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苏吧 关注:17,505贴子:281,582

回复:【电视剧】『文』忆(恭苏,穿越衍生,生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18 17:15
    柒、不知深情
    金志豪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是喜欢上了许诺,他的本意只是想跟这个阳光温暖的男孩子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可是每次一靠近他,见到他那温暖的笑容,他就会莫名的心动。金志豪有过一个初恋女友,他明白那种心动属于什么,可是对方是个男子,难道他真的被小崔影响了?
    “真是不敢相信你会主动找我”小公园里,小崔一如既往地妖娆,只是那阴柔的面容上多了一丝憔悴。
    “上次是我说的重了,不过我想我们还是可以成为朋友的”金志豪一时窘迫,掩饰的笑了笑。
    “金医生,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小崔叹了口气,找个位置坐了下来。
    “小崔,我想我和你应该是一类人”金志豪开门见山。
    看着小崔带着疑惑的眼神,金志豪淡淡的笑了笑“我想我真的爱上了男子”
    小崔的眼里有一瞬间的光芒,随后又黯淡下去“可惜那个人不是我……”
    察觉到小崔的情绪,金志豪只好说了一句抱歉。
    “没事啊,能被你喜欢的人一定很好吧,祝你们幸福”小崔苦笑着开口,也算真心。
    “……谢谢”金志豪犹豫着道了谢谢。他也希望他们能幸福,可是如今他还不能确定许诺的意思,也不敢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小崔,你喜欢男人会被别人看不起吗?”犹豫着,他还是问出了自己的担心。
    “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呢,人要都在乎别人的看法的话,活着是不是太累了?”小崔的话醍醐灌顶,让金志豪确定了自己的内心。
    “你好,请问你是金志豪先生吗?”他正准备出门去Z大找许诺,便被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拦在了家门口。
    “我是,请问你是?”金志豪疑惑,他不认识这个女孩子啊。
    女孩子俏丽的脸上绽出笑容,“是金伯母拖我来看看你的,喏,这是她让我带给你的”女子递出一个包裹,看起来像是他母亲为他准备的东西。
    “对了,你要出门吗?”女子巧笑倩兮,一副甜美的样子。“还没自我介绍,我叫丽美(瞎编的),初次来到杭州,不如你带我去四处逛逛吧”女子自来熟的上前挽起了金志豪的胳膊。金志豪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抽出了胳膊。
    女子也不在意,跟着金志豪出了门。
    金志豪的计划泡汤了,因为他的母亲,他此刻要陪着这个大姑娘四处转悠。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许诺的笑脸,金志豪呆呆的出神。
    丽美坐在金志豪身边,思绪转的飞快。她过来找他不是偶然,而是因为伯母担心金志豪太久不曾谈过恋爱,再加上上次偶然在视频里看到他与另外一个男人亲密的举动,金伯母更是担心。她此次来的目的就是确定一下这个金先生到底有没有喜欢上男人。而这一趟看起来并没有白跑,她大概能确定身边这个男人真的是喜欢男人的。真是可惜了这么帅的男人,丽美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谢谢你啊,金先生,不用送了,我回去了”丽美站在车站,客气的道别。
    “那,再见”金志豪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这女子快点离开了。
    看着巴士越来越远,金志豪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了,看了看时间21.00,金志豪的拨号盘点了又退出来,他应该已经休息了吧。
    第二天刚好是周末,金志豪怀着忐忑的心情拨出了那个存了一段时间的号码。
    “你好,忙吗?”他在这边紧张的开口。
    “金……金医生吗?”那边带着点鼻音的嗓音传来,似乎是刚刚睡醒。
    “啊对,是我,你有空吗?”看了眼时间,金志豪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打早了。
    “啊,有空……你有事吗?”那边传来忙碌的声音,好像是在忙着洗漱,金志豪隐约能听到他宿舍的人吵闹的声音。
    “噢,是有一点事想当面跟你说,等你弄好之后通知我吧,我到你们学校去”金志豪挂了电话,刚刚那一瞬间他在想最好把许诺留在自己身边,住在宿舍总觉得不大安全。
    Z大门口,金志豪坐在梧桐树下的长椅上,心中紧张万分。来往的女生们却纷纷闹开了,毕竟金志豪那张脸太过俊俏,即使三十岁了也不见岁月的痕迹,倒是十分让人肖想的。
    许诺急急忙忙的收拾着自己,以至于室友们都以为他是急着去见女朋友。
    “唉,许诺你该不会是秘密的脱单了吧?”安頔吵吵着,其他两个人也跟着起哄。
    “还没到那个时候呢,等哥脱单了肯定会通知你们的,今天要去见个前辈”说话间,许诺已经穿好了鞋子。
    三个男生自然是不相信,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看见金志豪,许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没事,你吃饭了吗?”金志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
    “还没呢,对了金医生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我请你吃饭吧”许诺说着,带着金志豪去了学校餐厅。看着许诺牵着自己的手,金志豪嘴角不自觉的挂起了笑容。
    “安頔,你说这个男人是谁?”张在昌站出来,手摸着下巴分析。
    “这个估计就是许诺口中那个一直以来与自己志同道合的医生吧”康健双手抱胸,不明白他一个学音乐的怎么会和医生有共鸣。
    “啧,这个医生看起来怪怪的”安頔撇了嘴,总觉得这个医生有目的接近许诺。
    “好啦,快跟上看看”张在昌说着,提前迈开了脚步。
    餐厅里,许多女生见到校草和一个长得很帅的人在一起吃饭,心里满是满足,这个画面很养眼啊!
