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团吧 关注:4,397贴子:415,792

【原创】寻心——妍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她说:“我常想,若有一天我可以放开一切地拥抱一个人……
那人一定是你。”
——那个叫蔡卓妍的女人,其实不是不会爱,只是没人愿意爱。
蔡卓妍,原来我爱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26 21:30
    楔子
    夜色似水朦胧,房间里亮着盏昏暗的灯,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瘦弱颀长的身影,斜倚在书桌旁。手中拿着一纸信封,指尖轻颤。
    她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那信封,似乎要将这世道都看破。
    不知何时,温热泪水,一滴一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打湿了信封上黑色钢笔的娟秀字迹。
    ——郑国恒 亲启
    “呵……”那女子讽刺般地轻笑一声,竟有些微颤抖,“原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26 21:30
      背景:民国
      地点:上海

      对没错←_←我又闲得来开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26 21:46
        比起触点,我更期待这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1-26 21: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26 22:01

            一道纤瘦的人影从渡轮上缓缓走下,她面容略显苍白,明眸中似乎沉淀着过往。她有些迷茫地望着码头拥挤的人群,她嘴角扬起一个惨淡的笑,转瞬即逝。
            这里变化很大,很陌生。
            十年了,钟欣桐,你还是回来了。
            她一步一步向前走,穿过人潮,走在上海的街道上,想着十年前的人和事,如今物非人也非,若不是那个消息,她断然不会回到这个伤心地,也许就在国外潦草一生。
            “爸爸……”钟欣桐叹了口气,一阵刺耳的声音划过耳畔:“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林家大小姐林韵芳将大婚……”
            只是个报童而已,这新闻却让钟欣桐全身颤抖,她加快脚步,仓促前行,耳边却接连传来路人清晰的议论声——
            “这林家大小姐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嫁人?”
            “是啊,还真有男人要她。”
            “听说是个二十多岁的小白脸儿,肯定看上她林家的钱了。”
            ……
            刺耳极了。
            钟欣桐不知自己何时逃到了这个小巷子里,她没有心思管自己在哪里,只知道要逃离那些流言。逃离,越远越好。
            步子仍在加快,上海的巷子总是曲曲折折,若不抓紧离开,只怕会迷路。
            ……怎么,是很久没回来的原因吗?竟越绕越深。
            钟欣桐正在烦闷不已,身子突然僵了一下,她感觉到身后被人抵住了东西,“别动。”一个男人阴沉的声音。
            随行的行李掉在地上,钟欣桐不敢动作,那男人更加放肆地勒住她的脖子,将她扯到墙角。
            “你……想做什么?”钟欣桐十分恐惧,声音颤抖地问。
            未等那男人答话,“呯-”的一声紧接着钟欣桐的问话响起,男人勒着自己的手似乎松了些,钟欣桐得以喘口气,有个人拉着她的手,“快跑!”一个陌生女人说道,钟欣桐回过神,早已被那女人拉着跑了很远。
            一阵玫瑰香气拂过鼻尖,钟欣桐忍不住转过头去看那个拉着她的女人。“专心。”清冷的声音从那女人口里吐出,钟欣桐方才回过神来,她是在提醒自己那男人随时可能追上来。于是跟着女人,七拐八绕,直到身后再无脚步声,才停了下来。
            刚刚回国,又跑了一大段路。钟欣桐累到不行,俯身喘气。可那女人只是轻轻吐了几口气,便恢复过来,带着戏谑的眼光看向她。
            “还好么?”
            钟欣桐摇摇头,直起身子,定定地打量面前的女人。
            是很清秀的眉眼,稍嫌清冷的目光,嘴角微微弯着,有一丝笑意。白色上衣衬黑色阔腿裤这般清淡的搭配,让她更显得与这纷乱世道格格不入。
            钟欣桐笑了笑,说:“谢谢你救了我。”
            那女人摆摆手,带着一丝潇洒,把手上的东西递给钟欣桐,“你的行李。”
            钟欣桐愣了一下,她竟还有时间拿自己的行李?似乎感受到她的疑问,女人笑了一下,解释道:“我是警.察。”
            钟欣桐恍然大悟地点头,接过。女人带着她一边往出走一边问:“你是刚来上海吗?”
