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恋一百天吧 关注:7,895贴子:168,421

【半同人原创】哀歌---木馨视角下的高练冲刺班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看了好多大大的同人原创,感觉大大们都好厉害。于是这里有一个新手鶸也想写原创了。新人新作,不定期更新(每周至少两次有),文笔也不太好。希望有人能来捧捧场w
这次我要写的是依木馨视角下的高练冲刺班线(所以第一人称是木馨)。嗯,肯定是有所修改的,不然腰斩结局太短了。故事是从一模考完后的那一周周五开始的,世界观不算太宏大,但是有大量的心理描写。至于结局嘛。。。肯定是BE了。那么多大大写GE,我还写GE肯定写不过啦。而且明明BE也是游戏中重要的一部分呢。所以虐馨。。。嗯。。。也是少不了了的(啊啊啊我是馨党各位别打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05 18:50
    2020-02-21 12:30 广告
    第一楼@各位大大@54yxt2012123 @夏夜语繁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05 18:50
      Chapter 1 祸源

      “这道题实际上非常简单,但是有很多同学分不清楚原电池和电解池……”
      “甘油醛的手性碳怎么就是有人分不清……”
      晚春的下午,天气已经有些暖意了。阳光照在人的身上,让人真的很想睡觉。除了化学老师时不时的训斥声,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整个班上的人“闭目养神”了。但是我没有睡觉。不是我不想,而是不能。
      刚刚考完的一摸考试,就是我不能睡觉的原因。平心而论,我感觉我考试前真的做到我所能做的全部了。复习,备考,我都竭尽了全力。但是,这个分数还是比〇摸的时候向后了十多名。当我把这个成绩告诉我妈妈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没有绕梁三日,惊天地泣鬼神的责骂声,取而代之的是比平常更大的关心。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我还是看出了她真是想说的话——木馨啊,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你一定是还不够努力。
      为了让妈妈高兴,我只能更加努力。我牺牲了休息时间来刷卷子,上课强打精神听老师讲课,甚至连午饭都尽量从简了。妈妈啊,你看到了吗,我真的在努力呀。我一定不会让你再次失望的。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感觉这几天我都不是木馨了,而是木·狂战士·馨了。为了高考,放弃了所有东西。甚至,还包括他。
      就这样,我没有目的的努力了几天。直到今天早上,我才思考了一个问题——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在努力。是高考成绩?还是妈妈的肯定?这些事情真的是最重要的吗?不知为何,在我脑海中浮现的总是一个蓝色线衣,以及一个耽误晚自习也要给我买巧克力,仅仅是因为我提了一嘴就真的要早上五点给我买蛋糕的男生。突然醒悟。高练,你才是我真正重要的事情,高考只是一个考试,大不了可以复读。而你,才是只有一次的。
      “这张卷子我们讲完了,希望大家能回去多加练习相似的题目,这样才能有所提高。”
      终于,老师讲完了。天边渐出了夕阳的颜色。这周最后一节课上完了。向左看,是高练。刚刚整堂化学课,他的表情都一直不太对。没有睡觉,但是也不像在认真听课,有一段时间还在看我的侧脸,好像是要做什么重要的决定。他是还在生我的气吗?前几天,我可能真的有点过分呢,一直想着妈妈的事情,忘了他也是我努力的原因。今天晚上做值日的时候跟他道个歉吧。
      说来很奇怪,这个晚自习,他没有学习,也没有和胃痛聊天,也没有睡觉,而是一直发着呆,然后趁我没有看着他的时候看着我的侧脸,然后我一转头就继续朝着前发呆。你是想和我说话吗?那直接说吧。这次我一定不会不理你的。你说呀,你说呀,你说呀。为什么不说?为什么我一转头你就转回去?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面对的吗?还在生我的气?那我待会跟你说吧。正好我待会也要跟你道歉的。
      晚自习下了,五分钟之内,同学们都走光了——高三,时间是很珍贵的。整个教室只剩下我和他。等等,他在干什么?收拾书包,背上,向门口走?他不打算帮我做值日了?不行,我要叫住他。
      “高练,你有什么事情吗?”——快停下来,我有话跟你说!
