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226贴子:12,813
  • 11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228.校庭之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天第5章


回复
1楼2017-10-05 15:37
    228.校庭之战1
    好一个清爽的早晨。
    在晨光的照耀下,我数着战友的尸体…。
    有人敲响了门。
    「欧德大人,早上好。」
    「早、早上好。」
    「啊啊,早啊。今天要去学院,帮我准备下吧。」
    女仆们帮我整理好衣装梳好头发。
    战友啊…。
    必须要开发什么魔法来挽救了…。
    我出门晨练了。
    一成不变的日常在延续着。
    很好。很平稳。今天为了去见迈特学长要到炼金术班上去。
    擦干汗换上制服后,带着玛露卡一起去教学楼。
    唔姆,好久没有一大早就来听课了…。
    和往常一样。平和…。
    但与此格格不入的一群人占领了校庭的一角。
    近卫兵们也在。过节吗?
    「欧德·佛·海特加尔!!我可是照约定来了哦!!」
    架全身铠的架子居然说话了。
    那身铠甲…。在哪见过…。
    「玛露卡。你去找朋友一起呆着。在结束前都不要离开教学楼。」
    「是、是的。」
    我目送玛露卡和头巾少女队汇合走进教学楼的身影。
    她们朝这边挥了挥手。
    好了,准备完毕了吧。
    「你谁啊你?」
    我大喝道。
    围观的学生听到后马上空出一条道来。
    夹道出迎啊。
    「我乃奥斯文·古琉贝鲁克!!收到了你的招待状!赌上名誉与我一战吧!!」
    「啊啊,终于来了啊?看来是有了万全的准备呢?见证人是谁啊!」
    我悠然的前进。
    「是!见证人是我,王国近卫兵团,警备派遣小队所属。拜领队长一职的威利·克雷洛少尉。」
    穿着胸铠的男人小跑出来。脸很白净,应该挺年轻的。恐怕是王都出身的吧。
    「好,了解,希望你能公正的见证。」
    「是,那个。我的兵…。」
    「啊?又怎么了?」
    总觉得很眼熟的士兵们,怎么站在那铠架子的一旁啊,两伙士兵装备制式就不一样…。啊啊,在图书馆见过的豆丁也混在里面呢。
    是那个弱鸡男贵族的手下吧。
    「啊,不。那个…。」
    少尉很难开口的样子。
    「啊啊,是被抢走指挥权了么?军队的?」
    「诶,是,非常抱歉。」
    看来对面和军队有一腿,现地调达的士兵。
    「嘛,也行。对面的条件是什么?」
    「先由军队之间的开战,如果没分出胜负,就由当人再进行决斗…。」
    怎么说,起了个绿山消毒液君的很有清洁感觉的名字,但手段却很做作啊。
    「那、那个,海特加尔大人,有什么疑问么?」
    我无视萎缩的小队长,直接对着面狞笑的弱鸡男大吼道。
    「好,了解了!!条件我接受。但我没有士兵。我就直接以军队为对手了。魔法也用了啊!!」
    「啊啊,可以!!和我的士兵一战吧!」
    这话可是你说的啊!那就无须顾虑了。
    「那、那个,海特加尔大人。那些兵都是我的兵…。」
    「现在是敌军。」
    「是,但是…。不要太过。」
    不愧是指挥官,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士兵在眼前碎成齑粉呢。
    而且看热闹的学生都围过来了,能用的魔法也不多。
    两难的状况呢…。
    「知道了,会注意的。」
    我站到前面来。
    把制服和外套的领子竖起来扣好,保护好脖子。
    两袖内装好飞刀,从收纳里取出狩猎时爱穿的皮手套戴好。
    再从收纳里取出2把无鞘的伊比利亚弯刀,固定在腰带上。
    进入乱战的话可没有时间从收纳里取出来。
    这是做好了还没卖出的刀,所以没有开刃。但就算砸也能砸断几根骨头。
    因为刀有护手在,还可以当成拳套揍人。
    「好了。我这边准备完毕了。」
    我对着对面喊道。
    「是。请稍等!!」
    对面军队的…。应该是军曹吧,他叫到。
    慢死了…。
    恐怕是在编排密集阵形吧。
    近卫兵们鲜见的全副武装啊。
    铁制的半面盔和胸铠&护档,铁剑和小盾。
    还雕刻了艳丽的花纹。
    嘛,都是装饰。
    “妈*的!排好了!!都是俸禄内的工作啊!!”“呜诶!是那个胖魔法师…。”“不要!我还不想死呢!”“妈*的,你们还算是近卫兵么!!”
    慢死了!!换成我家的士兵都已经突击出来过来了!!
    等他们突击还要很长时间呢。
    我等的不耐烦不也是当然的么。
    确认下周围的情况。
    学生们都退的远远的,在等着看这场决斗(show time)的结局。人数不少啊…。
    啊,费尔波在校庭里挖了个洞,从里面露出脸来。(墨羽:感觉好像兔子,好萌)
    亚历克斯用土魔法做了面墙,正勾搭着女孩子。
    马尔科则是二重展开了护盾魔法和土魔法。
    乳型兄弟看来是要靠兄弟之力和护盾来顶过去了呢。
    大家都在注视着这边的一举一动。
    看回来,敌人还没集结完啊。
    旁边那面目狰狞的弱鸡男拿着把我有点眼熟的大块废品的大剑杵在地上,出自达鲁刚之手装饰的剑则是挂在腰边。
    喂喂。这傻缺家私兵是在那白瞎的店里搜刮的装备啊?
    话题也捅的忒大了吧。
    嘛,流言什么的,越传越大也是没办法的事。
    总觉得对近卫兵们很过意不去啊。
    用超级粒子炮一炮搞定的方法还是算了吧…。他们背后就是教学楼了。
    「喂!!还没好么!」
    队长着急了。
    「是,现在已经准备好了!!」
    敌方的军曹答道。
    作为见证人的队长用眼神向我示意。
    我无言的点头。
    「那么,开始!!」
    随着队长的口令决斗开始了。
    敌兵们迈开步伐。
    「「啊ーーーー。」」
    「前进!!」
    喝着节拍士兵们喊了出来,军曹拔剑挥下。
    「「「「啊ー拉伊拉ー拉伊拉ー」」」」
    三步就对齐了的敌兵。
    熟练度算是达到合格点了。
    遇到障碍物的时候还这么走就有问题了。
    我在开始口令发出的时候就已经展开完魔力了。
    已经察觉到的学生们都杀到费尔波挖的坑里。
    还有,亚历克斯的墙后也是…。
    能占女孩子便宜亚历克斯爽的一脸淫笑…。之后再扁他。
    「「「「啊ー拉伊拉ー拉伊拉ー」」」」
    敌兵大喊道。
    但是,为什么要叫新井呢?(墨羽:经吧友提醒,以上士兵喊的是乱叫的,但和日语的新井谐音)
    我想这可能是新井先生和异世界也有接点吧。
    啊啊,不能神游了。等所有的敌人都进入攻击范围后我发动了魔法。
    视野被冲击波扭曲了。
    「「啊ーー!!」」
    被波痕击中了,组成密集阵的士兵像是断线木偶那样成排倒下。
    我只是在士兵们的头上10米处准备了个压力30Mp直径1米的球。
    自己则是在全方位的AT力场里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更不用理会那个铁罐头的弱鸡吓得栽倒在地。
    学生们都逃到安全的场所了没问题的…。
    凭借兄弟之力用护盾顶过去的乳型兄弟俩正一脸正经的讨论着什么…。总觉得能想象到他们的对话。
    “看清了吗?”,“看清了啊!”
    他俩顶着手腕庆祝…。