            钟欣桐摇头,道:“我家在上海,之前一直在国外留学。”
            “难怪不认识路。”女人了然地笑笑,走到巷口,顿住了脚步,“从前面往东走就是南京路,找到南京路就找得到淮海路了,你家就在那儿吧。”
            钟欣桐一惊,疑惑地看着女人,不置一语。女人看着她这副神情,无奈地开口:“我是警.察,你这身打扮,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大多数都住在淮海路一带,不难猜到的。”
            钟欣桐低下头,咬了咬唇,说:“可我不想回去。”
            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和了然,问:“为什么?”
            钟欣桐只是摇头,抬起头再看着女人时,已经弯起了嘴角:“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女人一愣,笑了笑:“我可不想让陌生人知道我的名字。”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想表示感谢。可被拒绝了,钟欣桐莫名有些失落,点头,原来在她心里还只是陌生人。
            “我叫蔡卓妍。”女人似乎有些不忍,主动说了自己的名字,“你呢?”
            “叫我欣桐就好。”钟欣桐答到,隐去了自己的姓。同时默默在心底里记住那个名字,蔡卓妍,很好听。
            蔡卓妍笑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写了自己的地址上去,扯下来递给钟欣桐,说:“先回家吧,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那件事回去跟家人说,我会帮你查。别人是要你的命,不能不当回事。”
            “谢……谢谢。”钟欣桐看着她给的地址,若有所思。
            “我先走了,自己小心。”蔡卓妍又笑了一下,钟欣桐眨眨眼睛,点头。
            淡淡的阳光笼在她脸上,映着澄澈的目光,钟欣桐看着那笑容,有些愣神。
            仿若刻在心里一般的明亮——笑得真是好看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27 22:10
              ……度娘太能吞楼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27 22:10
                越来越期待这篇,温馨一点最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11-27 22:17

                  蔡卓妍惺忪地望了望外面已经大亮的天光,伸了个懒腰。昨晚在警署审案子审得有点晚了,竟然不小心睡着了。她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她不喜欢乘车,这样美好的清晨,自然是要走着才好享受的。只是走到家门口时,却愣住了。
                  有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她家的台阶上,靠着身前的行李箱睡着了。蔡卓妍轻轻走过去,嘴角扬起了一抹略带嘲讽和得意的微笑。
                  “喂,你怎么来了?”她推了推钟欣桐。
                  钟欣桐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有些迷茫地看着前面的人,突然反应过来,急忙起身,说:“不好意思……我昨天……我可以住在你这里吗?”
                  蔡卓妍愣了一下,住在这里?于是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你不是回家了吗?”
                  钟欣桐低下了头,咬了咬唇,嗫嚅着说:“我……我没……”
                  蔡卓妍打断了她,“进来吧。”
                  钟欣桐疑惑地抬起头,发现蔡卓妍已经打开了门,急忙跟着她走了进去。
                  蔡卓妍一边慢慢悠悠地穿过花园往进走,一边慢慢悠悠地说:“住我家……可是要付房租的哦。”
                  “啊?”钟欣桐一愣。
                  蔡卓妍回过头来看她,眼底闪着亮晶晶的笑意,嘴唇弯着一个俏皮的弧度,戏谑着说:“喂,你不会打算白住吧。”
                  钟欣桐皱了下眉,有些恼火地说:“当然没有,可是,我不叫喂!”
                  蔡卓妍耸耸肩,一脸无奈:“那我叫你什么?”
