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川凑人吧 关注:1,068贴子:1,680
  • 2回复贴,共1

虫灵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_虫灵阅读在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个人与虫共存的世界,这是一个善与恶厮杀的年代。识海,是这个世界的根本;虫灵,是这个世界的基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1-23 13:47
    第7章 项上人头
    ------------
    “小月,你不能死,你是我于思贤的儿子,就算是废人,也要当文士。”于思贤说着,摸摸儿子的头:“我不会赶你走,你就呆在这里,看着杀我们的人什么样,看着西北纠结落在了什么人的手里,有能力了,帮我们报仇,没能力,就认真的活下去,听明白了吗?”
    “父亲,我就呆在这里?”于掠月明显没有反应过来,就算他是个废人,可他也是下代家主,怎能斩草不除根,怎能放过他。
    “鬼兄,开始吧。”于思贤没有理会于掠月,冲着鬼面狼蛛说道。
    鬼面狼蛛慢慢的褪去了人类的样貌,长处了八只长长的腿,所有人好像都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有于掠月一个什么都不知道。
    鬼面狼蛛通体黑色,有锋利的獠牙,八只眼睛,最为奇特的是,在他的背部,还有一张苍白的人脸,狰狞可怖。
    嗖的一声,鬼面狼蛛吐出了一张大网,这是他的本命技能,一生只能用一次,用过后虽然不会死,可是也元气大伤。
    大网罩在于掠月身上,没有一点别的感觉,他还是可以看见所有人,可是其他人眼中呢?小少爷就那样消失了,没有一丝气息。
    “好了,小月,这是你鬼叔叔的本命技能,芥子罩,除非是你姐姐师傅那样的圣虫仙,否则不可能发现你的。你就在这里看着,你只要记住就好,记住我们的仇人,记住就好。”于思贤冲着空气说着。
    当于掠月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不能动了,他哭了,虽然可以看见亲人,可是好像一直以来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
    “来了……”鬼面狼蛛说罢,也没有重新幻化成人形,以他的修为,本体才是最高战力。
    没有求饶,没有呐喊,于掠月没有听见任何人说话,只有无尽的恐惧萦绕在他身上。
    整个于家都被黑衣人包围了,不下三千名虫师,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没有三千人,这五百多西北虫师,可以分分钟虐杀他们。
    于掠月睁大眼睛看着当先进来的黑衣男子,他带着一个白色的面具,声音好像也有所改变,嘶哑阴冷:“于家主,你放弃吧,我只要你的人头,其他人我不会动一根指头。”
    于思贤冷笑一声:“哼,我于思贤不是你这种**狗,从来不会和狗说话,要杀便杀,哪那么多废话?”
    “呵呵,有骨气,那就让我看看你这骨气,到底有什么用,动手!”面具男子一声令下,从四面八方涌进了无数的黑衣人,他们都是一样的装扮,黑衣白面具。
    杀!
    杀!
    杀!
    这就是西北的五百四十二名虫师最后说出的话。
    于思贤是早已到达了圣虫师的境界,老吴也是,看这五百多人,没有畏惧,只有一往无前,所有人都御出了自己的虫,他们深深看了一眼于思贤,便带着自己的兄弟冲入了包围。
    刹那间,于掠月感觉进入了一个血海,举目望去,全是鲜血,有敌人的,有亲人的,他就那样看着,数着,五百二十二,五百一十八,四百九十六,三百七十一,每数一下,他的心就疼一下,眼睛更疼了一分,他多想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可是,他不能,他要做的,就是静静看着,好好记住,这些杀害西北的人。
    突然,他愣住了,没有继续数下去,他张大嘴,但却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跪在地上,看着自己母亲倒在地上,头歪向自己,嘴角居然挂着一丝笑意。
    “萍儿!”于掠月听见自己父亲大叫一声,便带着鬼面狼蛛飞扑过来,可是他还没有到地方,便被一只白色的蚕挡住了去路,他知道,这是《异虫经》第十五位的天梦雪蚕,是比鬼面狼蛛还要厉害的存在。
    “哈哈哈,好好好,都是好样的。”于思贤没有再去找于掠月的母亲,反而四下看去,于掠月也看见了。
    他的那些叔叔阿姨,堂哥堂姐都认真的念出了一段生涩的咒语,好像他们不在血海,而是过年时虔诚的祷告,猛然间,只听见无数声巨响从于家大院传出,自爆,他们在最后时刻选择了自爆,强大的冲击力,连于掠月都感觉到了,一下跌坐在地上,他很怕,眼睛通红,可是一滴泪都流不出来。
    于掠月的灵魂好像随着一声声爆炸也裂开了。
    “主人,除了于思贤,其他全死了,鬼面狼蛛已抓获。”正在这时,于掠月听见了一个柔美的女声,,他才发现,自己周围已全是鲜红,各种残肢断臂散落在周围,他没有恶心的感觉,只有深深的悲伤。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11-23 13:47
      第8章 血月
      ------------
