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59贴子:1,369,723

朝云X暮云(剧情从暮云掉落山崖,焉逢怀疑开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文按照自己心中所想改编,有部分情节按电视剧所写,但也有自我想法的改变,不存完全相同。
自从铜雀白衣掉下山崖,焉逢山崖四处寻找,皆无结果,失望而归。焉逢时不时就想起儿时弟弟,今夜焉逢又深入梦魇,回到儿时的茅草屋。“哥哥哥哥、、、我想吃冰糖葫芦”脸蛋滑滑而圆的暮云亲切的叫着,朝云转身说“不行,暮云老是吃这个对牙齿不好,下次吧!”,暮云露出苦瓜脸说“不要不要、、”,朝云说“不行不行”暮云很不开心地走开。突然,暮云发高烧,连续几天吃了几天药,一直说药苦,突然一天怎么都不愿意吃药,看着生病弟弟的朝云心里很是难受,正当暮云闹脾气的时候,朝云拿出冰糖葫芦给暮云“弟弟,你看这是什么,如果你乖乖吃药,这就是你的咯”暮云乐乐地看着,很乖的吃药。第二天,暮云没见哥哥,就跑出去找,问路经的大叔,大叔说“你哥哥朝云这几天都在帮刘大叔砍柴呢”暮云很不明白,结果看到哥哥在劈柴,汗流浃背,暮云回想起哥哥昨晚手上留有血液,碰到水强忍的表情,又听到刘大树与哥哥的谈话,原来哥哥以砍柴做交换,换取银两买冰糖葫芦。晚上回来,暮云跑向哥哥抱着“对不起哥哥,我再也不任性了”焉逢梦中睡了,原来是想弟弟了,一切是回忆。
暮云不死,回到云舞阁,义兄过来看他并无大碍,告知焉逢在前往骁月的路上,暮云择日就去报仇,商睿嘱咐赤衣暗中跟着,不要露脸,找时机夺剑。
途中休息,强悟问耶亚希“焉逢最近怎么了,感觉不对,总是神不守舍的”,耶亚希只是一笑而过,什么不说,其实明白他在想白衣想弟弟。焉逢一个人在河边打水,瞬间一股剑气穿过,转身是白衣,心里在问是你吗弟弟,白衣剑剑见血,都是致命的,焉逢一直在退避,打斗的声音惊动了飞羽的人,都跑过帮忙,对白衣这个敌人是绝不手软的,焉逢借口说这是我们的恩怨,你们不必插手,大伙不听。躲在后面的赤衣叫青衣和黄衣帮忙,暮云引开焉逢到别处。暮云剑指焉逢“这次我一定要为师傅报仇,杀了你”,焉逢心里有不尽的话要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游兆的突现打破两人对打的场景,暮云“你既然要送死,我就先杀了他再杀你,让你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游兆完全不是对手,正当剑刺向游兆的时候,焉逢出手抵挡,无意间看到白衣后脖子的一处有红色胎记,想到弟弟身上印记,心里确定是了这是暮云了,更是下不手。游兆的出现让横艾不得不出手拦截,远处传来一阵声音,是商睿,暮云后退,暮云“今天放过你,焉逢你等着”,面对暮云仇视的眼神,焉逢迟迟不能释怀。
商睿拍着暮云说"暮云,你先不要急,我会让你亲手杀了焉逢的,只是还不是时候“暮云点点头,对于义兄的话,暮云是服从的。


