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踪侠影吧 关注:2,288贴子:151,662

【萍踪侠影】重读萍踪侠影笔记(草稿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lz回归了,这次准备重新读一篇书
边看边做笔记,分享出来,lz保证不弃坑,至于速度~~~~参考以前的坑
lz题目说了这是草稿版,就是杂乱无章,想到什么说什么,东拉西扯,牛头不对马嘴也是有极大可能滴。
或许以后会总结一个精简版,不过...........以后....咱先不提


回复
1楼2017-10-19 17:25
    楔子 
    牧马役胡边孤臣血尽 扬鞭归故国侠士心伤
    这个东西叫回目,都知道了,没什么好解释的(让我解释,我也解释不出来)
    【回目就是精简的总结,概括了整回的主要内容,我后面要啰嗦的一箩筐,还不如两句话实在 】


    清寒吹角,雁门关外,朔风怒卷黄昏。【介绍一下环境,月黑风高,适合打打杀杀的最佳时刻】


    这时乃是明代正统(明英宗年号)三年,距离明太祖朱元璋死后,还不到四十年。蒙古的势力,又死灰复燃,在西北兴起,其中尤以瓦刺族最为强大,逐年内侵,至正统年间,已到了雁门关外百里之地,这百里之地,遂成了明与瓦刺的缓冲地带,也是无人地带。西风肃杀,黄沙与落叶齐飞,落日昏黄,马铃与胡笳并起,在这“无人地带”之间,这时候却有一辆驴车,从峡谷的山道上疾驰而过。


    【介绍了环境,又交代了时代背景,继续保持着精炼的手法,绝不拖沓又明明白白,点个赞】


    收起回复
    2楼2017-10-19 17:25
      驴车后紧跟着一骑骏马,马上的骑客是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汉子,背负箭囊,腰悬长剑,不时地回头顾盼。朔风越卷越烈,风中隐隐传来了胡马嘶鸣与金戈交击之声,陡然间,只听得一声凄厉的长叫,马蹄历乱之声渐远渐寂,车中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卷起车帘,颤声问道:“是澄儿在叫我么?可是他遇难了?谢侠士,你不必再顾我了,你去接应他们吧,我到得这儿,死已瞑目!”


      【第一个人物出场,是一个汉子剑客 ,继续强调寒风越吹越列,写出了紧张肃杀的环境再加上马凄厉的叫声,
      在这样的环境中有这样一位骑客在前行,满满的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感。突然又出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问话,交代了这个汉子剑客姓谢,而白发老人的口中的澄儿是谁,又引起了关注】


      收起回复
      3楼2017-10-19 17:26
        中年骑客应了一声,遥指说道:“老伯万安,你听那马蹄历乱之声,料是胡兵已退了。噢,你瞧,这不是他们来了!”一拨马头,如飞迎上。车中老者,长叹一声,潸然泪下。车中蹦地跳起一个小女孩,小脸儿冻得红冬冬的,有如熟透了的苹果,揉揉眼睛,似是刚刚睡醒的样子,开声问道:“爷爷,这是中国的地方了吗?”那老者勒住驴车,凝视车下的土地,声调低沉道:“嗯,是中国的地方了。阿蕾,你下车去,替爷爷拿一把泥土回来!”


        【剑客说的他们是谁?在老人叹息泪下中,画风突的一变,出现了一个小女孩。小脸儿像是苹果一般红红的,前面多次强调寒风肃杀的坏境,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个小女孩子,仿佛一下子寒风不见了,像是一缕阳光遮盖了寒风,小女孩问道这个是中国的地方吗?开始交代故事了】


        回复
        4楼2017-10-19 17:26
          山谷口外,三骑负伤的战马背着衣冠破碎的乘客,狂嘶奔回,领先的是一个和尚。那姓谢的中年汉子迎上问道:“潮音师兄,云澄师弟呢?”那和尚勒住马头,黯然说道:“他已死了!真想不到万水千山,逃到这儿,雁门关已经在望,他却还逃不出胡人之手。不过,他也真不愧是个铁铮铮的汉子,重伤之后,还力毙数人,临死之前,还杀了那个领兵的鞑子,把那些蒙古兵吓得连忙逃命,不敢再追。人谁无死,像他这样,死也值得了。你的徒儿也不错,他也是力杀数人,和他的师叔并肩战死的。”


          【又出现了三个骑客,为首的是一个和尚,汉子剑客称和尚为潮音师兄,从和尚口中得知前面老人口中的“澄儿”已经不幸被害了,顺便交代出他们是从胡人手下逃出来的】


          回复
          5楼2017-10-19 17:26
            那中年汉子双目炯炯,怒视长空,忽而一声长笑道:“雁门关已经在望,我们终算不负云澄弟之托,将他的爹爹送回来了,云澄在九泉之下,当可瞑目。只是云大人哀痛余生,这事儿暂时且瞒着他。”纵马赶回驴车,只见车中的老者跨在车辕之上,捧着一撮泥土,神情非常奇异,那小女孩站在地上,怔怔地看着她的爷爷。


            【交代人物关系,云澄是老人的儿子】


            回复
            6楼2017-10-19 17:27
              潮音和尚叫道:“云大人,我们回来了。”老者问道:“我的澄儿呢?”潮音和尚道:“鞑子兵已被我们杀退,他受了点轻伤,和天华师弟的徒儿殿后。”声调尽管强作平静,还是抑不住那悲愤之情。那老者面色大变,潮音和尚和谢天华那样豪迈的侠客,在他逼视之下,也不觉后退几步,不敢接触他的目光,只听得他纵声笑道:“父是忠臣儿孝子,忠臣孝子集于一门,我云靖尚有何憾!哈哈,哈!”笑声凄厉之中含着极度的悲愤,驴车旁的骑士都不敢作声。那女孩子仰面问他道:“爷爷,你笑什么?我很怕听,爷爷,你别这样笑啦。爹爹为什么还不回来?”


