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银生子文吧 关注:3,143贴子:38,305
  • 35回复贴,共1

【1116-原创】剑与魂(土银生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食用本文前警告:

本文含有以下雷点及要素:
1:土银生子文,但是与其说是生子文,不如说这篇侧重的是【叛逆期的女儿[土方幸鶴(ひじかた こうつる/Hijikata koutsuru)]和父亲(土方)共同的生活期间发生的故事】,因此本文不侧重大团圆式的生活小故事,不能接受还请不要看下去了。
2:【土方已瞎,银时和别的女人结婚】!具体原因文内部后面会有解释,但还请放心,这真的是【土银】!虽然会让人看起来觉得【过程很曲折憋屈】而且【失忆狗血齐飞】。
3:【第一人称】。
4:和小廖说好的互相投喂,但是因为工作原因无法稳定更新,因此【此文月更】已经算是快了……
5:我的就是个画渣,哼╭(╯^╰)╮


PS.贴吧仍是要把我发的图倒过来发我也没办法ORZ


回复
1楼2017-11-16 21:27
    01
    我讨厌那个男人。
    被那个**抗在腰上拎回那个破烂的房子前的时候我还是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合紧下巴,不发出一点声音。
    被放下的时候我斜着眼盯着他提着门把,缓缓的打开门,接着不用他催促我就一脚跨进门槛,直直的挪那个火塘(注1)旁一撅起屁股直接坐下。
    坐下来的时候,眼睛被一股白米泡水烧过还有辣椒炒肉的味道刺激得特么有点发红,肯定是那个男人之前煮完饭后没有打扫过,你看那个两个脏兮兮的破碗还装着一堆摆在那边,真是没用的臭老头。
    诶哟,这个破房子里的灰尘怎么这么多,多到都飘进我的眼睛里,好痛啊。
    **,眼眶你给我锁住那叛变的水啊,绝对不能放它出来……不然回头我一定要拿冷水泡死你!
    该死的,大丸那**居然真的敢拿打我,还打在老娘的大腿根上,要不是这个臭老头拦着我我早把那小子打得屁股开花!老娘的屁股除了小时候被这个臭老头打过以外,这次居然被这个小子冒犯了,哼,不就是被打到大腿根了嘛,一点都不……嘶!我又没感冒怎么鼻涕也出来了!可恶!刚才吸鼻涕的声音绝对没被那个臭老头听到吧?
    嗑地一声,一盘瓶瓶罐罐被摆在我的脚旁边。
    自己上药,那个男人不咸不淡地说完,转身便开门出去不知道又倒腾什么了。
    **、臭老头、老瞎子、**……
    我一边扣着那些泛着各种草汁味黏黏糊糊绿黑色的粘膏往腿上糊、一边继续在心里头咒骂那家伙。
    不知过了多久才把那些青青紫紫的麻烦事处理好,我噌地站了起来,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我瞪着眼,使劲的咬了咬牙挺直身子,站了好几秒,眼前的事物才渐渐清晰。
    明天一定要把大丸打成肉渣……
    低头看了看放在火塘边的那些饭饭菜菜,我的心中一时间无名火大起,两脚三步走到碗柜前抠出几个碗,扣在那几个装着饭菜的晚上然后磕在锅里。
    大热天的饭菜臭得很快,等那个臭老头回来一定会被这些饭菜的馊味臭晕,哼哼。
    支起耳朵听了听,四周很安静。接着我再挪到各个屋子的门前,细细地各听了几十秒。
    很好,很安静,估计那个臭老头又晃到哪个草田里摸草药了。
    我才不要听那种无聊的糟老头说话。
    一拐一瘸挪到门边,摸起那把刀柄刻有“洞爷湖”三个字的旧旧的木刀插在腰带上,我小蹦着往村子西头走去。
    大丸你死定了。我心里暗暗地想着。
    刚摸到了西村头那件石木混搭成的房子边上,我突然听到里面传来的打骂声。
    “你个小崽子居然又打架了啊?!我不是昨天才告诉过你不要打架的吗!你这孩子怎么老是不停啊!……”
    哎呀~
    听到那一声声清脆的竹条打到屁股上的噼啪声,我的心情突然稍微好了点,但是下个瞬间我就高兴不起来了。
    “是不是又和幸鹤那个小崽子打了啊?!说了多少次!你一个半大小伙和一小姑娘打架本身就不对!你都多大了还和一个没娘带的小姑娘打架!你还不害臊啊?!……”
    心情突然烦躁起来,几次想向前走去,最后忍了忍,我蹲到大丸家右边的那堆草丛中,对着大丸家的方向发出几声老猫夜晚嗷叫的声音,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村尾的那条小河边走去。
    几分钟后,虽然鼻青脸肿但还是一身老装扮的大丸的身影果然出现在河边的石滩上。
    “继续吧,”我抽出怀里的木刀指向他发愣的脸上“现在没人打扰而且我们条件相同。继续决斗吧。”
    大丸突然脸上一下青一下红,似乎在想些什么,最后在我用左手比了个“你垃圾”的动作之后他的脸刷得瞬间变红,然后他也拔出插在腰间的木刀向我冲来,跑得一路石子哔啵作响。
    我屏息将右手往下压稳了点,然后在大丸的木刀距离我只有不到十公分的时候,笔直刺出,直接把大丸给仰面击飞扑倒在地上。我乘胜追击,一脚用力把石滩啪嗒踩实,一脚撂倒还在发蒙的大丸,把他直接撩翻了个面,圆碌碌的屁股正对着我。
    一脚踩着双手握住刀柄高高举起,簇地往下刺,我刚准备给大丸的屁股来个“中心开花”教育,刺到一半的木刀突然被一双布满伤痕和老茧的褐黄手掌给紧紧握住了,再也刺不下半分。
    我刚为这只眼熟的手发愣那么一下,便感觉从木刀上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把我往后甩。我的手一时间握不住刀柄,不由得松开,然后整个人顺着那股力飞落入浅河里。
    冰冷的河水将我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我的头脑突然清醒过来,立刻向身体发出坐起的命令,随后我便呲溜打了个滚噗地坐起,抬头望向岸边。
    那个人,左手握着那柄木刀,笔直的站在那里。身上的黑衣随着河风簌簌飘动,灰暗的烟蓝色的瞳孔望向我这边,面无表情。
    冰凉的河水一拍拍地打过我的腿上,刺骨的寒意似乎从我屁股底下的石头往我的身体里钻。突然我感觉我的眼前开始朦胧,呲地立刻站起身对着那个人嘶着嗓子喊道——
    我讨厌你!!——
    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南边跑去。
    —TBC—
    注1:就是木架结构的房子里一用扎实的土结成的用于放置烧火材和饭锅架的地方,去过农村地方的人应该知道,我这里使用我们这边的土话来形容。
    哎~有着双倍不坦诚的遗传因子的青春期女孩子啊╮(╯▽╰)╭


