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ckers故事吧 关注:6,385贴子:133,253

重整当年在已经被毙掉的贴吧发的文章之:舰娘们的遭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便发几张图,太那啥的不敢发


2L


有个*丝提督,在现实的的世界里,并没有女朋友,然而,他却是个舰C舰R舰B通吃的提督,每天只能抱着列太太和光辉太太还有翔鹤太太的抱枕用左手抚摸着抱枕上印着的光辉太太的白丝袜美足的足心,一边想象着光辉太太因为脚心被他的手指划过的阵阵毛毛刺刺的刺激弄得痒痒的娇笑不止的画面一边用右手喷营养快线,这天,这个提督和往常一样,继续对自己的“老婆”做着该剁手的行为,不料,忽然一个虫洞出现在这个提督面前,然后就将他吸了进去。
我靠!这是哪?是少女的房间?这个提督蒙圈了,神魂刚定,他猛地看见了一位少女,坐在华丽的英式床的床沿边,戴着白色的淑女帽,帽子上还有黑色的荷叶边,身上是一身洁白的洋装,白皙纤细的双腿被白色的丝质长袜包裹着,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不过此时此刻,少女的高跟鞋并没有完全穿在脚上,而是被少女的右脚的脚尖挑着,半耷拉着的状态,还能看到少女的脚心处一尘不染的白袜袜底,提督从虫洞里被甩出来的时候,正好掉在少女脱下来的一双还没有洗的白丝袜的旁边,而且很不巧,提督的鼻子正对着少女的白色丝袜的袜尖处,瞬间,一股酸酸的味道钻进了提督的鼻子,提督瞬间就石更了,“噫!!!!你恶心死了!变态!干嘛闻人家袜子还那么兴奋!”。少女忽然对着提督大声说道。
这。。。提督一时语塞,“你干什么每天都在摸人家脚心!!弄得人家好痒痒知道吗!贝尔法斯特还有萨福克,萤火虫她们,还有阿贾克斯她们看到人家因为脚心被提督你挠痒痒而忍不住笑的时候,她们都会以为人家是神经病你明白吗!!(光辉太太都快要哭出来了)算了,反正提督你是个喜欢原味的变态,干脆就让妾身治好你的病好了”。话音刚落,光辉太太一提脚,脚上的那只半挑着的高跟鞋就飞了出去,紧接着一架剑鱼带着这只被脱下来的高跟鞋飞到了提督的脸旁,并将这只高跟鞋直接扣在了提督的脸上!
“真是的,虽然天气变冷了,但是好像暖气烧的太旺了,弄得人家在提督室站了一天搞得鞋里都是湿的,难受死了”。一股挺浓烈的酸臭味扑鼻而来,提督顿时更加兴奋了,“大变态!!你简直恶心的让人家想吐!闻着鞋子里的臭味就能兴奋成这样,闷了一天的鞋子了,味道应该挺难闻的了,但是你这个变态居然还闻得这么兴奋!!哼!!!妾身今天要好好惩罚你一番!!今天妾身要给提督大人好好治一治病!”。说着,光辉太太把一只热乎乎的潮湿的被白色长袜包裹的脚丫踩在了提督的脸上,“哎呦呦。。。站了一天了,人家的脚现在热的冒气,又酸又痛,提督的脸感觉真棒,呀!!!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提督的呼吸弄得人家好痒”