                  “我昨天没告诉你吗?”钟欣桐瞪她。
                  蔡卓妍歪起头,想了想,道:“好吧,桐桐。这样总好了吧。”
                  钟欣桐瞪大眼,惊愕不已,气结地喊:“你……”
                  蔡卓妍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说:“你要是嫌我烦,可以不住在这里。”
                  一句话生生把钟欣桐的怒火给憋了回去,家里她暂时是回不去的了,昨天回去看了一眼,只是在家对面的街口,远远地望了一眼,便发现自己实在无力去面对那些惨痛的过往和模棱的未来,犹豫之下,只好来投奔蔡卓妍。
                  蔡卓妍看出来她的犹疑,趁机道说:“桐桐,你若没钱,我也无能为力咯。”
                  “我有钱。”钟欣桐急忙说,“我一定会付给你钱,你不收留我,我就真的没地方去了。”
                  蔡卓妍闻言,得逞般弯了弯嘴角,细细打量了她片刻,说:“来吧。”
                  钟欣桐松了口气,跟着她进了房子。她把行李放在门边,环顾了一下房子的布局。是个两层楼的小别墅,整体布置简单大方,有些地方却又有着很细致的装饰,繁简得当,不难看出蔡卓妍花了很多心思。
                  “很好看的布置。”钟欣桐由衷赞赏。
                  蔡卓妍得意地笑了笑,嘴上却不饶人地说:“那当然。”
                  “哼。”钟欣桐撇撇嘴。
                  “上楼吧,我带你看你的房间。”蔡卓妍不理她耍脾气,径自向楼梯走去。钟欣桐急忙拿上行李跟着她,心里腹诽,这什么人嘛……
                  “在心里说别人坏话可不好。”蔡卓妍走在前面,没有回头,倏地蹦出来这么一句。钟欣桐吓了一跳,“你,你说什么……”
                  蔡卓妍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
                  钟欣桐在后面涨红了脸,抿进嘴唇。跟着蔡卓妍到一个房间门口,蔡卓妍假装没看见她脸上的粉红,说:“你的房间。”
                  “谢谢。”钟欣桐缓过来,恢复了以往的平淡神色,道了声谢,走进去。
                  “我一会儿收拾一下还要去上班,你休息一会儿。”蔡卓妍倚在门口,望着她,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好。”钟欣桐点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清晨的阳光从窗口倾泄在房间里,像被人不小心洒了一地的香槟酒掖,在光线下耀眼夺目,气味甘甜而醉人。蔡卓妍看着她,略有些恍惚。
                  钟欣桐的侧颜,干净恬淡,阳光勾勒着她细致的眉眼,白皙的皮肤透着淡淡粉红,小嘴边似乎挂着一抹笑,带着让人想亲近却拒之千里的目光,蔡卓妍不禁无奈的摇头,似乎让人就要被她这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给骗了。想起刚才在门口的拌嘴,蔡卓妍苦笑。她叫钟欣桐……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叫钟欣桐呢?那明明是早就烂熟于心的名字。只是在见到她以后,却突然不愿意将这么纯净的女孩扯进来自己的事了。可她……大约已经没得回头了。
                  过了片刻,钟欣桐感觉到那道一直粘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抬起头,发现蔡卓妍依然倚着门边看她,皱了下眉,问:“怎么了?”
                  蔡卓妍摇摇头,竟颇有些黯然地说:“没什么。”
                  “……你很像她。”半晌又传来这么一句。
                  “谁?”钟欣桐又皱了眉,她像谁?她会像谁?
                  蔡卓妍却没回复,转身下楼了。钟欣桐看着她的背影,似乎听见她的一声暗叹,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2-02 00:25
                    老蔡有故事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12-02 09:06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2-02 10:25
                        果断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2-02 16:51
                          好漂亮


                          回复
                          19楼2017-12-02 17:20

                            出门时竟没发现,今天的天空如此阴暗,似乎故意和她作对般下起小雨,然后越来越大。
                            钟欣桐从没想到,当自己真的回到家门口,竟是这般凄然光景。
                            ——“你是什么人?”
                            “钟欣桐,你们让我进去。”
                            “什么信筒信封的,这儿是林家,是你能进的吗?滚滚滚。”
                            “我是林家三小姐!你们谁敢动我?”
                            “三小姐?我在林家做了这么多年,从没听说过林家有三小姐,哪来的回哪去。”
                            钟欣桐在争吵中被门卫推搡到一边,因担心而跟她一同前来的蔡卓妍不平地护住她,冲门卫大吼:“你们欺负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脸啊?”
