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27,047贴子:1,318,179

朝生,暮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于作品无关,仅仅是个人想象力

终究还是逃不过吗?呵!我本该知道的,他是皇甫朝云,却也是飞羽焉逢,而作为铜雀尊者,他永远都是他的死敌。今日这个下场他早该知道的,一抹苦笑出现在他苍白的脸上…
“唔…”心口传来剧痛,是啊,都要死了,还会有人在乎他身上的毒吗?
“我一定会护你周全的!”可是现在又算什么呢?
“放箭!”,看着无数的箭矢,静静的闭上了眼睛。既然逃不过,那就算了,只希望来生我们不再是敌人!
“你们每个人的背上都刻着自己的名字,朝云是哥哥,暮云是弟弟,我希望你们可以朝朝暮暮,永不分离。”,命运就是如此,他们终于还是分开了,多年后的见面,他们是敌人,不共戴天的敌人。
义兄是这个世界对他最好的人了,当初在他剑气发作,误杀母亲,不知所措时,在他无家可归时,给他了一处安身之所,为了这份恩情,他愿意为他出生入死,即使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
一年前,幽山
“白衣,你毁我粮道,今日便让你葬身于此”,飞羽部队的声音传遍幽山,有埋伏!今日我的行踪只有都督知道,难道,他叛变了!!一个闪身,躲过焉逢的袭击,他还有伤在身,无法发挥全力,难道今天只能葬身于此了?!不!我一定要出去通知恩师,可终究一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武功强劲的飞羽呢,终于还是耗尽力气,晕死过去。“强梧,我答应让你亲自报仇,去吧”。
远处的横艾却是一惊,“不可!”,飞身前来,“他是铜雀白衣,定然知道那紫衣的阴谋,紫衣坐看幽山之困,这其中肯定有猫腻,不如留下他的性命,以求长远之计!”如果他死了,你也会没命的,我觉得不允许,焉逢。不过~,若是将他囚禁起来,费其功力,等到焉逢剑气大成之时,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他,那么焉逢就会成为唯一的剑气载体了。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横艾说的有理,那就暂时留他性命吧”,死,太容易,我要你生不如死!强梧说着,边从白衣身上拿出都督令,交予焉逢
“好!”焉逢拿过都督令,“我们这就回去禀报丞相。”
飞羽最深处的大牢内,虽然外面已是盛夏,这里却极为阴冷,极少有人来过的地方,此时,飞羽却全部聚集于此,而那一身白衣却是格格不入。
冷水迎头而下,暮云悠悠睁开了眼,朦胧间,他似乎看到了哥哥,再一看,确是飞羽焉逢,是他太想哥哥了吧,竟然将敌人看做是他,无奈的一笑,“也不看看自己的处境,竟然还笑的出来!看来你伤的还不够重!”一鞭子迎面而来,“啪!”瞬间鲜血浸透衣衫,但暮云却只是看了她一眼,他怎能不知自己的处境,内力被封,让他本就受了重伤的身体更是虚弱不堪,可是既然已经深陷敌营,却也不能失了自己的傲气。心中陡然有气,再次扬起鞭子,“算了,端蒙,等我先问他一些问题。”焉逢不知为何看着白衣身上的鲜血,心中有一种疼痛的感觉,是自己太心软了吧。
“白衣,紫衣坐看幽山被围,却不营救,是有什么阴谋?”,微微一笑,“焉逢,想从我这里知道我义兄的计划,恐怕你是打错了主意吧”
“你!”端蒙气极
“既然如此,那便不要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交给我,焉逢!”强梧终于忍不住了,“好”,焉逢走出牢狱,不知为何,这里总有一种令他不安的感觉,是错觉吗?
“切记不要伤他性命”,横艾出言
“为何?”
“你只记住便可”,我绝不能让白衣连累焉逢。。。
“好”,强梧怪异的看一眼横艾
飞羽其他人也渐渐出去了,各司其职,制定下一步的计划。只余下端蒙和强梧
看着陈列的刑具,端蒙选中了一个满是倒刺的刚鞭,上面依稀可见斑斑血迹,那是以前留下的痕迹,暮云看着他们,心想,这又如何,哪怕是死他也不会出卖义兄的,看见暮云不屑的表情,端蒙猛的手中的鞭子猛的甩了过去。


大皇帝页游新区入口,三国SLG战争页游,点击领取礼包,新服送首冲高返利! 酷玩吧为您推荐!!!
2017-12-14 07:04 广告
啥时候更文呀?


暮云好可怜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24 22:56
    “啪!”
