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黑子吧 关注:171,157贴子:2,942,458

【原创】《每次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不对了!》奇迹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快穿)每次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不对了!》奇迹黑
文案:黑子某天突然在梦中进入了其他世界,而且还变成“反派”,在那里他遇见了疑似奇迹时代的各位(一个世界只有一个奇迹时代的成员)
第一个世界遇见了黄濑凉太,对方是众望所归的武林盟主,而黑子却是武林人士人人喊打的魔教教主...
第二个世界里,据说他绑架了绿间家族的独子——绿间真太郎,噢,据说人质目前还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
第三个世界,黑子呆呆地看着一群拿着武器的大汉,随后他“带领”着这些虾兵蟹将抢劫了一个又一个的富商,直到他遇见带兵前来剿匪的青峰大辉.....
第四个世界,紫原敦是富可敌国的商人,而他,刚刚从那富豪的家里顺走了紫原最心爱的宝贝,目前正被全国通缉。
第五个世界,据说他是乱臣贼子,苦心经营多年,终于在老皇帝双腿一瞪之时,成功从少年太子的手里夺得皇位,黑子默默看着台阶下挺直背脊的太子——赤司征十郎,突然感觉心惊肉跳,无语凝噎.....



——才发现发错贴吧了,发到隔壁奇迹黑吧了,不过也不算发错吧,但果然还是all黑吧人多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1-02 22:57
    黄黑1
    黑子哲也进入诚凛高中第一天就参加了篮球社团,从而认识了从美国归来的火神大我,对方在篮球方面的技术跟天赋让黑子看到了打败奇迹时代的希望。
    黑子直言说要成为火神的影子,让诚凛成为日本第一,他有这个信心,更有这个决心以及永不放弃的毅力!然而,一切都在今早起床后变了.....黑子哲也发现,他,一个有着梦想有着奋斗目标的普通少年......穿越了!!
    大清早起床发现床变了,房间变了,连头发都变长了,黑子直接懵逼。还没等他收拾好情绪就有一个穿着奇怪的少年推开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盆水。
    “你是谁?!”,还没反应过来的黑子下意识的质问道,说完才惊觉不对,这不是不打自招吗!黑子心里有点后怕的盯着那个少年。
    那人双目蓦地张大,手里端着的盆掉落在地上,洒了一地的水,颤抖着手怒视着他,黑子见他越来越生气仿佛下一刻就要冲上来揍他一顿的样子心里七上八下。
    下一刻,少年就动了,黑子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却见那人飞快的转身冲了出去,口里大喊,“不好啦!!!!教主又失忆啦!!!!!”
    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黑子被几个人围困在床上,一个头发花白蓄着长胡的怪老头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腕,旁边站着一个彪形大汉与一个气质温婉的女人,另一个就是刚刚推门进来的那个少年。
    怪老头颤颤巍巍的伸出另一只犹如枯枝般的手,艰难的比了一个二,“这.....这...这...”,所有人都屏息等着他的下一句,老头喘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臭老头子!能不能别关键时刻掉链子?!”,旁边那彪形大汉恼怒说道。
    黑子飞快扫了一眼那人,只觉心口直跳,这人身高跟紫原敦一般高,浑身都是鼓鼓的肌肉,腰间挂着两把大刀,横眉竖目的样子简直就像黑社会里的恐怖分子。
    老人没里那大汉,继续抖着手问道,“是.....是.....什....什么?”
    黑子现在心里惶惶不安,哪里敢随便开口。
    “是二啊!!”,少年在一旁着急道。
    老头缓慢的摇了摇头。
    “是手!”,大汉立马说道。
    老头依旧摇了摇头。
    女人皱着眉头,轻柔说道,“是手指吗?”
    老头这会没有摇头了,收回手,说道,“老...老...老夫....头....头....头晕!”
    “..........”
    大汉握着刀柄的手青筋暴露,一旁的女子安慰的拍了拍他的手,“神医,教主现在怎么样?”
    老人不理她,又用手比着二,“让.....让...让我...说..说完。”
    “*,你倒是直接说啊,在罗里吧嗦的信不信我砍了你!”
    黑子鹌鹑似的坐在床上不发声,他已经看到了大汉身侧的大刀从刀鞘里漏了出来,银光闪闪的一看就是真家伙!
    神医没把大汉的威胁放在眼里,对着黑子比着二,轻快地说了一个字,“耶!”
    这老爷爷脑子没毛病吧?!!!黑子看着老人像看神经病似的。
    “你们别拦着我,看我不砍死他!”,大汉手高举着大刀面目狰狞地看向老人。
    少年冲过去抱住大汉的的腰,“冷静啊!”
    少年体型在大汉的面前显得格外纤细,黑子以为对方马上就会被推开,但事实相反,被抱住的大汉再没前进一步,反而被死死地困在原地。
    神经病一样的老人,抢劫犯一般的大汉,以及怪力少年!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唯一正常的就是那个女人了。
    注意到黑子的视线,女人安抚的笑了笑,缓步上前,轻轻抚摸着黑子的面庞,“瞧瞧这小鹿般的眼神,真是我见犹怜,别怕啊,姐姐会保护你的。”
    黑子一哆嗦,屁股又往床里挪了一些。
