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32,603贴子:1,370,720

【汉之云】琉璃梦(可能是长篇也可能是短篇) 还是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汉之云】琉璃梦(可能是长篇也可能是短篇)
还是那句话,游戏党勿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04 15:17
    之前那个号被系统封了,因为回复消息太频繁,应该是认为我在水了吧😂😂😂,心塞塞,只能用这个号重发一遍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04 15:18
        “冰块儿…”
        
        耶亚希和焉逢刚从铜雀牢房里跑出来,没多远就遇上了迎面而来的暮云,一身偏素色的金线镶边广袖衣袍,整个人散发着阴翳颓废的气息。
        
        难怪一直找不到他,他根本没在云舞阁,眼睛有些红肿,是去看徐大人了吗……
        
        “连你也要离开我…”
        
        暮云的声音有些悲凉的眼睛里的哀痛与苍凉有那么一瞬间刺痛了耶亚希的心,她想要解释,可是拿什么解释,说她不想走,可焉逢呢,他在铜雀那么危险,刚刚还受了伤,而且,他还是为自己来的。
        
        “冰块儿,你和我们一起走吧!”耶亚希承认,不知何时她已经不忍心再看到暮云悲伤的模样,那种仿佛一瞬间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她也有过,可是,暮云并没有在那个时候放弃她,一直都没有。
        
        “我念在父亲以死相助的份上,放你一条生路,可她必须留下!”暮云的剑已经指向焉逢,那个他名义上的亲哥哥,他是下不了手,可他不会让任何人把耶亚希带走。
        
        “对不起,暮云,我并不想伤害你,可是她我必须带走!”焉逢略带歉意的话音让暮云觉得有些讽刺,不想伤害吗,可是义父因你们而死,师父也不在了,这就是你给我的不想伤害吗,焉逢!
        
        “你杀我师傅在先,后来又害死我义父,现在就连她你也要抢走!”暮云是愤怒的,所有人都抛弃了他,他永远是最容易被丢下的那个,仿佛一件可有可无的物品,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他们在那!”远处传来了喧哗声,似乎正往这个方向赶来。
        
        “追兵来了,我们快走!”
        
        耶亚希有些慌乱的拉着焉逢与暮云擦肩而过,心中着急的她一心只想让焉逢脱险,并没有看到暮云那一瞬间暗淡下去的眼眸,整个人就那样的失去了生机,嘴角还带着令人心疼的嘲讽。
        
        “果然,除了义兄,没有人再会在乎我的感受……”
        
        悲凉的话语随风消散,逐渐消失在空气中,暮云就一直站在那里,仿佛忘记了怎么移动,好像天地间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他就那样熬红了眼眶。
        
        耶亚希,你说过你不会丢下我的,为何还是跟着焉逢离开了……
        
        而耶亚希与焉逢已经逃出了洛城,已经完全的脱离了危险,焉逢宠溺的拉起耶亚希的手就要去与横艾他们会合。
        
        “耶亚希……”
        
        一声似有似无的声音响在耳畔,好像是冰块儿的声音,耶亚希停住了脚步,眼眸轻移,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最终却一无所获,心里有些失望,冰块儿,他现在怎么样了,还在为徐大人伤心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04 15:18
          “耶亚希,你怎么了?”焉逢也感觉到了耶亚希的不对劲,刚才他明显的感觉到耶亚希在面对暮云时犹豫了,难道…
          
          “不要离开我,我只有你了……”
          
          又是冰块儿的声音,那晚的他是那样的绝望,这也是自己第一次看见他哭,冰块身边所有的亲人都离开了。
          
          “焉逢…”耶亚希挣开焉逢拉着自己手腕的手,有些犹豫的看着他,轻启了樱唇,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怎么了?”焉逢从耶亚希开口的那一刻心就沉到了谷底,他忍强颜欢笑的看着耶亚希,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异样,她也看出了耶亚希的为难,这个傻丫头啊,总是想把所有人都顾虑到。
          
          “你先去与横艾他们会合吧,冰块儿他…现在不能没有我!”耶亚希犹豫了许久终究开口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在看到焉逢有些受伤的表情时心中的内疚更深了。
          
          对不起焉逢,你为了我冒险,我不想离开你,可我也不能丢下冰块儿,他身边什么都没有了,他从来没有抛下过她,她也不会在他失去一切的时候丢下他!
          
