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27,047贴子:1,318,189

三生三世青衣诀 暮云~兰茵 白真历劫成暮云 与兰茵谱写三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也会加一些暮云~焉逢 本人可能文笔欠佳,只是很喜欢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轩辕剑之汉之云这两部电视剧 融合了一下 开个三生三世第三部(开玩笑)本人保证此文价值观绝对正 祈祷度娘勿吞
以后想尝试网络小说 先来个续写练练手
主要从金庸台刺杀后,开始写起 剧情有些改动,金庸台刺杀后,焉逢恼怒,错手杀了暮云,陷入悔恨当中,而此时轩辕剑合二为一,焉逢剑气收入剑内,成为真正的执剑人,功力大增,紫衣依然谋求夺取轩辕剑,而徐暮云则历劫醒来,回归真身,成为白真。而此前兰茵为救耶亚希,已经被暮云暴走的剑气打得魂飞魄散了,肉体也随之消散。






大皇帝页游新区入口,三国SLG战争页游,点击领取礼包,新服送首冲高返利! 酷玩吧为您推荐!!!
2017-12-14 06:55 广告
第一章
阳光刺眼的很,白真刚刚睁开眼,又缓缓地闭上了,整理好思绪,才慢慢睁开双眸,尽收眼底的是满目的桃花,他颤动着修长的睫毛,仿佛不太适应这久违的阳光。
"这一觉,当真睡得久了些,这劫可还受得住?"折颜提着两壶桃花酿向白真走来。
"一场梦罢了,梦醒情断。"白真淡淡地说到,只是不经意间微微抽动了眉角。
"但愿。"折颜将就轻轻的递过去,笑了笑说。

"这小五自从与那夜华成了婚,回青丘的次数是越发地少了,小九继任女君后也只忙于青丘事务,将自己关在那狐狸洞里,我这闲散惯了的人,没人闹着,一时还觉得无聊了些。"白真似是借着下棋的间隙向折颜这短段时间的烦闷。
"许是你去凡间历劫时的生活太过颠沛跌宕,就觉得我这十里桃林过于安宁了些吧。"
白真提了提嘴角,并未回答,只是轻轻地应和了一声。
"老凤凰,陪我去一趟山海界可好?"
"山海界,去那儿做什么?"
"怎么,不乐意吗?"
"怎敢,真真的请求,我怎忍心拒绝。"
终究,你还是放不下的吧,其实,这劫,这梦,才刚刚开始,折颜心想。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27 23:06
    第二章
    山海界
    "你,你,徐暮云,害死了我们家小姐,你还有脸来?"千岳见到白真甚是惊讶,千岳曾随小姐去过凡间,也见过徐暮云,只是他惊异于区区凡人竟然进得了山海界。
    "应龙,你们山海界的待客之道是越发地差劲了,小小的一个侍从都敢对上神如此说话。"虽话里带着些不悦,但白真终究是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胡闹!这是青丘白真上神,岂是你能妄加议论的?小小下人,不懂礼节,还望上神不要挂在心上。"应龙慌张地赔了礼。
    "可他明明就是... ..."千岳才发现此人虽与徐暮云长相无异,发色确是寻常的黑色,脾性也甚是和顺,若换了徐暮云,他刚才那番话,说不定他们还能打起来。
    "我还不至于和一个侍从较劲,只是越发感觉各族以为我青丘甚少插手这四海八荒的琐事,就都以为青丘好欺负了些。罢了,我今天来主要是为了了结一些尘缘俗事,或许有些唐突,在下可否一睹令女肉体?"白真礼貌地作了个揖。
    "家女?家女肉体早已消散。"应龙拂袖拭了拭眼角的泪。
    "什么?你说令女肉体已经,什么时候的事?"白真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半年了,几年前家女兰茵恋上凡人,不料意外身死,但灵魂未散,本可救活,可她却留恋凡间,久久不肯离去,终归灵魂覆灭,肉体消散。"应龙低着头,扯了扯衣袖,极力掩饰着眼神的悲伤"也罢,她命该如此,本是场飞升上仙的情劫,可惜没能渡得过,怨不得谁。若是上神还有疑问,且随我来。"


    阳光透过碧玉镶金窗射在一张寒冰床上,上面不再有那个曾朝夕相处的粉衣少女,而是空空如也。白真瞬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心痛,已经活了数万年了,本以为所谓情爱早已看透,只将劫数当成一场梦,却不想,梦从未醒来过。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折颜说道。
    "什么办法?"
