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4
  • 11回复贴,共1

180 在月下起舞的人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翻译@海市蜃楼谁不识
蜃楼大大发出来的帖子无法显示,代他发下。


回复
1楼2017-10-22 10:46
     弗拉德向天举杯。在他身后看着那副景象的有特蕾莎和威廉敏娜,女仆长海尔格也候在一旁。
    「威廉·利维乌斯确保住了吗」
    「是的。一切都如家主贝伦巴赫伯爵您设想的一样」
     特蕾莎对着弗拉德的背影回答到。威廉敏娜用厌恶的眼神注视着没有转头只是「嗯」的作出回应的男人的后背。
    「没想到维多利亚能派上用场啊……我还以为没有希望」
     听到那句话特蕾莎悲哀的背过了眼睛。
    「真是可爱的女儿。回过神来……仅仅一年,仅仅领先了一年就有了这个结果。发现了威廉,给予他力量。卖了恩情」
     从身后无法确认弗拉德的表情。她也不打算确认。因为他脸上浮现的表情,一定与和特蕾莎想要消除的过去一般无二——
    「是这边先被救了一命」
    「那些都是琐事特蕾莎。那不过是相遇的契机。我所给予的是更加浅显易懂,并且明确的东西。不是突如其来的恩情,而是身为官员就不得不返还的恩情,是地位这一不可分割的恩义。不论从谁看来都是我所给予的,不管谁来想都是不得不返还给我的恩情」
     弗拉德一口气喝干葡萄酒。喝的太快而从嘴角边漏出的液体有着鲜血般的赤红色。
    「那是我给予的。差不多该让他还了。慢慢地、切实地、为了令我族、贝伦巴赫爬上更高处」
     弗拉德的野心燃烧着。难得获得的与军部相连的枢纽比自己预想的更快并且更强地成长了起来。就连看到威廉的弗拉德都评估错了。世间对威廉,那个用一年就冲到了这个地位的怪物,有些过低评价。
    「你们今后也要逐步辅助维多利亚。根据情况再加上艾涅斯塔也无妨。一定要确保住他。那事关我的、贝伦巴赫的未来」
    「「遵命」」
     二人低下头接受了任务,然后转身退出了房间。如果继续待在还未平息下来的这个男人的身旁,恐怕就算是女儿也会被——
    「海尔格……我正亢奋着」
    「已经为您准备好了。今晚也请您享用严选出的素材」
    「嗯,今天性质不错。……说不定会弄坏二、三只」
    「如您所愿,老爷」
     弗拉德的脸上显露着邪恶的笑容。那是无药可救的疯狂表情。几乎非人的这幅丑陋形貌,正是弗拉德暗地里的一面。
     月亮不错。暗红色的月亮下,弗拉德上演着悲哀的喜剧。


