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熊转生吧 关注:1,954贴子:529
  • 35回复贴,共1
為什麼我的帖又被吞了....第四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05 18:35
    有人可以跟我說什麼是貼吧的敏感詞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05 18:36
      我不服。 再上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05 22:44
        如果要問為什麼要登山的話這大概並沒有什麼理由。

        如果要說的話那就是我給自己賦予的宿命吧。

        總而言之如果不是能將生命賭在這崇高的宿命的人的話大概是不能了解的吧。

        山不得不說正是這樣一個罪業深重的東西。

        喜歡山而無可自拔(的我)握著方向桿在深夜間移動了數個小時。

        用著被連日加班的疲勞鞭策的身體一邊爬上不尋常斜坡的怪人。

        只是,這到底哪裡有問題了。

        反倒是我想問,為什麼你不登山呢。

        儘管山已經在那裡了。

        比起武士為了狩獵奪取了眾多生命的行為以及酒色更加的美好。山的魅力對我而言可說是更加讓我愈發中毒。

        即使只有一個道具。如果將其賭上的話也能變成數百萬般的巨大吧(*註1)

        即便只有背著一個登山包,還是能為了新的山而感到心頭雀躍,

        活著的時間根本無法窮盡——這也正是登山屋能夠聚集如此眾多的人以及無數的狂熱份子存在。

        對喜歡山這一類的人來說,那裡的道具是真的能給蠱惑人心的。

        那裡具備著比起全裸的美女更加具加無法抵抗充滿魅力的事物。

        但是,即便裝備了眾多的道具,也只有縱橫山野穿梭其中的人才能體會登山的樂趣吧。

        身體確實感到了疲憊,登山基本上也算是一種苦行。

        背著道具行走數十公里,那些以峰頂作為目標的人來說,那裡可以說是能把現實區割開來的異世界一般的地方。

        意識模糊的自己這麼想著張開了眼睛。

        無法明確的想起自己的記憶。

        我那像是麻痺般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樹林。

        確實自己是在寒冬期的時候以奧穗岳(*註2)為目標一個人行走著才對。

        在天亮前離開上高地的岳澤小屋,左轉進入了天狗鞍部,前衛峰,驢之耳(馬背),然後在中午的時候到達了奧穗山頂。







        天氣是大晴天

        映在眼中的天空藍好像要讓自己的腦袋變得奇怪起來了。

        「對了,我想起來了。可惡啊,竟然從那樣的地方摔了下來。」

        從穗高岳的山莊筆直的跌了下去。

        意識就在那裡斷掉了。

        雖然自己曾大言不慚的說死在山中正如他所願,不過在九死一生中生還時還是對自己的傲慢感到羞恥。

        我嘿咻地起了身,總覺得有一種自己的身體不是自己一邊異樣的心境。

        「話說,這裡是哪啊?」

        即便自己摔到雪上,但不會痛也太奇怪了吧。

        說起來,周遭原本有那麼多的雪現在卻連蹤跡的沒有了,就宛如迷失在別的山脈一般的感覺。

        「難道說,摔下來之後就一直昏迷到春天了嗎....哈哈..」

        笑個屁喔!

        說回來,才剛剛開始就在眼前晃來晃去的白色物體到底是什麼啊。

        我把自己的手三番五次舉起來端詳,注意到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人類的手,從喉嚨大聲叫出來的時候就明白了。

        嘎喔(熊叫聲...)

        然後。就好像要將山撕裂般的熊的咆哮傳進耳裡,讓(自己的)身體僵硬了。

        一瞬間站了起來,熊!沒想到竟然是熊?

        即使在山裡數十年裡想見還不一定見的到的熊?

        以整個山域來說,北方的阿爾卑斯也只有亞洲黑熊而已吧,剛剛的咆哮讓人胃痛的覺得不像是這個世界的生物一般。

        「到底,是啥?我到底變成怎麼了啊——!冷靜下來」

        一邊動搖著一邊擺動著自己的身體。

        好奇怪。

        我的身體確實有著很多毛,但不至於柔軟成這樣啊。

        這個摸起來的觸感就像是摸長毛的大型犬的心境。

        鼻子也蠢動了起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自己能確信這附近有水源的存在。

        雖然是站著行走,但是平衡感不太好。

        雖然想著是哪裡受傷了嗎,但是要正視眼前的狀況真的是無法睜開雙眼。

        我用力的閉上眼睛胡亂的奔馳著。

        ——然後我看見了。沒法抵抗的現實。

        「熊.......白熊? 」

        水池裡映著的,不是每天早上鏡子看見的久間田熊吉這個人——而是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個有著閃閃發亮的白色體毛的白熊啊。

