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吧 关注:27,047贴子:1,318,179

《轩辕剑之汉之云》朝暮同人 《并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暮云知晓被紫衣利用,得知自己乃轩辕剑身,而想要轩辕剑合一,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另一个轩辕剑载体亲哥哥焉逢兄弟相杀,一生……一死……



大皇帝页游新区入口,三国SLG战争页游,点击领取礼包,新服送首冲高返利! 酷玩吧为您推荐!!!
2017-12-14 06:58 广告
你白衣白发,自掩不住一身风华;
你全心全意,却留不住那抹轻纱;
你的心很小,只装得下那几个拼死守护之人;
你的心又很大,成全了整个家国天下。
那红色剑气,
是你的幸,亦或不幸,
就像那天边的暮云,
转瞬即逝,却映照晚霞……

-----暮云(人物诠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01 06:47
    一面是国,一面是家,
    当命运的齿轮运转,
    悄然送你入既定的轨道时,
    你该何去何从?
    “哥,放手吧!”
    你用戟刺入他胸口的那一刻,
    才终究发现,原来,
    为了天下,你可以舍弃自己,
    而为了他,你可以屠尽天下…

    ----朝云(人物诠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01 06:49
      骁月铜雀台。
      “咣当”,手里指着紫衣的剑再也握不住,狠狠的砸在地上。“呵……呵呵……,为了你,我与天下为敌,不惜和自己亲哥哥兵刃相向,却原来我这一生,只不过是你的玩偶!”活着的唯一依赖和信仰不复存在,再也忍受不住利用和背叛所带来的痛,暮云心思震荡,“噗”,一口血就这样喷了出来……
      不知道这是第几天,暮云踉跄地走在山路之上,白色袍服上还残留着几丝干涸的血迹,头发有些凌乱,英俊瘦削的脸上满是苍白和疲惫,那双原本澄澈透亮的眼睛此时也是黯淡无光,仿佛消失了所有生气。那天从铜雀台下来,紫衣并没有拦阻于他,暮云心里很清楚,为了轩辕合一,他是舍不得自己死在除了焉逢以外的别人的手里的。
      “焉逢……不,是哥哥,是自己一直不承认不相认的哥哥,是被自己手中之剑多次重伤的哥哥,是被亲生弟弟杀了出生入死的战友的哥哥,呵……,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了吧”
      暮云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只是摇摇晃晃的走着,说是走着,他却感受不到腿在哪里,脚在哪里,心又在哪里……,他甚至感受不到痛。
      “痛,我没有这个资格,我只是个魔鬼,魔鬼怎么会痛!我亲手杀了母亲、兰茵,恩师因我而死,我更是助紫衣为虐,将亲哥哥伤的彻底……他们说的没错,我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我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他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掌,凝聚剑气,想就此了结了自己,剑气慢慢靠近胸口,灼热尖锐的痛却让他心中一震, “不行,不能这样死,至少……”,心思急转间,抬起的手骤然放下,无彩的眸子却染上异常的坚定和决绝……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0-01 06:52
        尧汉飞羽营地。
        焉逢呆呆地靠在床上,他已经几天没合眼了,游兆死了,强梧也死了,那是陪自己一起成长的挚友啊,是战场上可以交付后背的兄弟啊,可是他们全都死在了自己亲弟弟的手里!
        “不,不,这不是真的”焉逢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好确定这是不是一场梦……
        可当他看到不远处案上供奉的牌位时,他知道,这不是噩梦,他们确实是死了,死在了暮云手里……
        “暮云……”焉逢的手不禁的紧了又紧,指甲陷入肉里却全然不知,“我要杀了你!”
        屋中,正兀自陷入愤怒和怨恨的焉逢却突然眼神一凛,痛苦的表情不禁闪过一丝错愕,“这剑气……,难道……”他猛的从床上跃起,冲入庭院……
        宽阔的院子里,一条强大的红色剑气巨龙骤然落地,瞬间化成一个白衣白发,冷峻精致的熟悉面孔,那人全身围绕凌厉剑气,眉眼间自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强大气势,定睛看去,不是铜雀的白衣尊者又是何人,不是自己的弟弟暮云又是何人?!焉逢楞楞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竟然一时没有了反应。
        “白衣,你竟然敢来?!”飞羽十杰自是一体,庭院相接,感应到剑气随后冲过来的众人顿时怒道,“你杀了强梧和游兆,杀了我们尧汉那么多士兵,既然你自投罗网,今天,我们就让你血债血偿!”说着就提起兵器冲了上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01 06:53
          继续


