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奴隶商人了in...吧 关注:4,236贴子:3,214
不知道要說什麼


回复
1楼2017-10-05 23: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06 00: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06 01:21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06 02:29
          0.0


          回复
          5楼2017-10-06 18:47
            喔喔喔喔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0-07 23:11
              不知道应该期待楼主要说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11 22: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12 12:18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12 20:10
                    楼主弃坑了吗?@cate5050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13 00:51
                      修仙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13 21:04
                        到了第二天,阿魯卡特整個動了起來。

                        「有要事在身,稍微離開一下。」

                        武雄留下這句話後便從阿魯卡特消失。
                        移動到王都,回歸到窺視暗殺的機會的生活去。

                        「聽好了,用柵欄阻止敵人的前進,在敵人貼近城牆之前用箭矢射殺他們!」

                        阿魯卡特的居民為了防備交鋒之時開始建造城牆周圍的柵欄。

                        「看見了!那就是阿魯卡特阿!」
                        「喔喔……多麼的雄偉……。國王就在那裡嗎……」

                        後續跟過來的近衛騎士團千名抵達了阿魯卡特。

                        沒有受到追擊、一名不少的到達阿魯卡特,王因此很高興。
                        在城牆前面作業的亞人們快要打起來這件事要保密。

                        「陛下、卡西斯的使者!將大量的物資送來了!」

                        「喔-喔!卡西斯侯沒有捨棄寡人嗎!」

                        接著又來了更多從卡西斯送過來的軍需品(軍火)。
                        阿魯卡特有儲備穀物用於發生無法預測的事態時,但武器除了警備隊所配備的
                        武器以外幾乎等於沒有。

                        因此這下子至少能夠打仗了,使包含王在內的所有人都安心的鬆了一口氣。

                        話說回來還有後續。

                        「那麼從卡西斯來的士兵有多少人?」

                        「……只有物資而已」

                        「蛤?」

                        「……從卡西斯送過來的只有物資而已」
                        王的臉轉眼之間變成了羅剎的樣子,報告的士兵不由得石化定格住了。

                        沒錯、從卡西斯送來的只有物資而已。

                        沒有援軍、還不只如此將物資搬運過來的人也全都回去了,只留下從卡西斯來
                        的使者一人。

                        就這樣在阿魯卡特進行與卡西斯使者的會談。

                        「卡西斯領主是想要背叛我克因薩王嗎!」

                        王的怒吼喧囂響徹騎士們排排站著的鎮長室。
                        被選為承受王的怒火的使者的貴族──現在、跪在王前(沙沙)的顫抖著身體的是
                        高登(ゴッドン)子爵。

                        「絕無此事。
                        西歐多魯斯閣下表示準備完成後會將軍隊派遣到阿魯卡特的」

                        「沒有省略什麼嗎!」

                        「噫─!」

                        高登子爵暴露在王的怒視與怒吼之下發出了悲鳴。
                        說到底承受這樣的重擔高登子爵自己也不願意。
                        但是、自從對武田商會所管理的珍品無禮以後、(我認為是奴隸(≧∀≦)ゞ)
                        就被西歐多魯斯當成他的傳訊使者來處理的狀況。
                        對於西歐多魯斯的命令只能選擇服從,拒絕之後會發生什麼事,膽小
                        的高登子爵不曾想過。

                        「依照戰況、再決定靠向哪一邊是這樣的意思嗎!」

                        「噫─!」

                        王探出西歐多魯斯的意圖,強力地譴責他。
                        然而、那猜測是對的。

                        對於恐怖的亞人軍團阿魯卡特的城牆能夠撐多久呢。
                        西歐多魯斯算計著,以此作為是否要歸順於烏吉瓦魯教國的依據。
                        但,對比起任何事情都以卡西斯的繁榮為優先的西歐多魯斯來說,這是
                        理所當然的事。

                        「喀、將為貴族的自尊……長年的一面領取王國的俸祿、這是何等的、
                        這是何等的……」

                        咬牙切齒、緊握著拳頭,無法用言語將憤怒與懊悔完全的表現出來的王。

                        其他在現場的騎士也有著同樣的心情。
                        沒有卡西斯的幫助要脫離如此這般的困境是不可能的──幾乎所有人都這
                        麼想,了解到自己的性命已宛如風前殘燭一般,並將那憤怒的矛頭指向
                        不在現場的卡西斯侯。

