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吧 关注:17,792贴子:170,900
  • 8回复贴,共1

全世界我只要你韩商商韩景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1-29 16:00
    第3章 今晚,你是宋少轩送我的礼物 韩商商不知道宋少轩要她去帝景做什么,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担心她不去,还让人来‘监视’着她!换上了宋少轩指定的礼服,韩商商在他的助理监送下,到了帝景。打开房门,韩商商走进去。奢华的总统套房被布置的很有情调,床上洒满了玫瑰花瓣,桌子上还放着一瓶红酒,高脚杯旁是一束鲜艳的玫瑰。轻蹙着眉,韩商商有些搞不懂,宋少轩想要做什么。正好这个时候,套房的门再次被打开。看到进来的人,韩商商下意识的杵在原地,漂亮的眼眸充满震惊。韩景烈下身穿着黑色的西裤,搭配着白衬衫,上面的钮扣解开,露出蜜色的肌肤,他单手插在裤袋里,袖子挽起露出手腕以及上面带着的腕表。滚动的喉结极致性感,俊美的脸庞是他一贯冰冷的神色,视线落在她身上时,眉宇才舒展开来,玫瑰的薄唇勾起一丝弧度。“怎么是你?”韩商商讶然,思绪在脑中飞快的流转,她难以置信的摇头。韩景烈步步朝她靠近,从后面抱住了她,在她耳畔呼出炙热的气息:“还想不明白吗?今晚,你是宋少轩送我的礼物。”男性特有的低沉声线里完全听不出喜怒。“不可能!”韩商商几乎尖叫出声,她想去把韩景烈拥着她的手推开:“你放开我,等会少轩来了看到对你没有……”“别想了,他不会来的!”韩景烈声音冷了几分,不过他还是放开了韩商商,倒了杯红酒给她:“尝尝,你喜欢的。”他侵略性的眼眸,看的韩商商很不舒服。将红酒砸到了地上:“疯子,我要走了。”韩商商转身要走,韩景烈一口闷了红酒,将杯子搁在桌上迅速过去,拦住她:“商商,你就非要跟我针锋相对吗?”“三叔,我是你侄女,是宋少奶奶!”韩商商扬起下巴,朝他咆哮:“你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非要为难我,别忘了你是我叔!”“呵。”韩景烈眸色冷冽,握着韩商商的手腕将她抵在门上:“三叔?商商,你越发不老实了。”韩商商被他摁住动弹不得,男人节骨分明的长指握着她的细腰,拉开了她腰侧的拉链探进去。“放开我……唔……”韩商商嘴巴被堵住,男人撬开她的唇齿强势晾夺,长指探进她的……韩商商眼睛红了一圈,屈辱的恨意爬满了她的脸,她想去踹韩景烈,双腿却被他挤开,更加方便他为所欲为。韩景烈在她红唇上咬出了浅浅的牙印,眼眸微眯,邪魅道:“真紧,商商还熟悉它吗?是不是很怀念?嗯?”“不说话也没事,我知道,宋少轩那黄毛小子没那胆子敢碰你。”夹带着酒气的呼吸喷洒在韩商商的脸上,韩商商死死地咬着唇,男人的折磨,让她羞愤至极。她哽着声音,强忍着眼泪不让落下,“你放开我!”“放开你?不,商商,你是我的!”韩景烈声音一冷,将她的衣服尽数撕碎,让她暴露在他跟前:“商商,不要反抗我,宋少轩能一次把你送到我床上,就能有两次三次,你逃不掉的!”他磁性的声音,犹如鬼魅般在韩商商耳畔响起。她羞愤的想要一头撞死,却清楚,只要她还有一口气,韩景烈就一定会把她救活。紧紧地咬着被吻的红肿的唇,“韩景烈,你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你才肯放过我!我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不要再折磨我了。”“休想!”韩景烈将韩商商搂上床,眸光森冷的盯着她:“商商,如果不想宋氏破产,就老实点,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他如同帝王般俯瞰着她:“过来,伺候我!”
