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63贴子:1,369,746

爱你,我愿意付出一切(艾 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想写横艾和朝云的故事,这里和电视剧不一样哦,因为我看简介写横艾失去过记忆,所以我想从这点入手,这个不一样的横艾和朝云(焉逢),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远古时期,轩辕帝和酋魔大战,轩辕帝持轩辕剑打败酋魔,但轩辕剑也被一分为二落入人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23 13:51
    天女青儿座子有四仙子,分别是琴,笛,笙,磬四种乐器所变,分别是琴儿,笛儿,笙儿,磬儿,此次寻找轩辕剑的任务,天女青儿便交给笙儿和磬儿
    笙儿和磬儿领命之后,便下往凡间,却不料在途中遇到天火的袭击,笙儿为救磬儿被天火击中,掉落凡间
    笙儿是在一个破庙里醒来时,看着陌生的环境,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哪’
    “你醒了”一道惊喜的声音想起。
    笙儿向着响起声音的方向望去,却看见一个6.7岁的小男孩快步的走到她的身边“你好些了嘛”
    “你是谁,你认识我嘛”
    “我叫朝云,我是在林子里遇见你的,当时你身上都是伤,我便把你带到了这里,你都不知道你伤的多重,我还怕你死了呢,还好你醒过来了”看着朝云脸上的笑容,笙儿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
    “谢谢你”
    “没事,只是你怎么伤的这么重,我看你的样子应该也就5.6岁,是谁这么狠心,把你伤成这样”
    听见朝云的话,笙儿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你该不会失忆了吧”朝云震惊的开口
    “失忆?我不知道”
    “那,你还记得自己多大,叫什么名字嘛?”
    想了想,但是笙儿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摇摇头
    看着笙儿什么都不知道,朝云失望的坐到了地上“那怎么办啊,你还记得你有什么家人嘛”
    笙儿看着朝云摇了摇头
    朝云也没想到对方会失忆,只能泄气的唉声叹气,突然朝云像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一块丝帕“这是你的,我看上面写着笙儿,你应该是叫笙儿吧”
    “笙儿”笙儿只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对啊,你一定叫笙儿”朝云看着笙儿,想着对方年龄不大,失踪了之后,也没有听到有人家丢失孩子的消息,恐怕家人也遇害了吧,在这个乱世有孤儿也太正常了“既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不如你以后跟我一起吧,你放心,有我吃的,我就不会饿到你的”
    看着面前年龄不大,却拍着胸脯跟自己保证的人,不知为什么笙儿却觉得格外的安心,笑着点点头“好,那我以后就跟着你”
    “恩”
    “那你的家人呢”
    听见笙儿提到家人,朝云难过的坐到地方“我娘亲死了,弟弟也不见了,我现在只有自己了”
    看见朝云难过的样子,笙儿把自己的手放在朝云的手上“你不要难过了,我以后会陪着你的”
    看着笙儿坚定的眼神,朝云慢慢的收敛起自己难过的神情,认真的点点头“笙儿,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好”
    “你看着比我小,以后就叫我哥哥吧”
    “好,朝云哥哥”看见笙儿的笑容,朝云也跟着笑了起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23 14:53
      从此之后,两人便一直相依为命,后来偶然机会,朝云得一蒙面男子指引,学会了枪戟武术,而笙儿却意外之中收服了一只灵鸟,时间悄然而过,两人受蒙面男子指点加入了飞羽,而朝云更是在天干十杰中获得首位拿下“焉逢”称号,而笙儿却获得第九得“横艾”称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24 12:12
        笙儿走到练武台,看着正在练武的朝云,笑着喊到“朝云哥哥,不要练了,已经中午了,该吃饭了”
        朝云听到笙儿的声音便停了下来,但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笙儿走近,拿着丝帕擦着朝云头上的汗水“你看你,天气有累的满头大汗”
        朝云拉住笙儿的手,向房间走去,笑着开口“我没事,你今日做了什么好吃的”
        “全是你爱吃”
        “你的头疼刚好,以后就不要在做饭了”
        “我想做给你吃嘛”
        朝云无奈的看了笙儿一眼“我不想你太累”
        “我没事,不过朝云哥哥,你现在已经是飞羽十杰之首了,干嘛还那么努力的练武啊”