    言蹊心里却是不太高兴,这个臭小子前两天还说请自己
    吃饭来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19 02:16
      看着许诺和那个男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言蹊总觉得哪里不对,那个男人看她家许诺的眼神……
      刚送走金志豪,许诺就被言蹊一把抓住。
      “那个人是谁?”
      “言蹊,那个人?”许诺顺着言蹊的眼神看到金志豪离开的身影,随即笑了笑“一个朋友”
      “只是朋友吗?”许诺觉得言蹊这话问的很有问题,难道不是朋友吗?
      “许诺,你那天说的话还算不算数”言蹊转移了话题。
      “当然咯,只要你点个头”
      金志豪懊恼自己太笨了,人就在眼前却吃吃不敢开口,果然还是过不了心里那关吗?
      感受着深秋的寒意,他轻轻摇了摇头,下次吧。
      十一月十一号这天,金志豪犹豫了很久终于打出了那个电话“许诺”
      电话那头是带着些开心的声音,让他也不自觉的放松下来“志豪哥,有什么事吗?”
      “许诺,我……我想跟你说”金志豪开始结巴起来。
      “说什么?”声音还是带着笑意的。
      深吸一口气,金志豪闭着眼睛“我爱你”
      电话那边静默良久,许诺的声音才传过来“哥,今天光棍节不是愚人节”
      “我没开玩笑,我真的喜欢你”金志豪觉得就算被讨厌了也该像小崔说的那样遵从自己的内心。果不其然,电话里出现了忙音。想必他们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见到彼此了吧。
      家里的人开始催促自己相亲,抗拒了那么久的金志豪也终于妥协了。他和许诺注定是不可能了,自上次挂断电话后,他已经有一年没在见过他了。相对的,那个曾经伤害了自己的初恋聂璇却出现在他面前,跟他忏悔跟他道歉。都无所谓了,他想,反正今生他大概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
      然而就在他和生活妥协,准备随随便便的找个人过完一生时,他的世界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1-19 02:3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11-19 10: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11-22 21:50
            发生了什么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11-24 00:23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11-25 04:39
                捌、琴川方兰生
                金志豪原以为他和许诺大概会是渐行渐远并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所以他遵从了家人的安排遂了夏燃的心愿。
                娶妻生子是作为一个男人正常的生活,金志豪也不例外。
                和夏燃婚后的两年里,除了多了一个孩子,他还是会在午夜时分梦到那个玄色异服的少年,还有那个阳光下闭眼轻笑的大学生。
                得知许诺意外的消息是在一个阴雨天里。
                那天的天气灰蒙蒙的,乌云都压的很低。赋闲在家的他就那么静静坐在窗前出神。手机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只听见那边带着嘶哑的声音哽咽的说“来见许诺最后一面吧”
                听到这个名字他已经很震惊了,可最震惊却是那最后一面!
                他以为这不过是一场玩笑,可真正见到那人安静的躺在那里时,心里的最后一道线再也撑不住的断了。那人明明如初见那般安静,却是真的没了生息。安頔之所以会打电话给他,是因为许诺曾经说过他们之间的纠葛。可他们至始至终没有告诉他许诺发生了什么意外。
                出了医院的大门,天空的阴云压的更低,远处还不时闪过几道亮光,雷声随后隆隆作响,人群和车辆都渐渐匆忙,唯有他像是失了魂一般麻木的走着。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变得氤氲,那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让他早已忘了自己此刻身处何地。
                惊雷乍起,只见一道白光直直劈向那个行尸走肉般的青年,一晃眼,便归于平静。
                金志豪睁开眼便见到那略带熟悉的幽谷,自己此刻正身在桃树下,而那个异服的少年却并未出现。
                “有人吗?”他对着空气大喊,除了回声没有任何应答。他便顺着脚下的小径小心翼翼的走着。
                金志豪心生奇怪,这条路他从未走过,却像是认识一般十分轻松的走了出来。看着眼前挂着琴川二字的大牌匾,他更是匪夷所思,脑海中似乎有过关于这里的片段,金志豪有一刻严重怀疑自己又开始出现了幻觉,狠狠的掐了一下胳膊,清晰的痛感告诉他这次是真真切切发生的灵异事件!
