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洵吧 关注:4,035贴子:78,308

【赤燕北归】~《洵绾天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人生最幸运的是什么?在最好的年华遇见自己爱的人……还是在最坏的时候遇到爱自己的人……世上最悲哀的是什么?失去了爱而不得的人……还是错过了应该珍惜的人……“我此生可以放弃任何人,唯独阿楚。”她是燕洵生命里一缕明媚耀眼的阳光。少年情窦初开的怦然心动。天牢生死与共,九幽台上不离不弃,莺歌苑三年相伴相随。为何挣脱牢笼却殊途陌路!阿楚,你于我燕洵终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绾绾,你在身边的感觉,真好!”她是燕洵黑暗中一抹光明温暖的亮色。牢狱里悲痛末路时惊鸿一瞥。命悬一线的再次相逢,阴谋陷阱下的肝胆相照,烽火狼烟中的坚信不疑。绾绾,你已然是我燕洵命中唯一的解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12 19: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12 20:01
      占楼等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11-12 22:30
        第一章:死里逃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3 18:51
          魏都长安,九幽台上铜鼎烈火冲天,长安上空雷声大作。一袭白衣的妇人撞鼎身死。石阶下伤痕累累的紫衣少年仰天长啸。之后一群重甲兵冲上九幽台,赵阀、魏阀、正副监斩官宇文怀、宇文玥、还有被士兵押制的楚乔都大惊失色。士兵左右排开,三个戎装执剑的男子走近。
          “呦!兄长何时回的长安?我与玥弟奉旨在此处决叛贼。兄长带兵直闯是什么意思?”
          中间的人亮出一块铁牌。
          “怀弟你看清楚,皇上钦赐的丹书铁券,可免死罪。我宇文泰今日以此券保燕洵不死。”
          “九幽台上众人谁敢阻拦,格杀勿论!”
          话落,上千将士拔刀举枪。宇文怀、宇文玥、魏赵门阀、楚乔、以及远观的魏贵妃、元嵩、元淳都瞪大了眼睛。
          “兄长,我是奉皇上……”
          “怀弟,白笙代燕洵认尸,燕氏叛逆都已伏法,皇上赦免了燕洵。你的使命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事都与你无关。”
          “深弟,将燕洵押回天牢仔细看管。”
          “诺!”
          宇文泰右边的将领走到趴在母亲尸体旁啜泣的燕洵弯身将双手搭在他肩膀上。
          “燕洵世子,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随我走吧。”
          看着离开的燕洵,九幽台上参与这场屠杀的人和旁观的人眼里不安,疑惑,愤怒却在宇文泰身后的刀枪下无可奈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13 20:00
            皇宫宣政殿,魏帝元正德端坐案前,宇文泰跪立在地。
            “宇文爱卿,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袒护叛逆燕洵。还拿着朕的丹书铁券,你想干什么?”
            “皇上息怒,微臣并非包庇燕洵。”
            宇文泰从怀里抽出一份卷轴双手奉上。
            “请皇上过目。”
            魏帝接过卷轴,打开阅览。
            啪!“高氏恶贼,欺朕太甚。可恶!”
            “皇上,这份密报是微臣安插在齐国的探子传回的消息。高洋暗中派人潜入燕北,秘密接触燕北残余的将领和江湖组织。”
            “皇上,赵东亭奇袭燕北红川,北朔两城虽然戕杀军民近二十万人。但燕北依然根基坚固。且不论百姓,仅是军队就有十余万人。赵东亭带去五千禁军屠杀的多是手无寸铁的百姓。红川守军三千,北朔五千。赵东亭带回来的禁军才四百人秀丽军降卒八百。这些还是出其不意得来的。但如今这样的机会绝不会再有第二次。”
            “现在的燕北一盘散沙,人心惶惶。大魏若是强攻,哀兵之勇必然殊死相搏。即使大魏得胜也会重创元气。大魏西有吐谷浑,南有大梁虎视眈眈。北有柔然,东有齐国两大劲敌。若是有一方趁火打劫,大魏危矣!”
            “燕北盘踞于燕山山脉,水源充沛,物资丰富,盛产良驹。燕北之地西邻柔然,北邻齐国,与东胡对峙。燕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柔然犯境可从燕山发兵奇袭,齐国来犯亦可从燕山出兵左右夹击。燕山自古为南北交通孔道,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大魏攻打燕北,依燕北如今的局势,残余军民很可能归降齐国和柔然。到那时两国兵不血刃就占据了燕山山脉。大魏失去了这个天然屏障,内忧外患,后果不堪设想!”