    第4章 商商,我爱你 韩商商僵着身体没动,男人的脸色更冷了几分:“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还是你想让宋少轩亲眼看着你我在身下承欢,你才满意?”充满威胁的话,令韩商商清楚,他不是在开玩笑。他真的会这么做!韩商商深深地吸着气,她忍着眼里的酸涩:“韩景烈,如果你敢伤害宋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错了商商,伤害宋家的是你,是你把宋家扯进来的!”男人勾着冷邪的唇角,磁性又低沉的声音透着一丝讥讽的笑意,他说:“商商,别挑战我的耐性。”韩商商颤着手去解韩景烈的皮带,她解开他的皮带……拉链……还没有更深一步的时候,韩景烈就把她压在身下……他凶猛又横蛮柔情的晾夺,韩商商如同行尸走肉的躺着一动不动,她闭着眼睛,不想去看他。无数的吻如同雨点般落在她身上,跌宕起伏的律动,痛苦夹带着爽感,让韩商商死也没办法无视,他在强迫着她……“韩景烈,你就非要这样吗?”她含泪问他。韩景烈吻着她的锁骨,含着情欲的声音沙哑低沉:“商商,我爱你。”“你也爱我不是吗?为什么要抗拒我?嗯?”韩景烈扶着她腰的手一路往上,捧着她的脸,“商商,跟宋少轩离婚,回到我的身边,好吗?”韩商商撇过脸,不去看他。得不到回应,韩景烈律动的动作更加凶猛,韩商商死死地咬着唇,他说:“叫出来,商商!”他一次次的折磨,韩商商吸了吸鼻子,最终还是忍不住配合着他口申口今,直到最后,她搂着韩景烈的脖子,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一声声质问他,为什么不肯放过她……隔壁套房。男女的欢愉,隔音的效果却一点也不好,统统传了过来。宋少轩点了根烟,连深吸了几口,双瞳赤红,一拳砸在了墙壁上。“我可以走了吗!”他咬牙切齿的吐出一句话,铁青着的脸,恨不得把站在一旁穿着军装的男人拨皮拆骨。秦峰蹙了蹙眉,睨了眼手表上的时间,道:“可以。”宋少轩狠狠地瞪了眼秦峰,抓着他的肩膀,朝他腹部砸了一拳,还想再动手的时候,被秦峰制住。宋少轩鄙夷的咆哮:“狗腿子,跟着韩景烈那种人,也不怕迟早被他害死!”“宋少,嘴巴干净点,否则你今天可走不了。”秦峰脸色不变,赤果果的威胁。宋少轩冷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11-29 16:01
      ,便朝她走了过去,温柔的问道:“醒了,商商?”韩商商抿着唇,漠然的看着他。哭过的眼睛红肿,声音也干哑。韩景烈挑起她的唇,在上面烙了个深吻:“府里有事,我要过去一趟,我让秦峰送你回去,有什么需求跟他说一声就行。”门被关上,韩商商才彻底回了神。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从眼眶里溢出,她强撑着不适,到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上韩景烈让人送过来的衣服,被秦峰送回了宋家。已经是中午十点,宋夫人不在,韩商商径直上了楼。忽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紧接着,一个佣人走了进来,手上端着杯水和两颗白色的药丸,低眉顺目对韩商商说道:“少奶奶,少爷吩咐了,让您一定要把这个吃掉。”
      第5章 你就这么喜欢戴绿帽吗 “少轩呢?这都几天不回家了,你怎么当人妻子的。”阮婉玲不满的瞪了眼韩商商。想起韩商商进了宋家三年,别说孙子,一个蛋都下不出来不说,连宋少轩也天天不着家,便越发看韩商商不顺眼。“当初就不该答应让少轩娶你,没鬼用的东西!”韩商商盛着汤的手一顿,她缓了下语气:“妈,少轩不是小孩子了。”“哟,他不是小孩子你就不管?韩商商,嫁给我们宋家委屈你了是吗?一点事情都不会干,下不出蛋就算了,连少轩都管不住,你……”“怎么了?”宋少轩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阮婉玲脸色缓了缓,朝宋少轩道:“少轩,你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你这了不得的媳妇可要气***了,”宋少轩看都没看韩商商一眼,“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别生气,吃饭。”他温声安抚阮婉玲。阮婉玲又挑剔了韩商商几句,见宋少轩都是顺着自己,才闭了嘴,让韩商商给宋少轩盛汤。午饭过后,韩商商跟宋少轩前后脚上了楼。“少轩……”想了想,韩商商先开口,却触到了宋少轩讥嘲的眼神:“跟韩景烈搅在一起,是不是很高兴?”韩商商杏眸圆睁,她震惊的看着宋少轩。宋少轩冷笑了一声,转身去了书房。韩商商原本想要说的话,如今悉数被噎在了喉咙里。深夜,她被隔壁的动静给吵醒。下意识,她起身出去。却看到了隔壁打开着的房门,地上丢了一地男女的衣服,内裤内衣袜子……她走到客房门口,缝隙里可以看清楚,床上交缠着的身影……还有女人的呻吟……床上的人似乎察觉到了韩商商,那女人回头笑吟吟的开口:“是商商姐啊?不好意思啊,太大声吵醒你了。”她被压在宋少轩的身下,双腿缠着宋少轩的腰,侧着身体看她。韩商商下意识抓紧了门把,脑袋嗡嗡作响,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揪在一起。“商商姐傻站着干什么啊?要不要一起啊,姐夫的技术可是很猛的呢……啊……轻点,疼死我了……啊……”她猛地一阵呻吟。