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胜迷宫运营方法吧 关注:6,365贴子:8,736
  • 12回复贴,共1

第232掘 茶話與架起橋樑之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去。。。本話太多稀奇古怪的用詞了。。。我真心抓瞎。。。。自己腦補吧。。。。真不知道該怎麼發第一帖了。。。。每次都要修改發N次才能發出來


回复
1楼2017-10-20 17:33
    2020-04-09 03:17 广告
    side:托莉








    那次會議之後,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問題,吉爾巴和艾娜利亞的使者們都希望停戰,因此停戰會議開得相當順利,雙方很順利的簽署了停戰協定并締結了盟約,我們傭兵團也接到了在米菲公主停留艾娜利亞期間擔任護衛工作的命令。


    跟預想的一樣,悠紀跟我們叮囑了很多,但我並沒有太注意,在準備妥當之後,我便立刻出發了。


    要是能跟心愛的悠紀一起到艾娜利亞去的話,那可真就感激不盡了。


    艾吉兒說的那番話的內容實在是讓人有點擔心啊。


    [[[我們走了!!]]]


    [[[路上小心!!]]]


    這一次我們負責的是留守的任務。


    [啊--啊--,我也好像一起去啊。]


    [......如果莉愛兒去的話,恐怕只會扯大家的後腿吧。]


    [我知道啊,這一次我是派不上用場了。]


    [身為亞人的我們如果去的話,只怕會引起那些人族的反感吧。變裝後的拉茲和艾麗絲不會有事吧?]


    [那2個人不會有事的。畢竟有悠紀跟著呢,對於調查我的確不擅長,所以才不讓我跟去的吧?]


    [我也一樣啊,莉愛兒。]


    [呵呵呵,悠紀不是把防衛城市的任務交給了我們嗎,如果我們能將這裡守護的非常好的話,一定能改善亞人與人族的關係吧。]


    [......是啊,正如莉愛兒所說的。像是亞人村,自從莫布他們去了之後,雙方的關係已經逐漸的變得非常好了。]


    [就是啊。我們也加把勁吧,讓這裡也變成更維德一樣,所有種族的人都可以一起快樂的生活的樂園吧。]


    [嗯。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工作啊。加油,一定要獲得悠紀的表揚----]


    聽到莉愛兒這麼說,跟我們一起留下的愛絲琳和菲立雅也開口說道......


    [莉愛兒姐姐,我也會加油的!!]


    [莉愛兒姐姐,我也要努力!!]


    [嗯嗯,大家一起加油吧!!]


    說完,莉愛兒將她們2個抱了起來。


    [呀--,姐姐、像哥哥一樣]


    [姐姐,就這樣去巡邏吧。]


    [好,要走咯!!]


    回复
    2楼2017-10-20 17:34
      [啊、喂,你不能就這樣把她們2個給帶走了呀!!]


      [啊、等等我!!]


      莉愛兒抱起那2個人飛快地跑走了,菈碧利斯和雪菈在後面緊追不捨。


      唉、莉愛兒還是一點沒變啊。


      [......莉愛兒還是一如既往的好有精神啊。]


      [嗯、但是、像現在這樣自由還真是讓人難以想象啊。不管是在作為奴隸的時候、還是在村子裡的時候,我總是被莉愛兒帶著到處跑呢。]


      [哎......說起來,托莉和莉愛兒似乎還一起當過冒險者的吧?]


      [是啊,我和莉愛兒一起經歷了很多事。也許是因為做的太過頭了,所以當我們成為奴隸時,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也一樣啊。]


      一時間我們誰都不說話了。


      [......說起來,似乎還從未聽說過托莉和莉愛兒的故事吧?]


      [咦、是嗎?既然還有時間,你是否願意一邊喝茶一邊聽我說呢?]


      [好啊,既然這樣,不如把莉愛兒她們都叫過來一起聽吧。大家肯定都會感興趣的吧,如果要單獨聊的話,那可就麻煩死了。]


      [啊--,對呀。反正艾娜利亞組現在正在移動中,正好有空,要不通過call把她們也叫來一起聽聽?]