      “回,回去做卷子。”
      “能不能帮我做下值日?我一个人的话要很长时间呢。求你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还听不出来我找你有事吗?对不起,前几天是我的错,不应该不理你的。我忘了你才是我努力的原动力,我最想和你在一起了,咱们可以一起学习,一起看书的。求求你不要走了,我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卷,卷子有,有很多的。”
      然后,那个身影就模糊了。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泪水还是因为他走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05 18:52
        重新来一遍@54yxt20121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05 18: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05 20:10
            有新的同人作品可以看了呢,还请楼主加油,我会常来的~


            收起回复
            7楼2017-11-05 20:12
              我就看看不说话。 不过楼主可以介绍一下自己所在的城市…………


              收起回复
              8楼2017-11-05 21:20
                Chapter 2 深渊

                吃饭,上课,下课,吃饭,看胃痛胡闹,上课,下课,吃饭,晚自习,回家,写作业,睡觉。不知道第多少天了,我一直是处于一种游魂一般的状态。学习上倒是还照常学习,但是却感觉少了些什么。自那天晚自习下课后的短暂对话以后,你就没有再出现过。你的座位上的书被你爸妈收拾走了,空桌子被移到了教室的一角,你的位置也被别人填补了。班级里除了一张空桌子,就没有你存在过的痕迹了。你去哪了?我问过胃痛和小涵,他们都不知道。你是还在生我的气吗?可至少你应该来学校呀。即使你不肯原谅我,至少应该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呀。你究竟去了哪?你到底在哪?
                放学了。小涵今天请假没有来,至于胃痛,他整节晚自习都没有来,估计是在打篮球吧。看来,这次真的全程都只有我一个人呢。路过学校边上的那个寺庙。寺庙已经关门了,白天就显得有些冷清的寺庙现在笼罩在透过竹叶的斑驳的月光中显得愈发的静谧。突然想到寺庙边坐坐,就权当是不浪费这月光温会书好了。寺庙的长凳上,翻开生物书。“DNA的碱基中A和T配对,G和C配对,这样形成的结构最稳定……”——我是A,你是G,我们成了一根氢键,克服了多么大的空间位阻呀。为什么我们要这么轻易的分开,仅仅是为了所谓的正确吗?“2,4,6三 硝基(敏感词什么鬼?)甲苯在肝脏内可被代谢成2,4二(这TM也算敏感词?) 硝基苯酚,可以作为有氧呼吸的解偶联剂,使得服用者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和你在一起,我真的会心跳加快的。这个,大概可以叫怦然心动吧?我曾经一直以为妈妈才是我学习的动力,直到你消失的前一天,我才意识到原来你才是我的动力。对不起,我意识到的太晚了。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我想要亲口告诉你。不自觉,眼再次模糊。
                书是看不下去了,收拾起东西,我准备回去了。回头看了一眼长凳,发现一个破碎的木片。这个木片的花纹依稀相识。凑近一看,原来是一个破碎了的护身符,和自己当初买的一模一样,只是成了碎片。想当初,自己许下那么多愿望,全都是以“我们”开头的。“我们一起考上好的大学”“我们一定要在一起”。现在,纵然我考上了好的大学,然后如果没有你的话,又有什么意义呢?妈妈还是对我那么失望,现在你也不在了。没有人,真的没有人了。我,我该怎么办?
