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27吧 关注:106,000贴子:2,403,580

【原创】家教 我们回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本打算这是一个短篇,结果写着写着就变成中篇(?)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03 20:47
    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打败了白兰,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的。然而,当reborn跟着一平和蓝波跌倒在泽田家的大厅时,几乎是瞬间,他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被他踩在脚下的他的弟子泽田纲吉不在。


      根据未来的入江正一所说,回来时他们每个人都是定位到自己的家里的。刚开始的时候,rebor以为只是出了一点小差错,可是当太阳渐渐高悬,还是不见他的蠢弟子一下,就说明哪里出了问题。来不及顾上奈奈妈妈的问候,转头找到一个角落,依次给众人打了电话,结果,却不是他想要的。蠢纲本人的手机不在服务区,狱寺和山本已经开始寻找了,库洛姆那边也得到了并没有见到的消息,那么,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的错?


      天渐亮,又渐渐黯淡下去,远处的流云开始染上鲜艳的颜色,太阳慢慢失去光亮,月亮慢慢升起。


      泽田宅


      “reborn先生,怎么样,迪诺先生那边有消息吗?”狱寺躲在围墙后面,满脸焦急的摸着通讯器,站在一旁的山本注意到他在轻轻颤抖的身体,安慰性拍了下他的肩膀,结果换来一个狠狠的瞪视,山本尴尬得摸了摸鼻头,不说话了。


      “狱寺吗?看你这样子是没有半点收获啊。我这边也是。”reborn看向餐厅里兴奋的众人,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在发现弟子不见的十分钟后,他拿走了蓝波的十年火箭筒,想试着回去找十年后的入江正一问清楚,结果十年火箭筒在这种关头出了问题,根本不能用,只是个普普通通的炮筒罢了。


      而奈奈妈妈的询问,暂时也只能含糊过去了。


      拉了一下帽檐,他严肃道:“听好了,这件事我会先向彭格列总部那边反应,在找到蠢纲之前,他只是在意大利那边留学,除了那几个知情人外,无论是谁问你们,都给我守好了。蠢纲······”顿了顿,他似乎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就这样,挂了。”


      狱寺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消息,他冲着通讯器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才颓然的选择放弃。为什么啊?原本以为是happy end 的结局,原本还以为接下来就能看着敬爱的十代目登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而他也会成为他的左右手一直伴他左右,共同创造出他们的未来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最不可缺少的人不在,那该怎么办?果然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就该向十代目问清楚的,彻彻底底问清楚的,可恶,他为什么不问下去啊!


      山本在一旁看着狱寺的举动,虽然他同样也忧心纲吉的下落,但是这个时候他必须保持冷静,想好接下来的事宜,他毕竟是阿纲的雨守啊。在狱寺和reborn通讯的时候,心里对于怎么向学校等各方面的交代和对众人的安抚有了一个清楚的脉络了,可是在看到他的神情后,沉了脸色:“狱寺,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


      大家在一起呆了这么久,山本不敢夸下海口说对众人知根知底,但是,他们所表现的举动他还是能轻易才出一些的,而现在,狱寺的样子明显就是知道阿纲发生过什么事而他们不知道的。


      “你这个棒球笨蛋······”悔恨中突然被人打断,狱寺几乎是瞬间就想拿出炸弹炸死那个不看气氛的家伙,可是经过未来战的他毕竟也成熟了不少,深吸一口气,即使胸腔里积满了怒气,还是忍了下来,放轻语气道:“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地方,要是十代目的母亲出来看到我们不好,具体事情今晚我会发给你们,先回去吧。”虽然事实上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


      心中一颤,山本有些错愕的看了眼狱寺,大概是没想到他居然能说出这样子的话,毕竟要在以前的他,这种时候肯定大喊大叫着要把整个日本翻出来找到纲吉的下落了,那个时候的他,嗓门大的都快跟瓦里安的斯库瓦罗一样了。


      微微一笑,经历过十年后的战斗,狱寺也变得成熟了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回家了。再见啊,有了纲吉的消息记得要告诉我啊。”