                            那门卫睥睨她一眼,满是傲慢地说:“你又从哪冒出来的?林家不是你们闹事的地方,快滚。”
                            说着回到自己的位置,不再多讲一句话。
                            钟欣桐面色惨白地踉跄两步,苦笑道:“呵……我做了林家十二年的三小姐,现在竟然回不了家?可笑吗?”她看向蔡卓妍,惨然地重复着,仿佛要寻求一个不能回家的理由:“是不是很可笑?”
                            蔡卓妍抿唇,眼底闪烁着复杂的情绪,看了她片刻。最终扶住她,轻轻搂住她肩膀,安抚道:“只是你离家太久了。”
                            钟欣桐紧紧闭着双眼,自嘲地笑了两声,睁开眼,眼底已是一片清明,仿佛刚才心痛欲绝的悲伤眼神从不属于她。
                            “卓妍,你先回去上班吧。”钟欣桐的声音颇有些沙哑,听不出任何情绪。
                            蔡卓妍今天是请假半天跑出来陪钟欣桐的,现在看到她这副逞强的样子,就算她刚刚在自己家住了三天,交情不深,也不得不担心。于是道:“欣桐,我请了半天假呢。”
                            钟欣桐摇摇头,小小的身子在雨前愈大的风中有些轻晃,说:“不用了,你回去吧。让我自己静静。”
                            蔡卓妍犹豫了一下,自知刚认识不久,钟欣桐本就不是容易相信别人的人,此时待在这里陪她,反而让她压抑,不如尽快离开,让她自己平复。只好说:“好吧,你自己小心,我在家等你。”
                            那句“在家等你”很顺嘴地跑了出来,蔡卓妍愣了一下,连钟欣桐都是微微一怔,脸颊微红地点点头。
                            蔡卓妍又担心地看了她几眼,钟欣桐冲她笑笑,带着十足的距离感。蔡卓妍心里忽然一紧,她下意识地逃离这种莫名的心绪,转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2-02 23:30
                              未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02 23:30
                                上首页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12-03 07:12
                                  楼主最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12-03 20:41
                                    好开心团子里还有人写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12-03 20: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03 22:42
                                        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2-03 22:44

                                          钟欣桐坐在吧台前,轻轻啜了一口龙舌兰,皱了皱眉。
                                          她果真是不习惯喝这些酒的。
                                          她从小心脏就不好,更是极少喝酒,在国外时,因着有些不合群的性格,只去过极少数的几次聚会,喝的都是果汁一类不含酒精的饮料。如今被蔡卓妍诱哄地端起了酒杯,她虽有些排斥,却也确实含着点对未知感受的期待。
                                          蔡卓妍在一旁看着她认真喝酒的样子,没憋住笑出了声。钟欣桐困惑地看着她,有些不解和恼火在里面:“怎么了?”
                                          蔡卓妍笑着摇摇头,说:“没事,只是没想到你真的是个不沾酒的人。还以为你这样的富家女在国外都应该是在酒会上流连惯了的呢。”
                                          钟欣桐眨眨眼睛,听出她话里的戏谑,气恼地抿了抿唇,没有说话。蔡卓妍看她这样,深知毕竟是自己把人家拐来的,惹火了人家可不好,于是赶紧换了副正经脸色安抚:“没事,我教你喝。”
                                          钟欣桐疑惑的眼睛看着蔡卓妍,认真地问:“喝酒还有什么技巧吗?”
                                          莫名觉得她这副样子很可爱,蔡卓妍笑了笑,说:“当然,像这样。”说着真的示范起来,她拿起一杯龙舌兰,先滴几滴柠檬汁在手背上,再撒上一点盐,舔了一下,将手中酒杯中的龙舌兰一饮而尽。
                                          “会了么?”示范完毕,蔡卓妍意犹未尽地舔舔唇角,还不忘问对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的人。
                                          钟欣桐点点头,再端起一本龙舌兰,青涩地学着蔡卓妍刚才的样子,喝下一杯龙舌兰。虽不比蔡卓妍做的流畅,却也有模有样的。嗯……果然这样比较好喝一点。钟欣桐弯起嘴角,脸颊因为喝了两杯酒而有些泛红。
                                          蔡卓妍看了看她,心里还算满意。她笑着指向酒馆中央舞池里热舞的人群,提议:“一起去跳?”
