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小说吧 关注:127,677贴子:1,266,404

【原创】将军在上之昭夕相对(柳惜音叶昭同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受不了剧了,开坑,估计短篇,此文不会出现郡王,大家多多评论 楼主多多动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09 14:38
    庸关叶三郎,混世小魔王,招猫逗狗爬上墙,老爹打得满街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09 14:40
      (一)
      庸关叶三郎,混世小魔王,招猫逗狗爬上墙,老爹打得满街藏。

      这是一首流传于大宋边关庸关城的儿歌,在这个小小的边境城池,几乎人人都会唱这有些不伦不类的儿歌,只因在这里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着老爹追着儿子打的戏码。
      这不,一阵风一般跑过去个人影,眼力不好的可能面容都没看清楚,眼力好的能看出来是个身形矫健,眉目清秀的十三四岁的少年郎,但是更多人不用看都知道,这位就是那儿歌里的叶家小三郎-叶昭。

      这边风刚停,“叶昭,你个小**,你***回来,说清楚李家儿子腿怎么断了。”一个声音浑厚的中年男子气势汹汹的跟在后面,手里还拿着三尺长的军杖。

      “老爹,我才不回去,回去不就被你打了,”少年清俊的脸庞,阳光下熠熠生辉,嘴角噙着笑,一点没有被追着打的紧迫感,还对着后面的自家老爹做了个鬼脸,气的后边的中年人更是跳脚,“还有,老爹,我是小**,您老人家就是老**,谁让我是您生的,哈哈哈走喽。”

      看着少年人身影跑远,中年人气呼呼的扔掉棍子,“死小子有本事今天晚上别回来吃饭……”

      街上传来阵阵笑声,有路边的小贩,拿着自家卖的大肥鱼送了上去“叶将军,这小昭又惹您生气了?哈哈,还是个孩子嘛,哪有不淘气的,老人家都说淘气的小子有出息……”

      街上三三两两人群也附和起来,善意的笑声和劝解,几乎每天都会在这小小的边城上演。而偶有过路的商旅看到这欣欣向荣的一幕也会吃惊不已,为何本该荒凉无际的边关都城,这般安乐祥和。

      这里的人会带着崇敬与骄傲告诉你,那是因为这庸关城乃大宋叶家军镇守,叶家世代从军,从太祖一辈就镇守边关,护卫一方平安,叶家军军纪严明,从不扰民欺民,军民情鱼水欢,而叶家军将领,现在是叶家当家人镇国公叶忠。这叶忠有三个儿子,长子叶雄,次子叶杰都自幼随父出征,现在都已经成年可以在军营独当一面,镇守一方了。

      最值得一说的就是那镇国公的小儿子,叶昭。

      这叶昭其人,庸关城无不称赞他是这小城之内长的最好看的男孩子,身形高挑修长,不似大汗般五大三粗,眉目清秀却不显女气,常年边关的暴晒却没有肤黑似炭,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一双星目灼灼生辉,剑眉直入发髻,了得是俊逸无双,笑起来也是憨态可掬,温和可爱,庸关城的大门小户的姑娘家没有不见到他羞红脸的。

      但是你要是被他外表所骗那可就悲惨了,这叶三郎招猫斗狗的混账事情可没少干,比起他叶家的另外两个儿子简直是乖的不能再乖了。但是你说他品行坏吧,倒也不是,因得他虽然今天把这家儿子打断了腿,明天把那家小子打肿了眼,但似乎每次做事都是有因有由的,街坊邻居们深知这孩子只是性情未定,品行却不差,加上对叶家的崇敬,对着这孩子也是怜爱多于苛责。

      可这叶将军就不一样了,叶昭做了错事,时长也不问缘由,动辄就一顿家法,开始叶昭还会倔着脾气硬扛,后来也长了聪明,你打我就跑。于是这天天父追子的戏码,街上的人们看的不亦乐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09 14:43
        那边叶忠气呼呼的回家,那边叶昭也跑到了城外的山丘之上,那丘顶有一棵枯树,是叶昭最喜欢呆的地方,每次他都会爬到树顶。

