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178贴子:12,620
  • 3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335.水筒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1-22 20:08
    335.水筒1
    和酱油渣们约好一起吃午餐后就在中庭解散了。


    回到房间,玛露卡已经换上女仆装整理完床铺了。
    我擦拭下身体,换上制服。
    为了吃早餐而去往食堂。
    换过衣服的玛露卡加入了壁纸的行列,出了食堂后等着她一起走。
    边走边交代她今天的安排。
    「上午翘课。午餐前才回来。你打算怎么办?」
    「那个…。我想和朋友们一起吃午餐的说。」
    「是吗,那我给你午餐钱吧。」
    递出一枚银币。
    「是,谢谢…。那个…。」
    「怎么了玛露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不…不用了…。对不起。」
    总觉得哪里不对…。
    在教学楼前和玛露卡分别了。

    好了,今天上午就到街上逛逛。
    虽然很不愿意,还是去白瞎老爹的店露下脸吧。
    我走向王都的广场。
    清晨的市场很有朝气。
    以消耗掉的食材为中心进行收购。
    大量购买岩盐。(80个)
    麦子6袋。
    豆类买一些。
    坚果(椰枣)1大袋。
    用来给肉类调味的香料也购买了。
    虽然这有卖香草籽…。
    但我没那个心思去栽培,就当成是大量购入的优惠,店主送了些给我。
    腌制一头牛头人就需要一块岩盐的样子,所以我买了一大堆…。
    但店里要是没库存也会困扰,我就适可而止了。
    要是带一大堆进碳矿镇也会发展成问题的样子。
    徐徐供给的话…。
    结果,买了总额5 枚金币份的东西。

    好了,有麻烦找五金店。
    我走向五金店。
    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事。
    我只不是不想见到白瞎老爹那张脸而已。
    那个白瞎找上我绝对是麻烦事。
    一定会说,让我以亏本的价钱买什么名瓷器的。

    五金店的老爹还是那副闲样。
    一脸灰暗的从胡须下露出根点着火的烟管。
    店内杂然,并没有客人。
    「呀,学生哥,你要的商品还没来哦。」
    「是吗,其实我也不是有事过来的。」
    「么嘛,来看看而已吗?嘛,闲着也是闲着随你了。」(墨羽:之前没有交情的时候都是让欧德赶紧走的)
    嗯,Flag立起来了。
    「生意不好吗?」
    「啊啊,是呢。我家店一直都门可罗雀,嘛最近呢…。」
    胡子老爹捏着根烟管思考起来。
    「怎么了吗?」
    「唔—,这事挺有名的可能你已经听说了。王都北门的鞣皮店有人带过去一头龙。价格没法定就争执起来的事。」
    「是嘛…。龙啊。」
    那可真是遗憾。我没听过,因为带过去的人就是我。
    「啊啊,好像说国王陛下要买。买回去为最近订了婚约的王子打造副铠甲。」
    「王子的铠甲?」
    「就是啊。原本我国的开国君主的龙铠因为太旧了就只能当装饰品了。然后呢,他们准备用龙皮复制在王权交代仪式上用的铠甲…。」
    「复制铠甲?」
    「嗯,原本就是国王代代相传的铠甲,太古老了。当今国王即位的时候没有穿上,只是拿出来摆摆就完事了。然后,当时的传言真是不堪入耳。就做想复制铠甲,但龙皮真真难弄。」
    「王国买下了吗?那条龙。」
    「关于这事呢…。」
    老爹压低声音。
    观察周围后小声说。
    我把耳朵凑过去听。
    「看来,干掉那条龙的贵族子弟是一位手腕非常了得的人。」
    噢,说我呢,说的我心里痒痒的。
    真不好意思。
    我从胡须老**那移开耳朵。
    「这样啊。」
    「然后呢,王国陛下也不能让他白白交出来。」
    「为什么?虽说对方是贵族但那可是王国啊?不能命令吗?」
    「谁知道呢,这毕竟是城里传的,没那么详尽…。」
    「是呢。可能是这样的。」
    「嘛,能赶上王子大人的婚期就好了所以龙到底会以多少钱成交呢?什么的,这几天生意人们都在讨论这个话题。」
    「是吗…。但是王子大人的…。」
    我托着下巴思考。
    鬓角牛角包聘礼是座宫殿吗…。
    昨日一副臭屁的样子难道是夸示胜利的笑容?
    「唔,你没听说吗?」
    「嘛,我才刚从乡下出来。」
    「嘛、嘛,最近净是些灰暗的话题。这可是喜事啊。都在期待明朗的消息呢,大家。」
    「原来如此,有意思呢。其实呢。我在找水筒和提灯,不过…。」
    「唔?又谈生意了吗?」
    「啊啊,听你谈到我才想起的。水筒要…。10个,提灯…我也想要几个。当然,大小和机能能让我看的上眼的话。」
    「真是的,还以为你只是来逛逛的。稍微等一下。」
    老爹回到店里又走了出来。
    篮子里装着几件商品。
    按顺序摆上台面。
    「黄铜的水筒就这几种了。」
    老爹把几个水筒摆在一起。
    我一个个的检查。
    角型、圆型有几个,还带着杯子用起来非常方便。
    材质也探查下。
    不好,结合处全都是熔接…含铅。
    「嗯——。」
    「有什么问题吗?」
    「抱歉了。稍微和使用目的有出入…。」
    我揉起眉头。。
    「是吗。头疼了,就只有这种了。」
    「唔—姆。下次。我画张图来。可能又要在你这下订单。」
    「嗯,等着你哦。那提灯怎么样?」
    老爹把桌上的东西收好把提灯摆出来。
    「主要有两种类。用蜡烛的和烧灯油的。」
    「这样啊…。」
    「烧油的明亮些…。就是玻璃会被烟熏黑,要勤洗才行。嘛,这都是给小孩做的活呢。」
    「小孩的活?」
    「啊啊,因为缝隙太小,磨洗时就只有手较小的小孩才能干。也没别的事给他们干了呢?」
    是吗…。平民家庭里还有这种分工啊。
    「抱歉。我打算给冒险者用的。基本都是大人用,都是些块头大的家伙。」
    「要是这样,你看这边的如何。玻璃罩可以拆下来。油盏也大。能亮整晚。」
    他把风格很粗犷的东西摆了出来。
    还不错。
    「够结实吗?」
    「军人自己买的都选这种。什么油都能烧。只不过,品质差的油烟多。需要勤洗。」
    原来如此…。
    比那个战场回收店的提灯要更复杂。
    帝国的提灯可能是经过实战检验后改良出的形状。
    「唔—姆。」
    「一个。3枚银币哟。」
    「我买3个。」
    是的,要节制。
    支付了1枚金币后找回我1枚银币。
    我收纳起来出了店。
    之后就是…。武器店了。


    回复
    2楼2017-11-22 20:09
      over


      回复
      3楼2017-11-22 20:09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3-09 2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