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冢国光吧 关注:56,390贴子:779,534

【20171126】【原创】你的微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手冢国光x原创女主
前半部分根据剧情走,U-17之后的剧情开始自由发挥。
本命镇楼^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26 12:47
    七月,期末考试正在进行中,下周日就是关东大赛的初赛了,当然,在这之前青学还有一场正选排名赛,出云艾一咬着笔头神游,那个人的比赛啊,最近一直忙着复习,好久没去看过他打球了……
    就在出云愣神儿的这会儿,考试已经结束了,一会儿还有最后一场,期末考试就全部考完,暑假也即将开始。出云回头看了一眼左后方那个人,他正翻看英语书,最后一场考英语,他认真的样子真好看。
    一个小时很快结束,出云终于松了口气,英语是她比较拿手的科目,所以她早早做完了,只能无聊的干等了二十分钟,虽然老师允许提前交卷,但是她还想考完试去看网球部的训练呢。咳咳,其实主要是想看他打球。
    出云背着书包直接去了空手道部的社团室,部员们现在应该都在室内活动室联系,社团室里没有人,她自己跟空手道部的部长申请帮忙打扫社团室,部长就把社团室的钥匙给她了。出云站在社团室的窗户前,正好可以看到网球场,他已经在网球场了,网球部的部员们正在听他说什么,应该是关于校内排位赛或者关东大赛的事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26 12:49
      “排位赛从明天开始,大家请尽全力比赛………………以上!”他说完之后,部员们各自结对开始训练。
      副部长大石秀一郎和部员乾贞智把明天排位赛的名单交给他,又说了些关于比赛的安排,然后也去训练了。他拿着名单正看着,忽然回过头朝出云这个方向看过来,出云来不及躲,只好硬着头皮转移视线,假装自己正在看球场上的人比赛。
      天渐渐黑了,夏天太阳落山的晚,所以现在已经八点半了,出云收拾了活动室,外面网球部的训练也结束了,出云拎着书包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网球部的越前龙马和桃城武背着网球袋走过去,她左右寻找,但并没有那个人的身影,出云有丝失落,只能放慢脚步磨磨蹭蹭地往校门口走着。
      “手冢,我很期待明天与你的比赛。”乾贞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出云停住,马上又若无其事继续向前走,只是忍不住瞧瞧回头瞧了一眼,是他——手冢国光,那个她默默喜欢的人,他是网球部的部长。
      他在乾贞智说完之后,也认真回答:“我也是。”
      出云听到他的声音有些微微的脸红,心慌,脚步也跟着慌乱,整个人直直装上了前面的桃城武的网球袋,然后向后倒在地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26 12:49
        桃城武先是被撞,接着被倒地的出云吓了一跳,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还好吗?”
        出云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知道是手冢国光过来了,脸上涨的通红,也不管桃城武说了什么,慌乱的应声道:“对不起!我走神没看路,不好意思!”然后迅速站起来跑了。
        桃城武一头雾水地看着出云跑远的身影,然后说了一句:“跑的这么快,那就应该是没事了吧!”
        而走在后面的手冢和乾也是愣了一下,手冢还是多问了一句:“刚才怎么了?”
        桃城和越前对视一眼,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女生撞上来,然后摔倒了,接着又自己站起来跑走了。”
        手冢也没再多问,倒是乾贞智莫名看了桃城一眼,推了一下眼镜:“这样啊,那人不小心的概率99%……”
        桃城不解:“99%?那另外1%是什么?”
        乾意味深长地笑了:“大概是吸引某人的注意。”
        桃城和越前对视,俩人都是满眼迷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26 12:51
          出云落荒而逃,一跑八千米,直到看见家门太停下来,而她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双腿无力。一手扶墙一手拄腿喘了五分钟才缓过劲来,慢腾腾挪到家门口掏钥匙开门,先去厨房逛了一大杯水。倒在沙发上时,出云终于忍不住开始笑,笑自己刚才傻到家了,莫名其妙的跑什么啊!