        「先等一下,總之先冷靜下來」

        可以說話。讓嘴巴開合使得熊可以說出人話。

        看見水池裡的身姿後,身高至少超過了兩公尺,不是在寒帶而是在山中的北極熊本身就是一個謎團,

        以大小來看的話也不像是亞洲黑熊的變異體就是了。

        熊被江戶時代的語文學家多田義俊於1624年的記載的「和語日本聲母傳」中提到「又黑又暗的這點就能稱之為熊,也就是黑色的野獸的意思」這一說法(*註3)

        不對,這和那個是兩碼子的事。

        暫且不論現在的我是白熊先生來著。誤認這件事是不可能的。

        肚子突然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才猛然發現到自己十分的餓。

        雖然也不是沒想過如果在山裡死掉的話能夠變成野獸繼續在山裡徘徊著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的心願是有傳達到神明大人的耳裡呢 。

        如果那個滑落的意外而跌進山谷了的話說到底也是沒救了吧。

        但是,往好的方面想。這個北極熊的身體基本上是屬於食物鏈的頂端吧。

        總比變成昆蟲或是蜈蚣要好多了,這樣一想就不得不感謝通曉人情世故的神明大人了呢。

        只要活著就好。雖然不知道這裡是哪裡,但作為這山裡的一個生物。

        如果這就是被託付的人生的話,即使是變成熊也會活給你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05 22:47
          畢竟我從小的時候就對這類轉換思路的事情特別拿手。

          「好。拿出幹勁來。」

          用雙手用力拍了下兩頰打起精神。

          首先最該做的就是先填飽肚子。

          畢竟我已經不是人了,只是在這個山裡面活著的野獸而已。

          所以,不能在像以前是人一樣依賴著被建立起來的安全體系了。

          就只能靠自己的雙手狩獵事物來填飽自己的肚子了。




          說回來,對野生生物一點也不熟悉的我來說到底做不做得到呢。

           像是果實或者動物的肉,或是葉子這些基本上應該都是可以吃的。

           水池映出來的自己看上去是已經成年了。如果是棕熊的話熊媽媽就會從小開始照順序教會生活所需要的狩獵技能,但是我就只能一個人做起。

           山對一般人聯想到的通常都跟野外活動比較相關,不過實際在現場的時候就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了。

           幸虧雖然變成了熊還是能有人類的思維。如果是真的野獸的話就連訣竅什麼的都沒有,只有笨重的身體罷了,那樣的話普通很快就會死掉了吧,這樣一想就覺得自己還挺幸運的。

           總之先從這裡離開吧。也不太清楚這邊到底是哪裡,最糟的話就是被人看到,被當成白化的熊抓進動物園也說不定。

           如果會被剝奪自由囚禁起來了的話還是免了吧。

           「警戒。總之先注意周遭,還有我、這不是還在說話嗎」

           太糟糕了吧。這樣不就會被當成未知生物了嗎。

           阿,這樣就只會被大型的未知生物了阿。像是腐屍(*註4),大海蛇之類的蒙古死亡蠕蟲的怪物吧。

          所以,我到底應該跟誰說明這個狀況啊,冷靜,冷靜。變得混亂起來嘍。

          如果被說是會說人話的話,搞不好會被送去研究機關做腦的解剖。

          「盡量不要做說話吧」

          在濃濃綠蔭的狹隙間行走,說起來我是普通的用兩腳行走呢。腳腕微妙的有點長,稍微讓平衡不好的感覺。

          我的手指抓住了周圍掉落下來的樹枝。指尖長著十分結實的爪子,如果有這個程度的話,感覺做細工也沒什麼問題呢

          這是可以讓人可以放鬆下來的事嗎。能肯定的只是自己漸漸感覺到自己不是人類的野獸而已。

          頭左右確認後從森林裡離開,從小川走了出來。

          哦—涼涼的感覺真好。

          我忘記自己不當人這件事,坐在大石頭上乘涼享受清澈的流水,享受大自然給與的聲與色。

          整個樹林看過去已染上全紅,跟我去爬穗高峰的一月不同,現在好像是秋天,看得見在那稀稀落落遊動的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05 22:49
            「去抓魚看看吧」

