。

                “前辈变强了吗?”

                这样的王会暂时忘记这种愤怒的感情,只有在与真岛孝弘对话的时候了。

                能看到那样的王,对我来说是令人高兴的事情。

                即使,谈话的时候,我的身姿并没有进入王的视野。

                “让我听听你要讲什么吧,贝尔塔。”

                “是。”

                * * * *

                “龙之一族的隐藏之处吗。”

                真岛孝弘在最后分开的时候说过的要去的地方,王被此吸引,露出了感兴趣的样子。

                “这個有点意思,我想知道更具体的。”

                “十分抱歉!我在將要拜访那个村子之前,采取了别的行动。”

                “是吗……但是没关系,不想破坏前辈的心情。”

                似乎对龙渊之里的什么感兴趣的样子,但是王却出乎意料地止步了。

                “今后也要保持这种话方针。”

                “知道了。”

                “但是……龙之一族吗,竟然可以和如此宝贵的存在交流,不愧是前辈。”

                唯一能让王平等对待的存在,虽然说是我带来的信息,但是也是很久没有过的信息交换。

                王高兴的笑了。

                不是他正常的没有感情的笑,而是像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

                现在的我的话,能够分别这两者。

                这也是,和真岛孝弘一起行动带来的经验所带来的变化吧。

                所以……

                ――呐,贝尔塔,如果回到这里的话……

                被托付的话语在脑海中复苏,我毅然地张开了口。

                “王啊,我所知道的真岛孝弘的行动就到此为止了,最后还有一个口信,可以说吗?”

                “前辈的口信?说的什么呢?”

                “是。”

                在被吸引了兴趣的王面前,我感到了不小的紧张。

                “直到现在为止,我只是作为护卫被派遣了。只是单纯的战力的出借,但是,不仅限于此,今后也能保持联络,对方提出了这样的申请。”

                这口信是在王的预想以外吗,王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前辈对这种事情……”

                “王啊,这是很危险的。”

                听了这番话,王背后的朵拉开口说道。

                剪影般黑色的脸转过来,瞪着这边。

                “贝尔塔,你打算把王的信息传给别人吗?”

                与母亲安东的无感情从属不一样,她忠贞不渝地侍奉着王。

                有时候,也会表露这样的愤怒。

                从持有感情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朵拉和我是同类。

                但是,她太过忠心以至于一定不会对王的方针持有异议,这就是完成品的状态吧。

                那愤怒也绝不是在无理取闹。

                不如说,这也是我与真岛孝弘谈话的时候担心的事情。

                王的立场而言,树敌众多,而与他人频繁的交流,会直接影响王的安全。

                “控制一下自己,朵拉。”

                王对愤怒的朵拉说道。

                “但,但是……”

                “前辈别无他意,他也是好好考虑过的吧。”

                虽然有些惊讶的样子,但是王并没有像朵拉一样生气。

                该怎么说呢,我很高兴。

                “呵呵,但是,原来如此,那样的吗?”

                王的肩膀抖动着。

                “也就是说,前辈还没有放弃我呢?”

                “是的。”

                好像是越来越开心了,王笑了起来。

                “呵呵,好,对于想获知前辈情报的这边,和前辈取得联络也并不坏。”

                “那?……”

                “嗯,那个提议,接受吧。”

                王这样说着,拿起了了桌子上的一捆纸。

                “但是,这样一来,这样是单方面得到信息所以不公平的,虽说如此,又不能够暴露藏身之处,作为替代,就送给前辈一个礼物吧,稍等一下。”

                一边翻动着纸束,在新的纸上写着什么。

                写好之后,王将纸折好叠放在皮革袋子里。

                “拿着这个去吧。”

                我伸出背后的触手中的一根,接过了王递出的皮袋。

                “这是安东收集情报的时候获知的转移者的动向。”

                “转移者们的……”

                对于见到了崩坏的地狱的王而言,转移者大多是憎恨的对象。

                换句话说,可杀之人。

                可同时,他们也持有着能和王对抗的力量。

                对他们的动向进行调查是理所当然的吧。

                又或许,并不仅仅如此。


                收起回复
                9楼2017-12-01 09:59
                  “前輩也差不多該離開龍之裏了吧,貝爾塔,你就繼續去護衛前輩吧,需要聯絡的話就回來,現在就去吧。”

                  説完,王又回身坐到了桌子前。

                  談話好像結束了。

                  我深深的俯身,再一次告別了王。
                   ***

                  從洞窟中出來,我大大地伸展了一下身體。

                  能得到希望的結果,我松了一口氣。

                  “……嗯?”

                  這時,從後方傳來了脚步聲,我回頭望去。

                  “安東?”

                  外表是十文字達也身姿的安東的分身,從洞窟中出來了。

                  看來是跟著我過來的。

                  走到我身邊,安東的分身開口説道。

                  “我想,你一定是希望留在王的身邊的。”

                  聽到它開口説的第一句話,我有些吃驚。

                  “你就是爲了說這種事才跟過來的嗎?”