回复
举报|3楼2017-10-24 20:24
    原来,当提督看到光辉太太洁白但却潮湿的白丝袜脚的脚掌不慢了自己的整个视野的时候,不禁因为光辉太太冒着热气的白袜脚丫的味道而兴奋的猛地深呼吸,呼出的气体像一阵风一样吹到了光辉太太的脚心处,如同温柔的抚摸着光辉太太的脚心的手一样,光辉太太的脚心真的十分的敏感怕痒,以至于在沐浴的时候,都要小心不要让长长的秀发碰到脚底心,否则光辉太太银铃一般的娇笑就会传遍整个澡堂,睡觉的时候,光辉太太也总是要把睡帽带上,以防止在睡觉的时候太长的头发碰到脚心把自己痒痒的做噩梦,不过现在,光辉太太把脚丫直接踩在提督的脸上的做法明显是欠考虑,因为,紧接着,提督的舌头就开始像一个柔软的钻头一样的转着圈的调戏着光辉太太敏感的脚心了,“咿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提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的脚心嘻嘻嘻嘻嘻嘻太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脚心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咿呀!!!”。光辉太太敏感的脚心因为提督舌头的舔舐而猛地感到一阵钻心的奇痒,光辉太太直接因为脚心痒痒而一脚把提督的脸给踹肿了,“哎呦!!!”提督被踹的不轻,光辉太太趁机在提督的脸上蹭了蹭,把方才脚心上的痒感蹭掉,把高跟鞋穿上后,光辉太太对提督说道“提督,这里是舰娘们合宿的房间,也是你的镇守府,妾身知道你喜欢人家的脚,但是人家一直也等不到提督的到来,今天提督终于来了,妾身虽然真的很怕痒,但如果是提督的话只要温柔些也无所谓,妾身的这双袜子就送给提督吧”。说完,光辉太太脱下脚上的白丝袜,叠整齐,放在了提督的身边,紧接着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回复
    举报|4楼2017-10-24 20:41
      提督缓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捂着被踹肿的半边脸,自认倒霉的朝着房间外面走,“啊嘞!!!这不是。。。不是镇守府吗?”。在提督的面前,一块牌子上写着《提督室》,于是提督顺着牌子往提督室走去,却看到了一位穿着一袭紫色的和服的身材颇为成熟的少女,少女的头发用发簪和红色的花以及丝带装点着,束着单马尾,俨然一副典型的日本传统女性的样子,脚上穿着白色的足袋,踩着一双木屐,她就是凤翔,但她穿着提督前不久在游戏里送给她的名为秋枕梦的和服,不过这位少女的脚丫似乎不舒服,因为她走走停停,而且停下的时候脚掌就会弯曲起来然后又绷直,并且隔着白色的二趾袜,能明显的看到夹着木屐的脚趾在不安分的搓动着,像是很不舒服的样子,“哎呦!!”。凤翔摔了一跤,一只木屐也掉了下来,凤翔雪白的白色二趾袜的袜底被提督尽收眼底,“怎么了,凤翔,要不要紧”。提督见凤翔摔倒,急忙跑上前去扶她起来,“没。。。没事的。。提督,腿长也不是好事呢,重心不稳定,一不注意就容易摔倒……小女子真的没什么啦,啊嘞!!!提!!提督??”。提督温柔的把凤翔掉了的那只木屐给凤翔穿上了,“咝。。。好难受啊”,凤翔的白袜脚丫不舒服的蜷缩了起来,然后又绷直了,凤翔站起身,朝着提督鞠躬行礼后,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不过凤翔的脚丫不舒服绝对逃不过提督的法眼,提督见到凤翔仍然走走停停而且脚丫不停地勾起又绷直,心想,凤翔一定脚丫不舒服,于是,提督快步走上前去,“凤翔,你的脚是不是不舒服?提督给你看看”。说着,提督直接抱起凤翔就朝着提督室走去,“哎呀呀呀提督。。。小女子。。。小女子真的不要紧”。“好了,凤翔,乖乖听话,提督知道你脚不舒服,提督给你看看,要不一直难受也不是办法”。说着,提督把凤翔抱到了镇守府的沙发上,然后提督自己也搬了把凳子,坐在凤翔的前面,然后,提督把凤翔的两只木屐脱了下来,凤翔的两只被白色的二趾袜包裹的小脚不停地勾起又绷直,脚趾也在不停地搓动着,明显是痒痒,于是提督问道:“凤翔小姐,脚痒痒吗?”。“提督,小女子真的没问题的。。。”
      脚丫都难受成这样,还说没问题?说着,提督把凤翔的白袜小脚抬了起来,然后手指弯成弓形,准备给凤翔小姐发痒的白袜小脚抓痒,提督的手指按在凤翔小姐的前脚掌上,然后隔着白色的足袋,开始给凤翔小姐的白袜小脚抓痒,“呀!!嘻嘻嘻嘻嘻嘻重一点嘻嘻嘻提督。。。人家嘻嘻嘻嘻嘻嘻怕痒嘻嘻嘻嘻嘻嘻”


      回复
      举报|6楼2017-10-24 21:33
        顶顶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24 21:58

          凤翔(秋枕梦)