            說起來肚子真的餓的一團糟了呢。

            原本一般的野獸比起去觀察周遭更常去找食物填補肚子的吧。這是展露出自己作為人類的知性吧。

            就是電視裡常常出現的那個。

            野生的棕熊跑去抓鮭魚的畫面。

            我也轉生成了一個出色的白熊了,所以這點程度應該是辦的到吧。

            雖然猶豫了一下,不過也沒有過多久,便義無反顧的踏進了河川。

            水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冷。

            感覺也不是全身的神經都變得遲鈍的樣子。

            彎下腰慢慢的追捕在水中輕快游著的魚然後......抓到了。

            喺唦,為了能夠弄出謎之效果音而用力揮動了雙手,只有激起大量的水花而已,魚什麼的一條都沒有抓到。

            「哈,哈哈。說起來,也是這麼回事呢。一開始不可能會有多擅長這種事吧。凡事都是需要訓練的,我永遠都不會放棄的。」

            從那天開始的每天到日落前我都熱衷於抓魚沒錯,但沒辦法貫徹始終實在是非常抱歉。完全抓不到魚是怎麼回事啊。


            「不、不妙啊。這樣下去的話會被大家知道自己沒有身為熊的才能啊......!」

            已經夠了。別在糾結這樣的小地方了。我早早放棄了像熊一樣的行動,我放棄了用手撈而改用震暈魚的方法。(*註5)

            震盪捕魚法正如其名,拿河川的石頭去用力敲擊另一顆的石頭,進而產生衝擊波,將周圍游動的魚群一網打盡的方法。好孩子是不可以模仿的喔。

            現在的這種行為早已經被法律所禁止了,但是我現在變成白熊了,已經沒有可以阻止我的存在了。

            哇哈哈哈!

            「看我的厲害!」

            我拿起了一顆大小合適的石頭(拿起來很輕鬆的那種!)

            用盡全力敲擊了矗立在旁邊的岩石。

            硿,然後。發出了非常大的聲響,連旁邊停在樹梢上的鳥兒也都一起振翅飛走了。這種事我可不背鍋喔。

            終於成功啦!衝擊波的效果十分顯著啊。

            正常在河川悠遊的魚群全部都浮了起來。

            全部都成為我的食糧吧.....正一邊沉浸在自己的黑暗面(*註6)一邊撿拾著魚。


            於是,有了餘裕的我從河床歸來。但還有一個問題還沒解決。那就是要怎麼吃才行呢。

            河川裡面的魚裡面有著「橫川吸蟲」這種會破壞腦袋的很危險很危險的寄生蟲存在。

            生吃什麼的說到底還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的要吃的話就要用烤的或是用蒸的才行,不過這裡是大自然的森林裡,我只是隻心情很好的熊先生罷了,也沒有打火機或是火柴。

            「可、可惡啊。這種的話說到底也是吃不了啊。啜泣啜泣」

            在那邊裝哭也是一點意義的沒有啊。但是不管怎麼做都會被自己曾作為人類的意識妨礙而不敢直接生吃。

            沒辦法的我只好把抓到的魚放置在旁邊的大石頭上而已,那天我就把木頭喬個適合的位置草草睡了。

            反正睡在戶外也習慣了。這麼厚實的皮毛也讓我感覺不到寒冷。

            隔天早上去河床的時候,放置在那的魚群屍骨無存一個都沒有留下的消失了。

            摁....。應該是森林裡野獸們吃光的吧。

            總覺得有點想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05 22:50
              第二章全部的一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05 22:50
                感謝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0-06 11:32
                  終於有翻譯菌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10-06 11:35
                    一定是度娘餓肚子了到處吃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06 17:10
                      感谢翻译菌!!一直吞贴的话试着分几段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07 04:35
                        真的不行就截圖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10-07 19:56
                          居然是第二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0-07 22:41
                            騎士他們坐著的馬也因為察覺到我的殺氣而陷入了恐慌。

                            剩下四頭的馬紛紛甩下騎手,往四面八方奔去。

                            「啊、啊、啊.......」

                            拿著槍的士兵們跌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在這邊失禁了。氨水濃烈的臭味即使討厭也是會知道的。

                            拜託了。就這樣把這孩子丟下然後溜之大吉吧——!