    暮云眉头一皱,是他小觑了这刚鞭的威力,是的,只见暮云背上的衣物瞬间被鲜血浸染,并且由于端蒙用力过猛,暮云背上的伤口可谓深可见骨,但他却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这却更是激发了飞羽的怒气。
    ……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暮云的头发,衣角缓缓滴落,而暮云确是紧闭双眼,显然是已经晕过去了
    “哼!”端蒙扔下满是鲜血的鞭子,嫌恶的看着溅在自己衣服上的鲜血,走出了大牢,我一定会让你求饶的,我尧汉大牢百般刑法,害怕制服不了你么…
    强梧看着白衣嘴角的鲜血,抹了一把,白衣,你当初断我手臂,差点废我武功,甚至性命,这点伤痛怎能赎清呢,我要把我所经受的一切全部讨回来
    自从白衣被抓,一切好像又回归了风平浪静,飞羽按部就班,铜雀依然没有出动,可是不知为何,焉逢确是心不在焉,总是在不觉间想起白衣染血的样子,还有小时候总是粘着他的弟弟,“哎这是怎么了?!”焉逢心中不快,便在院中练起了剑。
    已经五天了,自己已经被关在这里五天了,这期间除了每天飞羽的人都会来对自己用各种刑罚外,每天只给他喝一碗水来维持他的生命,其他的时间自己也是晕着的时候比醒着的时候多,我还能出去吗?看着整个监牢里唯一的小窗户,身体太过虚弱,不多时暮云便再次陷入昏睡,直到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传来,暮云才逐渐睁开眼睛,朦胧间,他感受到自己由被吊着改为被锁在墙壁上,
    “你是。。。强。。唔?”
    “白衣,这几天的感觉如何?”强硬的捏起暮云的下巴,“可这些还远远不够!”将他的脸甩向一遍
    “呼…尧汉大牢…也不过如此”
    “哼~”一声冷笑,那就让你尝点新鲜的
    从火盆里取出一根两个拇指粗细,半个小臂长短的铁棒,上面布满了细细密密的铁刺,用铁棒的尖头抵住暮云的肩窝,烧红的铁棒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贴着暮云的皮肉,不一会便散发出焦糊的气味,暮云紧咬下唇,把一声惨叫压抑在喉咙里。缓缓的,一丝一毫的刺穿他的肩头,“呃!”剧烈的长时间的疼痛使暮云发出轻微的痛呼声,一抹笑容出现在强梧的脸上,还不够,突然,强梧抓住铁棒的手柄,猛的旋转一周
    “啊!!!”一声惨叫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疼,剧烈的疼,他的身体都在颤抖,苍白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呼吸加剧,却又因为疼痛不敢使身体起伏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24 23:40
      加油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25 11:36
        “嗯!”突如其来的一阵心悸,焉逢单膝跪地,这是怎么了?难不成那铜雀白衣真是自己的弟弟不成,呵!怎么可能?!他可是我的敌人啊!甩甩头,驱逐心中的那份不安
        “焉逢,横艾说…焉逢!”刚刚进来就看见喘着粗气的焉逢,尚章一惊,以焉逢的功力,难道受伤了?
        “我没事!”站起身“横艾说什么了?”
        “哦,对,横艾说想请你过去一起商议一下如何引铜雀出洞。”看来是自己多想了。
        “好,等我换件衣服。”脱下因练功而湿透的衣物正打算穿上,却听尚章说
        “你们怎么都喜欢在背上刻字啊,也不嫌疼”。说着还抖动了一下身体
        嘴角流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到底还是孩子心性,“谁在背上刻字了?”
        “你呀,你这不刻字了吗,还有白衣,他背上好像也刻了一个字。”
        摸上自己背上的痕迹,“这是我母亲…”
        “对,他好像刻的是一个'暮'字,看来你们俩是天生的敌人啊!”
        “你说什么?!哪个暮!”几天的不安一起涌上心头,暮,暮云!真的是你吗!
        “就是…艾?!”看着焉逢飞速而去的背影,尚章知道可能出事了,他必须把这件事告诉横艾。
        “我在你们背上分别刻上了,朝和暮,两个字,希望你们朝朝暮暮,永不分离”
        “朝云是哥哥,暮云是弟弟,哥哥要保护弟弟知道吗?弟弟也要听哥哥的话哦!”
        “知道”
        “知道”…
        “哥哥,救我!你为什么不救我?你这个懦夫,懦夫…”
        心似乎更痛了,暮云,对不起,如果真的是你,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啊!”又是一声惨叫,却又是几不可闻,“呵呵”,看着自己的作品,不仅满意一笑,“既然你这手臂也没什么用了,不如我帮你拿走这累赘怎样?”说着他便拿起了武器
        “住手!”