继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08 07:42
    连接剧情发展中,自河边后众人来到晓月,焉逢与飞羽人一起来到徐府,与徐大人见面。
    焉逢“”有一事想请教徐大人,望大人见谅”众人出去后。
    焉逢急迫问"徐大人,关于贵子的事在下冒昧了,白衣是你收养的,原本就叫暮云吗,还有他幼时有提到家人吗?”
    徐大人“犬子有一个哥哥叫朝云,比他大两岁,怎么,焉逢大人有此一问?”
    焉逢直言“在下朝云,是暮云的亲哥哥”。两个时辰的谈话,二人已经把事情理清,焉逢发现暮云一直没忘记自己,虽说恨哥哥,却也是想念。
    耶亚希见焉逢烦恼便问“焉逢,冰块的事情,你有结果了?”
    焉逢“我确定了,现在不知道怎么面对暮云,之前我几次要杀他,他一定恨死我了,怎么办”
    耶亚希"焉逢,我们告诉冰块,他表面冷,却比任何人希望得到家人“
    焉逢“不”不,不能告诉他,如果此时告诉他,他一定受不了的,我宁愿让他把我当成仇敌焉逢”
    耶亚希“可是,他会真的杀了你的,不行”
    焉逢“好了,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也绝对不会让他受伤,此事无需再议”
    耶亚希很不情愿却也清楚他的脾气,就暂时听着。


    回复
    举报|3楼2017-11-09 01:14
      画面来到:焉逢与横艾两人来到坟冢寻找偃月刀(瞒着耶亚希和尚章),遇到赤衣和暮云,焉逢和暮云两人掉进陷阱。
      焉逢“暮云,我们需合作才能离开这里”
      暮云“别叫做的那么亲,我们是敌人,杀了你,我自己出去”
      焉逢"暮云我们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需要合作,我一定会保你周全的,希望你能暂时放下恩怨”
      暮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
      焉逢“如果不这样,我们只能两败俱伤,你也无法出去”
      暮云“好,恩怨我们在解决”
      焉逢和暮云在棋子秘境外面见到了一株曼珠沙华,焉逢说曼珠沙华只会盛开在生死交界之处。暮云冷笑着说今天他们俩只有一个人能平安离开,焉逢却徒手去接了暮云的剑。
      暮云“为什么,你想干什么”
      焉逢“我说过会保你周全,出口打开,你就可以离开”
      焉逢的血迹顺着暮云的剑掉到了地上,血把曼珠沙华浸染了。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曼珠沙华被焉逢的血所消融,真正的出口打开了。
      回到坟冢后,暮云还是想要杀焉逢,可焉逢却不愿意再与暮云交手。因为焉逢早就知道暮云是他的弟弟了,他不能杀自己的弟弟 ,可他也不能把真实身份告诉暮云。耶亚希和尚章突然跑了进来,看着暮云对焉逢拔剑相向,耶亚希马上就挡在焉逢面前不准暮云杀焉逢。耶亚希把焉逢和暮云是亲兄弟的事说了出来,可暮云却不相信。磬儿和青衣也来到了墓室,她说耶亚希和焉逢只不过是在混淆视听。暮云还是半信半疑,磬儿就让他杀了焉逢。耶亚希告诉暮云她没有说谎,焉逢和他真的是亲兄弟。磬儿看出暮云有些动摇,她就下令铜雀的人先撤退。一旁的横艾开始沙化了,她不想众人看到就偷偷跑到了另外的墓室里去。


