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最强弃少吧 关注:11,939贴子:269,089
  • 0回复贴,共1

帮一位小姐姐打广告,各位觉得可以可以支持一下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战气大陆,云荒南域,紫云城!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紫云城里早就人流满满,街道两旁的店铺早已开张;路边上,有着扮相各异的战者和平民百姓在摆摊叫喊。
  
  茶楼酒肆里的汉子们正在唾沫横飞的大声吹嘘着昨日的收获和征战,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这时城路的中央,青巨石铺成的大路上,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少年身上背着一个破旧的背囊,衣裳褴褛,脚底的鞋子不知道破了几大个洞,就好像是鞋没有穿,一副乞丐的打扮,走在路上东张西望,好像第一次来到这里一般。
  
  但少年的脸上却十分干净,走近一看,少年一张有些晒黑的脸庞挂着一丝天生的邪气,眉宇之分间却气势不凡。
  
  那双黑色的眼睛,如同明星般闪亮,同时又隐含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沧桑,看来这个少年身上的故事奇异非凡!
  
  这个少年就是无名老人拼死送走的云天!
  
  那个无尽的黑洞将云天送离了神州大地,这时云天所处的地方叫战气大陆,一个比神州大地低级的面位。 
  
  
  战气大陆,以战为尊,战者修炼战气,逆天而行,与天争运,与地争存,与人斗命!
  
  强者如龙,横行战界,弱者似蚁,朝不保夕!
  
  战者修为初始等级为聚气,聚气之后是凝脉,人体修炼以战脉为基,达到聚气圆满时战者就会凝聚出战脉,周周身战脉可聚三十三条。
  
  
  云天没有理会旁人的眼光,也没有在意身上的打扮。驻下足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静静的注视着这座城市,这个让他感到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五年前云天正是从这里离去的,这儿他出生的土地!
  
  “五年了,我云天又会来了,如果当初不是师尊将我出现,将我带走,也许现在我依旧那个人们茶余饭后打趣、嘲讽的**吧!”
  
  望着眼前的旧景,云天眼前浮现出起第一次和师尊相遇的场景。
  
  那时刚满十二岁的自己,因为受不了被人们称为“紫云第一废人”名号的云天,只身一人,在没有修出半缕战气的情况下,闯入了危机四伏、战兽遍野的紫云山脉中。
  
  结果可想而知,进入紫云山脉多久自己就遇到了山脉中最凶残的噬血幽狼群!虽说自己凭着过人的意志没被吓倒,但最后还是避免不了被群狼分尸的命运。
  
  正当一群凶恶的噬血幽狼张着血盆大口,伸着精钩似的铁爪,准备将自己分食,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之际,是师尊出现救了自己,称自己是万古一遇的天才,并且收了自己为徒……
  
  “这辈子有为师在,这天上地下无论是人、是兽、是天、是神,谁也别想你再伤到半根汗毛……”
  
  “……天儿,走!为师去了,走狗们一起上路吧!”
  
  “爆!”
  
  昔日师尊的话语好像又在耳边喃喃响起,那在登天峰上炸开的惨烈血云,是师尊在自己生命完结的那一刻对自己最后的一次呵护!
  
  “当时自己真的好**,是个累赘,要不是我师尊也不会……”
  
  想到这里,云天那双黑色的眼眸中,布满了血光,双眼也变得无比猩红了起来,手上青筋爆涨,口中紧咬的双牙,也流出了血丝……
  
  “呵,这一切又回到了起点……师尊的鲜血不能白流,贼老天,还有那群鹰犬走狗,就让我云天继续和你们斗吧!终有一天我云天会完成师尊的遗愿,将这天给踏破!”
  
  ”快去看啊!云家丹行好像出事了!”
  
  这时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顿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好像是这种事极其罕见。
  
  “云家……!”
  
  当云天听到这个词时,心念从思念师尊的悲痛中缓了过来,那正是他的家族。
  
  “家族的丹行出事了!怎么回事?去看看……”
  
  云天平复了一下心情,用舌头轻轻舔干嘴角的血迹,随着人流的步伐,往云家丹行的方向走了过去。
  
  几个泛眼之间便来到了紫云城的中央。
  
  这中央是紫城最繁华的地方,一眼望去,尽是古韵古风的高楼大厦,琼楼玉宇,各色各样的商铺里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道路上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此时正是清晨时光,也是人流最多的时刻!
  
  清晨来到这里的人大多是平日里在紫云山脉讨生活的人或是路过这里的冒险者。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多数是为了购买疗伤救命的丹药或武器。
  
  隔着一段距离,依旧是在青巨石铺修的道路上,云天就看了那块悬挂在云家丹行大门顶上的紫金色大牌匾。
  
  “云家丹行”
  
  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竖起,高高的悬挂在云家丹行的大门顶上。
  
  每个字中都透露着苍劲古老的气息,这是当年云家的第一位先祖所写,这先祖当时是名震一方的四脉丹师,所以才有了云家数百年的辉煌传承。
  
  紫云城中央有几家丹行,但相比其他丹行刚开门时的冷清,云家丹行门前可是炸开了锅!
  