宋少轩好像根本就没发现站在门口的韩商商,反而骂了韩素素一句:“小妖精,别夹得这么紧。”“你真坏,商商姐还在门外呢。”“管她干什么!”窒息感袭来,逼得韩商商快要喘不过气,她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平静的吐出一句话:“妈还在睡,动静小点。”说完,韩商商咬着唇,将门关上,她快步走回了卧室。将脸埋在被子里,死死地抠着掌心,血液流了出来她都没有发觉。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能哭!韩商商,你不能哭!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忽然间响起了敲门声,韩商商一愣,她克制住情绪,开口:“进来。”门打开,韩素素已经穿戴整体,正倚在门框上,撩拨了一下长发对韩商商说道:“不好意思啊商商姐,打扰你了,不过我现在要走了哦,晚安。”韩商商死死地握住拳头:“素素,你就不怕被被二叔二婶知道吗,你……”“玩玩而已嘛,商商姐你别这么认真,我先走了。”说完,花枝招展的朝韩商商招了招手,头也不回的走了。韩商商只觉得心凉了一截,她坐在床上,脑袋像是浆糊一样,乱成一团。连宋少轩什么时候进来的都没发觉。“明天跟我去一个地方。”宋少轩低头对她说,清润沉雅的声线,冷漠的听不出起伏。韩商商浑身一震,她抬头对上宋少轩微挑的桃花眼,“去哪里?”宋少轩冷笑:“你会喜欢的地方。”“宋少轩,你就这么喜欢把自己老婆送别人床上吗?”她红着眼的眼眶,充满愤怒。
      第6章 我的不幸福是你造成的 脑袋里响起的却是韩景烈那一句:宋少轩能一次把你送到我床上,就能有两次三次,你逃不掉的!呵呵,是啊,有一就有二!宋少轩脸色沉了下来,他抓着韩商商削瘦的肩膀:“装什么装?这不是你喜欢的吗?我在成全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你不高兴吗,啊?”他神色癫狂,双手力气大的仿似要把韩商商捏碎。高兴?被自己丈夫送上其他男人的床,她有什么可高兴的!?“宋少轩,我是你老婆,我是你妻子!”她朝他咆哮,眼泪流了她一脸,心脏疼得发颤。她不明白,当初那个爱她如火,小心翼翼地捧着她,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把她弄伤丢失的宋少轩,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呵呵,老婆?是,你是我老婆,但我宁可我没有娶了你!”宋少轩面目狰狞,一拳砸在床上:“你去也得去,你不去也得去。”这场对峙里,韩商商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第二天,她还是被宋少轩强迫着上了车,到了一处私人别墅。这里是韩景烈的地盘,她知道!宋少轩坐在车上,低头抽着烟,看都不看韩商商一眼。“你就真的这么希望我去吗?”韩商商哑着嗓音问他。宋少轩咬着烟深吸了一口。得不到回应,韩商商捏着拳头朝他低吼:“你说啊!”“是。”不轻不重的声音,宋少轩眼瞳赤红,像是在隐忍着什么:“别废话!下去,三天后我来接你!”韩商商惨然一笑:“不用来了。”她打开车门,干脆利落的下车。尾随着别墅的老管家,进去。韩景烈坐在游泳池的沙滩椅上,长指夹着根烟。见韩商商到了,他捻灭了烟屁股,长臂一伸,将韩商商揽进了怀里,低头就吻上她唇,深邃的双眸深深地凝视她:“商商。”韩商商下意识想要推开韩景烈,却被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1-29 16:03
        的紧紧地,坐在他大腿上动弹不得。“韩景烈,你觉得很好玩吗?”韩商商问他,素净的小脸苍白,衬得哭的红肿的大眼睛尤其明显。她很瘦,165的高挑身材,却轻的快堪比纸片人。韩景烈轻抚着她脸,小心翼翼地动作,像是在呵护着绝世珍宝:“商商,我只想要你待在我身边。”韩商商笑了,笑得讽刺。从韩景烈的怀里起来,她站在韩景烈的跟前,一步步解开自己的衣服。韩景烈皱眉,沉了脸:“商商,把衣服穿上。”韩商商满目讥讽:“你不就是想上我吗?那我满足你,不好吗?”“把衣服给我穿上!”韩景烈厉声道,眼里燃烧着熊熊烈火。此刻,韩商商却无所畏惧。将最后一件遮羞布要扯下来的时候,韩景烈铁青着脸快步起身,将裙子给她套上:“穿上!”韩商商对上他的眼睛:“你现在又是做给谁看?你废了那么多心思,不就是为了跟我上床吗!”“你闭嘴!宋少轩根本配不上你,你跟他在一起根本就不会幸福!像他这样朝三暮四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韩景烈!”韩商商充满恨意的瞪着他,朝他咆哮:“我跟少轩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少轩为什么花天酒地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他?我不幸福,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威胁宋少轩,如果不是他在新婚之夜将她占有……事情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韩景烈眼瞳赤红,死死地把她扣在怀里,咬牙切齿的道:“商商,你是我的!”她是他的,他不允许任何人抢走她!