      回复
      举报|4楼2017-11-09 01:42
        焉逢找到横艾时她已经经历了一次沙化,横艾就骗焉逢说她是被此地的壁画所引来。横艾和焉逢根据壁画找到了杜化羽的石像,他们也看到了石像手中的偃月刀。石像化为了人形,他知道焉逢和横艾的来意后就将偃月刀交给了焉逢,拿到偃月刀之后,焉逢与横艾离开,回到徐府。
        商睿知道焉逢与暮云关系,开始担心便叫暮云
        商睿“暮云你真的相信焉逢是你的哥哥”
        暮云“不我不信,义兄你相信我,我不会被骗的”
        商睿“你打算怎么办,告诉义兄,用行动告诉我你的决定”,暮云遵命
        铜雀带领士兵去树林追赶飞羽众人,而徐大人得知便去阻止。飞羽众人在赶路,而焉逢心里总有舍不得,想着暮云。此时暮云突然出现,对焉逢大大出手,而焉逢却一退再退,处处手下留情。
        焉逢“暮云,我知道你恨我,如果杀了我,你会释怀,我情愿杀了我,但希望你放过我”
        暮云“好,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相信你吗,你以为你说你这样说我放过你,焉逢,我要为师傅报仇”
        强悟来接应焉逢,向白衣发出一箭,正当箭刺向暮云的时候,焉逢看到“暮云”挡在暮云的后面,胸口受到一箭,流出大量的血,晕过去。暮云看到,非常惊讶转身扶着焉逢,不知知道怎么说,嘴里不停的问为什么为什么。徐大人赶到,看到这场面,焉逢受伤,众人都跑去看焉逢,游兆推开白衣,而端蒙正打算用刀杀白衣为焉逢报仇,徐大人挡在暮云面前,中了一刀,端蒙惶恐“徐大人”
        暮云“义父,义父,义父”
        端蒙“徐大人,对不起,对不起,我、、、、”
        徐大人“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了”
        徐大人“暮云,我知道你一直想着哥哥,焉逢是你的亲哥哥,你要相信他是真心对你的,不要怪他”
        暮云“义父,不要丢下我,我不要一个人活着,义父”
        徐大人“暮云你还有哥哥,你不是一个人的
        徐大人对着飞羽的人说“希望你们不要恨暮云,给他一次机会,在我死后,把我的骨灰带回尧汉”,接着离去。
        铜雀以及士兵将围着他们,赤衣说“暮云你怎么不动手”,暮云拦着说“撤,放他们离开”,赤衣说“你知道这样的后果吗,你怎么和你义兄接待”,暮云“我会和义兄解析,你们撤,不然不要怪我”。飞羽见到觉得不可思议,赤衣知道暮云的脾性便撤离。飞羽众人在暮云的维护下离开,暮云看着焉逢离开,心里其实也想赶着离开。


        回复
        举报|5楼2017-11-09 03:02
          继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09 07:1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09 10:20
              继续继续,棒棒哒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1-11 06:45
                飞羽带着焉逢以及徐大人的骨灰回昊诚。
                磬儿提醒暮云要时刻记住自己的身份说:“此事你自行和君尊解释,好自为之”
                回到云舞阁后,暮云跪于紫衣殿前请罪,紫衣对暮云大失所望,不理不睬。连续几日的下跪让紫衣动了恻隐之心,他轻声询问磬儿轩辕合一之时能否保暮云,死焉逢,可转念一想还是罢了,暮云于他而言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终究是他自己作茧自缚而已。
                数日后,紫衣将暮云带至山洞。
                紫衣“如果我和焉逢只能二选一,你会选择谁,用你的剑告诉我”
                暮云“义兄,我、、、、、”
                紫衣怒问暮云“告诉我”
                暮云单膝跪下“义兄,求求您放过我的哥哥,暮云求您了”
                紫衣“你是选择焉逢了”
                暮云“暮云绝不会背叛义兄的”
                紫衣“那你为他和铜雀倒戈是怎么回事”
                暮云“只剩下这唯一的亲人了”
                紫衣“好,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杀了焉逢,二劝他归降”
                暮云“是”
                画面来到昊城。
                “暮云、暮云、、、”焉逢不停地叫,却始终在昏睡中。
                尚章“焉逢怎么还没醒啊,急死人了”
                横艾"放心吧。他没事,虽然受伤,但不致命,是太累了,需好好休息即可。”
                强悟"都没清醒呢,还想着白衣,真是败给他了“
                祝梨“毕竟是亲弟弟,理解的嘛”
                游兆“可是,白衣是焉逢的亲弟弟,这以后怎办”
                强悟“能怎么办,他是我们的死敌,是骁月的白衣尊者,我是不会留情的,你们也是”说完转身就走。
                横艾“这件事现暂时放下,我会和丞相商议,在这之前,现不要行动。”飞羽众人离开焉逢的营帐,留下耶亚希照顾。