        因为那里可以看到庸关城的全貌,那是他的家,是他生来就注定要守护的地方,他一直都记得小时候父亲站在城楼上把他举到肩膀上,举得高高的,告诉他昭儿,这就是咱们的家,是我们叶家的根,是叶家的魂。

        所以他记住了,哪怕她是女儿身,那有如何呢,谁说女子不如男,她叶昭自小天赋异禀,武功谋略公认的比大哥二哥还上乘。

        没错,你没看错,他确实是她,大名鼎鼎的叶三郎是个女娃,叶昭出生,叶家上下高兴不已,历代都是男多女少的家族,女娃格外吃香,这代也就叶昭一个女孩,叶家爷爷和叶忠老爹看着这粉雕玉琢的女娃娃,疼爱的恨不得天天挂在身上才好,只知道行军打仗的糙老爷们儿,都疼闺女疼的要命,试问谁不想累了一天回家,娇滴滴的女儿端来一杯热茶,再拽着自己的胳膊撒娇两声,心都化了。

        但是这二人的幻想很快就破灭了,这叶昭哪里是会卖萌撒娇的小女儿,明明就是个投错了胎的坏小子。

        叶昭从小就酷爱男装,骨骼惊奇,天生是修武的好材料,叶忠虽遗憾但是并不想让自己女儿舞刀弄棒,但是叶家两个宠爱妹妹到骨子里的兄长耐不住妹子的耍赖撒娇,偷偷的教给她武艺,等到叶忠发现的时候,叶昭已经根基不错了,叶忠气的吹胡子瞪眼,却也被叶昭一句巾帼何须让须眉顶的毫无还嘴之力,无奈只能忍痛看着幻想中娇滴滴的女儿变成了现实里的混小子。

        自此庸关城上下,甚至大宋全天下人都知道镇国公叶忠有三个儿子。

        “喂,你在上边呆够没有?”一声娇滴滴的调笑打断了叶昭的沉思。

        叶昭向下望去,看着一个娇柔熟悉的身影,顿时高兴的从树上跳下来,拍拍身上的土,傻呵呵的乐着“表妹?你怎么来了?”

        看着猴子一样从树上跳下来的俊朗少年,女孩抿了抿嘴,耳根微微泛红。

        这女孩直眉凤眼,肤白如雪,真真是口若含朱丹指如削葱根,温柔似水做的骨肉。

        “你看你,又是土又是汗。”被称作表妹的女孩,眼眸微瞪,拿着手里的帕子,轻轻给叶昭擦掉脸上的土和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09 14:46
          这是我微博@说楚乔笨蛋的那只鸟
          可能会在微博先更因为,微博可以排版,贴吧太麻烦等不及的可以去微博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09 14:46
            大著作有时全不需要好屁股。听郑须溪说,德国人就把“坐臀”作为知识分子的必具条件。譬如,只要有坐性,《水浒传》或《红楼梦》的人名引得总可以不费心编成的。这是西洋科学法,更是二十世纪学问工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1-09 16:18
              这个被叶昭称作表妹的女孩,正是叶忠副将柳天诚的独女,柳惜音。

              这柳家是叶昭母亲的本家,柳天诚则是叶昭的亲舅舅,柳家自三年前受皇命被调到庸关城,作为自己姐夫的副将,于是一家老小也都迁了过来,柳夫人早年生女儿之时难产,此后再难孕育,一直身怀愧疚,想让丈夫再娶一妾,兴旺门丁,奈何柳将军亦是钟情之人,死活不肯再娶,于是柳家就这一根独苗苗,自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自从来了庸关城一直想要娇滴滴女儿的叶忠夫妇看了柳惜音乖巧可爱的模样,都恨不得一脚踹死自己那不争气的“混小子”。

