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6贴子:7,793
  • 17回复贴,共1

183 欢迎回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虽然忙完但也不是彻底有空


回复
1楼2017-11-10 23:36
    惊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10 23:54
      感謝大佬,威廉要被攻陷了嗎?
      估計維多利亞會死得挺慘。。。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11-10 23:56
        嗯 ……後頭那邊讓我只有不妙的預感啊 ……縱使不太算伏筆的樣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11 00:48
          心疼这妹子 不会死太惨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1-11 06:09
            欢迎回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11 07:16
              欢迎回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11 07:16
                多改了几处就重发吧
                ————————————————
                 威廉回到了应该早就熟睡宁静的自家。看着自己破烂的服装,他脑中闪过总之先换身衣服早上起来再清洗的念头。一边思考着明天的事情他一边打开了房门,蜡烛的火光跃入眼中,然后——
                「呼啊!是灰连大人啊」
                 捏着自己双颊浮现泪光的维多利亚的面孔进入了威廉的视野,一瞬间就把他的思考拉回了现实。这个时间她不可能还醒着。虽然同居时日尚短,但这个女孩是个非常不擅长熬夜,早上也非常难醒的废柴女孩这一点,是她本人也难以否定的事实。
                「太好了。我很担心您晚归」
                 维多利亚嘿嘿一笑。她脸颊发红,还有些许红痕。
                「就算那样也不用强撑着不睡……明明去睡觉也没有问题」
                 对威廉来说,反而真心希望她去睡觉。
                「因为您不是回来一次后又偷偷出去了吗。我有些在意」
                 维多利亚和威廉住在不同的房间。她本打算和威廉黏在一起但被特蕾莎她们坚决阻止,威廉因而才赢得了私人空间,虽然不知为何最可能撒娇的维多利亚最先接受分开居住的事情令威廉多少有些惊讶。但是总之房门上有锁头不可能能偷窥屋内。她没有能知道威廉偷偷从自己房间离开这个事实的方法。
                「您、您是怎么知道我不在屋内的?」
                「女人的直觉!但是太好了,好像不是花心。……哈!?但是您浑身破烂满是泥土,得赶快去洗个澡!而且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维多利亚开始慌慌张张行动起来。看着她威廉感到头痛,她做事总是那么吵闹。而且虽然她说是自己的直觉,但威廉没有看漏挂在她胸前的预备钥匙。那大概是特蕾莎准备的吧。尽管她本人是个笨蛋,但主心骨的头脑非常优秀。
                 他们虽然在同居但既没有结婚也没有在交往。这一点很重要。
                「哪里……受伤了?」
                「没有受伤。只是身上有点脏」
                「太好了。但是您为什么要深夜出门还是那种服装?」
                 那么该怎么回答,威廉开始思考。如果只是这么一次也可以说自己是摔倒了,但至少直到过冬他都要一直和卡伊鲁进行赌命的练习。那么比起扯个蹩脚的谎言,老实告诉她自己是去训练比较好。
                 威廉马上那样告知了维多利亚。维多利亚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地表示理解。她真容易搞定。
                「因此晚上请您先去睡觉」
                「诶,为什么呢?」
                 威廉没想到她会在这里表示惊讶。没有预想过的回答正戳中了威廉的不备之处。
                「你说为什么,那是……诶,今后我也差不多会在这个时间回来」
                「是的」
                 到这里她好像都理解。
                「这个时间夜也深了所以请您先去睡觉」
                「诶,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里会是问句。威廉无法理解她为什么不能理解。威廉面部痉挛了起来。他已经非常疲劳了。没有搭理笨蛋女孩的余裕。
                「那反过来您想要怎么做呢?」
                 说法稍微有些带刺。刚说完威廉就有点后悔。虽然已经没有看贝伦巴赫脸色的必要,却也不是迁怒她也没问题的亲密关系。
                 明明是这样,维多利亚却满脸微笑,浮现出你问了个好问题的笑容。
                「像这样——」
                 维多利亚突然将手伸到威廉的胸前。不顾威廉惊讶的反应,
                「这样子——」
                 解开胸前的衣扣,
                「然后这样!」
                 将威廉披着的披风卷起收入手中,
                 然后恭敬地低下头——
                「欢迎您回来」
                 带着满面笑容抬起头。那是非常满足一样的,心满意足的表情。
                「……因为您想这么做,才等到这种时间?」