              【潮音去见老人,向老人隐瞒了云澄遇难的消息,但是老人在潮音的语气中已经猜测到儿子遭遇不测,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老,老人悲愤的大笑,小女孩听见爷爷的笑声表示怕怕,要粑粑,交代了云澄就是这个小女孩的耙耙,祖孙三代为什么会有如此的遭遇呢,请继续看后面】


              回复
              7楼2017-10-19 17:27
                那老者笑声骤止,静默了好一会子,缓缓问道:“明日清早,可以赶到雁门关吗?”谢天华道:“是,今晚正是十月十五,晚上月光明亮,明早定可赶到。”那老者捧着那撮泥土,如捧珍宝似的,凑近鼻端,深深呼吸了好几下,泥土中散发着残枝败叶的气息,那老者深深呼吸,如嗅异香,凄然笑道:“二十年了,如今始闻得着故乡泥土的气味。”谢天华道:“老伯居留异国,存节全忠,比苏武留胡,尚多一载,如此孤臣孽子之心,人天共仰!”


                【老人的故土情怀,这里写了老人已经在异国二十年,顺便交代了日期是十月十五(为以后做铺垫,别问我问什么知道,毕竟我是看过剧本的人)】


                回复
                8楼2017-10-19 17:27
                  那老者眉头一展,双手一伸,把那女孩子抱上车来,又缓缓说道:“阿蕾,你今年七岁了,应该开始懂事了,爷爷今晚给你说一个故事,你要紧紧记在心里。”那女孩重复说道:“嗯,要紧紧记在心里。我知道了,爷爷是说自己的故事!”那老者奇怪地看了孙女一眼,道:“你真是精灵得可以,比我小时,聪明得多了!”殊不知这女孩自出生之后,上一个月才见着她的爷爷,当时她就曾问父亲,为什么突然间来了一个爷爷,她父亲对她说道:“我给你说过许多次苏武牧羊的故事,爷爷的故事比苏武牧羊的故事还要动听,将来爷爷会自己说给你听,你要紧紧记在心中。”所以今晚爷爷一说故事,她就知道那是爷爷自己的故事。


                  【小女孩儿七岁的,老人要开始个小女孩洗脑了,小女孩精灵的很,一看爷爷的架势就知道爷爷要做什么啦,接着又交代了小女孩的出生背景,小女孩是在一个月前才见到爷爷的,还奇怪肿么突然出来一个爷爷,爷爷是个什么,粑粑说爷爷是个有故事的人,下面请听爷爷讲故事】


                  回复
                  9楼2017-10-19 17:27
                    众人环绕驴车,都像那女孩子一样,出神倾听,只见那老人拿出一根竹杖,杖头上有几根稀疏的旄毛,那老人叹道:“这使节的旄旌饰品都给北地的冰雪消融尽了。阿蕾,你知道什么叫做使节吗?我说给你听。二十年前,你爷爷是大明天子的使臣,奉遣到蒙古的瓦刺国去互通友好,这根竹杖就是皇帝所赐的,称为使节,这使节代表天子,性命可丢,节不可毁。那时蒙古分为两部,一叫瓦刺,一叫鞑靼,国力还很微弱。大明天子派使臣亲临,照理应该很受他们的尊敬,却不料在呈递国书之日,那瓦刺王起初还彬彬有礼,后来来了一个身披胡服的汉人,佩剑上朝,把瓦刺王拉过一边,悄悄说话,一边说一边看着我。这汉人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眼光中却露着无限怨毒,好像我和他有着百载深仇!”


                    【爷爷开始讲故事啦,原来爷爷是明朝的时臣。代表明朝去和瓦刺互通友好,没想到这一去就回不来了,本来瓦刺国王也很友好。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年轻人汉人,就好似有仇恨似的这个汉人h是谁呢 】


                    回复
                    10楼2017-10-19 17:27
                      谢天华奇道:“那人是认得老伯的吗?”云靖道:“不,我绝不认识他。我自问居官清白,平生没有仇人,更不会在胡人之地结有仇人,也不知他对我何以如此怨毒!不过,我当时见他身披胡服,也确实不屑和他交谈。他和瓦刺王谈了一阵,突然下令将我扣留,还要夺我的使节。我大怒抗议:性命可以丢,这代表大明天子的使节却不可毁。可恨他身是汉人,听了之后,反哈哈大笑道:‘大明天子,大明天子!哈哈,你是准备做大明天子的忠臣来了?好!我一定叫你称心如愿,做第二个苏武,苏武牧羊,你就去牧马吧!’自此我便在极北苦寒之地,牧马二十年!起初我还指望明朝派兵来救,年复一年,却是毫无消息。后来听说大明皇帝——明成祖朱棣——归天,仁宗继立,不到一年,又告夭折,幼主即位,国中无人,太祖、成祖开疆辟土的前代雄风,已成陈迹,我断了念头,自分必老死异国,难回汉域了,谁知也还有今日!”


