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223贴子:12,813
  • 5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288.最终日8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补档,原贴被删


回复
1楼2017-11-27 00:03
    288.最终日8
    外面天已经黑了。
    围着中庭池子的回廊柱上点亮了灯,跃动的火光照亮了脚下的路。
    是油灯吧?看冒出的烟很黑。
    女服务员(女奴)在前头带着我们到食堂。
    和出浴的女生部队在廊下合流后进了室内。
    长桌上摆上了大盘子,上面装满了面包&水果。
    坐在寿星公席位的卡纳鲁多面前放着很大一盘荤菜。
    原来如此,这里不是主人切开分配和宾客的方式啊。
    嘛,东家是小个男人(卡纳鲁多),这里他才是要尽地主之谊的。
    我坐到女服务员指定的位置,对面坐的是教授。
    「欢迎各位来到这个镇上。我,卡纳鲁多作为本镇的责任人用意了欢迎的晚宴。还请各位尽情享用。」
    卡纳鲁多看向了我。
    看来我也要说两句才行,我站起来回礼道。
    「感谢你的盛情招待,我们魔法学院一行人突破街道,来到这个镇上。逗留两三日后,就会归还王都,这段时间还请多关照了。」
    我环视座位,下座的末席是玛露卡和佩丝塔。
    比冒险者坐的还要下也是没办法了。
    以奴隶的身份来说已经是破格的待遇了。
    「是,还请慢慢享受,缓解旅路辛劳。」
    「唔姆,承蒙关照了」
    上菜的奴隶推着装了盘子的餐车过来。
    卡纳多鲁开始切分主菜。
    我和教授分到了最好的肉。
    不如说只有最开始分的那几刀的才是最重要的,后面的都交给侍者切就行了。
    大家都分到了肉。
    黄铜的杯子里也倒上了饮料。
    黄色的液体在冒泡。
    确认在座的都拿到酒和肉之后,卡纳鲁多举起了杯子。
    「那么,干杯。」
    「「「干杯!!」」」
    一口气喝光。
    也不像酸酸的啤酒,是微炭酸的酒精量也很低。
    类似麦芽酒的一种东西。
    开始用餐了。
    「海特加尔大人。感谢你打通了街道。我作为镇子的代表向你道谢了。」
    「唔姆,没事。维护街道的安全也是领主的工作,虽说我是类似代理的身份,但保证街道安全和商人没有关系。」
    「是,我打算明天尽快派出我们的士兵沿着街道到那边去通报。」
    「那很好啊。有必要让商队尽早重启旅程。」
    「其实…。在用餐时谈起有点不识风趣…。就是熊那件事。」
    「啊啊,毋须顾虑。讲吧。」
    「熊在南广场,也就是欧德大人你们穿过的门前广场,被解体了。魔石取出来了,现在正洗干净。还有,就是…。」
    「有刨出什么了吗?」
    「是,从结果来看能断定是袭击了我们士兵的熊。」
    卡纳鲁多支支吾吾的。
    意思我懂了,但很难说出口的样子。
    恐怕他亲眼看见了吧。
    一脸苦涩。
    「返还给遗族吧。」
    「是,了解了。」
    卡纳多鲁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恐怕肉是卖不出去了吧。
    亏大发了。
    也没办法了。
    「熊肉的钱,说是40枚金币…。」
    「是」
    卡纳多鲁一脸你还来落井下石的表情。
    是不想亏本吧。
    「就分配给士兵的遗族吧。分配的方法交给你了,不要留下祸根就行。」
    「是、是的!!」
    金币40枚是很贵重,但我还有公会的赏金。
    只不过在别的领地兑取大量现金后,那个镇子会因现金的减少,对流通和物价产生影响。
    在这个城镇赚到的钱最好换成东西后带出去。
    「明天我去公会一趟。学生们也要到街上买东西吧。」
    「不,镇上现在…。对了,有必要的东西要买传唤商人过来就可以了。」
    「卡纳多鲁。把代官代理的成果拿出来看看。」
    贵族的话毋须说的如此直白。
    「是、是的遵命!!」
    一般来说,如果换成别的领地我也不会说什么。
    但此地如此畏惧海特加尔家,也就是说这镇子上的宣传工作假借过我(海特加尔)家的名号吧。
    而且这家伙的性格我也懂,降住他的方法也一样。
    那就是,在物质上给他足够的甜头。
    「物价怎么了?市井平民的生活呢?」
    「街道闭塞后很多东西都运不进来,物价高涨。消息灵通的商人已经在海特加尔领那边准备好东西等着了。」
    「原来如此…。」
    「是,过段时间应该就会降温了…。但短时间内…。」
    「是吗…。海特加尔领的士兵用了引魔香袋进行了大规模的扫荡。最后,也没遭遇危险的魔物。」
    「引诱魔物…。魔物最后都怎么了?」
    「出现了大型魔物,被击杀了。」
    「上个月,有人上报目击到了龙…。」
    喂,我可没听说啊?公会你倒是给我发布警报啊。
    「打倒了。」
    「哈啊?」
    反正我家的士兵也看见了,还有证据在,不久后,也会传到这个镇子上来吧。
    「不过是个小东西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和士兵一起打倒了。在这里不好拿出来…。嘛,到宽敞点的地方给你见识下吧。」
    「是、是的,有劳了。」
    宴会结束后大家都会各自房间了。
    佩丝塔和玛露卡也回来了。
    在床上躺成了个川字…。
    (XX)爆发了。


    回复
    2楼2017-11-27 00:04
      over


      回复
      3楼2017-11-27 00:04
        我可能进错了世界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27 07:25
          補檔辛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27 09: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27 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