                            「不、不可能.........只不過就是一隻熊、到底在幹甚麼東西啊!殺掉他啊啊啊啊啊!」

                            襲擊少女的男子一邊揮動著劍一邊鼓舞其他同伴的士氣。

                            誒誒!這裡不是應該乖乖逃走嗎。

                            如果是我早就跑了,畢竟是這種怪物嘛。

                            完全沒法把握這種完全不同的世界觀的狀況下,成了我生下來第一次要和他人以命相搏的狀況。誒誒誒。好恐怖。

                            但哭著跟對方求饒,好像也不會被手下留情的樣子。

                            離我最近的步兵,哭哭啼啼的拿著銳利的槍刺了過來。

                            被這東西刺個一發的話,我就會升天啊!

                            我害怕的同時用著自己的爪子往槍的尖端用力敲了下去——同時往前擒抱。

                            基本上就是自暴自棄沒錯。感覺到身體哪裡被刺進去了,閉上眼睛直接把它拔了出來。其實感覺也不怎麼痛就是了。(*註7)

                            總之就是利用白熊非常重的身體。保持只要這樣做就能成功的荒謬想法,筆直的向前衝撞,衝撞,在衝撞。

                            心情就像是突入隊伍的深處,然後加上某種程度的回轉,最後就成了路面電車一樣,像是笨蛋一樣重複著同一件事情。

                            慘叫已經悲鳴不絕於耳,終於陷入深深的沉寂時,身體也因刺痛而停止了攻擊。

                            與強烈的安心感一同吐出嘆息。

                            「神明大人、森林的守護神」

                            欸? 如少女的低語般,微微的睜開了雙眼。

                            黑髮的少女眼眶泛著淚光就這麼昏了過去

                            喂、喂。

                            沒有受傷—的樣子呢。嗯、太好了。

                            然後戰戰兢兢的轉了神,看過去就像是被大型卡車碾過的屍體這裡、那裡的散落各處。

                            「劍! sword!」

                            現在要不是幸虧看過羅梅洛導演的電影的話,這獵奇的畫面可是完全不敢看啊。心情好像是請在我的肉裡面窒息吧!為什麼會覺得有點傲嬌是個謎團。

                            呃,我說那個。我原本不是沒有戰鬥的打算嗎。

                            僅僅是、在勢頭上所以衝了過去而已。誒?這是開了什麼掛後的風景啊。

                            這可能就是體現出「體重+速度=強度」這個勝利方程式的結果吧。

                            撿起沾滿血的盔甲用爪子彈了一下,發出了喀磩喀磩的聲音。嗯。這個應該是鋼鐵吧,但在這幅身體面前單薄的像張紙罷了。

                            完全沒有勝利的感覺。

                            反而像是把蟲子捏死,有點討厭的感覺。

                            即使如此,終於有餘裕能夠把視線移到旁邊的少女身上了。

                            而且還是個美少女。

                            我凝視著昏過去的美少女,察覺到一個很奇怪的事情。

                            奇怪......?總覺得,頭上沒長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唔唔唔、的觀察了一番。這種角色扮演說不定很流行,發呆的同時,想到了殺人熊好像會有被群眾入山討伐的危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07 23:21
                              騎士他們坐著的馬也因為察覺到我的殺氣而陷入了恐慌。

                              剩下四頭的馬紛紛甩下騎手,往四面八方奔去。

                              「啊、啊、啊.......」

                              拿著槍的士兵們跌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在這邊失禁了。氨水濃烈的臭味即使討厭也是會知道的。

                              拜託了。就這樣把這孩子丟下然後溜之大吉吧——!

                              「不、不可能.........只不過就是一隻熊、到底在幹甚麼東西啊!殺掉他啊啊啊啊啊!」

                              襲擊少女的男子一邊揮動著劍一邊鼓舞其他同伴的士氣。

                              誒誒!這裡不是應該乖乖逃走嗎。

                              如果是我早就跑了,畢竟是這種怪物嘛。

                              完全沒法把握這種完全不同的世界觀的狀況下,成了我生下來第一次要和他人以命相搏的狀況。誒誒誒。好恐怖。

                              但哭著跟對方求饒,好像也不會被手下留情的樣子。

                              離我最近的步兵,哭哭啼啼的拿著銳利的槍刺了過來。

                              被這東西刺個一發的話,我就會升天啊!