            “皇上,依臣愚见。此时应对燕北残余安抚收拢。着令一位能让燕北信服之人接替燕世城统辖燕北。”
            “爱卿所言,甚解朕忧。可是这与你保燕洵何干?莫非爱卿所提令燕北信服之人...是燕洵?”
            “回皇上,正是燕洵。而且...唯他是最佳人选。”
            “哦...为何?”
            “一则:燕世城虽死,但他在燕北依然声望隆益。他的儿子燕北肯定买账。二则:若有不轨之人利用燕家之事挑起争端,燕洵在手定不攻自破。至于燕洵……”
            “臣有一策,望皇上容禀!”
            “准奏!”
            “皇上可下旨准燕洵承袭定北侯爵位,以戴罪之身为名找个金丝笼幽禁二三年。趁机以他的名义派遣可堪重任的将领入驻燕北。至于燕洵,有个意外,生个重病...也只能怪天不假年。皇上以为如何?”
            “你且退下吧。”
            “诺!微臣告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13 21: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13 21:5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13 21:53
                  楼楼按照中国地图自制的地图仅供写文需要,娱乐大众。请勿模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13 21:56
                    第二章:各怀鬼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14 20:43
                      宇文府紫山院。
                      “兄长脸色如此凝重,莫非皇帝不同意?”
                      “导弟,咱们这位皇上胆怯多疑,摇摆不定。兄长之言,皇上必然心动。但他也怕留下燕洵会养虎为患。恐怕他要琢磨一阵儿才能定夺。”
                      “现在也不是皇帝一个人的事了。赵阀兄弟杀了燕洵两兄一姐,魏阀献上屠城计,燕北二十万军民葬身火海。还有我们宇文家,怀弟杀了燕世城和他的女婿荣江。这三方谁都担心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他们若是横加阻挠,依皇上瞻前顾后的脾性,恐怕多有变故。贵弟,燕洵现在怎么样了?”
                      “深弟刚刚传讯回来:燕洵现在心如死灰,半死不活。身边那个小婢女照顾他呢,暂无生命之忧。”
                      “那小婢女什么来历?”
                      “听说是玥弟的贴身婢女叫星儿。杀了三叔祖父逃出府外。”
                      “贵兄,你刚才说她是玥弟的婢女星儿?”
                      “是啊。导弟对她感兴趣?”
                      “兄长,此人我晓得。洛河之女,风云令新令主。一年前杀了昊叔父坠河失踪。数月前玥弟启用谍纸天眼调查她的身世。兄长可还记得?”
                      “呵。原来是她!听说玥弟看上她了,那就太有趣了。导弟,你马上去天牢嘱咐深弟务必照看好燕洵,另外把那个婢女放出去。”
                      “啊!放了她。”
                      “对,放了她。”
                      宇文导一脸不解地走了。
                      天牢里,燕洵浑身是血的躺在枯草上两眼空洞,双手握拳暗暗发誓要“血洗长安。”
                      牢门打开,宇文深、宇文导走到楚乔,燕洵身边。
                      “星儿,或者楚乔。我是宇文导,宇文席是我祖父。”
                      “你要杀我报仇?”
                      “错了,我要放你走。”
                      “别这么看着我,宇文席虽然是我亲祖父,可是红山院中除了他和宇文怀还有祖母没有别人了。因为我父亲和我的叔伯姑姑都受不了这个变态,全搬出去了。你杀了他倒是替宇文家清理门户了。”
                      “当然我放了你,我堂兄宇文怀可不会放过你。所以你必须马上离开这儿。你跟我出去后我会在僻巷里把你放走,对外宣称把你杀了,所以你以后不能再露面了。”
                      “你会有这么好心?”
                      “我若要杀你,何必如此麻烦。再者宇文怀想置你于死地,你留在这是给燕洵徒增担忧。而燕洵,我们既然在九幽台上保了他,还会让他死吗?倒是你...在这给他添乱,他现在自身难保,护不了你。你出去说不定还能找到人救他。时间不多,快跟我走吧!”
                      “阿楚,你跟他走吧。他们若要害我们不会如此周折,而且你在这确实很危险。”
                      “好,你照顾好自己。我一定会来找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14 22:04
                        赵西风带人闯天牢被机关困住,宇文深出现。
                        “赵公子,你深更半夜带人劫狱,你不要脑袋了是吗!”
