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676,749贴子:26,465,877

【原创】《漫漫红尘》现代架空 养父瓶X孤儿邪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瓶小邪镇楼(图片来源自网络,侵删)


回复
1楼2017-10-13 15:13
    “爸,今天我去胖子家睡了,不用等我。”
    张起灵握着手机,听见对方手机里传出的忙音,一阵头疼,这孩子最近是不是到了叛逆期?以前又乖又听话,从不在外面留宿的。张起灵皱了皱眉,算了随他去吧。
    “嗨,想啥呢!”胖子雄厚的一掌拍在吴邪肩上,“快点啊,***都快挂了!”吴邪揉了揉被胖子拍麻的肩膀,回过神发现胖子用仅存的一点血量苦苦支撑,吴邪赶紧挥刀上去。

    “怎么?今天又加班?”黑眼镜长腿一支就坐上了张起灵的办公桌,把玩着桌上唯一与办公无关的物件——竟是一个粉粉嫩嫩的小猪佩奇摆件。“嗨,我说哑巴,你把你儿子宠的都无法无天了吧,真不是我说,他最近是不老不着家?你这天天叫个外卖睡办公室影响多不好啊?你看外面这些如狼似虎的小妹妹们都自愿加班好多天了,你这不回去直接影响人家找对象你知道不!”
    黑瞎子颇为“诚恳” 的谴责张起灵。
    张起灵抬起埋在文件中的脑袋,瞥了一眼黑眼镜,不疾不徐道,“最近小邪不回家,我也懒得做饭,你蹭吃先搞定小邪。”
    黑眼镜摸了摸下巴,嘴角扯出一抹诡异的笑,墨镜似乎闪过一道光,“成,这事儿包我身上!”


    收起回复
    2楼2017-10-13 15:13
      “吴邪,老师叫你呢!”王盟用手肘捣了捣吴邪,吴邪这才看到班主任皱着眉站在窗外,吴邪赶忙扔下手中的笔从教室冲出去。阿宁抱着英语作业与吴邪并排走在一起,“你最近状态不好人之常情嘛,别再垂头丧气啦!我们的super吴哪去了?”阿宁努力用语言安慰吴邪,吴邪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我没事啦,还是super吴”阿宁帅气的甩了甩刚才风吹过遮住眉眼的刘海,“我就说嘛!”
      果不其然,放学吴邪又和胖子两人一起出了校门,黑眼镜骑着辆拉风的哈雷,对着吴邪打了个喇叭,吴邪冷不丁吓了一跳,看见黑眼镜的哈雷两眼瞬间放光,不光吴邪,黑眼镜此刻旁边已经围了一堆人,少年时期的孩子们都还很羞涩,蠢蠢欲动却不敢上前。
      “上来,带你去兜风。”黑眼镜眼镜颇黑,但牙齿超白,吴邪立刻抛弃胖子奔向黑瞎子,边跑边喊,“我先走了。”胖子气的在一旁直拍大腿,“他奶奶的小天真,有好事不叫上胖爷,让胖爷也体验一把小哈的快感”。