        “住手!”
        强梧一愣,就在这一瞬间,磬儿出现在暮云身边,久悠迅速袭向强梧,而焉逢确是楞在当场。
        “焉逢!焉逢,你在做什么?快拦住他们!”堪堪躲过突然其来的袭击,强梧,冲焉逢吼道
        然而焉逢却是毫无反应,这是怎样的惨状啊,暮云浑身血肉模糊,有的地方甚至可以看见森森白骨,手指呈现出不自然的扭曲,似是被人根根折断,但这些还不够,手掌,手肘,肩头,膝盖,脚踝处都被定入的铁棍更是恐怖异常!但暮云却还没有晕过去,一看就知有人给他吃了使人清醒的药物…但他的脸色却早以灰败,若不是胸口轻微的起伏,恐怕没有人会认为他还活着。
        满地的鲜血,满眼的红,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仅焉逢,磬儿也是一惊
        “暮云,忍着些!”磬儿用内力震出暮云身体里的铁棍,连带着无数血肉。
        “啊!”一口鲜血吐出,暮云终于还是挺不住,晕了过去
        “久悠,走!”
        “你们!”不甘心的看着他们救走白衣,可他却无法阻止,不过就算救了他,也不一定能活着,就算还能活着,也不过就是个废人了。“哼!”
        真的是他,是我的弟弟,尽管被无数鲜血浸染,又有伤口的破坏,可是那依稀可见的暮字却还是被他看出来了
        我做了什么?我费尽心思讲他擒来,甚至想治他于死地?!我坐视他受刑却毫无阻止,还让别人审问他?!我应该知道的,在尧汉大牢,他能否活下来都是造化的,恐怕我心中也是想治他于死地的吧。。。曾经我没有救他,让他流落在外,而今,他就在我面前,我却没有认出他。。
        看着这满地呢鲜血,他的心好痛,“噗-”一口鲜血喷出,焉逢双膝跪地!
        “焉逢!”强梧本想问问他为什么不出手的,可是去看见焉逢吐出一大口鲜血,“没事的,就算被救走,他也不一定能活下来的”!
        抓住强梧的衣服,“不…”“弟弟…”眼前模糊一片,晕了过去
        “你说什么?”没听清焉逢再说些什么,但看见他晕过去了,立马背上他匆匆去找徒维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26 10:59





          楼主,记得接着更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26 17:42
            更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27 13:49
              催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27 15:44
                赶紧网,免费发布信息! www.ganjin.com
                2017-12-14 07:04 广告
                追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28 12:23
                  更文呀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28 20:58
                    横艾刚刚从公羊朔丞相处商讨事宜完毕,听尚章说完焉逢的反常行径,再加上飞羽其他人的说辞,不禁心中一颤,难道白衣以死?焉逢也即将魂飞魄散?!不会的,不可能!她绝不允许!
                    “他怎么样?”横艾紧紧盯着焉逢有些苍白的脸色
                    “无碍!急火攻心,修养一段时间就好”,徒维看着横艾焦急又紧张的神色,你的眼中从来就只有他,而我只能在你身旁守候,即便如此,我也心甘情愿。苦涩一笑。她是他永远也无法触摸的圣莲。
                    听着徒维的话,横艾心下一松,却也疑惑为何焉逢会出现反常的行为,算了,没事就好,其余的等焉逢醒来自然会知道的。
                    “暮云!坚持住!”磬儿焦急道,怎么会伤的如此重!
                    “告诉义兄…不要…咳咳…让师傅去归心谷。”撑着自己疲惫的身体,暮云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的身体再也禁不住这样的折磨了
                    “暮云!暮云!”加大输入内力的程度,之后极速向云舞阁赶去
                    ……
                    “商睿,暮云伤势极重!”
                    “大夫已经在里面了,快带他去!”
                    ……
                    “怎么样?”
                    “回君尊,尊者伤势十分严重,体内虽有一股药力保住了心脉,但四肢筋骨皆毁,内腑严重受损,即使可以救得性命却也…”成为废人,对于白衣尊者,是无法忍受的的,他跟随君尊多年,自然知道,无用之人,他是不会施以援手的
                    “全力施救”,莫名的产生一丝愠怒,“明白我的意思吗?我要他恢复如初,不惜一切代价!”
                    “是…”强大的气场令他一惊,是他胡乱揣测了,那人可是君尊的义弟啊!“君…君尊,需要一粒雪丹!”
                    “好!记住,我要他完好如初!”
                    “是…”看着君尊的背影,伸手擦了一把额上冷汗!