        “我听说铜雀那边有个白衣很是厉害,而且他还拥有剑气,我怕他日与他相斗,不是他的对手”
        “铜雀白衣”
        看着笙儿若有所思的表情,笑着摸了一下笙儿的头“好啦,不要多想啦,我现在也是未雨绸缪,若真打起来,我也不见得不是他的对手”
        “恩”
        走进屋里,两人刚准备吃饭,尚章便跑了进来“哇,好丰盛的饭菜,横艾,你也太不公平了,你的手艺这么好,每次都只做给焉逢,好歹偶尔也给我们做些啊”
        “不给你做,你不也来了”
        “嘿嘿”尚章一笑,就在饭桌上坐下
        笙儿又拿了副碗筷给尚章
        “尚章,你刚才急急忙忙的跑来是有什么事情嘛”朝云看着吃的不亦乐乎,显然忘记正事的尚章,无奈的开口
        “哦,对了,多闻使要你过一会去找他”尚章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开口说出来的目的
        “难道是有任务”朝云与笙儿互看一眼,眼里都有了凝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24 13:15
          云艾文,果断收藏!!!
          加油 ! !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24 22:22
            朝云朝着多闻使行完礼“多闻使,此次可是有了新任务”
            “恩,焉逢,明日会有十万粮草从流马渊运送过来,这批粮草至关重要,所以我希望你们飞羽能够亲自镇守流马渊,保护粮草的安全”
            “是”
            “我估计骁月不会这么容易让我们得到粮草,所以你们要万事小心”
            朝云想到骁月的铜雀,面色也十分凝重“多闻使放心,我们一定会守住粮食”
            “好”
            翌日,飞羽等人各自镇守不同区域,而笙儿因为可以操控灵鸟,便用于支援各处
            笙儿向多闻使禀报完飞羽的安排,多闻使见飞羽各自镇守不同区域,十分放心,也相信此次运粮必定万无一失可是笙儿不知为何,心里十分不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25 18:10
              好温柔的横艾,哈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25 20:15
                粮食刚到流马渊,铜雀部队便率领毒蜘蛛汹汹来袭,场面瞬间混乱起来,看着与白衣打起来的焉逢,笙儿十分担心‘朝云哥哥,小心啊’
                转眼便见一女子过来,笙儿也操控灵鸟飞了过去,面前女子一身红衣,‘她莫非是铜雀里的赤衣,为何会有一种熟悉感’
                “姐姐”在笙儿胡思乱想期间,便听到对方的声音,而赤衣也有些吃惊的看着她
                “姐姐?你是在叫我”
                “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嘛,我是磬儿啊”
                “什么磬儿,我不认识”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名字,笙儿心里的熟悉感更浓,同时心里也生出一种不安,所以不带对方说完,便以出手进攻
                赤衣看见笙儿出手也只好与对方打起来,但是却也处处留情,边打边开口“姐姐,你我本是天女青儿的座下仙女,受命来到凡间寻找轩辕剑难道你忘了嘛”
                赤衣的话使笙儿心里的不安感加重“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将对方逼退,便换来灵鸟离开
                赤衣看着仓皇离开的笙儿,心里十分难过‘姐姐,你难道真的忘记我了嘛’
                笙儿带着灵鸟飞到空中,却见到白衣挟持了多闻使威胁朝云
                朝云在与白衣相斗中两人不相上下,一时谁也不能取得上风,多闻使因担心这边情况而过来,却让白衣挟持,威胁朝云,朝云正不知道怎么做时,便看到笙儿过来,两人对看一眼,却以明白对方所想,暗暗点头
                朝云装作不受白衣威胁,让人放剑,在白衣乱了阵脚时趁机操控灵鸟救下多闻使,但白衣也趁此时机,毁了流马渊的粮道,使十万粮食尽数摧毁
                笙儿看见朝云救下多闻使,也连忙赶了过去了“朝云哥哥,多闻使你们没事吧”
                两人摇了摇头
                多闻使看着尽数毁灭的粮食,不禁大声喊到“粮食,粮食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26 12:44
                  笙儿看着十万粮食悉数尽毁也是十分难过,看向朝云“朝云哥哥”
                  朝云看着笙儿小声说道“笙儿,此次运粮多闻使立下过军令状,这次恐怕难辞其咎,你快去找丞相”