      晚餐是吴邪最喜欢的油焖大虾、杭椒牛柳、荷兰豆清炒山药、干锅花菜和清蒸鲈鱼,还有西红柿蛋花汤。黑眼镜吃的很愉快,吴邪更不用说,这两天胖子他妈做的酱肘子吃的快要腻死了,他的胃还是更适合张起灵的菜。
      吃完饭黑瞎子哼着小调刷完碗骑着他拉风的哈雷扬长而去。
      张起灵在吴邪卧室门前踟蹰了下,轻轻扣了扣门。吴邪面前铺着语文书发着楞,张起灵迟疑了下便推开门,“小邪,喝牛奶了。”吴邪并没有看张起灵,只是盯着那只握着杯子的手,白皙修长,指甲修剪的整齐干净,伸手接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再递还给张起灵。
      张起灵接过杯子,顺便伸手用拇指蹭掉吴邪嘴唇上的一圈牛奶。吴邪怔了一下低下头再也不看他。良久,感觉张起灵站了会便离开了,离开时一如既往的轻轻帮他关上了门。
      吴邪顿时泄了气,脑袋枕着桌子上的手臂想着黑眼镜的话,“你怎么了?对你爸是不是有什么意见?”“你俩好的比亲爷俩还要好,这会犯什么别扭?”“好好的,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也不回家,就在办公室凑合一下,看他这幅样子你也会心疼不是”全程吴邪都低着头没吭声,他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可是又苦于无法诉说。
      说起来,这事还得怪胖子,一个月前的某个星期天,胖子喊吴邪去他家打游戏,本来好好的事,谁知道胖子神神秘秘的翻出一个**说是他爹的,两人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这方面好奇也是正常的,打开片子看了会吴邪只觉得口干舌燥,害羞的紧,胖子比他好不了多少,当天回家吴邪做了个梦,梦里和一个人纠缠了一夜,一直朦朦胧胧的看不清脸,最后一泄而出的时候才发现那人顶着张起灵的面孔,吴邪当时就慌了,平时的衣服都是张起灵帮他洗的,就是梦遗的内裤也是,只是这次,他自己偷偷洗掉了。
      这件事之后,吴邪便感觉到怅然若失,他总觉得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开心了就笑不开心就哭的楞头小子,现在早恋之风盛行,大家都起哄说阿宁喜欢他,可是他并未对谁有过不一样的感觉,从被张起灵领养开始,吴邪的一颗心都悬在了他身上,小时候跟在张起灵身后软软糯糯的声音叫道,爸爸,爸爸,突然间这一切都变了,他有点无法直视自己,更羞于面对张起灵。
      张起灵放下手中的书,已经十二点了,吴邪一向睡得很早,这会应该已经睡着了,他轻轻推开房门,吴邪果然已经熟睡过去,已经算是少年的年纪,脸蛋相比之前不再那么圆润,隐约开始骨骼分明,张起灵伸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脸庞。
      吴邪起床洗漱好,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咽的吃着煎蛋,“慢点,”张起灵坐在一旁搅动吴邪的粥,这样凉的快些。吴邪吃罢饭,在门口换好鞋,打开门迈出脚的那一刻停顿了下,又回过头道,“爸,我走了啊。”张起灵在厨房里声音不大不小的一声“好”。其实,他的嘴角早已微微弯了弯,这么多天来,吴邪终于主动跟自己说了句话。


      回复
      3楼2017-10-13 15:14
        更新全凭楼主自觉哈,暂时没有确定多久更,有可能一天三更,有可能三天一更,有感兴趣的收藏了慢慢看哈