                 尽管平时没有在意,但维多利亚的确每次都在威廉归宅时等在玄关。并且她会脱下威廉的披风低头说出「欢迎回来」。威廉本以为她那么做只是因为想要玩夫妇游戏。他本以为那只是她觉得,反正有空闲,就想要那么做而已,那种程度的想法。
                「因为,回家时没有任何人迎接不会很寂寞吗?」
                 只是为了那种事情就等到这么晚,明明不擅长熬夜的维多利亚还醒着。以能够留下痕迹的程度使劲掐着自己的脸颊——
                「我现在去准备水呢。请用那您洗脸」
                「啊、啊啊。谢谢」
                 不经思考说出来感谢的话语。听到那句话维多利亚「诶嘿嘿」地笑了。像是在说那句话就已经是回报,光是那样就满足了一样。她用轻快地脚步走过走廊。转过墙角就是厨房,那里备有生活用的水。
                 但是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维多利亚返回的迹象。
                「……虽然能想象到发生了什么」
                 威廉挠了挠头。接着穿过走廊转过墙角。那前方是——
                「唔」
                 脸朝下倒在地上的维多利亚的身影。那太过难看、滑稽的样子令威廉想象出引起这幅惨状的情景,
                「呵、呵呵、啊哈哈」
                 他轻巧笑了出来。维多利亚早就超过了忍耐的极限了吧。毕竟睡魔强烈到令她就这样倒在走廊上睡着。而她一直强忍着等待着自己。而且想做的事还只是迎接威廉回家说句「欢迎回家」。而理由仅是,为了不让威廉寂寞。
                「你真的是个笨蛋啊」
                 威廉用手指戳了戳发出呼呼声熟睡的维多利亚的脸颊。柔软的触感,触碰留着红痕的位置。威廉感受着那份热量——
                「安心吧。你马上就能从我身边解放。虽然我会掠夺你们的父亲,却不会掠夺你们。之后,去寻找愿意爱着自己的人,找到真正的幸福吧」
                 只要杀了弗拉德,和贝伦巴赫的关系就能结束了吧。虽然那样明确行动就等同于宣告是自己杀的一样,但是只要空一段时间再断绝关系就没问题。在威廉和更高位贵族加深关系的同时和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会变得薄弱。威廉打算那样进行周旋。到了那时,维多利亚也已经找到新的对象了吧。她一定能够幸福。她有着那种气氛。
                「…………一个人」
                 突然,戳着维多利亚脸颊的手被抓住了。紧紧地,紧到令威廉对她那纤细的手上竟然具有这么大的力气而感到惊讶。就算自己想要抽出手,她的力量也太强。那是如果自己强行分开就会让她受伤程度的力量。然而需要惊讶的并不只有那一点。
                「……留我、一个人」
                 那是威廉没有见过的表情。深刻、太过深刻。比起绝望更像是虚无,一次也没有被满足过的空虚,是为了填满那份空虚而拼命挣扎的苦闷表情。
                「请别留我、一个人」
                 威廉看到了不能看见的东西。维多利亚·冯·贝伦巴赫是理应被填满的美丽的大轮花朵。但是这个表情扭曲到足以消除那个印象。
                (这个人是、维多利亚吗?)
                 失去血色的手由于自身的力量发出声响。不能这样下去放着不管。
                 威廉突然反握住了那只手。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他无法想象反握回去会发生什么。
                 苦闷的表情放松下去,维多利亚放开了握着威廉的手。接着慢慢地用手和威廉五指相绕。为了不分开,紧紧地,却不是先前那种病态的力量。威廉对那感到了放心。
                (我还以为自己理解这家伙)
                 她是笨蛋且愚蠢,却能用无限的爱娇和非同一般的器量弥补缺憾甚至有余的女性。不在那以上也不在那一下。对于评定他人价值并不重视美丑的威廉来说,她曾是最不感兴趣的对象。
                (真的是,麻烦啊……每个家伙都是,女人难以理解)
                 就连看起来表里一致的维多利亚都有这样的一面。威廉叹了口气坐下去。她这只手暂时都不会离开。威廉也提不起叫醒安稳呼吸声的维多利亚,他又没有抱起维多利亚将她送到床上的力气。「呼啊」地打了个哈欠,威廉逐渐模糊的视野中映照着变得和刚才完全不同,一脸幸福的维多利亚的面孔。
                (希望你的喜欢只是轻薄的感情。希望你对我只是浅薄的爱。希望你只是一个单纯的贵族小姐,只知道幸福,与饥饿无缘,是和我完全不同的人种。希望你会简单地移情别恋,赶快爱上我以外的人。如果不是那样——)
                 和卡伊鲁对打到极限的威廉,就那样握着她的手被睡魔吞没了。维多利亚的手,比他想象的还要缺乏热量,而他自己的手也很冰冷、空虚,双方都在向对方寻求热量交缠手指。空虚者同伴,寻求起对方。
                (如果不是那样我会,对你——)
                 黑暗宁静的走廊上回想起两种安眠的呼吸声。
                 结果两人的手直到早上都握在一起。


                收起回复
                11楼2017-11-11 08:29
                  唉,感觉这姑娘结局并不会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11 15:00
                    有點感傷啊~老實說在作者描述下我開始越來越喜歡她了~雖然妹妹也不錯啦


                    回复
                    13楼2017-11-11 21:20
                      她真的会死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1-12 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