                回复
                举报|9楼2017-11-13 00:08
                  几日的休息焉逢的身体基本好了,同时,焉逢却察觉出了昊城气氛的蹊跷之处。原来,公羊朔在得到三件神兵之后便向皇上请旨北伐,可皇上不仅不肯同意,还将多闻使调离京城。现如今公羊朔对外称病,尧汉士兵皆大失军气。耶亚希对于公羊朔的印象不错,她一听公羊朔生病便主动要求要前去探望。耶亚希来到丞相府却吃了一顿闭门羹,她打算翻墙而过却不慎摔倒在地,被前来的暮云带走。暮云吹奏起他与兰茵共同熟识的曲子,耶亚希醒过来之后对眼前的情况大感诧异。
                  耶亚希:冰块,怎么是你,我怎么在这里,你也会吹这曲子啊,怎么没听你说过
                  白衣:你问那么多问题,我该回答哪一个
                  耶亚希:都要回答,你就一个一个回答嘛
                  白衣:我不知道怎么说。便起身走了
                  耶亚希拉着白衣的衣角:你怎么在这里,可不要说碰巧经过哦,这是昊城
                  白衣吞吞吐吐非常不好意思:我、、、、
                  耶亚希猜测:你是来找焉逢的,对吧
                  白衣不否认,暮云向耶亚希询问焉逢的为人,两人虽是亲兄弟,可分别多年,他对于焉逢一无所知。而耶亚希坦白,他不仅讲义气,重感情,与飞羽的每一个人更是情同手足。暮云想知道焉逢是否会为自己放弃飞羽,耶亚希摇了摇头,如若要焉逢放弃飞羽应该不可能,她反倒劝说让暮云投顺尧汉,加入飞羽。白衣也表明立场不会背叛义兄。在说不尽的谈话中,暮云道出不管有没有焉逢,耶亚希他而言,始终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人。暮云将紫衣给他的最后一次机会告知耶亚希,无论如何,他此次一定要见焉逢一面。
                  与其同时,焉逢在房间内也同样心系着暮云,他十分担忧暮云会因放了他和耶亚希而受到重罚,心里:暮云自小顽固,受委屈也不会解释,不知道紫衣怎么责罚他。
                  云雾阁中,紫衣十分清楚暮云的个性,他此番正是利用暮云的重情重义从而算计兄弟两人,只要暮云杀死飞羽中的任何一个,他们这对兄弟便做不成了。拿人心去赌,玄之又玄,但留给紫衣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必须在八门金锁启动之前得到轩辕剑。
                  公羊朔告知横艾白衣到了昊城,横艾也看到了紫衣传给王韬的那封密函。次日,焉逢得知暮云已到昊城,他急匆匆想出去与暮云一见。可横艾却先他一步带着羽之部寻到暮云踪影,暮云与羽之部几人交手,不敌几人,被抓。
                  焉逢与耶亚希来到约定地点,可却迟迟等不到暮云的出现。看着焉逢对暮云患得患失的模样,耶亚希只让焉逢耐心等待,她相信暮云一定会如约而至。焉逢生怕暮云会怨恨自己,耶亚希对焉逢多加劝慰。看着耶亚希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焉逢猜测出耶亚希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可耶亚希却表示有些事情需要等两人当面说开为好。焉逢在地上拾起暮云所随身携带的叶片,他猜测出此地有人来过,便担心起来,生怕暮云出事,马上回到军营,调查清楚。