                “见鬼了”闭上眼,小心翼翼的迈出一步,再睁眼时就见到路两边的行人穿着古代的衣裳,正一脸奇怪的看着他这个明显不一样的外乡人。
                要说琴川如今的百姓都早已不是原住民。除了城里的方家老爷,其他都是近几年迁移过来的。
                金志豪挂上他那职业式的微笑,一路波澜不惊的拐到了巷尾,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却被突然出现的几个大汉五花大绑的带走了。
                方兰生看着眼前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子,这张脸明明就和当年欧阳少恭如出一辙,除了年岁大了一些,头发短了许多,并无其他。可他的眼神却是十分陌生,仿佛从未见过这个地方,从未认识过他。
                “你干嘛抓我?”那人开口,问的话看不出来他有装作不认识他的痕迹。
                “你不认识我了?”方兰生试探性的问道。
                只见那人礼貌的微笑一番“这位先生,小弟我不过初来乍到,这路还没摸清就被你五花大绑的带了回来,像你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乱抓人的人,我会认识你吗?”金志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他大概就像是玄幻小说里常说的一种手法,那就是穿越了,而眼前这个穿着水蓝色长袍的青年大概就是小说里常见的纨绔公子哥儿,可他的眉眼中却透露着成熟,不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公子哥儿,金志豪心里默默算了一下,眼前这个人大概和自己差不多的岁数,按照古代的风俗,估计孩子都是满地跑的年龄了吧。
                兰生示意左右松绑,道了声歉“真是不好意思,冒犯了阁下,只是阁下长得太像我的一位故人,方才一时急迫才出此下策,实在对不住,在下方兰生”
                “这没什么,我叫金志豪,初来此地对一切还不是很熟悉”金志豪见人家一片文质彬彬的给自己道了歉,自己也没什么理由发火。
                “不知金公子从何而来?”金志豪脱口而出“杭州”随后发现这里是个不知道哪个年代的古代,十分窘迫。
                “杭州?你们那边的服饰便是这样吗?”兰生看着这身西服革履配短寸的打扮,突然想起有个人曾经也是穿着一身苗疆的异服在琴川出现过。给了自己惊鸿一瞥,念念不忘。
                看这个样子,大概是没有发现自己奇怪的地方,如今的方兰生大概只以为他是个远道而来的客人。
                “对了,杭州……在何处?比之南疆,远吗?”突如其来的问题让金志豪有些猝不及防,大脑中搜索着南疆的位置以及方兰生这句话的意思,金志豪犹豫的点了点头“算是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11-26 01:47
                  玖、梦里依稀是旧人
                  “差不多吧”金志豪回答方兰生,却带着不确定。
                  方兰生眼里升起亮光,正欲再问,里屋却走来了一妇人带着两个孩子。
                  “相公,家里来了客人吗?”那妇人脸色苍白,身穿一袭水蓝色的长裙,看上去有种林黛玉的感觉。金志豪见方兰生小心翼翼的掺扶着她坐在邻近的木椅上,心下叹服,古代的人还真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爹爹,这位先生的衣着好生奇怪!”开口的是两个孩子里年长的男孩,看那五官与方兰生神似,金志豪心下也有了判定。
                  “月言,你去叫奶娘吩咐一下厨房,款待这位先生”方兰生以丈夫的口吻对那妇人说话,月言便起身搀着那小女孩离开,只是离开时看了自己两眼。
                  “金公子……我可以叫你志豪兄吗?感觉金公子太麻烦了,对了你这衣服怎么做的呀还挺好看的,还有还有你可曾去过南疆……”方兰生自月言走后便像打开了话匣子,巴拉巴拉的说不停,让金志豪听的两眼发昏。
                  “爹,你话太多了啦,这位叔叔都被你说晕过去了”小男孩推了推自己的父亲,眼里都是无奈和嫌弃。
                  “哎,志豪兄!”方兰生仿佛刚从美好回忆中回来,一眼就看到趴在桌子上的金志豪。
                  “我没事……”金志豪抬起一条手臂,无力的挥了挥。
                  “那个……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唠叨啊?其实我也没那么多话想说的,就是见到你之后感觉许多不能说的都可以告诉你……不好意思啊”方兰生带着歉意的对他眨了眨眼,金志豪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那蓝衫的青年问他可曾听过百里屠苏,这个名字虽然从未听过,可从他口中一出便让自己瞬间清明起来,那梦里双双坠落的少年,那个化作点点荧光消失不见的褐红衣衫的少年,那个背上负剑,一片漠然的玄衣公子。金志豪这才发觉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百里……屠苏?”他犹疑的抬头,却见方兰生眼神闪烁,突然支支吾吾“啊,那个我说的是南疆那边的一种植物,屠苏草,你应该知道吧,能酿酒的那种”
                  金志豪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人便在琴川方家住下了。
                  月色如水,方兰生伫立在廊沿之下,今日的那个金志豪分明就和少恭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若非那身怪异的服装,他定会像年少时那般直言不讳喊他作少恭。只是或许自己的记忆真的出了差错,或许少恭和二姐他们一样都不愿意再留在琴川了。只是……他至今不知道琴川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难以想象若是二姐看到那金志豪,会不会也像他一样将他误认为是那许久不见的欧阳少恭。
                  金志豪睡得极不安稳,那梦魇仿佛越来越肆虐,似要将他困死在梦里一般。梦里他一身紫白相间的道服,和他相同穿着的人与他相对而坐,二人头顶隐约出现两只互相和鸣的金色大鸟,和梦里那化作人形的大鸟如出一辙。而他对面的那个少年,往昔里模糊的看不见的轮廓,此刻却十分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那是他许久不曾见过的梦,也是他一直记挂在心里的人,那是许诺!