                              我害怕的同時用著自己的爪子往槍的尖端用力敲了下去——同時往前擒抱。

                              基本上就是自暴自棄沒錯。感覺到身體哪裡被刺進去了,閉上眼睛直接把它拔了出來。其實感覺也不怎麼痛就是了。(*註7)

                              總之就是利用白熊非常重的身體。保持只要這樣做就能成功的荒謬想法,筆直的向前衝撞,衝撞,在衝撞。

                              心情就像是突入隊伍的深處,然後加上某種程度的回轉,最後就成了路面電車一樣,像是笨蛋一樣重複著同一件事情。

                              慘叫已經悲鳴不絕於耳,終於陷入深深的沉寂時,身體也因刺痛而停止了攻擊。

                              與強烈的安心感一同吐出嘆息。

                              「神明大人、森林的守護神」

                              欸? 如少女的低語般,微微的睜開了雙眼。

                              黑髮的少女眼眶泛著淚光就這麼昏了過去

                              喂、喂。

                              沒有受傷—的樣子呢。嗯、太好了。

                              然後戰戰兢兢的轉了神,看過去就像是被大型卡車碾過的屍體這裡、那裡的散落各處。

                              「劍! sword!」

                              現在要不是幸虧看過羅梅洛導演的電影的話,這獵奇的畫面可是完全不敢看啊。心情好像是請在我的肉裡面窒息吧!為什麼會覺得有點傲嬌是個謎團。

                              呃,我說那個。我原本不是沒有戰鬥的打算嗎。

                              僅僅是、在勢頭上所以衝了過去而已。誒?這是開了什麼掛後的風景啊。

                              這可能就是體現出「體重+速度=強度」這個勝利方程式的結果吧。

                              撿起沾滿血的盔甲用爪子彈了一下,發出了喀磩喀磩的聲音。嗯。這個應該是鋼鐵吧,但在這幅身體面前單薄的像張紙罷了。

                              完全沒有勝利的感覺。

                              反而像是把蟲子捏死,有點討厭的感覺。

                              即使如此,終於有餘裕能夠把視線移到旁邊的少女身上了。

                              而且還是個美少女。

                              我凝視著昏過去的美少女,察覺到一個很奇怪的事情。

                              奇怪......?總覺得,頭上沒長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唔唔唔、的觀察了一番。這種角色扮演說不定很流行,發呆的同時,想到了殺人熊好像會有被群眾入山討伐的危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07 23:28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08 12:5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08 17:26
                                    我在失神的狀態下迅速抱著犬耳少女離開現場,移動到離那裡十分遙遠的距離,逃到連蟲到鑽不過來的地方,把她放下。

                                    再見、犬耳少女。要堅強的活下去喔。

                                    這下子。該怎麼行動呢。這次的行動沒得到什麼情報,不過我從打倒的敵人手中拿到的行囊中,僥倖拿到了許多很有用的好東西。

                                    沒想到竟然是他們的武器、醫藥品,還有一些肉干跟餅乾,這一類可以攜帶的食料外,還拿到對我來說必需的那個東西。

                                    打火石以及油。

                                    有了這些就不會為生火所困擾的絕品。

                                    不對,只要有時間的話,我也能用樹枝相互摩擦的「鑽木取火裝置」,那種原始人利用摩擦生熱的生活方法,只是我沒有想到這件事啊,不過實際上有簡易的打火石還真是比較輕鬆.......。

                                    總之先把剩下的肉干還有餅乾吃完吧,變得狼吞虎嚥了起來。

                                    我的食量沒有極限!剩下來的起司以及飲食均衡什麼都不考慮了,享受舌尖帶給自己的文明感之後。當作復仇,於是又去挑戰了烤魚。

                                    這次和上次一樣,用震盪捕魚法確保了漁獲量(這次拿到了四十隻魚!)

                                    然後把乾燥的木材聚集起來,周圍用收集而來小石頭圍住,上方就用平整的石頭鋪成了料理台。

                                    咚、咚,石頭滾燙起來的之後,把魚一個一個按照順序放好後,就可以開慶功宴啦、萬歲—!

                                    雖然沒有酒而有點傷心,不過這是白熊第一次的BBQ啊。大地也會為我慶祝的吧。

                                    烤的恰到好處的魚灑上大把大把從軍隊那裡搶來的鹽,好吃到下巴都快要掉下去了。

                                    「好吃,好吃的亂七八糟! 啊姆阿姆啊姆」

                                    冷靜的想了想,一隻孤高的熊在暮秋的河床上烤著魚享樂,怎麼看都不科學,幾乎可以說是怪談等級了吧.......算了,這種小事就不用太計較了。

                                    不過、我真的好想喝威士忌之類的啊~。

                                    這回特別感謝的就是鹹味啊。

                                    山裡的鹽就是貴重物品。獵人會在挑選適當的地方小便,等著捕捉來舔小便的狸貓或是狐狸這些野生動物。連在獵人小屋裡的小便壺也會大張旗鼓的跑過來舔,流浪犬也時常會有這種行為。鹽只要在環境沒有岩鹽的地方的時候,價值就高的有如黃金。