          “耶亚希,这算是你的选择吗?”焉逢莫名的眼眶有些酸涩,他后悔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他害怕听到耶亚希的回答,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快要失去她了,耶亚希,只要你说不回去,我就会带你走,再也不离开你,给你的承诺,我一直铭记于心。
          
          “你快走吧,铜雀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早点与横艾他们会合你也安全些…”耶亚希没有回答,只是催促着焉逢赶快离开,自己随即转身往洛城方向走去。
          
          “等等!”耶亚希的手腕突然被握住,是焉逢…
          
          “我送你回去!”焉逢摸了摸耶亚希的头,宠溺的对她笑笑。
          
          “不用了,铜雀的人不会对我怎样的,你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就不应该再冒险了…”耶亚希心中有些触动,她也说不出自己现在对焉逢是什么感觉,只是好像没以前那么在乎了,她的心曾在某一瞬间死去过…
          
          “那么,再见了,耶亚希……”焉逢听话的松开了手,也许他真的该放手了,暮云把耶亚希照顾得很好,不像他,总是把她抛下,让她担心受怕,这样也好,真的…也好。
          
          “……”
          
          一心牵挂暮云的耶亚希没有听出焉逢话里的意思,转眼就没了身影,焉逢一直笑着看耶亚希离开,那样的笑容却笑出了眼泪,血气上涌,点点樱红喷洒而出,在墨绿的衣摆下留下朵朵暗色的红梅,人也随之没有了意识,耶亚希,我终于失去你了…
          
          此时的云舞阁……
          
          暮云仍然站在那里,任由随之而来的乌云一点点吞噬掉自己的影子,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在乎他,视之为生命的剑不知何时也掉落在了地上,而剑的主人似乎是成了一座没有呼吸的木偶,没有任何知觉。
          
          “冰块儿!”远处一声清晰的女声传来,脚步声也随之越来越近,那个木偶似乎是眨了一下眼睛,是耶亚希吗,不,她已经离开了,跟着自己的哥哥焉逢,就连她也不要自己了。
          
          “冰块儿,你怎么还站在这里,风那么大,昨晚又喝了那么多酒,着凉了怎么办?”
          
          女孩的声音似乎很着急,一见到暮云就噼里啪啦的一通问题,也不管眼前的人会不会回答,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寡言,可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出自肺腑。
          
          “耶亚希……”暮云的声音有些飘渺,眼神有没有焦距,那放空一切的神色让耶亚希心里莫名的抽痛了一下,冰块儿是焉逢的弟弟,要是焉逢看到冰块儿这个样子也会很难过吧。
          
          “我在…”耶亚希伸手拉住暮云的手,他知道暮云此时的不安,想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你不是走了吗?”
          
          “我说过不会丢下你的……”女孩的声音虽小却透露着无比的坚定。
          
          “耶亚希……”暮云的心好像有那么一瞬间活了过来,重新有了温度,终于有人不会丢下我了吗?
          