          回复
          举报|9楼2017-10-24 22:37
            原来,提督下手有点轻了,“提督。。。小女子。。小女子的脚掌很敏感的,呀!!哈哈哈哈哈提督人家的脚掌嘻嘻嘻嘻嘻嘻细痒哈哈哈哈哈哈别挠嘻嘻嘻嘻嘻嘻痒死了,啊!!提督哈哈哈哈哈哈脚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女子哈哈哈哈哈小女子最怕哈哈哈哈哈哈挠脚心哈哈哈哈哈脚心嘻嘻嘻嘻嘻嘻好痒啊”。提督故意捉弄凤翔小姐,提督停了手,凤翔小姐穿着粗气“呼。。。呼。。。提督。。。小女子。。。那里怕痒”。“好吧,凤翔小姐,刚才提督开玩笑,这次好好给你抓痒”,说着,提督把手指伸进凤翔小姐的二趾袜的两指之间,然后用手指抠挠凤翔小姐的脚趾缝,时不时还用手指像钻头一样的在凤翔小姐的脚趾缝之间摩擦,来给凤翔小姐的脚趾缝抓痒,“咿呀!!提督。。。小女子。。。痛。。。轻点嘻嘻嘻嘻嘻嘻痒痒。。小女子。。小女子的脚趾嘻嘻嘻嘻嘻嘻怕痒。。。咿呀!!好痛。。。终于舒服点了。。。”提督的手法还算勉强到位,凤翔小姐的脚趾缝的痒感在提督的抓挠下减轻了不少,紧接着提督又把凤翔小姐的被白色足袋包裹的美足的五指轻轻向后扳,然后用另一只手在凤翔小姐的五个脚趾的趾跟处抠了起来,“咿呀。。。刺挠死了。。感觉什么东西从脚趾缝里流出来了。。。哇呀呀。。。刺挠死人家了。。。。脚掌又痒起来了啊啊啊难受死了。。。小女子。。。。哇呀呀。。。脚心怎么也痒啊。。。。啊啊啊难受死了。。。”提督急忙手忙脚乱的给凤翔的白袜脚的每一处发痒的地方拼命的抠啊挠啊,凤翔小姐的足汗已经把足袋弄湿了,奇怪的液体只要流经凤翔小姐的足部的任何部位,就会使她的小脚刺挠无比,没办法,提督拿来了一根磨脚棒,然后把磨脚棒按在凤翔小姐的白色足袋的底部的脚趾跟处拼命地磨了起来,“咿呀!!!痛死了啊啊啊。。。提督。。小女子的脚。。。好难受。。。”磨了半天,凤翔小姐的脚趾缝终于不刺挠了,接下来,提督把凤翔小姐的白袜小脚抬起来,然后在脚心和前脚掌处拼命的抠了起来“咿呀!!痛死了。。。提督啊啊啊。。。人家好痛的说。。。”凤翔小姐的白袜小脚不停地在提督的手掌中勾起又绷直,并且因为难受至极而在提督的手掌中不住地跳动着,凤翔小姐的脚丫勾起时如同弯月,脚底也勾起了几道诱人的白色褶皱,提督的手指隔着白色的足袋,在凤翔小姐的足袋底部认真的抠着凤翔小姐的涌泉穴,凤翔小姐感觉简直生不如死,但过了一会儿,脚心的痒感减轻了,紧接着,提督又开始抠凤翔小姐的前脚掌,又是抠了半天,凤翔小姐的前脚掌才不痒痒了,终于把凤翔小姐的脚丫的痒痒抓完了,提督接下来开始给凤翔小姐捏脚,提督的两只手足以把凤翔小姐的小脚温暖的握在手掌之中,凤翔小姐感觉自己的双脚被温柔的揉捏着,一股暖暖的电流通过全身,她感到自己的小脚很温暖,提督继续轻轻的按摩着凤翔小姐被白色足袋包裹着的小脚,凤翔小姐的袜底脚趾缝处和前脚掌处勾起了几道诱人的褶子,凤翔小姐的五个脚趾头在白色的袜子的包裹中如同五粒大小不一的珍珠一般,十分可爱,凤翔小姐的脚虽然已然有了少女的脚型的优美曲线,却仍然有一点点的肉乎乎的感觉,揉捏起来颇为柔软,不过好在提督下手比较温柔,不轻也不重,不然凤翔小姐敏感的脚趾缝里的嫩肉一定会不争气的让她觉得脚趾缝奇痒难忍进而发笑不止的,她的被白色足袋包裹着的小脚随着提督的拇指对脚底的按压和揉搓而把五个脚趾隔着袜子不断地勾起又向外翘,似乎被按摩的很舒服的样子,不一会儿,凤翔小姐就睡着了,提督趁机闻了闻凤翔小姐的脚丫,一股湿棉袜的味道和酸酸的番茄酱味扑鼻而来,提督闻够了以后,把木屐给凤翔小姐穿上,然后抱起凤翔小姐,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7-10-24 23:07