                        另一方面,使高登子爵的身體更加的顫抖不已。
                        這已經有如剛出身可愛的小鹿般、哆嗦著。

                        既然,使在場所有人的憤怒的對象西歐多魯斯還在卡西斯。

                        那麼,被指向的必然是西歐多魯斯的代理的高登了。

                        高登腦中已經浮現出自己腦袋被砍的畫面。
                        自然地,更加的恐懼,快要將大小便噴了出來。(還沒噴)
                        換句話說,更清楚地說地話,到堤口已剩一吋之差。
                        是前面呢?還是後面呢?
                        非也非也,高登的兩邊都有。

                        「──陛下且慢!」

                        所有人怒火中燒之時,高登「阿-……我-……!」發出鎮靜不下來的聲音
                        ,死命地想說出什麼時。

                        那聲音,宛如化為清爽的水珠將雜音隨著波紋去除消失。

                        接著,吵雜聲停止了。

                        貝特商會的貝特會長從騎士的列隊中向前踏了一步。

                        「現狀我軍勝算薄弱的情況下,卡西斯侯還能夠顧及我方。
                        此真意就是想火速趕來陛下的旗下吧」

                        「這種事我也知道!
                        但、即使是必敗之戰為了王、為了國家,守忠盡義不正是貴族的義務嗎!」
                        近衛騎士團長猛烈發狂般的吼叫著。
                        這時貝特像是要安撫他似的回答道。

                        「聽好了,無論如何都必須要避開卡西斯成為敵人的這件事。
                        卡西斯投靠敵人的話我們贏的可能性是零,就是完全沒有勝算。
                        身為西歐多魯斯閣下的代理的使者閣下的面前那樣怒不可遏的樣子,
                        就好像西歐多魯斯閣下已經是敵人似的不是嗎」

                        對此大家都「嗚-…」沉默了。

                        在場沒有文官。
                        為何的話,那些人已經在王都投降了。
                        當然也沒有參戰。

                        因此、在場具有智慧的人,真要說的話只有貝特一人而已。
                        不論何種困境都能追求利益,有準確的判斷能力是商人的強項。

                        「那麼、高登子爵」

                        「在、在!」

                        貝特轉向高登所在的方向,高登以膽怯的聲音回應他。

                        「西歐多魯斯侯有說過些什麼嗎?什麼小事都可以」

                        「阿、痾、那個…、是說讓我作為視察武官,暫時待在這裡」

                        「那是到何時為止呢?到戰爭結束為止?」

                        「阿、是說…到與亞人的奴隸兵的交戰局面已定為止。」
                        (也就是說到確定哪一方有利為止)
                        「嗬~」(感嘆語氣,原來如此的意思)

                        貝特將手擺在下巴上。
                        恐怕、不對,烏吉瓦魯的先鋒部隊肯定是奴隸兵。
                        也就是說西歐多魯斯命令要他見證這場戰鬥的意思。

                        「……陛下、敝人認為會談已十分足夠了。
                        懇請讓使者閣下休息呆到交戰之刻。」

                        「摁? 是嗎、我知道了。
                        高登子爵,已經可以了。辛苦你啦」

                        接受了貝特的勸言,王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命令高登退下。

                        「遵、遵旨……」

                        高登子爵行了個敷衍的禮,撐著狼狽不堪的身體離開房間。

                        看著他離去後,克因薩王將頭轉向貝特。

                        「貝特、講吧」

                        貝特以「遵命」回答後,便開始說明。

                        「看來是,我們打贏作為烏吉瓦魯先鋒的奴隸兵的話,卡西斯侯才會
                        派援軍過來的樣子」

                        「果然、是這樣子阿」

                        「在不清楚我們現在的實際情況下。
                        要得到卡西斯的援軍的最低條件,是擊退烏吉瓦魯的奴隸兵。
                        只要達成那個的話,用謊言欺騙高登子爵,讓卡西斯侯派出援軍是有可能的」

                        「嗯……」

                        口齒不伶俐的王的回應。

                        那是因為對於能夠擊破王軍兩萬的奴隸兵的擔心。

                        「等一下,我們要進行籠城戰喔。
                        先鋒的奴隸兵覺得我們棘手的話,在後方等待的本隊也可能會決定參與戰鬥呢」

                        騎士中的一人向貝特表達意見。
                        對於防守方來說籠城戰並非短期戰而是長期戰。
                        使用籠城戰將奴隸兵短時間內打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奴隸兵厭倦了攻城的話,烏吉瓦魯本隊會加入攻勢也是非常明顯的事情。
                        要是烏吉瓦魯全軍的進攻的話,先將奴隸兵打倒根本是癡人說夢話。

                        「正是如此。」

                        貝特贊同騎士的意見。

                        「那就──」

                        「所以我們、必須用野戰將奴隸兵擊潰才行」

                        ──诶?