        回复
        4楼2017-10-13 15:19
          晚自习上,胖子偷偷塞给吴邪一本小册子,说有福同享。吴邪纳闷着压在作业本下,打开一看竟是本小黄漫,吴邪扭头看了眼胖子,胖子正一脸淫荡的看着他。正在上晚自习,他也不敢放下心来看,便大概翻了翻,突然看到一组漫画跟其他的不太一样,主角竟是两个男生,两人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吴邪一阵心悸,急忙合住塞进书包里。
          回到家吴邪喝了牛奶早早躺上床,打开那组漫画细细看了起来,这种漫画情节都不怎么复杂,以吴邪目前的水平能编出十本来,但是架不住漫画上两人湿吻再交合的场景,吴邪看着看着便将书扔扫一旁,拉起被子盖过头,有一种奇怪的情愫在他胸腔蔓延开来,他对自己说了上千次上万次这不是爱,是崇拜,是缺少父爱的表现,他努力装的像从前一样,毫无顾忌的黏着张起灵,可是,不能够了,现在已然不是这样,一切都变了,胸腔像着了火似的,憋的他想哭。
          第二天一早胖子便鬼鬼祟祟的站他身边挤眉弄眼,一边做早操一边悄声问怎么样?“什么怎么样?” 胖子笑的更淫荡了,“别装了!”吴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便不再搭理他。等回到教室吴邪把书礽还给胖子后,胖子不满的直摇头,说他可劲装,然后拿着书和叶成几个分享去了。
          吴邪将手机偷偷的伸在书桌下,打开短信箱,一篇一篇的看他和张起灵的短信,基本都是他说一大段,张起灵回几个字,可是他却觉得心里满的快溢出来了。突然头上挨了一书,不怎么疼但是吓了他一跳,要知道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的。
          “阿宁,你吓死我了!”吴邪有点恼怒的抱怨道。
          “你看啥看那么投入哈?这周天我过生日,到时候来啊。”阿宁说完笑嘻嘻的走了。
          旁边的王盟撅着嘴表示不满,“为啥叫你不叫我啊?我是空气嘛!”吴邪笑了下,道,“可不,你就是空气。”王盟气的直翻白眼,但是又不敢拿吴邪怎么着。
          周六晚上,父子俩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难得黑眼镜没来蹭饭,说来从来到张起灵这里没多久便认识了黑眼镜,却至今只知道他姓齐不知道具体名字,吴邪对张起灵是又敬又爱,对和张起灵同龄的黑眼睛却没有这种感觉,完全是因为黑眼镜打小就爱逗他,疯起来比吴邪还幼稚,所以吴邪从未觉得他有威严。不过看黑眼镜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也完全不在乎吴邪心中所谓的威严。
          “明天阿宁过生日,我得去下。”吴邪瞅着电视说道。
          “好”张起灵接话很快,“别玩太晚。”
          吴邪和阿宁的绯闻张起灵是知道的,那天晚自习张起灵顺路过来接他,突然窜出一个同学大喊道“吴邪,阿宁等你一起回呢。”当时吴邪局促的不行,张起灵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问道阿宁是谁,吴邪讷讷道班里的学习委员,张起灵再未作声。
          即便所有家长防早恋比防贼还要严的时候,张起灵对他这些绯闻却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吴邪觉得很难受,他这次答应阿宁就是想看看张起灵怎么说,没想到又憋了一肚子闷火。
          吴邪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特意收拾了大半天,“上次过生日你给我买的那件外套呢?”“你看见我最喜欢的那双鞋了没?”“我不吃了,迟了!”张起灵被指使的忙前忙后,最后却围着围裙看着两份早餐发呆。
          吴邪出了门才觉得一肚子恶气出的差不多了,便哼着小调骑着车子不慌不忙去商场看礼物。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0-14 22:11
            没想到张启山这次的饭局竟然就只有这么几人,霍玲坐在张起灵旁边笑的那叫一个甜,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吴邪见来了个漂亮的大美女还觉得挺不错,结果谁知这霍大美女打他老爸的主意,瞬间觉得她面目可憎了。
            吴邪坐在张起灵另一侧,“爸,我要吃那个。”张起灵便立即给他夹来一筷子,如是几次,霍玲笑道,“这就是吴邪吧,长得真可爱,好黏老爸哟~”
            霍秀秀笑着说,“对啊,他是张叔叔的小尾巴。”吴邪被憋的满面通红反驳道,“你才是!”张起灵眼神温柔如水,手掌在吴邪的头上轻轻抚了抚,宠溺之心不言而喻。
            回到家,吴邪洗完澡等着张起灵给他吹干头发,他每次都撒懒不管,于是便给张起灵养成了这样一个“良好”的习惯。
            “爸,那个霍阿姨在你们公司上班吗?”吴邪盯着睡裤上的图案大声说。吹风机声音很大,张起灵皱着眉问他说什么,“那个霍玲阿姨是不是在你们公司上班。”只听张起灵隐约嗯了一声。“你喜欢她吗?”吹风机的声音戛然而止,头发已经吹好了,张起灵显然没听清吴邪刚才说了什么,再次“嗯”了声,不过这次是升调,吴邪摸了摸鼻子说没什么。
            “嗨,胖子,你说如果我爸给我找个后妈怎么办?”体育课上吴邪两手扒着单杠问旁边血气上涌的胖子。
            “那多好啊,终于有娘疼了。以后胖爷我终于可以把心落在肚子里了。”吴邪松手跳下来,踢了胖子一脚,“好好说话,我认真的。”
            胖子也随之重重落到地面,“啥?你爸真要给你找个后妈?但我看你爸每天清心寡欲的不像啊。”
            吴邪脚尖踢着几块小石子,低声说,“谁知道呢。”