      [嗯、這真是個不錯的想法啊。順便還可以向大家打聽一下大家喜歡悠紀的哪些地方,一定會很有趣的。]


      [好啊。要說我嘛,悠紀的所有一切我都喜歡--]


      [能不能說的更具體一點啊,大家都喜歡悠紀的吧。]


      [唔--,好難啊。嘛、還是趕緊跟大家聯絡一下吧。]


      就是這麼回事,反正現在大家都有空,正好可以一邊喝茶一邊聊天嘛。


      『真是太好了。坐馬車前往,實在是太無聊了。』


      『是啊,我們和米菲公主分乘不同的馬車,真是太好了。』


      [咦、哥哥呢?]


      『他跟米菲公主共乘一輛馬車,畢竟、表面上他也是王族的一員嘛。』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樣反而方便了。喜歡老公的什麼地方,當著本人的面,還真不好意思說吶。』


      回复
      3楼2017-10-20 17:43
        『什麼嘛,露露亞在還是乙女的時候意外的可不是這樣的哦?我聽說你還讓悠紀裸體下跪過呢。』


        『呀--,不要說了!!那是因為一時的糊塗嘛,現在我的心中充滿了對老公的愛啊。』


        『你在說什麼吶?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玩的是多麼的開心,不是嗎?』


        『艾、艾麗絲,連你也?!』


        [啊--,對了。嘿嘿嘿嘿......下一次我也跟悠紀這樣玩玩吧。]


        [......沒想到莉愛兒你也這麼變態啊。]


        [啊,托莉你沒資格這麼說我吧。明明最喜歡玩汪汪醬的可是你吧。]


        [住、住嘴!!莉愛兒你在說什麼吶!!]


        [喂、汪醬,那一直在搖動的是什麼呀?]


        [你什麼意思啊?]


        正在跟我們一起喝茶的愛絲琳和菲立雅,對於我們的對話一臉茫然。


        真是的,在那2人的面前說什麼吶,莉愛兒啊。


        [是這樣的,她們2個人說的,是跟悠紀嗶--的一種方法吧。]


        [喂--,菈碧利斯!!]


        真是的,這種事對那2個人來說還太早了。


        我趕緊捂住那2人的耳朵。





        [唔、我還想聽呢。]


        [呃,托莉姐姐,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啊,抱歉。]


        我立刻鬆開了捂住2人耳朵的手。


        因為她們是並排坐的,所以我猛的一捂,結果導致她們2個人的頭一下子碰到了一起。


        [我說、我們原本不是想聽托莉和莉愛兒的故事嗎?]


        [啊、對了。]


        莉愛兒這個脫線女。


        還真是一點沒變啊。


        回复
        4楼2017-10-20 17:46
          『說起來,我雖然聽說過你們曾經當過冒險者,但是具體的細節我還從來沒有聽你們講過呢,我非常感興趣哦。』


          『反正有的是時間,你們就慢慢說吧。』


          賽拉莉亞和艾麗絲這樣說道。


          [喂、莉愛兒,該從哪說起呢?]


          [嗯--,對了。不如從我們剛剛認識的時候說起吧?反正有的是時間嘛。]


          [是啊......我和莉愛兒的初次見面,是在我偷跑出家的時候。]


          我們原本是住在同一個村子,我、是村長的女兒。


          結果,因為是被當成是家裡的寶貝培養長大的,所以連一個朋友都沒有。


          因為對總是一個人獨自在家學習感到厭倦,所以我偷偷的溜了出去,就在那時我遇到了莉愛兒。


          剛見面的時候,我真的是嚇了一大跳呢。


          那個時候她一個人什麼衣服也沒穿裸體坐在地上大口吃著烤魚。


          她到底在做什麼呢?當我向她打聽過之後,我才知道原來她正在吃飯呢。


          不知道為什麼,我跟莉愛兒一見如故。


          雖然我認為她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孩子,但是我們在交流上一點障礙都沒有,因此我們也就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只要有一空,我就會偷偷的溜出去與莉愛兒見面。


          但是、有一天,我發現莉愛兒的身上竟然有淤傷,對此感到不理解的我趕緊向莉愛兒進行詢問。


          [喂、莉愛兒,你身上的傷是怎麼弄的呀?]