                        “你...你说什么?我劫狱!你胡说八道!”
                        “在下听说,你赵公子、十三殿下、魏舒烨、燕洵和我玥弟号称~长安五骏。你与燕洵,那必定是情义深厚,亲如手足呀!你如今出手相助太理所当然了。”
                        “你难道不知道是我将燕红绡正法的吗?”
                        “哦...是吗?谁看见了?”
                        “我带来的人全都能证明。”
                        “那是你赵家的奴才,能信吗?谁知道这是不是你的障眼法,用来转移燕洵的。”
                        “……你……”
                        “再瞪眼珠子掉下来了。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乖乖的回去当作今夜没来过这,并且再也不得靠近这半步。二、我把你这个劫夺逆囚的叛贼同党交给皇上发落。皇上最见不得臣属得意了。此次征讨燕北赵家风头正盛,皇上会很乐意用你的脖子血泼你门赵家的门。你说呢?赵公子。”
                        赵西风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但他也明白宇文深说的没错。皇帝凉薄,如果自己真的被扣上燕氏同党的帽子送到他面前。皇帝真的会用他的项上人头敲打家族。或许他明天就会成为九幽台上的新鬼了。所以他别无选择。
                        “宇文将军,在下不过是来这探望一下老朋友。一场误会,还请见谅!西风马上就走,再也不踏足此地。”
                        宇文导右手轻挥,机关松开。
                        “赵公子慢走不送。”
                        赵西风带着一帮人悻悻离开。
                        一名小厮报告宇文导“长安城的大夫一听来天牢看燕洵,死活不来,宇文家救燕洵又不敢闹太大动静。真是急人!”
                        “这样,你去城南的百香坊请大夫。”
                        “百香坊,那对卖香料草药的老头老太太!”
                        “对,就是他们。快去!”
                        “诺”
                        唉!现在只能赌一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14 23:06
                          第三章:初次相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15 20:25
                            城南大街熙熙攘攘。
                            “唉,你们听说了吗?宇文府有个奴婢杀了三房老太爷,被抓住砍了脑袋。宇文家的人还搭了个高台,把那姑娘的人头挂上去示众。”
                            “是呀。那姑娘才十七、八岁就让人砍了脑袋,还听说身子喂了府里养的狗。”
                            “太惨了...”
                            “别说了,这可不是咱们能管的事……”
                            百香坊……“老先生,我家主人派我来此求医,到天牢中为燕洵世子诊治。”
                            “官家,老头子我这儿卖香料卖草药有些小名头儿。瞧病这事儿真不懂。去了也没用啊...”
                            “谁说的!”从楼上下来一位文质彬彬的瘦小男子,肩上挎着一个小箱。
                            “外公,您大外孙子我可是个小神医呀。”
                            “啊...啊...啊,外孙呐!你还小没见过世面,给官家办差弄不好可是要掉脑袋的。你可别胡闹哇。”
                            “您老就放心吧。这位小哥,我跟你去。”
                            “太好了!我们赶快走吧。”
                            “老头子,这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老婆子,放心吧。以小主子的能耐不会有事的。”
                            “小主子的本事我晓得,可她的身份...怕惹出麻烦。”
                            “真是越老越完,小主子可是个人物,一个顶咱俩一百个。她肯定有自己的打算,咱们按她吩咐行事便是。哪用操那么多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15 21:01
                              天牢...“公子,这是小的在百香坊找来的大夫,您看……”
                              “你...是大夫?”
                              男子双手搭拳弯身行礼“在下慕绾,见过宇文将军。小人是百香坊老板的外孙子,家父是名郎中。小人从小耳濡目染也通晓些医理,望能为将军效劳。”
                              “好了,无须多言。”
                              “带他去诊治吧。”
                              “诺!”