                  猛然坐起,金志豪的浑身出了冷汗,那是许诺的脸啊,可是却分明穿着奇怪的服装……他恍然想起了白日里方兰生提到的百里屠苏,思绪万千。良久,他给了自己一个荒谬的结论:百里屠苏就是许诺,许诺就是百里屠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12-02 01: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12-02 13:55
                      加油


                      收起回复
                      41楼2017-12-03 15:55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2楼2017-12-04 08:58
                          拾、天墉城
                          第二日,金志豪刚刚醒来便被方兰生扯着袖子出门。
                          “哎,等、等等我……还没穿衣服呢”金志豪此刻只穿了一件衬衫,一条平角裤紧紧贴在身上,不是说古代人都要衣不露体吗?这方兰生怎么好意思直接把他往门外拉,万一被他妻子见了岂不是不好?
                          “啊,你怎么那么慢呐,快去快去,我在外面等你”方兰生放开了他,把脸别到一边,说的话好像在埋怨,但是那泛着粉色的耳朵却说明了他也在尴尬。
                          金志豪嘴角抽了两下,到床边吧裤子和外套穿好。
                          “你那么着急有什么事吗?”金志豪穿上外套之后,那种气质就回来了,之前那个样子,说的好听点叫雅痞,不好听就是流氓!
                          “那个,你这身穿的太奇怪了,我夫人说了给你做两件我们这边的衣服,看起来也不会太奇怪”方兰生挠了挠头,带着一丝羞涩。大概是刚刚的景象还没缓过来吧!
                          其实方兰生早就想这么做了,在那个人还在的时候。他十分希望有一天屠苏能穿上他们琴川的布料做的衣裳,或许那种月白长衫更适合他那清冷的模样。
                          “那,走吧”金志豪觉得方兰生说的很有道理,考虑一番之后便同意了,可是偏头却见那个青年仿佛出神一般站在门口一动不动。金志豪直觉觉得这个人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方兰生?”方兰生回神,状似无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昨晚没睡好,我们走吧”
                          方兰生带着金志豪在琴川逛了个遍,做了好几套衣服。
                          “兰生,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么多……”金志豪看着眼前快要堆成山的布料,虽然这种衣服放在21世纪都是天价的宝贝,可是他不会穿啊!
                          方兰生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自顾自的又挑了几款布料,和老板描绘了一下衣服大概的样子,然后走到他身边“衣服我们明天再拿,今天先逛逛琴川吧”
                          不等金志豪说什么,方兰生又拉着他出了裁缝店。
                          “志豪兄,我带你去我们琴川最大的茶楼喝茶吧”
                          这琴川最大的茶楼也不过就是个桌椅板凳摆的比较多的铺子,不大的店门口立着一张布旗,上书几个大字:百晓生茶楼。说是喝茶,可是茶老板却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那张圆饼脸再加上一双清澈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像个憨厚的老实人。
                          “你真的是百晓生?”金志豪一脸的不相信,百晓生他还是有些认知的,就是比喻那些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古今人物,这种人按他的理解应该是饱经沧桑的老人或者超凡脱俗的世外高人,这个年纪轻轻的大小伙子,怎么看也不过二十出头,还笑的像个傻子,要他相信他是百晓生,真的很难。
                          “我啊,不能算吧,比我厉害的多了去了,我也就是知道前后三百年的事情而已,琴川之前有个茶小乖,能通晓前后八百年的事情,和他相比,我真是微不足道”那小伙子谦虚的说。而方兰生听到茶小乖的名字后,举杯子的手顿了一下,又不着痕迹的轻啜一口。
                          “那,我问你一个人”金志豪想,姑且信这一回。
                          “您请说”
                          “你知道百里屠苏这个人吗?”金志豪一出口,方兰生突然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金志豪带着疑惑看着突然反常的方兰生,只见那人别过脸,低低的回了一句“没事……”
                          方兰生没看到,金志豪在他别过脸的时候,勾起了一个没有温度的笑意。
                          “这百里屠苏……”百晓生沉思一会,转身进了店,金志豪看到他在几个书橱之间转来转去,最后翻出一卷书看了两眼,又转身出来坐到原先的位置上“你找他作甚?”
                          “他是我的故人……”金志豪编造一个理由,同时有意无意的观察方兰生的反应。
                          “那找他多简单,天墉城弟子,你去天墉城找他就好啦”百晓生回答。
                          拜别了百晓生,金志豪和方兰生一起往回走。
                          “兰生,你似乎认识百里屠苏”金志豪先开口,昨天刚见面时,他就说了这个名字,然后蒙骗他说是一个酒的名称,而今天听他提起百里屠苏,更是反应极大。
                          “先回去吧”方兰生到了裁缝店取了衣物后便一言不发的回到了方府。而他做的那些衣服里,只有两件是他自己的,其他的黑的红的白的各种样式都没有他的。
                          入夜,金志豪正打算找方兰生说个明白,那人却已经过来了。
                          “就算我不来,你也会去找我,既然如此,我还是把事情都告诉你吧”方兰生轻轻叹了口气,坐在桌子旁。
                          于是,金志豪便听到了许多让他瞠目结舌却又觉得情理之中的事情。他才知道,现在的琴川早已不是从前的琴川,方兰生还有个极疼爱他的二姐,那个通晓古今八年的茶小乖真的存在,而他竟是和那所谓的欧阳少恭模样如出一辙。还有他经过的那个桃花谷,竟是那百里屠苏殒命的地方!