                “你,你今天晚上怎么这么晚回家?“
                ”我,我在外面多看了会书。“
                “下次早点回来,别在玩边呆着了。要看书回家看。”
                妈妈还是原来的样子,用最温柔的语言无比明确的说着“我真的很失望”。妈妈呀,我真的努力了,为什么你还是不信?我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呢?难道让人一天都看着我然后汇报给你吗?等等,那我是不是,可以……可是这样的话,就真的再也看不到同学们了,看不见小涵,看不见胃痛,看不见曲奇和乔伊了。但是反正我最在乎的人已经消失了,班,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吗?还不如让妈妈满意一些。对,就这么办吧。
                “妈妈,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个冲刺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06 21:22
                  嗯,楼楼决定透露一下,下次更新的时候高练会出场的。但是嘛。。。肯定没有糖。顺便问一下一位大大,可不可以借用一下你的同人里的那个秃头老师呀@夏夜语繁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06 21:29
                    不知楼主对结局的设想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06 21:44
                      2020-02-21 12:30 广告
                      Chapter 3 秀发和怀表的故事

                      灰白的教学楼,白垩操场,灰蒙蒙的天空。在这里,什么饱和度,色相都不复存在了,只有明度还苟存着。白天,能听到的只有各种秃头老师没有情感的机械音,以及学生们同样没有情感的口号,和连绵不断却毫无变化,基本上算得上背景噪音的蝉鸣。夜晚,则是真的死一般的寂静,却一点都不让人害怕——恐怕鬼魂都受不了这种寂静而不愿意来了。和想象中的有所不同,这里的老师并没有什么譬如罚抄书几十遍之类的变态行径,也没有对学生肆意的辱骂,而学生们,自然也没有什么欺凌事件——有的只是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当我从走进这里的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会不会变得和他们一样,失去自己的色彩,最终沦为灰色。但是当我离开这里的时候,我已经不再害怕了。事实证明,只有还心存希望的人,才会感到畏惧,而如果一个人的心已经死了,那就真的无所畏惧了。陷于死地而后生。这种人,可能就是所谓的“强者”吧。很可笑呢,五十天前,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是为了斩断曾经的思绪而来,现在,我真的达成了这个目的。可是,为什么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呢?是因为妈妈吗?我成绩那么好,她也终于笑了出来,不可能还是失望了呀。伙食不好?也没有那么夸张吧。虽然没有萝卜味的薯片和巧克力,但是变态辣套餐还是有的呀。难道是因为…他吗?可是,这真的是我的错吗?明明,明明是你先松的手…
                      “什么事,那个培训班怎么了?”
                      猛地一个寒战,我回到了现实。就这样放手,无论是谁的错,我一定会心存不甘的。即使我们不能继续做情侣了,也需要把话说清楚。不然我不可能放得下他,也就不可能认真的学习下去,也就不可能让妈妈满意的。等等吧,他可能有什么事最近,他一定会来学校的。
                      “哦,没事,我就问一下它是干嘛的?”
                      “……”
                      路边的蛋糕店还是同样的气味,可是今天我已经没有心情买了。没有人告诉我今天会不会发生什么,但是我就是感觉可能会发生什么。也许那个家伙终于要来学校了呢。最好如此吧。到了学校,那个家伙的座位还是空着的,而且直到上早自习,也没有人来。看来,幻想终究只能是幻想呢。出人意料,罗小涵竟然还没有来,而且从班长的表情来看,似乎也没有请假。
                      “我是高一六班的罗小涵,今天迟到了。”正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罗小涵的声音。她居然真的迟到了。只是即使是迟到了,她也没有一丝的慌乱,还是平日的“女神像”。怪不得有传闻说隔壁班有一个叫什么阳的同学喜欢罗小涵,这种直男女神简直就是天生的男生杀手呀。欸,等等,为什么小涵要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一直?她应该不会读心术吧。欸欸欸,她怎么朝我走过来了?还给我塞了什么东西。一个纸条?啊,让我下课后取找她一下。
                      下课了,出了教室,一把就被罗小涵拉到了墙角。
                      “你知道高练的事了吗?”
                      她一脸严肃,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消息。难道…
                      “不知道,他怎么了“——拜托,一定不要出事。拜托了,他身体挺好的,心理也没什么问题,整个一个单细胞生物,一定不会出事的。千万不要出事。
                      下一秒钟,我感觉我失去了自己的意识。罗小涵后来又说了什么,老师下一节课讲了什么,胃痛又搞了什么幺蛾子,我都没有印象了。不是车祸,不是轻生。
                      “高练去了那个衡火冲刺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08 21:21
                        抱歉这次跳票了,高练还是没有登场。主要是对古事的发展有了一些更生(nue)动(xin)的想法,所以稍作了修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08 21:24
                          能看出来楼主的文笔在慢慢成长呢,总觉得要被碾压了……虽然猜到即将发生什么的我还是很心疼木馨,不过,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吧,有喜有悲的,才是真正的人生,对吧?