            张起灵加班的短信是在放学路上收到的,吴邪略一思忖便直奔张起灵的工作地点,他在楼下的餐厅打包了一份馄饨上了电梯,前台瞅着他不算熟也不眼生,只隐约记得吴邪跟张起灵在一起来过那么一两次。吴邪全凭记忆找到的办公室,他也没敲门,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张起灵正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瞅见他眉毛动了下,说先坐会。
            吴邪将馄饨放到办公室旁边会客室的小桌子上,张起灵工作起来很是投入。眉如两峰,鬓如刀裁,坚毅的下巴和挺拔的鼻子,整个轮廓堪称标准,眼睛却是黝黑黝黑的,像是吸光的黑洞,嘴唇偏薄,紧抿着的时候看起来如传言那样薄情。
            张起灵长相英俊帅气,这是吴邪从小到大看出来的结论。为什么说是看出来的呢?邻居未婚的大姐姐、学校年轻的女老师,就连就餐时的女服务员都忍不住多看他两眼。张起灵忙的就快要飞起,无暇顾及吴邪,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吴邪此刻目光将她细细打量了一番,衬衣领口正好系到喉结下,悠长的脖颈隐没在衣服下,肩膀宽阔平稳,典型的衣服架子,身高一米八,妥妥的大长腿,吴邪开始羡慕起张起灵来,他才十五岁,还没发育好,个头也不高,只到张起灵的肩膀,脸也偏圆,还没到棱角分明的时候。想想有点气馁。
            吴邪视线随之一扫,才发现桌上的玩偶,小猪佩奇安安静静的傻撑着双腿站着,歪着脑袋笑嘻嘻的,吴邪突然想起来刚来那会张起灵总是将他抱在怀里,像是怕他容易磕碎一般小心护着,他并不因此而骄纵,但是他喜欢的东西张起灵从未拒绝过。
            突然有人叩响了门,张起灵微微皱了下眉,“进来”。
            “哟,小邪也在啊,看你爸加班这么辛苦,我订了快餐,正好你俩一起吃。”霍玲正打算将手中的饭放到桌子上。
            “谢谢阿姨了,不过我给我爸带饭了,我自己吃过了,您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吴邪快人一步道。
            霍玲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稍纵即逝,收回伸出的那只手道,“小邪真孝顺啊,那这个就犒赏我办公室的小姑娘们了,我先走了哈,拜拜!”
            吴邪眼瞅着霍玲出了门直至门轻轻阖上,刚才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你给我带饭了?”张起灵在身后问道。
            “嗯。”吴邪回过头发现张起灵正向会客室走去。
            “那怎么不给我说?”张起灵一边打开盒子一边问道。
            “不是看你忙嘛。”吴邪嘟着嘴说。
            张起灵舀起一个馄饨放进嘴里,“怎么样?是不是泡坏了?”张起灵侧着脑袋,“你尝尝?”吴邪用嘴接过张起灵举起的汤匙,“嗯,还好。”
            “一起?”张起灵挑着眉问他,吴邪满怀笑意的说好,“你不是吃过了吗?”张起灵将一勺馄饨递到吴邪嘴边,吴邪张嘴接过边吃边说,“我也没吃,光顾着你了,忘了给我也买一份。”


            收起回复
            38楼2017-10-19 10:04
              胖子的小黄书被老妈发现了,然后又被老爸暴打了一顿,理由是小小年纪不学好。胖子苦着脸给吴邪和王盟说,王盟弱弱道,“本来还小嘛。”胖子反驳道,“就你小,我俩特么都超常发育了,吴邪给他见识见识。”吴邪白了一眼胖子,“活该!”王盟一脸懵逼道,“我说的是年龄啊……”
              每次的饭点都是两人难能可贵的交流时间,尽管张起灵话少,不过吴邪的话唠属性完全不怕冷场,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两人的相处模式。最近黑眼镜出差了,没有他蹭饭两人也清净不少。
              “爸,胖子的小黄书被他老爸发现,挨了一顿竹笋炒肉。”吴邪低头扒拉着饭粒说道。
              张起灵顿了下筷子,道,“这种书还是少看。”
              吴邪本想反驳一两句他没看,话在嘴边又咽了下去,“我们这个年纪看这个不是很正常?”
              张起灵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在吴邪的记忆中,张起灵从未对自己严厉过,这十多年来,不得不说就刚才那一眼让他觉得有点不满的意思,吴邪很不想让张起灵不高兴,但最终还是嘟囔了句,“我又没说错。”
              张起灵似乎拿他没辙了,终究还是一句吃饭吧结束了这个话题。这场暗斗,似乎吴邪赢了,事实上他输了,他想要张起灵不一样的表情,而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听之任之。
              吴邪无比泄气。

