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吧 关注:29,270贴子:197,082
  • 3回复贴,共1

【翻译】红马的挂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10-05 16:51
    - 1996年11月——第六年 –


    当我走向红马挂毯的时候,黑暗似乎要把我吞噬。安静得太过分了,令我觉得紧张。我频繁听见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瞥见角落一双黄色的眼珠子。她在那儿么?在门缝里等着我发出足以令她奔去通知费尔奇的声响?但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是由于我下意识的内疚而产生的幻觉罢了。又走了几步我就来到了挂毯的后面,在那房间里,等着。他总是迟到,不管是在白天还是晚上的任何时间。他好像几乎是喜欢令我这样为他焦躁、紧张,令我担心他会丢下我。因为他以前这么干过,只是为了让我知道主动权在他手里,他控制着一切,而我永远无法确定他要做什么。我的这种不确定带给他的权力快感令他觉得享受。


    我坐进火炉旁的椅子,一如既往,这是家养小精灵在他的命令下准备的。作为S.P.E.W的一员,向家养小精灵要求任何事都令我紧张,生怕赫敏会发现然后痛扁我一顿;但他生长在那样一个拥有好几个家养小精灵并且总是滥用此种特权的家庭,所以他能毫无顾忌地要求他们提供服务并在之后用暴力威胁他们不准泄露我们约会的秘密。我身边桌子上的碗里盛满了新鲜的草莓和葡萄,这是刚从温室里属于他的那小块地里摘来的。我拿了几颗葡萄咬了下去,眼睛盯着通往这个房间的楼梯,竖起耳朵关注每一点声响。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的脑子里开始盘旋着这一天的回忆。哈利的情绪一直很奇怪,比平时都安静。他不会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有问题,赫敏也知道。当马尔福粗暴地评论他的伤疤时他甚至都没有反驳。赫敏认为这和卢平上个星期寄给他的信有关,但我觉得不像只是因为这个。比起沉溺在自己不可控制的事情中,哈利知道该怎么做更好。


    传来了一阵声响,织物的声音,他来了,一边扫去眼前如丝的金发一边恼怒地皱着眉,他走进了房间。他看着我然后怒容稍微舒展开,更多地化为了一抹冷笑。“你迟到了,”我对他说,在嘴中咬碎最后一颗葡萄。


    他眯起眼,走近我的椅子。“你很幸运,照你那一贯的表现我竟然还是来了。谁告诉你你可以在我来之前吃东西的?”他握住我的椅背,我可以感觉到他审视我的眼神。他在椅子上俯下身,嘴唇离我的耳朵不到几厘米。“你知道你只有表现好了才可以碰它们。”


    “我没想到你会来,事实上我正准备回去睡觉。”


    他的手指揪住了我的头发,我的脑袋被粗暴地拽向后,于是我对上了他的眼睛。“别跟我撒谎。”他嘶嘶地说道,五官愤怒地扭曲起来。回答的话语在我嗓子眼里纠结,让我喘不上气,我凝视着他那暴风雪般的眼睛。他仔细看了我一会儿,放开了我的头发,走过来站在我面前。我看着他,与伸手触碰他的强烈欲望斗争着,我知道让他先伸手才是最好的。“我今晚想早点睡觉,所以赶紧搞定吧。把你那脏袍子脱了。”他转身朝着桌子,从碗里拿起了一颗草莓放进嘴里,我一边开始脱衣服。


    等我赤裸裸地站在他面前时,他的注意力又转回到我身上。他环住我,仔细观察着我的身体。当一只指尖顺着我腹部的红色刮痕滑下的时候我努力抑制住了一股战栗。“谁干的?你还和别人在一起?”他的眼中再次闪现愤怒的火光,恐惧袭过我,他的脸离我那么近,我们的鼻尖都可以碰到一起了。


    我摇摇头。“没有,当然没有。你知道你是唯一的那个。”


