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很在乎你吧 关注:11,172贴子:150,645
  • 2回复贴,共1

我只在乎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结婚两年,唯一能够让陆瑾城回家的理由成了离婚两个字。徐洛不甘心:“陆瑾城,睡我,我是你的合法妻子,你躲不掉的。”“徐洛洛!这么欲求不满怎么不出去找!”药物起效,陆瑾城控制不住,一把掐住她的腰,翻身压在她的身上。  


回复
1楼2017-10-30 15:51
    我只在乎你
    ×第二章 终于被舍弃了
    隔着车窗手机被扔了出去。
    “徐婉,你想干什么?”
    徐婉整个人都扑了上来,拼命的和徐洛抢方向盘,飞速的车子被迫在柏油路上蛇行,蹭出尖锐的声音。
    徐婉挤在徐洛身边,一脸狠意的笑:“徐洛,你不要脸抢了我的东西,我带你去死!”
    徐洛一脸错愕的看着前面的水库,拼命的踩着刹车,然而一点用都没有,车子还是在两个人的尖叫声中像只离弦的箭腾空而起,嘭的一声巨响扎进了水底。
    一瞬间阳光变成了黑夜,大量的水涌进了车厢,徐洛挣扎着,她想从半开的车窗中爬出去,然而她发现这很困难,于是她捞起手机死命的砸着挡风玻璃。
    手被碎玻璃扎的鲜血淋漓,她仿若未觉,固执而机械的砸着车窗。
    她不想死,陆瑾城还没有爱上她,陆瑾城还没有爱上她,她还没有把当年的事情解释清楚,她怎么可以死!
    她如果死了,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徐婉在一起了,她甚至能够想到两个人赤身裸体缠在一起向她炫耀的场面。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砰的一声巨响,龟裂的车前窗终于抵不住水的压力,碎片全部炸了进来,在徐洛身上割下无数道口子。
    昏暗的视线中,徐洛隐约看到了一个人影朝她游了过来,是陆瑾城,她无声的笑了笑,他到底还是来救自己了。
    漫无边际的水中,她向他伸出手,企望他能拉自己一把。
    直到亲眼看着他擦着自己的指尖向徐婉游了过去,她才错愕的忘记了挣扎。
    水冲的她眼睛发涩,她不在乎,像一截浮木,用一双空洞的眸子眼睁睁看着陆瑾城将徐婉宝贝一样护在怀里,转身向上游了过去。
    从始至终,在徐洛看来那么长的时间中,陆瑾城根本没有看她一眼。
    仿佛自动屏蔽了她的存在。
    徐洛不信,她拼命的想要抓住陆瑾城的手,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渐行渐远。
    大概真的没有看到自己吧......
    徐洛张口想要喊陆瑾城的名字,汹涌的水立即灌进了她的口中,撕扯着她肺中的空气,像是被一双巨大的手扼住咽喉,强行注入无尽的绝望。
    水下有无形的手扯着她沉下,她透过一连串的气泡目光放空的看着陆瑾城远的成为一颗光点。
    人在水中窒息五到八分钟,生存概率接近零。
    陆瑾城,你是真的舍弃我了吗?
    她喜欢了他八年,八年的追逐长跑中,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她,八年的等待换来的却是他毫不犹豫的舍弃。
    陆瑾城,我才是你的合法妻子啊,我把我的心都捧给你了,可是你把它丢到哪去了?
    ......
    医院里。
    洛洛醒来的时候,病房中并没有人。
    她浑身都在痛,细看才发现是被玻璃划出来的细碎口子,不过好在,她没有淹死。
    陆瑾城救得她吗?
    洛洛下意识的想,扶着墙走出了病房,正好撞见一个小护士:“请问,你知不知道陆瑾城在哪里?”
    “那边vip病房里。”
    洛洛嘴角不自觉的浮现出笑意,脚步不稳的摸了过去,站在门口刚想推门,便听到里面传来了徐婉的笑声:“瑾城哥,你对我真好。”