                          收起回复
                          14楼2017-11-08 21:29
                            Chapter 4(上) 重建

                            仿佛在一片虚空之中,我在不断下坠。我想抓住什么东西,却发现什么也抓不住。我想喊出声音,可一张嘴,就会有数不尽的空虚填入我的喉咙,让我发不出声音。眼前划过一幅幅图画,一幅幅记录我和他的点滴生活的图画。渐渐的,图画越来越快,内容也越来越模糊,我们的脸也逐渐模糊,和四周流动的色彩逐渐融为一体,再也分不清楚,终于变成了一条流动的彩虹河,将我溺在其中。意识渐渐模糊,脑海中的一切都溶化在了这彩虹河之中。我也感受不到自己的躯体了。我这是……死了吗?好可惜呢……奇怪呢,我为什么会感到可惜,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吗?不知道,我活着的时候很努力,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努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努力着;现在要死了,感觉可惜,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可惜。真的是稀里糊涂的呢。
                            “喂,醒醒呀,你在干什么?快醒醒!小涵,快来,木馨这里有点问题!”
                            恍惚中,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好像很熟悉,但是却想不不起来是谁的。难道,是高练回来了吗?你终于,还是回来了呀。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的,可惜我可能说不出来了。啊,我还要再看看你,还要和你说话的。不行,我现在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我真的要活下去。
                            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我面前是一个洁白的天花板,四周是一圈深蓝色的布帘。唔,看来我还没死,我这是在医院里吧。
                            “欸欸欸,醒了,小涵,她醒了!”又是那个声音,我转过头去,发现的却是胃痛。
                            “我,我刚才发生什么了?我怎么在医院里?”——记忆还有些模糊,最好确认以下。
                            “刚才不知道哪个**把我锁在了厕所里,多亏了你把锁砸了把我救了出来。结果正好被老师逮到。老师刚要开始骂人,你就晕倒了,结果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砸门?可为什么我会晕倒?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不对,在这之前还发生了什么吧应该,我为什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让我仔细想想。好像回忆中有什么白垩操场之类的。不行啊,完全没有头绪,再仔细想想。唔…好像我下定决心要做什么事情来着,好像是要挽回什么事情。可是我要挽回什么来着?而且为什么我会晕倒?
                            “嗯,你醒了。”这次是一个女生的声音。转头一看,是罗小涵。
                            “嗯,醒了。可是感觉记忆还是有些凌乱,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胃痛,你出去以下吧。”
                            “欸欸欸额,为什么?”
                            “女孩子的私事。”
                            于是胃痛出去了,走的时候还叨咕着什么“叛徒”“逃兵”之类不知所指的词汇。于是,现在病房里只剩下我和小涵两个人了。
                            “欸,那个,小涵你找我有什事嘛?”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干什么了?”
                            “自从我迟到的那天起,你已经连续有三天没有吃饭了,一直以做卷子为借口。你到底是在干什么?为了高练吗?”
                            “欸?我有三天没吃饭了?怪不得砸锁就晕倒了。对了,你什么时候……”——罗小涵迟到那天!对,我想起来了,就是那天,我全都想起来了,还有高练!还有那个我试图挽回的事情!我都想起来了!可是,想起来了又有什么用呢?我还能做什么吗?
                            “我什么时候干什么?”