        第7章 韩商商,你还要点脸吗? 韩商商吸了吸发红的鼻子,泪如雨下,任由着韩景烈抱着她,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耸动着。“别哭了商商,饿了吗?乖,我们去吃饭。”韩景烈捧着韩商商的脸,用拇指抹掉她脸上的眼泪,温柔地哄着她。——韩景烈见韩商商都没怎么吃,深蹙着眉:“商商,不喜欢吗?”。韩商商有些难受,摇了摇头:“不是。”“今天做饭的是谁?辞掉!换一个厨师!”韩景烈脸色一冷,朝一旁的黎管家喝道。黎管家走上前:“是,我这就去。”“不要。”韩商商忙叫住黎管家,对韩景烈说道,“我没有不喜欢,你没必要这样。”她看着韩景烈。韩景烈半眯凤眸:“没有不喜欢为什么不吃?”“我吃,你不需要为此大费周章换厨师。”韩商商有些无奈,并不想因为自己一时没有胃口,就害别人丢了工作。见韩景烈盯着她不动,韩商商忍着胃里翻滚的恶心,将眼前的菜都吃掉。韩景烈脸色才缓了些,黎管家这才站回一旁。夹了块糖醋鱼放到韩商商的碗里:“商商多吃点,你太瘦了。”“你没必要这么讨好我,我们……”“吃饭!”韩景烈沉了声。知道他不高兴了,韩商商也没再说什么,继续把饭菜吃光。手机铃声响起,韩景烈蹙着眉不悦的挂断,将手机扔到了一旁,满目柔情的看着韩商商吃饭。看的韩商商很不舒服:“你也吃吧,别光看着我。”韩景烈勾了勾唇,动起了筷子,气氛总算缓了下来。夜晚,韩景烈见韩商商不愿意,也没有强迫她,只是拥着她而眠,一刻也不肯放手,像是生怕她跑了一样。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饭,韩商商就坐在阳台里发呆。一个身影飞速的朝韩商商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就扬手给了韩商商一耳刮子,清脆的巴掌落下,脸上是一阵火辣辣的疼。韩商商脑袋嗡嗡作响,僵在了原地。那女人扬着手还准备再给韩商商一巴掌的时候,秦峰赶了过来,眼疾手快拦住那女人的手。“秦峰,你竟然敢拦我?你快放开!”漂亮的女人,满目愤怒朝秦峰咆哮。秦峰肃穆警告道:“裴小姐,做事还请三思而后行。”“你!”裴路瑶瞪了眼秦峰,视线转向站在一旁的韩商商,愤怒的咆哮:“韩商商,你还要点脸吗?身为有夫之妇却勾引别人的未婚夫,跟自己的叔叔乱伦,你到底是有多不要脸,有多饥渴啊!”劈头盖脸的指责,韩商商脸火辣辣的,她想辩驳,但裴路瑶说的话,却又让她无从反驳。“你误会了,我跟韩景烈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她苍白的想解释,裴路瑶却上前一把抓住她:“误会?我看你是不敢承认。你敢说你没有勾引烈哥哥吗?你敢说你没有背着宋少轩出轨吗?如果不是你勾引烈哥哥,你怎么会在这……”“裴路瑶,你闹够了吗!”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韩景烈疾步上前,将裴路瑶抓着韩商商的手拿开。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有你这个未婚妻,如果你胆敢再碰一下商商,我剁了你的手!”冷漠不带一丝温度声音,犹如千年寒冰般令人不寒而栗。
        第8章 你就非要惹我生气你才高兴吗 裴路瑶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韩景烈,“烈哥哥,你怎么到现在还护着这个女人!”“滚出去!”“我不要,我们明明都要订婚了,我绝对不容许你身边有韩商商这种**……”伴随着巴掌声起,是裴路瑶的惨叫,她捂着红肿的脸庞,瞪圆了眼眸,如同疯魔了般,指着一旁的韩商商尖叫:“烈哥哥,你竟然打我?你为了*****竟然打我?”“别让我重复第二遍!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婚约,而我,也不会娶你!”他一字字的说完,清晰冷漠的字语,犹如刀扎在裴路瑶的身上,疼得她快要呼吸不过来,红了双眸,她大吼:“你为了她竟然打我?烈哥哥你太伤我心了,你给我记住了,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我不同意!”吼完,裴路瑶拎着包,转身就跑了出去。“商商,你怎么样了?”韩景烈担心的问韩商商,跟刚才冷漠的模样,彷若两人。目光落在韩商商微红还若隐若现的脸上,充满心疼:“疼么?”韩商商摇了摇头,“我没事。”“怎么可能没事!”韩景烈冷了声,朝一旁的秦峰道:“以后别再让她进来,若再让我发现她靠近商商,你也不用干了!”秦峰站直了身体,行了个军礼:“是!”“你没必要这样做。”韩商商出声打断韩景烈的话,“我真没事。”“都红了怎么可能没事?”说完,韩景烈又吩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1-29 16:04