              而昔年叶昭方十岁,柳惜音八岁。

              初见之时,叶昭正翻墙头偷跑上出去玩,年龄太小,挂在墙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一松手从墙头摔了下来,屁股都要成了八瓣,正趴在地上哎呦哎呦的时候,就看见面前出现一双粉嫩的绣花鞋,目光上移,看到了鞋的主人,一个粉嫩粉嫩的女娃娃。

              “你在干什么?”八岁的女娃好奇的看着浑身是土的小泥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俯下身子想看个真切,不料对方一翻身站了起来,身量比自己还高出半头多。

              “小妹妹,你是谁,长的这么可爱可是迷路了?”叶昭自小就是颜控,看到长的漂亮的就会凑上去看半天,感觉打的过的,还会摸一把,眼前这小姑娘一看就没有什么杀伤力,“哥哥,送你回家好不好?”叶昭想着就管不住了自己的爪子,一把摸了人家的小脸,却忘记了自己刚从地上爬起来,都是土的爪子把人家小姑娘白净的小脸摸成了小花猫,罪魁祸首叶昭丝毫没有内疚,还笑嘻嘻的欣赏自己的杰作。下一秒就听到小姑娘惊天动地的哭声,叶昭饶是胆子大也被吓了一跳,“唉,唉,唉,你,你别哭,别哭我错了,我错了,别哭啊”叶昭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儿家的眼泪,这女孩怎么就那么多眼泪呢,流都流不完似的。

              就在叶昭手足无措的时候,叶家夫妇和柳家夫妇都闻声赶来,叶忠老远就看到泥猴一样的叶昭,大喝“混小子,你又搞什么,你表妹也要欺负,看老子今天不打断你的腿……”叶昭一看老爹来了,那里还顾得上许多,这次到灵活三下五除二就爬上了墙,临走才想起来父亲说的这是要搬来的表妹,回过身,做了个滑稽的鬼脸“表妹别哭了,下次给你赔罪……”

              柳惜音愣愣的看着做完鬼脸消失在墙头的某人,连哭都忘了。

              这样乌龙的第一次见面,二人后来想起来都会忍俊不禁。

              柳惜音常会问叶昭是不是从小就见到漂亮姑娘都会摸
              人家一把。

              叶昭开始还会傻呵呵点头,被柳惜音揪着耳朵不放手,后来学了聪明,只说只摸过表妹,不过确实她也只是摸过表妹而已。

              后来叶昭拿了条活鱼去给小表妹赔罪,又把人家吓了半死,还把鱼烤糊了,一脸黑漆漆的傻笑着挠头,一脸的不好意思。不过自此两个人便玩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09 17:54
                今天还更吗楼主,太好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09 18:33
                  叶昭经常会偷偷带柳惜音出去玩,柳惜音因着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人也知书达礼,可是叶昭知道表妹骨子里向往自由,表妹最喜欢的是跳舞,表妹跳起舞来天仙都比不上。

                  但是表妹有太多无奈,比起她叶昭觉得自己过于幸运了,虽然是女儿身,却一直以男儿面目行走世间,放荡恣意,由是对着这个表妹也多了几分怜爱。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如今叶昭十三岁,身形高挑,而表妹也十一岁了,身形窈窕,比之从前多了许多女子的柔美,少了些稚气,二人站在一起若是外人看了定是觉得出乎一般的般配,“你怎么又走神了”柳惜音看着愣怔的叶昭,心下有些不快,这阿昭莫不是被姑父打傻了?

                  “恩?”
                  叶昭回过神,“没,没有,对了你怎么来了?”叶昭身子随意的靠在身后的树干上,以此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

                  “哼……”
                  柳惜音掩嘴轻笑,“听到我们家门口的王大娘说你又被姑父追着满大街跑,我就猜到你来这里了……”
                  柳惜音带着小心思的略去王大娘原话里说的你的小相公又被追着满大街跑了。

                  “嘿嘿”叶昭有些害羞的挠挠头,“别揪了了再揪就秃了……”
                  柳惜音把她的手拉了下来,触碰到暖暖的,两个人下意识的像触电一样又躲开了,长大了,似乎不能像小时候那般自然了,两个人都微红着脸。

