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吧 关注:36,887贴子:181,075
  • 17回复贴,共1

韩信对项羽的评价以及王夫之老先生的议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1-28 22:35
    韩信对项羽的看法是匹夫之勇+妇人之仁+处事不公+暴虐滥杀,所以必将以失败告终。
    王夫之老先生对韩信的封赏建议有不同看法,认为以后韩信为刘邦所杀是由此种下的祸根。
    其实,当年造反的那些好汉,谁不是为了功名利禄才提着脑袋拼命冲杀的,还指望他们真有解民于倒悬的觉悟啊?打下天下以后,领头的做皇帝,武将博个封妻荫子再正常不过的想法。而项羽有功舍不得封赏,谁会愿意再去卖力呢?由此韩信提出要及时封赏应该也没什么不对的。只是在刘邦危难的时候以封齐王相要挟,这的确是作死。
    老先生的项伯和吕马童的点评还是很有见地的


    回复
    2楼2017-11-28 22:53
      趁火打劫是正确的,他们会想着回到春秋战国时代,没想到回到了半个秦始皇时代,思想没能跟上潮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29 08:02
        两人都一针见血了,这些人际问题刘邦老油子处理起来跟项羽不在一个档次,能分清形式、变换嘴脸,这些最基本的政治功底奈何项羽不具备啊


        回复
        4楼2017-11-29 11:48
          天子斤斤然以积聚贻子孙,则贫必在国;士大夫斤斤然以积聚子孙,则败必在家;庶人斤斤然以积聚贻子孙,则后世必饥寒以死。

          这段是在讽刺项王小家子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29 13:10
            集团斗争,韩信不死谁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29 18:08
              竖版看的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01 10:25
                陈平对项羽的评价:“……项王为人,意忌信馋,必内相诛……”于是向汉王提供离间计,成功地离间了项羽身边仅有的几个谋士。
                郦食其为汉王说齐王时说:“项王有倍约之名,杀义帝之负;于人之功无所记,于人之罪无所忘;战胜而不得其赏,拔城而不得其封,非项氏莫得用事;天下畔之,贤才怨之,而莫为之用。……”齐王因而答应归汉
                项羽当时的口碑确实很差,失败绝非偶然


                回复
                9楼2017-12-01 20:34
                  刘邦对项羽的评价:"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所以为我禽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2-02 14:57
                    韩信也是个嘴巴上滔滔不绝,胸中其实也没多少干货吧。那个时代的人想上位当然都要有点纵横家的风格,说起来口若悬河,不然如何博得主公的青睐和重用。韩信说项羽的那些貌似都是对的,仔细想想其实不对,为啥不对呢?因为韩信根本就没理解项羽为啥会失了人心。让他自己做个样子出来,完蛋,他做人比项羽只有更差,没有比项羽做人好一丁点儿,同样是混成个孤家寡人、众叛亲离、死于非命,所以我说韩信说的项羽各种缺点其实他自己都做不到,更没理解,也不知道如何做好。所以这两位一个对另一个的评价,恰恰应该属于反面教材,五十步笑百步,两位大人物在做人上面都是有重大缺陷的,更像是一个流传了千年的笑料。


                    回复
                    11楼2017-12-04 13:30
                      韩信的失败跟项羽还是有点不同的,他对项羽的点评可以说是旁观者清。

                      项羽确实如韩信所说的那样,凭借自己力能扛鼎、匹夫之勇,在战场上纵横冲杀,当时无人能敌,指望以一已之力打天下,他也一直以此为自豪,直到已经山穷水尽,灭亡在即,还说是天灭他而不是他不行,至死不悟;而滥杀无辜、所过破灭,则是他另一大污点,没有人会愿意跟这样的恶魔跟到底;封赏不公,更让手下人觉得跟着他不靠谱。由此可见,项羽能真正打下天下就没有天理了。
                      而韩信的问题可能更多地出在政治上的幼稚和情商太低。
                      韩信军事能力不必怀疑,刘邦定鼎以后所说的三个不如就充分说明了韩信的军事能力。然而,当天下未定,项羽派人来做说客的时候,蒯彻给他提的“三分天下”的建议,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可行性的,但他不予采纳的理由是刘邦对他好,解衣衣之,推食食之,言听计从,不忍背叛。害得蒯彻只好装疯。直到第一次被诱捕,才想起蒯彻说的刘邦真的会兔死狗烹,为时已晚了。即使如此,面对雄主,保持个低调说不定也不会送命。他却眼睛长在额头之上,羞与绛、灌等列。路过樊哙家,樊哙倒也不势利,对他恭敬异常,还称他为“大王”自称“臣”,他出门后却口吐狂言,“生乃与哙等为伍。”
                      韩信的人际关系看来也不怎么样,封了楚王以后有人向刘邦告韩信反,刘邦问诸将,回答是:“亟发兵,阬竖子耳!”看来诸将平时对他也一肚子不爽。
                      张良跟韩信就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人物,所以能善终,绝不是偶然的。


                      回复
                      12楼2017-12-04 18:49
                        臣光曰:世或以韩信为首建大策,与高祖起汉中,定三秦,遂分兵以北,禽魏,取代,仆赵,胁燕,东击齐而有之,南灭楚垓下,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观其距蒯彻之说,迎高祖于陈,岂有反心哉!良由失职怏怏,遂陷悖逆。夫以卢绾里闬旧恩,犹南面王燕,信乃以列侯奉朝请,岂非高祖亦有负于信哉!臣以为高祖用诈谋禽信于陈,言负则有之;虽然,信亦有以取之也。始,汉与楚相距荥阳,信灭齐,不还报而自王;其后汉追楚至固陵,与信期共攻楚而信不至。当是之时,高祖固有取信之心矣,顾力不能耳。及天下已定,则信复何恃哉!夫乘时以徼利者,市井之志也;酬功而报德者,士君子之心也。信以市井之志利其身,而以君子之心望于人,不亦难哉!是故太史公论之曰:“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于汉家勋,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不务出此,而天下已集,乃谋畔逆;夷灭宗族,不亦宜乎!”


                        回复
                        13楼2017-12-04 21:58
                          韩项两位事不同,理相通,其实可以说颇多相似之处。都是想干大事的人物,都具有出众的才能,都有很好的机遇,人生际遇、性格、特长等方面各自不同,可以说是两种不同的人生。但是失败的原因,愚以为确实颇为相似。就是在做人上不说比不上刘邦,甚至可以说比普通人都有很多不足。韩信的忍胯下之辱虽然经常被从正面进行宣扬,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确实看出其人格有颇为猥琐的一面,报答漂母也多出于个人恩怨,境界颇低,至于刘邦手下众将对他多有负面评价,自然是合乎预料的事情了,韩信的很多事情细看之下都对他的做人深表遗憾。人都做不好呢,如何能对别人做出准确的评价,最多也就是人云亦云罢了,因此,韩信对项羽无论是什么评价,愚以为都不能代表一种客观的观点,之所以能在通鉴中留下这段记载,无非就是某些人要通过韩信的嘴说出他们想说的话而已吧。


                          回复
                          14楼2017-12-05 01:07
                            韩信打仗厉害,做人在比刘邦厉害,有刘邦项羽什么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16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