                                          钟欣桐皱皱眉,摇头。她真的不喜欢这样的环境。蔡卓妍不由分说地拉着钟欣桐的手臂,轻轻摇晃着,软声道:“来嘛,都来了就玩玩。”
                                          蔡警官在撒娇?钟欣桐好笑地打量她,只见蔡卓妍撅着嘴,有些不爽地看着自己。钟欣桐失笑,心一软,还是妥协了。
                                          蔡卓妍立刻弯起唇,内心暗赞穿着白衬衫海蓝色半身裙的钟欣桐,和自己身上的一身白裙有多么合衬。
                                          两人踏进欢快的人群中,随着音乐的节奏蹦蹦跳跳,毫无章法的舞步似乎惹醉了两人,钟欣桐也没有最初时的拘谨,放开了和蔡卓妍大肆舞动。
                                          蔡卓妍看到她开心,也被带动了更兴奋的情绪。情至之处,她捧起钟欣桐柔软泛红的脸颊,笑着说:“你好可爱。”闻言,钟欣桐脸颊更红了些,面上扬起了甜甜的笑。
                                          两人跳了很久,一曲终了,走向一边的吧台,她们都有些累了。钟欣桐趴在台子上,把玩着她脖子上挂的项链。那是颗颇有些大的水滴状的水晶,被嵌在铂金中间,中间有张相片似的东西,似乎是个男人,虽细节有些模糊,可也算是轮廓分明,一看就是国外才能做的小玩意儿。蔡卓妍看见那人影,神色微微一滞,立刻又恢复正常,见钟欣桐满眼依恋地看着那着照片里的人,蔡卓妍笑着问:“你爸爸?”
                                          “嗯。”钟欣桐咧开一个笑容,将目光移向蔡卓妍,解释说:“我很早就离家,最舍不得的就是爸爸。”
                                          蔡卓妍没有讶异,了然地点头,犹豫了一下,借势问:“你爸爸叫什么名字?”
                                          钟欣桐一愣,立刻敛起了笑意,看了她一眼,抿抿唇角,仍是盯着那吊坠,却不肯说话了。
                                          蔡卓妍尴尬笑着,喝了口酒,说:“我只是问问罢了,没有恶意。”
                                          “嗯。”钟欣桐应了一声,微微扬起嘴角,重又带了些距离感。
                                          蔡卓妍笑笑,只好继续喝着杯里的酒,心里盘算着怎么开口才能套到些话。突然人群中传来一声枪响,伴着阵阵惊呼,人们毫无方向地逃窜。警察的天性,蔡卓妍皱了皱眉,好在她们在远离人群聚集的吧台,迅速跳下座位将钟欣桐护在身后,观察四周情况。
                                          钟欣桐似乎被惊到了,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童年的噩梦划过脑海,目光落在了手上挂坠,她触电般一个激灵,挂坠在她胸前摇晃,钟欣桐开始无意识地自言自语:“不要……爸爸……嘉远……不要……”
                                          蔡卓妍听到她喃喃,眉头皱地更紧,回头,映入眼底的却是张惨白至极的脸庞,目光惊慌无比,蔡卓妍不由得愣了愣,她怕枪?再也无法忽视的心疼,蔡卓妍反手将钟欣桐拥进怀里,小声安抚:“没事,乖,不要怕,有我呢。”
                                          蔡卓妍的话钟欣桐一句都听不进去,可她身上的暖意,熟悉的气味,让钟欣桐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她用力抓紧蔡卓妍的的裙摆,靠在她身上,仍旧在轻轻颤抖。
                                          蔡卓妍一边轻拍着钟欣桐的后背,一边扶起她,不动声色地往门口移动。
                                          又想起一声枪响,能跑的人都跑了,场地留下一大片空白,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一步一步迈至中心,举着把枪,恶狠狠地开口:“你们今天所有在这里的人,都得死!”