          “我在…”耶亚希话音刚落,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拥进一个有力的怀抱里,第一次,她不想那么快的逃离这个怀抱,第一次离暮云的心跳那么近,强烈而有力的,就像他给她的感觉一样,是那样的安心。
          
          “谢谢你没有离开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04 15:18
            “谢谢你没有离开我……”
            
            “冰块儿,我们回去吧…”耶亚希能感觉到暮云的不安,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离开会给暮云带来如此的伤害,不知不觉间,心中有一丝庆幸,幸亏自己回来了,不然,还不知道冰块儿要在这里站在多久。
            
            也不知道焉逢和横艾他们有没有会合,会不会有危险,不知怎么的,自从焉逢与冰块儿相认后,她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好像会有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好…”
           
           暮云的声音很是温柔,他轻轻的将耶亚希从自己的怀里拉了出来,牵着她的手,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明显,两人一起向着耶亚希在云舞阁的房间走去,在夕阳的余辉中,两人的影子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如丝如磨。
            
            “啊嚏!”
            
            突然一阵冷风迎面袭来,耶亚希也回应似的打了一个喷嚏,低下头的瞬间,乌黑亮丽的青丝也随之垂了下来,耶亚希有些不舒服的揉了揉鼻子,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将她垂下来的青丝拢到耳畔,耶亚希抬起头去,险些与微微低头的暮云碰个正着,两人四目相对,莫名的气氛越来越温馨。
            
            耶亚希习惯性的逃避着暮云充满柔情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她首先迈开脚步想要往前走去,却被暮云及时的拉住手腕,她再次看向暮云,只见暮云动作迅速的将身上的外袍解了下来,动作轻柔的准备披在耶亚希身上。
            
            “不用了,我们也快到了…”
            
            “听话!”
            
            耶亚希刚开口拒绝被却暮云接下来的言语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木纳的任暮云将外袍披在她身上,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在暮云看来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至少耶亚希已经开始不会推开自己了,不是吗……
            
            耶亚希,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不管是天意还是如何,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
            
            而不知暮云此时心中想法的耶亚希只觉得心里酸酸的,看着暮云越来越柔和的面容心中思绪复杂万分,冰块儿,你就这么容易满足吗?
            
            冰块儿,你以前都是一个人吗,为什么每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孤单。
            
            不知怎么的,耶亚希突然不想再看到之前那样绝望落莫的暮云,不想让她那么孤单,她主动牵起了暮云的手,拉着暮云向前走去,她想把自己的温度传给暮云,让他知道,自己还在。
            
            谁知刚走没两步,耶亚希突然头痛欲裂起来,本不想让暮云担心的她本想装作没事的样子,可那疼痛越来越剧烈,仿佛要将她整个人撕裂一般,就连脚步也随之踉跄起来,腿突然没有了力气,整个人就要向前栽去,一只手及时的搂住了她的腰,焦急的声音响在耳畔。
            
            “耶亚希,你怎么了?!”
            
            “疼,头好疼!”
            
            耶亚希此时脑海里只有彻骨的疼痛,好像要将她扯进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她只来得及说出这几个字,人便没有了任何意识,昏迷前听到的是暮云失控的呼喊声。
            
            “耶亚希——”
            
            怀里的人已经听不到他的呼喊,暮云不安的将昏迷的人儿拥得越来越紧,好像这样就不会失去了她,耶亚希,你到底怎么了,我要怎么才能帮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04 15:19
              “义兄,义兄一定可以救你!”
              
              暮云不愿意如此坐以待毙,脑海里灵光一闪,蓦地就向起了那个对自己很好的人,红色的剑气环绕其身,只是一瞬,就在原地没了踪影,明明就在云舞阁,那么近的距离,他也不愿再多耽搁半分。
              
              而远在回尧汉的路上,准备回去向丞相负命的似有感应的焉逢,突然心中一痛,额头青筋暴起,焉逢手捂上胸口,奈何还是未能减轻分毫心中的疼痛,若有所思的喃喃:“耶亚希…”
              
              是你出事了吗?
              
              “焉逢,你怎么了?”横艾似乎发现了焉逢的不对劲,有些着急的过来搀扶住身体不适的焉逢,脸上的担心一显无疑。
              
              “是不是剑气又发作了?”尚章有些犹豫的将心中想法说出口,却换来横艾的反驳,有些悻悻的摸了摸头。
              
              “不可能,焉逢明明已经服了瑶草之花!”横艾看着焉逢痛苦的模样心中也是心疼万分,脑海中闪现的是之前多鹏和自己说过的妖气反噬,难道…是我害了你吗,焉逢。
              
              “耶亚希有危险!”
              