                  “表,表妹,”叶昭抬首“你想不想上去看看?”
                  手指了指树上,柳惜音会意叶昭是想带自己上树,想起一年前叶昭就想这么做,结果那时候功夫还不到家,加上年龄小力气小,两个人一起摔了下来,纵然叶昭眼明手快垫在了下面,柳惜音还是扭了脚,回到家少不了被父亲一顿教训,如今柳惜音说没有阴影倒是假的。

                  “相信我”叶昭伸出手来,“我就算摔死也会护住你的。”

                  柳惜音听话的把手拉住叶昭,叶昭一纵身,两个人齐齐落在树枝上,视野顿时开阔,可以看到漠北的荒原可以看到庸关城,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家,柳惜音看痴了,怪不得叶昭总是喜欢呆在这里。

                  “阿昭,”
                  柳惜音拉着叶昭的胳膊“你是不是又被姑父揍了,听说你把李家的小儿子腿打断了,是不是因为这个……”

                  “爹觉得我就是个混球,”叶昭苦笑两下“唉,我也习惯了……”
                  看着叶昭吊儿郎当的样子,柳惜音心下酸涩,“不是这样的,”强行把叶昭的脸扭向自己,“我们阿昭是男子汉,是大英雄,那个李家的才是混球,他调戏人家清白姑娘不止一次两次了,我都知道,阿昭都是做的锄强扶弱的好事,是姑父不讲理,没有搞清楚事情就打你。”
                  “真的吗?”叶昭听得柳惜音的话,眼睛发亮,她觉得表妹真是这世界上顶好顶好的人了,善解人意,温柔美丽,“表妹,你真是好人,比怡红院那些姐姐还美还好……”

                  柳惜音本是被夸的飘飘然,突然听到叶昭说怡红院,有些疑惑,“怡红院?”
                  看着柳惜音疑惑不解的样子,叶昭一脸你不懂了吧的骄傲神情,“前几天休沐,安大哥带着我去开眼界,怡红院就是有好多漂亮姐姐,你知道吗……”
                  叶昭这个年龄已经被父亲安排到军营历练,会三天两头学习一下处理事物,安大哥就是负责教导她的一个兵头头。

                  叶昭一边讲的津津有味,恨不得把看到的有趣的全部告诉表妹,却没发现身边的人儿脸色越来越黑,怡红院,真当她柳惜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吗,那不就是妓,院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09 18:35
                    偶来支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09 21: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09 21:06
                        楼主考虑考虑往柳惜音吧发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09 21:07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10 00:24
                            加油 等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1-10 01:04
                              写的太好了,多写点,哈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10 05:50
                                楼主写的不错呦


                                回复
                                16楼2017-11-10 10:26
                                  因为老被吞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10 11:07
                                    可是当两人见面的时候似乎又没有了不见时有那般多的话想和对方说。这二人都是庸关城的名人,又到了婚配的年龄,柳家被提亲的人几乎要踩破门槛,虽然很多人都知道柳姑娘钟意的是叶家那小子,但是还是有很多人痴心妄想,万一抱的美人归呢。

                                    所以每当叶昭路过柳家看到那排的长长的求亲队伍,都恨不得拿着虎头刀把那些人通通赶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反正就是觉得那些凡夫俗子怎么配得上自己那仙女一般的表妹,自己配不上,别人就更配不上了。

                                    而跟在叶昭身边的秋华秋水,每次看到自家头儿从柳府回来都会气势汹汹的在院子里舞刀。

                                    秋华秋水是原先在庸关城外一处匪寨头子秋老虎的女儿,后来秋老虎被叶昭招降,心甘情愿归顺朝廷,秋老虎的两个女儿欣佩叶昭为人也自愿跟随叶昭,说是婢女,亲兵,其实也是亲近的狠。后来在战场上叶昭多次救二人性命,二人更是死心塌地,而她们也在叶昭某次受伤后成了除了叶家夫妇外少有的叶昭身份的知情人,而人对叶昭更是钦佩不已。
                                    看到叶昭闷闷不乐,两姐妹定是要上前劝劝,可是二人也不知叶昭这是因何不乐,大眼瞪小眼,等着叶昭耍累了才上前去。
                                    叶昭满脸大汗,衣衫尽湿,浑身散发着热浪。

