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238贴子:12,813
  • 15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301.鱼心水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11-13 17:20
    301.鱼心水心
    好了,外面热闹起来了。
    看来大家都回来了。
    恶代官代理的卡纳鲁多和女仆也在。
    是猎物。
    接下来该我垂钓了,渔夫换人,该慎重的抛出钓钩了。
    「呀,代官代理阁下,事情办完的吗?」
    「哈?是的,欧德大人。在我们镇上玩的尽兴吗?」
    我们站在走廊里对话。
    女服务员走过来低头传达道。
    「非常抱歉,晚餐和入浴都还没有准备好。」
    「是吗…。嘛随便了,为时尚早就先等等吧。话说卡纳鲁多,我带了葡萄酒来。不坐下来聊聊吗?」
    「好、好的。那个,这有个小房间。到那谈吧」
    卡纳鲁多慌慌张张的…。是隐瞒了什么吧。
    或者说听到手下的报告吗。
    「我去准备点零嘴。」
    「啊啊,是呢。去准备吧。」
    女服务员退下了。
    卡纳鲁多前头带路进了小房间。
    小房间里有能坐数人的桌子和椅子。
    花了很多钱打造。
    全都金闪闪的。
    「好了,也别吃太多,等下晚餐会吃不下的,稍微来点就好。」
    我从收纳里拿出装了葡萄酒的水壶来。
    「是,你说得对…。」
    卡纳鲁多目光闪烁。
    女服务员一礼后把杯子和烤点心还有水都端上来了。
    已经在桌上摆好了。
    女服务员端起水壶给我们满上。
    「那就,开始吧。」
    「是的,那么干杯。」
    「干杯。」
    唔,在风气不好的酒馆买到的葡萄酒味道还不错。
    「嚯,很好的葡萄酒呢。」
    「啊啊没错呢。在王都买的刚从酒桶倒出来的。」
    「那真是太棒了。这个镇子也有造葡萄酒,不过都有股酸味…。南方葡萄酿造的葡萄酒真是美味呢。」
    看来这家伙很喜欢酒呢。
    「啊啊,还有呢尽管喝。」
    我拿出另一个水壶。
    「是,那我就不客气了。」
    卡纳鲁多干完一杯后很高兴的样子。
    女服务员们还站在这。
    不管她们了。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我今天去了冒险者公会和教会,在镇上逛了逛。去了北面的废坑。」
    卡纳鲁多拿杯的手停住了。
    「是。的确知道…。」
    不是城府很深的类型呢。
    果然让手下跟在我的背后了吧。
    中途和冒险者们分别的时候还以为会分散掉,看来指派了很多人来啊。
    「没遇到什么问题…。就是把街道出现的魔物打倒了。」
    「是的,非常感谢。最近魔物活性化后我们和居民一同愁得头都大了。」
    原来如此…。
    「问题是那些魔物…。看来那些牛头人在废坑住下了呢。」
    「是这样吗?」
    「啊啊,入口的木栅栏被破坏了。我遇到了几头,但坑道毕竟很深。里面到底有多少尚且不明。」
    「那可就…头疼了呢。」
    一脸困扰的卡纳鲁多。
    是真的觉得很头疼的样子。
    「入口我用栅栏堵住了,你知道还有别的入口吗?」
    「唔—姆,不去调查下记录我也不清楚…。大概都是些垂直开的通风口。我不觉得大型魔物能从那出来。」
    「是吗…。我虽然做的很结实了…。但如果还有别的入口…。那个废坑的所有者是谁?权利者也全都说出来。」
    「那座山的所有者和权利者是都是矿山公会。其他的出口和通风口还要调查。」
    「是吗…。虽然我觉得破坏掉更好…。」
    「如果毁了可就难做了。」
    「嘛,也是呢,这我没有考虑到。但是…。我留下了能承受住巨人攻击的栅栏了。」
    「是的,感激不尽。」
    「话说回来卡纳鲁多…。能借用那个坑道一段时间吗?」
    「哈?」
    「恐怕,那里面是靠某种魔法力量来运作的,除此无他了。如果不是这样我还真想不到牛头人把那当作巢穴的理由。」
    「原本,那个坑道是采掘水晶和宝石的。有的魔物喜欢那种洞穴,因此矿夫们留下了把入口和坑道尽量做小些的传统、。」
    真的吗?那洞口还挺大的啊?
    「是吗…。我主要就是想进去实验调查下。为此可能要破坏坑道的一部分…。最坏的情况可能会全部破坏掉。」
    「欧德大人。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探究学问…。」
    「因此,如果可以我想买下来。整座山买下。」
    「不,那就有点…。矿山公会的东西是不能买卖的。」
    「我当然不是嘴上说说而已。钱我没有但能用这个支付。」
    我把一枚1kg纯金金条拍在桌子上。
    卡纳鲁多两眼都瞪圆了。
    「啊、啊、啊、咳吼。你们,都退下。」
    女服务员们一礼后退下了。
    卡纳鲁多等着她们走远。
    只不过,他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桌上的金条。
    「是、是真金吗?」
    「你说呢。自己摸摸看吧。」
    「那就不客气了…。」
    卡纳鲁多用颤抖的手拿了起来。
    又是敲又是闻的。
    啊,还舔了一口。脏不脏啊。
    「真、真金啊…。」
    「没错,我一个魔法师怎么都变不出金(gold)来的。但金子(钱)倒是能赚回来的…。」
    「那,这金子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你就不要深究了,这对我们彼此都好。我遇上好吃的。也能分你一杯羹…。就是这么回事。」
    「那可是…。那个。」
    卡纳鲁多和我达成共识了呢。
    他恐怕误解了海特加尔家。“有从战争里掠夺积攒来财物也不奇怪吧。”他肯定是那么想的。
    原本我家就对这种炫富之举没兴趣。
    不爱什么装饰品,是朴实刚健和实用主义。
    唯独维持军队有点花钱,所以还挺节约呢。
    「溶了重铸后和哪来的都没关系了吧。」
    没错,原本不过是铜而已。
    「是这样吗…。」
    「你需要多少块?拿去给谁都是你的事情了。」
    我堆上第2块第3块。
    「诶?那、那个…。」
    「不是这种黄铜的杯子,用真正的金杯子喝的酒一定更美味吧。」
    「那是…。」
    「来,要什么?尽管说。我要得到那座废坑需要付出什么?台面上不写我的名字也可以哦。」
    放到第6条后我停手了。
    「是,那就…。」