                              “请随我来。”
                              慕绾在侍从带领下来到深处的一间牢房。
                              石床枯草上披头散发,穿着血迹斑斑暗灰囚衣的男子,如同一具尸体毫无生气地躺在那儿。
                              慕绾打开药箱,伸手去解他的衣服。燕洵突然睁眼翻身将慕绾压在身下,燕洵的左手握住慕绾的右手按在石床板上,右手紧压着她的胸部防止她起身反抗。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瞪着她。
                              “谁派你来的,要杀我是吗!我不会让你门得逞的……”
                              “绝不...绝不……”
                              宇文深闻声而至,急忙上前拉住燕洵。
                              “燕洵你住手。他是我找来给你治伤的。”
                              “他是大夫。快住手……”
                              理智回归,燕洵的力道松了许多。慕绾、燕洵四目相对。
                              慕绾望着这双眼,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那不是怜悯,不是愤怒。是震撼,是崇敬。此刻慕绾眼中,燕洵不是狼狈的丧家犬而是一只鹰。一只正在撞掉自己的喙,拔掉羽毛和指甲的雄鹰。却不知就这一眼,这个男人成为了她生命的永恒!
                              望着身下毫无惧色的脸,燕洵也不免诧异。压在慕绾胸前的右手收紧。迷梦惊醒,两个人发现彼此身体紧贴。慕绾张慌地推开燕洵起身双手紧握背对着人。燕洵也意识到自己失态……
                              “对不起,刚才冒犯了。”
                              慕绾快速整理好思绪转身面对他弯身行礼...
                              “世子言重了,在下需要解开世子衣物查看伤情,望世子见谅。”
                              宇文深帮忙将燕洵的衣服脱下来。慕绾熟练的快速清理伤口,上药、包扎。留下两个小瓶...
                              “药粉外敷,三天一次,药丸内服,一日两次。
                              慕绾提箱离去。燕洵脑中浮现刚才被他压在身下瘦小的人却镇定自若,凝神注视着自己的脸。心里有些温暖,还有几分欢悦。可是却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弘化二十二年,魏哀帝因猜忌燕北定北侯燕世城,故冠以谋逆罪将其斩杀。定北侯长子燕霆、次子燕啸、身怀六甲的女儿燕红绡均遭屠戮。妻子白笙九幽台忍痛认尸,撞鼎身亡。燕北世子燕洵因自幼入京为质免其死罪。禁足莺歌苑修身养性三年后袭定北侯位,返归燕北。
                              燕洵一身白衣从天牢走出。自此,世间少了一个阳光少年,多了一个铁血枭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15 22:24
                                来占一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17 21:35
                                  绾绾的男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18 19:21
                                    第四章:危命重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18 19:24
                                      莺歌苑。
                                      “啊……呃……”
                                      “世子,世子,你怎么了...”
                                      “燕洵,燕洵...”
                                      “糟了,世子中毒了。公主下的毒...”
                                      “她那个脑子怎么可能下毒,肯定是有人借了她的手。仲羽姑娘,可有解毒之法。”
                                      “是三足鳖毒,恐怕只有以毒攻毒了。眼下急需一味药材——蟾酥。但是这种药一般的药店不会有。”
                                      “羽姑娘,你先用银针替他延缓,我去找药。”
                                      楚乔潜出莺歌苑在长安城中寻了十几家药店都没有找到。突然,宇文深出现挡住楚乔去路。
                                      “让开!”
                                      “别找了,长安城所有的药店不是没有蟾酥就是已经被买走了。你去城南正阳街一家叫“百香坊”的店铺。那里即使没有蟾酥或许也有解三足鳖毒的其它办法。”
                                      “你说的是真的?”
                                      “我有必要骗你吗。你有时间在这儿跟我耗,早到那儿了,时间可不等你。”
                                      楚乔飞奔至正阳街,百香坊内,一对老夫妻看着无人光顾空荡的店铺。楚乔进来后迅速将店门关紧。二老惊慌起身。
                                      “两位老人家莫怕,我来找一味药材叫蟾酥。人命关天,望二位行个方便。”
                                      “姑娘,老朽这原本是有这味药,可几个时辰前全卖完了。”
                                      楚乔拔刀架在老翁脖子上“再不交出来我就杀了你。有人告诉我你这里肯定有,休要骗我!”
                                      老妇人一旁吓的直哆嗦……
                                      “姑...姑娘...我们真没骗你,有话好说,啊……”
                                      “住手!”
                                      三人抬头,楼上下来了一个身穿蓝杉短袍,头发半束,纤瘦白晢的俊俏男子。
                                      “姑娘,在下慕绾。是他们二老的外孙,刚才在楼上听到姑娘急求蟾酥,莫非是解三足鳖毒。”
                                      “不错,可他们刚才告诉我卖完了,莫非你有?”