                          “后来,天墉城来了人,据说是他的大师兄,把屠苏和思凡都带走了……晴雪临走前告诉我,其实屠苏是经历过一世重生的,而少恭也是,她还说屠苏告诉她上一世琴川被少恭毁掉了 ,可是这一世虽然不曾见到少恭,琴川也和屠苏所言差不多”方兰生继续说着,神色复杂。
                          “所以你也不知道琴川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金志豪沉吟,按理说欧阳少恭至始至终都没回过琴川,自然是不可能,再说过了一世他应该会后悔当初犯下的错。金志豪发现自己太肯定欧阳少恭的想法,立刻摇了头,自己又不是他,怎么可能知道他的想法?
                          “不过天墉城我还是要去的,毕竟可能会有些重要的线索”金志豪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12-11 23:39
                            说不定那个欧阳少恭还在天墉城的某个地方躲着呢。
                            方兰生一听说他要去天墉城立刻道“我也去”
                            金志豪为难的看着他“你还是别去了吧,你夫人身子那么弱,你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
                            “我自有办法保证他们母子的平安,倒是你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琴川这么点大没了我你都能迷路,别说那远在昆仑决的天墉城了”方兰生言下之意便是“你金志豪没有我方大少爷不行”
                            金志豪还想反驳什么,但转念一想确实如此,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个路痴“好吧,我们明天就出发”
                            方兰生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起身走到门口,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吗?”
                            “我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就是晴雪告诉我……思凡是屠苏和……少恭的孩子,还有……我喜欢屠苏这件事不许告诉其他人”方兰生说完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金志豪现在处于极度震惊的情况下,本来听到百里屠苏一个男人能生孩子就已经惊世骇俗了,这个孩子还是他和他前世宿敌的孩子?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金志豪摇摇头,心里同时也松了口气,看来这个世界对同性恋还是没有禁忌的嘛,连孩子都能生,要是他和许诺也能……想到许诺,金志豪又颓丧下去,原本只是天人永隔的结局,却因为一个闷雷造成如今这样跨越时空的天人永隔。其实这两天下来,他到真希望自己能想那些小说里写的一样,遇见的是自己前世的情人,希望那个百里屠苏就是他的许诺。
                            第二日天刚放亮,金志豪便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催醒。睡眼惺忪的打开门,方大少爷已经背着包袱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了,金志豪瞪大了眼,无奈的穿上了那昨天刚做好的古装,一身月白色的劲装穿在身上到真有一种游侠的感觉,更重要的是,金志豪本身就生的好看,即使只是短发,也有种风流倜傥的美感。
                            “你知道天墉城走哪条路吗?”桃花谷里,金志豪盘腿坐在一块石头上,鄙视的看着那个抱着一卷牛皮纸眉头紧锁的蓝衣青年。
                            “你别催我,我也是第一次出远门”方兰生嘀嘀咕咕的说。
                            “那你还好意思说我没你不行?”金志豪一把抢过地图,“连地图都不会看”嫌弃的说了一句,金志豪打开地图,上面的文字映入眼帘,空气凝固了半刻钟,金志豪小心翼翼的把地图还回去“我不认识这字”随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哈哈哈哈哈哈”方兰生肆无忌惮的笑起来,“原来你不识字哈哈哈哈哈哈……”
                            金志豪无语的看着这个已为人父还像个孩子的青年毫无形象的嘲笑着自己,心里默念了一句“**”
                            两个路痴最后还是到了天墉城山脚,这个过程太过坎坷,不说也罢。
                            “你就打算这样上去?”金志豪一看目的地已经到了,便继续向上走,还没迈脚就被方兰生拦下。
                            “不行吗?”方兰生给了他一记大白眼。“你傻啊,我们什么都不是,天墉城也还没到招收门徒的时候,我们能进去吗?”
                            金志豪回了一记大白眼“你才傻,你不是说我特别想那个欧阳少恭吗?”