    “那这个痕迹是怎么回事?”他在挑衅我,享受着他用这种残忍慢慢灌输进来的恐惧。


    “今天早上洗澡的时候我撞上了门把手。”我说道,几乎是在自言自语。


    他又瞥了一眼,没有挪开脑袋,他的手指仍然就放在那个痕迹下面。“你知道吗?你实在是个蠢才。什么样的**能自己撞上门把手?哼。”我没有回答,我知道他并不期待回答。他的指尖抓过我的腰侧,留下细细的血痕,我闭上了眼。当他的嘴唇拂过我的下巴,我让那颤抖传遍了全身,他的牙齿缓缓地滑过,他的手落在我的腰上将我拉向他。我略微移动着吻上了他的唇;我的手指摸索着伸进他的袍子,而他的舌头侵犯着我的嘴。当他的袍子落下,我感觉到自己被推进了椅子,他全身的重量都压上了我。我可以感觉到想要他占有我的渴望,可以感觉到这渴望沉在了我下唇那撕裂的痛楚里,他狠狠咬着我的下唇,足以拽出鲜血。我的双手在他身体上摸索,我的手指穿过他柔软的头发,他一边舔去了刚刚被他咬出的血。他的手滑下我的腰来到那一整天都在等待他碰触的部分,然后他抓住它,用超出我身体喜欢程度的粗暴撸动起来,我在他嘴下痛苦地叫喊起来。作为惩罚又是一次粗暴的动作,呻吟声溶进了我们胶着的嘴中,他更加向我靠过来,手中的律动开始温柔起来。


    突然,他从我身上离开,留下我冰冷冷一人,他只是带着冷笑站着面对我。我困惑地抬头看着他,然后他一把抓住了我的头发将我拽过来跪在他面前,我的眼前正对着他的勃起。我抬头看进他的眼睛,接着握住了他,舌头从下而上舔过。他呻吟着,我看着他闭上眼感觉这一切。他的手仍然抓着我的头发,他指引着我的嘴包住了他,引导我的脑袋开始吸吮他。我闭上眼,跌进了取悦他的熟悉感觉之中,任由我的舌头和嘴唇工作着,而我的意识则注视着他的沉迷。


    我可以感觉到他就要出来了,这种战栗总是在那之前传遍他的身体,他突然用力将我的头拽开,扯下了好几缕头发。他狠狠地将我摔到粗糙的地毯上并令我转身背对他,我紧紧闭着眼,屈服于疼痛之下。他的手指抚爱着我背上细细的痕迹,那是他前几晚留下的,一边在我身后跪下。我叹息着,用手肘撑起身子,享受着这份稀有的温柔触摸。然而,快乐总是短暂的,他毫无预告并且用尽全力进入了我。我叫了出来,在诧异中脑袋砸到了地毯上。我对于这样的袭击毫无准备,而我之前留在他那上面的唾液也远远不够润滑他的突入。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臀部,指甲抠进我的皮肤,他开始粗暴地冲刺。他弓起背趴在我身上,他的嘴唇覆在我脖子和肩膀之间的凹陷处,然后他的牙齿开始噬咬周边敏感的皮肤,一阵痛楚冲击着我的肩膀。我呻吟着,仰头靠向他,催促他更深入一些,我的嘴在无法抑制的愉悦中张了开来。他给与了我这份恩惠,更深更用力地推进,每一次突进都令我的脸颊在地毯上摩擦。我喘息着,口中冒出一串语无伦次的咒骂,一边徒劳地用手肘撑起身子。他的手压在我的脖子上,当我在他的力量下挣扎时就将我按了下去。我可以听见他的声音在遥远的某处,一连串难以理解的词语,但是毫无疑问都是些甚至会让赛弗勒斯...斯内普脸红的词。


    然后接下来的所有时间我们都在和谐同步地奔向那最终的边界,那最终的坠落直至不可想象的极乐。他的突刺越来越粗暴,越来越急迫,而我也在这同样的急迫下向后靠向他。突然一瞬间我们掉进了深渊,我可以感觉到我们的呻吟在房间内回响,他的种子撒在我的体内,我的则洒在了地毯上。他又推进了几次然后瘫倒在我身上,下巴搁在我的肩上。他沿着我的脖子和肩胛骨留下轻柔的吻,接着将脸颊贴在我的肩上,深吸了几口气。我没有动,我的脑子里什么都装不下了,除了这轻抚我皮肤的唇。


    一声轻轻的叹息,他就像进入我时那样突然地离开了我。我略微颤抖了一下,坐起身。他正拿起另一颗草莓放进嘴里,一边坐进我之前那张椅子对面的椅子。我静静地注视着他,他小心翼翼地小口咬着草莓,仔细不让自己的手上或者嘴唇沾上红色的果汁。“我还以为你今晚想早点睡觉的。”


    他用极度漠不关心的眼神瞥了我一眼,又专注回他的吃草莓工作。“我改变主意了。”他的声音中没有了之前的恶意。他总是在事后变得更加温柔。我向前挪动了一些,坐在椅子边上,脑袋靠在他的膝盖上。他空出来的那只手慢慢地梳着我的头发,以从未有过的温柔按摩着我的头皮。我发出轻轻的叹息,放松下来,他膝盖的冰凉肌肤抚慰着我被毯子摩擦过的脸颊。“你们家中有谁不是红头发的吗?或许某个表兄,某个远房阿姨,或者别的谁?”