                      【这个汉人很傲娇啊,不愿意和爷爷说话,没看出他那么大的能耐,和瓦刺王嘀咕了几句,就让瓦刺王反悔了,爷爷表示代表大明臣子的使节绝对毁不得,没想到那个汉人听了不但不自豪,反而大笑,一句话就让爷爷牧马二十年。导致了后面的“萍踪侠影”故事发生的根本】


                      回复
                      11楼2017-10-19 17:28
                        谢天华与潮音和尚相对一视,默不作声,面色奇异,似是既有佩服之情却又有不以为然之意。云靖毫不在意,声调越发低沉,十指屈拗,勒勒作响,又道:“二十年来,我受了无数的苦,在沙漠之中,无水可饮,有时便喝马尿解渴,到了秋冬之季,饮冰嚼雪,更是寻常之事了!这些都还不算什么,更可恨的是,那厮还时不时派人来看我,在我的面前,辱骂大明天子。二十年来,我无时不准备死难,可恨那厮却又并不杀我,只是将我折磨。”云蕾听得好不愤怒,问道:“那坏人叫什么名字?爷爷说给我听,蕾蕾大了替你报仇。”云靖续道:“不久我就知道,那厮姓张,双名宗周,名为‘宗周’,实不宗周,试想周室乃是天下的共主,既是宗周,却又辱骂大明天子,那不是自己嘲骂自己吗?”那女孩子不懂什么叫做“周室”,更不懂什么叫做“共主”,正想发问,只听得她的爷爷又道:“这些历史上的事情,你长大了念了书自然明白,爷爷不再多说了。”云靖其实不止是说给孙女听,也是说给那两位侠士听。至此顿了一顿,突然提高声调问道:“两位侠士,你说这厮该不该杀?”潮音和尚禅杖顿地与谢天华抢着说道:“该杀!”


                        【爷爷讲了故事,谢天华和潮音的反应有一个细节,就是既佩服却又不以为然,似乎是并不赞同云靖的做法,我把这里理解为江湖人和朝廷人的思想区别,云靖显然也看出了两个人的神色,并不在意,继续讲述。牧马二十年,冰雪天雪,受尽了各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小云蕾听的很气愤,要听爷爷报仇(小云蕾啊,咱能不立flag啊)云靖才说到这个人名叫张宗周,却不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辱骂仇恨大明】


                        回复
                        12楼2017-10-19 17:28
                          云靖微微一笑,抚着孙女的头又道:“那张宗周原来是奸贼世家,他的父亲已在蒙古为官,至他更得重用,二十多岁,就当了瓦刺国的右丞相,与左丞相脱欢,同得瓦刺可汗脱脱不花的重用,他身子很好,想来还有二三十年的命。我在冰天雪地之中牧马目盼夜盼,只盼望他千万不要早死!”潮音和尚性情梗直,闻言怪道:“这却是为了什么?”云靖多年愤怒,久蕴心中,说到此处,冷冷一笑。云蕾打了一个寒噤,只见她的爷爷在怀中摸出一块羊皮,上面写着几行红字,隐隐闻到腥味。


                          【云靖只知道张宗周的父亲在瓦刺为官,并不知道张宗周的来历(看过剧本的我无压力)云靖这老头子也倔的很,血书出示,小云蕾打了一个寒噤是为以后做埋伏】


                          回复
                          13楼2017-10-19 17:28
                            谢天华骇然说道:“云老伯,这是你写的血书?”云靖淡然说道:“这已经是第二份了。我起初指望朝廷兴师问罪,将奸贼拿着,明正典刑,后来实是无望,想自己刺杀奸贼,自己却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想来想去,只有盼望我儿孙争气,弃文习武,能替我报这大恨深仇。果然天从人愿,我牧马十年之久,澄儿也到了胡边,隐姓埋名,寻找我的踪迹。我出使之前,他刚刚考取秀才,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在胡边再见之时,他已是个雄赳赳的武夫了。原来他知道朝廷不愿为我一人,兴师问罪,于是便弃文习武,想深入胡边,单骑救父。听说他在天下第一剑客玄机逸士的门下学了七年,武功虽未有大成,等闲三五十人已近他不得,他救父心急,不待满师,便赶来了。”云蕾听得出神,一双眼珠滴溜溜地转来转去,心中充满疑惑,问道:“那么,爹爹既有那么大的本领,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只见他天天和妈妈一同去牧羊,有一天,有一个鞑子兵欺负他,要抢他的羊,打他他也没有还手。”


                            【老云靖说这已经是他写的第二份血书了,本想指望明朝替自己出口气,没想到明朝置之不理,儿子云澄弃文习武,去救父亲。这里交代云澄,从一个书生到武夫】


                            回复
                            14楼2017-10-19 17:28
                              云靖叹了口气,道:“阿蕾,你还小,有许多事情,说给你听,你也不懂。不过,将来就算我死了,不及见你长大,两位伯伯也会告诉你的。”
                                谢天华知道云靖今晚倾谈身世,其实是想说给他们听,其中必有含意。见云靖身躯颤抖,微微喘息,便扶着他道:“老伯,你歇歇吧,说话的时候还多着呢,等到了雁门关之后再说吧。老伯他日有什么吩咐,晚辈一定依从。”
                              【小云蕾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有武功,老云靖对她说长大就知道了】