                                          这是个来报复社会的?蔡卓妍蹙紧眉,这种不要命的可不好解决。望向门口,只见还有两个男人的同伙已经堵在了门口,逃跑是不可能了,酒馆里的人都惊慌地抱头蹲下,蔡卓妍只好也挪到一个架子边,按着钟欣桐,蹲下来,低头抬眼观察此刻的情况。
                                          钟欣桐咬着唇,面色更加苍白。好在蔡卓妍的怀抱总算让她有些安全感,恢复了些意识,也只能紧紧倚着她。这样失控的场面,也许出不去了,可她莫名相信蔡卓妍,相信她身边这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2-05 23:10
                                            然后你蔡为救我娇,死了,end。。。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12-06 09:24

                                              ——对于钟欣桐来说,她不是在这个情况下只能相信蔡卓妍,而是从心底里,相信她。
                                              那男人环顾了一周,目光定在了钟欣桐和蔡卓妍身上。蔡卓妍暗叫一声不好,确实,她们今天的穿着都太惹眼了。蔡卓妍没带配枪,又穿着裙子,她如果跟他抢来,委实没胜算。
                                              男人已经一步步朝这边走来,表面上低着头没有任何变化的蔡卓妍,压着钟欣桐的手有些用力了,另一只手攥紧,心里暗暗算着,五步,四步,三步……
                                              钟欣桐紧张地瞥向蔡卓妍,还未反应过来,她突然向后推了一把钟欣桐,小声说:“躲好了。”,钟欣桐跌在地上,正好被架子底部挡住了一部分,有些惊愕地看着她,蔡卓妍跃起,那男人慌忙将手枪转向她,一发发子弹横空而出,却被她漂亮的伸手一一躲过,她始终站在离钟欣桐不远的地方。那男人见一直射不中,咬咬牙,破罐子破摔地将手枪指向了躲在架子后的钟欣桐。
                                              蔡卓妍瞳孔放大,看着那男人一手上膛,他手指放在扳机上,用力扣下。蔡卓妍一慌,见着钟欣桐已经认命地闭上了眼,暗骂一声用力向前扑去。
                                              钟欣桐被扑倒在地,蔡卓妍压着她,嗔了句:“傻子,叫你躲好怎么不听话。”
                                              子弹擦着蔡卓妍的发丝飞过,钟欣桐闭了闭眼,不敢看那近在咫尺的微愠脸颊,颤抖着出声:“对不起。”
                                              蔡卓妍摇摇头,正欲爬起,听到一阵机车声由远及近,酒吧的门猛地被撞开,蔡卓妍暗自松了口气。
                                              段其浩,你要再不来,我真的就死在这儿了。
                                              蔡卓妍拉着钟欣桐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看着破门而入的段其浩已经解决了那几个愣在原地的闹事者,被其他属下带走。才松了口气,立刻恢复之前玩世不恭的样子,弯了弯唇,打趣道:“段探长,关键时刻你还是有点用的嘛。”
                                              段其浩转过头,一张帅气阳光的面颊,嘴角自觉弯起一抹淡笑,配上一双桃花眼,大约是十分勾人的了,可惜对蔡卓妍没用。看见对面的女人,他翻了个白眼,说:“蔡警官,没想到这种要交案情报告的时候你居然在这里厮混,运气还这么不好。”
                                              “厮混?”蔡卓妍不耐烦地皱皱眉,不想理他,转过头问身边的钟欣桐:“你还好吧?”
                                              钟欣桐目光有些呆滞,轻轻摇摇头,目光停在段其浩身上。
                                              其浩……他……
                                              记忆中的男孩与眼前的人重合,是他吗……他眉眼间似乎多了几分成熟和睿智,还有些戏谑的样子。是那个为了救自己,险些丧了命的男孩?那个从那时起,就刻进心里的男孩……原来,他真的成了探长,那是他小时候的愿望吧。
                                              ——“小桐,小桐,你看我爸爸很厉害吧,我长大也要像爸爸那样厉害呢。”男孩灿烂地笑着。
                                              转眼已是个阴暗的雨天,雷声轰鸣,自己站在雨中,拿着手枪顶着自己的头。
                                              “小桐,听话,把枪放下!”