          一旁闻讯赶来的黎管家,让他去让佣人煮鸡蛋给韩商商敷脸。上了楼不久,佣人就把鸡蛋端了上来。韩景烈亲自动手给韩商商敷脸,两人坐的位置很近,几乎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韩景烈的动作很温柔,小心翼翼地,像是生怕稍微一用力,就会伤到她一样。这个感知,让韩商商很不好。她抿了抿唇,忍着脸上的疼,说:“她说的没错,你不应该这么对她的。”韩景烈的动作一顿,眉心紧蹙成一个川字。沉着脸没吭声,又听韩商商说道:“裴路瑶她爱你,你跟她在一起……”“商商!”韩景烈低声唤了她一声,隐忍的怒气,昭然可揭。“我……”韩景烈抓着鸡蛋的手猛地拍在桌子上,怒目道:“你就非要惹我生气你才高兴吗?”他忽然间朝韩商商逼近,下意识的后退,她倒在床上,顷刻韩景烈就倾身覆在她上面,手肘抵着床,深深地看着她:“裴路瑶说的对?她哪句说的对了?商商,你是想承认,你在勾引我,想跟我在一起吗?嗯?”上挑的唇角充满愉悦,活像发现了什么趣事的小孩。“我没有。”她咬唇否认。韩景烈长指抵在她的唇上:“真不乖。”韩商商扭过头,不愿意去面对韩景烈。韩景烈也不逗她,“我去洗澡。”躺在床上,她侧着身子,漠然的脸上,眼瞳空洞。浴室里传来的哗哗的水声,下意识的让她害怕。她想逃离这里,一秒钟也不想待下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水声停了下来,男人走出来从后面抱住她,吻着她的脸颊、耳背……
          第9章 我知道你恨我,可你就没有责任吗? 不安分的手在她身上摸索,从她衣服探进去,似乎想要更深一步时,韩商商抓住了他的手。“嗯?”男人低哼的声音有些不悦。“我不舒服,可不可以不做!”她咬着唇,声音都在颤抖。男人这才松开了手,重新抱住她:“嗯,今晚不做,我就抱着你。”“商商,我不会跟裴路瑶结婚的,我只爱你,只爱你,懂吗?”他在她耳畔说道,喷洒出的气息,绵绵地环绕着她。韩商商将脸埋在枕头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三天的时间过的很快,离开的时候,宋少轩还是出现在别墅门口。见韩商商出来,迅速的走过去,将韩商商拉到他的身旁。脸色阴霾,活像是被抢走了猎物的狼犬。韩景烈勾着唇角,似乎并不介意宋少轩的举动,只是那微眯的凤眸里若有似无的情绪,让人凛然。那警告的意味,没有人比宋少轩更清楚。宋少轩嘲讽的冷笑,“回家!”抓着韩商商的手就将她塞进了车里。手腕被抓的生疼,韩商商皱着眉,却一声不吭。“不开心吗?商商?也是,这就要跟自己的姘头分开了,又要跟我回宋家,回到我这**的身边,是不是觉得很难过啊?”刺耳的声音,充满讽刺。韩商商就像是哽了鱼刺般,难以呼吸。心却麻木的好似不会疼了。她扭头看着窗外,却被宋少轩压在窗口:“为什么不说话?你哑巴了吗!”视线落在她脖子上的吻痕时,他目光越发狰狞,一把扯开韩商商的衣襟,那漂亮白皙的肌肤上,密布着朵朵红梅,是什么,宋少轩再清楚不过了!韩商商试图想要把那些痕迹挡住,但宋少轩却抓着她的手怎么都不肯放开。她知道,这是韩景烈故意留下的,他想让宋少轩看见!心里的苦涩哪怕是吞了黄连,也没有这么难受。“遮住干什么?做都做了,你还怕被人看吗?”宋少轩怒目瞪着她,活像要把韩商商千刀万剐。但更恨得,无非是留下这些杰作的主人!“那你想让我说什么?宋少轩,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恨我自己,可是,事情发展到今天,你自己就没有责任吗?”吸了吸鼻子,韩商商含泪的眼眸充满讽刺,恨恨地看着宋少轩,这个她名义上的丈夫。她知道她对不起他,他折磨她恨她,都情有可原。他花天酒地,甚至逼迫将她送上韩景烈的床,她也没有真正怪他。多少次她想跟他缓解关系?多少次她也希翼过,跟宋少轩过正常的夫妻生活?难道她就没有努力过吗?这一切是她自己一个人放弃的吗!他宋少轩就没有一点责任吗?宋少轩俊逸的脸黑的堪比锅底,韩商商眼里的恨意,几乎要灼伤他的眼,直捅他的心脏。“停车!”韩商商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我让你停车!”韩商商朝开车的司机吼了一句。司机讪讪的看了眼宋少轩。宋少轩怒了:“韩商商,你又发什么疯!”
          第10章 直觉,这次让她走了,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你就当我发神经好了,你再不停车,我就从车里跳下去。”四目相对,如同兵戎相见。宋少轩愤怒的朝司机低吼了一声:“停车,让她下去!”也顾不得现在是在马路上不能停车,司机按照宋少轩的话,将车停了下来。韩商商打开车门那一刹,宋少轩几乎下意识就要去拦住她,直觉,如果这次让她下车,她们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但他没有,只是怔怔地看着韩商商走远,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才精疲力尽的吐出一句话:“回去。”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韩商商逆着光,用手挡着眼睛,看着天上明晃晃刺目的太阳,心却一点都热不起来。扯着嘴角,她嘲讽的笑笑,继续往前走。乱成浆糊的脑袋,一片空白。树荫斑驳的小道,除了三三两两开过的车,人影寥寥。