      “知道了,快走吧,你这棒球笨蛋。”狱寺不耐烦的道。


      相互走了一段距离,狱寺回头看了眼确定不会被山本发现,脚步顿时急促了起来。十代目现在下落不明,作为他最得力的左右手,这种时候怎么能静得下心回去休息啊,再找一遍,说不定他忽略了什么地方呢。


      山本停了脚步,听着身后密集的脚步声,无奈的挠了下头,“结果还是老样子啊。”




      


      一个月后。


      狱寺叼着面包,穿过重重的草丛,找到那个唯有他和十代目知道的秘密基地,坐在树荫下躺下,望向被树叶切割成碎片的太阳的双眼是布满血丝的,整张脸没有一点血色。他似乎是疲惫极了,躺着不到几分钟,嘴里还含着面包就睡了过去。


      这一个月里,可以说很多人都彻夜难眠,自从泽田纲吉不见了之后,彭格列几乎是拿出了他所能拿出的所有力量在寻找着,纲吉的同盟家族加百罗涅也是派出了不少人,日本这边,已经快被他们这几个守护者翻个遍了,还是没找到一丝踪迹,所有人都在疑惑,泽田纲吉他究竟去哪了!


      reborn刚开始怀疑被滞留在十年后了,特地去借助了其余六位彩虹之子的力量意图去到十年后,可是仪式发动之后,根本没有任何异像出现,根据艾莉亚所说,这就是代表还没有未来这种东西,未来的一切还是未知的,去不了十年后。后面要召唤出了初代的守护者他们,因为大空戒不见了,希望他们能帮定个具体位置,结果还是在纲吉的房间里发现了大空戒,问及初代,初代连显像都显不出来。


      所有能联系上泽田纲吉这个人的渠道都断绝了,连复仇者都查询过的他们彻底陷入了死胡同。


      微风习习,正处于秋季,阳光并不强烈,照在人身上就像披了一张轻柔暖和的被子。狱寺睡得很熟,甚至还发出了轻轻的鼾声。就在这时,他不远处的草轻轻地动了一动。


      “谁?”狱寺瞬间清醒过来,早已习惯战斗的身体已经做好了准备。这里是只有他和十代目知道的地方,外人如非必要也不会钻进这种地方,是误闯的吗?还是说,是十代目?!


      想到后面这个可能,狱寺立刻就不淡定了,他高声喊道:“十代目,是你吗?十代目?”一边说着,一边拨开草丛准备走到那个发出声响的地方。


      “唰——”


      凌冽的杀意铺天盖地向狱寺隼人袭来,长久以来的战斗让狱寺的反应达到了一个极其迅速的速度,在那把太刀挥来的一瞬间,抓住了那微小的破绽,狼狈的躲了过去。挥剑的人显然处于一个很不好的状态,从刚才那剑的攻势来看,应该还有下一势的,因为什么原因没办法用出,而且。狱寺眯了眼,说实话就连刚才那剑来说也不是现在的他能抵挡的,他只是凑巧发现了哪个破绽勉强躲了过去,这也是为什么狱寺得出来人不好的结论。


      高手过招,瞬息万变,别以为狱寺在那个时候想了很多,但现实中他只是往前一矮,向后退了三步的功夫。


      “看来 不是寻常人啊,马上***出来,你现在状态不好吧。不出来的话,我手上的武器可就不会迟疑了。”


      瓜化为这个时代不存在的匣武器,赤红的火焰喷涌着。狱寺紧盯着面前,耳朵也倾听着周围,万一要是还有埋伏就先劫持面前这个,他病弱的身体虽说是个麻烦,但是在没有别的敌人的具体情况下最好先抓住那个自己有把握的。


      草丛动了一下。


      摒住呼吸,狱寺喝道:“再不出来,我就要发动攻击了。”


      草丛又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随即草相互碰撞的声音,一个身影慢慢出现在狱寺面前。随着那个人的身影越发清晰,狱寺的心也如同坐上了云霄飞车的最顶端,那狂涌上来的兴奋让他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十······十······十代目,我没眼花吧?真的是十代目吗?”