              一血,呲呲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25 00:47
                提督把凤翔小姐抱回她的房间以后,把凤翔小姐的木屐脱下来放在床边,然后用手继续揉捏把玩了一会儿凤翔小姐穿着白色二趾袜,玩够了以后,提督转身离开了,凤翔小姐过了一会儿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脚丫有点闷热,“咝。。。好痒”凤翔小姐觉得脚趾缝又痒痒了起来,凤翔小姐比较sao,常言道sao女人脚容易痒,凤翔小姐还真是应了这段话,自从有一次用脚搓那啥以后,凤翔小姐就莫名其妙的染上了脚气,而且发作起来往往痒痒的她站都站不稳,然而这时她却会为了掩饰自己的脚气而向提督撒谎说因为自己腿长站不稳,然而许许多多提督因为没有进入舰娘的世界去一探究竟的福气,所以都天真的以为凤翔真的因为腿长而站不稳,然而事实上凤翔小姐的一双穿着白色足袋的小脚时不时地就会因为刺挠而用两指拼命的摩擦木屐上的那根用来夹住的木棍,同时有可能脚掌也会弯曲起来并且在木屐上蹭来蹭去,此时,凤翔小姐的两只穿着白色足袋的小脚的脚趾缝又剧烈的刺挠了起来,凤翔小姐看了看没人,于是也顾不得什么大和抚子的形象了,开始抱着自己的右脚就开始隔着足袋拼命地抠着脚指缝,“啊。。。。痒死了。。。好痒啊。。。脚趾缝痒死了”凤翔拼命地抠着脚指缝。脚趾疯狂得扭动着,上上下下,时而张开时而弯曲“难受死了。。。怎么这麽痒。。。脚指缝刺挠死了”,紧接着,凤翔小姐又把手指插进二趾袜的两个脚趾中间,拼命的抠脚趾根部,然后又用手指隔着白色的二趾袜拼命地抠每一根脚趾的趾跟处,可是越挠越痒“啊啊啊好痒啊。。。难受死了。。脚趾缝怎么越来越痒啊。。。刺挠死了”凤翔小姐抠脚趾缝的速度和力度都越发的剧烈了,“呜哇。。。受不了了,脚趾缝刺挠死了。。。好痒啊”凤翔小姐拿来一根磨脚棒,把磨脚棒按在脚趾缝处,一上一下的搓着,借着磨脚棒隔着袜子与脚趾缝的摩擦,凤翔小姐终于感到一点一点的舒服,但是一个不小心,“哎呦!!!痛!!咿呀!!什么东西流出来了,哇呀呀。。。刺挠死了”。凤翔小姐不小心把脚趾缝的水泡抠破了,导致带着真菌的污水流了出来,直接感染了脚掌和脚心处,此时凤翔小姐只觉得整个脚底板都刺挠,而且刺挠的如同上刑一样,简直刺挠的奇痒难熬,比被大草蚊子一顿叮咬还痒痒,凤翔小姐痒痒的哭了出来,“呜呜呜。。。人家的脚。。。刺挠死了。。。脚心刺挠。。。脚掌也是。。。哇呀呀。。。刺挠死了”,凤翔小姐的脚丫疯狂的扭动着,脚掌呱哒呱哒的勾起又绷直,足袋的底部勾起一道道诱人的褶子,她的脚趾隔着足袋翻江倒海的翘着,然后又疯狂得扭动起来,拼命张开,仿佛要把足袋撕破似的,一会收缩,仿佛要把脚趾缩成一个球似的,“哇呀呀。。。刺挠死了。。。痒。。痒。。刺挠死了,。。。哇呀呀痒死了。。痒痒。。痒死了啊啊啊”,凤翔小姐拼命的抠着脚掌和脚底心,但是抠的不过瘾,只好拿来磨脚棒,拼命的对着奇痒难熬的脚底心拼命地磨,“哇呀呀。。脚刺挠。。。脚心难受。。。痒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刺挠刺挠。。。”,紧接着凤翔小姐开始拼命地磨前脚掌的刺挠,好不容易不那么刺挠了,凤翔小姐急忙把白色的足袋脱下来,然后看到自己的裸足的足底全是黄水,流过的地方就让她刺挠的生不如死,还有脚趾缝已经被抠破了,抠破的水泡里流出来的是混着血水的恶心的流遍了整个脚底板的黄色液体,凤翔小姐急忙找来酒精和白醋还有达克宁,先用酒精给抠破的地方消消毒,“咝。。。好疼。。。哎呦。。哎呦。。。疼死了”凤翔小姐抱着脚呻吟着,酒精消毒刺激脚趾缝的伤口,疼的凤翔小姐眼泪都流了出来,紧接着她又用白醋泡了泡脚,然后擦上达克宁后,重新换上一双新的白色二趾袜后,穿着袜子就疲倦的睡去了