                            “啊?欸嘿嘿,你什么时候请吃顿饭吧,最近吃的是有点少了。”
                            “……”
                            后来妈妈也来了,据说跟梅老师吵了半天,说是什么学校的伙食有什么问题。具体结果我也没有关心。反正我很快又回去上学了,食堂的饭菜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每次老师总是看着我去食堂吃完饭再出来,一顿都没落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12 02:23
                              chapter 4(下)重建
                              后面的日子就平淡多了。每天吃饭,上课,看胃痛胡闹,吃饭,上课,再看胃痛胡闹,吃饭,晚自习,回家。仿佛一切都回到了正轨,我也总是笑着,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有当四周没人的时候,我才能把笑脸摘下来,痛快的哭出来。高练,你一直觉得我太脆弱了。的确,我的抗压能力很弱,甚至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错了都能在意好久,甚至因为考试没考好怕妈妈失望而逃避面对。可是你让我成长了,为了和你在一起,我没有再逃避了,正是因此,我才没有选择冲刺班。但是,为什么你……说好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呀。这,还是对我之前那段时间的逃避的惩罚吗?能不能,不要这么残忍,难道真的无可挽回了吗?
                              “那你也去冲刺班不久行了吗?”
                              “你是谁?你为什会直到我在想什么?”
                              “呵呵,我就是你呀,你我二人公用一具肉躯,你竟然不知道我的存在?”
                              “你你,你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你想用我的身体干什么?”
                              “呵呵,我什么也不做,我也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你的潜意识而已,我所说的,都是你所想过的,我所做的,也都是你想做的。”
                              “哦…这样啊。等等,那你为什么会想到让我去冲刺班?我明明,没有想到这一点的呀。”
                              “哦?是吗?你跟我撒谎就没意思了,你这就是在骗你自己了。你想过去冲刺班找到高练,只不过只是一瞬间,这个念头就消失了。你不愿意自己在想起这件事,甚至不愿意想起来念头消失的理由。因为如果想起来的话,你就要面对真实的自己了。”
                              “你你你!你给我住嘴!我有什么可无法面对的!本来就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应该做的是去挽回事情,而不是去逃避什么。我已经成长了,我不会再逃避了!我这就去找高练!”
                              “嘻嘻,如你所愿。”
                              啊啊啊,什么回事?刚刚都是些啥?我为什么在寺庙前的长凳上睡着了?糟了,都放学这么长时间了,我该回家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1-12 02:24
                                这次楼楼写的有点长,所以分了两层楼,其实故事是连续的。PS由于楼楼下周要考试,加上对剧情的把握有点小出入,所以可能最近更新比较慢一些,请见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12 02:26
                                  www为什么感觉写完没有人看了。。。提点意见也好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1-12 13:52
                                    都在等你写完BE,然后去送刀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1-12 14:58
                                      禁忌·二重存在,这满满的木馨狂战线既视感啊……


                                      回复
                                      21楼2017-11-16 20:50
                                        www楼楼考完试回来啦,该正常更新了以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17 12:50
                                          Chapter 5 冲刷

                                          “果然,还是不舒服呢”
                                          拿着刚领到的衣服,触摸其材质就知道穿上之后的效果。衣服不知道是什么布料做的,像是尼龙却甚是扎手,像是麻布却一点也不吸汗。据说这是为了什么培养学生吃苦耐劳的精神,也为了学生不要在衣物上攀比而更专注于学习什么的。“其实是为了节约成本吧”毕竟,对于高考工厂而言,学生们只是原材料,而原材料,自然是约便宜越好。只是不知道穿着这种衣服学生还能不能专心学习——毕竟浑身滑腻地做被汗打湿了的卷子可能并不会效率更高。但是工厂嘛,自然是会考虑这一点的——毕竟如果产品质量太次可就没有主顾了。至于其方法嘛——