          [那個啊,我也不明白,大人們為什麼總是老打我,今天只不過是沒能躲過去罷了。]


          [呃,那可太糟糕了。]


          [是嗎?這對我來說,早就是家常便飯啦。怎麼說呢,他們說我這個擁有一頭黑白相間頭髮的人是背叛者。]


          莉愛兒一邊說著一邊舉起了自己頭髮中黑色的部分。


          但是,為什麼要說莉愛兒是背叛者,我真的搞不明白。


          [算了,不管那個了。我們還是趕緊吃魚吧,托莉。]


          [啊、嗯,謝謝。]


          我一邊說著一邊結果從莉愛兒那裡遞過來的烤魚,但是、就在此時,我突然注意到一個問題。


          [莉愛兒、你為什麼只吃魚和水果呢?你不在家裡吃飯嗎?]


          [嗯,自從媽媽死後家裡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因此我也就被村長從家裡趕了出來,於是我就在河邊自己搭了個小屋。你瞧、就在那邊。]


          我順著莉愛兒手指的方向望去,那裡有一間破破爛爛的只能勉強遮風擋雨的小屋。


          不過,更讓我感到震驚的是,做出這等殘忍的事的竟然是我的祖父。


          回复
          5楼2017-10-20 17:50
            [對不起。]


            [托莉為什麼要向我道歉呢?]


            [因為、是我的爺爺把......莉愛兒]


            [沒有關係啊。托莉不僅願意與我說話、對我還這麼溫柔。媽媽曾經說過,重要的是要與人交流,不能因為外面對這個家的謠言就對他人感到恐懼,拒絕與他人交流。我還從未見過母親與父親吵過架呢,聽說起初他們見面時也是經常吵架的,後來漸漸的他們就了解到了對方的優點。之後,我就出生了,所以、我一定會盡量忍耐的。]


            [......莉愛兒]


            [我敢肯定,我一定也可以像托莉那樣跟村裡的大家成為好朋友的。所以、我一定會盡量忍耐的。如果跟他們吵架的話,就做不成朋友了。]


            之後我把莉愛兒的這番話說給了我爺爺,可是,這一次我真的做錯了。


            爺爺聽了之後非常的生氣,然後就將這股怒氣撒在了莉愛兒的身上。


            等到了第二天,等到我再與莉愛兒見面時,就看到了臉腫的老高的莉愛兒。


            [莉愛兒、你這是怎麼了?!]


            [啊、嗯。村長來了,然後不由分說就把我打了一頓。雖然被從村子裡趕了出來,還經常被大人打,但是因為這裡有母親的墳墓在,所以一想到這裡,我就不會感到疼了。]


            [對不起、我騙了你,要不是我把莉愛兒的事告訴我爺爺,你也就不會挨打了。]


            [......沒事的,托莉。]


            當時,因為我實在是太小了,所以爺爺不肯告訴我為什麼要這麼殘忍的對待莉愛兒,於是我想方設法從村民的口中打聽到了其中的原因。


            也就是莉愛兒為什麼會被大家孤立的原因。


            莉愛兒,是我父親的弟弟的孩子,完全不顧爺爺的反對,毅然決然的與莉愛兒的母親結了婚。


            也因此,爺爺跟莉愛兒的家人有了隔閡。


            而且,莉愛兒的頭髮天生就不是單一的顏色而是黑白相間的混色,也因此,莉愛兒被說成是忌子遭到了全村人的討厭。


            莉愛兒的父親在爆發流行病的時候死去了,因此莉愛兒的母親和莉愛兒的生活一下子就陷入了困境,但是村裡的人們迫於爺爺的壓力,也就沒有去幫助她們母女。


            之後,莉愛兒的母親也去世了,而莉愛兒也就被爺爺趕了出來,最終只能住在這間破敗的小屋裡了。


            ......但是,這還不算完。


            莉愛兒對她媽媽說的話深信不疑,堅信總有一天可以跟村裡的人成為好朋友,並為此拼命忍耐著。


            儘管我想盡辦法想讓村裡的人能接受莉愛兒,但一切都太遲了......