      那个人仿佛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的重量靠血肉模糊的左手撑在扎在泥土里太刀勉强支持,浑身都是外翻的触目惊心的各种伤口,有好几道深可见骨,他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被一层厚厚的血垢覆盖,脸上也都是血污,只有那头长长的棕发头上摇曳的火焰散发着生命的气息。可就算是这副下一刻就要倒下的样子,还是执拗的握紧了右手的刀指向面前的敌人:“······”


      细碎的刘海下那双眸子射出的目光刺醒了狱寺,看到敬爱的首领破败的样子,有那么一刻他几乎想不顾一切冲上去,至少,至少先把他身上的伤治好,可是现实是,他必须冷静下来,努力说服十代目,因为十代目那个陌生人的眼神,让他知道,十代目好像不认识他了,别说什么眼前这个是不是他的首领,他怎么可能会认错要为之奉献一生的人呢:“那个······十代目,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狱寺啊,狱寺隼人啊,如果不认识我的话,那么reborn先生呢?奈奈妈妈呢?十代目你有记忆吗?”


      “······狱寺······隼人······reborn······奈奈······妈妈?”他 似乎是很久没有发出过声音了,嗓音粗糙的难听,连说话都不顺畅,简单几个单词磨了好久才发出音调。随着说话的递进,他说的越来越流利,脸色也越来越差,“咣当”一声,脑部的疼痛已经影响不了他了,将面前的人脸与记忆深处珍藏的模样对照,没有······误差。泽田纲吉扯出一抹笑:“是吗?是狱寺君啊,这样说······我终于······回来了······”


      身体放松警惕,再也撑不下去,黑暗袭来,泽田纲吉微笑着进入梦乡,因为他知道,他终于······回家了。


      狱寺忍住汹涌而出的泪意,片刻不迟疑上前接住了泽田纲吉,耳边的通讯器开始联通,他吼道:“reborn先生,我找到十代目了,我找到十代目了!请快点准备最好的医疗设备医生,救救十代目,救救他。”


      求求你,救救他。


      狱寺看着怀里的人那满身的伤口,连眼泪都不敢落下,他只能徒劳的张大嘴巴,喉咙发出奇怪的声音。


      他那样温柔,脆弱的首领啊,究竟是经历过怎样的苦难,才会用那样绝望的语气说出终于到家了的话语。


      一想到这个,他的心就止不住难受。


    收起回复
    2楼2017-10-03 20:50
      救护车来得很快,因为事前考虑过很多状况,所以医护什么的是早就时刻准备着的,reborn一听到狱寺的消息就联系好了身边所有的医生。医生发誓,他从来没飙得这么快的救护车,作为驾驶员的居然还是个小婴儿?!也不知道她的手究竟是怎么抓的住方向盘的,踩得到油门的,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医生扶着车门腿软的在一旁狂吐,他觉得现在不是他去救人而是应该先给他找个医生了。


        reborn 才不管那么多,一个飞踢就把医生踹到地上:“快点,再磨磨蹭蹭杀了你。”这个时候的他完全没有平时平易近人的样子,冷淡的可怕,浑身散发的气息吓得医生一个哆嗦,不敢多说一句,擦了擦嘴就急急忙忙站起来,吩咐护士拿好担架向信号处跑去。


        狱寺和泽田所在的地方是并盛一个荒凉的小山上,到处都是疯长的杂草,因为没有这里的路径,所以只能朝着信号发源地笔直走去,幸好还有一些保镖帮忙开路,不然真的没办法一路闯过去。


        婴儿的身体很是娇嫩,就算是杂草刮出的一条长痕对于婴儿来说都是一道大口子,没办法,reborn只好被人抱着,不熟悉的气息充斥全身,身为杀手的神经叫嚣的他心烦,更别说听到狱寺当时的语气。


        扯了下帽檐,把所有神色遮盖在阴影下,认识狱寺那么久,对于他是个什么样子的性子reborn也有所了解,但是就算在未来战蠢纲面临生死一线的时候他也没听到过狱寺那样子绝望的声音。想到这里,心中一沉,开口道:“距离还有多远?”