                            金志豪说完,对着方兰生挑了个眉便径自走向天墉城的方向。
                            “啊,原来你是打这个主意啊……哎,等等我啊”方兰生领悟后便看到金志豪已经走了好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5楼2017-12-12 00:22
                              加油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12-15 19:57
                                想放弃填坑了……都木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12-15 23:06
                                  还有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12-17 14:21
                                    加油哦,大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7-12-27 15:04
                                      十一、剑阁内焚寂再苏醒
                                      天墉城超乎了金志豪想象般的宏伟,几乎是昆仑的最大的楼阁,单是一个临天阁校场,都堪比整个方府的面积。
                                      “不愧是修仙大派,果然壮丽非凡”方兰生怀抱着包袱,已经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
                                      “什么人?”有弟子拦住二人去路,方兰生慌的躲在金志豪身后。金志豪翻了个白眼,刚要做出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却听对面那人 慌张大叫“欧阳少恭那个叛徒回来啦”
                                      一声过后,本来寂静的校场突然冒出许多持剑弟子,把二人团团围住。
                                      “喂,你不是说欧阳少恭是天墉城弟子吗?怎么成叛徒了?”金志豪咬着牙对着身后的方兰生低声说道。
                                      “我又不知道少恭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他是这里的弟子而已”方兰生瘪瘪嘴,有些委屈。
                                      “欧阳少恭,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偷盗焚寂失踪三年,这次竟然还敢出现?”说话的人一身紫色道袍,一看就是领头人,只不过这个领头人一副刻薄的样子,连说话也是带着刺儿的。
                                      “我……我不是”金志豪此刻想否认自己是欧阳少恭,可是为时已晚,眼看那人的双锏便要刺到自己,金志豪认命的闭上眼,心中诅咒方兰生下辈子死的早点。
                                      没有刀剑穿过身体的痛觉,金志豪睁眼,身前直直的立着一个和那刻薄面容的人一个等级的道长。
                                      “大师兄,你难道要包庇这个叛徒?”刻薄的人开口就是满满的怒意。
                                      “是不是叛徒,由不得你来评说”被叫做大师兄的人声音带着冰冷的意味,却比那刻薄的人说话好听的多。
                                      “莫非你是不想为屠苏师弟洗雪沉冤?还是说当年盗剑一案本就是你们三人计划好的?”
                                      “屠苏和少恭才不会做这种鸡鸣狗盗之事,你这个人休想污蔑好人”方兰生此刻倒是勇敢的挺身而出,为屠苏和欧阳少恭说话。
                                      “你是他们什么人,有什么证据?”
                                      “我……”方兰生还要说什么,大师兄却转过身来制止。
                                      “我天墉城私事,还望阁下不要插手”那人回头,双眉紧蹙,虽说是一表人才,却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肃穆。
                                      “陵越师兄,你不记得我啦,我是方兰生啊”方兰生像个傻子一般指着自己,急切的想要那个叫陵越的人记起自己。
                                      可陵越只是抿着嘴,眉头皱的愈发紧了。良久,对着金志豪说道“少恭,跟我来吧”
                                      方兰生急道“还有我呢”
                                      “……对不起,这位先生,还是请你回去吧”陵越打量了一下方兰生,眉头未见舒展,左手做出一个请字。
                                      方兰生看了陵越良久,突然哈哈大笑“我就说晴雪骗我,我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哥哥呢……哈哈哈可笑……我居然还当真了”
                                      谁想这话一出,陵越的脸色瞬间变了,急忙上去抓住方兰生的右手撸起袖子,那手腕处,碗口大的烫伤赫然印在上面,似乎为了证实某件事而刻意存在。
                                      “瞧瞧这都什么事啊,大师兄的亲兄弟带着天墉城的叛徒来寻亲来了”陵端此刻一脸讽刺的看着三人的互动,言语尽显得意。
                                      陵越没吭声,拽着兰生和金志豪便离开了校场。
                                      “对不起,是哥的错”陵越还是皱着眉,只是表情染上了一丝愧疚。
                                      兰生未回话,想必还在为刚刚的事情生气。
                                      陵越叹口气,转头对一脸迷茫的金志豪说“事情我都听风晴雪说了,只是我没想到屠苏居然会为了你这种人……”陵越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金志豪已经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他在哪?”金志豪开口,小心翼翼,话语颤抖,不知是吓得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他被封在乌蒙灵谷他娘当年设下的冰雪结界中,只有如此,才能保证他的身体不会腐坏”陵越回答。
                                      “去见掌教吧,把当年的事情都说清楚,顺便告诉大家,你才是罪魁祸首”陵越起身拍了拍衣摆。
                                      “哦,好……等等”金志豪稀里糊涂的答应着,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头“你想让我顶罪?”
                                      “不是顶罪,而是祸根本来就是你”陵越解释。
                                      “可是我并非真的欧阳少恭,我只是和他长得一样而已”金志豪否认。
                                      而剑阁里,那沉寂了三年之久的焚寂却突然冒出了红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12-28 00:40
                                        666,收藏了,楼主加油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12-31 14:53
                                          201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8-01-06 23: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8-01-08 23:26
                                              十二、焚寂剑灵
                                              金志豪还是去见了涵素,一如和陵越所言,面对涵素的时候,他依旧只承认自己是金志豪而非欧阳少恭。
                                              涵素别无他法,一切只能等紫胤出关后再商讨。
                                              “陵越,先把这二位安顿下来”涵素叹口气,转身吩咐陵越。
                                              陵越带着金志豪和方兰生来到待客的卧房,“金公子,你就住这间房吧”
                                              陵越说完,便领着方兰生继续向前走去。
                                              这水月间的摆设倒是十分齐全,也多是古色古香,不愧是修仙第一大派,金志豪心里想着,赞同般的点点头。
                                              房外天色已沉沉,金志豪吹灭了灯台的蜡烛,躺在床上,自他到了天墉城,心里便隐隐不安,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他就是欧阳少恭,真正的欧阳少恭却不知去向。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百里屠苏”
                                              “你的身上有我的另一半仙魂,难道不该还给我?”