            等我注意到時,莉愛兒母親的墳墓已經被拆毀了,就在那個當晚,爺爺跟村裡的大人們聚集到了一起,揚言要殺死莉愛兒。


            這下我明白了,莉愛兒永遠也等不到像她母親說的那樣、跟村裡的人成為好朋友的那一天了。


            因為,莉愛兒就要被村裡人給殺死了。


            回复
            6楼2017-10-20 17:54
              [莉愛兒!!]


              我一邊大叫著,一邊衝到了莉愛兒住的小屋......


              [嗚嗚、媽媽、媽媽,我究竟要忍耐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啊......媽媽的墳墓也被破壞了,我真的好傷心啊]


              莉愛兒抱著她母親那小小的墓碑痛哭不已。


              看到莉愛兒傷心的樣子,我下定決心。


              [莉愛兒、我們一起逃走吧!!]


              [哎、托莉?但、但是......]


              [沒關係的!!我們離開這個地方,一起去尋找屬於我們自己的天地吧!!]


              我拼命的大聲說道。


              這個村子,莉愛兒再也沒有待在這裡的必要了。


              我堅信,一定會有可以接納莉愛兒的地方。


              [......嗯......媽媽,總有一天我還會回來的。]


              莉愛兒也明白,此刻的她已經危在旦夕了。


              她輕輕的放下母親的墓碑,趕緊把工具都收拾好。


              [好、那麼,跟我來吧。托莉還從未到過村子外面的吧?]


              [嗯]


              [首先,我們先到城市裡去找工作。然後慢慢攢錢,對了......冒險者公會,媽媽曾經說過,那裡是大家都可以成為好朋友的地方。]


              [嗯,我們一定會找到那個地方的。]


              [是的,只要跟托莉在一起,我們一定可以找到的。]








              [然後,我們平安的離開了村子,來到城市裡拼命的工作,并成為了冒險者,因為捲入了羅修爾的戰爭,所以就來到了這裡。]


              [嗯、嗯,就是這麼回事。哇--,真的好羞人啊。]


              莉愛兒捂住了自己的臉,但是當我看到其他人一臉認真的表情時,頓時嚇了一大跳。


              『真沒想到,竟然會是一個如此沉重的故事啊。』


              聽了拉茲的話,其他人都點了點頭。


              嗯,這的確是真的。


              回复
              7楼2017-10-20 17:59
                『對了,到現在為止、莉愛兒有沒有想過要對村子裡的人進行報復呢?』


                對莉愛兒的身世也感到無比驚訝的露露亞,這樣問道。


                [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現在跟媽媽曾經告訴過我的一模一樣。]


                莉愛兒笑嘻嘻的回答道。


                『......那是怎麼回事呢?』


                賽拉莉亞對此感到不理解,於是向莉愛兒問道。


                [和托莉一起冒險,雖然不幸成為了奴隸,但是卻也因此而來到了維德。之後我進入了警察隊伍,雖然遇到了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大家為了能更好的生活下去,一起努力著。這正如母親曾經說過的那樣。而且......]


                [[[而且?]]]


                莉愛兒笑的更燦爛了......


                [因為我遇到了悠紀呀,悠紀不是說過我的頭髮很可愛嗎?而且托莉也跟我一起找到了一位相當不錯的好男人,是吧、托莉?]


                [嗯、是啊。]


                聽我這麼一說,大家都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老公之所以要讓托莉和莉愛兒擔任警察,還特意將身為被歧視的亞人的你們2個帶到吉爾巴去的理由,我總算是明白了。』


                賽拉莉亞很開心的說道。


                『她們2個就是架起的橋樑啊。』


                拉茲這麼說道。


                [嗯,悠紀也是這麼說的。他還說,我們一定可以在新大陸掀起一波驚濤巨浪的,只是我怎麼都聽不明白。]


                『嘛、那才是莉愛兒嘛。』


                [我、我可不是傻瓜啊。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是我也能聽得出來,那一定是悠紀在表揚我!!]


                [莉愛兒姐姐好厲害哦!!]


                [好厲害!!]


                太好了,能來到維德果然沒錯啊,能遇到悠紀實在是太好了。


                為了這個笑容,今後一定要更加的努力啦。


                收起回复
                8楼2017-10-20 18:02
                  催泪的故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20 18:38
                    催泪的故事
                    谢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20 2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