                                    我一邊看著嗶嗶啪啪亂彈的火花,舉起了自己的手掌。

                                    雖然是熊,不過意外的很好移動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0-08 22:25
                                      大概還剩下兩頁 明天應該能更完第二章..... 作者的用詞每次都讓我傷透腦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0-08 22:27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09 00:26
                                          嚴謹的說,每根手指的長度與一般的野生種不同,能夠做到很細緻的動作的樣子。

                                          真的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麼想著然後時間也漸漸的走向深夜。

                                          「嗚嚕嚕」

                                          早上啦。

                                          熊的早晨是很早的。雖是這麼說,原本放置著昨天生好的火去睡覺的話,醒來一定會覺得很冷沒錯,不過在這麼厚實的毛面前,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暫時坐在細碎的石頭上休息一下。肚子現在也很飽,也沒什麼特別要做的事。

                                          不過總之,還是勤勉的鼓勵自己再用一次震盪捕魚法吧。嗯。魚到底是笨呢,還是該說是無法理解自己會被捉起來的命運呢,像是傻子一樣好抓。

                                          早餐也是用抓來的魚烤來吃的。

                                          飯後甜點的話就稍微去摘點山裡的山葡萄,或是有點不太明白的粉紅色果實。雖然吃不知道名字的東西很恐怖,但像果凍一樣有彈性而且很美味,完全停不下來。

                                          天氣十分晴朗。總覺得自己的身體有點髒掉了,雖然積極的要去找能夠淋浴的地方。

                                          寒冷什麼的基本上感覺不到。慢慢的慢慢的進入了水流比較湍急的河流,某種程度的將身體浸了進去。摁。整體的心情感覺愉悅。

                                          將身體洗乾淨後,就在河床上晃動身體,將水分全部甩開。

                                          總覺得能懂狗做這個的心情了呢。這稍微有點有趣啊。

                                          用很好的心情回到了森林。小鳥們嘈雜的發出啾啾啾啾的聲音。

                                          昨天的戰鬥也讓我得到了一點啟發。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本來野生動物就不會為了自己生存以外的事情進行殺生才對。

                                          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變成白熊重新開始的我的行為稍微有點偏差。

                                          左來回確認左右兩邊沒有危險後,一邊繼續移動著。

                                          即使如此我還是被那傢伙給靠近了。

                                          「呃、那個......您,您好」

                                          明明同樣作為熊沒錯,但很明顯是不同種的吧,明顯的大過頭了。

                                          我的身高確實比兩公尺還高,但這傢伙至少是我的幾倍啊。

                                          僅僅是從全身散發出來的殺氣朝向了這邊,就有點胃疼了起來。

                                          就像是黑山的稜線 ,四肢著地的往我這邊瞪了過來。

                                          閃著光芒的紅眼朝著這邊,是完全把我當成食物了嗎,不過一點親近感也沒有啊。

                                          從胸部一直到左肩的白色體毛就好像是死神的鐮刀一般。

                                          「這傢伙..........真的是熊嗎」

                                          而且說到底它有六隻腳啊。

                                          像大樹一樣的手腕迅速的晃動著。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

                                          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兩手握拳,發出了低沉的威嚇。

                                          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好像就沒辦法保持自我的對手。

                                          ——這樣看來第一次遇到的同類,好像是沒有辦法好好相處呢。

                                          我們倆在雙方中央的葉子落地的同時,從地上用力的蹬了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0-09 19:18
                                            我覺得自己的國文老師在哭了.....不過第二章終於翻完了...

                                            第三章要開也可能是下禮拜的事了....高三考試有點多=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09 19:19
                                              学业为重,大佬


                                              回复
                                              24楼2017-10-09 20:30
                                                感谢翻译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0-10 00:26
                                                  感谢翻译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0-10 01:34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0-10 09:56
                                                      问一下,6楼的内容直接 接16楼的内容么?本章的标题是什么?


                                                      收起回复
                                                      28楼2017-10-10 16:14
                                                        感谢 翻译 希望大大坚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0-13 14:48
                                                          新来乍到,感谢楼主的狗粮


                                                          回复
                                                          30楼2017-10-28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