          其实说真的,出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国中三年,出云和他当了三年的同班同学,可是两人之间说过的话全加起来也不超过两位数。一方面是因为他是个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人,而且是越来越冰冷了,至于另一方面,则是在出云艾一自己,她太自卑了,很少跟人交流来往,也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所以,她只是暗恋,偷偷地喜欢,偷偷地关注,却不敢表露哪怕一点点。
          出云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父母意外离世,唯一的亲人也是她的监护人是她的姑姑,但是,和姑姑只住半年,上国中之后她就自己搬回来自己家住了,偶尔周末假期才去姑姑家,或者是姑姑来看她。姑姑家在大阪,离东京并不近,所以来往也不是那么频繁,现在是暑假了,她肯定是要去姑姑家过暑假的。
          出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起身做晚饭去了,最近忙着复习和考试,她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了,今天终于有心情做饭了。她先看了看冰箱,看有什么食材,结果,只剩饮料和两个蔫吧的苹果了。唉~叹了口气之后,出云只好拿着钱包去附近的便利店买点饼干面包的对付一下晚饭了,做饭什么的,还是等明天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26 12:51
            美美的睡一觉,第二天一早先去了超市买东西,把冰箱填满,然后是早餐时间,接着就是大扫除,放着音乐,出云把家里各个角落都清理了一遍,还把院子里的花修剪了一通,院里种的花有樱草、夕颜(牵牛花)、大波斯菊,还有一棵枫树。树上突然传来一声猫叫,出云仔细看才发现一只小花猫躲在树冠里,昨天早上她也看见这只猫了,脖子上有带项圈,也不知道是谁家的。见那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出云又接着干活去了。
            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出云觉得累的不行,根本不想做饭,准备煮点面条应付过去,之后打算睡个午觉,忽然想起来,今天网球部有排位赛,这下午饭也不吃了,赶紧去学校。即使出云已经用了最快速度,等她到球场时,手冢和乾也已经打完了,当然手冢赢了。出云站在球场外,看见手冢额头带着薄汗,突然感觉没那么累了。手冢走到旁边拿起水杯喝水的动作让出云想起一件事,有一次训练完之后,输的人要喝乾贞智的惩罚饮料,却发现手冢拿错水杯,误喝了惩罚饮料,出云本来担心手冢会当众失态,没想到他居然完全没反应,出云盯着他看了好久才确定他真的是在强忍。想着想着出云就笑了,这时,手冢又像昨天一样突然转头看向她,出云不太清楚两人当时是不是视线对上了,她当时的第一反映就是低头,然后落荒而逃。
            手冢国光看着跑远的人的背影,觉得困惑,昨天也是她吧,她在看什么?不过,周围人不少,为何对她的目光感觉那么明显呢?真是让人费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26 12:52
              出云第二次逃跑之后,终于心虚的想到:手冢他不会是发现护身符里的东西了吧?关于护身符要从考试前说起,出云听到网球部教练龙崎老师跟他们说,期末考试不及格不能参加暑假的集训。虽然手冢成绩一直很好完全不需要担心,但是出云还是做了一个护身符给他,和他之前的那个几乎一样,然后偷偷换掉了他原来那个,他那个现在就在自己身上。难道真的被发现了?要是这样就太尴尬了,她要怎么解释,也许他的那个是很重要的东西,天啊,她偷了手冢的东西,还被发现了,怎么办啊?!
              事实上,手冢根本没有发现,就连今天的事他都没有放心上,他现在最关注的就是即将到来的关东大赛。之前抽钱的结果是青学对阵冰帝,没想到第一场就会遇上这么强的对手,手冢也很有压力。
              之后几天,出云一直待在家里写作业,抓紧时间把暑假作业写完,才能去看比赛啊,关东大赛就要开始了,不知道手冢他会不会上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26 12:52
                关东大赛,青学VS冰帝
                出云一大早起来,还特意打扮了一下,浅粉色是凉鞋,牛仔的超短裤,露肩的白T恤,扎了马尾辫再戴上黑色鸭舌帽,完美。
                出云艾一达到赛场时正好看到手冢国光和龙崎教练也到了,不一会儿网球部的人都到齐了,出云不敢靠太近,也不敢再盯着手冢看,坐在观众席第二排的位置,悄悄瞟一眼,心里也甜丝丝的。
                等到比赛开始,出云才发现,副部长大石秀一郎居然没到,双打是由菊丸和桃城上场,没有黄金双打真的可以吗?出云不由地看向手冢,担忧不已,不幸的再次被手冢发现,出云躲闪不及,瞬间红透了脸,但还是努力控制住,朝他点点头笑了笑,手冢似乎不是很确定自己认不认识她,但也点了下头,又回过头去看比赛了。
                出云按着胸口,仿佛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之后的比赛出云完全没有认真看,连谁输谁赢都不太确定,毕竟她喜欢的是打网球的人,而不是网球。
                等她终于平静下来,也该轮到手冢上场了,他的对手是冰帝学院的部长——迹部景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26 12:52
                  迹部景吾走向球场,冰帝的应援团就开始喊:“冰帝!冰帝!冰帝!”