              焉逢强忍着疼痛说出答案,话音刚落,却又是一抹血红喷了出来,而正在疑惑的他为何知道的尚章等人却被他突如其来的吐血打断了心中思绪。
              
              “焉逢!”这是强梧的惊呼,他从未见过焉逢这样虚弱的模样,心中也着实担忧。
              
              “耶亚希怎么了?”听到耶亚希有事,尚章也顿时六神无主起来,就算耶亚希不喜欢他,但是他还是愿意为耶亚付出他的一切,毕竟,那是他第一眼就喜欢上的人,也是他红尘中的第一眼心动。
              
              “耶亚希有危险,你又是如何知晓?”事关大局,还是横艾比较冷静与理智,她从心中怀疑这会不会是铜雀的阴谋,想要骗他们回去自投罗网。
              
              “自从上次耶亚希在梦境中与我施了连体之术后,虽然断了,但我隐隐之间能感觉到与她的联系,她现在很痛苦,我不会感觉错的!”
              
              焉逢的话虽是为在场的人解了疑惑,但也成功的让横艾的心跌入谷底,眼泪险些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就算是她回去找了白衣,你还是放不下她吗,焉逢!
              
              “那我们赶紧回去救耶亚希!”尚章虽然成长了许多,但听到耶亚希有难的消息毛燥的性子又显现了出来,火急火燎就要回去的他被强梧强行拽住。
              
              “等等,尚章,我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耶亚希,等我!”焉逢不顾自己身体的虚弱,挣来横艾的搀扶就要运气剑气朝洛城而去,而他明知此时自己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用剑气了,顾不得许多的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耶亚希,你坚持住,我不会再让你有任何危险。
              
              “焉逢,你是疯了吗?”强梧不可置信的声音在这个空间响起,他无法想象一向冷静自制的焉逢会因为耶亚希就如此乱了分寸。
              
              “我就是太理智才会失去了她!”焉逢痛苦嘶吼的声音成功的让众人愣在原地,木纳的看着他不知如何反应。
              
              “你们先回去吧,耶亚希没有了危险我就会回来!”焉逢心中决定已下,既然剑气无法用,那他就走回去,死,他也要见到耶亚希。
              
              “……”不知是谁从后面偷袭了他,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便陷入了黑暗之中。
              
              “横艾,你?!”
              
              “这很有可能是铜雀的阴谋,我们先把焉逢带回去,再商量如何救耶亚希,现在的他回去,只有死路一条!”横艾及时的接住了焉逢突然软下来的身体,有些内疚的看了一眼失去知觉的焉逢,又抬头向尚章两人解释。
              
              对不起,焉逢,我还是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你为了耶亚希没了性命,你怪我也好,怨我也罢,我总归是要把你带回去的。
              
              至于,耶亚希,我会想办法救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04 15:19
                此时的云舞阁……
                
                “义兄!”转眼之间暮云已抱着耶亚希来到了紫衣所在之处,入目的是紧闭的红色雕漆大门,云舞阁总归是有规矩的,所以他并没有冲动的闯进去,平日里没有太多情绪的他就连声音里也满是焦急。
                
                每次有关耶亚希的事,他总是第一时间就没了引以为傲的理智,他与焉逢是不同的,焉逢要顾及的太多,而他的心很小,小得只装得下那么几个人……
                
                “暮云,你义兄身体不适,你先回去吧…”
                
                空矿的平地上只回荡着暮云呼喊的回音,接下来便是死一般的宁静,就在暮云以为不会有任何回应之时,里面传出了罄儿清冷的声音,没有以往对暮云的关切。
                
                “义兄怎么了?!”
                