                  回复
                  举报|10楼2017-11-13 00:28
                    尧汉的大牢里,暮云被捆绑在牢里,由强悟看守。
                    暮云:我要见焉逢
                    强悟:焉逢没空
                    暮云:那耶亚希呢
                    强悟:你以为你是谁,这是大牢,你是囚犯,谁都不能见,别以为你是焉逢的弟弟,就会放过你,焉逢是飞羽之首,你可不要毁了他。
                    暮云:不用你来教。
                    商横、祝梨、端蒙等人在商议。
                    商横:怎么办,白衣的事怎么和焉逢交代
                    祝梨:是啊,我们不能不告诉焉逢吧,白衣是焉逢的亲弟弟
                    端蒙:说,说什么,说了,以焉逢的脾气,定会做出傻事的,不能告诉他
                    商横:我们不能瞒着他,把他弟弟杀了吧
                    横艾突然出现:暂时想不要告诉他,此事,我会和丞相商讨,你们决不能告诉焉逢。
                    大牢中,暮云受束神咒的影响,无法使用剑气。暮云:是谁泄露我的行踪,难道是他,为了尧汉,牺牲我,真的是这样吗。
                    焉逢碰见尚章:尚章,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尚章:没、没有啊
                    焉逢:尚章,你说实话。
                    焉逢从尚章那里得知暮云被捕之事,他便下定决心要去劫狱。耶亚希知道后也要跟着去,焉逢就说他不能连累耶亚希。耶亚希说她已经决定和焉逢同生共死了,所以焉逢去哪里她就去哪里。由于横艾的安排,焉逢很快进入大牢,救走暮云。焉逢劫走暮云的事被皇上和王韬知晓了,皇上一怒之下下令将飞羽的人全部处死。端蒙为了保住飞羽,她主动领命去缉拿焉逢。皇上听从王韬的建议给了飞羽三日的期限,否则三日后就要将飞羽全部处死。


                    回复
                    举报|11楼2017-11-14 15:45
                      郊外的竹屋里,暮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的身体还很虚弱。暮云看到焉逢和耶亚希都守在他的床边,更是看着眼前的哥哥的疲惫,心想“”误会他了是吗他问焉逢”,暮云的细微举动被焉逢察觉。
                      眼见弟弟的醒了,焉逢心急的问:暮云、暮云,你醒了,现在觉得怎么,有哪里不舒服吗?
                      暮云:我、我没死吗
                      耶亚希开玩笑:你死了,我们都死了,阎王见我们可怜把我们关在一起了
                      暮云:我的剑气
                      焉逢:没事的,休息几天就会好的,别担心
                      暮云望着耶亚希:我只想知道我的行踪是怎么泄露的
                      耶亚希:我不知道,除了焉逢,谁我都没说
                      暮云转移视野看向焉逢
                      焉逢:那不重要了,现在你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调理身体,其他的交给我
                      暮云:你真的愿意为我背叛尧汉吗,飞羽都是你的兄弟,你真的愿意为我与他们为敌吗
                      焉逢:只是不想见,情谊还在
                      暮云:不如和我会骁月吧,
                      焉逢:暮云,虽然我现在离开尧汉,但骁月我是不会去的,这一点我和徐大人是一样的
                      暮云:你别和我提他
                      焉逢:暮云
                      暮云:我不要听
                      眼见两人吵起来,耶亚希借机叫焉逢现出去。耶亚希和暮云说,焉逢的心在尧汉,愿意为他成为逃犯,是因为很在意他这个弟弟,可绝对不会背离尧汉的,希望暮云与二人一起归隐。


                      回复
                      举报|13楼2017-11-14 16:12
                        郊外的竹屋里,晚上一片寂静
                        焉逢端着药进来:暮云,该起来喝药了。暮云的身体还没恢复,行动不便,焉逢扶起暮云
                        焉逢:来,我喂你吃药,这还很烫,小心点
                        暮云呆呆地看着焉逢:我自己来吧
                        焉逢:我来,你还有伤呢,小时候还不是我喂你的。焉逢每一口都吹凉,很温柔的照顾着他这位弟弟。
                        暮云喝完:这药真苦,是什么
                        y焉逢:良药苦口嘛,这是冰糖葫芦给你解苦
                        暮云:这季节,你那来的
                        耶亚希出现:当然是我的办法啦,焉逢和我说你喜欢,所以帮你做的,本来是要见面给你的,谁知道你被抓了,焉逢可着急了,你知道吗
                        焉逢:好啦,不说这个,暮云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出去,有事叫我
                        屋外耶亚希问焉逢
                        耶亚希:你真的不回飞羽了吗,你虽不说,但我知道你是舍不得他们的不是吗
                        焉逢:是啊,我是想他们,可是我不能丢下暮云,暮云是铜雀的白衣尊者,如果再让尧汉的人捉住,后果不堪设想,我不能冒险
                        耶亚希: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暮云早已站在屋内大门,偷听到这一切。