              或许眼看着初中生涯时日不多,阿宁终于向吴邪表白了,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还记得上次阿宁过生日,吴邪给买了个精致的发夹,学生之间没必要太过高贵的东西,另外这个发夹对于阿宁现在的中短发来说,正好适合,阿宁很喜欢,每天都戴着,吴邪作为送礼人也觉得开心。
              此刻,阿宁面向同学站在讲台上,背后黑板上写着几个大字——吴邪,做我男朋友吧!教室里起哄声四起,胖子激动的脸都红了,叶成几个甚至撕了满地的纸屑,王盟看起来比他还羞涩,吴邪环顾四周,窘的脸发烫,几个与阿宁关系较好的女生捂着嘴笑的满脸通红。
              最后还是阿宁更有魄力,拍了拍桌子清了下嗓子,“吴邪,你愿意吗?”这句话直逼吴邪。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吴邪不知道说什么好……不料班主任出现的恰当时机,算是为吴邪救了场。
              老班板着个脸,扫了一眼黑板,望着还站在讲台一侧的阿宁,说,“你,跟我去办公室,吴邪也一起。”
              然后两人在全班同学的目送下跟着班主任去了办公室,估计凶多吉少。
              张起灵第一次以这种身份坐在教导处,吴邪和一个看起来很干练洒脱的女孩子分别站在班主任两侧,吴邪没有表情,张起灵更看不出来什么表情。被请家长叫来的张起灵听着班主任苦口婆心的说教,他看了眼吴邪,吴邪盯着脚下的地板毫无悔状,不过,他也确实没做错什么。阿宁的母亲在另一侧坐着有点惆怅,小孩子到了这个年纪总是不服管教,俗称中二。
              最后张起灵还是点着头对班主任保证自己会管好孩子,而阿宁和她母亲还在听老班的“特训”。
              在吴邪还是个小糯米团子的时候,总是跟在张起灵屁股后头叫爸爸,随着一天天长大,现在的吴邪好像很是刻意在回避称张起灵为“爸”,除非迫不得已,或者有特殊情况。眼下就是一种特殊情况——吴邪看着张起灵开车的侧脸,低低地叫了一声爸,张起灵毫无波澜的回应了声嗯。
              “爸,这不怪我啊......是阿宁......我是被迫的。”吴邪吞吞吐吐的说,似乎很怕他误会,张起灵绷着的脸想笑,却忍住了,看来这小子也不是没良心,很在乎他的感受。所以,他早就跟黑瞎子说了,吴邪这孩子离不开他。
              初三的课程相较之前确实比较紧了,虽说张起灵并没有要求吴邪考取一个好学校,但是吴邪看着身边好几个人甚至连胖子都开始认真起来,于是便收了心也加入热血一族。吴邪头脑好,之前底子也不差,在经过半个学期的学习后竟然考进了一所重点中学。在毕业典礼上,勉强够上分数线的王盟站在他旁边热泪盈眶,而胖子则颇不在意的说他这样就挺好了,听说重点中学实在是太劳心劳神了,他可不要放着大好的青春不挥霍,非要跑那地方受什么劳甚子的罪。
              阿宁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正在台上讲话,吴邪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着阿宁的脸,想起今天班主任在教室讲的最后一句话非常耿耿于怀,并且在脑中挥之不去——现在你们谈恋爱我也不管了,但是要记得,希望你们能够像吴邪和阿宁那样做一对榜样情侣。


              收起回复
              45楼2017-10-20 10:58
                虽更得不是很多,但是存稿所剩无几~看帖的小伙伴有多少,冒个泡~给个动力哈