    了不起的我(越后屋)用了12块黄金色的点心,让代官代理完全沦陷了。(墨羽:越后屋,日本有名奸商。金条拍脸大法)
    但是身为贵族买下王国所有的矿山是会产生问题的。
    于是就让别处的自由民,“游手好闲的金(Kim)先生”这个架空的人物做了份文件,加入了矿山公会。
    这个镇上我的伪名是“游手好闲的金(Kim)先生”。
    所有的文面上的东西都交给代官代理去处理。
    说服其他公会成员的事也是。
    表面上还是保持废坑的状态,也不会产生税金。
    只不过是,出借给了名为“游手好闲的金(Kim)先生”的个人魔法师而已。
    也没有人会说三道四。
    矿山公会和矿山的文件上都有名字的话,王国的代官也没什么好说了。
    这一切都是被金(金钱)蒙蔽了双眼的恶代官代理被游手好闲的金(Kim)先生忖度预测到的结果…。
    有什么不对的吗?
    嘛算了。抱着12kg金块的代管代理说了句“我突然有急事要办失礼了容我告退…。”的推辞后飞奔了出去。
    饭也吃不下了的样子。
    真是热心工作啊。
    我也办完了一件大事就去浴室了。
    大家好像都已经进去了呢。
    再怎么说美人计也不会用两次吧。

    「啊嗯—!」「啊嗯—!」

    浴室里的回音不绝于耳。


    回复
    2楼2017-11-13 17:20
      over


      回复
      3楼2017-11-13 17: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13 17:39
          金條拍臉大法,來拍我吧


          回复
          5楼2017-11-13 18:00
            越后屋,日本有名奸商.....还真不知道.....砂糖的店铺也叫这个.......


            回复
            7楼2017-11-13 20: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13 21:37
                隔壁的砂糖表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13 22:54
                  那金条怎么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14 00:35
                    游手好闲身上携带大量黄金的先生还真不用搞其它副业了,光炼金就足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14 03:43
                      原來那位豪華旅店就是這樣來的,代官真的生財有道


                      回复
                      12楼2017-11-14 06:22
                        黃金之一擊,主角的最終奧義


                        回复
                        13楼2017-11-14 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