                                              “爸爸,我对不起你——”
                                              “小桐!”
                                              “呯——”
                                              ——那时候,哭声喊声与雨水搅在一起,慌乱间究竟是谁叩响了扳机,又是谁倒在了血泊之中。
                                              头痛欲裂的回忆和感情铺天盖地地袭来,钟欣桐紧紧皱眉,忽的眼前一黑,再也承受不住惊慌和恐惧,瘫软下去。
                                              “桐桐!”蔡卓妍一惊,急忙将钟欣桐搂进怀里。
                                              那一边的段其浩中终于注意到蔡卓妍身边的人,发觉竟是如此熟悉的恬淡面容,也是愣住了,询问出声:“小桐?”
                                              蔡卓妍掐着钟欣桐的人中,听见段其浩叫她,发觉不对,皱眉抬头问:“你认识?”
                                              “我们从小玩到大。”段其浩简单地解释,走上前,皱眉看了看钟欣桐的情况,她脸颊苍白,毫无血色,让段其浩有些担心。
                                              “她有心脏病,现在大约是有些受惊了。她以往都随身在带着药,你看一下。”
                                              蔡卓妍急忙翻翻钟欣桐的衣兜,发觉没有。大约是今天刚刚穿出来的新衣服,又被自己催得紧,才忘了带。
                                              “那赶紧回去找药给她吃。”段其浩催促。
                                              蔡卓妍正欲离开,突然发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你先告诉我,她是什么人?你为什么会跟她认识?”她的眉头皱得更紧,段其浩和钟欣桐认识?为什么,她心里会有些不舒服。
                                              “林家三小姐钟欣桐,我们两家是世交。你不知道?那怎么认识她的?”段其浩一愣,好奇地看着蔡卓妍,他印象中,钟欣桐很少和陌生人来往,甚至她可以说抗拒陌生的一切。
                                              “我不但认识,还跟她住了好几天呢。”蔡卓妍冷哼一声,沉了气,弯腰一把将钟欣桐抱起,向门口走去。
                                              段其浩愣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这样么?弯弯唇,发现蔡卓妍已经走远,急忙追出去,喊道:“喂,你们这样很不安全的。”
                                              蔡卓妍瞥了他一眼,两个女人这么晚一起回家,当然不安全了,但是一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抱着另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如此诡异的场面,还会有人敢接近么?
                                              腹诽间段其浩跑到她身边,“蔡卓妍你给我站住!”蔡卓妍闻言勾勾唇角,顿住了脚,把钟欣桐的身子颠了一下,让她往怀里更深处靠了靠,回过头问:“段探长有何贵干?”
                                              “蔡卓妍你个死女人,累死我了。”段其浩气喘吁吁地说,见蔡卓妍转头就要走,急忙叫住他:“哎,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蔡卓妍沉默片刻,点头:“好啊。”看到段其浩面露喜色,忽然反应过来,立马补了一句:“案情报告我没写,别想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2-07 19:36
                                                段其浩一怔,懊恼地耸耸肩,他总是被这女人轻易地看破想法,“好吧,你们等一下,我去取车。”他的车还在那酒馆里停着。
                                                蔡卓妍点头,看着段其浩跑回去,突然发觉怀中人的暖意,目光微微一滞,落在怀中人如同孩子一般安静恬然的脸上。
                                                “钟欣桐,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是谁呢?”蔡卓妍嘲讽般地笑笑。
                                                “是有一天,你知道了我是谁,才该惊讶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2-07 19:3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12-07 20:21
                                                    所以你蔡到底是谁呢?我也没想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12-07 20:57
                                                      感觉老蔡可能和林家有仇的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5楼2017-12-09 18:58
                                                        断更好几天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12-12 18:43
                                                          人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12-18 23:59
                                                            突然好想看甜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9楼2017-12-31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