    回复
    2楼2017-11-16 21:27
      这个设定真的让人害怕到瑟瑟发抖,又隐隐带着期待,叛逆的女儿什么的最麻烦了,希望刀少一点,老年人已经不比年轻时候抗虐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1-16 21:39
        暗中观察MJ|・ω・`)
        这孩子……内心好黑呀……是到弑父期了吗_(:з」∠)_
        【嗯弑哪个父x】
        随爹!
        【咦随哪个爹x】
        要糖吃不要一直吞刀片哼唧唧!移植角膜吧【?】
        加油更哦!揉揉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16 23:35
          果真是双倍不坦承的遗传因子啊
          话说这个走向…是BE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7 00:28
            老来偏爱傻白甜啊…求不要虐的太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17 07:26
              剑与魂02

              02

              即使再怎么张大嘴呼吸,嗓子还是辣得喘不过气。

              一直拼命抬腿往前踏,记不得崴了脚多少次,我眼睛已经酸热难耐,眼前的东西开始拉扯、变长、扭曲起来。

              奔跑之中,我的左脚最后一次用力踏在湿滑的鹅卵石上,然后脚踝似乎发出一声刺耳的“咯吱”声,便再也撑不起我的体重,“啪啦”一下,我面朝下的摔在了浅滩里。

              还保持着大口呼吸的我不由得被呛了好几口水,挣扎着把头抬起来拼命咳了不知多久,直到呼吸稍微平缓了些,我才察觉自己眼眶和脸颊有股火辣辣的、即是没有被刺伤也会扎心的难受的感觉。

