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172贴子:12,599
  • 19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345.问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1-23 12:18
    345.问答。
    「玛露卡。去上课吧。上完课早点回房间。」
    家里派人来了,我也就必须和老爹(当主)谈一谈话了。
    对着僵硬的玛露卡递出1枚金币。
    「是」
    「别离开艾米丽和朋友们哦。」
    「是,那个。欧德大人。」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有什么事就朝空中射出魔法弹,我会马上赶过来的。」
    伸手摸摸了玛露卡的头告别了。
    我乘上马车。
    马车轧轧作响。(墨羽:欧德太重了)
    看我乘上去后,西摩尔坐到了我对面。
    「那么唐突真是对不起了。」
    「啊啊,是呢,嘛,也必须和父上好好谈一次才行。」
    「是。」
    坐在马车里,看着王都流逝而过的风景。
    没什么好聊的呢。
    噢,马车里的氛围真是糟透了。
    然后,马车驶过了敞开的大门。
    这是我家在王都的宅邸。
    宽敞到浪费了。
    马车向着正面的环形路口前进,停在了玄关前。
    门开了。
    士兵们列队等候。
    我悠然的从马车上下来。
    踏板轧响。
    一股迷之紧张感笼罩着士兵们。
    为什么杀气如此之重呢?
    我一边走过玄关一边整理着装。
    西摩尔执事跟在我的后面。
    「欧德大人,抵达府上了。」
    进了宅子后里面的女仆们都低头行礼。
    一位女仆上来和西摩尔耳语了什么。
    「欧德大人,令尊在执务室等你。」
    「怎么走?」
    我很臭屁的说道。
    我还没到宅邸上来过。
    「请跟我到这边来。」
    这次换成执事在前面领路。
    走过长长的走廊,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执事敲了敲门。
    「谁。」
    「是我,西摩尔。欧德大人求见。」
    「进来。」
    执事打开门,转来过看着我的脸。
    是让我先进去吧。
    进去后向左转,老爹背对着房间的墙壁坐在桌前的椅子上。
    好像在审阅什么文件的样子。
    门还开着执事还在房间外。
    「退下吧。」
    「失礼了。」
    执事行了一礼后关上了门。
    这房间里只剩我和老爹了。
    老爹把过目后的文件放在台上,看着我的眼睛。
    「好了,欧德,我听到了很多你的传闻。在学院里很活跃呢。」
    「是。认识了很多学友,每天都在切磋进步。」
    「是吗。那是好事呢。」
    老爹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头。
    像是考虑着什么的样子。
    「我有很多事必须对你说才行。」
    「是。」
    我端正姿势。
    「首先,对了。就是信上写的决斗的事。」
    「是,我获得了胜利。」
    「是吗,那就好。」
    「是」
    「一开始,对方家里送了调停信来,但我读过的时候好像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是这样吗。但是,决斗的时间和方法是对方指定的,我也没办法。」
    「看来是的呢。两封信一起读的,但好像没出现什么大伤就结束了。对方家里的感谢话语和希望我能出面调停的信都写过来了。」
    「是,只要不违背男人的誓言,那我也不会再要求这以上的东西。」
    「那就好。我也认为没有必要做的太过。这件事算是揭过了。」
    「是。」
    「拜这所赐,宫廷里的麻雀们叫的真是欢呢。决斗的经纬什么的。」
    「这是为了守住我的女人。」
    「是吗。为了女人啊。可恶,麻雀们最喜欢这种话题了。」
    老爹很不爽的样子。
    「世人就是喜欢八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都是你的八卦了…。不,比起那个,发展成麻烦事了呢。」
    「出什么事了?」
    「是你婚约者的事。」
    「是,名字叫爱蕾诺亚。」
    「是吗,是个好女孩吧。」
    「是的。」
    已经能说是最棒的大肉包子了。
    「关于这件事那家人希望拒绝这门亲事。」
    「哈?」
    诶?真的假的?爱蕾诺亚的本家NG了?
    「其实没告诉你。你之前就被提到婚约的话了。是戴维斯家的女儿,因此亨德利家才申请辞退的。」
    嚯,终于出现了呢,简・戴维斯。
    不好了呢,爱蕾诺亚本家的事情也考虑到的话…。
    这么一来…只能去把爱蕾诺亚炭抢回家了。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要尊重当事人的意思。」
    对了,选了爱蕾诺亚线的话,就不能进简线了。
    嘛,没办法,到手的大肉包还在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了。
    切。
    「戴维斯家的当主亚瑟(arthur)个人希望修复两人的关系。」
    「看来,你求婚的爱蕾诺亚是对方的乳姐妹的样子。」
    唔?修复关系?和谁?
    父亲叹了口气。
    稍微有点懵了。
    「是吗。那也没办法了。刚见面的时候对面的印象也还不差,只不过。嘛,没办法,和戴维斯家的婚约就取消了吧。」
    「啥?」
    我还没见过简啊。