                  笙儿心里一惊,自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微微点头,换来灵鸟离开
                  而朝云因流马渊粮道被毁,便率领飞羽在雨夜中负荆请罪,整整跪了一夜,第二日晌午,飞之部的几人回来,看见飞羽等人跪在平台之上,便也一同跪在了平台上强梧看向端蒙“怎么样,有没有打探到消息”
                  原来飞之部几人受命去宇文仪府打探消息
                  端蒙“两天前,铜雀的紫衣尊者找到骁月大都宇文仪称他手下有一白衣少年可破流马渊,听得此话我心头一紧,可此人好像会读心术,只与我对视一眼,便识破了我的身份,而昭阳,祝犁,尚章的身份也相继暴露,我们杀出重围,现在只有尚章能用隐身术留在那里,打探情报,只能靠他了”
                  祝犁看着跪着的人,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强梧“十万军粮,悉数尽毁”
                  端蒙等人听得此话,面色沉重,昭阳着急说道“军粮尽毁不是小事,多闻使大人可是立过军令状的,此次怕是难逃一劫了”
                  其他人听到此话都沉默下来
                  朝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笙儿,你怎么还没回来,快来不及了”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便见到多闻使,绑住双手,向这边走来
                  多闻使看着跪在地上的飞羽和众将士“焉逢,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使君,保护流马渊不利之事,焉逢愿一力承担”
                  “流马渊是我指挥,我立的军令状,理应由我承担,这与你们无关,都起来”
                  “羽之部强梧”
                  “羽之部游兆”
                  “羽之部徒维”
                  “愿与使君一同受罚”
                  端蒙“飞羽本是一体,请使君一同受罚”
                  其他等人也全部开口“愿与使君一同受罚”
                  朝云十分着急‘笙儿,你在哪里啊’
                  多闻使看着众人,也不由落下眼泪,转过头去,跪在地上,大喊“刀斧手,行刑”
                  “使君”其他人大喊
                  笙儿得到了丞相命令便连忙赶回,不远处便见到了跪在地上的众人,还有即将行刑的刀斧手,连忙出手将刀斧手的刀打飞,操控灵鸟飞近,落下地,看着众人和舒出一口气的朝云哥哥,拿出丞相手令“丞相有令,传多闻使,焉逢前来一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26 14:17
                    2018-10-22 18:48 广告
                    丞相府
                    朝云跪在地上“丞相,流马渊之事,是焉逢保护粮草不力,愿一力承担”
                    “护粮不力,罪加一等,但罪不置死?如今大战在即,正是你将功赎罪的好机会”
                    “任凭丞相差遣”
                    “十万军粮毁于一旦,士气大衰,此战怕是无法速成了”
                    “无法速成”多闻使听得此话,连忙问道“莫非丞相并未打算退兵”
                    丞相看向焉逢“焉逢”
                    “属下在”
                    “你毁了我十万军粮,就必须把它给我找回来”说着给了多闻使一张图递给焉逢“苍梧族已经答应借粮,但是借粮途中危机四伏,只怕铜雀紫衣会来前来破坏,我要你明日前去接应,保护粮食的安全”
                    “属下遵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26 14:34
                      飞羽驻地
                      ‘姐姐,你我本是天女青儿的座下仙女,受命来到凡间寻找轩辕剑’笙儿站在窗口看着房外的月光‘铜雀赤衣说的究竟是真是假,若是假的,她骗我的目的是什么,而且为什么我看见她会有熟悉的感觉,若是真的,那我难道真的是仙女,那轩辕剑又是什么?我有因何忘记一切?’笙儿胡思乱想间便觉得有人从后面抱住了自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笙儿刚刚不安的心也平静了下来
                      “在想什么,我进来都没发现”朝云从外面进来,便看见笙儿对着月亮出神,看见这样的笙儿,朝云有一种对方会随时消失的感觉,心里突然紧张起来,只有这样抱紧对方,才能让心安下来
                      “我,我在想丞相叫你过去是什么事情,十万军粮的事情丞相怎么打算”本想将赤衣的话告诉朝云,但是想想现在事情不明,不想对方为自己担心,笙儿便转移了话题