  里三层外三层,被人围了个水泄不通,声音吵杂喧哗。
  
  以云家丹行大门为隔线,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半圆圈,圈外有些没挤进的人还拉长了脖子,垫高了脚往里面看,口中念念有词。看他们的样子并非是要购买丹药,而是在看热闹。
  
  “家里的丹行真的出事了!”
  
  云天心中一揪,也不管人群有多拥挤,便使劲地往人群里钻了进去。
  
  只见前方一百多个身穿火红色护卫战服的彪型大汉正手拿着武器,气势汹汹的围堵在云家丹行的门口,形成了一堵红色的人墙,正和怒目圆睁的云家护卫在相互对峙。
  
  在红色人墙中间,停着一辆极其华丽的马车,马车四面敞开,上面镶嵌着各色让人眼花缭乱的水晶宝石,珠帘垂下,一个身穿火炎色衣袍身影时隐时现。
  
  
  “这些是什么人?竟如此嚣张的堵在云家丹行门口,这是赤裸裸的挑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云家的脸吗?”
  
  刚回来就遇到了这种的情况,云天的心固然不爽,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在云天的印象中云家可是紫云城唯一的铜鼎世家。在这紫云城中已经扎根了数百年,在紫云城就是一些银鼎势力来了也要对云家礼让三分。
  
  云家就是这紫云城的主人,几乎没人敢惹,而眼前的这种行为无异是要组团找死!
  
  “赵家的公子还真是有雅趣啊,这一大早的就带着这么多人气势汹汹的来我们云家门口,这是要来买我们云家的丹药啊!还是要了准备要抢我们云家昨天吃剩下的剩骨头和剩肉啊!”
  
  正当云天为眼前这一幕感到脑怒的时候,一个暗含愠怒的声音从云家丹行的大厅传出。
  
  随后一个无比熟悉的高大身影映入了云天的眼帘。
  
  来人身着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上带着一块紫色的祥云型美玉,迈着平稳的步伐,十分儒雅的走了出来。
  
  这人正是云天的二叔,云宇。
  
  “二叔!”
  
  时隔多年,再次见到家中亲人,云天的心头不由得有些激动,但此时还未是相认的时机。
  
  “哼,云家人的嘴现在到是变得厉害了,你们云家吃剩的骨头还是给你们云家自个啃吧!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你们云家就真的变成丧家之犬了。”
  
  那辆华丽的豪车中一个无比狂妄嚣张的年轻声音从珠帘后进入了众人的耳中。
  
  “豪车里面坐的就是赵家的那位赵萧公子吧!那语气好狂啊……”
  
  “没错,赵家这回可是有强大的靠山了,听说这位赵公子可是从银鼎势力,玄灵宗归来的,他回来那天还在紫云城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看来云家真是落败了,以前要是有人胆敢如此嚣张,云家早就动手了,三年前那场灾难对云家的影响极大啊……”
  
  “哼!要我说这赵家就是一头白眼狼,当年紫云城发生数百年一遇的兽潮,紫云山脉里成千上万的凶猛战兽,像发了狂似的向紫云城攻击,要不是云家带领着族中上千紫云血卫与战兽拼死搏杀……云家老祖自爆牺牲惊退了群兽……我们这紫云城早就沦为废墟了……”
  
  “当初发生兽潮的时候赵家可是跑最快的,想没想到他们还有脸回来耀武扬威……那一战可是消耗尽完了云家九成力量……紫云血卫最终活不下三百,云家家主云峰也在那一战中被一头高阶战兽所创修为受损至今还未恢复……哎!可惜啊……”
  
  当听完旁人的议论后,云天心情更是跌入了谷底,那古铜色的脸庞上布满了忧虑,没想到离家五年,家族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是灭顶之灾。
  
  “老祖他老人家的仙逝了……父亲也受了重创……家族此刻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还要被无数凶恶小人窥视。我云天好恨,要是我的实力还在……”云天的小脸接近扭曲!
  
  “赵公子好嚣张,好叫嚣的声音口气!怕不是今天要带这些人灭了我云家不成。”
  
  站在云家丹行门前的云宇自然听到了旁人的纷纷议论之声。家为了紫云城牺牲流血,几乎颠覆毁灭,没想到还要受到赵家这群无胆鼠辈,临阵逃亡的小人的侮辱,实在可气!可恶!
  
  云宇身上气息狂变,那股儒雅之气瞬间消失,周气息像被烈火点燃了一样,炸裂了开来,对着豪车怒呵道!
  
  “呵,本公子叫赵萧,自然得叫嚣!不然又怎能对得起我这个名字?”
  
  “灭云家倒不敢当,素闻云家雨长老,炼药实力紫云无双,正好在玄灵宗我拜了玄幽丹王为师,今日正想与雨大师斗一斗丹!。”
  
  车里赵萧的声音再次传来,语气依旧是狂傲至极,如同那云端的绝世高手,完全不把凡间的云家放在眼里。
  
  对方都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还没开始照面,就开始了言语相击,针锋相对,火药十足!
  
  看来今天这里注定会有一战……
战古天穹
求点击,求追书,求包养!
http://m.kujiang.com/m/share/45208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11-27 23:0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