    女人直起身,温声劝道,“都别闹了。”,短短一句话就让吵闹不休的两人安静下来。
    之后黑子就从女人的嘴里得知,他是一个邪教的教主,去年练功走火入魔,之后不仅内力絮乱,甚至还出现了失忆现象,而且还失忆三次!老人是教里的大夫,大家都称呼他为神医,那个少年是他身边的小厮,女人则是教里的右护法。
    教主,护法,小厮这些词对从来不看小说的黑子来说,完全不能理解,但是邪教他听懂了,然后从女人的话里得知,他,一个根正苗红的正直少年,现在是一个邪教组织的头头?!
    神医留下一句教主身体无碍就颤抖着身体走出房间,路过大汉身边时,还微微抬高了下巴,用鼻腔发了一个音,“哼~”
    “啊啊啊啊,臭老头子!!!”,大汉又将刀举了起来,但依旧被少年即使抱住腰身阻止。眼角那老头子的身影越来越远直至消失,大汉蓦地双眼通红,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呜......气死我了.....呜呜呜”,黑子看着大汉噗通一下坐在地上蹬腿,刀被丢在一边,两只手不停地揉着眼睛,声音粗狂的嗷嗷哭着。
    上一秒还凶狠的跟歹徒似的,下一秒哭得像个智障!黑子看得目瞪口呆,此时右护法袅袅婷婷得走过去,右手温柔的搭在大汉的肩上,左手轻拍对方的胸口哄道,“乖,不哭。”,黑子发誓,他看到那女人故意在那大汉胸肌上来回摸了好几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1-02 22:59
      右护法掏出手帕轻轻擦着大汉的眼泪鼻涕,一点也不嫌弃,笑容可亲地继续哄着,“哎呀,你可别哭了,哭得我都要激动了。”
      大汉立马顿住,用手帕擤了把鼻涕,又将那深入衣服的手拽了出来,神色严肃的站了起来,朝黑子双手抱拳道,“既然教主无碍,属下告退。”,话一说完就赶紧溜了出去,仿佛背后有野狗在追一般。
      一切都转变的太快,黑子坐在床上看得一愣一愣的,右护法嘴角含笑地朝黑子告辞,然后婀娜多姿的朝大汉的逃离的方向走去。
      奇怪的人又走了两个,只剩下那个脸色不太好的小厮,别看这人年纪最小,刚刚才秀了一把天生神力,黑子见他面色不愉,双手默默拉着被角不敢吭声。
      “教主要去其他地方看看吗?”,小厮走上前道。
      黑子见对方虎着脸,听话的点点,乖乖地拿起衣裳准备穿上,哪知道衣服一打开又懵逼了,这衣服他不会穿啊!
      对于黑子不会穿衣的情况,小厮觉得理所当然,很自觉的接过衣裳替黑子更衣,黑子就像没有自理能力的儿童一般,让抬手就抬手,让转身就转身,小厮突然感觉教主就像自己的孩子一般,心里汹涌出浓浓的父爱。
      转过身的黑子突然看到这人眼里的慈爱差点跪了,这里的人就没人是正常的!
      之后小厮就带着黑子四处参观,嘴里熟练的介绍,黑子四处观看,发现这里真的是非常大,对于居住场所只有两层的黑子来说,这个教主的寝宫他可以开出好几个篮球场.......
      之后还有花园,书房,练武场,藏宝室,所有的建筑都是黑子从未见过的,倒是挺像史书上的一些古代建筑。
      去书房时,黑子随手拿了一本书,上面的字都是用毛笔书写,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黑子发现他一个字都不认识!
      苦逼黑子还没从秒变文盲的打击中回过神,又被带往练武场,然后看到了两大排的违规武器.......第一排的那把大刀目测比他都高出一大截.....
      然后黑子看到那个跟他一般高的小厮走至大刀前,轻松一提,就将大刀拔了出来,然后到了另一边的空地上虎虎生风的耍了一把大刀。
      在看到那人凌厉的刀法,黑子面瘫得脸终于碎了......这个世界不仅变态多,还特别危险....
      “好久没痛快的耍过刀了,这还是教主亲自传授给属下的,许久不见教主的刀法,还望教主演示一番。”,说罢就将手里的大刀递给黑子。
      黑子下意识伸手一接,哐当一声,大刀掉在了地上.....这刀也太沉了吧!!!
      黑子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瞅了瞅小厮,一看对方拉着脸立马道歉,“对不起!”
      小厮一听,瞪大眼倒退了一步,“教主!你....”,小厮将后面的话吞了下去,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又带着黑子回到了房间。
      房门一关,小厮就双膝跪地,言辞恳切,“还请教主使出全力打我一掌!”
      黑子吓了一跳,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像他下跪,“你快起来,你怎么跪下了。”
      “还请教主打我一掌!”,小厮跪在地上面不改色的重复道。
      “全力地打你一掌??”,黑子不敢置信的问道。
      “额.....”,小厮突然犹豫了一会儿,补充道,“恳求教主给属下留条命!”
      不不不,你太夸张了,我打不死你的,黑子想,今天遇到的奇葩事太多了,免疫能力提高,既然他让打就打吧。
      黑子搓了搓手,决定按照对方的要求全力打一掌,手臂往后轮了一圈用力朝对方打去。
      ——————————————————————————————————tbc————————————————————————————————————
      看文注意:1:此文不定期更新
      2:黑子就算穿越成反派也不会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所以期待黑子王八之气的妹纸要失望了。
      3:这文是去年的脑洞,那会在贴吧更了3章,目前重新码,那三章作废重新写了。