                  也许是不能理解我的意圖,认为我的言語有著对王的危险性。

                  可能还有别的事情,可是我暫時想不到。

                  不管怎么说,有了奇怪的懷疑就不好办了。我坦率地回答。

                  “虽然很掃興,但是有什麽想説的就請説出來。”

                  “……”

                  “之前我曾請求過受任派遣任務,但是被拒絕了。”

                  對王而言,我們是棋子。

                  無論内心多麽的渴求,我也知道,自己沒有被王接受的理由。

                  安東的話一定……不,即便是王手下的任何其他的眷屬,都不會考慮這種沒用的事吧。

                  出來就是殘次品的,衹有我而已。

                  “但是,也許正是因爲如此,才會像方才那樣,與另一個怪物使之間建立聯係。”

                  “我無法理解你,正如你無法理解另一個王。”

                  安東無感情地搖頭。

                  “不管發生什麽事,王都不會停止。無法停止。事到如今,你有認真地考慮過王的事嗎?”

                  “……認真的考慮,嗎。”

                  我不由苦笑。

                  因爲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和那個史萊姆也説過相似的話。

                  確實,王和真島孝弘不一樣。

                  真島孝弘和王有過同樣的遭遇,但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他自身的資質固然重要,但是也不能無視那個史萊姆出現,并且拯救他的事實。

                  但是,我們的王面前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存在。

                  王既絕望,又憤怒,走上了魔王之路。

                  已經不能夠被阻止。

                  即便是現在,我的這個想法依舊沒有改變。

                  如果有改變的東西,那就是心。

                  “這不對,不是這樣的,安東。沒有感情的你説不定無法理解。”

                  “無法理解?”

                  “這并不是計算之類的,即便知道行不通,也有著不能不做的事,所謂感情,就是這樣的東西。”

                  和真島孝弘一起度過的時間裏,我意識到了自己的願望。

                  ——無論如何,希望王平靜的生活下去。

                  ——至少,希望能在滿足中結束。

                  是的,我祈求著。

                  ……即便,我知道,這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安東,即便你不説,我也明白,我什麽也做不到,什麽也得不到,最終會失意而終吧。”

                  正如安東所言,我的行爲沒有意義。

                  盲目、徒勞、無所作爲。

                  所謂殘次品,就是如此。

                  儘管如此,我還是不能放棄希望。

                  “原來如此。”

                  聽了我的話之后的安東搖了搖頭。

                  “完全無法理解。”

                  “應該是吧。”

                  本來,就不是無感情的安東能夠理解的話語。

                  “但是,我也有理解到的事情。”

                  “……什麽?”

                  “我一直都不明白,爲什麽王,讓身爲最强戰力的你遠離他的身邊,感情什麽的有沒有,我認爲都是無所謂的。”

                  比木石還要無機質的臉,安東宣告了。

                  “但我現在明白了,王的判斷是正確的。”

                  “……是嗎。”

                  這是,從未聽人説過的事。

                  對於王而言,我的感情是不需要的。

                  所以被疏遠了。

                  就是這樣的事。

                  “所以,怎麽樣呢?”

                  我發問了。

                  “要排除我嗎?”

                  原本,就存在安東不清楚我的意圖導致的危險性。

                  根據場合,這個對話可能會導致危險的結論……。

                  “沒有這個打算。”

                  安東搖了搖頭。

                  “我無法理解你的行動原理,但是,我認爲對於王而言,你不可能是危險因素,從現在開始,做你想做的事吧。”

                  是已經問完想問的事情了嗎,安東轉身了。

                  “至少,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最後,補上了這句話。

                  “即便有在徒勞中死去的覺悟,我也不會讓自己白白死去,轉移者的狀況,也不是那麽安定,……不過,我們的王對於另一個王而言衹不過是隔岸觀火,是沒有關係的。”

                  “……什麽?”

                  “另一個王,衹要看過我帶來的我們王交給的信息就好了。或許,能注意到什麽也説不定。”

                  説完,安東回到了洞窟。

                  “寫了什麽信息呢。”

                  我一個人離開。

                  携帶的皮革袋子,感覺稍微增加了一些重量。

                  以前稍微交談過的少女,飯野優奈的臉浮現出來。

                  看了我和王的關係之後,説了“被虐待了也要對著主人搖尾巴的寵物狗的感覺。”,并告訴我什麽是寵物狗。

                  她對於我們的王而言,是非常棘手的敵人,雖説如此,我也無法對她抱有敵意。

                  她也是轉移者之一。

                  雖然在意紙上寫了什麽,但是不能隨便打開從王那裏收到的東西。

                  説起來,我也不識字。

                  即便讀了也看不懂。

                  我搖了搖頭,揮開虛幻的想法跑了起來。


                  回复
                  10楼2017-12-01 12:17
                    感谢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2-01 12:51
                      ……不是太好的预感。
                      本来我在王的部下里就算是『不成器』的那一类。
                      战斗力虽然很高,但是将这个优势抹消还有余的无用的部分太多了。
                      心,感情,思念,心情。


                      收起回复
                      12楼2017-12-01 19:22
                        感謝翻譯啦!!
                        譯名有一些在整合貼裡面都有
                        如果有新名字的話記得補充在整合貼裡喔
                        像是6-1裡的那個老人




                        收起回复
                        13楼2017-12-01 20:42
                          纸条上写着:吾妻(juan)子(shu)汝养之,勿念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2-03 12:3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29 21:19
                              顶一个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2-21 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