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597贴子:1,370,592

【轩辕剑之汉之云】文:《一半》all暮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18 19:52
    本文自45集以后开始改写剧情。不喜勿喷,另外;本文剧情和电视剧里可能会发生混乱,所以各位看官请不要认真
    ———正———文———
    暮云用剑气治好受伤昏迷的耶亚希和焉逢后,把他们安顿在一个山洞里,担心焉逢醒了不愿见自己,就独自一人走了,他坐在树林里,吹着兰茵最喜欢的曲子,而脑海里却浮现出焉逢要对他生死对决的样子。越想越觉得难受,就打算回山洞看看那两人醒了没有,谁知道却听到了那两人的谈话:
    “我不怪他,就是有一点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当初就不应该救他。”
    ……
    “为了这么冷血无情的恶魔,不值得。”
    “他不是,他一直在救你,说明他还没有泯灭人性。”
    “人性?只不过是他的私心而已。”
    暮云站在洞口处,单手扶着冰冷的石壁,而那只手掌死死抠着凸起的石头上。心里自嘲:
    原来…这一切在你看来竟是我的私心而已?呵呵呵…
    胸口传来的疼痛让他几乎站不住,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走了。
    回到之前待的那颗树下,静静地看着远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18 20:34
      抢个沙发楼楼好棒,这个梗好少人写,千万不要弃(最好多加点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18 22:03
        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18 22:14
          耶亚希找了出来,发现暮云依靠在一颗树下坐着,发觉不对,走了过去。焉逢偷偷跟在耶亚希身后,耶亚希来到暮云身边:
          “你怎么了?”
          看见耶亚希,就想起刚才她和焉逢的对话,暮云想要避开她,试了一下,还没起身就被耶亚希触碰到了手,自己冰冷的体温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一旁的焉逢听了,表情有些担忧。暮云不理她,她发觉不对继续问)你是不是用剑气治给我们疗的伤?”
          “一点点而已,恢复几天就好了。”
          “这还没事?真是亲兄弟,都这么固执,明明很惦记,一见面却要打打杀杀的。”
          “是他要杀我的。”
          “你这么惦记,说几句软话不行啊?”
          “我没有做错,为什么要服软?”
          “杀人还没错?”
          暮云把头低了下去,眼神没有直视耶亚希,语气有些委屈:
          “我杀人…也是为了救他。”
          “救他?”
          焉逢似乎明白了暮云的所做所为…都是为了自己,扶着树的手掌越发用力…
          “飞羽行刺,我身为铜雀怎么可能不管,义兄答应网开一面,条件就是斩杀飞羽。这个要求,你说我应不应该答应。”
          “可是你别忘了,骁月的士兵怎么让你家破人亡的,为这样一个残暴的国家效忠,值得吗?你想过吗?”
          “什么效忠什么骁月,这些都和我没有关系,义兄他待我恩重如山,我这条命都是他给的,他让我做什么,我都必须做。”
          “就一定要用杀人的方式是吗?他们可都是焉逢的朋友。”
          “他们也是你的朋友,你会原谅我吗?”
          耶亚希偏了偏头,叹道:
          “都晚了,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们的朋友死了,我们很伤心。”
          暮云不想在继续聊下去:
          “你回去吧。”
          耶亚希擦了擦眼泪:
          “可你还这么虚弱。”
          “我没事。”
          “回洛城吧。这儿太危险了。”
          暮云蹙眉担心道:
          “那些人那么迂腐,他们一定还会杀过来的。”
          “都这样了,你还惦记着他,就知道你嘴硬。”
          耶亚希叹了一口气,蹲下身,看着暮云:
          “冰块儿,你们不要再打了,你也不要在跟他动手了好不好?”
          暮云握紧了拳头,极力克制自己:
          “你就这样偏心,让我等着受死?”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要是打你,实在不行,你就跑嘛。哥哥教训弟弟,弟弟逃跑这不很正常吗?这也没什么丢人的(暮云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我了。那…我走了。”
          看着耶亚希的背影,暮云纠结再三,还是觉得要说清楚。耶亚希刚走几步,就听见暮云道:
          “你们的谈话我都听见了。”
          耶亚希一愣,没反应过来,愣愣的转过身:
          “冰块儿,你什么意思?”