                      “丞相说他已向苍梧族借粮,明日让我前去接应,将功补过”
                      “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好”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26 21:32
                        沙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26 21:37
                          我发的东西,为什么没有发上去,写了一上午,没有了


                          发的东西被系统删了。。。。。。


                          收起回复
                          举报|24楼2017-11-27 12:47
                            我发图片都被删,什么情况


                            回复
                            举报|28楼2017-11-27 13:12
                              ‘天庭瑶池上四位仙女正在翩翩起舞,跳着她们最爱的舞,这几乎是她们每日都会做的事情,而她们正是天女青儿的座下四仙子,琴、笛、笙、磬,那时的她们无事时便会在瑶池边翩然起舞,日子也算是逍遥快活,可自从琴,笛二仙奉命下凡执行任务之后,便什么都变了,瑶池上的那些身影再也不曾出现。自从琴,笛二仙下凡归来,而天上只剩下笙,磬二仙,她们知道姐姐爱上了凡人,触犯了天规,笛儿姐姐也因此丧失了性命,后来她们也奉命下凡寻找轩辕剑,却在下凡途中遭到天火攻击,笙儿为救磬儿被天火击中,身受重伤,失了记忆,变身孩童’
                              笙儿在眼泪中醒来,梦中种种尤在眼前,尘封已久的记忆,终究全部苏醒,看着还未亮透的天。喃喃自语“我,竟真是仙子”空白的记忆终于归来,但一时间心情倒是不知是喜是忧


                              上面这章之前怎么也发不上去,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能发了,现在这个又发不了了,我想说,这是什么啊


                              回复
                              举报|31楼2017-11-27 13:15
                                幽山云舞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11-27 14:39
                                  磬儿手抚琵琶,脑子里回想着与笙儿见面的种种,想到对方如今忘了自己,不由悲从心来,连这琵琶之音中,也满是伤情


                                  回复
                                  举报|44楼2017-11-27 14:42
                                    曹睿停下舞剑的动作,看着磬儿“磬儿,此次出去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见你回来便心不在焉,如今你这琵琶声中,也满是愁思万绪”


                                    回复
                                    举报|45楼2017-11-27 14:42
                                      磬儿听得此话,也放下了手中琵琶,苦笑到“这天下,恐怕也只有你能听懂我的琵琶之语了,我这次出去,看见我姐姐了”


                                      回复
                                      举报|49楼2017-11-27 14:45
                                        “你姐姐?她不是因你而死了嘛?”
                                        “我原本也是这样以为,可是我今日看见她才知道她没有死,只是,她,好像忘记我了”
                                        “忘记?莫非她失忆了”
                                        “我觉得有可能,否则她怎会不认识我”
                                        “那,你想怎么做?”
                                        “我也不知,我想让她记起我,可我又不想,我怕她知道我爱上凡人,对我失望”
                                        “为什么?”