                        宛如時間靜止般的寂靜。
                        除了貝特以外包含王在內的所有人,對於料想之外的事態嚇得不知所措。
                        但那也僅僅只是霎時之間而已。

                        「你、你傻了嗎!對方是將我們的王軍兩萬正面擊潰的傢伙喔!
                        不進行籠城這是想幹嘛!」

                        一名騎士的抗議成為導火線,其他騎士也持反對的意見吵鬧了起來。
                        但、貝特以清爽的表情將它們視若無睹,接著便說。

                        「我雖然不是專家不是很清楚,但是籠城戰是以依靠其他援軍的力量為目的
                        所執行的戰術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

                        貝特所言合乎道裡

                        騎士們無法反駁,聲音漸漸變小不久便平靜了下來。
                        接著近衛騎士團長沉默一會後開口了。

                        「……貝特所言甚是。
                        但、不依靠其他援軍並進行籠城戰最後將對方擊退的並不是沒有先例」

                        「嗯…那麼、除了卡西斯以外的地方有多少援軍會來,以此再來作決定如何呢」

                        貝特的結論是保留最後決定。

                        對此沒有異議似的,近衛騎士團長點了頭以後看向王。

                        「然也,相信吾之同盟與各地之貴族吧」

                        離阿魯卡特最近的只有卡西斯而已。

                        因此知道其他地方的領主的行動是在這之後的事情了。

                        ◆◇

                        從克因薩王都出擊的烏吉瓦魯軍。

                        武雄只能從遠處眺望他們是因為那裡戒備極其森嚴的關係。

                        「看來是沒辦法了嗎.....」

                        暗殺教皇已近乎不可能,武雄因此露出遺憾的表情。
                        武雄將憂鬱藏在心中,使黑色水窪出現,回到武田商會去。

                        那一天,武雄探訪了卡西斯全民學校,聚集人類以外的種族的學生
                        ,說明烏吉瓦魯教接下來準備做的事情。
                        之後、將每人份塞滿金幣的袋子放在前面接著說。

                        ──快逃吧。

                        放在袋子裡的是,學生們入學之時所支付的金額。

                        學校的事告一段落後,武雄將吉魯(ジル)和拉蔻(ラコ)一起帶回武田商會去。

                        這路上,吉魯和拉蔻對不管是否在上課中將他們帶出來的事情,還有
                        同班同學的亞人們都消失的事抱有疑問,武雄回以「之後再跟你們說」便不理睬
                        了。