                        回复
                        举报|14楼2017-11-14 16:30
                          暮云走出门口,看见焉逢在屋外坐着,便走过去
                          暮云:进去休息吧
                          焉逢:你去吧,我还要守夜,你还要养伤呢
                          暮云:我白天的话,你不要介意
                          焉逢:不会
                          暮云:我、我只是不想提起义父
                          焉逢:我理解
                          暮云:我一次一次失去,失去你,母亲、爱的人,师傅,没想到义父他、、、
                          焉逢:对不起,暮云是哥哥不好,如果我一直陪在你身边,你就不会经历这些
                          暮云:我说过,如果我找到你,我一定会杀了你
                          焉逢愧疚:我知道,想过
                          暮云含泪: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
                          焉逢:你当然做不到,你是暮云,是从小粘着我的弟弟
                          暮云:我还是那个暮云吗
                          焉逢:当然,在我眼里,你一直是
                          暮云:你也是,当你背着我离开牢房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直是疼我护我的人,是无论我犯了多大的错,都会替我顶下来的哥哥,如果我们一直这样逃亡,有我这个惹祸精,你会不会烦?
                          焉逢笑着:惹祸精,不是睡了吗
                          第二天,焉逢为暮云制作木剑,说这是暮云小时候吵着做,只因当时怕暮云伤人没做,希望现在来得及。耶亚希笑着,暮云又不是孩子了,他现在可厉害了。暮云表示很喜欢,便和焉逢练起剑,暮云久违的笑容,实在太帅了。
                          备注:这个情节在轩辕剑之汉之云37集精彩出演,也是我最喜欢的片段。
                          第三天,焉逢去喊暮云吃早饭,进屋不见暮云,问耶亚希
                          焉逢:耶亚希,暮云呢,你见到他吗
                          耶亚希:没有啊,他不在屋子躺着吗
                          焉逢觉得事情不妥,刚巧看到一封信。
                          信的内容:哥哥,这两日的相处,是我最开心的时光,耶亚希说的没错,你心在尧汉,不能因为我而让你陷入两难,能与您再相见,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愿你左右为难,所以,离开是最好的安排,保重哥哥,勿念,暮云留字。


                          回复
                          举报|15楼2017-11-14 16:54
                            暮云回铜雀了?


                            亲,有谁觉得暮云也很配这个发型,谁会P一下呢


                            楼楼向你示爱


                            耶亚希:冰块走了
                            焉逢:我们已经是通缉犯,暮云有伤在身,如遇到定不是对手,我们一定要赶在他们之前
                            暮云无法使用剑气,只能徒步一人离开,拖着沉重的身体,右手捂住胸口,强忍着
                            端蒙、尚章、游兆带队在四搜查
                            尚章:姐,真的要动手吗,那是焉逢和耶亚希啊
                            端蒙:我只需对付白衣,到时候拖着焉逢
                            尚章:可是、、、
                            游兆:没有可是,这是唯一的办法,这也再救焉逢
                            焉逢大声呼喊:暮云暮云暮云、、、。
                            报告,前面留有人走过的痕迹,飞羽加紧脚步,正遇到受伤的暮云,尧汉士兵将暮云团团围住。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7-11-20 00:23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26 11:24
                                楼楼加油,顺便问一下,谁是受?