      4:此文在LOFTER跟百度贴吧同步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1-02 22:59
        黄黑2
        小厮看着黑子高举的手,马上运起内力准备抵挡教主的一掌。
        啪!
        小厮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正揉着手的黑子,眼里含泪的控诉,“打人不打脸!”
        黑子无辜地眨眨眼,“不是你让我打你一掌吗?”
        小厮:“..........”
        “教主刚刚为何没用内力?”
        “内力?”
        小厮先是震惊的看着黑子,然后沉着脸站了起来。
        黑子心里有点虚,“你别生气.....”
        小厮:“不......属下没生气,属下只是在伤心。”
        然后小厮又飞奔出去了,没过多久,刚刚走掉的几人又重新聚集在这里。
        “怎么武功突然没了?!”,大汉在神医面前焦急的走过来走过去。
        “有.....有.....内...内力。”,神医握着黑子的手腕说道。
        大汉瞪大眼睛,“那为什么使不出来?!”
        “不....不...知道!”,神医漫不经心的撇了一眼大汉。
        “你是神医你怎么会不知道!”
        神医捋了捋长胡子,“解....解释...太...太...长!”
        “..........”
        教主失忆不是第一次,但这空有一身内力却不会使还是第一次,这次失忆连武功都忘记使了,这可是大事,作为教里的顶梁柱,这要是让武林那群人知道了还不得完蛋?!
        这个消息必须烂在大家的肚子里!右护法千叮万嘱让黑子千万不要一个人出门,去哪里都要带上护卫跟小厮。
        然后,黑子就开始了每天24小时都有人陪护的婴幼儿生活......真的是除了上厕所哪里都有人跟着!外出还要求不能对人笑,虽然黑子平时都不怎么笑,但也不能让他时刻保持眼露杀气的样子吧?
        黑子虽然很宅,但在这里他真宅不了....没有电子产品还是个文盲,感觉像提前体验了一把监狱的生活.....唯一的乐趣就是让小厮跟他讲所谓江湖八卦了。
        黑子洗漱完,乖乖爬进被我,双眼期待的看着小厮,手还拍了拍被子催促道,“可以讲了!”
        黑子现在一点也不怕这个看起来很凶的少年,几天相处下来,他发现这人非常好说话,性格随和,黑子有一次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总生气,结果对方扭曲着脸看起来更加愤怒,“.......属下没生气,真的,我就天生长这样!”
        小厮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教里的人都很奇怪,不让别人叫名字,黑子实在好奇的不得了,就天天跟在小厮身后进进出出,对方吃饭他看着,对方练武他看着,对方洗澡黑子也抱着澡盆敲人房门,后面小厮半夜醒来发现蹲在床边默默盯着他的黑子后崩溃地举起了白旗。
        不让人叫名字也没啥特别的原因,就是名字不好听呗,小厮进魔教前家里是种地的,家里人都希望自己种的粮食多,就给他取名产,希望年年产粮之意,这没啥不好,坑就坑在他父亲姓晓!晓产小产?!!!懂事后他再也不让人叫这名了,教里的人都喊他晓厮,后面就直接喊小厮小厮了。
        黑子听后平时瘫着的脸也露出了笑容,内心无比满足的离开了小厮的房间。
        小厮看着床上的黑子清了清嗓子,“今天属下来讲讲最新上任的武林盟主。”
        “武林盟主?”,黑子歪着脑袋疑惑的看着小厮。
        “就是我们敌人的老大,武林盟的人跟我们邪教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前不久,老武林盟主将位置传给了他的儿子,这个新上任的盟主端了我们不少窝,实在可恨,要不是教主现在功力出差,不然早就教训教训那黄毛小子了!”
        黑子在床上把自己卷成了一个蚕宝宝,只露出一张脸,“那个盟主很厉害吗?”
        “当然没有教主厉害!教主的武功可是天下第一!”
        黑子眨巴着眼睛无情戳破道,“我觉得我现在是天下倒数第一。”
        “............”
        虽然很无情,但这个还真是现实...黑子现在跟普通人一样,唯一的优点大概是自身存在感微弱?好吧,能躲避敌人的特点也是一种优点...
        小厮敲了敲桌子,“注意注意,既然打不了,咱们就躲着走,武林那边跟我们时有争端,教主如果看到一头黄毛的长得人模狗样的就赶紧躲开!据说这厮心狠手辣,还花心滥情,反正那种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人准是他!”
        “.........”黑子揉了揉眼睛,“他叫什么名字啊?”,跟着对方这种描述,黑子觉得他可以不用出门了。
        “.........忘记了.....好像姓黄吧...”
        这个晚上黑子听了不少这个黄盟主的八卦,比如仗着自己长得好处处留情,伤了一堆女人的心,什么某某花魁为他守身如玉,哪个派的大美人非他不嫁等等等,结果都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人虽然衣冠**了些,但据说是练武的奇才,小小年纪功力就已经略胜老盟主。
        为了让目前“柔弱”的黑子成功远离危险人物,小厮还特意画了一副肖像图,第二天一早就拿给黑子看,怕黑子忘记,还专门贴在黑子的床头上。
        这里的人用的都是毛笔,而且乡下人哪里学过画,黑子看着床头上的那张纸,指着画像上的眼睛抽着嘴角问道,“为什么眼睛是这个形状?”