                  然后迹部景吾用左手食指指向天空,应援团开始喊:“迹部!迹部!迹部!”
                  接着,迹部景吾把左手改为平指,应援团开始喊:“胜者是冰帝!(重复n次)”
                  这次迹部景吾换成拿着球拍的右手,应援团的口号变成:“胜者是迹部!(再重复n次)”
                  最后迹部景吾双臂伸展,应援口号变成了:“胜者是冰帝!胜者是迹部!胜者是冰帝!胜者是……”
                  迹部景吾突然打了个响指,全场安静,他用傲慢的口吻说:“就是我!”紧接着就是全场尖叫声。
                  出云捂着耳朵的同时,也注意着手冢,他并没有太大反应,好像习以为常,但眼睛里确实透露出一些无奈。
                  等全场安静下来,出云就全身心的关注手冢了,其他人已经完全不能影响到她,手冢国光认真打球的样子实在太帅了!
                  比赛的确非常精彩,手冢是青学的No.1,迹部景吾则是冰帝的王,究竟谁更胜一筹还真是不好说。
                  比分一直是胶着上升,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长,出云也发现手冢的胳膊似乎出问题了,他的肘部已经出现红肿,关于他手肘的伤出云是听说过的,但是并不清楚严重到什么程度。但是,此刻他的伤怕是要拖累他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26 12:53
                    出云手里攥着矿泉水瓶,心突突地跳,眼睛有些胀。赛场上已经到抢七了,可是,这场比赛却看不到终点似的,两个人都咬紧牙关,这是一场意志力的对决。
                    当最后那个球落地的时候,手冢也疼得跪倒在地。“冰帝胜。”
                    出云“蹭”的站起来朝场内跑去,一脚踩空直接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先是右侧大腿,接着右上臂,疼痛让她一时间发晕,在然后就是左手手肘疼痛难忍,她还来不及呼痛,就发现网球部的部员们都围过来了,嘴里喊着:“部长!”
                    出云有些迷糊,勉强站起来却又看到迹部走到她身边,然后抓着她的右手举起来,周围掌声雷动。出云简直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她扫视四周,然后就看见,观众席的台阶上‘自己’正被几个人扶起来,而且‘自己’也朝着她看过来。
                    直到出云被扶着下场,她才明白过来,她突然之间变成手冢国光了,也就是说,那个观众席上的‘自己’大概就是手冢。
                    “手冢,你还好吗?还是去医院吧!”大石秀一郎见‘手冢国光’一直没反应,很是担心,他一边给‘手冢’做紧急处理,一边碎碎念。
                    出云确实也觉得疼得不行,可是,手冢还在看着这边,她是不是应该先去找手冢交流一下,现在的情况有丝诡异,让她心慌啊。
                    观众席那边,手冢国光也有些发懵,刚才在球场上疼得他恍惚了下,然后就,就变成了别人?他被扶起来之后很快清醒,先确定身上摔得不严重,然后就去了自己的身体那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26 12:53
                      看着‘手冢’走过来,‘出云’也站起来看向他,但在周围的部员眼中则是,一个女孩子走过来,然后部长站起来,两人对视。此刻出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不过,因为手冢输了一场,导致现在青学和冰帝是平局,所以加赛一场,越前龙马已经准备上场了,出云只能先看越前,虽然她也想说句什么鼓励一下越前,可是,她不知道说什么啊,于是,出云就看着越前点了点头,越前一副get到了什么的样子上场了。
                      出云再回头看,部员们都在盯着她和‘手冢’,她有点心虚,斟酌之后问‘手冢’:“单独说?”
                      ‘手冢’点了点头,然后出云直接和‘手冢’走了。留下一群八卦部员在那瞎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26 12:54
                        出了赛场,出云先开口了:“手冢国光吗?”
                        对方点头,也问了一遍:“出云艾一?”
                        出云惊讶:“你认识我?”
                        手冢顶着出云的脸皱眉:“我们是同班的吧!”