                                              “百里屠苏,你我本就是一体,又何苦挣扎?”
                                              是谁,是谁在说话?
                                              “欧阳少恭”脑海里回荡着一个声音,叫的是那个欧阳少恭的名字。
                                              “你是谁?”
                                              “我?我就是你啊,而你就是欧阳少恭”那个声音回答。
                                              “不,我不是欧阳少恭”金志豪回答,却换来那声音张狂的大笑。
                                              “你若不是欧阳少恭,为何这世界所有人都把你认作是他?若你不是他,为何会梦到那些与你无关的事?”
                                              “我、我……”金志豪我了半天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
                                              那声音确实说的不错,他确实梦到了那些不属于他金志豪的生活,也无法解释为什么。
                                              “不如让我来告诉你为何吧”那声音一说完,金志豪便见一道红光向他飞来……
                                              剑阁突发异动,那三年来不曾异动的焚寂突然躁狂,红玉疑虑之下不敢耽误,连夜叫来了涵素和陵越。
                                              “为何焚寂突然暴动起来?”涵素疑惑,这焚寂自百里屠苏亡身后便成了一把废铁,虽然像以前一样放在剑炉,却早已没有任何威胁。
                                              “难道是屠苏?”红玉看向陵越,猜测。
                                              陵越却是眉头紧锁,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跑出剑阁。
                                              他果然就是欧阳少恭!陵越在三年前把屠苏带回天墉时便听晴雪把一切前因后果都说了一遍,也知道欧阳少恭就是太子长琴,而屠苏便是他那一半遗失的仙魂。
                                              还未到金志豪的住所,陵越便远远见到白日里那一身月白劲装的金志豪正一步一步的向他走来。
                                              “你就是欧阳少恭!”陵越大喝了一声,对面那人步伐因为此话停下,转而抬起头意味不明的笑了。
                                              “欧阳少恭……呵呵呵”他的笑声带着一丝嘲讽,却不知是对陵越的轻蔑还是笑自己可笑。
                                              “我是太子长琴!”此话一出,周围的树叶便都开始飒飒作响。
                                              红玉等人出来后便见那白衣男子一脸阴郁,衣袂无风自动。
                                              “看看,这就是那个叛徒,就是盗剑贼”陵端大叫着,仿佛怕所有人都听不到一般,不断重复着。
                                              “为什么……为什么……”方兰生呆呆的看着对面那个和他相处了那么久的金志豪,往日那些记忆仿佛一场梦,原来少恭一直都在他身边……
                                              到底是少恭伪装的太好,还是他太傻?
                                              金志豪环视一周,在方兰生的身上停留片刻,便飞身离去。
                                              “快追!”陵端急着大喊,脚下也行动起来,其他弟子也纷纷跟了上去。
                                              “等一下”红玉忽然止步,“焚寂”
                                              看着红玉向剑阁跑去,其他人也跟着调头。
                                              剑阁内,剑炉之上的那把红剑早已不知去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8-01-11 03:14
                                                十三、南疆
                                                天墉城,一派纷乱。
                                                “焚寂不仅苏醒了,还被有心之人盗走,若是为祸人间,后果不堪设想”涵素大发雷霆。
                                                “掌教真人,弟子愿前去讨伐欧阳少恭带回焚寂”陵端向前一步,作揖道。
                                                “掌教真人,看管焚寂是红玉的职责,如今焚寂被盗,红玉难辞其咎,请让红玉弥补失职”红玉侧身一拜。
                                                “红玉所言有理,不过这剑阁事务繁多”涵素转而看了一眼陵越和陵端,陵越沉思,陵端则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陵越,你身为天墉城大弟子,又是执剑长老门下,而焚寂又是执剑长老负责,此事便由你全权负责”涵素说完便甩袖离去,陵端不甘的瞪了一眼陵越,随即冷笑一番“大师兄,你可不要徇私舞弊啊”
                                                “兰生你要走?”陵越进屋便看到方兰生背上了包袱。
                                                “大哥……”方兰生看了一眼陵越,笑了笑“我来此本就是陪着金……欧阳少恭来的,而大哥你又要下山办事,我留在这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那,既然如此,路上保重”陵越看着眼前这个失散多年的胞弟,在他心里早已把屠苏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他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再遇见自己的弟弟。
                                                “嗯……”兰生轻轻回应一句。
                                                陵越下山没多久便遇到了欧阳少恭,那人就好像亲自等他一般,悠然的盘坐于溪水边,先前的月白色劲装也换成了杏黄色的锦袍,虽然还是短发,却自有一番世无双的姿态。
                                                “我已经恭候多时了”欧阳少恭开口,指尖跳跃在一把凤捂古琴上。
                                                “你知道,那你还在这逗留?”