                收起回复
                46楼2017-10-20 11:02
                  这个暑假本来吴邪是打算在家里宅过去的,却硬是被张起灵威逼利诱着去学了跆拳道,说是以后的路还长,多一项技能他也能省点心。吴邪走进教室的一刹那,看到光着脚丫子的一群毛都没长全的奶娃娃在那嘿哈就特想掉头回去,回头看到张起灵一张“拳拳之心,可见日月”的恳切脸,便耷拉着脑袋开始了与毛孩子一起的嘿哈之路。
                  而胖子每天都毫不掩饰的得瑟他老妈给他买的新坐骑——捷安达山地车,一千多大洋的车子是他软磨硬泡跟老妈磨来的,恰好那两天他妈过生日他老爸给买了条金项链作礼物,胖子老妈心情一好大手一挥这车子就买了。
                  吴邪也挺眼馋的,话说这么半大的孩子都喜欢冒险啥的,有辆山地车每天出门得瑟上也挺开心,就跟黑眼镜买哈雷摩托车的心理一样一样的,可是张起灵担心吴邪的安全硬是不给买,最后吴邪因此还跟张起灵训了一阵子,直到快开学前张启山喊他们一起吃饭。
                  这天中午,张起灵开车过来给吴邪专门请了假,跆拳道老师说吴邪聪明好学,但是身体底子有点差,还是要多锻炼,吴邪当时站在老师旁边毕恭毕敬的,一出门立马自己钻到后排座位一躺,一副我是大爷的模样,张起灵看着他还在生自己气,气鼓鼓的样子看着也挺好玩,倒不跟他一般见识。
                  两人来到老爷子指定好的楼外楼,话说回来这楼外楼的饭好像从零几年开始就逐渐走下坡路,一年不如一年,价格倒是蹭蹭的往上涨,但老爷子就是偏好这口,吴邪曾经问过张起灵原因,张起灵只是很模糊的说了句老爷子以前的朋友常在这聚,好像几个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叫什么老九门之类的。
                  吴邪跟着张起灵进了包厢,迎面就看到霍玲的一张脸,不知为什么他每次见了霍玲就感觉腻得慌,特想跟她作对,便当着张起灵的面甜甜的叫了声“霍阿姨”,当时霍玲的脸色变了又变硬是挤出一抹生硬的笑容,道,“小邪叫我玲姨就好。”说着话不动声色的将张起灵拉到她身边坐下,张起灵看了眼坐在张启山身旁的霍仙姑正一脸笑意的望着他,无奈便落了座,霍仙姑似乎很满意的轻微点了下头,并对坐在对面的霍秀秀说,“秀秀,让吴邪坐在你张爷爷旁边吧,正好也挨着你,爷孙俩也是好久没见着了。”
                  吴邪不情不愿的坐在了张启山和霍秀秀中间,而秀秀正好挨着张起灵,张起灵旁边是霍玲,这样绕了一圈霍玲恰好在吴邪正对面,席间,霍玲巧笑嫣兮的对着张起灵不时的放电,吴邪将面前的一盘菜硬是吃出了苦大仇深的感觉,而一旁的张启山则与霍仙姑谈笑风生,只有秀秀在旁边偷笑,手指在下面悄悄的戳了下吴邪的腰,小声道,“人家有妻奴兄控啥的,你就是个爸爸控!”
                  吴邪正猛嚼着嘴里的菜,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声,眼睛却紧紧盯着张起灵和霍玲的一举一动,如果目光有实体的话,他眼里早燃出了熊熊火焰将两人烧成了灰。
                  一席饭毕,张起灵在张启山的再三叮嘱下将霍玲送到了家,说霍仙姑和秀秀由他的司机来送,霍玲很自然的坐在了副驾,吴邪坐在后排感觉像是个弃妇一般,一路上霍玲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找话跟张起灵说,完全忘记了吴邪存在,吴邪打开手机玩游戏却连输了几盘,顿时心情变得更差了。
                  终于,车里就剩两人,吴邪有点累了,坐在后座撑着脑袋看着窗外的路灯步步后退,恹恹的不说话。张起灵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顺手打开了收音机,音乐电台中轻缓的女声低唱着,道,“窗户开小点,小心着凉”随后将窗户往上升了半格。
                  “下次别让爷爷那么苦心积虑了,直接让你俩吃饭就得了,省的一大家子跟着演。”吴邪盯着远方一盏闪烁不定的灯幽幽的说。
                  张起灵想了半天才明白是说他和霍玲,张起灵皱了皱眉,“霍仙姑的意思,不好推。”
                  “爷爷也想跟她们合作吧。”吴邪转正了身体,低低叹了口气,“你呢?”
                  “我不会给你找个妈。”张起灵斩钉截铁的说。
                  “那你要这么一辈子?条件这么好,那么多女人喜欢......”吴邪闭上眼睛喃喃道。
                  张起灵将眉头皱的更深了,“吴邪,别闹了。”
                  最终在两人沉默的不妥协中车子驶入沉沉的夜色。
                  TBC


                  收起回复
                  60楼2017-10-24 10:27
                    不愉快在张起灵扛来了一辆捷安特后结束,吴邪抱着张起灵恨不得亲几口,甚至晚上主动洗了锅,出差回来蹭饭的黑眼镜表示自己的眼镜也扛不住吴邪这赤裸裸的谄媚。
                    洗完锅吴邪一溜烟跑去跟胖子两人溜车去了。黑瞎子翘着大长腿悠闲的剔着牙,道,“听说老爷子要给你安排那霍玲给你当老婆。”
                    闻言张起灵盯着电视的脸似乎不自然的抽了下。
                    黑眼镜顿时嘿嘿一笑,“小邪不在,别怕。”
                    “很烦。”张起灵这个表情就差点扶额了。
                    黑眼镜又笑了声,“老爷子还没放弃啊?当年你跟老爷子出柜的时候是多少岁来着?”
                    “十七。”张起灵绷着脸说。
                    “看吧,***都多少年了,话说这么多年你都是怎么解决的?”黑瞎子作死的问了句,只见张起灵一记清冷冷的眼刀飞过来,立刻住了嘴,“哈哈,今天的饭不错哈。”