                                      “蟾酥刚才都卖完了。但在下有医治三足鳖毒的方法。劳烦姑娘带路,让在下见一见中毒之人。”
                                      楚乔将信将疑,但此时已别无他法。她出来已经有段时间了,燕洵耽搁不起,只能赌一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18 20:34
                                        绾绾啥时候会恢复女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18 21:37
                                          楚乔带着慕绾回到莺歌苑,却发现莺歌苑守卫多了两倍,此时楚乔也没有把握进去。慕绾扔了一枚石子,“什么声音”守卫的注意力都转移了。慕绾趁机拉着楚乔翻墙入内。
                                          “羽姑娘,燕洵怎么样了?”
                                          “燕洵”慕绾轻叹“居然是他”。脑中浮现着天牢里那个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却像个狮子一样凶猛刚毅的男子。心神微漾一瞬间,又迅速恢复理智。
                                          “阿楚,他是谁?”
                                          “我没有找到蟾酥,他说他有办法解毒。燕洵等不得,我只好把他带来了。”
                                          “你...能解毒...”
                                          “二位莫不如带我见见燕洵世子,看他同不同意在下为他诊治。
                                          仲羽将慕绾带进房间。
                                          “世子!”
                                          燕洵抬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想到那日,自己身下娇小而无惧坚定的脸...
                                          “是你……”
                                          “燕洵世子,又见面了。”
                                          “世子,你认识他?”
                                          “上次在天牢,是他给我医治伤口的。”
                                          “燕世子,我先给你解毒吧”
                                          “好。”
                                          “这位姑娘,请你回避。”
                                          “世子……这...”
                                          “放心,不会有事,你和阿楚在外面等着就好。”
                                          仲羽离开后,慕绾示意要脱掉燕洵的外衣,慕绾解开燕洵的衣服露出轮廓鲜明的胸膛。身上还有上次留下已经结痂的伤疤。慕绾以银针将毒素凝聚,接着一针将毒逼出,燕洵口吐黑血。
                                          门外等候的楚乔、仲羽闻声进门。慕绾察觉,用丝线将桌椅推到门口拦住楚乔、仲羽。
                                          “阿楚、仲羽,不必惊慌。我没事。”
                                          听到燕洵的声音,两人心头稍安。
                                          仲羽面色凝重。“阿楚,你清楚这个人的来历吗?”
                                          “不清楚,我与他素未谋面。是宇文深指引我找到他的。怎么,他有问题。”
                                          “用丝线推动桌椅,这不是一般高手能做到的。刚才我看他也不过十六、七岁,小小年纪功力如此深厚,肯定非比寻常。”
                                          “会不会是宇文家的人?”
                                          “也许吧。宫里我们的人传给我的消息,是宇文泰向皇帝献计软禁世子,趁机派人入驻燕北。宇文泰救世子,只是担心燕北落入他手,自己无利可图而已。”
                                          “宇文家的人都狡猾,不过他的算计也为我们带来了一线生机。羽姑娘,不管是宇文泰、宇文深还是宇文玥,我们都要多加提防。这种时候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可信了。”
                                          房间里,慕绾为燕洵穿好衣服。将楚乔、仲羽叫进房间。看到燕洵无事,二人都松了口气。
                                          “慕公子,燕洵怎么样了?”
                                          “放心吧,毒素已清,无甚大碍。”
                                          “世子殿下,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防不胜防。擒贼先擒王,狗的主子折腾不起来,咬人的狗也就消停了不是吗。”
                                          燕洵双目微瞪。“上次忘记问了,你叫什么…?”
                                          “慕绾...仰慕的慕,绾青丝的绾。希望下次能换一种方式与世子相见。世子保重,告辞!”
                                          望着伊人离去的背影。燕洵心中默念“慕绾...慕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19 09:3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19 09:31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11-19 14:30
                                                第五章:精诚合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19 18:45
                                                  深夜,燕洵躺在床上难以入眠。咚!咚!咚!地面发出声响引起燕洵的注意,燕洵起身查看在地上发现一个布条。对着烛火上面写道:
                                                  “床下第三块木板下是条密道,世子可入密道与在下一叙。泰”
                                                  燕洵将布条焚毁,进入密道。密道里宇文深、宇文导正在洞口等他。
                                                  “燕世子,家兄已备好茶水等世子前去同饮。深弟会上去顶替你以防被人察觉。世子请随我来。”
                                                  燕洵和宇文导出了密道是一处房屋里间。宇文泰在茶几旁静坐。
                                                  “世子请...”