                              回复
                              15楼2017-10-19 17:29
                                云靖咳了一声,喘着气道:“不,我一定要说下去。这些事情憋在心中太久太久了,不说出来,就不痛快。”歇了一会儿,接下去道:“澄儿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以为凭他的武功便可以将我救出胡边。谁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蒙古地方也有许多高手。就是那张宗周的手下,也着实有几个本领非凡的人。我在雪地牧马,暗中实是有人监视。澄儿好不容易找着了我,还未来得及商议逃跑,就给人发现,不是我叫他快逃,连他都几乎给人擒住。后来他又暗中和张宗周的手下较量了几次,都讨不了便宜,这才把单骑救父的念头放下来。因此他便遵照我的叮嘱,隐姓埋名在蒙古住下来,装做一点也不懂得武功的模样,暗中寻找机会,和我偷通讯息。”
                                  “我要他在蒙古住下来,又要他娶了胡女为妻,为的就是替我传宗接代,好报此大恨深仇。我想起愚公移山的故事,这仇我的儿子若不能报,还有我的孙子来报,我的孙子不能报,还有我的曾孙,只要我云家还有后人,这仇就一定能报。而张家呢,即算张宗周死了,他也还有后人,他的后人也要替他受这报应!七年前我听说他生了一个男孩,我就写下了第一份血书,要我的男孙紧记,日后长大了,只要碰着了张宗周这一脉所传的人,不论男女老幼,都要替我把他们杀掉!”


                                【老云靖迫不及待的想要倾诉,讲云澄,云澄救父不成,隐姓埋名,并娶妻生子传宗接代为报仇,原来小云蕾还有一个哥哥,交代了老云的血书的内容。】


                                回复
                                16楼2017-10-19 17:29
                                  谢天华只感到一阵阵寒意,直透心头,嘴唇掀动,却又忍着,心道:“怨毒之甚,竟至如此!这样的报复,岂不比江湖上的仇杀还要残酷?想来他在冰天雪地里牧马二十年,受尽折磨,所以失了常性。且待他回到中土之后,精神恢复,再慢慢劝解他吧。”
                                    云靖指着血书,微微喘气,又道:“澄儿听我的嘱咐将血书缝在孩子的衣裳里,送给他的一位师兄为徒。此后我因为转移地方牧马,又失了联系,直到三个月前,他才偷偷地和我见了一面,告诉我,他已约了同门,赶来营救。那时,我自念年迈苍苍,已不再作逃生之想,对他的话,也不在意,只门他在这别后七年之中,有没有再生孩子?他说又生了一个女儿,这便是你。我立刻再写下一份血书,是孙女也要替我报仇。蕾蕾,以后你要紧紧记着:若碰着张宗周一脉所传的人,不论男女老幼,都要替我把他们杀掉,化骨扬灰!”


                                  谢天华听了血书内容,也觉得很残酷,想假以时日再劝说劝说
                                  小云蕾的哥哥带着血书拜师去了
                                  中途老云靖和儿子失去联系
                                  直到三个月前才联系上
                                  老云靖对于被救出去是否不关心,得知儿子生了一个小女儿
                                  立刻又写一封同样的血书,要求小孙女长大后为自己报仇。


                                  回复
                                  17楼2017-10-19 17:29
                                    云蕾听得定了眼神,苹果般的小脸上充满了害怕恐惧的表情,突然“哇”的一声哭起来道:“爷爷,要杀那么多人吗?蕾蕾害怕,妈妈自幼教我不要随便杀生,连初生的羊羔也要保护。哎,妈妈呢?爹爹说妈妈就要来的,为什么不见妈妈来,连爹爹也不见了?”她哪里知道,她的爹爹云澄在胡边隐姓埋名,身世来历连她的妈妈也没有告诉,一月之前,竟是瞒着妻子,弃家逃走的。
                                      云靖白须掀动,突然怒声说道:“蕾蕾,你不听我的话吗?我告诉你,你的爹爹,你的爹爹,他已经——”神色俱厉,吓得云蕾噤不作声,眼泪也收了,云靖叹了口气,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不忍把她爹爹的死讯再说出来。


                                    小云蕾一听不得了了,哇得一声出来来啦
                                    爷爷,要啥那么多人吗,蕾蕾害怕
                                    多么萌的小姑娘,然后多么残酷的爷爷
                                    妈妈说了连初生的羊羔也要保护
                                    妈妈呢?耙耙说 的妈妈要来的,现在连耙耙也不见了
                                    原来云澄隐姓埋名,连妻子都没告诉,带着女儿偷偷走的
                                    这里可以猜到,路上小云蕾哭着闹着要妈妈,云澄哄她妈妈后面就来
                                    小云蕾就乖乖哒等待着妈妈来
                                    老云靖看小孙女不听话,怒了
                                    小云蕾吓得不敢哭了
                                    老云靖到底不忍心告诉她耙耙已经遇难了


                                    回复
                                    18楼2017-10-19 17:29
                                      谢天华暗暗叹气,摇了摇头,只见云蕾低下了头,小声说道:“我听爷爷的话!”云靖把三月前新写的血书塞到她的怀里,仰天笑道:“不想我云靖尚有逃出异域,重归故国之时。谢侠士,求你瞧在澄儿的面上,把这女娃子收做徒弟吧!”
                                        谢天华一阵迟疑,缓缓答道:“这个且慢商量。——嗯,老伯不要误会,不是我不答应您,我是想替她找一个更好的师父。”


                                      小云蕾怯怯的说我听爷爷的话
                                      好想抱抱小云蕾,本来和爷爷没有多亲,三个月才见到的
                                      平时的妈妈耙耙一下子都不见了
                                      身边的人都是不熟悉的
                                      再想一下上面,小云蕾说的耙耙说的妈妈后面就来,应该是小云蕾在路上哭闹,云澄哄她的,可以看的出,云澄不会凶女儿,哪怕在逃难中,小云蕾对耙耙说的话都是深信不疑,乖乖哒跟着爷爷等妈妈,看得出平日里,云澄对小云蕾说的话都是兑现了
                                      老云靖要谢天华收小云蕾为徒,谢天华另有想法