    难道说在哪里遇到过?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是亚瑟的女儿,我可不想和他做亲家。原本就是亲戚了,再成了亲家那可受不了。」
    老爹两手手指交叉,手肘撑在桌子上,一边用额头叩着手背一边朝下嘀咕着。
    可能是在偷笑吧。就那么不愿意吗?
    不,比起这事。
    「那家的女儿已经和我有面识了吗?」
    「啊啊,是呢。啊—。我听说她还在做寮监。」
    「哈?」
    那不是,牛角包。
    「名字是,怎么说来着的…。嘛算了。我也不认识。虽说没办法,但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又要听那家伙的风凉话了。」
    老爹心情很愉快,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兴的老爹。
    「寮监的…婚约者不是王子吗?」
    「唔?王子上个月举办了婚约派对啊。是长女玛格丽特,玛格丽特会成为王妃的。」
    「啥?戴维斯家的长女吗?」
    「没错,是长女玛格丽特。就是在那场婚约派对上亚瑟那家伙硬塞了你和次女的婚事来。啊—名字叫…。」
    「简・戴维斯?」
    「不,不是那个名字。叫什么来着的…。还介绍给我了,头发是长长的卷发。」
    「诶?梅娅莉↑」
    「没错,那个亚瑟的女儿居然长的还不错。不过,那性格和亚瑟太像了。和她结婚简直是男人的地狱啊?」
    老爹这里为什么说的那么重…。
    就那么不喜欢鬓角牛角包吗?
    不,可能是讨厌戴维斯家而已。
    比起那个,玛格丽特是谁啊?
    游戏里可没出现过。
    戴维斯家的姐妹应该只有梅娅莉和简两人。
    「我的记忆中,梅娅莉应该是王子的婚约者啊…。」
    「啊?啊啊,确实是呢。以前,长女玛格丽特病重的时候的确传出过那种流言呢。但是,病治好后流言也就消弭了。」
    「病?」
    「没错,听说市井间的传闻,是从流浪的魔法师那里花了1枚白金币买到了传说级的回复药,已然全快。」
    「哈?」
    「还想抓住那个怪异的魔法师,但我家的士兵被击退了。」
    老爹一脸忌惮的唾弃道。
    「哈?」
    「是自称灰色魔道士的怪人。一副魔法师的打扮,但是擅长用禁忌之技和咒术,好像是禁术的使用者。被父神大地之神教会指定为异端了。」
    诶—这算什么,我可太熟悉了。
    我可没那么自称,但我知道某个到处张扬的死秃子。
    被教会当成异端了啊…。
    父神大地之神维雷斯是我家庇护着的教会所信仰的神。
    司掌熊和死的大地之神是家畜的守护者。
    虽说我有翔酱的知识在,但没怎么认真去了解。
    「是、是这样的吗?」
    「对的,我的父上…。不,是从开祖那里传下来的海特加尔家的士兵是名震国内外的精强。我在军队里也算平凡,虽然是一员猛将,但也没立过什么特大的战功。」
    总觉得老爹的身体缩小了一圈。
    那个死秃子,我来给你加几根骨头吧,不多,10根就好。
    「对手那么厉害吗?」
    「也许是吧,但是,父上传给我的海特加尔家之名蒙羞了,现在正雇佣市井的冒险者作为士兵进行锻炼。到底无颜面对先祖们啊。」
    「啊,兄长回来了,他应该能肩负起练兵之责吧。」
    如果从军队退役的话,应该会连着士官或者下士官一起带回家吧。
    用年薪聘请他们对领地军队进行强化。
    和国军协同作战时,作为原国军士官联络起来也方便。
    「是呢,但布兰克他还在远征中。」
    「兄长他已经讨伐了盗贼团的头目,正在扫荡残兵。听说已经取胜了。」
    老爹惊呆了。直直的盯着我。
    「是这样吗?」
    「是,我听马市牧童说的。他是从来还马的传令兵那听到的。」
    「是吗…。回来了啊…。头疼了呢。我可能参加不了凯旋派对了。」
    「为什么?」
    「街道的魔物活性化了,家乡的防卫托付了了士兵。为你的事离开领地我都没点省心的。可以的话我是想马上赶回领地的。」
    喂,这话好伤人啊。
    嘛,算了,反正故乡的魔物全被我轰飞了。(包括龙)
    森林也稍微轰飞了一块。
    不会被发怒吧?
    「那个,已经没事了。(棒)」
    「为什么?」
    「诶~,从公会听到的情报。」
    「是吗…真快呢。」
    「是,王都里情报的传的很快!!(干脆的说)」
    「嘛算了。到时会接到报告的。」
    「那个,父上,你听闻过关于龙的事吗?」
    「没?我什么都没听说。」
    「是这样啊(棒)」
    从老爹的反应来看他的确没听到过什么。
    这么看王宫和公会那帮人肯定隐瞒了关于龙的情报。
    那些家伙到底有什么阴谋啊?
    我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好了,要给戴维斯卿、给亚瑟写封拒绝信才行…。说实话听到那家伙的风凉话我的心就静不下来。」
    「啊,那不如这样吧。」
    「怎样?」
    「就写成我不在意但对方女儿很不愿意这就没办法了。什么的。」(墨羽:我总觉得这里是Flag,牛角包进欧德后宫的Flag)
    我耸了耸肩一脸滑稽的说。
    「这个不错,让那家伙自个懊恼去。」
    「如果还有其他的女儿那么再说无妨。」
    父亲稍微回忆了一下。
    「他家只有两个女儿啊?」
    「是这样啊。那就能安心了。」
    「唔姆,是呢。」
    原来如此,和游戏里不一样吗…。为什么呢?
    说起来Mr.R(罗伯特先生)几时说过他是次女的执事来着的。
    还以为是口误就没留意。
    那个时候如果问回去的话,情况可能又不一样了吧。
    这是我的判断失误。
    老爹取出便笺利索的写完信。
    内容看不到,但应该是祝福电文之类的吧。
    翔酱在就职活动的时候,接到了好几件。
    老爹写完后重新检查了下文面。