        “就快到了reborn先生。”前面开路的人满头大汗道,暗暗嘀咕真不明白岚守大人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来。


        诺有若无的血气一直环绕在鼻端,随着前进的方向越发浓重。


        “就在前面了。”身边人惊喜道,reborn挣脱身上的桎梏,跳下草地,那边的狱寺也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声音里的欣喜遮都遮不住:“reborn先生,我们在这里。”


        剧烈的腥甜气味缠绕成团,猛烈冲进鼻腔,这样子浓重的血气比当初他还未接受诅咒去执行的一个家族的灭族指令直接杀了三天三夜的有过之无不及,身边的医生已经快步走上去了,触目所及的情况饶是reborn错愕了几秒。


        他想,他知道狱寺为什么会情绪那么不稳了。


        大量陌生的气息充斥在这个小小的空间,惊得刚刚昏迷过去的泽田纲吉硬是清醒过来,警惕的看向来人,手里一直没有放下的刀握得更紧了。


        怀里的人一动,狱寺就立刻回过头,忙解释道:“十代目,不要害怕,这些都是医生,你看那边那位可是reborn先生,他也来了。”


        轻巧的落在泽田纲吉面前,更加直观的面对他身上那些惨不忍睹的伤口,reborn皱眉,黑黝黝的大眼没有一丝温度,“你们还愣在哪里干什么!还不过来!”


        被那冰冷的语气一刺,愣住的众人打了个冷战,忙拿出工具忙活起来。


        “患者失血太多,快拿血袋!”


        “先生请把患者平放在地上,动作轻一点,准备除颤器!冰帽!”


        “患者陷入深度昏迷!先把他抬上担架,医生准备!”


        “这里的医疗设备太少,必须马上回市内!”


        一忙起来就忘记了害怕,医生顾不得太多,病人已经出现明显的心搏骤停,就算在除颤后重现,也会有消失的危险,而且病人的脏器都受到了或轻或重的伤,必须要马上回市内进行手术。


        众人连忙收拾好东西,匆匆忙忙赶回去,上山的速度比下山的几乎不可相提并论。


        并盛医院


        山本等人早就接到消息,站在医院门口焦躁不安的看着来往的车辆。


        “山本,你说泽田现在怎么样了?小婴儿有跟你联系吗?”来回转了好几圈,笹川终究还是忍不住询问道:“极限的好担心啊 。”


        山本摇了摇头,艰涩道:“不知道,小婴儿跟我说找到阿纲后就没了消息,只是叫我在这里先等着,不过听他的语气,可能,情况不太好。”


        “boss绝对会没事的。”库洛姆细声细气的说道,手里的三叉戟握得紧紧的,骷大人说了,boss一定会没事的。


        山本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气氛又凝滞下来。


        “看到救护车了。”笹川突然大吼道,吓了两人一跳,连忙看过去,果不其然,同时,身旁的大门一阵轻响,急促的脚步声密集的跑出来。


        “哪里来的小孩子,一边去,别碍事。”


        靠近山本他们的一个医生生气道,把身上的工具快速戴上,救护车径直开到他们面前,担架车被迅速抬下车,那个之前救助泽田的医生跟着众医生一边跑一边喘息道:“失血过多,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脏器也有多处出血情况,之前出现过心搏骤停和呼吸衰竭情况,头部似乎受到过剧烈撞击。”


        主治医生听得直皱眉头,转头朝一个护士喊道:“立刻去血库拿多点血袋过来。”


        “患者是A型血。”


        跟随在后面的众人即使听的不太懂,也能明白纲吉的情况非常不妙,被拦在门外的狱寺顿时松懈下来,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身上、手上、脸上满是被泽田纲吉蹭上来的鲜血,触目所及皆是让人恐惧的暗红色。


        “十代目,十代目,十代目,十代目······”他喃喃道,仿佛只要不断念着这个词语就能给他带来力量似的。


        一边路上联系的加百罗涅的医生也已经赶到,向里面说明情况也进去了,迪诺看了一眼,回头问他道:“reborn,这究竟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找到他的的?”