        “桃花眼嘛。”
        桃花眼也不是桃子啊!而且其他不说,这眼睛画的真是看得人非常有食欲啊.....这个画像已经看不出是人了,黑子叹口气,就当辟邪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02 23:00
          黑子现在无事可做,他曾向右护法提出学习认字,结果对方温温柔柔的驳回了,“教主迟早都是要失忆的,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抓紧时间享受下童年吧。”
          黑子奇怪地问道,“为什么是享受童年???”
          右护法微笑地看了黑子一眼,笑笑不说话。
          那眼神就像在看自家傻儿子一般.......
          黑子沉默,心里想着再也不找右护法玩了!现在他经常去的是神医那里,那里有很多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今天照旧带着小厮跟护卫去串门去了。
          邪教依山而建,四面环山,地势险要,可谓是易守难攻,神医住的地方离附近的村落很近,同时也是邪教势力的灰色地带,但谁也想不到名震江湖的神医会住在这么一个小破茅草屋里,还养了家畜,鸡鸭鹅...连猪都有....
          黑子到的时候,神医的药童正在扫地,药童听说是从村里来的,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神医可怜他,就请他过来当了药童,帮忙做点杂事,每个月给点钱还教他一点医术。
          黑子同药童打了个招呼就去找神医,结果推开大厅的木门发现右护法也在,两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怎么了?”,黑子担心的问道。
          右护法严肃的脸一看到黑子就柔和下来,“别担心,就是收到线报,新任的武林盟主号令几个门派准备剿灭我们邪教,黄毛小儿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就想来剿灭我们。”
          黑子一听,作为邪教组织头头的他感觉要完,“那该怎么办?”
          “放心,我们邪教从来不硬着头皮上,能用阴的当然用阴的呀。”,右护法拿出从神医那里拿来的药露出了迷之微笑。
          小厮跟大汉也参与进讨论里,黑子什么都不懂,就坐在一边老实听着。
          “不.....不...不好了!!!”,药童推开门,长着嗓门大声喊道,“村里刚来人说,这叫入口那里来了好多人!全都是武林的人!”
          右护法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当即决定去会会这群人,脚尖一点就直接飞了出去!!!黑子眼睛瞪得老大,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能直接跳到树上!
          这时小厮转头就朝黑子说道,“属下先走一步。”,不等黑子反应跟着护卫一起脚一蹬,也跟着上了远方的树.....
          身边的人都这么厉害吗?!!黑子惊呆了!随后看着颤颤巍巍站起来的老神医,还是有一个正常的!黑子心里立刻舒服了一点。哪知道下一秒老神医竟然单手就将药童拎了起来,然后跟风中飘摇的风筝一般带着药童也走了.......
          黑子一个人在风中凌乱......感觉被整个世界抛弃,为什么没人捎上他?作为一个假冒伪劣产品,他是去还是不去,黑子想了想,决定还是回去洗洗睡吧,他觉得他去的话估计得横着回来......而且最关键是他也找不到路!
          因为神医的住处离村庄较近,所以时常有村里的猎户在山里布置陷阱,城市少年黑子哪里知道这些,看到铺满树叶杂草的异常地方也照旧踩进去,然后下一秒他就被摔傻了.......
          满脸灰扑扑的黑子揉着肩膀抬头看了看这接近3米的深坑沉默了........黑子尝试地跳了几次,结果连边都没摸到,摸了摸土壁,竟然意外的平整,看来想爬上去也不太可能。黑子沮丧地抱着膝坐在陷阱里等人来救了,不知道能不能吃上晚饭啊......
          “这位小兄弟,需要在下帮忙吗?”,一道含笑的声音在黑子上方响起。
          黑子惊喜的抬头,随后愣住,这不是黄濑凉太吗!!!!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1-02 23:01
            黄黑3
            没想到会在这个世界看到熟人,黑子直接高兴的脑子懵住了。
            黄濑凉太本来是带着大部队要去找魔教晦气的,哪知半途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他立刻吩咐心腹带着人继续前进,他则偷偷跟踪这个可疑的人,结果没想到那人轻功非同一般,黄濑跟踪到这片树林后反而找不到那人的身影。本想原路返回的他就看到一个少年吧唧一声掉陷阱里去了。
            这里是邪教的势力范围,黄濑怕那人是邪教成员所以并没有马上过去,而且偷偷跳上树观察了一番。看着满脸是土的少年在坑里蹦哒的样子,黄濑忍不住笑了,这哪里来的呆兔子,他想,魔教肯定没有这么弱的人,应该是附近的村民吧。见少年可怜兮兮的抱住膝盖,显然已经放弃的样子,黄濑这才从树上跳下来。
            坑里的少年抬起头,他一身狼狈,眼睛却出奇的澄澈明亮,这种眼神黄濑只在不谙世事的少爷身上看到过,心里最后的防备也因为这双眼直接消失。
            黄濑见黑子呆呆看着他一直不吭声,直接跳进坑里。直接单手搂住黑子的腰带着黑子跳了出来。