    收起回复
    2楼2017-11-23 12:19
      「欧德,你会用魔法啊。」
      老爹感慨的说道。
      「是,这是锻炼的成果。」
      「说的是那个奇怪的舞蹈?」
      「不,那个是…。空手的,类似演武的东西。」
      「演武是?」
      老爹把写好的信夹在什么里了。
      「招式的练习吧?」
      我歪着头回答。
      大概空手的演武是叫国铁体操来的吧。(墨羽:日本的广播体操??)
      「和魔法没关系吗?」
      「是的,没关系(干脆)」
      「嘛算了。还有呢,你的婚约者…。」
      「是。是个好女人。」
      老爹突然就落下脸了。
      「我想见一次。我在王都的时间有限,尽快带她过来…。」
      「这事跟对方家里也没提起过。」
      「说什么…。」
      老爹一脸惊讶。
      「是恋爱。」
      我挺起胸膛说道。
      下半身优先。
      「你啊。到底打算干什么?」
      「唔?」
      「我问你如何安身立命?」
      「当军人。」
      「少尉的俸禄很少哦?」
      「已经在王都购入了杂货铺和炼金术工房了。」
      还有,矿山啊,但那个是用金先生的名义买下的隐藏资产。
      「当商人吗?」
      「嘛,眼下急需的东西要靠这门路来弄到手。」
      「知道了,我还没死之前你让我省省心吧。」
      老爹倒了杯水喝。
      「多谢了。」
      这是不以名誉担保的口头约定。
      说实话我自己都不信。
      「但,你先结婚了啊…。」
      老爹站起来喝干杯子的水,走到窗边看向外面。
      兄长他们就没人说媒吗?
      「是的,明年就有孩子了。」
      ”噗————”
      呜哇,好脏。
      「咳咳。孩子?」
      「是,现在还在肚子里。」
      「是那个叫爱蕾诺亚的女孩?」
      「不,是别的女人。」
      是名叫工口芙的魔女。
      「你啊,究竟有多少个女人啊?」
      老爹问我,我只好掰手指数下了。
      首先是,佩丝塔和玛露卡和伊蕾涅,还有工口芙和工口公主…狼娘。
      老爹看着弯下去的指头数,呆然的说道。
      「你在学院里学的到底是哪门子学问啊?」
      是的,学的保健体育。
      我也不能这么精神的答道,只好歪起脑袋。
      「算了我知道了。带过来吧。」
      「嗯?」
      「要产下我孙子的女人,我怎么也得见见吧。」
      「唔—,这就麻烦了。」
      「把明天中午的时间空出来,一起吃顿午饭。」
      「我知道了。我去问问她们。」
      「嘛,我会准备了。如果有好几个总有两三个能来吧。」
      「了解了。」
      「好了,都因你的所作所为我被宫廷叫过来了。今晚要和国王会食。」
      「唔姆,你说的事我没有印象。」
      应该是龙的事。
      这之后老爹都是自说自话了。
      「你在学院里评价很高啊。」
      「那只不过是流言。夸大其辞了。」
      「是呢,我一下子还不信。他们说你是传说级的魔法师呢。」
      老爹笑了。
      我也跟着笑。
      「哈哈哈哈(棒)」
      怎么办好啊?
      在国王说出口前,我先坦白吗?
      「说起来父上。」
      「怎么?」
      「你答应过我领内的动物我都能自由的狩猎对吧。肉之类的都是海特加尔家的东西也就是我的东西。是这样没错吧?」
      「怎么,提起这事来了…。在领内你猎到的猎物就是你的东西啊。」
      「非常感谢。其实我拿到王都的鞣皮店去了,不知道是不是有珍奇的货物在,王家想要的东西好像刚好包含在内。」
      「又怎么了…。」
      「嘛,学友之间的交际费也是要的。于是,就把积攒的东西卖出去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但王子婚姻的仪式正好需要这东西…。」
      我没说谎,也没说实话。
      老爹领会了。
      次期国王的婚姻,王族的派对,当然是举国欢庆啦。
      需要数不清的饰品,新衣服和材料。
      「是吗。**。在这么忙的时期里。」
      「卖给王国倒是没问题。只不过,还没想好该以什么为代偿出售。」
      「嘛。也是呢。你还没有能登上朝堂的阶级呢。」
      这里就扯到阶级和官职的事了。
      嘛,我的职业只是学生而已。
      就这点已经很不寻常了。
      「大概要求的东西会是,为了我的将来的…。比如能分封领地的口头约定或是名声什么的。钱我自己能赚。但在这个方面,让国王陛下或王子认识一下就很不错了。」
      「知道了,就这事啊。无聊。」
      「是,的确很无聊。」
      老爹叹了口气。
      他一定知道为什么国王会把他叫过来了吧。
      贵族因王国里一些无聊的事而被叫过来,这种事可不少呢。
      老爹想起了什么,开始揉起眉头。
      「说起来家里酒窖不见了2瓶酒呢…。」
      「是,是我带走的。为了和寮生们打好关系就拿出来款待他们了。」
      「是吗,那酒可是很贵的?」
      声音很低沉,心情不好吗?
      「的确是呢,威力可大了。」
      我停顿了一下答道。
      老爹虽然还在气头上但也接受了。
      「嘛,算了。能有效利用的话,也不错吧。」
      怎么消气了,嘛,学生时代里总会在宿舍里躲着寮监偷偷喝两杯的吧。
      说起来喝的那两瓶酒名字的出处好像就是这种事呢。
      “还有工作你退下吧。”
      他这么说后我就退了出来。
      走廊里西摩尔站着等候。
      「明天中午前,会按时来迎接来您吃午饭的。」
      「是吗…。会有身重妇女。马车挑那种不是很摇的来。还有,在座位上多放点垫子。」
      「是。遵命。」
      我乘上玄关前的马车。
      回头看到宅邸的窗口,老爹在目送我,我也点头致意后乘进了马车。