                回复
                举报|13楼2017-10-25 14:38
                  原来是你啊


                  提督一边往回走,一边心里在想着为啥凤翔小姐会有脚气,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却看到了一群小学生朝着宿舍走去,然而平海和宁海也和小学生们混在一起,然而平海和宁海似乎脚丫也有点不舒服,平海穿着红黑相间的踩脚裤,没穿袜子,她总是把脚丫在红色的绣花鞋里一个劲的跺,宁海走路有点一瘸一拐的,提督信步走上前去,“宁海,平海,你俩要不要紧?”。提督假装很关切的问道,“提督。。。人家脚冷。。。”提督低头看了看平海的脚,没穿袜子,只穿着踩脚裤,“这怎么行,这样会把脚冻坏的,而且女孩子气血弱,这样对身体也不好,容易导致例假提前到来的”,提督摆出一副很专业的样子,“那宁海,你的脚怎么了?”。“提。。提督。。人家今天。。和逸仙姐姐一起去远征,穿着高跟鞋一整天了。。。感觉脚好酸”。“哦,这样啊,来,宁海,提督抱着你走,平海,跟着我就行”。说着,提督伸出手臂,把宁海一个公主抱就抱到了两臂之间,“啊嘞嘞。。。提。。。提督。。。人家好害羞”。宁海羞得脸都红了,提督二话不说,抱着脸庞羞的像是西红柿一样的宁海,带着平海,就来到了提督室,提督把宁海放在沙发上,“来,宁海小姐,让我看看脚怎么不舒服”。说着,提督把宁海紫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露出被黑丝包裹的小脚,当紫色的高跟鞋从宁海的娇小的小脚上滑落的时候,宁海的被丝袜包裹着的娇嫩的脚底被提督尽收眼底,紫色的高跟鞋的鞋里也有些潮湿,里面还有点脏乎乎的分泌物,一看就是脚丫出汗出的,一股淡淡的混合着汗味和潮湿的丝袜和皮革的酸酸的味道从宁海的脚丫和高跟鞋里飘了出来,宁海的足底也沾了点脏东西,在袜底的前脚掌处,有些许灰尘,提督想用手掸掉宁海小姐袜子上的灰尘,但没想到因为宁海小姐穿的是丝袜,丝袜不透气,所以宁海小姐温热的丝袜脚也潮湿的很,灰尘已经黏在宁海的袜子上了,结果提督不但没能把宁海小姐脚底的灰尘掸掉,反而因为掸掉灰尘时手指的指尖不小心刺激到了宁海小姐的脚掌上的痒痒肉而让宁海小姐忽然感觉一股温热的电流从脚底直冲头顶,“咿呀!!!”当提督原本想掸掉宁海小姐脚底的灰尘的手指不小心在宁海的丝足的足底离脚心和脚掌都不到一厘米的位置上轻轻的划了一个短短的弧线的时候,随着丝袜在指尖的摩擦下发出短促的沙沙声,丝袜被指尖带动着挠了一下宁海的敏感的小嫩脚的脚底时,宁海因为忽如其来的搔痒而失声尖叫,同时她的小脚因为受到刺激而猛地一个鲤鱼打挺,一只被黑丝包裹的娇小的小脚猛地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样的跳了起来,同时脚趾和脚掌条件反射般的蜷缩了起来,并且左右猛烈的晃动了几下