忽然间几个染着各种颜色头发,标准的不良青年朝韩商商走了过来,吹了个口哨,话语间流里流气:“哟,美女,一个人怎么哭的那么伤心啊,要不要哥哥们安慰安慰你,陪你玩玩啊?”大白天遇到流氓,韩商商冷着脸,转身就要走,并不打算跟这些流氓一般见识。但下一秒,她的手臂被抓住,那个染着黄毛的青年,色眯眯的打量着她:“走这么快干什么?瞧你哭的这么伤心,让哥哥们好好安慰安慰下你啊。”说着,伸手就要去摸韩商商。韩商商侧身一躲,她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放开我。”“脾气够辣的,哥喜欢。”伸着手就去摸韩商商的细腰。韩商商急了,挣扎着转身想跑,黄毛给同伴使了个眼色,忙追上去围堵韩商商,拖着她想要往小巷子里去。“放开我、救命、你们放开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11-29 16:04
            呜、放……”韩商商双手被拉住,她扯着嗓子要大喊,嘴巴却被捂住,她唔唔的叫着,逐渐染红的眼眶,充满恐惧。她想反抗,脸上却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痛,耳朵嗡嗡作响。“放开她!”一声低沉的怒吼袭来,韩景烈穿着疾步过来,抓住那攥着韩商商的胳膊,抬起被西裤包裹的长腿朝那人的膝盖踹了过去,措不及防那黄毛就跪倒在地上。其他几个青年见此一幕都恼了,挥着拳头就要去攻击韩景烈。但还没碰到韩景烈,就被站在一侧的秦峰给抓住……韩景烈抱住韩商商,拍着她的肩膀,心疼的安抚她:“没事了商商,有我在,别怕。”韩商商脸埋在他的胸膛,哭的肩膀一抽一抽的,犹如落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我好怕,景烈。”她哭的嗓子发哑,声线都夹带着颤抖。看着她这副模样,天知道韩景烈都快要心疼碎了。但景烈两个字,却让韩景烈微微怔住,他欣喜地抱住韩商商,如同得到糖果的孩子:“商商,你刚叫我景烈?”有多久,他没有听到她喊过他名字了?韩景烈是真的开心,就算韩商商没有回答他。一旁,秦峰就指着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几个流氓,问韩景烈怎么处置。俯瞰着地上倒着的流氓,韩景烈眸色狠戾,一抹阴霾飞速闪过,他沉沉出声:“送到警局,冯局长会明白该怎么做!”
            第11章 小叔叔,我喜欢你 韩景烈将车开回之前的私人别墅,并没有将韩商商送回宋家。破天荒的,韩商商什么都没有说,如同布娃娃般任由韩景烈折腾。让佣人煮了鸡蛋,韩景烈替她敷脸,之前好不容易才消下去的掌印,现在小脸上又红了起来,比之前还严重,韩景烈就恨不得把那几个流氓给活活剁碎了。“你怎么会出现在哪里。”自回到别墅,这是韩商商开口的第一句话。韩景烈怔住,俊眉轻蹙,手中的动作也忍不住一顿。韩商商勾了勾唇,“你是故意的是吗?你早就料到我跟宋少轩会吵架,是吗?”平静的语气,比起质问,更让韩景烈难受无措。房间一下子就静谧了下来,安静的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韩景烈捏紧了拳头,卷起袖子露出的半截手臂,青筋尽暴,他隐忍着内心的愤怒,“我是故意的又如何?宋少轩送你过来,他就该料到。”孤男寡女,还是跟深爱的女人待在一起,换谁都该清楚,会发生什么事。见她不说话,韩景烈抱住她,低缓了语气:“商商,跟他离婚,好吗?”“我明天就走,今晚就当是借住在你这里。”韩商商平静的说着,垂着眼眉不去看韩景烈,也能猜测到他此时的愤怒。可她不想跟韩景烈吵,她累,她很累!累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他就这么好吗?到现在你还不肯跟他离婚,韩商商,你到底图的是什么!”韩景烈抓着韩商商的手忽然间用力,将她压倒在床上:“商商,我要你跟他离婚,离开宋少轩!”“跟他离婚又怎么样?当你的情人吗?韩景烈,你让我跟宋少轩离婚,可离婚又怎么样,你能娶我吗?三年前你不能娶我,现在你又能娶我吗?你根本娶不了我,就算我跟宋少轩离婚,又能怎么样?还是你准备让我当你的情人吗?”她歇斯底里的朝他咆哮。就算她只是韩家的养女,可她们是名义上的叔侄。她姓韩,他根本就不能娶她!“你滚,我不想看到你。”韩商商想要将她推开,但男人怎么都不肯放手,紧紧地抱着她,强势的吻住她的唇,疯了似的撕扯她的衣服,狠狠地将她贯穿。韩商商如同行尸走肉般一动不动,她侧着脸,身体的疼痛远没有心那么疼。过了不知道多久,她哭的嗓子都哑了,男人喘着粗气,眼眸赤红地跟她说:“商商,我娶你,我一定会娶你。”会娶她么?可这些还重要吗!她们都回不去了。不管是她跟宋少轩,还是跟韩景烈,她们都回不去了!恍惚间,韩商商想起了十八岁那年夏季,她红着脸在他脸上亲的那一吻,她说:小叔叔,我喜欢你。年少的爱情,单纯又美好,彼此的眼里只有彼此。可这一切,在韩家发现她们拼命隐藏掩饰的感情的时候,就统统结束了。心意相通又怎么样?韩景烈也爱她又怎么样?反抗过,挣扎过,不甘过,可她们都输了。输给了韩家,输给了世俗,输给了金钱和权利!