                        之後武雄進到辦公室裡確認米利亞的身影後,使黑色水窪在那裡顯現出來。

                        「請進去」

                        武雄以平靜溫雅的方式說道。

                        「是要去哪呢」吉魯詢問到,「是個不錯的地方喔」武雄只回了這句話。

                        對於像是要家族集體自殺一樣的台詞米利亞露出懷疑的視線,但武雄沒有動搖。

                        雖然這樣說,但也不可能會出現不相信武雄這樣的想法。

                        至少我先犧牲,米利亞朝黑色水窪踏了進去。

                        「這裡是……?」

                        米利亞眼前一整片的黑白色。
                        這是一個狹窄的房間。

                        沒看過的東西整齊的放在那裡,還有透明的窗戶。
                        但是還有著床、桌子、架子,連書也有。

                        儘管看見不明的東西,與自己所認知不符的住所,米利亞並沒有那麼的感到混亂。

                        米利亞巡視四周,看到在某處發出「啊」的聲音將視線固定在那裡。

                        視線所看的方向上是放在架子上的一張畫。

                        武雄、米利亞、吉魯、拉蔻宛如真物一般的描繪在畫上面。

                        那是武雄稱之為『照片』的東西,米利亞自己也有放一個在自己的房間裡。

                        「這裡是、另一個世界……武雄大人的房間……?」

                        注意到這件事情時,正好吉魯和拉蔻從黑色水窪裡顯現出來。
                        接著武雄也出現了,黑色的水窪便銷蹤匿跡。

                        「看、看這個!?」

                        「哇啊─」

                        吉魯看著盡是不曾見過的東西的奇妙的空間發出驚訝的聲音,拉蔻則是看
                        到透明窗戶外頭的景色發出感歎的聲音。

                        「這裡是我出生成長的世界喔」

                        「為何帶到我們到這個地方啊!」

                        吉魯立刻說出現在最想問的問題。
                        這是理所當然的,突然被帶到這裡,不可能會有不想知道理由的人吧。

                        但米利亞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靜靜地呆在那裡。

                        「仔細聽好喔──」

                        武雄將烏吉瓦魯教國的野心和克因薩王國的現狀一一說明。
                        接著,吉魯和拉蔻的臉色漸漸變得憤然起來。

                        「什麼啊!憑什麼、烏吉瓦魯教有什麼權利把我們的國家侵占了阿!」

                        「沒有錯!不能原諒!」

                        任由怒火自己竄出鬧騰的兩人。

                        現在是晚上的關係,搞不好會竄出隔壁203室會敲牆壁的聲音也說不定。

                        「王都已經被敵人摧毀。
                        卡西斯也把投降放入選項之一。那樣的話,像是要捨棄人類以外的種族的樣子。
                        之後,精靈和亞人就會變成奴隸,戰鬥到死為止」

                        「什、什麼阿,太扯了吧….」
                        「……」

                        發展中的事態超乎吉魯和拉蔻想像之上。



                        收起回复
                        12楼2017-10-14 00: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14 02:33
                            突如其来的辛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14 10:5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14 15: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14 21:0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15 15:06


                                    回复
                                    18楼2017-10-16 19:57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0-16 23:0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0-24 12:34
                                          完?


                                          白银星玩家
                                          百度星玩家累积成长值为1,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0-24 12:50
                                            0 0异世界老婆的日本之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0-24 14:44
                                              啊啊 在奇怪的地方断了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4楼2017-10-25 09:14


                                                回复
                                                36楼2017-10-27 08:16
                                                  終於能發了,
                                                  等真的解禁再重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10-31 18:45
                                                    0 0完了 撒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3楼2017-10-31 21:07
                                                      後頭自動帶入黑之契約者的面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11-01 01:40
                                                        「學校的大家怎麼辦….?」

                                                        拉蔻擔心猿飛(サルヒ)和他的學生們而詢問著。

                                                        「學校的學生、除人類以外,叫他們逃跑並給他們錢了。」
                                                        (金を渡して(交出錢)逃げる(逃跑)ように(以….為目的)言った(說了)
                                                        有比較好的翻法請賜教)

                                                        「所、所以我們因此才會到這裡來避難?」

                                                        「啊啊沒有錯…我希望妳們在這裡避難」

                                                        對於剛才武雄的回答,只是靜靜的從頭聽到尾的米利亞眉頭皺了起來。

                                                        但是、還是隻字未提。

                                                        「這、這樣阿。嘛阿、有你在的話和時都能回去、也不是就此不能回去
                                                        ──」
                                                        (別にずっといたって――不是很確定)

                                                        吉魯說話的途中,衣服的下襬被拉蔻拉了一下。
                                                        怎樣啦、吉魯看向拉蔻。
                                                        接著拉蔻(恩-摁-搖頭發出的聲音)搖起頭來。

                                                        「怎、怎麼了嗎、拉蔻」

                                                        「不對….」

                                                        「什麼不對阿」

                                                        「大哥哥、說希望我們避難、但不包含自己在裡面-…..」

                                                        「──诶?」

                                                        吉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看了武雄。

                                                        「……我、會去戰鬥喔」

                                                        武雄心意已決。

                                                        「沒問題的、因為我比誰都還要強」

                                                        吉魯、也是知道武雄的強大。
                                                        但是──

                                                        「──同伴呢!根本沒有同伴吧!?」

                                                        對於那樣的質問武雄只是嫣然溫柔的一笑。

                                                        「我也要戰鬥!」

                                                        「我也是!」

                                                        「不行喔」

                                                        武雄輕柔的說。

                                                        「我不管!我絕對要去!」

                                                        「我也絕對要去!」

                                                        「不行-」

                                                        武雄還是溫柔的說。

                                                        「我死都會跟去!」

                                                        「我會緊跟著你的!」

                                                        「不行」

                                                        武雄搖了搖頭,再一次說出溫柔的話語。

                                                        「煩死了!我說了我要去──」

                                                        「我不是說不行了嗎!」

                                                        狹窄的房間徹響著武雄的吶喊聲。

                                                        武雄用聲音喝斥吉魯和拉蔻這是第一次。
                                                        兩人顫抖了一下、不久吉魯的眼睛裡積起了淚水、拉蔻完全哭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要說那樣的話?
                                                        不能跟去的話、你呆在這裡好不好。
                                                        哪裡都不要去……」

                                                        懇求。
                                                        吉魯已經無法壓抑她的淚水。
                                                        但比起這個、還有更重要的事。

                                                        然後「我不要啦」拉蔻抱向武雄。

                                                        「哀-對不起。但是、我不去不行的。
                                                        所以、抱歉-」

                                                        武雄呵護般的撫摸著拉蔻的頭。

                                                        吉魯沒有試圖擦拭她的淚水、看到那副光景。
                                                        他的臉上果然還是那溫柔的笑容、但是覺得像是忍耐著痛苦般艱辛沉重
                                                        的表情。

                                                        (啊阿…….)