                                                少恭却未回答,依旧弹着古琴,曲音怆然。
                                                “我要去找屠苏”
                                                “你找屠苏做什么?”陵越问到,少恭却是冷笑。
                                                “这种事难道还要和大师兄报备?大师兄可是不知我与屠苏之事?”
                                                “你闭嘴”陵越听他所言,便想到之前晴雪说的那些,他最疼爱的小师弟,被眼前这人伤害,他却等他故去才知情。
                                                “呵,看来大师兄是知道的啊,不若你与我一同去南疆,换一个活生生的屠苏?”
                                                听到少恭说道活生生的屠苏,陵越便乱了心。
                                                “你是说,复活屠苏?”陵越不确定的问。
                                                “放心,屠苏怎么说也是在下心上之人,我可不会用漱溟丹害他”少恭侧首对着陵越抛去一个似笑非笑的笑容。
                                                “若是你欺骗于我,我定不留情”陵越终是动摇了,毕竟他也想再见到那人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叫自己师兄。
                                                欧阳少恭嘴角微勾,计划成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8-01-11 04: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8-01-11 10:1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8-01-12 20:10
                                                      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8-01-25 20:17
                                                        十四、
                                                        夜幕渐渐升起,陵越怀抱着霄河坐在篝火不远处,背靠着树歪着脑袋打量着那一身杏黄色衣裳摆弄火堆的男子。想当初初见这个男子时,他便很不喜欢,那时屠苏似乎也十分讨厌此人,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他已经和屠苏那样交好,甚至还……
                                                        陵越有太多疑问,即使晴雪已经告诉他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还是想找当事人亲自问清楚。张了张口,陵越还是没有问出口,怎么问?
                                                        欧阳少恭虽然专注于眼前的篝火,可注意力全在不远处那一身水蓝衣衫的男子身上,他知道他在打量他,也知道他想问什么。
                                                        “大师兄是不是想问在下,何时与屠苏那样交好,又是何时连孩子都有了的?”欧阳少恭直了身子,侧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陵越。
                                                        “……”陵越沉默。
                                                        “这不是都要多谢大师兄你吗,本来当初我与屠苏是再没机会见面的,但是多亏了你遣在下给屠苏送饭,少恭才得以机会和屠苏化解恩怨……”欧阳少恭说着笑了两声“呵呵,真是多谢大师兄相助啊”
                                                        陵越听到此,已经开始懊恼“可就算如此,以屠苏的性子,他断不会与你做……做那等苟且之事!”陵越断定,就算是自己把屠苏送到了这狼子口中,那也一定是这奸邪之人蒙骗了他那单纯的小师弟。
                                                        “哈哈哈,大师兄倒是了解屠苏……也是,大师兄从小便在屠苏身边,屠苏还多承蒙师兄照顾了”欧阳少恭一点也不愿吃亏,一句话回的丝毫的滴水不漏。
                                                        “还记得师兄当初让少恭给屠苏送饭食吗?里面有我特制的药材……”欧阳少恭话说到一半,便不再说下去,绕是如此,陵越也明白过来。
                                                        “你,你早就计划好了”陵越气愤,他听了晴雪的话,也知道上一世少恭是个怎样工于心计的人,可没想到这一世,对屠苏还是那样的处心积虑!屠苏啊,你看看你到底信了个什么样的伪君子!
                                                        “师兄这样说可真是冤枉了我,我对屠苏的心意那可是一点也不少于师兄你的……”欧阳少恭被陵越这样说,也不气恼,依旧不温不火的笑着。
                                                        陵越还想说什么,远处却传来奇怪的叫声。陵越起身拔出霄河警惕的张望,头顶的影子一闪而过。
                                                        忽然,火红的大鸟张开尖利的钩爪俯冲而来。
                                                        “小心”陵越大喊一声,出剑就劈了上去。
                                                        少恭嘴角微勾,单手捏了个法决。陵越只见一道金光朝那大鸟飞去,那大鸟便惨叫一声,飞远了。
                                                        陵越收了霄河,有些不自然的站在少恭面前“这一路上可能还有很多这种异兽,我们要尽量合作”
                                                        “自然”少恭轻笑。
                                                        后来一路上遇到的妖怪也不少,但对于二人来说都不过是小菜一碟。
                                                        “马上就到乌蒙灵谷了,天色也不早了,先在此地休整一番吧”欧阳少恭一路走来马不停蹄,而今快到目的地却慢了下来,陵越虽然不解,但也没说什么。
                                                        欧阳少恭很快便睡了过去,陵越见状也倚在树下沉沉睡去。
                                                        金志豪看着不远处那一身黑红相间的男人,飘逸的长发在耳后扎了一个细细的小辫子,看向他的眼神带着些许轻蔑和轻佻。
                                                        “许诺……”金志豪犹豫的开口,这人长着一张许诺的脸,可那神情却一点都不像那乖巧的许诺。
                                                        “愚蠢,看清楚我到底是谁?”那人冷哼一声,化作一道红光。金志豪便看见了许多他早已经历却忘却了的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8-01-27 17:34
                                                          看得我有点儿乱……不过喜欢生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8-01-27 19:49
                                                            哇!我喜欢楼主小可爱的id!也喜欢你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8-01-28 1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