                                          “这次考试班里最后5名是XX,XX,XX,XX,XX。你们下午之前把家长叫来,不然明天就不用来了。”每次考完试,最后5名总是会被找家长。然后冲刺班就回和家长说这种学生我们教不了,费用全额退还。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因为没有哪个家长会承认自己的孩子“不可救药”了,于是自然是苦苦哀求,而冲刺班则是一副“我意已决”的嘴脸,知道家长提出加钱之后才露出一幅“勉为其难的试试”的嘴脸收下。而家长多花了钱,自然是不高兴的,那就自然会给自家孩子“施加压力”,“劝说”其好好学习。于是,工厂既降低了成本也提高了产品质量,顺便多收了主顾些费用。
                                          和想象中的大致相似,灰色的教学楼,机械的声音,冷漠的空气,没有感情的同学和老师,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操场不是白垩的而是夯土的,而且我有了一个没有意义的编号,叫c57bl6。至少,有一点不一样呢,没准结局也能不一样。我这样安慰自己的。老师上课讲的其实并不难,考试考得其实也并不难,只是这冷漠的空气给人以太大的压力,想要发挥的出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好,不知道是自己的基础比较好,还是班里的学渣太多,我最近的考试发挥还是比较稳定的。只是,我来这里的目的,一直没有出现。不过也没关系,虽然我们可能不同班,我已经确定他就在这里了,我还有时间,我一定能找到他。只是……找到他后,我要说什么呢?道歉吗?还是责备他的不坚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感到了一丝委屈。刚开始仅仅是委屈,后来就有了些许的埋怨,再然后甚至有了点怀疑。我不敢深想,明明是我自己有错在先,不应该责备他什么的。应该道歉的是我才对。可是,这样的念头却像是真菌,纵使你拔掉了它的子实体,它的菌丝却仍然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蔓延。我不敢拖延下去了。如果我还是迟迟见不到他的话,我甚至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还。
                                          身边面无表情的同学像是一粒粒水滴,汇聚在一起,就成了可怕的河流。纵然自己是一磐石,也耐不住河水夜以继日地冲刷。好可怕,我感觉自己竟然有了一丝适应,自己的一部分像是已经融入了河水之中。“不要这样,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应该坚持自己的本心,我不能忘记我来这里的目的。”每个夜晚,我都这样对自己说。可是等到白天,我又融入了河水之中。一天天过去了,越来越多的自己融入了河水之中。刚开始我还能意识到这一点,还会在意识里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可是到了后来,我的意识也放弃了抵抗,任由河水侵蚀。冷漠变成了正常,麻木成为了常态,我自己也成为了一滴水,而最初的意识,则如烟云般若有若无了。直到那一天。
                                          那是平常的一天,老师的嘴中仍旧发出机械般的声音。直到第二节课后,在机械音的尾声阶段,传来了一段没有任何感情变化的声音。刹那间,河水的温度骤降,本来已经游离了的意志瞬间析出,重新凝结成磐石。
                                          “这里有一位从隔壁班调过来的同学,他叫高练。你坐在c57bl6号学员傍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17 23:24
                                            先道歉这次楼楼更新的有点晚(自己扣鸡腿),还有之前的剧情肯定不是白写的,这一部分虽然感觉可能有点把前面凑字数,但是楼楼保证真的不是的。。。毕竟虐馨要一点点来嘛(啊啊啊我是馨党不要打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17 23:27
                                              我就静静看着你虐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18 10:16
                                                Chapter 6 建设社会主义
                                                呆滞的目光,困倦的眼神,眼前的这个人和我印象中的高练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那件只能看到领口的淡蓝色薄毛衣。他的编号是c57bl5,也是一个没有意义的编号。整整两个小时了,从他做到我座位边两个小时了,他没有对我说一句话,甚至没有看我一眼。我等着,一直在等着,从烈日当头等到残阳将去,他一直像是一个木雕一样。为什么会这样?我预想过几千种我们俩再次相见的时候可能发生的情况,无论是拥抱还是争吵我都可以接受,可偏偏是这样的,没有拥抱,没有争吵,没有泪水,有的只是冷漠。这种冷漠就像是千年冻土一般,没有冰雪的凌冽,也没有冰水的清澈,有的只是一种纯粹的冷,一望无际,却又真实存在。身在其中,寒意透骨,却又找不到可以取暖的地方,也找不到冷的源头,只能看着自己渐渐被冻成冰雕。
                                                我就这样呆呆地看着他一整个下午,加上整个晚上,直到他走出了教室。老师讲的内容,同学们说了什么,窗外的蝉鸣,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如果说在看到他之前,我还保存着希望,那现在,我是真的失去了最后支持我的支柱了。这……这也算是惩罚吗?明明,明明我真的是想要跟你道歉的,可是为什么你不给我机会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当初所做的事情真的应该受到这种惩罚吗?不,一定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有其他原因的。
                                                “没准是他已经不在乎你的感受了呢。”
                                                “谁?你是谁?”