      在学院门前下了马车,西摩尔低头行了一礼。
      我目送马车远去。

      头疼了呢…。

      总之先找她们谈谈吧。


      收起回复
      3楼2017-11-23 12:19
        over


        回复
        4楼2017-11-23 12:19
          看的快乐死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23 12:48
            辛苦了了,保健体育教练我也想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23 12:48
              啊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23 13:15
                感谢翻译
                主角老爹一辈子喷出水大概都是为了主角吧
                现在到底喷几次了 哈哈


                回复
                8楼2017-11-23 14:48


                  回复
                  9楼2017-11-23 15:12
                    当晚回来,啊儿子你坑的我很惨啊。


                    回复
                    10楼2017-11-23 15:57
                      重要一章,倒數開始


                      回复
                      11楼2017-11-23 16:00
                        和她结婚简直是男人的地狱啊?


                        那老爹你還讓你兒子和他定下婚約?
                        這存的是什麼心啊


                        收起回复
                        12楼2017-11-23 21:15
                          我觉得他老爹见到男主的妹子里有公主的话还要喷一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23 23:46
                            在這一話,父上的細胞大量消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24 09:24
                              就名字看已经六个后宫了。龙是事只是次要。他老爸赶过来王都,结果主角已经来回一圈并猎回一堆灭国魔物这实力……估计戴维斯家不肯放手主角呢!这么强大的魔法师也没谁了,婚约跑不了。


                              回复
                              15楼2017-11-24 1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