                                      回复
                                      19楼2017-10-19 17:29
                                        谢天华与潮音和尚乃是云澄的同门,他们的师父玄机逸士号称天下第一剑客,不止在剑术上有极精湛的造诣,其他武功,也很博杂。只是玄机逸士脾气古怪,他共有五个徒弟,每个徒弟,只传一门武功。例如谢天华就只得他剑术的一半。怎么叫做一半?原来玄机逸士有两套剑法,相反相成;他又炼有雌雄双剑,雌剑名为“青冥”,雄剑名为“白云”,“白云”雄剑传给谢天华,“青冥”雌剑则传给了另一个女弟子,两人各得了他的一套剑术。
                                          这两套剑术乃是玄机逸士毕生心血所聚,若然双剑合壁,天下无敌。所以在他门下五人之中,也以谢天华和那个女弟子武功最高,难分轩轾。至于云澄,则因尚未满师,武功最弱。那潮音和尚则是二徒弟,传了伏魔杖法,外家功夫,也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谢天华与潮音和尚都是应师弟云澄的邀请,各自带了徒弟前来,自中土远至胡边,助他救父的。恰值瓦刺可汗刚得了太子,国中大庆,监视稍松,三人合力,杀了几名看守,竟然轻轻易易地逃了出来,却又想不到雁门关已经在望,才遇到追兵,云澄竟然血溅国门边境。谢天华唯一的徒弟,也力战而亡。




                                        这里交代了谢天华潮音的师门本经
                                        出现了一个天下第一剑客玄机逸士
                                        交代玄机逸士的武功,门下的弟子


                                        回复
                                        20楼2017-10-19 17:30
                                          云靖说完那番话之后,疲累不堪,沉沉睡去。云蕾怔怔地望着她的爷爷,不说不笑。谢天华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驴车又在峡谷的山道上奔驰。这时明月已出天边,荒凉的山谷浸在月光之中,有如蒙上一层薄雾轻纱,更显得冷清清的,诡秘幽静。谢天华让云蕾吃了几片肉脯,喝了一口水,拍拍她的身子后,不久也熟睡了。


                                            在驴车颠簸中,忽听得云靖梦中叫道:“冷,冷——狼呵狼来了!”潮音和尚笑道:“这老头儿还以为是在胡边牧马呢。”又听得云蕾在梦中叫道:“妈妈,蕾蕾不杀人,蕾蕾害怕。”谢天华愕然摇首,忽听得一声响箭,掠过山谷,云靖在梦中跳起,叫道:“狼来了!”张眼一瞧,只见一道蓝火,摇曳下降,潮音和尚已一掠数丈,上前迎敌,谢天华道:“老伯勿惊,来的没有几人。”


                                          老云靖和小云蕾做梦
                                          老云靖的梦中还在胡边牧马
                                          小云蕾的梦中喊着妈妈,蕾蕾不杀人害怕
                                          老云靖可以说是小云蕾的童年阴影了
                                          突然一声箭响,有人追来了


                                          回复
                                          21楼2017-10-19 17:30
                                            云靖这一吓睡意全消,颤声说道:“不好,这是张宗周手下的第一名勇士,复姓‘澹台’字号‘灭明’,姓名似是胡儿,其实却是汉人。澄儿曾经和他交过手,吃过他的大亏,本事委实了得。”
                                              谢天华笑道:“我的师兄双掌一杖,威震中原,蒙古地方的第一勇士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他来人不多,管教他来得去不得,待我们把他擒了,给老伯带上京去献功,看这厮还敢不敢‘灭明’!”谢天华行侠仗义,最恨卖国之徒,听说那人号为“灭明”,怒不可遏,拔出长剑,奔出谷口,上前助阵。


                                            原来来得是张宗周的手下,澹台灭明
                                            谢天华听了可不得了了,呵,我这一颗爱国心得小脾气,被这个名字激怒了


                                            回复
                                            22楼2017-10-19 17:30
                                              只见一员胡将,身披锁子黄金甲,手使双龙护手钩与潮音和尚打得正烈。潮音和尚的禅杖如神龙出海,横扫直劈,呼呼风响,那胡将竟是分毫不让,双钩盘旋,纵横挥舞,将潮音和尚碗口大的禅杖迫得东倒西歪。谢天华大吃一惊,心道:“这厮本事果然了得,怪不得云澄要吃他的亏,看来师兄也不是他的对手。”立即长剑出鞘,振臂一掠,犹如巨鸟摩云,掠空而降,长剑一抖,一招“拂柳穿花”穿心直刺,这一剑是专破钩、夺之类兵器的杀手神招,正是玄机逸士苦心所创的厉害招数。
                                                护手钩与万字夺之类,本来是可以克制刀剑的外门兵刃,但玄机逸士所创这套剑法,轻灵翔动,变化万状,可以随着钩夺之势,反制敌人。若敌人仍本着“钩夺可以锁拿刀剑”的方法进招,则轻者手指被削,重者咽喉被穿,端的厉害,而今谢天华使出杀手神招,长剑分心一刺,内藏左右双旋两个变化,不论敌人是正面迎接或是两翼偷袭,都难逃此一剑之危。不料那胡将双钩霍霍,左钩往下一沉,右钩往上一带,谢天华的长剑几乎给他引过去。说时迟,那时快,但见钩光闪闪,伸缩不定,也不知是从哪里袭来,敌人竟趁着谢天华稍一顿挫之时,立刻反客为主。