                    轻轻处理暮云身上的腐肉,的确是轻轻,暮云身子本就单薄,飞羽下手又是极重,伤口几乎都可以贴到骨头了,再加上嵌入身体的衣物,当初白衣飒飒的暮云如今却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般,而这些让他这种见惯了重伤病人的人,都不禁触动。
                    “商睿,哎,这雪丹你拿去吧。”从后面抱住紫衣“这雪丹虽然珍贵,却没有暮云万分之一的利用价值。至于那股药力估计是姐姐怕波及焉逢才给他吃了什么保命的药物吧”
                    “嗯!”转过身,抱住磬儿,“我早就算到暮云会受伤的,却没想到对外仁慈的飞羽,竟也如此心狠手辣!”
                    ……
                    “只需要一粒雪丹吗?”
                    “是,君尊,雪丹有造血和再生筋骨之奇效,定然可以恢复尊者的,可是尊者毕竟伤势极重,需要下猛药,这疼痛是在所难免的…”
                    “只要能使他恢复,你尽管使用便可。”若是连疼痛的无法忍受,他又怎会是铜雀白衣,有怎能在尧汉大牢坚持…
                    “唔!唔唔…”
                    看着因剧烈疼痛而痉挛的暮云,终是转身离开,如果你非剑气,我非酋魔,或许我会为有你这样一个弟弟而开心,可这是你我的宿命,我终究只能利用你…
                    “焉逢,你醒啦!”耶亚希惊喜道
                    “暮云呢!暮云怎么样?”紧紧抓住耶亚希,急切的看着她
                    “你说冰块啊,他们说可能死了吧,要不就成为废人了。”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其实他是个好人的,他还救过我呢。你们为什么要打仗?”
                    “不会的,不会的!”焉逢只听到他可能死了,怎么会?他们还没有相认!心头剧痛
                    “他不会死的!”因为你还活着啊,“他刚入狱时我给他吃了一粒护心丸,他一定还活着。焉逢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
                    眼中出现一抹惊喜,“真的?!”
                    “真的!”
                    “谢谢你,横艾!”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知道他不愿意说,自然也没有再问,只要他没事就好
                    “耶亚希!你怎么在这?!”
                    “你!我一直在这好不好!”
                    “就知道你关心我。”焉逢低头一笑
                    “你你你你!哼╭(╯^╰)╮臭焉逢!”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跑了出去,“臭焉逢。”
                    看着耶亚希红着脸出去了,焉逢心下其实还是有些不安的,横艾虽然说暮云不会有生命之危,但是他伤的那么重,能痊愈吗,会不会留下病根呢,哎!不论怎样,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28 22:50
                      继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29 08:53
                        呜呜,又虐我们家暮云,希望焉逢是个好哥哥


                        暮云恢复的很好,再加上剑气的保护,以及对师傅的担忧,仅仅三天就醒过来了。
                        “你终于醒了!”管轼不悦道,将药碗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完全无视那些撒出的汤药,“哼!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他感觉自己都要疯了,君尊明明知道自己与暮云不和,却又安排自己来,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照顾他,以防出了什么事又是自己的罪过,可是天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决心没杀了他。
                        “管轼?!我义兄呢?”他和磬儿说了不让师傅去幽山,可是心中却总是隐隐的不安,他一定要亲自告诉义兄的!
                        “君尊有事,没空理你!”
                        试图起身,却实在无能为力,只要稍微一动,身体就会传来剧痛。。。
                        “我有事要和义兄商议,管轼你…呃!”
                        一把抓住暮云的手腕,“你不要以为君尊宠你,你就是君尊最信任的人!”不知不觉间力气越来越大,他却并没有看到暮云苍白的脸色,“你就是一个不详之人,你最好离君尊远一点,你的亲人你都保不住,你师父都…”
                        “住口!”
                        “君尊!我…我只是…”
                        “退下!”
                        “君尊…”
                        “退下!”
                        看到紫衣眼中的些许杀气,黄衣只能不干的默默退下,眼中对暮云的嫉妒确是更加厉害,明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嘛。
                        “义兄!我师傅怎么了?”暮云不顾伤痛,急切的看着紫衣,心中揪紧。
                        “他死了”探了探暮云的脉搏,“出兵归心谷,遇到焉逢带领的飞羽及大军的埋伏,他已经以身殉国了。”
                        “我明明已经…”
                        “你来晚一步,当时大军已经入谷,事情已不可逆转了。”
                        师傅对他如兄如父,给予他心中对亲情的缺失,师傅对他恩重如山。而自己却延误时机,没有阻止师傅
                        “都怪我,都怪我…”双目变的血红,“管轼说的对,我是个不详之人,我连亲人都保护不了,母亲,兰茵,还有师傅…”一股股黑气从体内窜出
                        “暮云!不要为剑气所控!暮云!”