                                继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2-07 20:06
                                  顶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12-10 11:26
                                    焉逢:暮云你在那?暮云你快出来,暮云、、、、
                                    耶亚希:冰块、冰块、、、
                                    另一旁,
                                    端蒙:白衣,你不必在逃了,这里都是我们的人,劝你还是束手就擒,不然,就算你是焉逢的弟弟也一样
                                    暮云:这件事与焉逢无关,若我和你们回去,是否可以放过焉逢?
                                    商章看着担心焉逢的暮云,心里于心不忍:放心,焉逢也是我们的兄弟,定会保他的。
                                    暮云不再任何抵抗,等着士兵靠近,他已经不在乎自己的命了。不料身后中招,鲜血吐出,单腿跪下,好不容易的恢复,又添上新伤。
                                    或许就是兄弟之间的心理感应,焉逢突感心口疼:暮云,一定是暮云,我们赶紧过去。
                                    暮云身后出现了强悟:白衣,你的存在注定是会影响焉逢的,我不不能让你在出现在焉逢面前,不然会毁了他的
                                    商章拉着强悟:你疯了,你这样做,丞相那边怎么办?还有焉逢,这是他的亲弟弟啊!强悟,你冷静一点
                                    强悟甩来商章:我很冷静,你想,焉逢素来恩怨分明,也执法有度,为了白衣,你想想现在他都做了什么,他不顾我们兄弟之间的情谊,还有死去的将士,竟然劫狱,这是焉逢会做得的事吗?现在已经不是之前我所认识的焉逢了,我一定要白衣为尧汉的将士报仇!
                                    不停地用掌力痛击暮云,暮云强忍而不出声,口吐鲜血,白衣裳也渐渐染红,商章闭着眼睛不忍直视,士兵看着痛快,强悟拿着刀正要落下,暮云依然不出手:哥哥,耶亚希再见!


                                    回复
                                    举报|25楼2018-07-24 09:56
                                      此刻焉逢出现,击落强悟的刀,将暮云移置一旁,看着伤痕累累的暮云,焉逢心痛如绞:暮云、暮云你怎么样了,暮云你醒醒,暮云、、,交代一旁耶亚希照顾!
                                      怒视这昔日的好友: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还有这样不愿放过他,他已经伤痕累累了,你们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吗?强悟,你我兄弟,你既然如此对待我的亲弟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强悟:焉逢,我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你,白衣是沾满我们尧汉将士鲜血的人,他罪孽深重,你怎么能如此不明
                                      焉逢转身望着白衣,暮云确实是伤了很多人,身上的人命已经算不清了
                                      焉逢:强悟,你说的我都明白,我是他的亲哥哥,长兄如父,他所有的过失皆由我一人承担,杀了我偿命,放过暮云吧!
                                      迷迷糊糊暮云听到焉逢的话,十分感动,也担心:哥哥,哥哥
                                      强悟:如果我说不呢,你会如何,杀了我们吗?为了他
                                      焉逢:那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对不起了,此生我定护他周全!
                                      焉逢与强悟动手,强悟咬着牙唇,招招致命:焉逢,焉逢,你为了他,既然和我动手
                                      焉逢只是防守招招留情,不然强悟要就受伤了。
                                      商章一边干着急,端蒙有不知道如何是好,焉逢是她爱的人,不愿与他为敌但是心里很矛盾,最终还是出手,因为她是军人,要遵军法。焉逢被端蒙划伤,不抵二人,此时,暮云突然出现在焉逢前面,用尽全身力气对强悟等人出招,强悟、端蒙后退十多步。
                                      暮云:无论你们想怎么对我,我都认了,但是,谁要是敢伤我哥哥,我不会放过他。
                                      焉逢扶着暮云:暮云,你醒了,你的伤,暮云你不能再动手了。


                                      回复
                                      举报|28楼2018-07-24 10:16
                                        焉逢和暮云受重伤,强悟不肯停手,铜雀的人来了。
                                        青衣:暮云,你怎么那么狼狈啊!这还是我们昔日威风凛凛的白衣尊者吗?
                                        乌衣:好了,青衣少说两句,别忘了尊主的话,我们要平安带暮云回去的!暮云放心,由我们在呢!
                                        强悟:想带人走,做梦去
                                        场面混战,端蒙和商章对付青衣,强悟对战乌衣,打的不可开交,这时,赤衣出现,打伤了端蒙,焉逢出手对抗,焉逢不敌赤衣,暮云阻止,赤衣不可以伤他,他是我哥哥,我不许任何人动他!
                                        赤衣:暮云,你,还记得尊者吗?跟我回去!
                                        暮云拉着焉逢:哥哥跟我走
                                        焉逢:不,暮云你和他们走吧!这样你才能安全!我必须给尧汉交代。
                                        暮云:若你不走,我是不会离开的,绝不
                                        焉逢:暮云,你。焉逢打晕暮云,交给赤衣:带暮云走!
                                        赤衣:我们撤
                                        留在焉逢和其他人,强悟出拳把焉逢打倒在地上说:来人把焉逢带走。
                                        耶亚希说:还有我呢!我也是罪犯
                                        焉逢:耶亚希,这和你无关,强悟放了耶亚希
                                        端蒙:这个还是交给 丞相裁决吧!焉逢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回去,给大伙一个交代。