        reborn抬高了帽檐,向狱寺那边走了几步,仰头,神色凝重道:“狱寺,把你找到蠢纲的经过仔细说一次。”等了良久还是没得到任何回应,reborn直接就是飞起一脚,怒道:“现在不是让你难过的时候,把事情经过给我说清楚。”


        “······我也不知道。”狱寺看着手上的血,喉咙像灌了铅般沉重,艰涩的开口道:“那个地方只有我和十代目知道的,我就在那里躺了一下,然后就听到身边有动静,就发现是······十代目了,他······流了好多血,好多好多血,他不认识我了,但是后面又认识我了。”


        这样混乱的说明有什么用!reborn看了他一眼,向来风平浪静的微笑脸终于有了崩裂的痕迹。


        “狱寺你······”山本看着他状似发疯的样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说的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好好说清楚。”离开了纲吉的reborn此刻再也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人,就连迪诺也从来没见过他这副盛怒,不冷静的样子,除了面对泽田纲吉有些许的动容,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也与陌生人毫无不同,可能,连他也是。


        “我记得,十代目在昏过去之前,有说了一句他终于回来了的话。”


        “终于回来了?就是说他之前根本不能回来,有什么原因绊住了他的意思吗?”之前他们用尽办法也没查得到蠢纲的信息,但是蠢纲的大空戒又在家里,这就说明那个时候回来的地标的确是泽田宅,但是蠢纲没有在家,那么事情就很容易解释了,他应该是进入了错误的时空,这个是未知的时空,他的未来无法确定,那也也可以勉强解释为什么无法去到未来的原因了。


        reborn望向急救室的红灯,现在,他的弟子在里面生死不明,能不能撑过这一关只能靠他自己,他没办法帮上分毫,他这副软弱的身体,只能在一旁看着,就像那个时候,看着露切一样。


        蠢纲,加油吧。


        六道骸不知道什么时候现身了,他看了一眼还在亮着的红灯,不屑的哼了一声,要是他撑不过这关最好,那样到时候就不会有人去阻止他去毁灭黑手党了,他也不用遵循什么约定了。


        笹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想要缓和下气氛,无奈的挠了好久的头,还是选择不说话了。


        


        


        


      收起回复
      3楼2017-10-03 20:53
        第三章
          等待的时间异常的漫长,这场手术从中午开始,直到半夜一两点才熄了灯,山本、笹川和库洛姆跟家里报了个平安就继续坐在外面的等待室内守候,倒是迪诺,看出可能要花费的时间,一早就吩咐属下买好吃的送到众人面前。


          所幸,这样的等待得到的并不是坏消息。


          亮了十三个小时的红灯终于暗了下去,护士推着病床鱼贯而出,众人忙围上去,剩下的reborn 和迪诺看向为首的那个医生。


          脱下手套,医生拿出纸巾擦了擦满头大汗的脑门说道:“reborn先生,迪诺先生,现在患者的病情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是还是处于危险期,关键就在这三天了。”


          “要真的是我的弟子的话不会那么无用。”reborn用列恩化成的手枪顶了顶帽檐,黑黝黝的大眼没有一丝温度,“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额,虽然患者身上有大量伤口,但是最棘手的是两个地方,一个是他的肝脏部位,那里被利器差点刺穿,还有一个部位是头部,他的头部受到重大的击打,可以考虑会有积血的存在。”


          “还有,reborn先生,我建议还是尽早告诉患者家属比较好,做好心理准备。”说完,医生就越过他们,休息去了。


          “reborn,纲吉的情况真的有那么严重吗?”没有亲眼目睹泽田纲吉的情况的迪诺自然无法想象他的样子,对于他的记忆还停留在一个月前那些从未来传回来的记忆,那个总是温柔的笑着的小男生。


          reborn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自顾自的说道:“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就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会让狱寺告诉你的。”


          那你呢?迪诺没有问出口。


          灯火通明的走廊里,婴儿小小的影子折射到墙上如一个成年男子般高大。他?自然还是有事需要去做了。


          


          血,都是血,整个空间都是鲜艳的血红色,到处都是尸体,各种各样死状的尸体,人数多的能堆起一座小山,而他站立其上,剧烈的喘息声随着风声传到远处。


          我,我是谁?我又在干什么?