    "结魄灯,小五曾用它救过墨渊。只是真真,有些事情,改变不了的。忘情水,若你需要,尽管讨我要。"
    "无须,我活了几万年了,若这点还看不透,岂不妄为上神。我这里速去趟天庭。"白真语末,化为一束亮光,飞往天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27 23:09
      第三章
      天庭
      "小五,结魄灯可在你那儿,能否借我一用?"
      "在,只是四哥借去有何用?话说,自打四哥历劫回来,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越发地老气了。"白浅调侃道。
      "也未及你老气,自打嫁给了太子夜华,连四哥也不放在眼里了,这未来天后的架子倒是端得紧实。"白真挑了挑嘴角,用指尖触了下白浅的额头说道。
      "又或者是四哥惹了哪家漂亮姑娘,欠了笔情债,就来我这儿讨这结魄灯?"
      "我... ..."
      "果真叫我猜中了?"白浅捂着嘴偷笑道"我这只会整天往那十里桃林跑的四哥,如今也开窍了,我倒想知道是哪家姑娘将四哥迷成如此。"
      "只是笔情债,还了便清。话说也是快要当天后的人了,怎么还如此小气,借个结魄灯,还将人审讯一番。"
      "我只是想提醒四哥,若那女子肉体还在,便也好说,若不在... ..."
      "不在当如何?"白真似是有些急了。
      "结魄灯只能结人魂魄,若肉体不在,想复活,便要重塑肉体。"白浅眉头微皱。
      "那你可知如何重塑肉体?"
      "果真肉身也消散了吗?"白浅内心骂自己真是一语成谶,"四哥刚刚历劫回来,凡间的情况,想是也不必我多说了,天帝数万年前曾在川蜀一带种下过一颗人参树,十年一开花,五十年一结果其果注入千年修为,便可幻化万物。只是这人参树如今为尧汉所有,除了尧汉皇室,无人知晓其所在。四哥若要取其果,必须下凡入尧汉或可寻到。"白浅沉沉的说着。她对他四哥此次历劫的经历有些许了解,所以才会略显出担心的神色来。
      "既然如此,我取来便是。"
      "四哥要记住,此次下凡,并不是为了公事,若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法术。"白浅叫住刚要转身离开的白真,提醒道。
      "我说小五,你现在还没继任天后呢,这天族的规矩倒是守得紧。"白真挑眉笑了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27 23:09
        好好看,楼楼加油!


        很有趣的組合,好期待~~~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1-27 23:30
          求更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28 02:04
            求更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28 10:35
              第四章
              山海界
              "应龙,要燃兰茵之物保三日结魄灯不灭,便可结出魂魄,届时我会带着兰茵的肉身回来。"白真认真地嘱咐着应龙。
              "能得上神拯救,实是小女毕生之幸。只是小仙斗胆敢问上神,上神为何要救小女?"应龙弓着腰,毕恭毕敬地问着。
              "还债而已。"白真只是简单地回了一句,便拂袖而去,却就在转身时默默地问了自己一句;"真的只是还债吗?"
              十里桃林
              "此次下凡,不能擅用仙术,这叠云扇既可敛你周身仙气,又可在关键时刻护你周全,你且拿去。"折颜幻化出一把浅青镶翠扇,递给白真。
              "老凤凰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以前跟你讨个桃花酿,你都要唠叨两句,如今怎么肯将这样的神物随随便便地给我了"白真撇了撇嘴说道。
              "只是宝物太多,没地方搁置了。"
              "你把我当成仓库了?"