    我听着他的话闭上了眼睛,知道这没有包含任何像平日那样的侮辱含义,至少没有打算如此。“我的表妹,塞丽娜,有着金红色的头发,但我觉得那就是我们所认为的‘不是红头发’了。你家族中有谁不是金发的吗?”我抬头看着他,他微笑了一下,接着抬起我的下巴检查起我火辣辣的脸颊。


    “你得处理好这个,不然波特和泥巴种会问起成千上百个我不愿回答的问题。”他温柔地用拇指抚过我的脸颊,然后放开了我的脸。


    “别叫赫敏泥巴种;她比我见过的大多数纯血都要优秀得多。她是麻瓜出身又有什么关系?”


    “有一些区别,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吵架,日后再跟你解释。再给我拿一颗草莓。”我按他说的做了,他向后靠进椅子一边再次开始仔细啃咬。他示意让我坐进他的椅子,我听从了他,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他咬去草莓的顶端,然后将它揉在我的嘴上,就像某种水果唇膏一样。他向我俯下身,舔去果汁然后将我的嘴唇包进他的嘴唇。他的舌头缓缓在我的舌头上滑动,从我的喉咙某处引出一丝呻吟。他在我的唇下微笑,将我拉近他的身体。在高潮觉醒之后他变得困倦,暴力从他身上流失,就像鲜血从皮肤的一道切口处渗出。这令其他一切都值得了;那温柔,那像缓慢的洋流般传遍他周身的情感。我们的舌头嘴唇牙齿缓缓舞蹈着,他的手指擦过我背上的抓痕。我在他身上蠕动,感觉着每一寸肌肉的契合,放松下来,我们的吻变得不那么缓慢,逐渐升温。


    当他突然将我从他身上、从椅子上推开时,一闪而过间我看见他一脸不悦,我四肢摊开坐在地上,觉得像被丢弃了一样。他站起来走过我身边捡起他的袍子,拍平上面的一点褶皱,穿起来,扣上扣子。我坐着看着他,说不出话,也知道他不想让我说话。就在那吻之中野蛮和暴力又回来了,当他皱眉瞪着我时我可以看见它们在他眼中燃烧。“站起来穿上衣服,你看起来真可笑。”他恶狠狠地说,一边看着对面墙上的小镜子整了整头发。我慢慢站起来开始穿衣服,眼睛却一直没离开他。他透过镜子瞥了我一眼,翻着白眼转过身。“你在看什么?”我没有回答,眼睛回到手上的着衣工作。我听见了袍子的沙沙声,他转身向门走去了。他停了一下,但是我没有抬头。“我不需要再提醒你别让任何人知道这事了吧,是不是?”


    我点点头,但还是没说话,希望他在我再次开始恨他以前赶紧走。但是他没有走,因为我可以听见他的呼吸声,当我抬头时他就站在我面前,盯着我的眼神好像我刚刚辱骂了他母亲似的。“怎么?”他没说话,他的眼神甚至没显示出我刚刚问了个问题。接着他的嘴唇再次覆上了我的,我被推到了墙上,他的身体那样急切地压着我的身体。我回吻了他,胳膊环住了他,还要将他再拉近一些。他挪开唇,但是没有挪开身子,仍然凝视着我。


    “你是我的;你知道的,对不对?”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太模糊了。“我……对……对,我知道。”


    “很好,因为我不想你回到上面和波特在一起就忘了你和谁睡一张床了。”


    “谁?我?我从来没有和你睡过一张床啊。”我脱口而出;我仍然为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困惑。他握住裤子上因为他的吻而略微膨胀起来的部分捏了起来。很用力。我叫喊着试着推开他,但他比我更强壮些。“你知道我的意思。你和我在一起并且不准和其他人任何人在一起。我不想你和臭波特或者菲尼甘、汤玛斯或者甚至是隆巴顿搅在一起。你听明白了吗?”为了强调最后一个问题他更用力地捏了一下,我无法呼吸,热辣辣地疼。


    “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和哈利或者其他这些人上床?你知道我只要你。”


    他放开了我向后退了几步,那双薄唇勾出了一丝冷笑。“你穿着他的裤子。”


    我低头看着自己然后发现他说对了。为了赶紧跑到挂毯这儿来,匆忙中我穿上了哈利的裤子。我耸耸肩,但是紧接着我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这是哈利的裤子?”