          长久的战斗让他的思维成了一团浆糊,唯有本能在思考着。


          一个同样浴满鲜血的女子挥着长刀朝他斩来,肮脏不堪的脸上被眼泪冲刷出两道泪痕:“求求你了,求你让我回去吧,我不想战斗了,我想回家······我好想回家啊······”


          他扬起握在手里的太刀,一个简洁的守势挡住她的进攻,却没想到她还有后招,触不及防下,胸口被狠狠刺了一刀,些许的疼痛让他回过神来,手里猛然冲出一股巨大的火焰:“X BURNER AIR!!”


          女子顿时被火焰包围住,同样长久的战斗下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在纲吉的一击下彻底落败,重重跌倒在地上。


          “我错了,妈妈,妈妈,我······好想你。”最后的话语也泯灭在天地之间,而他站立其中,孤身一人。


          泽田纲吉并不是个愚蠢的人,虽说他在其他地方一直都与废材挂钩,也因为他身边一直有那些人支撑着,他才能走下去。


          可是这次,他迷茫了。


          在这个空间已经停留了不知多久的岁月,每一天,都是处于杀戮之中,每一天,都能闻到浓重的铁腥味,他从一开始的绝望,想要逃避变成了主动去猎杀那些对他有念头的人,他甚至习惯了吞咽时刻和着人血的食物。


          如果不想被杀,那就去杀。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遇到这种事?


          进入这个空间的所有人都在问,他们原本都是普通人,就算在原本的世界来说有那么一点的异于常人,可是都没有伤害过别人,然而为什么,为什么要是他们来经历这种事情呢?


          后面杀得人多了,也渐渐明白了一件事,这个空间不过是把一个神明的游戏,他太无聊了,无聊到只要看到他感兴趣的人就把他们拉到他建立的这个空间,然后看他们上演的各种痛苦不堪的情绪作乐,等到他满意了,他们才有可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后来,也许是觉得这样子他们会没有情绪继续下去,神明于是定了一个目标,最先处理掉十万人会成为第一个回到原本世界的幸运儿。


          ······我们的绝望,我们的痛苦都不过来源于神明的一场游戏,我们在他的眼里,不过一个玩笑取乐的戏子?


          太过分了,这样子,这样子让人怎么去接受,这样子完全无法接受啊。


          即使泽田纲吉再不甘愿,再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也在一次次的生死攸关中快速成长起来,到最后,成为了这个唯一的幸运儿,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在那段漫长的时间内,泽田纲吉因为过太多次的想要回家的欲望把自己置于死地,所以,他唯有选择把一切封锁在内心深处,彻底投入这一场盛大游戏之中。


          他回家的路,是无数人的生命堆砌而成。


          在听到恍如隔世的狱寺君的声音,他明白,他终于回来了,也终于能露出笑容说出一句我回家了。在到家的瞬间,路上经历的所有苦难都变得微不足道起来,就算,他已经罪不可赦。


          身边的医用仪器发出“滴滴滴——”的声音,耳边能清楚的听到点滴落下的声音,泽田纲吉睁开双眼,入目是白色的天花板,他正躺在床上,接受着治疗。


          搞清楚了自己现在的状况,纲吉不由得常舒一口气,望向门口那个小小的窗户,差点被吓了一跳,那里,狱寺隼人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看着这边。


          额,我好像没做什么坏事吧。隔了许久,纲吉才模模糊糊想起来,自己的这个岚守可是一个无比强大的忠犬啊,自己失踪了了这么久,他应该非常担心吧,不过自己现在样子根本没办法叫他去好好休息一下啊。


          狱寺从纲吉手术结束后一直守在这里,期间不管多少人劝他去休息一下都没有听,只是固执的坐在重症病房外面的长凳上,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小小的眯一下,突然看到里面的人睁开了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反应了好久才一脸兴奋的跑过去找医生,让想意图跟他用眼神交流的纲吉一脸挫败。


