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237贴子:12,813
  • 5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328.在地下城从中午寻求黑毛和牛盖饭是否搞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1-22 11:58
    328.在地下城从中午寻求黑毛和牛盖饭是否搞错了什么?其1
    建立在大量失败品的残骸上的完成品是,3个水银柱气压计,5个工口麸毛湿度计,4个酒精温度计和3个水银温度计。
    头疼的是做出来的水银温度计毛细管,粗的要命。
    因此,膨胀的变化量很难观察。
    能看明白温度有变化,但变化量太小。
    这是把双刃剑,虽然量程大,但有测量精度低的缺点。
    玻璃工艺真是不推荐外行去尝试。

    我的制造法应该没错才对但还是搞砸了。
    所以说才要交给专家来弄。
    酒精温度计原本膨胀率就高,哥还是挺有自信的。
    问题是,刻度定不下来,溶点沸点都在50℃以下的物质就没有安全的。
    磷和铯在讨论范围外。
    果然要测量人体的温度吗…。
    这个世界的人类平均体温真的是37℃吗?
    总之,从测到的人体核心温度和冰水的温度的位置画上刻度,其他刻度都是根据这两点画上的预测值。
    我很清楚精度会差,但靠平均开的刻度还是能判读的。
    把温度计插进放了冰的水,杯子的水面温度是0。
    杯底温度大概刻度是4。
    作为气温计可能还过得去。
    现在刻度在18了。
    我选了温度増加量比较接近的两个。
    在木板上并排固定,用一条纱布卷起来,下端泡在装水的小瓶里。
    干湿计就做出来了。
    剩下的那些当成普通温度计用,打算把其中一个放进铜制的黑球里当成球形温度计。

    今后的课题是找到膨胀率高的油。
    还有…。找个手艺精湛的玻璃工艺师傅。

    我把做好的测定仪器收纳起来…。
    时间还是上午。
    怎么办呢…。
    时间有余。
    选择支是…。
    不,去做该做的事吧,我掏出山刀卡在腰间。
    穿上带兜帽的暗红色斗篷。
    带上皮手套,用转移板转移到迷宫。

    就是那个满是灰尘的安全地带。
    把刚做出来的结界铜板设置在墙上并启动。
    运行没有异常。
    这样一来,这房间的结界就变成免维护的了。
    以前的结界魔法圈撤掉。
    好了,接下来做什么…。
    我把房间的门开了条缝观察外面的情况。
    没发现人影,我就出到坑道。
    昏暗的坑道里看不见前路。
    戴上紫外线眼镜。
    将微弱的紫外线增幅后,能看到黑暗中的前路了。
    脚下能也看清。
    但是,没有色彩,只不过,还能看见墙的表面在发光。
    是恶魔的纹章…。
    恐怕整个坑道都写满了吧。
    同样的文字列延续过去,空白很多。
    我抄下一个来。
    这个某种…应该是为了维持迷宫的纹章吧。
    需要解析才行。
    我继续前进,是那间大房间,堵门的土墙还竖在那。
    热度比之前低了。
    「还没能回收啊…。」
    恐怕墙后面是烧成炭的牛头人吧…。应该满地都是魔石了。
    但是,如果我打开门让新鲜的空气混进去可能会引发爆炸…。又或是产生对人体有危害的气体。
    『哞嗯嗯—!哞嗯—!哞嗯嗯—!哞、哞嗯嗯—!哞嗯嗯嗯嗯嗯!!』
    突然,土墙那头传来了牛头人痛苦的叫声。
    还刷怪吗?这的迷宫主难不成是个甩手掌柜?
    嘛,不管了。反正这门也还没能打开。
    我继续前进。
    听到了某种东西微微的呼吸声。
    有了,单独一个。
    拿着木棒呆呆的杵在那。
    还没发现我。
    我冷不防的在胸前掌对掌构建电位差的魔法。
    牛头人和我对上了眼睛。
    果然,对魔法的发动很敏锐,我就这么把掌间距离扩大到肩幅那么大,掌间眩目的电弧放电里聚集了电离化的大气。
    顺势将2条魔力通道对准跑过来的牛头人。
    放电击中了牛头人,牛头人才跑出三步就全身痉挛,像断线的木偶一样倒下了。
    还没死透,但痉挛已经导致呼吸和心脏骤停了。
    想要求活必须要进行人工呼吸和AED(心肺复苏)。
    我往毫无防备的牛头人后背…。颈椎处插进了山刀。
    「牛肉装碟咯。原来如此,电击魔法算是比较安全的部类呢。」
    我自言自语的说。
    不过,这咒文会误伤前卫的样子。
    敌人多了也对付不过来,
    「奇袭的话…。不,在中距离就能减少敌人的数量了。」
    我一边把牛头人收纳起来边嘟囔。
    皮上也没什么外伤,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继续走见到了两条岔道,我转向下一阶层。
    还是算了,下一阶层等下次来再爽,先不去。
    我选了另一条路,有三头牛头人往这边来了。
    前面一头,后面跟着两头,是来迎击的吗?对付我一个人也太多了吧。
    我躲在墙面凹陷处。
    用奇袭先减少数量。
    最好能溜怪,拖进一对一的局面。能做到吗?
    我平复呼吸等着,在计划好的攻击开始地点一步之遥的地方,三头牛停住了。
    暴露了吗?我屏住呼吸。
    心跳变快了。
    要攻击吗?还很远。
    三头转过身去开始沿原路返回了。
    在看不到它们的背影后,我才把肺里空气吐出来。
    一边注意着那三头转身的地点一边靠近。
    地上有无数的足迹停在此处。
    恐怕它们都是在这返回的吧,应该不会错了。
    那就简单了。
    等它们在这回头后,我从背后袭击就行了。
    我回到了牛头人探知范围外。
    等了一会儿,它们前两头后一头的兜了回来。
    又在同一个地点转身回去了。
    我朝着它们后背冲出去,用魔法形成电位差,轮流干翻背对着我的两头。

    剩下一头转过身来发现了我,响起了两只野兽的吼叫。(墨羽:两只野兽,嗯,牛头人vs猪头帝,好像没什么问题)
    「威————2333」
    「哞嗯嗯—!」
    我对举起木棍的手投出石子。
    「哞嗯嗯嗯嗯嗯!!」
    小石子没能贯通但削掉了块肉,牛头人手里的木棒掉了下来。
    它摁着手腕发出苦闷的吼叫。
    我往它右胸的乳下捅进山刀。
    很巧的插进了肋骨空隙,贯穿肌肉的感触隔着皮手套传到手上。
    就这么把刀拔出来。
    山刀拔出来了。
    刀身过半都粘着血和油脂。
    深达内脏。
    切口的出血很少。
    「哞嗯、嗯、嗯、嗯、嗯!!」
    牛头人闷声吼叫。
    唾沫里混着血,偶尔还从嘴里吐出带泡的血。
    好嘞!!顶到肺了。
    这家伙死定了,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我拉开了和苦闷的牛头人的距离。
    牛头人用充血的眼睛瞪着我。
    「怎么了?来啊。」
    站起来的牛头人空手向我突进,才走出三步就力尽而倒。


    回复
    7楼2017-11-22 12:04
      over


      回复
      8楼2017-11-22 12:05
        不行,这标题我一定要插个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22 12:20
          作者比以前长了不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22 12:55
            可怜的牛头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1-22 1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