                  收起回复
                  举报|15楼2017-10-26 21:44
                    “怎么了怎么了?宁海,你的脚怎么了?是不是扎刺了?”。提督见宁海的脚丫忽然反应那么剧烈,顿时觉得不对劲,“提。。。提督。。。人家”。宁海刚才脚底的嫩肉受到刺激,还没缓过神来,“冷静点,宁海,慢慢说,你的脚怎么了?”。“提。。。提督,人家的脚。。。好像。。。今天在收获资源的时候,因为负责资源的管理员说囤放资源的地方是榻榻米地,不能穿鞋子进去,所以人家就把鞋脱了进去的,谁知不小心踩到了地板上的木茬,痛死了。。。”。“什么?宁海,你的脚扎刺了自己把刺挑出来了吗?”。“没有。。。人家不敢挑”。“为什么不敢挑?”。提督的话语中似乎有点愠气,“因为。。。因为。。。人家。。。”。宁海脸红了,“算了算了,但是既然自己不能把刺挑出来为什么不让别人给挑出来?”。“因为。。。因为人家。。。人家的袜子。。。。已经。。。一天没换了。。。脚。。。好难为情。。。人家的脚热的。。。直冒热气。。。多脏啊。。。怎么好意思,,,拜托人家呢”。“宁海的脸蛋羞得像是熟透的西红柿”。“算了算了,提督给你把刺挑出来,忍着点,会有点疼”。说着,提督拿来一根针和一个镊子,提督把宁海的另一只脚的高跟鞋也脱了下来,然后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宁海的两只丝袜小脚的脚掌和脚趾缝,脚趾肚,还有脚心和脚跟,“哎呦。。扎的刺可不止一个,木茬很细小,用手弄不出来,看来必须用针挑了”。提督说到,宁海已经紧张的流汗了,脚丫也又一次出汗了,脚汗流到伤口上弄得宁海咬着牙忍着痛,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少女的脚底是很敏感很脆弱的,哪里受得了这种折磨,提督用一只手托着宁海的脚跟,然后用针对准一根扎在宁海脚底心上的木茬,准备把它挑出来,可是当针尖刚刚触碰到宁海的脚底时,宁海敏感至极的脚底心上嫩嫩的痒痒肉瞬间受到了针尖顶着丝袜摩擦脚心的刺激,“呀!!!哈哈哈哈哈痒痒!!哎呦!!疼!!”。瞬间,宁海的丝袜小脚又因为搔痒和刺痛的双重刺激而鲤鱼打挺一样的猛地勾起又绷直并且剧烈的左右晃动了几下,“别乱动,不然我要是把你的脚底扎破了咋整?”。“可是。。。可是人家的脚。。。真的很敏感”。宁海的脸蛋红的像熟透的西红柿一样,“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提督说到,趴到沙发上,宁海”。提督命令道,“好。。。好吧”,宁海有不祥的预感,提督等宁海趴好后,直接骑在宁海的腿上,背对着宁海,一只手握着宁海的右脚脚背,另一只手那好针,准备继续给宁海的脚丫挑刺,提督把宁海的两条腿固定的死死地,这样她再怎么挣扎也不会妨碍他给宁海小姐敏感至极的小脚挑刺了,宁海此时紧张的整个身体都瑟瑟发抖,提督手中的针又一次对准了宁海的脚心处扎的刺,轻轻的挑了下去,“咿呀!!提督哈哈哈哈哈哈脚心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别。。。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哈哈哈哈哈哈不要!!嘻嘻嘻嘻嘻嘻脚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提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放开哈哈哈哈哈哈放开人家哈哈哈哈哈哈人家的嘻嘻嘻嘻嘻嘻脚嘻嘻嘻嘻嘻嘻脚心哈哈哈哈哈哈别挠哈哈哈哈哈哈提督哈哈哈哈哈哈放开人家哈哈哈哈哈不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受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痒痒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提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脚心嘻嘻嘻嘻嘻嘻嘻难受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忍着点,宁海,不然你的脚里的刺永源也挑不出来”,提督手中的针在不断地刺激着宁海敏感的脚心,提督故意趁机满足一下自己挠少女脚心的愿望,所以刚才一直用针轻轻的划着宁海的脚底心,刺痒的宁海的小脚勾起又绷直,脚趾翻江倒海的蠕动着,一会儿翘起五指张开一会儿又五指又攥的很紧,隔着丝袜,显得十分的诱人,丝袜底袜底频繁的泛起一道道诱人的褶子,紧接着,提督继续在宁海小姐敏感的脚心处抠刺,不过这次,提督开始认真抠刺了,提督对准扎在宁海小姐脚心上的那根木茬,用针抵在木茬边,轻轻一挑,“咿呀!!!痛!”宁海的小脚又一次痛得跳了起来,不过刺也挑出来了,紧接着,提督开始给宁海挑脚趾缝处的刺,不过,这次提督先闻了闻宁海的黑丝小脚,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也许是丝袜没来得及换,味道有点重了,紧接着,提督继续给宁海小姐抠脚趾缝处的刺,但是这地方不太好抠,提督的针尖每每弄得宁海小姐一会儿喊痒痒一会儿喊疼,“咿呀!!!哈哈哈哈哈哈痒痒。。。呀!!痛死了咿呀!!!痛!!哇呀呀疼死人家了啊啊啊!!!别抠!哎呦!脚趾缝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又咿呀!!痛。。。哎呦!!嗷!!!呜呜呜呜呜呜痛死了。。。。”。在刺被跳出来的一瞬间,宁海像是杀鸡一样的惊声尖叫了起来,不过好歹刺是拔出来了


                    回复
                    举报|16楼2017-10-26 23:21
                      紧接着,提督给宁海揉了揉方才为了拔出刺而饱受折磨的脚丫,然后让宁海先把脚晾着,别穿上鞋,紧接着,提督看向平海小姐的脚,提督有个不为人知的癖好,就是看到女孩子穿打底裤就认为必须配上白色的棉袜才好看,提督找出了一双白色的厚棉袜,“平海,来,把鞋脱了把脚抬起来,你的脚穿的太少了,会冻坏的”,平海很听话的把脚抬到了提督的双膝上,提督仔细的给平海穿好白色的棉袜,踩脚裤勒着脚底的地方现在勒着白色的棉袜包裹着的平海的小脚,很是诱人,此时,提督特别想抓住平海的白袜小脚然后好好挠一挠她的白袜小脚丫子,但是提督没有这样做,而是温柔的把平海小姐的小脚搂在怀里,不一会儿,平海就因为脚丫的温暖而睡着了


                      回复
                      举报|17楼2017-10-26 23:44

                        宁海


                        回复
                        举报|18楼2017-10-27 13:25

                          平海


                          回复
                          举报|19楼2017-10-27 13:26
                            现在舰B开活动,感觉新出的热心和阿卡斯塔比舰R的萌,也更符合足控的口味,不过因为我现在没有热心,只有阿卡斯塔,所以为了防止把热心吓跑,所以暂时不写TK她的部分,不过等我捞到她了,嘿嘿嘿!!!