    好了,将力场降至怠速状态,我朝着倒地的敌兵迈开步伐。
    在尘埃飞舞的校庭里漫步。对着地上苦闷的敌兵们进行劝降宣告。
    「站起来。都站起来战斗。爬不起来的我给他最后一下。投降的话以我家的慈悲之心保全你们的性命。想要痛快的人就告诉我。我会保留你们战士的名誉。」
    「投、投降了。」
    「请等一下!!我认输。」
    「呜诶,不打了求别杀我!!」
    嗯,回答的不错。
    「那么,大家都是这个意思那我就接受你们的投降了。还有战意的把剑拿起来。服从的就把剑丢掉。」
    敌兵们都把剑扔了…。
    「喂!!振作点啊!!」
    还有一些士兵在骚动。
    武器丢掉了么…。
    「怎么了?不肯投降么?」
    「那、那个,战友他没有呼吸了!!」
    狼狈的残兵败将们。
    为什么要说救救这孩子吧没有呼吸了这种话!!名誉的战死啊,这可是军人的荣耀。
    真是一群废兵。
    「喂!!振作点啊!!别为这种事就死了啊!!」
    「把眼睁开啊!你不是说这件事过去后要和那女孩求婚的么!!」
    什么?就因为立了微妙的死亡Flag遭受了如此不幸的事吗?
    学生们非难的视线降注在我身上。
    不不,这怎么都不是我的错吧。(墨羽:没错,都是时辰的错)
    是死亡Flag的…。
    哎算了。
    「滚开。我看看。」
    探查了一下,外伤没有只是心肺机能停止了。
    「哼,接来下我会进行苏生。」
    把新鲜的尸体仰向放好,确保呼吸道的畅通,我左手按着他嘴巴,右手放在他心脏上。
    用压缩空气和电位差(电脉冲)进行人工呼吸和自动心脏除颤。
    死去的士兵胸部因进气而胀起,手脚在电脉冲的刺激下痉挛。