    回复
    2楼2017-10-30 15:52
      我只在乎你
      第三章 想离婚,你做梦
      洛洛一把推开门,砰的一声房门发出吱呀的颤音。
      徐婉看到鬼一样扎进了陆瑾城怀中,吓得浑身发抖:“瑾城哥,我不想见她,她想要我的命......”
      陆瑾城目光沉恶:“徐洛,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她死没死,”洛洛冷笑:“徐婉,我的男人你靠着舒服吗?”
      “徐洛,你知道你已经涉嫌杀人未遂了吗?别逼我亲手送你去监狱。”陆瑾城一脸冷然,这个女人太狠,手段太绝,为达目的连自己都不肯放过的女人该有多危险。
      “我不知道!”徐洛发狂的喊:“我只知道我差点要死了!我老公扔下我救了别的女人!‘
      徐洛冲上去抓住陆瑾城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话声哽咽:“陆瑾城,你放弃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里会停止跳动?难道我死了,你都不会觉得有一点难受?”
      陆瑾城的目光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动容,然而只是一瞬他便重新蒙上了冰冷的外壳,将一份离婚协议书扔在徐洛面前:“既然你已经清楚答案了,那正好趁我们还没孩子,签了协议对大家都好。”
      徐洛愣愣的看着离婚协议四个大字,仿佛一个闷雷劈在头顶让她反应不过来。
      离婚协议明显是提前准备好的,在不知道她是否能够活下来的情况下,他就准备了这个。
      或许,他更希望她直接就那么死掉了。
      徐洛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抓起协议书疯狂的撕碎,散落的苍白纸片就像她支离破碎的心无论如何都拼不上了。
      “想要离婚,除非你弄死我!”
      “疯女人!”陆瑾城径直离去,留下徐洛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徐洛知道陆瑾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对她回心转意了。
      她其实早该想清楚的,两年的婚姻,八年的追逐,就算是个**也该喂熟了,然而她想当然的日久生情,在陆瑾城那里却成了日久弥新的恨意。
      可是徐洛不甘心啊,明明她从来没有做错过,为什么所有的脏水都要自己背,为什么罪魁祸首的徐婉可以靠在他怀里笑,她却要缩在不见天日的角落里哭?
      陆瑾城,其实想和我徐洛离婚很简单,只要你向我道歉,只要你承认我才是受委屈的那一个,那我就和你离婚。
      徐洛目光无神的盯着空荡荡的房间,拨了个电话:“陆瑾城,你回来吧,我和你离婚。”
      一个小时后,陆瑾城回了家。
      原来他也有随叫随到的时候。
      藏在门后的徐洛凉凉的想,然后她轻手轻脚的停在陆瑾城的身后,伸出手臂从身后圈住了他。
      陆瑾城觉得厌烦,扯着她的手将她甩在了一边。
      每次被她碰触都能想到当初被人拍到他两个人睡在一起的画面。
      他从来不接受被人威胁。
      徐洛冷笑:“陆瑾城,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想骗你回来,离婚协议我是不会签的,除非......”话尾带了分轻佻:“你和徐婉跪在我面前求我。”
      “徐洛!”陆瑾城发红的眼睛让徐洛忍不住后退,直到退无可退摔在沙发上,被他死死的掐着下巴。
      “警告你别挑战我的耐性,你要是缺男人我可以帮你找,但你要是敢动小婉一根手指头,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
      徐洛仰着头,泪水充斥眼眶,细碎刘海遮挡不住她额角狰狞的疤。
      那是在水中砸玻璃的时候被划伤的。
      陆瑾城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扯着她的衣领将她按在了梳妆台前的镜子上。
      “你看看你自己,整个就是一个怨妇,这样的你多看一眼都会觉得恶心!”


      提示;由于限制。


      需要看全文的请移步公众平台看吧


      关注V信公众平台搜【阿清小说】
      回复;053


      即可观看全文


      回复
      3楼2017-10-30 1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