          暮云扶着树,艰难的起身,只是并没有看向耶亚希:
          “他说的对,或许一开始就不应该救我。毕竟…我只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恶魔。”
          耶亚希终于明白了暮云的意思,急忙解释:
          “不是的!焉逢他…”
          暮云打断她的话:
          “你不用替他解释!他说的对,救他就是我的私心。凭什么关心我的人爱我的人和我在乎的人都要离我而去?!我偏不让!哥…(意识到不能叫他哥,立马改口)焉逢他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后面这段话,暮云几乎够了出来,把焉逢也吓了一跳)他说过拼死也会保护我的,所以我要救他!就算他现在要杀我,我也必须救他!”
          耶亚希担心的看着他,试图安慰他:
          “冰块儿,你别这样…”
          暮云自嘲一笑:
          “呵?别这样?你就知道劝我,你也只看到我杀飞羽,那你有没有看到飞羽杀我们骁月的人?尧汉的士兵无辜的,骁月的士兵就该死吗?!我是杀了几个飞羽,可那些飞羽杀了我们骁月多少人?耶亚希,你觉得你把所以责备都对我,公平吗?”
          耶亚希一心跟着焉逢,只听焉逢说骁月残暴不仁,不曾想过,尧汉伐骁月,同样也是血流成河,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冰块儿…你…”
          暮云跌跌撞撞的走到耶亚希面前:
          “耶亚希有一点你错了。”
          耶亚希不解的看着他,暮云道:
          “我从来没有主动杀过尧汉的任何人。(转过身,背对着耶亚希)要不是焉逢他们要攻打我们骁月,我是不会出手的。对我而言,骁月就是我的家,有人要破坏你的家,你会怎么做?”
          耶亚希正要说什么,就见焉逢走了出来:
          “你还执迷不悟!”
          暮云听见声音,立马转身,就见焉逢已经来到他面前不远处,暮云眉头紧锁,没有说话。焉逢道:
          “在骁月皇帝的统治下,百姓民不聊生,这样的昏君,不该讨伐吗?”
          暮云性格从小就不合群,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很少出门,就算出门也只是去执行任务,根本就看不到民间百姓过的如何,暮云不愿在焉逢面前低头,冷哼一声:
          “哼,义兄救我时就说过,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活下去,弱者活该被欺压。就像当初的我一样!自己弱,怪谁?!”
          焉逢见他如此,气到:
          “你!不可理喻!”
          暮云也不想和他继续争吵,转身就要走。焉逢叫住他:
          “站住!”
          暮云没回头,冷硬回了一句:
          “我凭什么听你的。”
          焉逢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
          “就凭我是你哥!”
          暮云就像听到了好笑的笑话,道:
          “呵呵,那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19 00:04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19 07:0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19 11:07
                新文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19 11:07
                  开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19 11:07
                    楼主,只求不要对暮云宝宝太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19 11:12
                      楼主,更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19 11:50
                        耶亚希见情况不对,道:
                        “那个…你们别这样好不好?焉逢(拉拉焉逢手臂)你既然听到了我们的谈话,那你应该知道冰块儿他不是有心要杀…杀昭阳他们的。你们和好好不好?”
                        焉逢看了看耶亚希,又看向背对着他们的暮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
                        耶亚希见焉逢这样,就又跑到暮云那里,道:
                        “冰块儿,你们毕竟是兄弟,有什么事非得弄成这样?”
                        “兄弟?(暮云转身看向焉逢)他的兄弟被我亲手杀了,哪还有兄弟?”
                        焉逢也有了动怒意思,还有了动手的迹象:
                        “你!”
                        耶亚希即可跑回去将焉逢抱住:
                        “焉逢!不行!冰块儿现在身体很虚弱,你不能动手,他会死的!”
                        听到死字焉逢才停下动作,看向暮云:
                        “跟我回去。”
                        “跟你回去?然后再等你杀我?焉逢,你以为我还会信你?”
                        就在他们争执不休时,强梧带着一帮尧汉士兵将他们包围起来了:
                        “焉逢!白衣!看你们往哪儿逃?!”
                        耶亚希一个头两个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强梧!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强梧冷眼看着他们:
                        “这次你们插翅也难逃!抓起来!”
                        暮云扫视他们一眼,道:
                        “就凭你也想抓住我们?”
                        说罢,便强行催动剑气,而强梧也举箭对准了暮云,耶亚希看出暮云招式有些奇怪,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看见焉逢从背后制住暮云:
                        “暮云!你还要杀多少人才罢休!”