                        听到义兄的声音,暮云终恢复理智,“义兄…我是不是很没用”,眼中的悲痛难掩。
                        “你可是铜雀白衣,怎么会没用?!那些都不是你的错,好好休息,尽快养好伤。”
                        “我一定会养好伤的,我要杀了焉逢,屠尽飞羽,为恩师报仇!”恨意滔天,暮云在心中立誓!“义兄,师傅的头七我要去!”坚定的看着紫衣,他一定要去。
                        看着暮云的恨意以及决心,不禁心中一笑,对,就是这样,“好!我会安排你去的。”
                        “谢义兄!”
                        几天后,一辆马车静静驶来
                        “暮云,到了!”暮云从车上小心的从车上挪动下来,看着这青山,还有身边那一块墓碑,暮云强忍伤痛,跪下,叩首,师傅,这里绿水青山,您好生安息,暮云一定会为您报仇雪恨的……
                        紫衣坐在车上,静静看着暮云的背影,终究只是一粒棋子而已,是自己故步自封了……
                        “回去吧,将军马革裹尸,也是为国尽忠了!你伤还未好,不宜太长时间。”
                        “义兄,我要闭关一段时间,心有所悟,我想尽快突破。”好为师傅报仇,他知道自己那残破的身体能恢复的如此神速,定然是义兄的功劳,他欠义兄的,还能还的清吗?
                        “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30 22:10
                          绵绵雪山,这里纯白无暇,于这世间的混乱格格不入,这里仿若仙境,是感叹,是惊诧,是世间一切的感情都无法形容的美丽洁净,而那白衣白发的人儿,于这仙境完美的融为一体,毫无违和,一个简单的转身,剑出,却有千钧之势……
                          磬儿刚刚到来,就看到了如此震撼的画面,不愧是年少成名的剑术天才白衣暮云!仅仅三个月,他的剑术竟然进步了如此之多,恐怕不久之后,连拥有仙身的自己都要略逊一筹了。
                          “可是义兄有事吩咐?”
                          一惊,自己无形之中竟然被吸引了!“今日午时,焉逢必将出现于流马渊九峰之首,天蓬峰!”
                          “你是如何得知的?”
                          “暮云,你向来做事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你只要知道我和你一样,你义兄吩咐的事,我们都会尽力完成便是。”
                          “……”
                          赤衣渐渐淡出自己的视线,焉逢我誓要杀你,为恩师报仇!身动,瞬间消失在雪白中,徒留下那一片片飞舞的雪花,它们是在为谁欢送,为谁哀伤……
                          天蓬峰上,暮云出剑指向虚空,迅猛快捷,不见踪影,仿佛要撕裂时空
                          今天一早,横艾就通知焉逢,白衣必将于午时出现于天蓬峰上,暮云!你的伤好了吗?你还记得我吗,你…真的是我的弟弟吗?焉逢的内心其实也是很矛盾的,他自己已经认定了暮云是他弟弟,可是各种资料又显示暮云是骁月徐直的独子,这又让他产生犹豫,他需要做进一步的认定才行!
                          “飞羽焉逢!暮云在此恭候多时了。”刚刚赶到的焉逢听到暮云的声音,以及迎面而来的剑气!
                          来不及说什么,只能急忙应对,他本就刚刚修成剑气,而暮云却武功大成,若是硬碰硬,他又怎会是暮云的对手呢,只能凭着机智,和借力打力的方法才有一战之力……
                          在两人打的难舍难分只是,横艾已经将赤衣引入另一个地点,并用结界困住她,准备独子去取轩辕剑!
                          一旦轩辕合一,焉逢将不再是焉逢了吧,白衣又武功十分高强,焉逢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若是…不敢再想下去,唯一的方法就是她助焉逢一臂之力,杀了白衣!
                          不管怎样应对,这种内力上的差距是其他所无法弥补的,终于,暮云还是将焉逢逼到悬崖边缘,正当焉逢危机万分的时候,横艾赶到,同时三道仙法袭向暮云,一道打偏了他的剑,另外两道分别袭向暮云的心口和脖颈!暮云一惊,堪堪躲过攻击,却也因此掉落悬崖!