    带着一脸厌恶的表情,他转身走向楼梯,在离开的时候他的回答透过肩膀丢了过来。“你的没有那么新。”


    我靠着墙站了一会儿,试着平息心脏狂乱的跳动。我闭了会儿眼,平静下来之后沿着他的路走进了寂静的走廊,走回格兰芬多。
    TBC
    PS.本文不按正常时间顺序叙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10-05 16:53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06 13:00
        - 1997年10月7日——第七年 –


        当我们走向海格的小屋时,赫敏一直在兴奋地谈论着她从某本书里读到的1032年的埃尔文之战,而哈利和我对她充耳不闻。她最近对历史简直着了迷,梅林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话题哪里有一丁点有意思的了,我俩简直想对她施个沉默咒好清静清静。


        “伍德昨天给我送来一封信,说他要开始担任守门员了。信上到处都沾着墨水;我猜他兴奋得都哭了。”他咯咯笑起来,于是我明白了他在说什么。奥利弗...伍德对魁地奇几乎和赫敏对家庭作业一样激情澎湃。这件事很可能会和结婚以及拥有孩子一起被归为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好极了!我猜他是不是会给我们寄几张票?也许当他们和火炮队比赛的时候?”


        “不知道,我会给他回信问问的。”


        “那会很棒,不是吗?看着奥利弗和火炮队比赛?火炮队当然会赢,但还是会棒极了。”哈利只是对我摇摇头,我们一边走进了教室,齐齐向海格挥手。赫敏还在没完没了地纠缠什么该死的埃尔文之战,都没有意识到我们根本没在听,但当海格开始教授有关Squirplick的课程时她停了下来。大家都聚在地上的某个东西旁边挤作一团,当我们终于开辟出一条路来到相对靠前的位置时,我们才看到他们一边听着海格讲课一边都在看着什么。地上被挖出了两个中等大小的池子,每个池子中间都有一堆白色的球状物。海格告诉我们这是卵,这周末它们就会孵化成蝌蚪。青蛙,他在给我们展示青蛙。真不赖。没错,它们有翅膀而且如果你带着它们还能帮你阻挡一定的黑魔法,但它们还是青蛙。他们是美化过的青蛙。


        当海格继续讲课的时候,我成功地溜到了人群的后面,越来越听不见他说的是什么。哈利和赫敏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我溜开了。退出人群后我找到一块石头,就挨着海格的猎犬,他被栓在小棚屋边上,我坐下来,一边摸着他一边想着魁地奇以打发时间。牙牙闻着我的袖子,然后热情地舔着我的手。我皱起鼻子,试着把手从那滩口水里抽出来,我只觉手上黏糊糊的,极度想要一盆洗手水。“牙牙……别这样,伙计。你这样弄得我很不舒服。”我终于抽出了手不让他够着,然后在石头附近的草地上擦掉了他的口水。我正要伸手摸摸牙牙的耳后阻止他舔我的脸颊,一把懒洋洋的声音从左侧传来令我停下了手。


        “我不知***妈来看你了,韦斯莱,我应该带点礼物来的。”我抬起头看见那油滑的小**站在我面前,那永恒存在的冷笑挂在嘴角。


        “去折腾你那些好朋友吧,我没兴趣理你。”我转过身,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牙牙身上,我一边摸着他的耳后一边愤怒地咬着牙。突然一只手用力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拉了起来,我吃了一惊。马尔福将我拽到小棚屋后面,远离其他学生的视野。“***的干什么,马尔福?!放开我,你这粘了吧唧的雪貂!”我想把胳膊从他手中抽回来,但他抓得比捆绑咒还紧。当他把我摔到海格小棚屋的后墙上时,我顿时不能呼吸,马尔福的一只手摁着我的脖子让我无法移动。


        “你刚刚叫我什么?”他咆哮道,眼中闪着纯粹的怒火。我也怒目相向。


        “你听见了,***的雪貂。放开我,你弄痛我的脖子了。”我想拉开他的手,但是他纹丝不动。


        “我并不想这样,但是如果你继续那样叫我,我就真的要让你痛死。”他发怒了,我知道这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我控制不住自己。


        “我爱***怎么叫你就怎么叫你,你这愚蠢的、娇生惯养的窝囊废。”我回骂道,停止了挣扎,专注地低头瞪着他。他抓着我脖子的手收紧了,我发觉自己有点呼吸困难。


        “没错,鼬鼠,我是娇生惯养。不像你惨兮兮地要养家糊口,我想要什么我父母就能给我什么。这就意味着要是我得不到我想要的我就会非常愤怒。你昨晚***在哪儿?我等了你半个小时。马尔福...从...不...等...人。”