                        虽然看着自己的脸说话感觉有点别扭,但是,一想到里面装的是手冢国光,出云就觉得好像也不错,忍不住笑起来,说:“当然是同班,只是很少和手冢同学来往,所以有些惊讶,手冢同学居然记得我的名字。”
                        手冢要仰头看对方,感觉不太好,尤其是看到和自己那张脸完全不搭的笑容,说不出来的怪异,但此时还是正事要紧:“你知道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吗?”
                        出云摇头,不小心眼镜滑下来了,出云是不带眼镜的,不太熟练的双手扶了扶眼镜框,“不知道,我当时看见你……”你受伤,所以我着急了,这话不太好意思说,出云直接省略掉,“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脑袋发懵,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手冢此刻也想不出合理的解释,于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就这么耗着,直到出云再次开口:“那个,你是不是先处理一下我身上的伤,至少先清洗一下。”出云的身体上还沾着尘土呢,但是,这样的对话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手冢低头,自己现在的双腿,白皙修长,顿时不知道眼睛该往哪看了,问了一句:“怎么洗?你来我来?”手冢问得问题很实际,虽然听上去有点调戏的嫌疑,可是,这的确是个问题。
                        出云也被问住了,她感觉自己脸很烫,这事儿实在是太尴尬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26 12:54
                          第二章
                          俩人继续大眼瞪小眼,最终还是出云做的决定:“你来,我来的话,要是被看到就说不清了。”
                          手冢其实也很为难,毕竟不管俩人谁来,好像都是女孩子比较吃亏。
                          于是在获得出云的许可后,手冢去水台那边清洗,出云在这边等,完事之后两人一块儿回到赛场上。越前的这场比赛很重要,部长自然是要在场的,不管是部长的身体还是部长本人。
                          出云刚回来,部员们马上都看过来了,眼里或含蓄或直白的都是八卦的欲望,尤其是乾贞智,他已经掏出本子准备记录了。出云觉得,幸好让手冢去了观众席那边,要是跟过来了,估计会忍不住罚他们去跑圈。
                          “部长,刚才那是谁啊?”这是桃城。
                          “部长的女朋友吗?”这是菊丸英二,他刚说完就被大石捂住了嘴。
                          “手冢,大家都很感兴趣呢,不说说嘛?”这是不二周助。
                          ……
                          出云学着手冢的样子,板起脸没有任何表情,好不心虚却装作坦荡地回答:“一个同班同学而已。”说完“而已”这两个字,出云有点难受,唉,暗恋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大家看出来‘手冢’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都有些扫兴,可惜他们可不敢追问,这要是越前就好了,他们肯定要‘刑讯逼供’。
                          出云看着赛场,可是却完全没心情看球,脑子里全是“怎么办啊?”等到越前赢了比赛,青学的人集体欢呼的时候,出云才回过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27 08:05
                            之后,出云就去了医院,毕竟手肘的伤还是要去处理一下的,当然,手冢没理由跟着去,他只能先回出云家,出云把自己家地址告诉他,他也告诉了出云他家的地址,然后约好晚上电话联络。
                            从医院回来,站在手冢国光家的门口,出云艾一是连做几次深呼吸之后,才开门进去,感谢手冢是个话少的人,出云进了手冢的房间就开始打电话。
                            另一边的手冢国光就轻松一点了,因为出云家没有别人,他完全不用担心什么,但是手冢的教养不允许他在一个女孩子家四处张望,所以他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下午,直到出云打电话来。
                            “喂。”出云站在手冢的房间里,哪都没敢碰。
                            手冢听着自己的声音,倒是没有面对面的时候那种别扭了,毕竟,自己直接听自己的声音,和用别人的耳朵听自己的声音是不同的。“喂,”可是说完话手冢又觉得别扭了,听着自己的声音变了,也很不习惯啊。
                            出云等了一会儿,不见那边说话,就先说了一下去医院检查的结果,然后是冰帝那边帮忙安排的去德国治疗。“手冢你的意见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27 16:05
                              手冢沉吟一下,问到:“现在这个情况好像没办法,除非我们找到换回来的办法,你有办法吗?”
                              “没有。”出云觉得有点累,她一直在站着和手冢通电话,想到今天可能要住在这,她问手冢,“那个,手冢你介意别人碰你的东西吗?”