                                        回复
                                        举报|50楼2017-11-27 14:46
                                          “因为琴儿姐姐,笛儿姐姐皆是爱上凡人而受罚,笛儿姐姐更是因此而失去性命,所以笙儿姐姐一直恨透凡间的男子,若让她知道我也……”
                                          “你即遇见她,那她是尧汉的人?”
                                          “恩,好像是尧汉的飞羽横艾”
                                          “飞羽横艾”
                                          “恩,我听她的同伴是这样叫她的,怎么了?”
                                          “飞羽横艾和飞羽焉逢是情侣”


                                          回复
                                          举报|51楼2017-11-27 14:46
                                            “什么”听得此话磬儿震惊的看着曹睿“这不可能,姐姐怎么可能也……”
                                            “此次与尧汉交手,我自会调查一番,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却是事实”
                                            “怎么会这样,怎么姐姐也……”
                                            知道磬儿心里的震惊与无法接受,将对方搂进怀里“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你姐姐现在失去了记忆,这样也是好事,不是嘛,我答应你,待幽山事了,我们便回洛城,在不踏入尧汉半步”
                                            “可是姐姐……”
                                            “都是天命,也许你姐姐不在见你,记忆便不会触发,可能会一直这样,这对你姐姐来说,也许也是好事”
                                            “好,那这次事了,我们便回洛城,也许失去记忆对于姐姐来说才是最好的”
                                            靠在曹睿的怀里,却愁绪万千,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们姐妹四人,最后都会爱上凡人


                                            回复
                                            举报|52楼2017-11-27 14:47
                                              这夜,也终究是难眠之夜


                                              收起回复
                                              举报|53楼2017-11-27 14:47
                                                “笙儿”
                                                听见朝云的声音,笙儿睁开闭着的眼睛,连忙坐了起来下床开门,刚走两步头就一阵晕眩,摇了摇头走到门口,打开门看见朝云笑着开口“朝云哥哥”
                                                朝云本来是想叫笙儿一起去接军粮,却见对方脸色苍白,自己的脸色也一变,用手摸着对方的脸“笙儿,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笙儿听见朝云的声音便连忙过来开门,倒是没有注意自己的脸,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了?”
                                                “你脸色苍白,怎么会这样,昨天晚上还好好的”
                                                “我,我可能是昨天没有休息好,没事的,朝云哥哥,时间快来不及了,我们走吧”
                                                “不行,先把徒维叫过来给你看看,你今天别跟我去了,我自己去就好”
                                                “你自己去我不放心,我没事”
                                                “就这样决定了,等徒维给你看过,我在走”
                                                “可是这样时间来不及了”
                                                朝云看了看天色,在不走确实来不及了,可笙儿~
                                                看着朝云为难的样子“朝云哥哥,我没事,这样,你不放心我就留下来休息”
                                                朝云想想也怕他没有过去粮食出现什么意外就真的万死难辞奇咎,笙儿在这里也不会出什么事“那好,你好好休息,叫徒维来给你看看”
                                                “恩,你快走吧”
                                                “好,等我回来”
                                                “恩”
                                                朝云走后没多久徒维就过来了,看见徒维走进来,笙儿一笑“你倒是快”
                                                “朝云说你身体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徒维的语气就满是心疼,只可惜笙儿并没有听出来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朝云哥哥就爱小题大做”
                                                看着笙儿提起朝云眼里的温柔,徒维心里又是一疼“横艾,我既然来了,还是让我看一下吧,这样我,,焉逢才能放心”
                                                想着若是不让徒维看,朝云哥哥一定不会放心,回来只怕也还是会让徒维看“那好吧”
                                                徒维为笙儿把了脉,确定她的确是太过疲劳,才会脸色苍白,“我一会给你熬点养神的药,你喝了,在好好睡一觉”
                                                “好”
                                                “那我去给你熬药”
                                                看着起来离开的徒维“徒维,谢谢”
                                                听见笙儿语气中的客气,徒维的脸色却是一白,没有回头“没事,我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最后一句话语气极轻,除了他自己也没人听见,说完之后便离开
                                                大约一个时辰,徒维便端着药进来,看着笙儿把药喝了,才放下心来,嘱咐笙儿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笙儿在徒维熬药期间自己休息了一个时辰,如今又喝了徒维的药,感觉身体好多了,头脑也清醒很多“徒维的药还真是有效”
                                                出门看看四周没有人,便双手合十结了一道封印,确定屋子里的情况不会被别人看到,便施法召出炼妖壶
                                                炼妖壶刚刚出现,一缕青烟便飞了出来,幻化成人形,却是小孩模样
                                                笙儿看见他,笑着开口“多鹏,好久不见”
                                                多鹏看见笙儿,嘿嘿一笑“横艾,你终于恢复记忆了,你都不知道,因为你失去法力,我也因此一直在炼妖壶里沉睡”
                                                “所以我连累你咯”笙儿佯装生气的看着多鹏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
                                                “其实我很好奇,我之前不光失了记忆,也失了法力,早已无法操控炼妖壶,为何炼妖壶没有被天庭收回”
                                                “因为天上并不知道你失忆”
                                                “不知?”