                    终于到开学这天,荣升为高中生的吴邪执意拒绝了张起灵给他报名的强烈要求,眼看着蹬着自行车和胖子一道消失的吴邪的身影张起灵倍感失落,以前报名都是他的事,现在是高中生了啊,长大了,翅膀硬了,会飞了~张起灵觉得此刻自己就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中的耄耋老母。
                    吴邪与胖子在半路就分道扬镳了,毕竟两人不在同一个学校,两人在路口惜惜相别了一分钟,然后吴邪就直奔自己的学校了。刚到校门口就碰到前来报名的阿宁,吴邪有点尴尬,自从上次班主任叫了家长之后两人几乎零交流,此刻吴邪张了张嘴“阿宁”两个字始终没有叫出口,阿宁看着他抓耳挠腮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super吴,你这是不想看见我?”吴邪立马笑嘻嘻的说,“怎么会。”
                    吴邪领了书出了校门竟然在茫茫人海中看到了张起灵,“你怎么在这?”“怕你书多来接你。”张起灵正色道。
                    “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吴邪一手推着车一手抱着书确实倍感辛苦,但仍然犟嘴道。张起灵从他手中接过书,装进自己带来的袋子中,说,“来报名都不拿书包,我就知道。”
                    吴邪撇撇嘴没再说话,两人并肩而行,走了一段路,吴邪看张起灵手中拎着一大袋书走了这么久,“太重了,路还远呢,你打车回去吧,我骑车一会就到。”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没关系,我不累。”
                    两人在比拼倔强中走了回去,此后,张起灵与吴邪对此事再绝口不提,每当想起都是两人摊在沙发上连说话力气都没有的情形。

                    张起灵最近深感烦闷,黑眼镜推开办公室的门只见烟雾缭绕,张起灵在里面若隐若现仿佛修仙,黑眼镜一边咳嗽一边打开窗户,“你至于吗?还能有难倒你的事?你可是我最最崇拜的大师哥!”
                    张起灵手指捻着眉心道,“现在早已过了青春期,不是死杠的年纪了,要把事情做漂亮有点难。”
                    黑眼镜拿起桌上的烟盒一边扔着玩一边说,“老爷子要霍家10%的股份,霍老太想钓个金龟婿,霍玲嘛...呵呵,非你不嫁,最重要的是你还不想形婚,怕伤害你家小朋友,啧啧,是有点难。”
                    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在走廊响起,不多时霍玲出现在眼前,“起灵...哟,齐总也在。”霍玲拿着一张票走了进来,“起灵,我妈她不知道从哪搞的音乐会的票,非要让我找你去看,这周六,你记得啊。”说完扔下票就跑,生怕张起灵拒绝她。
                    黑眼镜拿着票啧啧叹了两声,又放在桌上,道,“这么漂亮的姑娘,虽然有点大小姐脾气,但是也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了,天天绞尽脑汁的追着你跑,罪过啊~罪过”说完迈开大长腿刺溜一下跑的没了影,身后一本巨厚的书应声砸落在他刚刚站的地方。

                    好巧不巧周六是吴邪新上任的班主任举办的家长见面会,张起灵用略为惋惜的口气跟霍玲表示了歉意,霍玲在电话那头一口银牙几乎咬碎,却仍娇笑道,“没关系啊,正好我也不想去,是我妈硬逼着我。”
                    此时吴邪正坐在张起灵的对面,最近杭州连着下了一个多月的雨,在这个秋季天也渐渐冷了,吴邪也正是长个子的时候,所以带他出来买衣服,两人逛累了找了个奶茶店正歇着脚,霍玲打电话来说公事,顺带提了句音乐会的事,张起灵也顺水推舟的拒绝了她。
                    吴邪面前放着一杯抹茶,用吸管搅动了下,吮吸出几颗椰果,慢吞吞的嚼着。两人坐在靠窗的座位,霁雨初晴的秋日,阳光如薄雾般静静的洒在这店里,二人的身影笼罩在这不浓不淡的日光里,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TBC


                    收起回复
                    69楼2017-10-25 10:42
                      自己的沙发自己抢哈~谢谢众位小朋友的喜欢,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继续下去的动力!今天我在微博发了新作《子衿》,讲的是八九十年代的事情,人设为混混邪&大学生瓶,不拆不逆,喜欢的可以关注我微博——春恨锁重楼w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7楼2017-10-27 15:23
                        黑眼镜与小花上场了~究竟有着怎样的爱恨情仇呢?请看......以后分解


                        收起回复
                        82楼2017-10-30 15:01
                          刚才写的时候发现前面有个错误,胖子并没有和吴邪考到同一个高中~哈哈~大家伙有木有看出来的?都快来纠错~这个错误呢,等我整个写完再改,喜欢本文的童鞋多多冒泡,我会努力好好写哒