              "就是这个意思吧。"折颜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好吧,是我自作多情了... ..."白真一脸无奈。
              第五章
              凡间
              白真知道若要取得人参果,必定要潜入皇宫,查找人参树的下落,那么唯一现成的办法就是继续装作暮云,进入宫城。
              白真挥手,只见一道白光,瞬间发色尽白,就连服饰、发饰也都与之前还是暮云时的装扮别无二致。
              "白衣?"忽然带着些许惊讶的声音传来。
              白真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只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现在街头,左腰挂着飞羽令牌,满脸惊异。白真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原来是强梧。
              白真并未显出慌张来,反而有些窃喜,本来还想着如何能遇到尧汉认识铜雀白衣的人,将自己抓入宫城内,不想得来全不费功夫。
              "白衣,你怎么还活着?"强梧来不及多想,毕竟还不明情况,只能先招呼士兵将白衣抓了再做打算,"来人,将白衣抓起来。"
              强梧知道以他的功力并不是白衣的对手,本还在想着该如何对付白衣,却不想这白衣连反抗都没反抗,直接就被将他包围的士兵打晕了去。
              "关入监牢。"强梧还是有些疑虑,白衣不抵抗,定有阴谋。
              监牢内
              白真微微睁开眼,监牢里的湿气令他有些许的不适应,其实他并不是不想还手,只是他在凡间不便使用法术,体内又没有剑气,单凭武功并不是强梧的对手,若是因此受了内伤,却是得不偿失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28 13:00
                第六章
                "什么?你说暮云还活着?"焉逢抓住尚章双肩,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你轻点儿"尚章挣脱焉逢的手,"强梧抓了他,现在就关在监牢里。"
                焉逢没等尚章话说完摔门跑了出去。
                "诶,焉逢,你等等我,我叫上耶亚希,"尚章喊道,但焉逢早没了人影。
                而监牢里的白真正在无奈地调侃着自己这四海八荒最惨的上神,没有之一。四海八荒第一美男,青丘狐帝白止之子,天帝都要让几分的白真上神,如今竟沦落为凡人监牢的阶下囚。话说这凡间想是来快要入冬了,敛了周身仙气的保护,这狐狸也是极怕冷的,现在多想念那老凤凰十里桃林漫山遍野的灼灼其华。
                "真真,可此时想起我的好了?"突然,牢内响起诡异的声音。
                "谁?"突然白真旁边出现了一个暖炉,冒着白烟,仿佛在和他对话。
                "老凤凰,倒真是为老不尊,这种恶作剧你屡试不爽啊!"
                "真真,你这可是误会我了,我给你的那把扇子可是父神耗费千年修为制成的,不但变幻无穷,还有隔空对话的神力,是上古神物,岂是恶作剧。"折颜坐在桃花树下,抿着桃花醉说道。
                "你有那么好?"白真翻了个白眼,嘟着嘴喃喃而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28 13:01
                  开一个游乐园多少钱?怎样选择户外游乐设备?点此围观! 店面筹备风险评估指导开业!资深行业人员为您把好关!
                  2017-12-14 06:55 广告
                  沙发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28 18:03
                    好好看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28 20:47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28 22:5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28 23:42
                          第七章
                          "暮云,你真的还活着?"焉逢拍开监牢的门冲了进来,已是大汗满头。
                          是刚刚与折颜说话过于用心了些,没有注意到此时焉逢已经夺过那牢房的钥匙一个箭步闯了进来。
                          就这样,白真与焉逢两眼相对,直勾勾地足足盯了许久。这么一个大男人盯得白真当真不自在,扭了扭肩膀,却欲言又止,实是不知说什么好。
                          "暮云,哥哥的错,我不该错手... ..."
                          "本就是暮云的错,令飞羽数人殒命我手,长兄教训得是,何错之有?"白真依然不是上神身份地颔首点了点头。
                          十里桃林的折颜听到白真如此淡定的回答,差点儿将刚去口的桃花酿喷了出去。
                          "你说,什么,殒命... ...长兄?"焉逢着实被暮云这不紧不慢,不急不躁又略带文腔的语调吓到了,心想莫不是弟弟被自己打伤脑子了。
                          陆陆续续地,强梧、徒维、横艾都来了,还有那被耶亚希连拖带拽拉过来的尚章。
                          白真倒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转而将自己事先编好的理由顺便就说了,以解释"自己为什么还活着"这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当时我受了重伤,为山中一道人所救,体内的剑气被当时长兄强大的力量收入剑内,轩辕剑合二为一,而愚弟现在也不再是什么轩辕剑气的载体了。"
                          耶亚希被白真这儒雅的措辞给逗得笑出声来,回头看了看焉逢,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示意焉逢是不是冰块儿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白真这理由自然是漏洞百出,别说横艾会生疑,飞羽的其他人也不会轻易相信,但焉逢却沉浸在弟弟还活着的喜悦中,况且在横艾和他说清当初暮云是为了救他才杀了商横等人后,焉逢心中只剩下了万分的自责,而看到弟弟还活着,他不知道有多激动,什么疑点,早就没头脑去顾忌这些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28 23:55
                            大学考试月 熬成熊猫眼 也要来更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28 23:57
                              加油楼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29 00:00
                                ☕️☕️☕️樓樓喝點咖啡提神,考試滿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1-29 00:36
                                  还有吗?楼楼加油↖(^ω^)↗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11-29 04:25