                          “暮云!”焉逢大声吼道,他又一次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受伤而无能为力。
                          轩辕尚未合一,看来白衣并没有死,横艾想到,“焉逢,你干什么!”看着焉逢急急忙忙的冲下山峰,心中疑惑
                          “他可能是我弟弟!”说着人已经消失了
                          弟弟?!轩辕剑气,本就分成两股,若是真的是兄弟,他们的命运又不可逆转,兄弟相残,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太过残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01 21:53
                            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2-01 23:50
                              催文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12-02 11:37
                                楼楼!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2-02 16:31
                                  猛的,心口一阵剧痛,原来自己真的爱上了么?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为什么?我该怎么办,看着自己越来越透明的身体,她的心在痛,她的灵魂却更加煎熬,而又迷茫……
                                  却说暮云虽落下悬崖,但他一直在找着力点,用凸出的山石,稳住身形,缓解冲力,又凭借强大的内力以及精湛的武功轻松着陆,甚至没有带起一丝尘土。
                                  在下落中,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可是耳边猎猎风声做响,他又能听到什么呢,暮云心想,横艾此人,绝不可小觑,虽然她看似仅仅是飞羽中一员,可多次交手,自己绝不可能是她的对手,她的炼妖壶,更是一件不可小觑的法宝,她一定并非常人!刚才他确实可以不惜性命杀了焉逢,可是不知为何,他却有一丝预感不能杀他?!这是为什么呢,想想师傅的仇,他又开始自责起来,自己不该犹豫的,自己在这世上早以无留恋,只是义兄的恩情是他不能弃之不顾的,他这一生定是要报答的…
                                  “天仙符!”义兄有事召唤!瞬间不见了踪迹,而赶来的焉逢自然没有找到白衣……
                                  “暮云,此行如何呀?”看暮云的神情,想必是没有成功,黄衣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真是没用,我才是君尊最信任的人。
                                  然而暮云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径直走过
                                  “你!”刚要起身,却被久悠一个眼神制止,只能闷头喝了一杯酒,哼!
                                  “义兄,暮云未能完成任务。”暮云神色有些愧疚
                                  “哼!”真是没用!黄衣还是忍不住嘲讽,却又不敢太过表现出来,他可不能给君尊留下不好的印象呢
                                  “无事!以后还有的很多机会!”磬儿的姐姐,那就给她个面子吧,轻轻抿了一口茶,紫衣道“你坐吧,今天让你们前来是商讨有关三神兵的事!公羊朔命飞羽寻找这些神兵,虽然现在还不知晓他们要干什么,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此事一定对我们不利”而且飞羽想要的东西,我们就一定要拿到手!“谁想负责此事?”
                                  “暮云愿往!”
                                  “君尊,管轼请命!”哼,怒视暮云,“你又想抢功?”回过头,坚定的看着紫衣。
                                  “不必争了,此事就交由暮云和磬儿吧。”
                                  “是!”管轼刚要表示不满,却又不敢再惹怒他亲爱的紫衣了
                                  看着众人离去的身影,磬儿看向紫衣,“商睿,我一定会尽快促成轩辕合一的!”
                                  “此事不必着急,还需从长计议。”轻轻抚摸着磬儿的头发
                                  铜雀一路跟随飞羽,可却最终由于磬儿顾念姐妹之情,错失八蛇矛,期间,由于管轼的嫉妒之心以及愤恨等原因,此时,飞羽焉逢,耶亚希,横艾,和暮云却相遇在管轼的云之空间,云之空间处于三界之外,不受天道所约束
                                  此时暮云和焉逢打的难舍难分,弑师之仇不共戴天,暮云杀意滔天!“锵!”兵器相撞,焉逢谦逊一筹,后退几步,气息有些不稳,正在想要继续交手之时,横艾却出现了
                                  横艾知道,若此时杀了白衣,焉逢就可以安全的生活了,而自己也不用再受这使命的约束了!
                                  暮云看着对面的横艾,立刻握紧了手里的剑,他已经明显的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意!她怎么会如此仇恨自己?
                                  “嗖-”一股内力朝暮云席卷而来,毫不避讳,直接迎上,“嘭!”一声巨响,暮云竟然逊色许多?!心中暗叹一声,果然,他不是她的对手!她究竟是什么人!接二连三的袭击终于使暮云抵挡不住
                                  后退几步,“哇!”一口鲜血吐出,看着眼前又一次袭来的内力,他已经无法抵抗,难道自己真的就这么死了吗?
                                  一道剑气帮自己抵挡住了致命一击,可是来人却令暮云毫无感激之情,反而恨之入骨!
                                  “焉逢!你干什么,你怎么帮着铜雀的人!”
                                  焉逢直视横艾,在我确定他是我弟弟之前,你不能伤他!
                                  “冰块!冰块!你怎么样?”眼见暮云由于冲击又吐出一口鲜血,耶亚希着急道!