                                              打斗不用多说
                                              就是两个自负的人都轻敌
                                              互相瞧不起对方,交手才大吃一惊


                                              回复
                                              23楼2017-10-19 17:30
                                                谢天华暗吃一惊,骤逢劲敌,精神一振,长剑一抖,剑招倏变,一个“搂膝拗步”,剑光划了一道长弧,身随剑势,滴溜溜的转了半个圆圈,“吓”的一声,手心一登,剑尖往外疾吐。这是攻守兼备的独特招数,那胡将钩光闪闪,却递不进招,逼得双钩外封,向左侧移了一步。谢天华立刻偏锋直上,剑走连珠,那胡将叫声:“好剑法!”连挡三招,突然叫道:“住手!”谢天华哪里肯听,剑光霍霍,连环疾进,那胡将勃然作色,怒道:“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双钩一展,迎、送、剪、扎、吞、吐、抽、撒,恰似骇电惊霆,两道银蛇,贴着谢天华的剑光飞舞,谢天华的剑法虽然神妙,竟然奈何不了他。
                                                  潮音和尚大吼一声,挥舞禅杖,上前助战,那胡将大声笑道:“看你的武功,定是中土的成名剑客,听说中土武林的成名人物,最讲究单打独斗的规矩,你们却想以多为胜吗?”潮音和尚喝道:“你这厮是不是叫做澹台灭明?”那胡将避了谢天华一剑,还了两招,侧目笑道:“你这和尚也知道我的名字。”潮音和尚喝道:“你身是汉人,却为胡将,羞也不羞?对你这样的叛国奸贼,谁和你讲中原的武林规矩?吃洒家一杖!”澹台灭明面色一沉,忽而纵声长笑道:“匹马纵横漠北,此心可对苍天!谁是叛国奸贼?我叛谁的国来了?朱元璋巧夺天下,只有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人,才去对他的儿孙俯首称臣。”侧身一闪,将禅杖让过一边,双钩一个盘旋,护着身子,在钩光剑影之中,朗声说道:“说与你这莽和尚听你也不解,好吧,你既要厮斗,我就叫两个小辈接你的招。”双钩一指,将潮音和尚的禅杖迫过一边,他身后的两员小将挥动刀枪,立刻抢上前来,接着了潮音和尚的禅杖。这两员小将武功虽较潮音为低,但亦非庸手,潮音和尚半晚之间,经了两场激斗,气力不支,竟自胜他们不得。




                                                继续打斗,谢天华和澹台灭明难分胜负
                                                潮音却被两个小鬼缠上了


                                                回复
                                                24楼2017-10-19 17:31
                                                  谢天华听那澹台灭明侃侃而谈,心中一动,心道:这厮倒不是寻常之辈。但助胡灭汉,却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怒气一起,挥剑强攻,澹台灭明力敌数招,忽而问道:“你莫不是玄机逸士的门下么?”
                                                    谢天华怔了一怔,只听得那澹台灭明笑声又起:“你的师父当年费尽心血也胜不了我的师父,你要胜我,哪里能够?你既然不知进退,好吧,咱们今日就各为其主,再斗个三五百招!”谢天华悚然一惊,猛然想起师父所说过的往事:在二十年前,师父曾与一个魔头互争武林盟主之座,在峨嵋之巅,斗了三日三夜,不分胜负。这魔头复姓上官双名天野,本是绿林的大盗,经此一战之后,忽然匿迹潜踪,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听这澹台灭明如此说法,那上官天野定然是躲到蒙古,而澹台灭明也定然是他的徒弟无疑。
                                                    谢天华本待停剑喝问,但听他说出“各为其主”的说话,怒气又生,把师父所传的剑法施展得风雨不透,恰若银光匝地,紫电飞空,攻中有守,守中有攻;那澹台灭明也好生厉害,双钩交剪,竟如两道金虹,将门户封闭得十分严密,也是攻守兼备,虚实互变,刚柔齐施,转瞬斗了百数十招,竟是不分胜负。谢天华心中想道:“可惜四妹不在这儿,若然双剑合璧,三个澹台灭明,也要死在剑下。”


                                                  哟呵,打着打着才发现,两个人的师门居然是对头,这可不得了了
                                                  谁也不像给师门丢脸
                                                  有了天下第一剑客,必定有天下第一魔头,不然怎么组cp呢
                                                  于是,两个门派的弟子也是见面就打,打再见面,然后再打。。。(这一段听后续)
                                                  这里又提到一个人物"四妹“
                                                  谢天华正在yy四妹在这里,澹台灭明算个卯啊