                        耶亚希看到强梧出手了,大叫:
                        “焉逢,快放…(开冰块儿)!”
                        话还没说完,箭就射中了暮云胸口,暮云闷哼一声,单膝跪地,捂住胸口吐了一口血。耶亚希急忙上前:
                        “冰块儿!!(耶亚希猛地回头冲焉逢喊道)他没想杀他们!你没看冰块儿出手都慢了很多吗?到现在,他都还记得你说过不要伤害尧汉士兵的话,。(看向暮云,急的掉眼泪)冰块儿,坚持住!坚持住!”
                        随后拿出灵玉就给暮云医治。
                        焉逢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他不敢相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他刚刚做了什么?!回过神,跑到暮云身边,扶着他,担心的叫了一声:
                        “暮云…”
                        强梧见焉逢出手制住白衣,还以为他有了悔改的心,见他这样担心白衣,道:
                        “来人!把他们押回去!”
                        “是!”
                        士兵们打断了耶亚希的施法,焉逢也被几个士兵压着,暮云就那么倒在了地上…
                        焉逢怒吼一声,随之眼泪也流了下来:
                        “暮云!!”
                        不知他是急的、气的还是后悔的…总之,这一声叫的肝肠寸断的…
                        尧汉牢房,有了前车之鉴,强梧这次先封印了焉逢他们的灵力,然后才把他们关进去。
                        耶亚希照顾着昏迷不醒的暮云,道:
                        “到最后一刻他还想着保护我们,焉逢,这次…你真的错了。”
                        焉逢坐在一旁,表情很痛苦:
                        “我以为他要…”
                        “以为他又要杀人?焉逢,你是他哥哥,为什么你就不能信任他一次?连我都看得出来暮云有意手下留情,你为什么还有那么对他?”
                        “我…”
                        “他上次杀入牢房,是为了你,焉逢,他是为了你才杀人的,其实冰块儿说的没错…我们没资格怪他,更没资格去教他怎么做人。”
                        丞相书房,一个士兵汇报了焉逢被抓回来一事,丞相一惊:
                        “什么?焉逢被抓了?强梧呢?立刻让他来见我!快!”
                        士兵:
                        “是!”
                        牢房,暮云伤势严重,而且开始说胡话了:
                        “兰茵…不要…”
                        耶亚希听见了。连忙把耳朵贴在暮云嘴唇不远处,想听他说什么:
                        “冰块儿,你说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恩师…别去!是陷阱!恩师…”
                        其实暮云这些话说的不小声,却也不大声,只是刚好他们两个都能听见。耶亚希担心的看向焉逢,焉逢慢慢走到暮云面前,拉着他的手:
                        “暮云…你要坚持住,我会救你的!(然后转身拍打牢房大门,大喊)来人!快来人!把徒维给我找来!快来人啊!让我见徒维!”
                        暮云迷迷糊糊,似乎有了转醒的迹象,耶亚希叫道:
                        “焉逢!焉逢!冰块儿他醒了!他醒了!冰块儿。你没事吧?”
                        暮云缓缓睁眼,看着焉逢一脸担心的表情,道:
                        “连老天也给你重来的机会…咳咳咳,这一次,你千万别违心救我。咳咳咳。”
                        焉逢听了,心里就像被刀刮一样疼,再次说出这句话,却没了当初的底气: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
                        暮云没有多余的力气和他争辩,默默偏过头,不在看他。耶亚希看了看焉逢,又看了看暮云,道:
                        “冰块儿,我知道这次是焉逢不对,他说了会保护你,一定会做到,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暮云还是不理他们。
                        这时,丞相和徒维一起来了,焉逢就像看到了救星,道:
                        “丞相!一切都是焉逢的错,你让徒维救救暮云。”
                        丞相眉头紧锁,刚才和强梧解释焉逢的事,才得知白衣再次被捕,而焉逢此时显然和白衣和好了?见丞相不理自己,焉逢跪下了:
                        “丞相!焉逢求你救救我弟弟!他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对于焉逢的请求,丞相有些犹豫,毕竟白衣是铜雀最厉害的一个,要是救了他,日后讨伐骁月必定是个大麻烦。
                        暮云见焉逢下跪,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在耶亚希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我白衣就算死,也不用敌人为我求情!”