                暮云心中一惊,急切的反问了回去,他心中最尊敬的就是紫衣,自然不希望看到他有事。
                
                “暮云,进来…”
                
                随之紫衣虚弱的声音,门无风自动打开了来,暮云脸色一凝,抱着昏迷的耶亚希走了进去,目光停留在半倚在床榻上的紫衣身上,高耸的云鬓两边垂下了些许发丝,显眼的黑发更趁得他脸色的苍白,那弱不经风的模样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义兄…”“你找我何事?”
                
                暮云与紫衣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同时一愣,紫衣的眼神也随暮云凝到了他怀中那个白衣女子的身上,眉头越皱越紧,眼神也随之变得深邃,暗藏波澜。
                
                “暮云,你的来意为兄已经清楚,我救不了她。”紫衣不动声色的将目光从耶亚希身上收了回来,心中波涛汹涌,在暮云心思全在耶亚希身上没有注意他时,眼里的精光一闪即逝,原来如此吗,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暮云先行告退,义兄也要多多注意身体…”
               
                暮云眼里的失望怎么也掩饰不住,再停留也没有意义的他抱着耶亚希缓缓离开,心里也越来越沉重,逆着光离去的背影在紫衣两人眼里变得越来越模糊。
                
                就连义兄也救不了你吗?
                
                耶亚希,你到底怎么了……
                
                “看来你这个义弟是越陷越深了,那个小丫头留在他身边不会坏事吧?”罄儿看着暮云离去的背影,嘴角充满了玩味,与同时向她看过来的紫衣相视一笑。
                
                “不会,那个小丫头也许会帮我一个大忙也说不一定……”紫衣刚说完,却是忍不住低咳了两声,从怀里掏出一块白色的锦帕捂在嘴边,却是平白的添了几朵血梅。
                
                “商睿…”罄儿脸色一变,一下子扑到他身边,心疼的抚上眼前的人那日料消瘦的脸庞,白晰的手指抹去他未擦净的血迹,眼里瞬间泪光点点:“我好害怕!”
                
                “无碍,我答应过要陪着你的…”紫衣轻笑一声,将那满心内疚的人儿拥进怀里,下巴轻触她头顶,闭目轻叹,是他又让她担心了吗?
                
                “你为什么说那小丫头可以帮到我们?”罄儿满足的闭上眼睛,至少他们此时还能拥有彼此不是吗,至少她比琴儿姐姐幸运了许多。
                
                “她不是人……”
                
                紫衣不会对罄儿有任何的隐瞒,然而他的回答也成功的让罄儿没了声音,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是偶尔能听到一声轻微的呼吸声。
                
                不是人,那又是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04 15: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04 16:14
                  看电视剧好心疼幕云,没人理解他,也没人知道他的苦,只有耶亚希能开导开导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04 16: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0-04 16:19
                        此时,暮云疯狂的将自己的剑气注入耶亚希体内,却如滴水融入大海一般转眼即逝,耶亚希还是那般苍白得好像是没有了呼吸,事实上,她的脉搏的确是越来越微弱,生命的像征也随之渐渐消失。
                        
                        “耶亚希,醒过来!”
                        
                        暮云的两眼渐渐变得通红,明明知道自己的举动并不能改变什么却倔强的不肯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害怕自己停下来就会失去耶亚希,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了,唯独耶亚希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他知道耶亚希可以听到自己说话的,一心一意想要让耶亚希醒过来的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剑气,随着时间的流逝,周身的剑气开始变得淡薄甚至消失不见,暮云不死心的再次运气剑气固执的输入耶亚希体内,就连最后一丝剑气也消失殆尽,暮云终究是没有任何预兆的倒了下去,脸上的血色尽褪,甚至比他那身一尘不染的白衣还要白上几分。
                        
                        “我这是在哪儿?冰块儿呢?”
                        