                                  看着耶亚希关切的眼神,心中一暖,“我没事!”耶亚希,你…是我的兰茵吗?突然一股异香,暮云猛的抱住耶亚希
                                  “你!你们!”横艾不能接受耶亚希做出对不起焉逢的事,虽然她并不希望他们在一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02 22:2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2-02 22:23
                                      猛的松开耶亚希,我这是怎么了?正在疑惑之时,多鹏出现在众人面前
                                      “横艾,你真的不能杀他!”偷瞄了一眼横艾暗中运气的右手,叹息一声“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里于外界不同吗,这里是云之空间,可是使人产生幻觉,比如他”,伸手指向暮云,“也可以加强人的情感,比如你,还有你!”指向焉逢和横艾
                                      横艾眼神闪烁了一下,巧妙的掩饰过去,撤去了手中积聚的内力,她本来是想一击必杀的!“行了,快说吧,我们怎么样才能出去,我的无所不知的多鹏大爷。”横艾戏谑一笑
                                      “你你你,横艾,你这什么态度啊”多鹏跺脚,“你们可是有事要求本大爷的,哼!”
                                      “哎呀,我错了还不行吗,快说吧。”
                                      “任何空间都有镇眼,只要找到就可以出去了。”打了一个哈欠,回去睡大觉咯……
                                      四人总算是打破了管轼的空间出来,可是焉逢和白衣却受了很重的伤,他们二人真的是兄弟,可是,家于国的抉择,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他们二人不论立场,还是命运都无法共存……
                                      焉逢之前和白衣打斗本就气息不稳,又在云之空间里受了重伤,回到飞羽心口一阵有一阵痛,仿佛什么要出来,要撕裂他的身体一般,剑气无法聚拢,内力无法凝聚,仅存的意识强迫他不能昏迷,不能受其控制
                                      “啊啊啊啊!”终是忍耐不住,就在他即将疯狂之时,横艾将他收进炼妖壶,并在其中为他疗伤,可是,焉逢却由于身体过度虚弱的原因,无法承受剑气的能量,而造成内力尽失的结果,这可如何是好,若是他碰到白衣,那岂不是必死无疑了!哎,焉逢,在你恢复之前,我会尽力保护你的
                                      而飞羽得知这个消息之时,也是大吃一惊,可是寻找神兵事关重大,又不能没有焉逢,只能在伤好之后,和大家一起寻找了,据可靠消息,第三件神兵就在晓月都城——昊城!铜雀自然是引蛇出洞,为他们安排好了陷阱—— ,此时焉逢想的确是暮云,他真的是我弟弟,而他们尧汉的卧底徐直更是暮云的义父!他该如何告诉暮云呢,和耶亚希商议许久却终是没有定论。
                                      尚昭疑冢内,焉逢和横艾巧妙的过了一个有一个关卡,直到碰到了暮云和磬儿……
                                      “磬儿!”横艾吃惊,焉逢没有剑气,她不能离开他,看着焉逢看向暮云的那复杂的眼神,她心中一痛。横艾迎上磬儿的攻击,暮云,却走到了焉逢的身前,用剑指向他,“今日,我就要为我师傅报仇!”
                                      凭着精湛的技艺和暮云打斗在一起,准确的说是一攻一守!
                                      “咔!”一声清响
                                      “焉逢!”横艾一惊,却在分心之际被磬儿用结界困住!
                                      “磬儿!放我出去!”
                                      “姐姐,你就好好在里面吧,我会取得轩辕剑的”说着离开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棋局,他们二人分别在两方,却不敢动,这里机关密布,刚才暮云稍微一动,就差点葬身于此,幸亏反应机智才躲过一劫
                                      “不如我们合力破阵如何?”焉逢开口道
                                      “哼!”暮云知道此处绝非他一人就能出去的,随不情愿却也同意了
                                      既然达成联盟自然,二人开始观察起了这里的情景,这是一个死局,他们二人像是其中的两颗棋子…
                                      “ 棋局长携上钓船,杀中棋杀胜丝牵。”
                                      “ 洪炉任铸千钧鼎,只在磻溪一缕悬。”
                                      二人同时想到,置之死地而后生!眼神交错,脚下步伐神鬼莫测!突然一个阶梯出现,他们走上去时,看见的是一朵即将开放曼陀罗!生与死的交接,爱与恨的交融,暮云拿剑指向焉逢,可是焉逢确是一言不发,用手握住他的剑!鲜血顺着他的手滑落,浸染了那朵曼陀罗!
                                      “你干什么!”暮云疑惑有惊讶!
                                      “暮…”可就在焉逢准备开口时,他们却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2-03 23:09
                                        尚章等人解救了横艾后,聚集在此处寻找机关,并于铜雀对质之时,二人的出现,使双方一惊!
                                        “焉逢,你怎么样,你快松手啊!”看着焉逢满是鲜血的手,耶亚希心疼的说,“冰块!”