                              手冢想到她一个女孩子遇到这么匪夷所思的事,还要独自待在一个陌生环境里,就觉得有点类似于愧疚的心情,尽管这件事不是他能控制的。“你可以随意,不用太拘束。”
                              出云听完高兴的坐到床上,也跟他说:“你也不用太在意,反正我家也没别人,你自便,反正你用的是我的身体,我还能嫌弃自己不成。”
                              “嗯,你也一样。”手冢觉得她这么说也没问题。
                              两人又交换了一下最近几天的安排,顺便约定明天见面谈,然后就挂了电话,挂了不到两分钟,手冢又打过来了,出云接通:“怎么啦,手冢?还有什么事?”
                              “……”
                              “手冢?怎么了?喂?”
                              “那个,洗澡之类的要怎么办?”手冢觉得脸上有点烧的慌,如此尴尬的境地,真是……
                              出云顶着手冢的脸立马红透了,支支吾吾:“这……我……你……”不止洗澡,还有上厕所的问题啊,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难道还有的选吗?“你自行处理吧!我什么都不知道。”然后直接挂了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27 16:05
                                手冢尴尬了一会儿,忍不下去了,径直进了卫生间。
                                出云这一晚上也是处在难言的窘迫中,睡觉,睡着了就不会别扭了。
                                两人昨晚睡得都挺好,手冢早上起床后照例去跑步,不过,出云的身体不太给力,连平时运动量的一半都没达到,就已经腰酸腿软了,尤其是不知道为什么肚子一抽一抽的疼,好一会儿才缓解。出云这边,早上醒来后又装死了半个多小时,因为男生早上的正常生理现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28 09:40
                                  出云到餐桌吃早饭时,手冢的爷爷问了一句:“国光,今天怎么没去晨练?”
                                  “啊?”出云马上开始编,合理的解释就是:“哦,因为今天有别的安排,我吃过饭就走。”
                                  手冢爷爷:“哦,这样啊。”
                                  吃完早饭,出云背上手冢的网球袋就出门了,马不停蹄赶去自己家里。
                                  出云家,客厅
                                  两个人面对面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场面冷的要死。
                                  突然,手冢的电话响了,出云掏出来,按的免提两人一起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28 09:40
                                    是乾贞智打来的:“手冢,桃城和越前在和不动峰队长的妹妹约会,你怎么看?”
                                    手冢什么也没说直接挂掉了电话,出云好奇道:“连部员约会的事,都要管吗?”
                                    “不。”手冢抬手戳到鼻梁上,才发现自己没有眼镜。“大概是阿乾又在收集数据吧。”
                                    “哦。”出云也觉得,手冢应该不是这么无聊的人才对。
                                    手冢心里则是再想:他们果然还是太闲了,应该增加一下训练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28 09:40
                                      “手冢,要不这样吧,你的伤肯定是要去治疗的,但是现在是关东大赛,你肯定不放心就这样走开,所以我现在用你的身体去治疗,你可以用我的身体留下来,看他们的训练。然后我们两个可以偷偷的调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换回来?”
                                      “这,真是麻烦你了!”手冢也知道这已经是最完美的解决办法了,“那么,你有什么安排需要我来完成的吗?”
                                      出云想了想说:“我们最好每天联系,互相通知一下自己的状况,万一出什么问题也能及时解决。”
                                      手冢也答应:“的确,那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28 19:03
                                        桌子上手冢的电话又响了,还是乾贞智打来的:“手冢,越前和桃城要网球决斗,你觉得谁会赢?”手冢再次挂断。
                                        出云看着手冢用自己的脸做出那副严肃表情时,竟然觉得说不出来的可爱。
                                        “接下来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我会尽快找到交换的方法的。”手冢郑重道。
                                        出云虽然表面上答应了,可此刻她心里想的却是,: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好像可以和他更亲近了,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28 19:03
                                          叮铃铃,又是手冢的电话,而且又是乾贞智打过来的,手冢接了,这次没有开免提,但是因为周围环境太安静,所以电话里的声音出云还是听到了。乾贞智说:“手冢,不二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手冢什么也没说,再一次直接把电话挂掉了。两人之间的局面,再次回到了相顾无言的状态。
                                          三分钟后,手冢的电话的四次响起来。依旧是乾贞智打来的:“你真的不打算过来看一下吗?手……”挂断,这次甚至没有听他说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28 19:03
                                            出云觉着两人这样干坐着,实在是太别扭了,于是建议:“要不写假期作业吧,我帮你把你的书包带过来了。”
                                            手冢也同意,就在这么一个阳光明媚,适合约会的日子里,帅气的男生和漂亮的女生坐在一块儿居然是在写作业!