            “你也会武功吗?!”,黑子激动的趴在黄濑怀里,抬起头眼睛扑灵扑灵的闪着光。作为一个男人,对武功没有兴趣是不可能的,然而教里却没人教他,说是教了也白教,也许没过多久又忘记了。
            黄濑被黑子看得心跳如鼓,近距离看,才发现黑子的眼睛真的是非常漂亮,感觉再看一眼他就要弯了.....
            “我从小就开始学武了。”,黄濑挠了挠下巴。
            从小?黑子微愣,他这才发现黄濑束着长发,更重要的是,黄濑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陌生人。
            这不是黄濑!黄濑不会不认识他,虽然是换了一个身体,但是这个教主跟他长得是一样的,如果是黄濑见到他不可能是这种神情,黑子失望的松开抓住黄濑衣服的手。
            他从小学武怎么了?为什么这个少年一幅特别伤心的样子???
            “你的脚还能走吗?”,他刚才就发现黑子跳的时候,动作不协调,想来应该是跌下去的时候脚受伤了。
            黑子动了动扭伤的脚,觉得走回去不太可能,他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黄濑,“走不回去了。”
            救人就到底,黄濑决定先把少年送回去在去跟大家汇合。他一把抱起少年,“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可以说邪教的生活相当能腐蚀人心,黑子窝在黄濑怀里也没觉得哪里不对,直接伸手指路。
            黑子对这个长得跟黄濑一模一样的人一点也不觉得生疏,甚至主动问了对方名字,结果一听对方也叫黄濑凉太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他现在直接肯定这人是黄濑凉太的前世,自从他穿到这里后他就抛弃了无神论......
            黄濑怀里抱着一个人,一路走来连气都不带喘一下的,他跟着黑子的指示走,却看到前方竟然是一片桃林。
            黄濑感觉有一丝不对劲,现在并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然而这里的桃花却格外的茂盛。
            “穿过这片桃林就到了。”
            怀里的少年面色如常,黄濑虽然觉得这里有些异常,然而他已经给黑子打上了无害的标签,而且他对自己的武功相当的自信,除非是魔教的教主亲自出马,否则这个武林里恐怕谁也别想抓住他。
            眼看就要到魔教宫殿了,黑子对黄濑除了姓名跟年龄,其他依旧什么都不知道,到了桃花林时,黄濑莫名变得沉默起来,想跟黄濑交朋友的黑子不开森了,他到邪教后这里的每个人都宠着他纵着他,难免养成了一点小脾气,见黄濑不太搭理他也抿着唇不理对方。
            满天的粉白桃花随着风轻轻摇曳飘落,丝丝缕缕的阳光从花瓣中的缝隙中穿过,让这片桃林美得犹如仙境,黄濑闻着这淡淡的桃花香,心里暗暗警惕,余光看到因为他的冷淡而生闷气的少年心里一哂,还是个孩子啊。
            这里到处都是大同小异的桃树,不熟悉的人进来肯定是会迷路的,黄濑在黑子的带领下,很快就看到前方有扇小门。
            黑子看到门后开心道,“那就是我家!”
            黑子正准备打暗号让人开门,没想到门就从里面打开了,神医苍老的脸出现在面前。突然看到神医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刚刚不是走的另一个方向吗?怎么突然出现在他后院的小门?
            然而还不等黑子反应过来,抱着他的黄濑突然一个踉跄,眼前一花,抱着他的人变成了突然出现的护卫,接着周围咻咻的冒出好几个人,每个人都手握武器,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邪教的人果然阴险!我就想问一句,你刚刚是什么时候下的毒!”,想不到他黄濑也有看错人的一天!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黑子看到黄濑眼里的仇视,心里一慌,“不...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等黑子解释,黄濑就出口打断了他的话,他现在对这个少年说的一个字都不信!瞥见少年委屈的神色更是眼露鄙色,从未见过如此虚伪做作之人!
            很快被喂了化功散的黄濑凉太被五花大绑押送下去,黑子想阻止的,结果被护卫一把捂住了嘴,小厮来到他旁边跟他讲了讲事情经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1-02 23:01
              本来武林跟邪教对质是少不了两方的头领的,结果黄濑还没到,武林就在邪教门前先坐着等了,也不挑衅邪教,就一堆堆的在哪里聊天....邪教这边,等右护法等人陆续到后才发现,竟然把教主给忘在神医那里了!!不过这都不是问题!他们可是没有原则的啊!立马就让人抬了轿子把小厮给扔了上去,新出炉的伪教主就诞生了。
              武林中的人一看,邪教的人几乎都来了,站在前面的人瞅了瞅轿里的人,心想果然是邪教最难对付的人,看着就很凶的样子,那不怒自威的气势倒是吓坏了不少刚刚闯江湖的小菜鸟。老一辈的才不怕,毕竟正派的人可不少,哪知道他们才这么想就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小厮想,我这个临时教主也是可以临时指挥的啊!早就想下毒了!能下毒为什么还跟你们打?也就是教主这人太耿直了,感叹完后还让旁边的人去多放点软筋散。