                                                  回复
                                                  25楼2017-10-19 17:31
                                                    澹台灭明钩光闪烁,连进三招,谢天华一步不让,还了四剑。澹台灭明忽然哈哈大笑,跳出圈子,叫道:“如何?你我用了全力,都不能取胜,不如住手了吧!”谢天华怒道:“汉贼不两立,今日之事,非死不休!”澹台灭明双钩一指,逼住了谢天华的长剑,高声喝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救你来的!”谢天华不敢放松,长剑往外一展,将双钩荡过一边,喝道:“我们万水千山,都经过了,而今到了此地,还有什么危难,要你相救?你若真肯改邪归正,弃暗投明,快快抛下双钩,随我走吧!”澹台灭明冷冷一笑,朗声说道:“你真是不知好坏,我奉张丞相之命,劝你们回去。你们若执意要回转中原,只恐未到雁门关,就要遭受非常之祸!”谢天华怒不可遏,长剑疾进,大声斥道:“你这狗贼,胆敢将我戏耍!”澹台灭明也生了气,回骂道:“你既要自寻死路,那就休要怪俺无情。”谢天华咬紧牙根,一声不响,剑如风雨,澹台灭明也不敢说话分心,双钩挥霍,见招拆招,见式拆式,又战了百数十招,仍是不分胜负,难解难分。
                                                      斗得正酣,澹台灭明忽然一声胡哨,卖个破绽,转身便走了,那两员小将,也跳出圈子,随后急逃。谢天华与潮音和尚杀得性起,哪里肯放,仗剑挺杖,纵步便追,片刻之间过了一个山坳。谢天华较为谨慎,忽然想道:“这厮丝毫未露败象,何以逃跑?莫非其中另有诡计么?云大人抛在后边,无能手防护,莫不要着了他的暗算!”正待招呼师兄回头,忽见那澹台灭明猛然纵身向谷中一跳,谢天华大吃一惊,立足处离谷底少说也有十数丈高,谷底怪石嶙峋,这一跳下,难道是想自己寻死不成,这一着真是大出意外!




                                                    还是继续打斗
                                                    两个人边打斗边嘴炮
                                                    作为师门对头,不仅是武功不能书输,嘴炮更要赢!
                                                    谢天华:你个汉奸,今日必定要你死我活
                                                    澹台灭明: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来救你的
                                                    谢天华:呸,我还要你救了,你识相的就放下兵器和我走
                                                    澹台灭明:不识好歹,要遭受非常之祸
                                                    谢天华:狗贼,竟敢戏弄我
                                                    澹台灭明:你自寻死路,就不要怪俺无情了
                                                    可以看出这两个人都是高傲非常
                                                    两个人武功在武林中是一流高手
                                                    嘴炮更是不让人
                                                    于是,继续打,打着打着....澹台灭明跑了.....谢天华一脸懵逼,难道已经死于我的嘴炮了??(谢天华黑人问号脸)


                                                    收起回复
                                                    26楼2017-10-19 17:31
                                                      谢天华念头未转,只见那澹台灭明身子在半空一个屈伸,呼的一声,抛出一条长绳,绳端系有利钩,一下子就搭住了对面的松树,身躯一荡,打秋千般荡了过去。这山谷形势绝险,乃是一山分出两峰,两峰相距十余丈,轻功多好也不能飞越,却想不到澹台灭明用这个方法跳了过去,一跳过去,再转个弯,便是云靖的驴车了。
                                                        谢天华这一惊非同小可,心知若循原路折回,赶到之时,云靖必然已遭毒手了。但峡谷不能飞越,不循原路而回,又待如何?事已如斯,只得横了心肠,回头追赶,拼着替云靖复仇,与澹台灭明再拼个死活。


                                                      澹台灭明装备齐全,突然跑路
                                                      吓坏了谢天华,谢天华没有装备,只有按原路回去
                                                      一路上,谢天华不停的yy澹台灭明已经杀了云靖,一定要提云靖报仇,杀了澹台灭明


                                                      回复
                                                      27楼2017-10-19 17:32
                                                        谢天华冷汗直冒,好不容易赶了回来,只见那澹台灭明已站在驴车之前,云靖则跨在车辕之上,两人面面相对。澹台灭明双钩挂在腰间,手上并无兵刃,面上露出笑容,似正在低声救恳,而云靖则声色俱厉,谢天华赶到的时候,正听得云靖骂道:“胡说八道!我与张宗周此仇不共戴天,你要杀便杀,我岂肯与你回去,托庇于他?”谢天华不禁大奇,只见那澹台灭明回过头来,向自己微微一笑,高声说道:“你看见了?我若要取云老儿性命,易如反掌,还待你赶回来么?云老儿,我苦苦相劝,生死祸福,系于你一念之间了。”云靖怒不可遏,须眉掀动,却冷笑道:“你要我回去再替你的张大人在冰天雪地里牧马二十年么?”澹台灭明纵声长笑,忽然正容说道:“张大人就因你牧马二十年,不屈不挠,才敬重你的为人,要你回去。”云靖骂道:“张宗周叛国奸贼,卑贱小人,我云某耿耿忠心,谁要他的敬重!”澹台灭明冷冷一笑,道:“张大人果然说得不差,你只是徒有愚忠,不足与谈大事。他也料你不会回来的了,可是他见你也是一条汉子,不忍见死不救,才命我万里追来,可惜你辜负了他一片苦心了。”云靖手扶车辕,气极怒极,颤巍巍的破口骂道:“哼,苦心救我?我云某二十年牧马,此身尚幸得归葬故土,死亦瞑目。你追到此地,要杀便杀,此地已是中国地方,血洒故乡尚有何恨?”澹台灭明怒道:“谁要杀你?要杀你的不是我们!”云靖咬牙说道:“你杀了我的澄儿,还来当面气我么?”身躯颤抖,几乎跌倒,澹台灭明将他一把扶住,道:“你的儿子不是我们杀的。要说给你听,你也不明白,随我回去见了张大人你就知道了。”云靖张口把一口唾涎,疾吐出去,澹台灭明轻轻一闪,避过一边,只听得云靖又骂道:“不是你们杀的?那些人难道还是明兵不成?”澹台灭明苦笑道:“那是我们左丞相的部下。”云靖骂道:“什么左丞相右丞相,都是骚狐鞑子。我已在你手中,你快快把我杀掉,休要多言。”谢天华也觉得澹台灭明真是岂有此理,他既然身为瓦刺国的大将,瓦刺的官兵将人杀了,他还要当面来气被杀者的父亲,何况这被杀者的父亲,又身经了二十年的苦难!悲痛余生,哪能经得这样残酷的戏弄?