                        这个地方黑呼呼的一片,既无鸟兽蛇虫,也无日月星辰,没有任何生命的像征,就好像是在一个另外的空间里,耶亚希的手先是有了动静,长如蝶翼的睫毛在鼻翼间留在斑驳的阴影,眼睛随之睁开了来,之前的头疼也消失不见,刚刚醒来的她发现了这个有些怪异的地方。
                        
                        冰块儿呢,他刚刚不是在我身边吗,难道是遇到了危险。
                        
                        不行,冰块儿是焉逢的弟弟,他不可以有事!
                        
                        “冰块儿——”耶亚希边走边长声呼唤,可是无论她怎么走,最后还是会回到这个地方,腰间的烟水灵玉也不知所踪,她只能茫木的一遍遍寻找着,呼唤着暮云,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无论她怎么呼唤暮云都不可能听到她的声音。
                        
                        “冰块儿,你到底去哪了?”耶亚希最终还是发现了这个令人觉望的事实,这里太过安静,安静得只听得到她自己的呼吸声。
                        
                        到处黑呼呼的一片,伸手不见无指,似乎是绊到了什么东西,身体顿时失去了重心,直直的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耶亚希试了几次,精疲力尽的她很难爬起来,泪在精致的脸蛋上留下点点泪痕,她就这样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脸蛋埋进膝盖里小声的啜泣着,即使是这样她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的脆弱。
                        
                        “我好害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04 16:20
                        耶亚希怎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04 17:1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04 17:19
                            好好看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10-04 17:30
                              楼楼快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10-04 17:30
                                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04 18:27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04 18:49
                                    楼楼,求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0-04 23:06
                                      虽然我是朝希党,但是不得不说写得很棒!给你点赞👍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0-05 01:06
                                        不管长篇还是短篇,只要楼主不弃,我必不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10-05 01: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0-05 06:01
                                            楼主加油暮希文真的不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05 11:07
                                              楼主文笔不错,稍微有点小言风了,为我安慕希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0-05 11:12
                                                心疼幕云,还好有楼楼的文,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0-05 13:31
                                                  加油哦,楼主,么么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0-05 16:11
                                                      尧汉的军营里,几人围着焉逢的房间里,看着床榻上昏迷的人影,满面愁容, 而先行回到尧汉的端蒙几人当初见到被强梧背回的焉逢也是一惊,就连昏迷中也是眉头紧皱的他,嘴角还有血色的印记,知道前因后果的飞羽几人,也是唉声叹气。
                                                      
                                                      “哼,为了个女人就不顾大局,这就是你们羽之部的行事作风?”
                                                      
                                                      端蒙斜了一眼床榻上的焉逢,冷哼一声,快步的走出了房门。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端蒙这是怎么了?
                                                      
                                                      “你们别把端蒙的话放在心里,她只是心里不痛快…”
                                                      
                                                      尚章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徒劳的为端蒙解释着,可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端蒙为什么不痛快,尚章的解释就变得更加无力起来。
                                                      
                                                      现在焉逢这样,也不知道耶亚希怎么样了…
                                                      
                                                      “尚章,你跟我走…”
                                                      
                                                      安顿好了一切的横艾,指尖点点蓝色的莹光闪烁,进入了焉逢的体会,那是安神咒,可以让焉逢短时间内不会醒来。
                                                      
                                                      “哦…”尚章见状愣愣的跟着横艾离开,横艾出了焉逢房门,轻轻的搭上他的手腕,两人随之消失在原地,不见踪影。
                                                      
                                                      云舞阁……
                                                      
                                                      耶亚希房间内两个白色的身影一起倒在床榻上,脸色一个比一个苍白,从远处看上去就像是两人相依偎着躺在一起,实际上情况很是危急。
                                                      
                                                      “横艾,我们不会被人发现吧?”
                                                      