                                                  燕洵毫不客气坐到他对面。
                                                  “燕世子,别来无恙!”
                                                  “大柱国,客套话不必多说。大柱国深夜邀我到此。不只是品茶吧?”
                                                  “好,那泰就直言了。世子想杀了魏帝,杀了赵家、魏家,杀了宇文怀。给燕北报仇吗?”
                                                  “不用这么看着我。自皇上登基以来,弘化十年丞相宋颖以通敌罪满门抄斩。为他申辩的十二名臣工同罪。弘化十五年车骑大将军林长青以反叛罪九族尽灭,其麾下八名中朗将十名校尉惨遭株连。弘化十八年太尉张广平以贪渎罪全家被屠,故旧门生三十余户皆被问罪斩杀。到如今燕氏一门,近二十万燕北军民焚身火海。宋颖、林长青、张广平,还有令尊定北侯燕世城。他们哪一个不是大魏德高望重的栋梁之臣。文者,安邦定国;武者,战功彪炳。可结果呢?背着叛贼的污名,连累亲友家人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的下场让我明白对皇帝而言,他根本不在乎你会不会反,他在乎的是你一旦要反,随时都能反。没有反的心,有反的实力也是该杀的罪。”
                                                  “大柱国言下何意?”
                                                  “世子觉得皇上下一个要对付的会是我吗?早晚的事,就算我命长,这个皇帝来不及对付我,下一个也容不下我。与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莫不如将生杀大权握在自己手里。”
                                                  “燕世子,你我做笔交易如何?”
                                                  “哦,大柱国想如何交易?”
                                                  “我帮你离开长安回到燕北,向大魏复仇。你助我拿下大魏江山,登上魏帝的皇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19 20:06
                                                    深夜,燕洵躺在床上难以入眠。咚!咚!咚!地面发出声响引起燕洵的注意。燕洵起身查看,在地上发现一个布条。对着烛火上面写道:
                                                    “床下第三块木板下是条密道,世子可入密道与在下一叙。泰”
                                                    燕洵将布条焚毁进入密道。密道中,宇文深、宇文导在洞口等他。
                                                    “燕世子,家兄已备好茶水等世子前去同饮。深弟会上去顶替你以防被人察觉。世子请随我来。”
                                                    燕洵和宇文导出了密道是一处房屋里间。宇文泰在茶几旁静坐。
                                                    “世子请……”
                                                    燕洵毫不客气坐到他对面。
                                                    “燕世子,别来无恙!”
                                                    “大柱国,客套话不必多说了。大柱国深夜邀我到此,不只是品茶吧?”
                                                    “好,那我就直言了。”
                                                    “世子想杀了魏帝,杀了赵家、魏家,杀了宇文怀。给燕北报仇吗?”
                                                    “不用这么看着我。自皇上登基,弘化十年丞相宋颖以通敌罪满门抄斩,为他申辩的十二名臣工同罪。弘化十五年车骑大将军林长青以反叛罪九族尽灭,其麾下八名中朗将十名校尉惨遭株连。弘化十八年太尉张广平以贪渎罪全家被屠,故旧门生三十余户皆被问罪斩杀。到如今燕氏一门,近二十万燕北军民葬身火海。宋颖、林长青、张广平、燕世城,他们哪一个不是大魏德高望重的栋梁之臣。文者,安邦定国;武者,战功彪炳。可结果呢?背着叛贼的污名死无葬身之地。他们让我明白了对皇帝而言,他根本不在乎你会不会反,他在乎的是你一旦要反,随时都能反。没有反的心,有反的实力也是该杀的罪。”
                                                    “大柱国言下之意……”
                                                    “世子觉得皇上下一个要对付的会是我吗?早晚的事。就算我命长,这个皇帝来不及对付我,下一个也容不下我。与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莫不如将生杀大权握在自己手里。”
                                                    “燕世子,你我做笔交易如何?”
                                                    “哦...大柱国想如何交易?”
                                                    “我帮你离开长安回到燕北,向大魏复仇。你助我拿下大魏江山,登上魏帝的皇座。世子以为如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1-21 03:12
                                                      “大柱国对我直言不讳,难道就不怕我拿你向魏帝表忠心,换取自由身。”
                                                      “既然真心合作就应该坦诚相待。世子不妨先看看我的诚意再做定夺。”
                                                      “大柱国的诚意……”
                                                      “皇帝要派人入驻燕北,本柱国可以把他们换成燕世子的人。宇文深每晚亥时都会在密道守着,世子尽管吩咐,本柱国一定倾力相助。”
                                                      “我凭什么相信你?”