                                            叮铃铃,声音一响,两个人同时看向手冢的电话。额……这次响的是出云的,是姑姑打来的,打开免提:“小艾,小金离家出走跑出找你了,等他到了立刻把他给我打包邮回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28 19:04
                                              出云赶紧把要说的话写下来,让手冢照着念:“姑姑,我知道了,小金到了我再给您打电话。”
                                              姑姑还在生气:“小金这孩子,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我真是快要被他给气死了!”
                                              出云飞快写了几句话,前面用大字标明“要温柔”,手冢只能硬着头皮上:“姑姑,别生气了,等他到了我一定替您好好教训他,让他再也不敢惹您生气。”
                                              姑姑笑了:“还是我的小艾最懂事,你应该放暑假了吧?什么时候过来大阪?要不然咱们去海边度假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28 19:05
                                                手冢照着出云写的接着念:“姑姑啊,这个暑假我可能没法陪你去度假了,我答应了网球部的朋友,陪他们去集训。”
                                                没想到姑姑直接来了一句:“哦,是你提过的手冢国光吗?”出云和手冢同时一惊,那边姑姑还在说,“哎呀,小艾也到了要交男朋友的年龄啦!真好,有机会带来给姑姑见见啊!”出云想马上开口阻止姑姑继续说下去,可偏偏现实条件不允许她开口,否则就更解释不清楚了。手冢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于是,姑姑那边还在说个不停,“长相如何,帅不帅?身高呢?他是打网球的,那技术怎么样?”无计可施的出云,只能选择直接挂断电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28 19:05
                                                  出云组织了一下语言,跟手冢解释道:“那个,小金是我表弟,他也是打网球的,我跟她说过你,我班上的同学,是青学网球部的部长。但是,不知道我姑姑是怎么知道的,可能是被她听到了吧。真是,实在不好意思,我绝对,绝对……”绝对什么呢?绝对没有非分之想吗?可是她一直都是有非分之想的啊!于是,羞愧不已的出云艾一捂着脸跑进自己房间,不出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28 19:06
                                                    手冢先是被出云的姑姑那番话吓了一跳,然后因为出云的解释而惊讶,最后是被自己的身体做出那么娇羞的反应恶心到了。三重打击之下,手冢国光难得地有些不淡定。
                                                    综合刚才的情况考虑了一下,手冢明白过来:出云喜欢我。
                                                    确实,手冢他一不傻,二不瞎,出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他怎么会还不明白呢。
                                                    躲在房间里的出云艾一又羞又急,不停地在想:他是不是知道了?他一定是知道了!没准他不知道呢?他到底知不知道啊?诸如此类。真应了那句话,暗恋的时候,怕他知道,又怕他不知道,更怕他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29 07:34
                                                      没等她纠结出个什么结果来,手冢就敲门了:“出云,你还好吧?”
                                                      “我没事。”出云就这样隔着门和他说话。
                                                      手冢站在门外,刚才仔细斟酌了的说辞此时却又说不出来了,正在烦恼时,肚子又开始疼,而且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一时间手足无措,无奈的再次敲了两下门:“出云,我觉得肚子疼,而且,怪怪的,你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29 07:35
                                                        出云开始没明白,以为他生病了,赶紧打开门,然后就看到手冢脸色苍白,一只手捂着肚子,这才反应过来是生理期。她生理期的日子一向不太准,而且每次都是疼得死去活来,可怜的手冢国光。
                                                        “手冢,我,你,你这是生理期。额……”出云觉得自己的脸皮在这两天里真的是见厚了,自己喜欢的男生正在替自己承受生理痛,这体验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29 07:35
                                                          手冢的脸色眼见着又白了一层,勉强用平静的语气问她:“所以,要怎么办?”
                                                          出云迅速去衣柜里拿了替换的衣服,又带他到卫生间,从柜子里拿出卫生棉,教给他使用方法,然后赶紧出去,关了空调,到厨房倒了杯热水,再准备两个热水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29 07:35
                                                            等手冢白着脸从卫生间出来,出云立刻递上热水,扶他在沙发上坐好,腰后垫一个热水袋,肚子上捂一个热水袋,身上还围一条毯子。
                                                            手冢也没推辞,因为他确实觉得好受了点,就是身上直冒汗。但比起刚才那种诡异的痛,他还是可以接受这种热的。一边松了口气,一边忍不住的烦躁,这真是他长这么大度过的最难以启齿的两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29 1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