            第12章 少轩,我们离婚吧 她忘不了韩景烈为了跟她在一起,不惜叛出韩家,明明满腹才华,却被逼得只能到工地里帮忙,干最粗重低贱的累活,为了省下钱不让她受苦,自己却连一瓶水都舍不得买。那不该是他过的生活,他是四九城矜贵的韩三公子,是韩家的老来子,最小最受宠的老幺,明明该众星捧月,怎么可以任人践踏?她也忘不了他满身伤痕还小心翼翼地不敢让她发现,累的昏过去也不告诉她。忘不了她跪在韩老爷子跟前,承受着句句羞辱,只为了让他回到韩家。不惜承诺嫁人,只为让韩老爷子信任安心,可以重新接纳韩景烈。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的,是她不该贪念那些温存,是她不该爱上韩景烈。是她不该自以为是,以为嫁给喜欢她的宋少轩,就可以跟韩景烈和平分手,各自安好。却把宋少轩逼成了如今这个模样!第二天一早,韩景烈还没有醒来,韩商商就偷偷地离开了别墅。坐着计程车绕着城里走了快两圈,韩商商去了医院。直到,拿到检验单,她才恍若五雷轰顶。她怀孕……了?怎么可能?惨白着脸,韩商商回了宋家。阮婉玲一见她失魂落魄的回来,脸上就没好脸色,骂骂咧咧了几句。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儿子当初怎么疯魔了似得娶了这个丧门星。但想到了什么,阮婉玲又把韩商商叫住:“昨天亲家打了电话过来,三天后是韩老爷子的寿宴,可别忘了去。”爷爷的寿宴?韩商商微微怔住,但还是点头:“知道了,妈。”阮婉玲哼了一声,扭头就走,没再理会韩商商。韩商商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昏昏沉沉,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房间里开着灯,宋少轩难得在家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1-29 16:04
              沉着脸坐在沙发上,见到韩商商醒来,俊逸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情绪。张了张口,哭过的声音,还有些沙哑,她说:“少轩,你回来了。”宋少轩没有说话,双眸沉沉的看着她,让韩商商不由发怵。不好的念头从心底升起,她下意识的捏紧了被子:“你吃饭了吗?我……”“你怀孕了!”宋少轩开口打断了韩商商的话。他阴沉着脸朝韩商商步步靠近,手里捏着的是韩商商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孕检单。“你怎么会怀孕!我不是让你吃药了吗!”每一次过后,宋少轩都会让佣人监督着韩商商吃药,从无例外。可她怀孕了!在宋少轩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她怀孕整整三个月!宋少轩朝她咆哮,愤怒的俊脸过于生气而显得狰狞扭曲:“你果然还想跟他在一起是不是?韩商商,你嫁给我三年,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这个丈夫,你竟然瞒着我怀了韩景烈的孩子,你说你是不是还想跟他在一起!”他攥着韩商商的肩膀,青筋尽暴的双手恨不得将她捏碎。娶了三年的妻子,他不敢碰,不能碰,只能眼睁睁,只能亲手将自己的妻子拱手送到别的男人床上便罢了。现在他的妻子,竟然还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韩商商满脸痛色,却连挣扎喊疼都没有,她只是用一种平静的激不起任何波澜的语气说:“少轩,我们离婚吧。”
              第13章 韩老爷子 她累了,不管是韩景烈还是宋少轩,她都累了。她不想再陷在这泥潭里,互相折磨了。宋少轩怒视着她,难以置信,不过一瞬,他又癫狂的笑了出来:“离婚?韩商商,整整三年了,你终于说出来了是吗!”韩商商看着眼前陌生到让她快不认识的宋少轩,张了张口,话到嘴边,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韩商商,我告诉你,离婚你想都别想!我不会同意的!我不会让你跟韩景烈双宿双飞的,把孩子打掉,你还是宋少奶奶,我不会跟你离婚的!”他冷漠的说着,眼里冒着火。不给韩商商再开口的机会,他抓起搁在沙发一旁的衣服,转身就离开了卧室。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漂泊大雨。韩商商侧着身体躺在床上,捂着嘴,她再也控制不住,哭了出声。安静下来的卧室,哭的红肿的眼瞳,眼神越发呆滞空洞。三天后,韩老爷子的寿辰如期而至。宋少轩再不愿意,但在这个日子,他还是出现在了韩商商的跟前,带着她一起到了韩家。刚进宴厅,宋少轩就冷漠的警告道:“别想着去找韩景烈,如果让我发现你跟他在一起,那你就别怪我!”哪怕韩商商嫁给宋少轩三年,但只要韩景烈迟迟不结婚,韩老爷子就怎么也不会真正放心下来。当初他能为了逼着韩商商跟韩景烈分手,不惜把最疼爱的儿子逼到绝路,甚至过后再次将韩景烈强制送到部队。要是发现如今她们还搅在一起,更加不可能心慈手软。韩商商咬着唇,她说:“我没想过要再跟韩景烈在一起,就算跟你提离婚,也不是因为他!”哪怕韩商商说的是实话,但听在宋少轩的耳朵里,不过也就是她的狡辩而已!这个时候,韩大太太走了过来:“商商、少轩回来了啊。”她声音不清不淡,见她们回来,也没有什么喜气。她是韩商商的养母,如今也不过是四十多的年纪,保养的很好,穿着高端奢华的礼服,化着精致的妆容,看着也不过是三十多般。“妈。”韩商商颔首,而一旁的宋少轩也是笑着喊了句:妈。韩大太太脸色缓和了一些,对韩商商道:“你爷爷挺想你的,既然回来了,就先去书房看看他吧。”说到韩老爷子,韩商商下意识攥紧了掌心。她不想见韩老爷子!但这话由韩大太太亲自开的口,韩商商没有任何拒绝的余地。宋少轩想说话,但这个时候,韩家大爷,韩商商的养父韩景旭走过来,喊住了宋少轩。韩商商深吸了一口气,跟着韩大太太上楼。对于这个乖巧的养女,如果当初不是发生那件事,韩大太太还是很喜欢她的。只是……“等会别惹你爷爷生气,知道吗?”她皱着眉提醒韩商商。韩商商嗯了一声,低眉顺目。韩大太太没再说话,到了书房,就让韩商商自己进去。“爷爷。”韩商商站在书桌前,唤了韩老爷子一声。韩老爷子虽然年到七十,但精神却很好,一双浑浊的眼眸豁亮。板着的脸,皱纹爬满,却仍旧可以看出年轻时的英俊。多年居于上位,那股不怒而自威的气势,光看着就让人发怵。韩老爷子正看着书,听到韩商商的话,也不急着抬头,长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发出的清晰富有节奏的声响,让人心悸。过了快一分钟,韩老爷子才放下书,睨了眼韩商商:“商商,回来了?”韩商商低眉顺目的点头没说话,韩老爷子把老花镜摘下:“跟少轩日子过的还好吗?”“承蒙爷爷关心,我跟少轩挺好的。”“好就好。”他轻笑了一声:“你跟少轩结婚也三年了,是时候该要个孩子了。你说呢,商商?”