                                    加油,已收藏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29 06:35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29 07:24
                                        第八章 白真内疚
                                        "那个,哥,弟弟如今实是悔过了,发誓不再回那铜雀,想着这世上只剩下哥哥这一个亲人了,伤好了便立刻赶来尧汉,不想还未见到兄长,便被抓了去。"白真可谓是拼尽了这数万年修来的演技,将这感情拿捏到位。
                                        可白真越是这种温和的态度,就越引起飞羽众人的怀疑,这边的折颜着实地为这白真的撒谎技能捏了把汗。
                                        焉逢摆手一击,将拷着白真的铁链劈成了数段。
                                        "焉逢!"强梧、横艾等人一齐喊道。
                                        "焉逢,此事如此蹊跷,你不能这么冲动,况且丞相还未下令,你不能... ..."横艾握住焉逢本想去扶白真的手。
                                        "出什么事,我一力承担。"焉逢挣脱横艾抓住他的手。
                                        "这白衣杀了我们那么多兄弟,我不管他是不是你的弟弟,焉逢你放他 ,对得起商横他们吗?"强梧几乎是吼道。
                                        "我说过,暮云是为了保住我才杀了他们,我不会忘我们飞羽的誓言,但这不是暮云的错,你若要找人报仇,找我便是了。"说罢,焉逢便扶着白真,径直走出了监牢。
                                        这场景,让白真不禁在心中生出莫名的内疚,终究是自己历劫时犯的错,虽说人有生老病死,都是命运使然,但商横他们确确实实是自己亲手杀的,这让他心里着实不好过,罢了,若是以后有机会,便去和天帝讲讲,让这些人投个好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29 14:23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7-11-29 16:35
                                            还有吗?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7-11-29 18:44
                                              没有了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29 19:48
                                                第九章 耶亚希的调侃
                                                "暮云,哪儿受伤了没?"回到房间,焉逢第一时间检查白真的伤势。
                                                "暮云无碍,多谢哥哥关心"白真照礼作了个揖。
                                                这一举动将耶亚希逗得"噗嗤"笑出了声来,"冰块儿,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现在说话跟我母亲似的,板板正正的,跟那个道人学的吗?"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白真,过去在青丘,少说是千把万岁的人之间交谈,说话倒是没在意的,都是半文半古,而今和凡人说话,若还是这么个腔调,就着实怪异了,难怪耶亚希说像她母亲,恐怕她爷爷也不是这么说话的吧,不过话说,我比他祖祖爷爷也要早上个几百辈。
                                                "暮云是不是还在生哥哥的气?"焉逢见弟弟与自己如此生疏,觉得这应该是弟弟还在气头上采取的冷暴力。
                                                "哥,我只是今天有些累了,有什么事能不能明天再说?我想休息一下。"白真不是不想解释,只是不知该如何解释,总得给点儿时间整理一下措辞吧。
                                                "好,你好好休息,我去,去见一下丞相。"焉逢眼中流露出担心的神色。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29 20:56
                                                  第十章 堂堂上神成侍从?
                                                  "丞相,能不能将暮云留在我身边,他天性高傲,怎么会甘愿成为侍从?"焉逢单膝跪地,希望丞相收回成命。
                                                  "你也知此事蹊跷,那白衣杀我多少尧汉兵将,能将他留在尧汉,已经让将士们不满,况且他现在剑气已失,尧汉不会埋没人才,但也会一视同仁,若他日后立功,尧汉自然不会亏待他。"公羊朔也实是无奈,这白衣即使过去杀过尧汉将士,但他毕竟是焉逢的弟弟,拉拢他不但能牵制住焉逢,而且能体现出他尧汉的宽容惜才之心。
                                                  屋内
                                                  "我说真真啊,你这说话的语气着实要改一改,怎么在这青丘也没见你说话如此老气?"这边折颜正百无聊赖地通过扇子和白真聊着天儿。
                                                  "和你这么只为老不尊的凤凰在一起,我说话自然会随心了些,可和这些凡人一道,总觉得自己该有点儿上神的样子。"白真嘟了嘟嘴说道。
                                                  "可你现在不是堂堂的白真上神,而是徐暮云啊,不满二十,说话像个老妪。"折颜可谓是忍俊不禁,若是白真看到老凤凰这表情,恐怕又要赌气了。不过白真这次也真真切切地告诫自己,万不可再像以前那般说话了。
                                                  忽然,房门被打开,原来是焉逢来找他,白真整了整思绪,"哥哥,你来找暮云是有什么事儿吗?"
                                                  "丞相答应你留下来了。但是... ..."
                                                  "但是什么?"
                                                  "但你必须从侍卫做起,暮云,我知道,你一定不甘于... ..."
                                                  "太好了,我答应,只要能留在哥哥身边就好。"白真真被自己这肉麻的话吓了一跳,不过,做一名侍卫就不会总被别人盯着,反而更好行动,对他寻找人参树更有利。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29 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