                                        回复
                                        举报|29楼2018-07-24 16:11
                                          来顶一个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8-07-24 21:27
                                            楼主大大请加油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7-28 23:11
                                              尧汉军营中
                                              焉逢跪在丞相面前,飞羽众人皆在旁边,而耶亚希被禁足在房间。
                                              丞相:焉逢,你自己知道在做什么吗?你可知你这样做的后果?
                                              焉逢:丞相,焉逢自知有罪,愿接受任何处置,但请丞相不要牵扯其他的人
                                              商章和其他队员齐声:焉逢
                                              游兆:丞相,焉逢只是一时糊涂,请丞相息怒,再给焉逢机会
                                              强悟对着焉逢说:焉逢,我问你,若让你抓捕暮云,戴罪立功,你是否做到?
                                              焉逢:我焉逢绝对不对捉暮云,他是我的弟弟,长兄如父,暮云所犯之罪,我一人承担,只希望你们看在焉逢的情面上,放过他,留他一命,焉逢在此多谢!
                                              强悟:丞相,焉逢不知悔改,我强悟无话可说
                                              丞相摇头在犹豫,皇上贴身太监到来,公羊朔接旨:皇上口谕,公羊朔带以及罪臣前去朝堂面见。
                                              飞羽:皇上怎么那么快知道!
                                              朝堂上,皇上龙颜大怒:公羊朔,你是如何带兵的,飞羽队长既然如何这般!你可真是好丞相啊!
                                              丞相:皇上息怒,公羊朔知罪
                                              焉逢:皇上,罪臣有话要说,此事是焉逢一人所为,丞相和飞羽皆不知情,丞相对皇上忠心可鉴!丞相已将焉逢缉拿归案,足以证明!
                                              王韬:皇上,丞相有管理不当之罪啊!皇上以臣之意,应该卸掉军权,而罪臣焉逢交给臣,臣定会让他知道背叛的后果,以儆效尤,皇上!
                                              皇上点头: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其他人不得干涉,来人将焉逢打入死牢,三天后问斩,接旨!
                                              此事很快传遍整个尧汉,飞羽众人十分担心
                                              商章:皇上怎么如此信任王韬这个奸臣,王韬不知道会怎么折磨焉逢呢!
                                              端蒙:干脆我们劫狱
                                              丞相:放肆,我们是尧汉的将士,这胡话你怎么能说,天下百姓怎么办!
                                              游兆:丞相,那焉逢怎么办?难道眼看他问斩,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丞相:此事我已将和横艾有了办法!你们精心等待!说完,横艾出现。


                                              回复
                                              举报|34楼2018-07-30 09:41
                                                死牢里。
                                                焉逢被捆绑在木柱上,王韬得意哈哈哈大笑:这不是焉逢大人吗?现在沦为阶下囚的感觉如何啊!哈哈
                                                焉逢无畏惧,王韬命人日夜鞭打,焉逢伤痕累累,血肉模糊
                                                王韬:焉逢,我帮你加点料吧!说完在身上抹上黄沙,用力来回摩擦!
                                                焉逢:啊!啊!
                                                王韬:真是可怜啊!公羊朔那家伙真是太没用了!你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焉逢朝王韬口吐血水:就你不配合说丞相
                                                王韬愤怒:你你,来人给我烙铁。这烧的赤红的烙铁,深深印在焉逢的胸口
                                                暮云梦中惊醒:哥!


                                                回复
                                                举报|35楼2018-07-30 09:55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7-30 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