                                                “嘿嘿,我就是你呀,我就是木馨,你应该见过我了呀?”
                                                “啊,你是木馨,那我是什么?还有我什么时候见过你?”
                                                “呵,你连我都不记得了。也难怪,只有你想想到我的时候,你才会想到我。“
                                                “我什么时候想到你了?还有你那个奇怪的观点是怎么来的?“
                                                “哦,你在问我吗?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的观点,只不过是你深层次的意识的反应罢了。木馨呀,你真实的,要不是我们公用一具肉躯的话,我真的怀疑咱们两个谁才是潜意识。明明你早就直到了事情的结果,你还要去做,何苦呢?”
                                                “你,你胡说,我知道什么事情的结果了?“
                                                “你为什么而来?你在寺庙前的长椅上就见过我了。当时你的潜意识中就有了一丝怀疑,可是你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我无法反驳她的话。的确,我有千万个理由可以讲,而我也知道她一定不会跟我争辩什么。可是如果我们俩真的是一体的话,那我也肯定骗不了自己。这么多天,我的确有过怀疑,但都是一瞬间的事。沉默了许久。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了。”
                                                “嘿嘿,如你所愿。”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漫天繁星了。天上的星星是那么多,那么亮。现在,在一般的小说中,我应该哭才对吧?可是,为什么我哭不出来了呢?如果我能哭出来的话,是不是能好受一点呢?想到这里,我试图哭出来,可是我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对着窗户站久了,有一点头晕。不行,我一定要哭出来,发泄一下这么长时间以来的负面情绪了该。站着站着,感觉星星好像到了脚下,面前的窗户也渐渐改变了形状。不行,我一定能哭出来的,坚持住。就这样,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我最后的印象里,好像有一个男生在呼喊我的名字。终于,你还是和我说话了,可是,我可能不能回答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19 20:06
                                                  这次更新的比较短小。。。因为要搞事情嘛,总要有个预备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19 20:07
                                                    帮你发4个字——前方高能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8楼2017-11-19 21:11
                                                      Chapter 7 执念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反正等我的意识再次复苏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一艘小船上。船只上没有橹浆,也没有帆,甚至连甲板都没有。我和河水之间,只有一层木板而已。船头站着一个人,一袭白衣,背对着我,看不出来她是谁。
                                                      “你醒了?”
                                                      “嗯。请问你是哪位?”话刚出口,我就觉得不太合适。毕竟现在我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没准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呢。
                                                      “呵呵,这不重要。反正你每次见到我,都当成第一次见面。”她还是没有回头,语气也没有丝毫的变化。
                                                      “那个,请问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我是死了吗?”看样子她好像很熟悉环境,没准知道我现在的情况。
                                                      “这取决于你自己。如果你想的话,你从这里跳下去就可以死了。”这是一句让人无法反驳却又没有任何用处的回答。
                                                      “那,我现在是什么状态?”
                                                      “这很难回答。可以说你处于生与死的边缘吧。“
                                                      “那,我怎么才能回去呢?回到生的状态?”
                                                      “回到?你为什么说回到?”面前的人的白衣突然变成了黑色,身边的河水也从碧绿变成了蓝黑色。可以听出,那个人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可是仍然没有转身。“在你出生之前,你不曾活过,在你死后,你也不再活着。你明明只是来自地狱的亡灵,偶尔路过一次人间。死亡才是常态呀。”
                                                      “可是我所有的记忆都是关于我活着的时候的呀。你为什么说我是亡灵?”
                                                      “呵呵,记忆。记忆只不过是别人告诉你的事情罢了。你能保证自己的记忆是真实的吗?呵呵呵,反正多说无益,你一时半会也死不了。随你怎么理解吧。“
                                                      “为什么我死不了?“
                                                      “你这是期待吗?呵呵,应该说原因是你自己还有什么执念吧。其实我也挺好奇的,活着有什么好的,你的执念到底是什么呢?“
                                                      “……”我有什么执念?我能有什么执念呀?是亲情吗?妈妈一定对我很失望了吧已经。无论我怎么样都不可能让她满意了。友情吗?我的存在有任何意义吗?无论是小涵还是胃痛,都可以没有我生活的很好呀。那,是爱情吗?可能吧。可是我已经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高练也不愿意理我了。爱情,真的存在吗?还是说那一切都是在夕阳下余晖下的残忍的意外?