          医生很快就来了,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成功让纲吉还没压下去的身体反应神经差点暴动起来,幸好他也知道这些人没什么恶意,乖乖的做检查了。


          门外,刚刚赶过来的reborn看着自己的弟子那不自然的动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一阵繁复的检查下来,纲吉也成功被累出了一身汗,中间医生貌似很惊讶的看了好一会儿才走了出去,还有几个医生还一脸狂热的想过来跟他说话都被同行的扯出去了。


          “那个reborn先生,患者的恢复情况很好,在观察一天还没有太大的问题的话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额,应该说从没见过恢复力这么厉害的人了。医生有点无语,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书好像都白读了。他从事医生这一专业这么多年来,真没见过前一天都差点病危,第三天就好到可以转普通病房的人了。


          reborn也有点惊讶,心底的猜测好像被证实了,可是现在看蠢纲的表情又好像不像,不过他没事就好了,具体的事情等到时候在盘问行了。


          那么,奈奈妈妈那边就暂时不用惊动她吧,照顾什么的,他的蠢纲不是还有那些守护者吗,关键时候不派上用处要来有什么用


        回复
        4楼2017-10-03 20:57
          以后大概是周更吧,因为后面的还要修改和考虑剧情,但是结局已经想好了,希望大家能喜欢


          收起回复
          5楼2017-10-03 21:03
            好哒!喜欢!


            回复
            6楼2017-10-03 21:1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03 21:2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03 21:27
                  楼主,加油,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0-03 22:42
                    收藏等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0-04 02: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04 13:53
                        加油啊楼楼,已收藏(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0-04 14:33
                          已收藏,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04 15:17
                            好棒,已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04 16:39
                              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04 17:49
                                感觉不错,不要弃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05 00:01
                                  好好看~(*´∇`*)加油(๑و•̀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05 14: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10-06 09:42
                                      坐等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10-06 18:1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10-07 12:27
                                          求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10 14:44
                                            更新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0-11 14:27
                                              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0-11 14:27
                                                楼楼求更!!!!更了可以艾特一下我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10-11 15:49
                                                    时光如流水匆匆,眨眼间,泽田纲吉转到普通病房已经好几天了,在这其中,大部分相熟的人都过来看望过,他自己是觉得很麻烦大家啦,毕竟说到底自己得的又不是什么大病。

                                                    “哼,蠢纲,你又在乱想什么,快点给我好起来去上课,你已经缺了一个多月的课程了。”看着他的笑脸,reborn不用读心术都知道他的蠢弟子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会麻烦其他人的**心思了,要不是看在她大病初愈,早就一脚过去了。

                                                    “哈,哈哈······说的也是呢。”泽田纲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上毛茸茸的短发,话是这样说,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啊。他突然想起什么,忙转头问道:“reborn,之前你不是说给我妈妈的解释是我去意大利留学了吗?可是我现在这么快回来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reborn瞥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某人,黑豆般的大眼投过去鄙视的目光,“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大脑都生锈了吗?不明白的话自己想明白,你这个废材纲。”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感觉,未来的那段时间没怎么受到这种攻击突然袭击到了纲吉居然还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难道他是要开始往变态方面进展了吗?!了吗?!

                                                    “阿拉,纲君这是怎么了?”刚刚踏进病房门的京子惊讶的看着疯狂摇头的纲吉搞笑状,捂着嘴轻轻笑了起来。

                                                    “京,京子酱?”纲吉脸红的都可以在上面蒸蛋了,赶紧放下手,万万没想到会被曾经喜欢的人看到,好尴尬!深知自家徒弟本性的reborn看了看他,不用多想,现在的纲吉,内心的小人估计在不断的抓狂中吧。

                                                    “阿纲先生,小春也在哦。”小春一脸不满的从京子背后钻出,“不要忽视小春的存在嘛,你看,库洛姆酱也来了。”说着,便把看到那一幕而不好意思躲起来的库洛姆扯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挺大的保温瓶。