                                                “对啊,你之前虽然没了法力,可那是因为你之前受伤,失了记忆导致法力被封,可是却并没有真的失去,天庭当然不知”
                                                “怪不得我恢复记忆之后,法力也都回来了,原来是这样”
                                                “横艾,既然你恢复记忆了,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多鹏拿起桌子上的桃子,边吃边说
                                                “怎么做?”
                                                “对啊,你可别忘了,你下凡的目的是为了寻找轩辕剑”
                                                “轩辕剑”
                                                “对啊,你之前失去记忆也啊就算了,现在你恢复了,当然要去寻找轩辕剑,早日回到天界”
                                                “当日我下凡曾被告知轩辕剑已被一分而二,所以要去寻找轩辕剑气,而轩辕剑气……”想到当日白衣破坏流马渊用的剑气
                                                “横艾,怎么了,怎么不说了”
                                                “我想我知道两股轩辕剑气在哪”
                                                “真的”听见此话,多鹏兴奋的扔掉了手里的桃子,跑到横艾身边“那你赶紧收服轩辕剑气,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天”
                                                “他们已经幻化成了人”
                                                “幻化成人?”
                                                “恩,多鹏,你可知轩辕剑气如何收服?”
                                                “如何收服,横艾,你该不会连这都不知道,既然他们已经幻化成人,那收服他们的唯一方法,就是让他们自相残杀,一死一生,生的牺牲死的剑气完成轩辕合一,但是要是变成人了,收服他们就有些费事了”多鹏自顾自的说着,却没有注意到横艾的神情
                                                “一生一死”横艾看向外面‘朝云哥哥,我怎么可能让你出事’
                                                “横艾,横艾,横艾”
                                                “啊?怎么了”
                                                “应该是我问你吧,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多鹏说了半天,却发现横艾根本就没有注意听,那叫一个气啊
                                                “现在什么时辰了”笙儿没有理多鹏,而是看着外面,问到
                                                “什么时辰?快午时了吧,横艾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午时,朝云哥哥怎么还没有回来,莫非出了什么意外,此次苍梧族送粮,骁月肯定也会知道,一定会出手阻拦,若来人是白衣的话,朝云哥哥一定不是对手,万一……糟了”
                                                “横艾,你在嘀咕什么啊,什么糟了”
                                                可惜对方却没有回答他,直接破了结界,匆匆离开了
                                                “横艾,你等等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11-28 13:49
                                                  今天还有吗,想看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55楼2017-11-28 14:02