      “好,于思贤!哈哈哈,于思贤,全死了,你还要反抗吗?”为首的黑衣人仰天大笑了几声,看着在尸骨中跪地的于思贤。
      于思贤没有理他,只是把头转向了于掠月在的位置,温柔的笑了,对着空气说着:“你看着就好,记住就好,儿子,不要哭,要像个男人,你可是我于思贤的儿子,你可是西北的少爷,你可是我们于家的种。”说完好像如释重负,抬头看着黑衣人,慢慢站起来。
      一步,一步走向了他们,深深看了一眼散落四周的兄弟,笑道:“兄弟们慢些走,我老于来了……”
      当于掠月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子时。
      双眼通红,出奇的他没有哭,静静的走出了芥子罩,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味,可他没有恶心,也没有吐,反而狠狠的吸了两口,这是他家人的味道,是他那些叔叔阿姨的味道。
      地上没有一丝血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月亮挂着天上,映着于掠月惨白的脸。
      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人,他嘴里还在喃喃自语:“天梦雪蚕,尸蟞,粉幼虫……”一个又一个名字从他嘴里吐出,所有人都带着面具,穿着黑衣,可是虫却不行。他记住的就是这些,还有那一张张亲人的脸。
      于掠月像行尸走肉,慢慢的上了碧落山,看着月亮,放声大哭。
      夜,还是那样,无谓的包容着一切黑暗。
      碧落山也没有什么改变,山脚下是幽幽青草,而山上却是皑皑积雪。唯一改变的,只有那时不时传来的哭喊。
      于掠月双眼血红,那已经不在是流泪,而是在流血了,张着嘴,可是除了啊啊啊的嘶吼,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抬头看着月亮,以为是自己眼中的血泪染红了月光,慢慢的,月亮消失了,月色也没有再绽放,可是他却觉得一点也不奇怪,是了,遭此大变,谁还有心去管这天上的月亮呢?
      于掠月只觉心中一阵刺痛,父亲母亲拼命时,他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堂哥堂姐自爆时,他只能听着,怕得捂起耳朵;叔叔阿姨的尸骨散落在自己身边时,他却没有能力去拼接起他们。
      “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就是个废人,我是个废人,别说什么报仇了,哈哈,报仇,我要报仇!老天爷,听见了吗,我要报仇!”于掠月跪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冲着天大喊,可是,如果老天爷有用,不早就救下他西北了吗?
      于掠月的眼睛越来越红,月色越来越暗,突然间,于掠月好像听到了什么,猛然站起身,四下望去,难道是他的哭声引来了那些敌人?
      “喂,小子,哭什么哭,把姐姐我都吵醒了。”一个年轻的女声在耳边响起,于掠月又是一惊,回头看去,可是除了雪,便什么都没有了。
      “找什么呢?姐姐我在你识海里呢,大半夜的鬼哭狼嚎,不睡觉瞎喊什么?”女声又响起来了,这一次却觉得于掠月明显不对劲:“等等,这气息,这是鬼月,我说我怎么有力气说话了,小子,运气不错呀,鬼月都能被你碰上。”
      于掠月也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他知道什么是识海,也知道唯一能存活在识海中的生物,只有虫灵,可是,自己不是没有识海吗?自己也不是先天虫师,这是怎么回事?
      “小子,别傻愣着了,抬头看着月亮,什么都不要想,等下我再和你解释。”女声又一次响起,这次明显温柔了几分。
      于掠月定了定神,他知道,只可能是他能报仇的唯一机会了,想罢,就抬头认真的看着月亮。刚才只记得悲伤愤怒了,这时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不是因为血泪的原因,是月亮本身变成了血红色,没有一丝乌云,红似朝阳,却透出淡淡的邪气。
      忽然,他发现眼前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定睛一看,不由愣住了。
      眼前的事物,很明显是一只虫,可是于掠月怎么也想不起这虫是什么名字,因为不是先天虫师,于掠月从小便博闻强记,看了很多书,《异虫经》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除了前三的虫没有名字,没有图以外,其他九十七种他早已滚瓜烂熟,可是,眼前的虫,他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虫静静漂浮在于掠月眼前,是萤火虫模样,可是又和普通萤火虫有很大的区别。她生着三对翅膀,每一对都薄如蝉翼,仔细看去,还流转着淡淡的血色,屁股部位,一直萦绕着红色的光芒,不知是因为血色的月光还是她天生如此,一对金黄色复眼立在头上,充满了兴奋和不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1-23 13:4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