                                                      借着隐身结界隐身的两人重新回到了骁月,横艾的符鸟很快的就打探到了耶亚希所在之处,随着符鸟的牵引,两人准确的来到了耶亚希的房间内,而尚章在看到床榻上躺着的虚弱人儿时,脸色蓦地一变,快步奔上前去。
                                                      
                                                      “耶亚希?!”
                                                      
                                                      尚章在看到耶亚希毫无气息的模样时,心里酸酸的,他有些焦急的想要把耶亚希揽进怀里,却发现白衣将她的手腕牵得死紧,不由得有些气闷的想要分开他们,可明明是昏迷的两人,他却是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解开暮云的手。
                                                      
                                                      “横艾,他们是怎么了?”尚章焦急的转头向横艾求救道。
                                                      
                                                      “我也不知道,先把耶亚希带走再说…”毕竟是在骁月,横艾总归是需要小心翼翼的,一袭蓝衣的她,即使是在这样的处境,神色也依然淡漠如遥遥九天那高高在上的仙子,举手投足之间皆是淡然如莲的气质。
                                                      
                                                      “可是我分不开他们…”
                                                      
                                                      横艾刚想开口,心中突然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而且是非常的熟悉,罄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0-05 18:30
                                                        脑海里灵光一现,横艾美眸流转,心中有了主意,伸出手召唤出自己的法器炼妖壶,形状精致优雅的泛着星星点点蓝光的法器凭空出现,横艾目光在接触到暮云两人时,眼神一凝,黛眉轻皱,横袖一挥,床榻上昏迷的两人已化为虚无。
                                                        
                                                        “快走!”
                                                        
                                                        横艾收了炼妖壶,拉起有些反应不过来的尚章,身影一旋,泛着点点荧光在空气中消散。
                                                        
                                                        恰在此时,就在两人消失在这个房间的瞬间,一个红色的身影猛的出现,与紫衣有些相似高耸的发鬓,脸上尽是柔媚之色,只见她环视了四周,神色中充满了深思,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姐姐,你究竟想做什么?”
                                                        
                                                        罄儿的神色有些放空,抱着自己即是乐器也是法器的手越发收紧,姐姐,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你我姐妹又何至于如此,相见却难以相认。
                                                        
                                                        “横艾,你刚才把白衣和耶亚希给收进去了?”
                                                        
                                                        两人到了安全的地方,尚章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一脸淡然的横艾。
                                                        
                                                        “嗯,刚才情况紧急,没时间耽搁了。”
                                                        
                                                        “那你还不把他们放出来,那可是炼妖壶啊?!”
                                                        
                                                        尚章一激动声音也就随之大了起来,举止还是那样的毛躁。
                                                        
                                                        “不可以,刚刚我发现了耶亚希的生命不知为何正在流逝,炼妖壶内有独立的空间,是脱出三界限制的,这样也许对她会好一些。”
                                                        
                                                        横艾的黛眉越皱越紧,脸上竟是也染了丝丝愁容,以她的修为竟然看不出耶亚希到底怎么了。
                                                        
                                                        她既然答应焉逢就决不会食言,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救耶亚希,也许多鹏会知道耶亚希变成这样的原因。
                                                        
                                                        “多鹏,出来!”横艾再次召唤出炼妖壶,对着里面低声喝道。
                                                        
                                                        “哎呀,横艾,人家还没吃完水蜜桃呢?”
                                                        
                                                        随着声音的出现,凭空的出现了一个披着各色羽毛穿编而成的披风,面容可爱,大概七八岁的小孩子,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手里还拿着一个啃了一半的水蜜桃,有些不满的看着把他召唤出来的人。
                                                        
                                                        “怎么样才能救耶亚希?”横艾并不理会他的不满,美眸轻瞪,多鹏便立刻没有了言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0-05 18:31
                                                        抱歉大家,拖了那么久才更新,今天夏夏家给去世的爷爷奶奶立碑,所以没时间写,只能暂时先更新这些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0-05 18:33
                                                          么么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0-05 19:27
                                                            辛苦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10-05 1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