                                                    却说朝云在约定地点等了两三个时辰仍然不见苍梧送粮的队伍,心里渐渐升起不安,嘱咐其他人原地待命,自己骑马前去桂岭山道接应
                                                    在途中听见女子呼救声,连忙寻声过去,见一女子被树妖绑住,便将其救下
                                                    “姑娘,你没事吧,姑娘”朝云救下对方后,便询问是否有伤,却见对方一直看着自己不禁皱了皱眉,又问了一声
                                                    “啊,我,我没事,谢谢”知道自己看着对方失了神,不禁红了脸,小声回到,这时看见白衣,连忙开口“焉逢,我在这”
                                                    “焉逢?”朝云听见此名,不解的顺着女子的目光看去,看见白衣,瞬间防备起来“白衣,你怎么在这,你为什么叫我的名字”
                                                    白衣只是看了看他,没有回答
                                                    原来白衣受他义兄之命前来刺杀送粮使,可是却没想到只碰见一个姑娘和一个老头,自称是苍梧族送粮的,又把自己误认成他便将计就计,没有否认刚想骗她说出粮食在哪,就遭到了树妖的袭击,然后就碰见了焉逢
                                                    朝云看着没有说话的白衣,忽然想到什么,看向女子“你可是苍梧族送粮使,耶亚希”
                                                    耶亚希听见焉逢叫出自己的名字,十分吃惊“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手持方天画戟,指向白衣“飞羽焉逢”
                                                    “你,你是焉逢,那他呢?”
                                                    “他,骁月的人,要杀你的人”话落,人已经冲了出去与白衣打了起来
                                                    耶亚希看见两人打了起来,连忙退到一旁“爷爷呢?爷爷,爷爷”喊了几声也不见有人回答,也顾不得打架的两人,便四处寻找起来,突然自己的烟水灵玉被树妖夺去,自己也被树妖捉去,啊的大叫一声
                                                    朝云与白衣交手两人不分上下,倒也难较高下,突然听到喊声,连忙回头去看,早已不见耶亚希的喊声,也顾不得在与白衣纠缠,寻声找去,见到被树妖缠住的耶亚希,将对方救了下来,两人却被树妖拖进洞中
                                                    耶亚希看见远处的烟水灵玉连忙拿了过来,看着脸色不好的焉逢“对不起啊,连累你了”
                                                    “无事,我本就是奉命来保护你的,自然不会让你有事,对了,你的送粮军队呢?”
                                                    “军队?没有军队啊,只有我自己”
                                                    “没有军队?那粮食?”
                                                    “我就是粮食啊”
                                                    “你?”朝云皱了皱眉,莫非对方还是不信任自己,故意这样说“好吧,等回去见到丞相再说,我先带你出去”
                                                    “好……”
                                                    “怎么了”
                                                    “我鞋不见了”
                                                    焉逢这才看见耶亚希的鞋子不见了,连忙别开眼睛,在远处看见了她的鞋子“我看见了,我帮你拿来”说着就跑去将耶亚希的鞋拿来,递给了对方
                                                    “谢谢”耶亚希将鞋子穿上“其实,我刚才不是乱跑”
                                                    “恩?”