    回复
    2楼2017-10-05 15:37
      就像是蛛网里的猎物!!
      不受控制的发出声音。
      「呼哈哈哈哈哈哈!!」(蹦达蹦达)
      中途再复查一次后重复操作。
      到第4次就有自发呼吸了。
      心律也没问题。
      「好了,这就行了吧。其他的尸体在哪?要是没死人了的话,需要治疗的人给我排好队…。」
      「真、真的活过来了。」
      「呜诶,死灵术师啊…。」
      「死人…。活过来了?怎么…可能…。」
      混账,一群废兵真是张口就来啊。
      「干嘛呢!俘虏们!!老实排好队!!接受海特加尔大人的临诊!!」
      军曹整理好部队。
      废兵们老老实实排好了。
      这群近卫兵们按顺序解除武装接受治疗。
      基本都是些擦伤和鼓膜破裂的士兵,探查完一下就能治好。
      把最后的俘虏治疗完后,我看着还躺在地上的士兵。
      唔,没伤啊?这是死了么?
      死了士兵眼睑下的眼珠子还在动。
      这是还有意识的证据。
      这是谎言…。不,是装死…。没错了。还有浅浅的呼吸。
      这群混球都是那个弱鸡男家里的兵。
      让近卫们扛在前面。自己躲在密集阵的最后…。
      「喂,在结束前你们好好装死的话我也不会对你们动手。给我躺好了。」
      听到我的嘀咕,尸体们点了点头…。
      「那么…。」
      继续下一个工作吧。
      「那个…。」
      尸体说话了!!
      「怎么?」
      「不,非常抱歉。虽然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但还是请你手下留情。少爷他嘴巴臭,但人其实也没有那么坏…。」
      「是的,我的家人受伤的时候还帮我付了药钱…。还让我赚了加班费。还用那份钱帮我请了医生。」
      「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个连蚂蚁都不敢杀的人。还请你大人有大量…。」
      亡者们一起诉说。
      那就在事态发展到这样之前制止他啊…。虽然我心里这么想。但嘴上不说。
      「知道了。但这么下去又会闹起来。给他吃点苦头。才不会后遗症。」
      我自言自语的说。
      「真是抱歉。承恩了。」
      「后日当来谢罪。」
      「我们一生都不会违逆海特加尔家了。」
      真是够了,有个乖僻的主子,家臣也是命苦。
      我可不能成这样。
      我重新面向着铁罐头的弱鸡,深深吸了一口气。
      宣言胜利。
      ————————————下面是作者的说明——————————————
      (´・ω・`)字数太多分成2章!!
      (#◎皿◎´)分三章更好!!


      回复
      3楼2017-10-05 15:38
        over


        回复
        4楼2017-10-05 15:38
          感觉战斗草草了事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10-05 15:46
            一天到晚被欧德拿來殺鷄屠牛的近衞兵。


            回复
            6楼2017-10-05 19:23
              小弟們很淸楚要挖戰壕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10-05 19:49
                看来二世祖被吓成gayboy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05 20:0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05 20:01
                    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05 20:06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06 07:19
                        (ಡωಡ)hiahiahia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06 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