                                    “秋华秋水,你们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
                                    “喜欢?”秋家姐妹相互看看,大眼瞪小眼“我喜欢姐姐,也喜欢头儿,喜欢老爷,喜欢夫人”秋水思索半天,说了一堆自己喜欢的人,秋华在旁边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是那种喜欢……”叶昭皱着眉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徒然的蹲下身子“唉,算了,跟你说你们也不懂……你们先走吧,让我一个人呆会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10 11:07
                                      院子里就剩下叶昭一个人,叶昭坐在地上,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自己是女儿身,自是配不上表妹,那就甘心把表妹拱手让给他人吗,那些臭男人如果欺负了表妹怎么办,那时候她又该用什么身份保护她?表哥?表姐?

                                      呵,都不过是外人罢了,她不甘心,不甘心。叶昭想着,心有不甘,仰面躺在地上,看着湛蓝的天空,想着第一次和表妹见面那个粉嫩的娃娃,想着自己被父亲责骂,无人能懂时表妹的悉心劝慰,这个世界上除了娘,只有表妹最懂她,只有表妹不把她当混世魔王。想着当年表妹偷偷跳舞被舅父责罚,自己为了劝她说就算她变成丑八怪也会娶她,也许表妹只当是戏言吧,毕竟自己说的那般随意,可是谁都不知道她当时心里是多么多么认真,她多想长大后看到表妹为她披上凤冠霞帔的样子。

                                      她知道可能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个希望,毕竟如果表妹知道她是女儿身,会不会恨她,会不会再也不搭理她了,每次见到表妹其实她都好想说出来,可是有不敢,想她叶昭自诩天不怕地不怕,比男儿还有胆气,如今倒也会怯弱起来。

                                      叶昭躺在地上,愣怔的望着天,倒是吓了路过的叶夫人一跳,叶夫人原名柳天因,是柳家的二女儿,也是柳惜音的姑妈,柳天诚的姐姐,叶夫人与叶将军堪称当世模范夫妻,伉俪情深,膝下三个孩子,个个顶事,父慈子孝,在庸关城多少老妇少妇羡慕着,而今三个孩子两个不在家,留下最不省心的幺儿,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小儿,叶夫人也是更偏爱自己的幼女,虽然不少人都说她顽劣不堪,难成大器,甚至自己的夫君叶忠也有过这般想法,可是在当娘的心里,自己的孩子永远是最好的。

                                      叶夫人走的叶昭面前,蹲下身子,“这练武累了也不能躺在地上睡啊,成何体统啊”叶夫人宠溺的点点叶昭的鼻子,把她抱起来,坐直身子,叶昭就势歪到母亲怀里,脑袋蹭啊蹭,要是军营里的兄弟看到武力值爆棚的叶昭还有这般温顺像小猫一样的样子,估计下巴都会掉到地上。

                                      “多大了?还撒娇!”叶夫人无奈的笑笑,手却不由自主的揉着怀里的小脑袋,满眼都是宠溺“遇到什么事儿了?跟娘说说……”
                                      “娘,”叶昭叹口气,“你和爹感情那么好,那你一定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吧……”
                                      听到叶昭的问话,叶夫人倒是愣了,自己这大大咧咧男儿心性的小女儿动了春心?“昭儿?”