                        “冰块儿…”
                        焉逢担心暮云惹怒丞相,立刻安抚暮云:
                        “暮云!(然后对丞相道)丞相,暮云本性不坏,我日后一定好好教他,把他带回正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19 12:4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0-19 12: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19 13:02
                              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19 13:17
                                多更新点喽!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19 13: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19 13:50
                                    楼楼。等更新。赞赞赞。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0-19 13:58
                                      徒维心中对焉逢有愧疚,此刻帮焉逢说话:
                                      “丞相,白衣虽然厉害,可此刻连常人都不如,我可以封了他的灵力,让他失去武功,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他会威胁到讨伐骁月的大计。还可以让焉逢兄弟团聚。”
                                      暮云听言,怒道:
                                      “无耻!咳咳——噗。”
                                      怒急的暮云生生吐出一口血,耶亚希大惊:
                                      “冰块儿?!”
                                      焉逢为救暮云,道:
                                      “丞相要是救了暮云,我会让他加入我们,助我们讨伐骁月!”
                                      丞相犹豫,道:
                                      “焉逢,我不是不信你,只是这白衣…”
                                      “丞相不必忧心,暮云我了解,我会有办法让他同意的!”
                                      徒维低声对丞相道:
                                      “丞相大可放心,我可以在白衣药中多加一味药。”
                                      丞相听言,这才同意:
                                      “焉逢是被人陷害的,此事我已查明,放他出来吧。”
                                      焉逢听了,一下站了起来,同耶亚希一起扶着暮云,道:
                                      “暮云,徒维医术精湛,你很快就会没事。”
                                      暮云却用尽全力将焉逢推开,自己也差点跌到,好在耶亚希一直扶着他,暮云死死盯着焉逢,一字一句道:
                                      “我恨你。”
                                      焉逢伤心的偏过头,毕竟是他自己伤了暮云的心:
                                      “你恨不恨我我不在乎,只要你活着。”
                                      说完,又去扶他,无论暮云怎么推,都推不开,最后放弃了:
                                      “我是不会加入你们的。”
                                      “我知道。”
                                      “我会杀了你。”
                                      “……我等着。”
                                      耶亚希看着两人这样相处,心里不舒服,明明在木屋的时候,他们是那么的快乐…怎么会变成这样?!
                                      骁月,云舞阁大殿。磬儿正在汇报着暮云的事。紫衣听了,道:
                                      “你是说,焉逢帮飞羽的人伤了暮云,还把他抓走了?”
                                      “嗯,当时离的太远,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暮云不会再相信焉逢了。无论焉逢做什么,暮云都会认定焉逢在骗他。”
                                      “如此甚好,就让暮云在那里多待一些时日,和他那好哥哥叙叙旧。”
                                      磬儿有些担心:
                                      “你就不怕飞羽的人杀了暮云?”
                                      紫衣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玩味道:
                                      “飞羽那帮**,杀不了他。等着吧,轩辕剑气合一的日子,不远了。”
                                      尧汉。
                                      飞羽军营。
                                      焉逢刚把暮云安顿好,就被尚章端蒙他们围着,焉逢就把事情再次说了一次。并且说出暮云杀昭阳他们也是为了救自己。端蒙他们听了,仍旧是恨暮云的。碍于丞相有令,任何人都不得为难白衣。他们只能负气离开。徒维给暮云看好伤后,打开房门让焉逢他们进去了。一进去就见暮云毫无生机的躺在哪里,道:
                                      “徒维,你对他做了什么?”
                                      徒维无奈摇摇头道:
                                      “你这个弟弟一点也不配合,我只好让他乖乖躺着了。你放心,睡醒了就好了。只是强梧那一箭差点要了他的命,虽然性命无忧,但也必须好好调理,只是他剑气受损,没有剑气护体,许会落下病根。”
                                      耶亚希担心道:
                                      “病根…什么病根,严重吗?”
                                      “他以后的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不能受刺激。否则都会引发箭伤,强梧的箭不是普通的箭,何况他的手臂是你(看着焉逢)用剑气治好的,所以白衣的箭伤我也是治标不治本。日后若疼起来是会要了(看向暮云)他的命的。”
                                      焉逢满怀愧疚的看向昏迷中的暮云。
                                      焉逢恢复了职位,每天带着飞羽进行日常训练。耶亚希呢,就照顾还在昏迷中的暮云,因为别人来,她和焉逢都不放心。
                                      至于暮云为什么会昏迷七天七夜,徒维给出的答案是:
                                      “我担心他醒了在飞羽部队惹麻烦,所以多让他睡了几天。”
                                      焉逢耶亚希:
                                      “……”
                                      又一天,耶亚希在给暮云擦脸的时候,暮云突然睁开了眼,一把握住耶亚希给他擦脸的手,耶亚希先是吓了一跳,随后转为惊喜:
                                      “冰块儿,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昏睡这几天,你哥哥多担心你!”