                            回复
                            举报|20楼2017-10-27 13:28


                              回复
                              举报|21楼2017-10-27 13:30
                                不过提督似乎在此时看到平海小姐恬静的睡脸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损招,于是乎,他开始假装给平海做脚趾与脚掌的按摩,伺机挠一挠平海小姐脚底的痒痒肉,不过为了不把平海挠醒,提督自然是别有一番手段的,提督在两指之间,夹了一根牙签,牙签的圆头对着平海的脚底,尖头则被掰掉了,提督的左手抚摸着平海被白色的棉袜包裹着的小脚的脚背,右手的拇指轻轻的隔着白袜揉着平海的小脚的脚趾背,而右手其余四指则看似仔细的揉捏着平海小姐的五根脚趾的脚趾肚和脚趾根,隔着白色的袜子,平海小姐的小脚的五根小脚趾如同被白色棉布包裹的珍珠一般可爱,提督特别想吮吸几口但是宁海在一边怕宁海把提督当成便太,于是乎提督就没有这样做,而是继续假装给平海按摩白袜脚,但是指间夹着的牙签却不经意间划过了平海的脚趾缝,在平海被白色袜子包裹的小脚的脚趾缝处轻轻地点了一下,平海小姐敏感的脚趾缝顿时感到痒痒,她的白袜小脚顿时细痒的把脚趾勾了起来,五根玲珑的脚趾隔着白袜勾了起来并且攥在了一起,白袜脚的脚趾处,也泛起了一道道突兀的褶子,平海在梦中哼了一声,脚丫也挪动了一下,提督停下对平海脚趾缝的搔痒,继续给平海小姐的脚趾缝按摩,提督的手指揉捏着平海小姐的白袜小脚的每一根如同珍珠一般的玉指,把平海小姐的脚趾扳起来然后又向下按压,来回放松着平海小姐的脚趾,不一会儿,平海小姐的脚趾就从刚才紧紧勾起的状态变成了放松的状态,五指向外伸开,隔着白色的袜子,脚尖形成了一个美妙的扇形,紧接着,提督开始假装给平海小姐的脚掌和脚心按摩,提督轻轻地抠了一下平海小姐的被白袜包裹的前脚掌上粘的一点黑色的棉球,“嗤。。。”平海在梦中笑了出来,脚趾和脚掌也蜷缩了起来


                                回复
                                举报|22楼2017-10-27 16:25
                                  紧接着,提督开始不轻不重的用拇指揉捏按摩平海的白袜小脚的脚底心和脚掌,时不时还轻轻挠一下,白色袜子的棉质袜底被提督的手指顶着,时不时的摩擦着平海小姐的脚底心,好在平海小姐因为远征太疲倦了所以此时睡得很死,加上提督尽可能的把对平海小姐的脚底的刺激减少到最小,所以平海小姐没有被挠醒,但是时不时的在她的雪白的白袜小脚敏感的脚心上划过的指尖还是会让她感觉脚心痒痒,于是平海做的梦就变得奇怪起来了,梦中,平海梦见自己远征回港的途中,脚心忽然一阵痒痒,“咿呀!!”平海尖叫了一声,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上莫名其妙的穿上了一双白色的棉袜,“啊嘞?人家什么时候穿上袜子了?”虽然心中有疑问,但平海暂时没在意,不过又过了一会儿,又是一股温热的电流从平海的脚心处直冲头顶,“呀!!!嘻嘻嘻嘻嘻嘻”。平海条件反射般的甩动脚丫,“怎么了?平海?”。在一旁的逸仙问道,“没。。。没什么。。噗!!哈哈哈哈哈哈痒痒”。此时逸仙却消失了,只留下痒痒的傻笑的平海,“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好痒。。。脚心嘻嘻嘻嘻嘻嘻。。哎呦!!”。平海醒了,原来是一场梦,然而此时提督还在那里装没事人一样,“平海,你醒了?”。提督问道,“嗯,提督,人家不知不觉居然睡着了”。“看来我的按摩很舒适呢?”提督说到,平海的脸羞得通红,没有说话,“好了,平海,好好扶着点宁海,带她回住处吧”,说着,提督挥挥手,离开了提督室