              之后抓了几个武林中影响力比较大的几个新秀,软禁了几个老太婆老头子就急忙撤退了,毕竟他们几个心里还是有点慌那手无寸铁的教主的,回去的途中正好看到武林盟主抱着他们家教主呢!
              几个人心里一转,得来阴的,他们纯洁可爱的教主可在对方手上呢,可恶的武林盟主竟然敢染指他们的教里的宝贝!神医让小厮往回去的路上撒了一路的散功粉。
              黑子这边回去换了衣服,一会儿得去外院决定怎么处理那几个武林人士,黑子本想说放了,又想想不对,他没想到黄濑竟然是武林盟主,他记得小厮说武林盟主姓黄的呀,小厮淡定回复道,黄濑凉太不姓黄?什么他姓黄濑?不好意思,乡下人没见识。黑子又问了一句,你觉得我姓什么,小厮义正言辞,姓黑!
              ........
              一旁的右护法这时找出来科普了,说黑子跟黄濑的父亲都不是中原本土人士,姓名当然跟这边的有些差别,当然,中原人可没有地方性歧视,他们觉得来了我中原当然就是我们中原人啦,在我们的地盘上生活,娶了我们这边的婆娘,还想着自己不是中原人?这肯定是要被教训的。
              黑子到外院的时候,看到黄濑双手被捆,他的旁边零零散散狼狈的跪着几个人,鹤立鸡群的黄濑就有些显眼了。黄濑撇了一眼黑子,很快就眼含愤怒的移开了眼睛,想不到大名鼎鼎的邪教教主竟然如此狡猾!
              黑子看见黄濑那厌恶的眼神。心里别提多委屈了,这下朋友没得做,倒是直接成了敌人。
              右护法几人也知道教主内力尽失的事情不能节外生枝,来这里的人可谓都是教里的核心人物。十多个人眼睛都神采奕奕的看着黑子,一个身穿黑子劲装,面容凶恶的男主站了出来,“教主打算如何处置这几人?”
              “放....唔...”,小厮立马捂住黑子的嘴,黑子不开森的拍了拍小厮,表示自己知道错了,心想,这放也不能放,杀,那肯定不行的,他连杀只狗都不忍心,还杀人?毒打也不成啊,听说邪教刑堂都是竖着进去躺着出来的,黄濑进去不死也残啊!头疼。周围一双双眼睛期待的看着他,黑衣青年眼神尤其火热。
              想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办,不能放不能打的,后面干脆直接瞪着眼睛耍赖,白皙修长的手指指向黄濑,“这个留在我身边,我亲自看管!”
              “教主!”
              “不可!”
              此起彼伏的反对声立马响起,黑子一甩手,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无赖样,当然这是在小厮等人的眼里形象,其他**粉教徒的眼里就成了教主心有成算,果然是干大事的人。
              “那其他人怎么办?”,黑衣青年似乎有些不甘心。
              黑子看看地上那些仇视他的人,他可不是圣母,从他一出现就对他各种鄙视仇视怒视的这些人一点好感也没有,“都把武功封住,拉下去刷恭桶倒夜香,不干活的没饭吃。”
              “岂有此理!你可知道我是谁吗?!”,其中一个青衣少年破口大骂。
              黑子才不理他,这里他谁都不认识,管你是谁,“好了好了,都散了吧。”
              黑衣青年面色不愉的走上前,“就这么简单放过他们?”,作为刑堂堂主,他的鞭子早就开始饥渴难耐了!
              “那你去刷恭桶倒夜香?”,黑子平静的凝视着他,作为现代人,黑子在了解这边的夜间厕所后简直目不忍视,尤其是知道恭桶还需要人清洁的时候,觉得这个工作简直就是是对人的折磨,所以让这群人去做这些事不好吗?毕竟关着这群人还要给饭吃,他们还不是生产,浪费粮食!
              “..............”
              ——————————————————————————————tbc——————————————————————————————————
              都没人看,啊哈哈哈.....尬笑
              冷清的都没有动力更文,唉,我还是自娱自乐吧,为自己更,随时可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1-02 23:02
                好看好看٩(•̤̀ᵕ•̤́๑)楼楼加油加油加油加油٩꒰。•◡•。꒱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03 07:54
                  好看好看,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1-03 08:51
                    楼主那原来的贴子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1-03 15:28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1-03 19:40
                        求更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1-03 20:16
                          _(:зゝ∠)_23333笑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1-04 07:18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11-04 17:01
                              黄黑4