                                      暮云蹙眉,似乎在理解这个词:
                                      “哥哥?是谁?”
                                      “你怎么了冰块儿?你…你别吓我啊。你看看我,我是谁?”
                                      暮云不解的看着她,立马警惕的起身下了床,,道: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耶亚希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应该告诉焉逢,对暮云道:
                                      “冰块儿,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说完不等暮云回答,立马跑出去找焉逢,却在出门的时候撞上了一个人,耶亚希揉揉额头,抬头看去,心中一喜,拉着徒维道:
                                      “徒维,你快去看看冰块儿,他不认得我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边说边把徒维拉进屋,谁知徒维根本就不动。耶亚希困惑的看着他:
                                      “徒维,你怎么了?怎么这幅表情?”
                                      徒维一脸严肃的看了看耶亚希,然后拽着她走了。
                                      “哎?!徒维,你干嘛?”
                                      树林湖边。
                                      徒维站在湖边,背对着耶亚希,耶亚希试探性的开口道:
                                      “额,那个,徒维,你先去看看冰块儿好不好?”
                                      徒维却道:
                                      “别担心,他没事。”
                                      耶亚希不明白了:
                                      “没事?他都不记得我是谁了,你还说他没事?”
                                      “他不记得才是好事。”
                                      耶亚希闻言,恍然大悟一般,走到徒维身旁:
                                      “哦,你的意思是,冰块儿的失忆是你干的?(气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徒维转身看着她:
                                      “他如果还是铜雀白衣,那他就不可能待在飞羽,更不可能和焉逢兄弟相认。我们和他定会不死不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19 14:28
                                        期待下文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0-19 14:42
                                          期待下文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19 14:51
                                            是原创女主,还是暮希,暮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0-19 15:05
                                              讨厌,总是帮暮云做决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0-19 15:15
                                                期待幕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0-19 15:19
                                                  期待下文啊。暮云失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0-19 15:19
                                                    已收藏,加油,希望不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0-19 15:25
                                                      不要这样残忍,暮云够可怜了还要他失忆,那不是把兰因忘了吗。难道准备等兰音出现然后就恢复记忆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10-19 16:13
                                                        “所以…你就消除了他的记忆?是吗?让他变得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耶亚希默默流泪)可是,你知不知道,这对冰块儿多不公平?是(看向湖面)他是杀了昭阳商横他们,可是,你们不也杀了他最亲最重要的人吗?冰块儿说的没错,尧汉和骁月本质也是一样的,说是为了天下苍生,可这场让天下百姓民不聊生的战乱是你们尧汉先挑起的!”
                                                        见耶亚希越来越激动,徒维道:
                                                        “耶亚希,我没有你心善,救白衣是因为我对焉逢有愧,既然我救了他,我就有义务不让他伤害我们尧汉的人。只有让他忘记一切,他才能重新来过。耶亚希,就当是为了焉逢保住这唯一的亲人,白衣的事,你别管了。既然是我救了他,我就不会伤他。”
                                                        说完,徒维就走了,刚走没几步,他停下来又说了一句:
                                                        “白衣失忆的事,除了焉逢,别对任何人说是我做的,只有这样,大家才会对他好一点。”
                                                        “啊?为什么?”
                                                        耶亚希一路换恍惚惚的回到了房间。却见焉逢死命摇着暮云的肩膀,似乎在逼迫他什么,耶亚希大惊,跑过去拉开焉逢:
                                                        “焉逢!你干什么!”
                                                        焉逢红着眼看着暮云,吼道:
                                                        “暮云!你看着我!看看我是谁!你给我醒醒!”
                                                        暮云显然被焉逢吓了一跳,坐在床上不断躲避焉逢的视线,尽量不去看焉逢。
                                                        “焉逢,你冷静点。暮云他只是失忆了…”
                                                        焉逢看向耶亚希:
                                                        “失忆?为什么会这样?”
                                                        耶亚希看了看暮云,拉走焉逢:
                                                        “你跟我来。”
                                                        屋外院子里。
                                                        焉逢着急的开口:
                                                        “到底怎么了?暮云为什么会失忆?”