                                      看着母亲有些眉眼带笑一脸探寻,叶昭脸一下红到耳朵根,站起身就要逃跑,一下子被拽了回来,“好了好了,不笑你了,也不问你对谁春心萌动……”

                                      叶夫人换了一副认真的表情,对着叶昭缓缓道来。
                                      而柳家这边,每天几乎都要被提亲的人踏破门槛,有慕名而来的王公贵族,有考取了功名的进士举人,也有行走江湖的少年侠客,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谁不爱美人呢。可是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来了走走了来,没有一个心想事成了,这倒是成了庸关城一大景观,甚至还有人无聊到每天搬个凳子坐在柳府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提亲。
                                      柳惜音坐在后院,隐约听到前院熙熙攘攘的声音,内心烦闷,想是今天又有太多麻烦之人,想着也没了心思再弹手中的琴,站起身,拿了把精致的小剪刀开始修剪院里的几株盆栽,剪着剪着便神游物外。

                                      “母亲说留了疤,就没有男人娶我了……”
                                      “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大不了我娶你”
                                      “变成丑八怪也娶?”
                                      “娶”

                                      那天的阳光似乎也像今天这般,阿昭背对着阳光,琉璃色的眸子折射着微光,阳光透过她的身子,似乎是她浑身散发着光芒,像一尊威武的天神,对,阿昭就像她的天神,是她一世的良人,就像母亲说的那样,女人要找到自己的良人,阿昭就是她的良人,是她要爱一辈子的人,此生非卿不嫁。

                                      可是阿昭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呢,柳惜音又蹙了眉头,似乎,大概,可能,也是喜欢的吧,不然阿昭为什么和自己在一起总是脸红,不过好像她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也脸红,柳惜音眉头又蹙的深了些,但是阿昭看到自己比看到别人脸红的狠,恩,就是这样,柳惜音内心纠结着就是要证明自己在叶昭心里是不一样的。

                                      手下不自觉的一下两下“小姐,”
                                      红莺看着柳惜音手下这盆可怜的盆栽“再剪了就秃了。”
                                      红莺自小就跟柳惜音一同长大,柳惜音示她为亲姐妹,待她极好,无话不谈,所以柳惜音对于叶昭的感情,红莺早就知道,而在她心里,也只有叶昭小少爷配得上自己的小姐。

                                      “红莺你说他为何还不来提亲呢?是不是他不喜欢我?”
                                      柳惜音有些苦恼,父亲和母亲知道自己的心事,也顺着自己,所以有来提亲的都退了回去,想着叶昭也算个良配,虽然幼年时候有些顽劣过分,但是随着年龄渐长,生的越大沉稳,天赋也修炼显露,加上是自家亲戚,自己女儿嫁过去肯定不会受到欺负,所以柳家夫妇,多次明里暗里跟叶家夫妻提着让他们上门提亲的事情,可这夫妻二人不知是真的迟钝没明白还是有别的原因就是迟迟没有回应。

                                      这柳家夫妇也没有办法,到底是女孩家总不能自己贴上去吧,无论如何也要保持矜持。
                                      “小姐,叶昭少爷定是喜欢你的,我看他看别人的眼神和看你的完全不一样。”红莺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打包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10 11:10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1-10 12:44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10 14:01
                                            楼楼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10 14:01
                                              好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10 21:41
                                                那边主仆二人细细谋划,这边叶昭还傻愣愣的一无所知,听着母亲说完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子,叶昭许久没有说话,叶夫人拍拍叶昭的脑袋
                                                “好了,别想太多了,情感到了,很多时候是不可预见的,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叶昭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起身欲走,“昭儿,你喜欢的是不是惜音?”听到母亲的话,叶昭的脚步顿住了,缓缓回过身看着母亲,她不知道母亲会怎样看待自己这异样的情感,毕竟她深知在这个时代这种感情如同怪物一般让人难以接受,就像世人很难接受女人比男人强,女人可以上战场一样。

                                                看着沉默的女儿,叶夫人心下明白了九分,拍拍叶昭的肩膀“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旁人是无权干涉的,毕竟两个人的相爱不管怎样都是两人的事情没有伤害到别人,如果惜音认同这份感情,你们两情相悦,娘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你。”