                                                        谢天华赶回来,场面却出乎意料
                                                        澹台灭明似乎在给云靖恳求什么
                                                        老云靖则气到不行
                                                        这里我不得不替老云靖说话了
                                                        有人说老云靖不知好歹,明明张宗周要救他,他还不领情
                                                        可是,从老云靖的角度看就是
                                                        你想囚禁牧马二十年,现在要我回去
                                                        我信你我就是傻瓜**
                                                        你说救我就信?
                                                        何况澹台灭明的态度也是高高在手
                                                        两人一说话就擦枪走火不可收拾


                                                        回复
                                                        28楼2017-10-19 17:32
                                                          两人越说越僵,但只见那澹台灭明抱拳一拱,朗声说道:“云大人,我言尽于此,听不听从,那就全在你了。”云靖气极吹须,猎猎作响,已说不出半个字来。谢天华大怒喝声道:“迫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算什么行径?有种的咱们再斗三五百招。”澹台灭明毫不理会他,压低声调,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只好走了。张丞相说,累你牧马二十年,实在过意不去。他也料你不会回来,叫我代送你三道锦囊,依着锦囊妙计,还可救你性命。张丞相说这三道锦囊,就算你替他牧马二十年的酬报。”把手一撤,转身便走。谢天华怔了怔,澹台灭明已从他身边走过,只听得咕咚一声,云靖倒在车上。谢天华一伸手打出五枚子午夺魂钉,分打五处穴道,澹台灭明头也不回,双钩一个盘旋,只听得叮叮叮几声连响,澹台灭明一声冷笑,人影已没入苍松怪石之间,转过山坳去了。
                                                            谢天华这一把飞钉,本就不指望能将敌人打倒,不过见他这样轻易地一举将五枚飞钉扫数打落,也不觉吃了一惊,飞步奔向驴车。只见云靖吁吁气喘,脖子通红,谢天华伸手在他胸口一揉,云靖“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浓痰,大叫道:“气死我也!”颤巍巍地坐了起来。谢天华知道他是愤火中烧,痰塞喉头,身上并无受到其他伤损,这才放下了心。正待善言开解,忽听得潮音和尚呱呱大叫,横拖禅杖,从山坳外疾跑回来。


                                                          澹台灭明劝说失败
                                                          临走时候丢了三个锦囊,据说可救老云靖的姓名
                                                          谢天华乘澹台灭明走的时候又打了暗器,其实也没指望打中澹台灭明,只是调戏调戏他
                                                          没想到澹台灭明轻易的就打落了暗器,谢天华也觉得没趣,调戏不成啊
                                                          这个时候老云靖气的吐血
                                                          这个时候潮音和尚呱呱大叫的跑回来了
                                                          为什么被我说的有一点喜感,恩打住,我要正经。


                                                          回复
                                                          29楼2017-10-19 17:32
                                                            谢天华又吃一惊,连忙问道:“师兄,你怎么啦?”潮音和尚愤然说道:“二弟,我丢尽师门的面子啦!我今生不把澹台灭明痛打三百禅杖,难消此恨!”谢天华知道师兄是个急性的人,按他坐下,让他喝了口水,说道:“二师兄,有话慢慢说,凭着咱们四个兄弟,就算是上官老魔头亲自到临,这仇也可以报,何况澹台灭明?”潮音和尚咕嘟嘟地喝了一大口水,气愤愤地续道:“我只道这厮要对云大人暗施毒手,心急赶回,叵耐那两个小贼,死缠不放,若是平日,这两个小贼真还不放在我的心上。无奈我接连两场恶斗,气力不加,和他们边走边斗,进进退退,竟然赶不回来,斗了一二百招,我一急连走险招,刚刚抢了上风,不料澹台灭明这厮又回来了。我以为他已将云大人害了,破口大骂。那厮双钩一搭,将我的禅杖拉过一边,突然劲力一松,暗施诡计,将我跌了一跤。这还不算,还打了我一个耳光,骂我是‘莽和尚’,说我‘胡说八道,乱嚼舌头,打个耳光,聊作薄惩’云云。骂完之后,便带了两个小贼,扬长而去。我们闯荡江湖几十年,几曾受过如此欺侮,你说气不气人?”停了一停,目光注地上,忽然又嚷起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和你交了手没有?云大人好端端的没事,这地上却有着三个这样趣致的锦囊?”


                                                            潮音呱呱的回来,开始撒娇,弟弟,我丢了师门的面子啦
                                                            谢天华已经习惯师兄了,给他喝了口水,安慰着
                                                            谢天华又开始yy了,凭咱们四个兄弟,就是上官魔头来了也没用,何况一个澹台灭明
                                                            潮音嘟嘟的喝水(觉得潮音有一丝萌怎么办)
                                                            接着又开始诉苦,我居然被两个小鬼缠住了,颜面何在啊
                                                            潮音好萌,开始吐槽别人怎么骂他的,还打他
                                                            胡说八道,乱嚼舌头,打个耳光,聊作薄惩
                                                            澹台灭明的打油诗做的喜感十足
                                                            说了半天,潮音get到重点,发现锦囊


                                                            回复
                                                            30楼2017-10-19 1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