                                                    “boss。”库洛姆红着脸道:“我,我问了下骸大人,然后做了份粥过来,是和京子酱她们一起做的。”

                                                    绕过病床,小春把保温瓶放进纲吉没吊点滴的手里,得意洋洋道:“库洛姆酱说中华那边看望病人补身体都是弄这种的呢,撒,快点吃吧,没过多长时间,应该还热着。”

                                                    “哈~”突然觉得小春身上散发出一种母性是我的错觉吗?纲吉看着那个保温瓶,特地选了天蓝色的外观,小小的,放在手中似乎还能感受到里面热气透过瓶子传递到心里的温热,盖子扭得有点紧,要用点力才能扭开,应该是怕很快冷了吧。

                                                    “boss。”库洛姆很紧张,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自己动手的,对于要品尝的人的反应还是非常在乎的。

                                                    盖子刚被打开,一股浓郁的肉香味就蔓延出来,勾得人食指大动。

                                                    “怎么样,香吧,我们熬了很久呢。”京子笑道。

                                                    “给我吞下去啊你个***的!”

                                                    尖利的女声猛然在大脑里爆开,带着血丝发臭的肉块被迫吞咽梗在喉咙口的腥臭味瞬间涌上心头,纲吉大脑一片空白,等他回过神来,那份精心制作的肉粥在地上铺开诡异的形状,他伏在床上吐得昏天暗地。

                                                    “阿纲先生?”“纲吉君!”“boss!”“蠢纲!”

                                                    几人担忧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纲吉看到他们的样子却像遇上什么极其恐怖的事物一般,疯狂的后退,即使他的后面是一堵墙,也要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别过来,我不吃,不吃了!我不想吃了!”

                                                    几人被他激烈的动作吓到,害怕他伤害自己,只得硬生生停下脚步,可又 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他那副模样,站在原地急得团团转。

                                                    “十代目!”狱寺隼人没想到自己一进来就是这个场面,手里的东西直接摔落在地,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而见到他的纲吉霎那间像是遇上救命恩人一般,扑上去死死抓住了狱寺隼人的衣角。

                                                    见到这幅状况,reborn阴沉了脸色,跳下床朝几位女生说道:“我们先出去吧,这里就交给狱寺吧,库洛姆,山本,你们两个跟我来。”

                                                    几个女生虽然还是很不放心,但是也明白现在的状况不是她们能插得上手的,点点头,沉默着走了出去。

                                                    门外,一脸担心的山本看着reborn,想说些什么都被一个眼神制止了,仅能匆匆瞥了一眼里面正在安抚纲吉的狱寺,便跟上他的脚步离去。

                                                    转身即是刚好能看到纲吉所在处的一个小角落,reborn停下脚步,帽檐的阴影遮盖了所有的表情:“库洛姆,你把骸叫出来,我有点事想要问他。”

                                                    库洛姆没迟疑,嗯了一声,便闭上了眼睛。

                                                    “呐,小鬼,阿纲他这是?”

                                                    “啊,我大概有点头绪了,只是现在要找骸问下。”

                                                    “kufufufufu······你要说什么我已经知道了,我会注意下的,毕竟,泽田纲吉可是我的猎物啊fufufufu······”话毕,轻飘飘地瞟了眼病房里的两人,又带着他那奇怪的笑声隐去了身形,对于他来说,即使有了十年后的记忆,也无法改变对黑手党的态度,面前这些人,要不是有那个奇怪的泽田纲吉在的话,他才不会出来呢。

                                                    冷静下来的纲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诧异地朝外面望了好几眼。

                                                    六道骸的快速退场,reborn明白他的态度,没太多在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0-11 23:50
                                                    來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10-11 23:53
                                                      一段时间没上,看到多了这么多的留言好开心,在这里谢谢各位的喜欢,我会努力码字的,看到有的亲说想要艾特,因为我是用手机码的,可能没办法艾特了,真的不好意思了大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10-11 23:5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10-12 02:15
                                                          终于更新啦,哈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7楼2017-10-12 04:34
                                                            加油,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10-12 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