                                                叶昭听着母亲的话,内心有温暖有感动,对啊相爱本就是两个人的事情关他人何干,只要两情相悦,同性怎样异性又怎样?
                                                “好了,回去歇歇吧,睡一觉,脑袋清楚了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恩”叶昭点点头,转身回屋。还没走的门口,就看秋水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头儿,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叶昭无聊的撇撇嘴巴,倒要听听能出啥大事。
                                                “表小姐不见了?”
                                                “谁?”叶昭一时没反应过来。
                                                “惜音小姐不见了……”秋水无语望天,又大声说了一遍。
                                                下一刻就看将军跑没影了,“唉”秋水伸着手想抓住她,却落了空“你知道去哪里找吗?”话音没落人影又一阵风跑回来,“不对,去哪里找啊?你快去怎么回事?”秋水又无语望天,还顺带一个大白眼。

                                                “今天依旧好多人上门提亲,然后有一个条件特别特别好的,柳将军看上了,要逼着小姐出嫁,惜音小姐哪里是受的逼迫的人,当即跑了……”

                                                “跑了?”叶昭一皱眉。
                                                “对,骑着马跑了……”
                                                “这舅舅真是烦人,自己看上了怎么不自己嫁,逼表妹干什么,又不是表妹看上了……”叶昭气呼呼恩埋怨着自己的亲舅舅。

                                                秋水又一个无语的仰天,我的大哥啊,你抓错重点了,不该是去找人吗?
                                                “往哪个方向跑了?”
                                                “出城”
                                                “多久了?”
                                                “没多久估计这会儿还没出城呢~”
                                                “那好,我走小路截住她,这天都黑了,她一个人太危险了。”
                                                “表妹,停下”

                                                柳惜音紧紧握住马缰,却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这狂躁的马,以前和阿昭出来玩,阿昭都会提前选好脾性温和的马,或者干脆二人共乘一骑,如今她心里默默向上天祈祷,阿昭快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10 21:43
                                                  “表妹,快停下。”
                                                  似乎是上天听到她的祷告了,远远的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阿昭,我在这里啊,阿昭”
                                                  “快停下……”天色渐暗,远远的只能看到一个身形,“快停下”
                                                  “阿昭,它,它不听话,停不下来”柳惜音满头冒汗,尽力的控制住马。

                                                  叶昭看着前方不远处那马背上摇摇晃晃的身子,心惊胆颤,“蹬住了马蹬,抱住马脖子,别摔下来……”叶昭又加快了速度,踏雪本就是良驹,感受到主人的焦急也提了速度,眼看渐渐逼近,柳惜音的马却突然扬起蹄子,把马背上的人摔了下去,眼瞧着表妹就从马上掉落,叶昭也松开了马缰,跳了下去,抱住柳惜音,两个人说着沙丘滚了一下去。

                                                  不知道摔了多远,两个人都失去了意识,叶昭把柳惜音紧紧护在怀里,过了许久叶昭动了动清醒过来,看着怀里还晕着的人,有些着急的晃了晃她的身子“惜音!”叶昭探了探她的气息,又掐了她的人中,柳惜音轻咳两声幽幽转醒,“阿昭,我们这是在哪里啊?”黑暗之中隐约只能看到一个轮廓,柳惜音却并不害怕,因为她知道只要阿昭在就什么都不用怕。
                                                  叶昭看她醒了,又检查了一下,似乎没有受伤,松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在哪里,火折子似乎刚才掉了。”这荒凉的边境,一望无际的荒漠,大半夜天黑昏暗没有火没有光,就算叶昭再熟悉这地形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加上偏偏今夜还阴云密布,连颗星星都没有。叶昭叹了口气,“本想着在城里截住你,没想到还是晚了。”

                                                  “阿昭,对不起……”柳惜音声音糯糯的“都是我任性,又给你惹麻烦了……”
                                                  叶昭看着柳惜音低着脑袋,一脸内疚,便把自己脑袋凑过去,从下往上看着柳惜音,还怪模怪样的做着鬼脸。“我叶昭的表妹,想怎样任性就怎样任性,我看谁敢多说一句,老子打折他的腿。”