                                                    “跟我一起送粮的爷爷不见了,我是想找他的,可是我没有找到,可能是遇害了”说道此话,语气已经带上了哭音
                                                    “你,你别难过了,是我们尧汉的错,我若是早些过来,也许他就不会死”朝云怎么也没想到耶亚希会哭,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做
                                                    “不怪你,跟你无关,我没事,我们离开吧”
                                                    “好,得罪了”说完手搂着耶亚希的腰,飞出了树洞,到了上面便放开了对方
                                                    耶亚希看着朝云便有红了脸
                                                    焉逢出来之后本想带耶亚希离开,却看见了白衣,也不在多话,直接与对方打了起来


                                                    笙儿匆匆赶来便见朝云与白衣打了起来,心里一紧,连忙出手
                                                    白衣不及两人联手,连忙后退
                                                    朝云看见笙儿也是一惊,走到对方身边“笙儿,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营地休息嘛”
                                                    笙儿看着朝云,见对方没什么事,悬着的心才放下“我不放心你,便想着来看看,没事吧”
                                                    “没事”
                                                    耶亚希看着朝云与陌生女子的亲昵,心里也不知为何生起一丝烦躁,扭头不在看向他们
                                                    而白衣看见耶亚希落单,而朝云的目光又都在飞羽横艾的身上,便直接持剑准备杀掉耶亚希
                                                    笙儿和朝云看见白衣的动作都吃了一惊,笙儿大喊“小心”
                                                    朝云在想出手已是来不及
                                                    耶亚希看见白衣持剑向自己冲来,吓得动弹不得,只能双手捂脸,但她腰间的烟水灵玉却突然发出光芒,仿佛控制了白衣的剑气
                                                    白衣想着义兄的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尧汉得到粮食,所以突然趁着焉逢与横艾不备去杀耶亚希,虽有些不耻,但却一定要做,只是他的剑气似乎被耶亚希腰间的东西吸了进去,一时自己也控制不得,终于感觉又被自己所控,想下手时,去看见了兰茵的身影“兰茵,兰茵,兰茵,真的是你”兰茵,他最爱的女子,却因他而死
                                                    耶亚希看见白衣过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没有想到青光过后,对方便红着眼睛看着自己叫兰茵,吓得不断后退,一脚踩空,向下掉去“啊……”
                                                    “兰茵”白衣看着‘兰茵’掉下树洞,也跟着跳了下去
                                                    朝云和笙儿看着白衣为救耶亚希掉入树洞都有些不明所以
                                                    耶亚希掉入洞中就昏迷过去,兰茵隔着结界看着耶亚希心中十分着急,原来她当初被暮云所杀之后,神识一直寄于暮云的封泉暝日剑中,定是刚刚的激战,将她的神识送到耶亚希的玉中,怎么办,怎么才可以离开,暮云,暮云,暮云
                                                    因心中对暮云的思念,兰茵竟在耶亚希即将醒来时控制了对方的身体,用树叶吹起了当初常为暮云的曲子
                                                    暮云在树洞中行走,突然听到兰茵常为他吹的曲子,身体一震,便迅速向声音之处跑去,可是当他看见耶亚希时,眼神一黯,随即苦笑‘自己定是太过思念兰茵了,才会看错’“你怎么吹这首曲子”
                                                    暮云的厉声问喝换回了耶亚希的神识,看着暮云,有看看自己手中的树叶,一片茫然“我……”
                                                    “算了”也许是因为在她身上看见了兰茵,也许是因为她会吹兰茵的曲子,心里倒也没有了对她的杀意,看见树妖向他们袭来,便使剑气击退树妖,搂着耶亚希飞了出去
                                                    朝云和笙儿本想跳下树洞去就耶亚希,却感觉到了剑气,此次眼神一凝,朝云将笙儿拉倒了身后,后退了一步,看向树洞,几秒之后白衣便带着耶亚希飞了上来,朝云见白衣放下耶亚希后就手持方天画戟向白衣攻了过去,笙儿见此也攻了上去,白衣在两人联手之下渐渐处于下风
                                                    兰茵看着暮云渐渐处于下风,甚至身上已见伤势十分着急,一时竟因耶亚希意识不清又控制了对方的身体,看见焉逢的剑要刺进暮云的身体,便跑到他们中间挡住焉逢的攻击
                                                    朝云没想到耶亚希会突然跑出来用身体保护白衣,用尽全力,带看清她时连忙收了力道,转向别处,却也因此受了内伤
                                                    笙儿看见朝云受伤连忙跑了过去扶住朝云,看向耶亚希“耶亚希,你干什么”
                                                    ‘耶亚希’没有理她,而是转向暮云看着他开口“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然后有比了只有他们懂的手语
                                                    暮云听见耶亚希的话,看见耶亚希的手语震惊的看着对方‘怎么会,她的声音怎么会跟兰茵的一样,她怎么会我跟兰茵之间的手语,不,她不是兰茵,不是’想到这里只能仓皇离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7-11-29 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