        “看来你等了,不是吗?”我冷笑着说,很高兴成功地扭转了劣势。他将我更用力地撞到墙上。


        “你在哪里?!你那些为纯血统准备的可悲托辞呢?!”他当时已经狂怒了,我隐隐觉得他随时会开始揍我。


        “在最后一刻,我决定做点更好的事儿。很抱歉让你等了。现在能不能麻烦你放开我?你那斯莱特林的粘液弄脏我了。”这只让我又一次被撞到墙上,这次我的脑袋发出重重的撞击声,令我一瞬间有点头昏。


        “更好的事儿?!你还能有什么事比和我在一起更好?我想象不出还有什么事能让你放弃这种特权。”他狠狠咬着牙,我可以说他在拼命保持着镇定。


        “我找到了一个更加……有吸引力的伙伴。”我更加冷笑起来,同时我看见了纯然是残暴的火花,接着他的拳头接上了我的鼻子,我甚至没来及看见他的动作。他一放开我我便立刻举起双手捧住脸,然后我滑下墙壁跌进草地里。“梅林啊,马尔福……”


        他弯下腰,五官扭曲着冷笑起来,一边抬起我的下巴看着他的眼睛。“没有人比我更有吸引力。你是我的,不得有异议。你最好是在撒谎,不然我大概会对着你那可怜的屁股施一记阿瓦达索命咒。你可别以为我不会。”


        我大笑起来,用袖子擦去鼻子的血,低笑着抬头看着他。“你永远不敢杀了我的,雪貂。你太想要我了。你还能操谁?再没有人愿意和你混在一起了。”


        他怒吼着将我再次撞上墙。“只要我想我能操这学校里的每一个人。你很容易就会被取代的。别愚蠢地以为你在我的列表上有那么靠前。”


        我摇摇头,冷笑着。“这不仅仅是操,马尔福,你知道的。没有人会像我这样反抗你,这就是你最想要的。别想否认,因为我比你以为的要更了解你。如果没人可以让你吼了,你甚至不能勃起。”我成功地保持站姿直到说完,德拉科离我那么近,我都可以感觉到他重重的呼吸喷到了我的脸颊上。


        他的手微微颤抖,一边抓住我的领子将我拉近,他对着我的耳朵嘶嘶说道:“***的闭上嘴不然将没有词能够形容我要对你做的事。”我的脑子里嗡地一声,我突然忘记了自己流血的鼻子或是他身上醉人的香皂味,我推开他,从墙边离开,转身走回教室。“你...不...准...走...开!回来!”他喊道,猛拽着我的袖子令我转过身再次看着他。


        我甩开手,盯着他怒火中烧的脸。“去跟那该死的潘西聊天啊,为什么不去?我已经说完了。”我在他回答之前就转身迅速离开了小屋回到班上。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跟着我,而且在那时候我对此一点也不在乎。我再也不会让他虐待我了,尤其是在听了西莫说他看见他在扫帚棚后面和帕金森干过之后。那个该死的**哪怕烂在阿兹卡班我对他也连个屁都不会给。


        午餐的时候我跟哈利和赫敏说自己不饿,一会儿再见他们。他们看来都很怀疑,但什么也没问。我很感激,因为他们要问了我就不得不撒谎了。我绝不会告诉他们我不饿是因为我不想看见马尔福。所以,我来到猫头鹰屋看望小猪,他正兴奋地在一脸郁闷的海德薇身边飞来飞去。我笑了起来,伸手顺着海德薇脖子上的羽毛,安抚着她,而小猪飞到我头上栖息着。


        对于允许一只猫头鹰这样骚扰我我有一些小小的理由,他很忠诚,而且他永远不会将信件送错人。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些猫头鹰食粮,同时伸手将他从我头发上拉下来。他在我手上扑腾着,在我给他食物之后咕咕叫着。海德薇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接受了我同样递给她的食物。小猪亲昵地啄着我的手指,我一边用大拇指按摩着他的羽毛,又拿出一些食物留给他。我拿出更多给了海德薇,在她吃着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脑袋。“为什么我总是爱上错误的对象,海德薇?我被诅咒了吗?”我一边问着一边用空出来的手继续抚摸她的脖子。她只是对我叽叽喳喳叫着,啄着我的大拇指。我叹口气,对自己点点头。“我想是的。”


        当我在晚饭后回到格兰芬多时,一个包裹着银色包装纸的小盒子放在我的床上。底下压着一小片撕下来的羊皮纸,上面那完美的字迹写着短短的一句话。非常简单,“午夜时会有更多。”没有签名。我困惑地坐下,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着两颗沾满巧克力的草莓。


        TBC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10-06 1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