                                                        吉魯、明白了武雄是肯定會去的了。

                                                        「我讓人等著呢。我去叫她一下喔」

                                                        武雄要將緊緊抱住自己的拉蔻挪開。
                                                        ──但、實在是推不開來、就以拉蔻一直黏著的狀態、打開外出的門。

                                                        「那、那個──」

                                                        在那裡的是高崎紗香。

                                                        對紗香來說,是久違不見的武雄。
                                                        接到武雄來的電話、說有要拜託的事情、紗香歡欣雀躍地高興不已。

                                                        然後、如「在(自己的房間)等我」這句話所說,紗香在武雄的房間面
                                                        前等著時,(喀-)武雄出現在打開的門的裡面。


                                                        於是、哎呀不好了。
                                                        等待的時候、不、從接到電話那一刻起明明考慮很多的事了,但是真
                                                        的站在武雄在面前時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武雄一出現在眼前後、腦裡、溢出溫暖的東西、其他的事情全部不
                                                        知到飛哪去了。

                                                        但即使如此紗香、還是想要說些什麼時──然後像是凍住般僵在那裡。

                                                        因為看見了抱著武雄的少女。

                                                        紗香迅速地、像是不顯露任何感情般的變成一臉正經的表情。

                                                        「那個、想說你應該在房間裡的…」

                                                        武雄對著出乎意料之外出現在房間外的沙香說。

                                                        「從旁邊聽到叫喊聲便過來了、想說『發生什麼事了嗎』」

                                                        一聽到武雄的聲音、紗香的臉馬上又變回純情少女的樣子。
                                                        但是、馬上又像是戴上假面般臉變回來繼續地說話。

                                                        「那個女孩子、是誰阿?」

                                                        武雄冒了冷汗出來。
                                                        明明想要拜託紗香照顧吉魯她們在這裡的生活的說、但看來人選錯了
                                                        開始後悔了。

                                                        「親、親戚的女兒……」

                                                        「小小姐是嗎」

                                                        紗香露出非常美麗地笑容。
                                                        但、不知為何那眼睛並沒有在笑。

                                                        「想說在電話裡說有些失禮、所以沒有傳達。
                                                        接下來不得不將真相告訴你。並且希望你能、能幫幫我。」

                                                        注入認真的眼神、武雄從口中編織出話語。

                                                        ──希望能夠幫幫我。

                                                        那宛如天使們歌唱愛情的小調般。

                                                        (我被武雄さん請求了!)

                                                        紗香已經可以說是要生上天了。
                                                        然後像是搞錯了什麼似的、低下通紅的臉、「明白了、接下來請多多指教」
                                                        一副有模有樣的樣子。

                                                        「總之請先進來裡面」

                                                        「打擾了」

                                                        紗香跟在武雄之後、通過短短的走廊、進到單室的房間裡面。

                                                        但是、在這裡的有──。

                                                        「啊-……啊阿……」

                                                        愕然。
                                                        看見房間裡的兩個存在、接著被那兩個存在看見、紗香宛如脫力一般
                                                        癱軟在地上。

                                                        長耳。紗香知道那個。
                                                        獸耳。紗香也知道那個。

                                                        哪一個都是鐵欄裡見過的存在。

                                                        對啊、為何會沒注意到呢、紗香這樣想。
                                                        抱著武雄的少女。
                                                        白色的頭髮在日本是根本不可能會有的。

                                                        「異世界……」

                                                        紗香低聲自語。

                                                        「至今為止一直在說謊、抱歉。
                                                        將你從異世界救出來就是我。」

                                                        武雄對著站不起來的紗香搭話後、將懷裡的白色面具取了出來。

                                                        紗香直直地盯著那個面具。


                                                        收起回复
                                                        46楼2017-11-02 01:00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7楼2017-11-03 00:05
                                                            感謝0.0


                                                            回复
                                                            48楼2017-11-04 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