                              黑子再次见到黄濑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对方已经换上了一件月白色长袍,腰间系着浅灰色金丝腰带,外面套着一件淡金色纱衣,不得不说又帅出了新高度,如果对方不是一脸屈辱的样子就好了。

                              小厮将黄濑带到后就板着脸下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两人大眼瞪小眼。

                              以前这个时候都是小厮给他讲睡前故事的时间,结果今天右护法一脸暧昧地跟他说晚上把黄濑送过来。

                              黄濑看着坐在床上的少年,依旧是一幅无害的单纯模样,谁会想到这人竟然如此阴险,而且还对他有这样龌蹉的心思!想到那女人说的男宠身份,黄濑脸就更黑了!

                              黑子一看黄濑好像更不高兴了,弱弱说了一句,“我给你把绳子解了,你待会乖乖的知道吗?”

                              黄濑沉默,察觉到黑子的靠近身体一僵,想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今天就要栽这魔头手里了?!

                              黑子可不知道黄濑心里的弯弯绕绕,也不知道对方是以男宠的身份留下来的,还以为对方跟小厮做一样的工作。

                              毕竟一直绑着也怪难受的,而且他手里还有人质哼哼,才不怕对方做什么。给黄濑松了绑后黑子又爬回床,窝进被子里,眼睛期待的看着黄濑。

                              黄濑想到昨天被种进身体里的蛊,还有被关在魔教牢里的几个长老,以及后院里的那几个少年,绝望的闭了闭眼,颤抖着手开始脱衣服。

                              今日之辱,他日必将加倍奉还!

                              “你脱衣服干什么?”,黑子疑惑的看着一脸绝望的黄濑。

                              黄濑正在解扣子的手顿住,惊讶的看着黑子,“不是让我...让我....”,服侍两个字实在是说不出口!