                                        “我要杀了他!你让开!”看着耶亚希对焉逢的关切,他心中怎么能不失落呢
                                        “你不能杀他!他是你哥呀!”
                                        双手握紧剑柄,“耶亚希,不要胡说!”可是她又如何知道自己有一个哥哥的!心中出现一丝慌乱
                                        “他真的是你哥哥,小时候他没有救你,他一直很内疚的,你说话呀!焉逢!”
                                        “你原名皇甫暮云,我叫皇甫朝云,母亲说我们是兄弟……”
                                        听着焉逢的叙说,暮云心中大痛,他不是!他不是!可是心中却又早已相信他…就是,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是敌人,为什么是他杀了我师傅,为什么他是我哥!
                                        “暮云!你相信他说的话吗?他在骗你!杀了他”磬儿十分焦急,只差一步,轩辕剑就可以合一了!铜雀其他人也都被这一幕所震惊!看向暮云的眼光中有嘲讽,有冷笑,有怀疑…
                                        “别忘了君尊的交代。”
                                        “杀了他!”
                                        “暮云,快动手!”
                                        “你难道忘了君尊的命令了吗”
                                        “你是铜雀白衣!”
                                        “难道你要背叛君尊吗?”
                                        ……
                                        “放他们走!”暮云握紧手中的剑,冰冷的声音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暮云?”
                                        “让开!”强大的内力放开,众人感到一阵压抑
                                        “让开!”磬儿开口,她也觉得十分可惜,就只差一步啊…
                                        铜雀虽不情愿却也知这件事本来就由他们二人负责,知趣的让开,看着飞羽的人离开
                                        就在暮云还没接受焉逢之时,却有人通报说他的义父已离开人世了……呵!
                                        独自走在树林中,我又做错了一件事呢,仰头喝一口酒,父亲,忠义难两全,然后你就选择抛弃我了吗!你用自己的死帮助飞羽离开的时候,有想到我吗?我才是您的义子啊!已经两次了,自己破坏了义兄的计划,又有何面目去见他呢,通体血红的长鄂剑出现,随着主人的动作发出一次次凌厉的红光,制造了满目狼藉。
                                        突然疯狂发泄的人猛的停住,单膝跪地“义兄…”
                                        心中苦涩,他不敢面对
                                        “暮云”,缓缓走近,紫衣看着一身酒气的暮云,“他是你哥?你可知道你们是敌人?”
                                        “…是!”
                                        “你会为了他与我为敌吗?”
                                        “不会!”暮云抬起头,坚定的看着紫衣,可又在视线相对之时,默默低下了头
                                        “……”
                                        “去找他吧,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杀了他,亦或是招降他。”说完径直离开了
                                        “暮云领命!”
                                        第二日,焉逢一进房间,就看见一抹白色,“暮云!”
                                        “我来看看你”,四目相对,确是相对无言
                                        “暮云,你…”
                                        “哥,我能住这一段时间吗?”
                                        “好,可这是军队。”暮云终于承认他了!
                                        “……”因为我是铜雀白衣吗
                                        “不如你住在郊外如何?那有一处房间。”
                                        “你会来吗?”
                                        “会!”
                                        “…好,我先走了。”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这几日焉逢每天都来,可他们却又几乎没有说过话,暮云只是看着他,看着焉逢为他准备衣食,他甚至觉得这样…也不错…直到……
                                        “白衣,出来受死!”一大队人马把这小小的,不起眼的房间团团围住
                                        “捉拿我?你有这个本事吗?”
                                        祝梨一笑,“若是以前自然没有,不过现在恐怕易如反掌吧。”
                                        “是你们给我下毒!”昨日焉逢给他送来饭菜,今日他刚刚觉察到自己十分虚弱,他们就来了!
                                        “你毕竟是焉逢的弟弟,我们只是让你内力暂时被压制而已,谈不上毒药!怎么,还要我们动手吗?”徒维的药,他自然有信心,若不是横艾提醒,他还真不知道焉逢每天都来这呢!
                                        “我和你们走!”走出房门,士兵将他团团围住,一副粗重的手铐出现在他面前,“哼!”任由粗重的铁链将自己禁锢,突然祝梨向他胸口袭来,近在咫尺,而暮云又虚弱不堪,自然无法躲避,鲜血顺着嘴角流下
                                        “对不起了,药力总会过去,只有将你封印了,才更安全。”
                                        “卑鄙!”
                                        “随你怎么想。”祝梨无所谓道,自己没当场杀了他,已经是给焉逢面子,至于下手重不重那可就不能怪我咯,谁让他没少伤我们兄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