                                                  看着叶昭像模像样的挥舞着拳头,柳惜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这么暴力……”
                                                  “惜音,我是认真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叶昭扶着柳惜音的身子一脸认真的说着,虽然昏暗的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这句承诺柳惜音记住了,而叶昭更是一辈子都不会忘。

                                                  “哼,当初是谁去怡红院的,还说我的身材不好……”柳惜音撅着嘴巴,扭过身去。
                                                  叶昭顿时头大如斗,这女人真是好记性啊,都多少年了,不过是后来叶昭才明白,原来表妹是生气她去怡红院,而且还夸怡红院姑**她好,军营里的老兵哥们都教自己永远不能在一个姑娘面前夸别的姑娘好看,这是铁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10 21:44
                                                    叶昭拉过柳惜音的身子,“那时候不是年纪小嘛,哪里懂什么美不美,表妹都不叫美,那这世间就没有美了……”

                                                    “哼……”柳惜音看着她一副赔罪的样子,正要继续开口。
                                                    嗷呜~

                                                    一声狼叫破坏了这些许浪漫的气氛,叶昭立刻警惕起来,浑身都绷紧了,一手护着柳惜音,站起身“阿,阿昭好像,好像有狼……”

                                                    叶昭没有回答柳惜音,因为这隐约可见的树丛里闪过的墨绿色眼睛就已经代替自己回答她了。

                                                    “表妹别怕……”叶昭拉起柳惜音的手努力想安抚她,柳惜音在被叶昭握住那一刻温暖通过手掌传递到全身,柳惜音把目光落在她和叶昭紧握的手上,阿昭在,不怕。
                                                    只见低声对着柳惜音说道,“一会儿我们分开跑,我向左你向右……”柳惜音看着叶昭用随身带的匕首把自己的手划破一个口子,鲜血滴滴溢出,她知道叶昭是要用自己引开狼群,给自己时间逃跑,便紧紧抓着叶昭的袖子,拼命的摇着头,死活不肯,“惜音,听话!”柳惜音愣了愣,叶昭向来叫她表妹,这是第一次叫她惜音,“相信我,我不会丢下你自己的。”
                                                    柳惜音看着叶昭,她知道叶昭说得对,她没有功夫,也跑不快,跟在叶昭身边只能是拖累,只有她脱离险境,叶昭才能安心对付狼群。看着柳惜音似乎想明白了,叶昭用没有血的手摸摸她的头,安抚她
                                                    “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跑。”
                                                    “一”
                                                    “二”
                                                    “三,跑”
                                                    “来啊,你们这些蠢狼……”
                                                    叶昭一边跑一边撕扯下衣襟浸湿自己的血,扔给狼群,狼本身就对气味敏感,对于血腥味更甚,所有的狼都掉头开始追叶昭。

                                                    柳惜音跑了没多久就看身后的狼群已经完全没影了,站在空旷漆黑的荒原上,自己是那么渺小,她满脑子都叶昭的面容,“惜音……惜音”
                                                    她要回去,回去,和阿昭在一起,哪怕是死。

                                                    柳惜音向着叶昭刚才跑的方向跑去,身形逐渐隐没在黑夜之中。
                                                    她找到叶昭的时候叶昭正在和狼群搏斗,地上躺了三只狼,空气中满是腥臭的味道,还剩下最壮的两只,她找了一个低矮的灌木,偷偷蹲在后面。
                                                    叶昭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这些狼活着,毕竟狼喜欢穷追猛打,如果一味逃命肯定会在筋疲力尽之时被干掉,那还不如精力充沛的时候放手一搏,她叶昭还不把这区区五头狼放在眼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10 21:45
                                                      等楼主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10 22:09
                                                        我也在等继续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10 22:5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10 23:31
                                                            啊啊啊好喜欢这一段啊,叶昭为了惜音划破自己手掌引狼!惜音应该知道阿昭对自己的心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11 00:3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