                                                        “他…是徒维。”
                                                        “徒维?他为什么这样做!”
                                                        说着,就要去找徒维。
                                                        “焉逢!(把焉逢拽回来)你别总是这么冲动!听我说完好不好?!徒维是觉得,你要是想保护他,又不想让飞羽找他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如此,如今他灵力被封,武功尽失,也不记得你们之间的恩怨,他就再也不会伤害任何人了,你也可以重新教他认清是非对错。”
                                                        “可…这对他…不公平。”
                                                        “公平?这个世界就没有公平可言!焉逢,暮云如今只是暮云,他再也不是铜雀白衣。我们可以像小木屋那样,快快乐乐的生活。(抱住焉逢)焉逢,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们和冰块儿一起,重新开始好不好?”
                                                        良久,焉逢点点头。耶亚希还是感到奇怪:
                                                        “可是,徒维为什么不告诉大家是他让冰块儿失忆的?”
                                                        “因为只有暮云是自己失忆的,大家才会认为他是自己在逃避,受不了打击选择失忆。飞羽的人我都了解,暮云失忆,也没了武功,他们不会太过于为难暮云的。”
                                                        屋里,暮云起身,在屋里四处张望,走到书桌前,看到桌子上的笔墨,觉得这个画面有些熟悉。他蹲下身,想去拿那张纸,却不小心碰到了桌子上的一件摆饰,摆饰跌落在地,发出“啪——”的一声,摔的粉碎。暮云一脸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
                                                        屋外,焉逢他们听到动静,表情一变,立马跑了进去:
                                                        “暮云?!”
                                                        “冰块儿,你没事吧?”
                                                        见只是打碎了一个物件,焉逢耶亚希相视一下,都长长出了一口气。暮云见刚才对自己不友好的焉逢进来了,吓得直往后退。直到靠到墙壁,无路可退,他表情害怕的看着焉逢。焉逢被暮云的动作刺痛了心,暮云…何时如此怕他了?
                                                        耶亚希走到暮云身边,安慰道:
                                                        “暮云,别怕,焉逢不会伤害你的。他是你哥哥,你不记得了吗?”
                                                        暮云看着他,眼神迷离:
                                                        “哥哥?”
                                                        耶亚希给焉逢使眼色,焉逢慢慢走向他:
                                                        “…嗯…我是你哥哥。我叫皇甫朝云,你叫暮云,你前一段时间大病一场,却留下了后遗症,失去了之前的记忆。”
                                                        暮云还是那样看着他,嘴里重复着两个字:
                                                        “哥…哥?”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的,一转眼一月过去了,暮云的伤势也恢复了。只是他失去武功和剑气,如今看起来依旧一副病态。在半个月前,焉逢将他和带到了他自己在离军营不远处收拾出来的一座木屋里,那木屋和他们以前的布置几乎一样。
                                                        这天,暮云在院子里看书,尚章来找焉逢,正好撞上,他无视暮云,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不得已才问暮云:
                                                        “喂!焉逢去哪了?”
                                                        暮云只是余光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看书。
                                                        尚章见他不理自己,走过去,站到他面前,双手叉腰道:
                                                        “我问你话呢!”
                                                        暮云这才回了一句:
                                                        “不知道。”
                                                        尚章见他这样,冲暮云冷哼一声就转身走了。暗处的磬儿和黄衣见了,不屑的笑了。
                                                        “没想到,这个暮云还挺厉害的,都武功尽失成了阶下囚还改不了他的臭脾气。”
                                                        磬儿和黄衣对视一眼,只见磬儿手一挥,刚转身的尚章就像被什么挂了一下一样,直直倒在地上,摔的四脚朝天。暮云却恍若未见,尚章以为是暮云搞的鬼,气愤的起身,对着暮云道:
                                                        “白衣!你真是太过分了?!”
                                                        对于这个称呼,暮云见怪不怪,因为他之前没来小屋时,就听到有人这样叫过的。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一身白衣,所以也就没说什么。面对尚章的斥责,暮云依旧不理,早就习以为常了,这里的人,除了耶亚希和那个焉逢,都对自己不友好。
                                                        “别以为有焉逢帮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暮云这才起身,看向他:
                                                        “你想干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0-19 16:24
                                                          暮云都这样了,你们还欺负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0-19 16:46
                                                            更新的多一点呗,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0-19 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