                                                      “那么世子相信谁?燕北的乌道崖。大同行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盟中不是标榜仁义行肮脏事的龌龊之人,就是逃避现实,在白日梦里自我陶醉的痴狂之人。若世子执意坚信你的乌先生,本柱国也希望世子能好好考虑我们的合作。毕竟给自己多留一手没有坏处。令尊就是太相信兄弟情义和大同行会没有给自己和亲族留条后路,所以才……世子以为呢?”
                                                      “好。我可以答应与大柱国合作,但是我有三个条件。”
                                                      “世子不妨直说。”
                                                      “第一,我需要长安到燕北沿途各地和长安城驻兵的布防兵备图。第二,我需要大柱国帮我在燕北组建一支军队,只受命于我燕洵一人的军队。第三,请大柱国直言相告,那个两次救我的少年——慕绾,是何身份。”
                                                      “没问题,前两件我即刻去办。至于那个叫慕绾的人。我唯一能确定的,他是吐谷浑人。”
                                                      “什么!”
                                                      “吐谷浑在长安有一个谍者据点——城南百香坊。我一直没动它是想一网打尽。观察了两年也没能完全掌握他们的联络渠道。半年前,那个叫慕绾的少年郎来到长安,一直住在百香坊里。我派去跟踪调查他的人都被甩掉了。他肯定不是个简单角色。我甚至猜不透他已经发现了我们,既不撤走也没有任何行动是什么用意。当时你伤重,我不能表现的太维护你。所以就找了这些吐谷浑人,他们不想让大梁得利就一定会保住你。他们救你一次之后我更加确定这一点,所以才会让楚乔找他们给你解毒 。我知道的只有这些。”
                                                      “多谢大柱国直言相告。愿我们合作愉快!”
                                                      “世子,我以茶代酒敬你。为我们的精诚合作!”
                                                      燕洵,宇文泰举杯一饮而尽。今夜注定了三年后那场惊天动地的长安之乱,世人皆道燕洵如何如何……殊不知,元凶主谋并非他一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11-21 04: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11-22 03:13
                                                          第六章:不速之客,绝地反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11-23 18:12
                                                            百香坊后院,慕绾正在整理药材。老翁拿着一封信来找她。
                                                            “主子,有人送来这封信。要小老儿交给您。”
                                                            “什么人送来的?”
                                                            “来人只说是主子数日前救过的公子。”
                                                            慕绾打开竹筒信笺上简单明了的八个字——今夜子时,登门拜访。慕绾清楚一定是燕洵,他竟然还记得自己……
                                                            深夜,慕绾在后院亭子里静候。墙边一道黑影闪过,身着黑斗篷的男子站在她身后。慕绾转身,燕洵摘下斗篷。月光下一袭白袍长发披肩的忧郁少年眉目间隐隐透着一股来自地狱的怨煞之气。
                                                            “世子请坐。”
                                                            “燕洵深夜来此,是有一事相求慕公子。”
                                                            “世子但说无妨。”
                                                            “慕公子可有一种能让人受到外力击打而发作毙命,并且查不出半点中毒痕迹的药。”
                                                            “不错,在下是有此药。但此药乃杀人夺命之物。世子有何用?”
                                                            “公子是聪明人一定想得到。本世子何须多言。公子一句话,给或者不给。”
                                                            “世子稍等片刻,慕绾去去就回。”
                                                            没过多久慕绾回来递给燕洵一个小水晶瓶。燕洵伸手去拿指尖相触,两人的肌肤迅速升温。慕绾心头微动,脸颊发热索性将水晶瓶塞进他手里,抽回的手缩在衣袖里紧握着。
                                                            “世子,此物名为——了无痕。口服食用或者渗入血液都可以。正常人用了它两日内无伤无病药力就会失效。负伤患病者用了此药,或是用了此药在两日内受伤生病之人,伤势病情就会加重恶化而死。绝对查不出任何中毒的痕迹。”
                                                            “多谢公子,燕洵还有一事。”
                                                            “世子还有何事用得着在下尽管明言。”
                                                            “各大门阀都想杀我而后快,以后多有仰仗公子的医术。我身不由己,希望公子每月造访一次莺歌苑。”
                                                            “好,我答应你。”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告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11-23 19:06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