                                  回复
                                  举报|23楼2017-10-27 17:19
                                    你老婆们都在大西洋和太平洋待着呢(沉了)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10-28 18:03
                                      好久不见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10-30 13:35
                                        好久不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1-03 18:50
                                          哇......这篇有点印象......当时找了好久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11-04 07:00
                                            =kVmVJ5H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7-11-04 07:18
                                              过了几个月,提督啥也没干,但不知不觉新的一年又来了,提督舰c舰r舰b通吃,所以快过年了,穿着和服的舰娘们又一次齐聚在提督身边了,伴随着阵阵清脆的木屐触地的声音,少女们的白袜小脚的脚趾一松,小脚一抖,伴随着脚跟和脚心离开木屐,雪白的袜底纷纷被提督尽收眼底,少女们的美足被白色的足带包裹着的样子,倒反更诱人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8-02-09 23:12
                                                舰娘们穿着和服,往往都喜欢正坐在坐垫上,这时,白色的足袋底部就被提督尽收眼底了,提督很喜欢少女被白色足袋包裹的小脚,凤翔小姐尽管有脚气,但提督就冲着她的白袜小脚,就能闻着凤翔小姐的脚丫发出的臭味舔着足袋的脚趾缝处,还乐此不疲的在凤翔小姐的小脚脚气发作的时候抬起她的白袜脚丫,然后把手指伸进足袋的指缝处,给凤翔小姐奇痒难忍的白袜小脚抠脚丫子,从脚趾缝抠到脚底心,只要凤翔小姐的小脚哪里痒痒,提督的手指就会在哪里抠个不停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8-02-09 23:21
                                                  只要凤翔小姐的脚丫痒痒了,如果提督在旁边提督就会把凤翔小姐公主抱到沙发上,然后脱了她的木屐,再给她发痒的白袜小脚抓痒,不过,提督还不知道,脚气已经在镇守府蔓延开来,只不过发作起来有轻有重而已,拉菲小姐跪坐着,两只白袜小脚交错着放在身后,提督知道拉菲不回头看不见,于是干脆把鼻子贴在拉菲的白色足袋包裹的小脚上闻了一下,一股酸酸的番茄味和湿棉布的味道扑面而来,拉菲的小脚勾了起来,提督悄悄地把头收回来,然后轻轻的在拉菲的白袜小脚的脚心上点了一下,拉菲小姐敏感的脚心顿时如同被电击了一样,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噗哈哈哈哈哈哈痒痒。。。”。提督一个瞬移,不见了,拉菲小姐疑惑的抚摸着自己方才被搔挠的脚心,不禁感觉脚心热热的,似乎出汗了,“咝。。。好痒”。拉菲小姐用手指挠了挠脚趾缝和脚底心,然后就继续正坐着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8-02-09 23:39
                                                    不一会儿,提督又走到了另一个房间里,大和和衣阿华正穿着新年的和服,坐在屋子的边上,脚上的木屐还暂时没有脱掉,大和正在喝着玄米茶,衣阿华却吸着百事蓝色可乐,还时不时的从旁边的一个纸筒里抓爆米花吃,不过鸭滑吃零食的时候吃相特别的埋汰,爆米花碎粒洒的到处都是,大和作为淑女,自然很不愿意,于是说:“衣阿华,你能不能注意点!弄得屋子里到处都是爆米花,和室很怕脏的,难道你不知道吗?美国佬?”。“蛤?你们脚盆鸡还长本事了?教训起你美国爸爸了?谁让你们穷的连桌椅都用不起高的,活该!”衣阿华不屑的说道,话语中明显带刺,衣阿华一直对大多数人说她不如大和战斗力强这点不服气,(大和就算炮打得比我远,威力比我大,但是我火控比她好得多!我有火控雷达,大和还靠人工计算弹道!大和是比我抗揍,但是我比大和跑得快6节,相当于快了将近10公里,剩下的我哪点都不比大和差!大和的防空基本靠吼,96神炮比37手拉机强不到哪去,老子的博福斯厄利孔加上vt近炸引信,那可是最先进的!衣阿华曾经这样反驳某些人)。“什么?美国佬,天天吃爆米花喝可乐肥死你!”大和按耐不住了。她伸手要打衣阿华,但是衣阿华毕竟速度快,所以大和没打着,紧接着衣阿华继续挑逗着大和,“来抓我啊!只打下几架舰载机的花瓶!有本事来抓我啊!”。“你!!!”大和被彻底惹毛了,她顾不得淑女形象了,直接站起来朝衣阿华追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2-10 13:28
                                                      但是,大和的木屐华而不实,穿着不能快步跑动,否则就会摔倒,“哎呦!”大和被绊倒了,直接来了个平地摔,“哼哼哼!大和小姐,现在你输了!如果你现在求饶,我还能考虑原谅你,否则的话,嘿嘿嘿。”衣阿华轻轻的握住大和小姐的一只软若无骨的嫩足的脚踝,然后轻轻的一抖,大和小姐的木屐就从她的小脚上滑落了下来,雪白的袜底展漏无疑,只有袜间处有一点微微泛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8-02-10 13:34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