              第14章 商商,不要拒绝我 “爷爷说的是。”“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爷爷,不用这么拘谨。”韩老爷子睨了眼韩商商,淡淡地开口:“景烈快跟裴家的孙女订婚的事,这事你知道了吗?”说不清是试探还是什么,但裴家孙女这四个字,还是让韩商商浑身一震。她紧紧地捏着裙摆,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听说了一些。”韩老爷子仿似没有注意到她的动作,点点头,继续道:“你都结婚三年了,景烈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成家立业了。”“商商,你别怪爷爷狠心。景烈他不该拘泥于男女情爱,他有更好的发展,你说是吗?”他豁亮的眼睛看着韩商商,仿似能看透她的灵魂深骨。韩商商强行挤出一抹笑:“爷爷误会了,我没有怪你。三叔结婚,是一件好事。”是好事吧?起码,结了婚,他或许就能忘记她,忘记过去,能过真正幸福的日子了!韩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点头,最后道:“嗯,你先出去吧。”韩商商至此也没有敢松下一口气,象征性的点头后,她几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里。但匆匆而走,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1-29 16:05
                在走廊里被人拦住。那人将她拽进一个房间,抵在墙壁上,熟悉的气息充斥着鼻尖,是男人特有的味道。韩景烈沉着声开口,目光灼灼的看着韩商商:“商商。”心里梗着的难受让她快要呼吸不过来,听到韩景烈的声音,韩商商眼眶一热,却克制着不让自己表现的任何异样。她咬牙:“三叔,放开我。”“我若不放呢?”若不放呢?韩商商握着拳头,抵在他胸膛,用力想要把他推开,但韩景烈却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吻上她的唇,犹如初尝荤腥的猛兽,吮吸着她的甜蜜,疯狂晾夺。长指一路下滑,从她的裙子探进去,蹂躏着她柔软的翘臀,更加放肆……“唔……”感受到男人的动作,韩商商慌了,去抓韩景烈的手,想让他放开。“不要,你放开我。”韩商商红着眼眶,她含泪怒瞪着韩景烈:“韩景烈,这里是韩家,你想让爷爷发现吗!”刻意压低着的声音夹带着颤抖。她不敢太大声,她怕被人发现,发现她跟韩景烈一起……说到底,韩商商都是心虚。韩景烈扯下她的内裤,挤开她纤细的长腿,分开抵着她,不许她动弹,“既然知道,那就别乱动。”韩景烈警告她,低沉的嗓音格外沙哑隐忍,呼出的气息,炙热充满荷尔蒙。韩商商瞪圆了眼睛,发现了韩景烈脸上不对劲的薄红,他的体温比平时要高上几分,微眯着的狭长凤眸,透着一股妖冶的红……不好的念头从韩商商的脑里浮起,不安的让她忘了反抗挣扎。她怔怔地吐出了四个字:“你怎么了?”他衬衫敞开,露出的肌肤都染了层淡淡的红色,热汗密布着韩景烈的全身,额前的黑发被侵湿,他目光灼灼,如同发狠了的野兽,恨不得立刻将她吞吃入腹。“嘘!”韩景烈长指抵在她的唇上,外面便传来了一阵吵杂声。韩商商一惊,韩景烈便趁这个时候,撩起她的裙,巨大的灼热抵着她神秘的幽谷,长指覆在她柔软上,轻柔的抚摸,酥酥麻麻的触感,韩商商浑身颤栗,她咬着红唇,外面吵杂的声响,她隐忍着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男人含着她耳珠,幽谷被那坚挺撑开,试图进入,他喘着粗气,低低开口:“商商,不要拒绝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1-29 16:05
                  全文已有。茄楼主维新:xqh2015201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11-29 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