                          收起回复
                          96楼2017-11-01 11:13
                            胖子的学校、吴邪的学校以及两人住的地方,三者连起线恰好是个三角形,但好在中间有交点,所以呢,胖子每次都会在三岔路口等吴邪。吴邪和解雨臣赶到的时候,胖子似乎已经等了有一会了,胖子看到他笑的牙都要飞出来了,“小天真,胖爷我想死你啦!”吴邪明明开心的不得了,却依旧很傲娇的问道,“想我做什么?你在你们学校就没新朋友?”胖子拍着胸脯道,“胖爷我的人缘,那可是排山倒海般的好,可惜呢,胖爷我心中只有你这棵歪脖树——你和小解同学呢是发小,我可是你过命的兄弟!”
                            吴邪撇撇嘴,“怎么就过命了?”胖子笑嘻嘻的揽着他肩膀说,“你忘了那年夏天你咱俩爬上树偷橘子,你不小心掉下去,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抓住你,你说你能有今天?”
                            吴邪嘴角抽了抽,“是得感谢你,把我在空中吊了十多分钟,树还没一米高,你傻就是不松开手,老子的眼睛都倒了!你说你撒手就行了,没那么悬乎。”
                            胖子摇摇头咂咂嘴,“那可不能撒手,撒手你就没了——传说中的撒手没!哈哈!”说完一溜烟跑了。
                            “死胖子,你给我站住!”
                            几个人说说笑笑一路回了家。
                            当吴邪打开家门发现张起灵破天荒的不在,在吴邪的印象里,张起灵几乎没有不先于他回家。吴邪招呼着解雨臣进门,让他先去看电视,自己拨通了张起灵的电话在阳台打,一阵铃声之后电话被接通,“吴邪。”“你在忙吗?”吴邪听见电话那边响着轻音乐。“嗯,有点事,你自己订个外卖吃吧,别吃垃圾食品。”张起灵嘱咐道。“哦。”吴邪闷闷不乐的挂断电话。然后又拨通必胜客的电话点了份双人餐。
                            解雨臣坐在沙发上电视开着他却并没有看。“怎么?你爸不回来啦?”
                            吴邪嗯了声,“我点披萨了,我记得你爱吃。”
                            解雨臣捏着手指拖着京腔长长的道出了句“你这个粘人的小妖精~”
                            吴邪撇撇嘴,“小花同学,我知道你学过京戏,咱能不动不动就嘚瑟吗?”说着探身过去咯吱他,解雨臣在沙发上笑成一团,笑着笑着却不做声了。
                            只见他将头埋在臂弯,吴邪纳闷道,“我没弄疼你吧?”沉默了半晌,解雨臣才喃喃说道,“吴邪,我爸妈要离婚了。”
                            吴邪听见惊得张大嘴巴,在他记忆中解雨臣他爸他妈可一直是模范夫妻,伉俪情深来着。“不会吧?他们给你说的吗?”
                            解雨臣呆呆的盯着地面,“不是,他们那天谈话,我听见了——他们以为我睡了。”解雨臣自顾自的笑了笑,“我就觉得不对劲,已经好久了......我看见我爸他带着个女的,在南山路那边逛街。”
                            吴邪沉默了,这事他无法回话,只有当事者才能感同身受,而他连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他伸出手轻轻握住解雨臣冰凉的指间,“会好起来的。”
                            车辆穿梭如流的街上,张起灵目视前方专心开车,副驾上是周身萦绕着香水味的女人。霍玲一路上说了许多话,张起灵却一直都是不咸不淡的应付她,谈不上冷漠,因为她所有的话他都一一回应了,但却只是嗯着。
                            车停在家门口,霍玲笑了笑,“起灵哥,要进去坐坐吗?”张起灵没有看她,目光投向她身后,虚虚的,看不清楚,“不去了,小邪还在等我。”霍玲将一绺头发别在耳后,很优雅的微笑,“那再见,路上开慢点。”
                            望着车辆并入黑夜中,霍玲慢慢转身回了家,慢慢来,不着急,她相信小火慢炖出的感情味更浓。
                            张起灵打开房门看到客厅的灯还亮着,他换鞋进去后发现电视开着人却没影儿,桌子上还扔着半拉没吃完的披萨,张起灵摇摇头,将窗帘轻轻拉上,关掉电视顺手把披萨扔进了垃圾桶。
                            推开卧室门两个孩子正在玩游戏玩的不亦乐乎,他在门口站了半晌,他家小孩看都没看他一眼,于是他又将门轻轻关上,回了自己的房间。洗漱过后,他躺在床上只觉得心烦,最近他确实疏于照顾吴邪了,两人似乎也不像以前那样亲密。上次听哪个员工在抱怨自己上了高中的儿子,已经迫切想离开家了,天天在外面搞对象很晚才回到家,也不跟家里人沟通。张起灵翻了个身,本来最近工作就忙,霍玲这边又来分散他的精力,解雨臣最近也和吴邪形影不离的,搞得他想和吴邪单独说句话都不行。
                            TBC


                            回复
                            107楼2017-11-02 09:50
                              我想申明下~如果大家多多回复冒泡,我会今天加更哟~小伙伴们,让我看到你们饥渴的小眼神~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1楼2017-11-02 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