      ○


     深夜,街道上的灯光消失后不久声音也消失了。入睡后夜深人静的黑暗中一名男人正行走着。可能他夜晚也能看清,男人只凭借着月光移动脚步。毫不犹豫地,安静地行走在世界中。
     男人戴着简洁的面具以及廉价的假发。为了不令自己的存在引人注目,为了不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将要进行的会面,男人改变姿态混入黑暗。
     穿过几个阴暗的小巷,来到空旷的约会地点。在可以被称为这个国家的死角的空间中,有着大个的男人和褐色的女性。
    「好久不见哪。你变得非常出色了啊」
     大个男人,卡伊鲁开口道。听到他的调侃面具男也露出了笑容。
    「彼此彼此。法维拉最近怎么样?」
     褐色的女性,法维拉面无表情地与面具男对上了视线。
    「马马虎虎」
    「是吗。那就好」
    「阿尔怎么样?」
     到了现在只有这两人才知道的名字,听到那个面具男,威廉露出了苦笑。不论自己改变了多少对法维拉来说阿尔就是阿尔,无法成为威廉吧。尽管已经提醒了好几次但不知为何关于那一点她非常的顽固。
    「状态绝佳。给,礼物」
     威廉取下面具和假发扔到一边后,从稍微有些隆起的怀中拿出了三个苹果。接着扔了出去,苹果划出漂亮的抛物线被两人接下了。
    「跟着笔头将军的副官,大商会会长,与婚约者同居,确实是绝佳状态。真令人羡慕啊」
    「听起来有些扎耳啊肌肉猩猩」
    「我在老实地表扬你啊,瘦猴君」
     久违的舒心气氛令威廉放松了下来。这么轻松的心情是久违多久了呢。自己能够在真正意义上坦率对话的人,只有这两个人。当然,还是有很多不能说的事——
    「同居,开心吗?」
    「不可能开心吧。基本上很烦。粗鲁没品。她连体贴这个词都不知道吧。明明是个女人却连一样菜都不会做。蠢到为了降低盐味而加入砂糖。她能做的就只有自己最喜欢的点心。擅长的事情竟然是跳舞和爬树哦。她是猴子吗」
     喷涌而出般接连说出了各种抱怨。看到那副样子卡伊鲁睁大了眼睛。而法维拉反而眯起了眼睛。
    「不断说讨厌也是喜欢的一种啊」
    「不可能。就算天地颠覆也不可能」
     拼命的否定加深了卡伊鲁的笑容。
     从那天以后威廉有过对他人如此感情用事的反应吗。不论那是何种感情,他内心波动了是事实。虽然本人没有注意到,但他内心某处已经被动摇了吧。
     因此——
    「那是弗拉德的女儿」
     法维拉的眼神非常冰冷。被指摘出那点后,威廉的表情也紧绷了起来。就算卡伊鲁瞪向法维拉,也没有和她对上视线。
    「那种事情我非常清楚。那个女人不过是垫脚石。是为了让我爬上『上面』的,为了让我能杀了弗拉德的垫脚石……她只不过是那种存在」
     威廉的话语中有着冰冷感。那冰冷感令法维拉感到舒适。
    「那件事已经够了吧。那么,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如果只是因为久违地想要看看我们,那对只有来说求之不得但是……你没有那种余裕吧」
     今天,为何三人会聚在这里呢。卡伊鲁正询问着理由。
    「一般是因为我想见见你们。毕竟很久没见过重要的挚友了」
     重要的挚友这句话令法维拉晃了晃脚。尽管她还是面无表情,但那是她心情不错的证明。
    「那么,另一半是?」
     卡伊鲁无视那句场面话。他那样子令威廉想要叹气。虽然那姑且是真心话,但让他信任满嘴谎话的自己也是没办法吧。不如说他是在催促自己别故弄玄虚赶快切入主题吧。不过也不是什么急事。
    「我希望你能陪我训练」
     意外的回答让卡伊鲁瞪圆眼睛。
    「也没什么问题。你就为了那点事特意召集了我们?有些难以理解啊」
    「要比之前更加深入点的训练。如果可能我希望能每天进行」
    「那没办法。我也有自己的预定,说到底我不能和你频繁见面吧。这里也不一定是绝对安全的。刀剑交击声意外地很具穿透力」
     虽然这里是他们经常集合的地点,但仍然属于阿尔卡斯市内,路过的人也不是零。远不能称为安全。
    「我知道那种事。已经准备好了土地。本来是用于其他用途的,不过在这个冬天还无法活用起来吧。就用那里。那里也有一定程度的空地,稍微有些狭窄不过也有市内的训练场。出入口和贵族街外的小屋相连也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
     威廉的准备很是周到。卡伊鲁不明白他为了训练而做到那种地步的理由。
    「就算不能每天训练也希望你能尽可能来帮忙。拜托」
     威廉低下了头。他认真的程度传达给了卡伊鲁,卡伊鲁挠了挠脑袋。
    「做到那个地步…………你需要力量吗?」
    「是。我和被称为三大巨星的人打过了。然后痛感了……只要他们存在战场上的王座就不会空出来。为了到达王座……他们是阻碍」
     卡伊鲁听到三大巨星这个单词握紧了拳头,血液渗了出来。
    「并没有与他们单挑获胜的必要。虽然没有,但是比起为了制定不单挑的对策,我变得更强会更快而且能扩宽策略。最重要的是变强不会有任何损失」
     而且威廉预感到了某些东西。这样下去自己会被激烈动荡的世界所吞没。抵抗需要力量,需要超越巨星的力量。
    「我会付钱的。怎么样,你愿意接受吗?」
     卡伊鲁沉默不语。训练本身只要在两人都无事的晚上进行就好。而且卡伊鲁最近有空,他强过头已经没有了挑战者。因此能够陪威廉训练。剩下的只有是否要陪他训练。因为全部的条件都已经具备了。
    「可以。但是如果你要挑战那个等级的存在……我也会认真对待」
     卡伊鲁的眼中浮现出的是烙印般的战祸。在那地狱的尽头发现的希望。
    「尽可能活下去吧。我不会像之前那样留手了」
     阿尔,法维拉,他们是在地狱的尽头发现的自己活下去的意义。是在烂透的世界中发现的唯一能够相信的存在。互相之间无条件地信赖着彼此。不论离开多远卡伊鲁都能感受到那一点。
    「感激不尽」
     待在这里的舒心感令威廉苦笑。现在自己已经连在这里放松一瞬都做不到。如果感受着短暂的舒心感,感受一瞬的幸福,就算只是一刹那——那个瞬间自己内部堆建起的塔都会被动摇。
    「……你总是只拜托卡伊鲁」
     法维拉发出怄气的声音。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别闹别扭啊。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会找你的。我信赖着你」
     这一句话就让法维拉沉默了。她内心十分高兴。
    「那么,你那个为了其他用途买下的土地在哪里?」
    「我现在给你带路。虽然对本来的目的来说有些狭窄,但只用于两人训练还是过剩的场所」
    「我也跟去。现在很闲」
    「无妨。那里没有别人。毕竟是我的土地哪」
     威廉玩笑般的露出了不起的表情。看到他那样卡伊鲁发出苦笑。那是就算玩笑也想象不到自己的土地。到了现在全员都有着一定程度的收入,生活也安定了下来。已经不会再饿死或是被鞭打得遍体鳞伤。尽管三人现在仍然与死相伴,但在感觉上已经远离死亡了。
     离死最近的时代,培育出了他们的友情,成为了他们的主心骨。


    收起回复
    2楼2017-10-22 10:46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22 11:06
        👍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0-22 12:1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0-22 21:2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0-22 22:03
              蜃樓大是國外還是港澳台的麼....
              度婊封殺了誒....


              回复
              9楼2017-10-23 00:11
                没想到他的女儿知道,他们全家都是变态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23 01:00
                  66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10-23 18:58
                    six感谢两位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23 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