              原来我早已泪流满面了啊。

              突然像是被抽走了全身力气,我放任自己再次扒向水里。

              可惜这一摊浅水,被我刚才的动作带得一片浑浊,把脸泡在里面实在起不了什么降温的冷敷的效果,反而是水里的泥沙刺得眼睛难受。

              而且左脚踝不停地向大脑发出的疼痛的抗议,也在提醒我,我该休息了。

              感觉身体有点冷,而且大脑有点晕晕沉沉的,我扑腾了好久,才把自己翻了个面。

              直愣愣地躺在浅滩里,望着眼前昏黄的天空,我感觉自己眼前似乎闪过很多事,又似乎只是看到空荡荡的景色而已。

              好累啊,干脆睡一觉吧。

              视网膜残留的影像忽明忽暗,最后暗色增多,渐渐把亮色都盖住了。

              似乎这样躺着会感冒吧……算了不管了……好困……

              好吵啊……谁在我旁边打水仗啊……快走开!可恶……怎么回事啊……这人推都推不走啊!

              好烦不要再拍我的脸了!

              啪!

              似乎打到了什么,四周终于安静了一下。

              啊啊啊不要晃了!我的脚!我的头很晕啊!

              似乎被什么人横抱起来奔跑着,一路颠簸着特难受,我几次想吐槽,这不知谁谁的抱着我的人到底会不会抱人走路啊,但我的话还没说出来,力气似乎就已经耗尽了,嘴巴只是张合了几下,最终还是半合着吐气吸气。

              实在是……太困了啊……

              ––

              再次睁开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似乎很不舒服,浑身软绵绵的像是好几天没睡了,而且身上好像还压着什么沉甸甸的东西。

              哇,额头怎么这么重,我不禁偏了偏,把头上的重量甩下来后,我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对劲。

              等等我不是在河边躺着的嘛?怎么好像又回到……那个看着就烦的家……破房子里了!

              挣扎了几下才坐了起来,在此期间我不由得摸了摸浑脸,顺便努力回想之前到底发生了点什么事。

              好像……被那个臭老头给抱了回来啊……

              嘴巴并没有干涩,身上也很清爽,衣服也是换了件新的,而且左脚踝也包着一大卷绷带……

              突然心情变得十分不痛快,但是具体哪里不痛快,我好像又说不出来……

              正想着呢,突然感觉自己像是有股尿床的感觉,内裤里温起一股湿热的感觉。

              哇!不是吧?!我最多感了个冒怎么就半身不遂【?】尿失禁了啊?!坏了该不会是因为之前磕到脑袋了吧?!

              吓得我顾不上左脚踝的疼痛,赶紧蹦了起来,赶紧盯着床铺。

              呼——还好没湿……

              情不自禁摸了下屁屁,恩?

              扭头看了看,四下无人,终于破着羞耻心,撩开下摆拉起内裤看了看……

              完了,果然是之前摔得屁股开花了……

              望着枕边放着的粉色包装的小方块,以及旁边的字条……

              蹭了蹭,最终我还是躺回了被子里。

              哈哈……屁股开花什么的,我是开玩笑的啦……好歹我也是个女孩子,那种事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些的……

              我躺下了,绝不是想要顺着那个人的意愿养病哦,只是没有休息好的话,怎么能够继续对付那个家伙呢……

              那股熟悉的、还残留在唇边的粥的味道……实在是……太催人入睡了啊……

              眼前再次被暗色覆盖……

              那家伙,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态,给我换上那个的呢……

              ––

              我知道,我其实并不是恨他的。

              而且那种仿佛很久以前,就曾被珍爱地抱在怀里的感觉,真的太让人怀念了。

              —EN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05 04:35
                土方他好懂啊x
                啵叽MJ(ー̀ε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05 07:31
                  土方:之前你麻麻第一次来姨妈的时候也慌得不行还假装镇定跟我说是屁屁流血了……你这孩子在这种奇怪的方面倒是和他一模一样呢……【突然被打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2-05 07:49
                    啊?蜜汁en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2-05 08:06
                      那聲“咯吱”實在太生動嚇得我趕緊摸了摸自己的腳踝
                      聽起來好痛啊土方肯定心疼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2-05 17:25
                        土方好懂啊😂小心翼翼的看完更新没虐松了一口气,期待后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12-05 19:37
                          悄悄来催个更
                          想看银时把幸鹤交到土方怀里的时候的番外(抱住大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1-23 16:47
                            居然在摸新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26 22:0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1)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04 14:24
                                感觉幸鹤完全继承了土方和银时的性格啊……心疼土方,希望能快点有糖饼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2-04 16:22
                                  大过年的一个一个都钟情于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2-04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