                              “哼,出去出去,我不要听你讲故事了!”,黑子生气地嘟着脸,从被子里伸出手挥挥,“出去出去。”,说完就拉过被子盖着脑袋,你不待见我我还不待见你呢!明天就让你挑一天大粪去!

                              惊喜来得太快,黄濑高兴的扒开被子,“我讲我讲!”

                              黑子见黄濑终于不苦着脸了,决定大度的不跟对方计较,矜持的点了点小脑袋瓜子,心想,那就放过你一次,不然让你挑大粪!

                              黄濑从小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肚子里的故事不少,一个个快意恩仇的江湖的故事听得黑子不禁心生向往,缩在被窝里感叹道,“有武功真好啊。”

                              黄濑停住,悄悄凑近黑子装作随意地的问道,“教主没有武功吗?”

                              “使不出来。”,黑子揉揉眼,有些困的打了个小哈欠,刚说完话两只手就被扣住反压向上方,他看着突然压住自己的黄濑呆呆地眨巴着眼,“你干嘛?”

                              黄濑眯着眼看着被锁住脉门的黑子依旧一副懵懂的样子,看来打探到的消息是真的,魔教教主不仅走火入魔,还失去记忆,他心里冷笑,这下风水轮流转了吧,竟然把我当说书先生,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你!

                              他阴测测的凑近黑子的耳边轻声说道,“当然是劫持你啊。”

                              “噢。”

                              黑子淡定的样子让黄濑觉得奇怪,“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了?我是要劫持你啊!”

                              黑子歪着脑袋想了想,“那你手松一点,我的手好疼。”

                              黄濑狐疑的看着他,最后还是放松了力道。就在他放松的一瞬间,黑子突然用力抽出手,拉开手腕上的一条红线,在黄濑重新按住他前摇响了手上的铃铛。

                              黑子一挣脱黄濑就暗道不好,果然,对方手腕上的铃铛一响他的身体就开始剧烈疼痛起来,是那条蛊!

                              已经溜到一旁的黑子看黄濑痛得身体都蜷缩起来,吓得赶紧停手了,他听神医说如果对方要袭击他就摇这个铃,但没想到黄濑会这么痛,他急忙凑过去,“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你没事吧。”

                              黄濑一把打开黑子伸过来的手,“不需要你假好心!”,他真傻,明明就是被这个少年骗进来一次,现在又被对方骗了一次!

                              黑子捂着被打的手,板着小脸语气气呼呼的指控道,“是你要先劫持我的,不然我也不会摇铃。”,他站起身光着脚就跑了出去,“小厮小厮。”

                              “属下在!”,正在远处树上打盹的小厮见黑子光着脚跑出来大惊失色,立马把黑子抱了起来走回房间。

                              黑子指着床上的黄濑说,“送他回房去吧,他受伤了。”

                              受伤了?

                              小厮眼悄悄撇了一眼对方的臀部,想不到啊想不到啊,啧啧。

                              黄濑直觉后背一凉,一看那人猥琐的眼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黑着脸坐起身,“我好的很!”

                              “可你刚刚明明很痛的样子!”

                              诡异的视线再次扫向黄濑,他紧紧衣服,“你不摇那破铃铛我就不痛了!”

                              小厮脸色一变,“你对教主做了什么?”

                              小厮长得本来就凶,这脸一生气看起来更恐怖了,仿佛下一秒就要爆起砍了黄濑似的。黑子连忙摆手,“没事没事,都是误会,你赶紧把他送回房去,我困了。”

                              “教主不让他侍寝吗?”,虽然感觉一朵鲜花插牛粪,但奈何教主喜欢呢?

                              侍寝?黑子疑惑,不过黄濑好像有点紧张的样子,还是不问了,改天问其他人好了,“不用了。”

                              小厮不疑有他,将黑子放回床上后从怀里拿出一条手帕,轻柔地擦着黑子白皙的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1-08 23:47
                                度娘又出问题啦,后半部分老穿不上来吐血,发图试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1-08 23:54
                                  很好看哟~楼楼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1-09 00:10
                                    好看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1-13 11:23
                                      楼主还有两个坑没填完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1-20 04:32
                                        楼主,写得很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1-23 11:34
                                          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1-23 11:3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23 21:59
                                              啥时候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2-02 03:36
                                                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1-11 01:13
                                                  真的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1-11 01:13
                                                    我顶我收藏我暗中观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8-01-11 10:31
                                                      LZ还更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1-12 21:40
                                                        楼主(*´◐∀◐`*)求更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1-20 22:57
                                                          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01-28 21:23
                                                            这个……太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2-03 20:1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