                                                      “看样子你是不愿意说了。呵呵,那就不用说了吧。反正你总是要回来的。“黑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迷雾。渐渐的,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意识也再次模糊。


                                                      好痛,头好痛,胳膊也好痛,浑身都好痛。再次有了意识的时候,迎接我的是真实的痛觉。向四周看看,白色的墙,白色的床单,还有一个吊瓶。看样子我是在医院里了。唔,我昏过去了多长时间?感觉好像刚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但是梦里的内容却不甚记得了。感觉头上有好多虚汗呀,想伸手擦一下,却发现手根本动不了。唔,感觉有什么很沉的东西压着我的手。挣扎的稍微立起身子。啊,蓝色的毛衣,乱糟糟的头发,这个,这个!激动的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而一直抓着我的手的男生也似乎感觉到了,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高,高练!谢,谢谢你救了我。“无论在心中彩排了多少遍,有多少千言万语要说,真的看见真人的时候,却总是说不出来。
                                                      “啊,不,不用谢呀。这是我应该做的。“
                                                      “嗯。我昏过去了多长时间?还有爸爸妈妈去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23 21:10
                                                        “大概有一宿了吧。还没有告诉家长呢。因为——”他话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接走到我脸边,低下头,把嘴凑到我脸边。
                                                        “——据说咱们的冲刺班不叫衡火而叫豫立早书院了”耳边传来一阵风语声。
                                                        “哦,这样啊。那就先不用告诉妈妈了吧,也省的她担心了先。”这种事情,只要不是在霓虹国热血漫画中,肯定不是两个高三学生能够解决的。反正我也没有大碍,暂时先就这样了吧。更何况,我现在有些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个,高练,你怎么发现我的呀?“
                                                        “哦,这个,我,我在天台等了你好长时间,也没看到你你来。正打算回去,路过教室,就看见你躺在窗前了。“
                                                        “欸?你为什么要在天台等我?还有我们有什么约定在天台吗?“我故意重读了约定儿子,不知道为什么。
                                                        “嗯?你,你没有看到我上课给你写的纸条吗?“
                                                        纸条?啊!天哪!该死!木馨呀,你怎么把这碴事给忘了!我上课的确看到高练在一张纸上写了点什么,但是没有注意什么时候给我塞过来的。啊,天哪,该死!“
                                                        “对不起,我,我没看到。”本来还有的一点怨恨灰飞烟灭。
                                                        “啊,没关系了。反正现在我们又说上话了。”
                                                        “…”
                                                        “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当初不应该不理你的,惹你生气。“强忍着眼泪,我想用平和的语气道完歉。
                                                        “啊,没关系啦。应该道歉的是我吧。本,本来以为自己如果能够更强一些,才能更好的和你在一起的才去冲刺班的。没想到会导致现在的结果。“
                                                        再也忍不住了,积攒了好长时间的眼泪如暴雨后的山洪般冲破了最后的堤坝。一把抱住了高练,也不管他说什么了,就是哭。眼泪中,既有久别重逢后激动的,也有为自己的欠考虑而后悔的。就这样,等到高练的淡蓝色毛衣被染成了天蓝色,眼泪才渐渐减弱下来。
                                                        “我,我还是你的女朋友吗?“
                                                        “只要你还想的话,你一直都是呀。“
                                                        眼泪再次奔涌,蓝色的饱和度再次提升了。窗外的夕阳照在刚刚换上的白垩操场上,使后者也变得有一丝橙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1-23 21:11
                                                          这次比较长,所以也是分成了两部分写的。话说这次高恋出场了,可是为什么还是没人来看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23 21:12
                                                            你需要呼叫大军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24 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