          楼楼加油,支持你


          “我任凭处置!”
          正冲上去的众人顿时动作一滞,看着眼前面对进攻却纹丝未动的白衣尊者,面面相觑,“他说什么?任凭处置?这个人真是那个睥睨天下、强大冷傲、以一敌万的铜雀白衣吗?”
          “……但不是你们……”众人正自纳罕,却听白衣又冷声说到,随后他将身体微微转动,直视焉逢,语出惊人, “……而是他!”
          焉逢顿时心中大震,两兄弟四目相对,看着弟弟坚定决绝甚至带着恳求的目光,心中顿时感到无尽的矛盾和慌乱,“为什么……既然狠心杀了我最亲的战友,今天你又为什么要来送死?你是想让我杀了你吗?”“不行,你杀了强梧游兆,我不能放过你,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给飞羽一个交代!”,不忍和愤怒交织,不停的冲击心中那道脆弱的屏障,他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片刻,他闭了闭眼睛,终于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心念一动,神戟骤然变长,凝满金色剑气。
          看着终于拿起利刃一步步走近自己的哥哥,面无表情的暮云似乎松了一口气,紧盯着哥哥的眼睛不禁多了一分坦然与解脱,他勾勾嘴角,将最后一丝不舍悄然掩去,缓缓闭上了眼睛……
          “哥哥,对不起,今生陷你于如此进退两难、惨痛抉择的境地,是暮云不肖。今次,就让我用命,来偿了我的债,还了你的情……哥,动手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01 08:33
            赶紧来顶顶~~~


            焉逢的利刃指着暮云的胸膛,却将他瞬息变换的所有情绪尽收眼底,拿戟的手不受控制的发抖,心口像被撕裂一样,疼的刻骨铭心,“不能让他就这样死掉,绝对不能!”握着方天画戟的手暗暗用力,青筋暴起,连带着那因痛苦而微显扭曲的脸都染上了一抹疯狂…
            “焉逢,你还在等什么?快杀了他!”一旁的端蒙看着迟迟未动的焉逢厉声喝到。话音刚落,就见焉逢猛的收起方天画戟,冲到端蒙身边,众人紧张的看着已经从端蒙手中夺了鞭子的焉逢,“焉逢,你别冲动!你要干什么?”
            就在众人暗暗凝聚灵力,防备焉逢对端蒙出手时,却见焉逢深深看了端蒙一眼,牙齿紧咬,一字一句道,“我怎么能让他这么轻易就死?我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然后就转过身,径直走向暮云,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众人……在他们心中焉逢向来是不会这么残酷的,看来强梧的死确实让他震怒了!
            静待利刃刺入胸膛的暮云没有感受到应有的疼痛,焉逢恶狠狠的话传到耳中的一瞬间,他蓦地睁开了眼,静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手里拿着鞭子的哥哥,“果然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吗?即便自己死在他的手上还不够?”“是要……打吗?……那就……打……好了……”,没有一丝犹豫,暮云慢慢敛下双眸,满是剑茧的双手毫无滞涩地脱掉一件件的衣袍,露出精瘦的上身,他把白色长发全都拢到右肩前,然后慢慢转过身,跪下,微微低头,就这样把单薄光洁的脊背完全呈现在焉逢面前,静静等候……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0-01 09:26
              开一个游乐园多少钱?怎样选择户外游乐设备?点此围观! 店面筹备风险评估指导开业!资深行业人员为您把好关!
              2017-12-14 06:58 广告
              有新文,来捧场喽!


              好文呐,楼楼


              很棒的文,加油!


              楼主祝楼中各位:
              国庆快乐!
              此时此刻我想许下三愿:一愿我们的祖国强大富强,二愿我们的同胞幸福安康,三愿我们自己心愿得偿!
              此时此刻,我想告诉大家,今天过节,楼主会大放送!!!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01 10:18
                好期待


                “白衣,你杀了强梧游兆的那一刻,可曾想过今天?!”焉逢愤怒的话音一落,第一鞭也随之挥下,“啪!”“呃……”,一声即将冲口而出的痛呼却被暮云硬生生的给咽了回去,尽管自己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他还是低估了这鞭子的威力,他每每受剑气侵蚀,自以为早已经习惯了由内到外的痛。可端蒙这鞭子名为镇魂鞭,虽比不得上古神兵,但也是上阵杀敌、锐不可当的利器,鞭身自含灵力,抽在身上不仅皮肉深可见骨,就连灵魂也像被抽中一样的痛苦不堪。
                “啪!”不容暮云细想,第二鞭又接踵而至,“嗯”一声闷哼,暮云身体微微前倾,眉头紧皱,苍白的脸上尽显痛苦之色。
                “啪”……“啪”……紧接着又是几鞭,暮云压制着呻吟,他告诫自己不能叫,自己骨子里的傲气不容他叫,而且这是哥哥给的惩罚,自己只有乖乖受着,才是唯一可行的向他忏悔的方式!
                “啪”……“啪”……,就这样毫无间隙的打了几十鞭,暮云的脸上早已退尽血色,冷汗将几缕发丝粘在前额,他牙关紧咬,精致的五官此刻却紧紧挤在一起,背上一片血肉模糊,伤痕遍布,深可见骨……
                可焉逢并没有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呃……”一声轻微压抑的低吟,又一鞭的到来深深陷在已有鞭伤的深处,让早已虚弱不堪的暮云再也跪不住,身体狠狠地砸在地上,他只觉得两眼发黑,后背烧灼,连灵魂都忍不住的战栗,他不知道这漫长的酷刑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好想晕过去……可是……”“他是要这样打死自己吗?”此时暮云痛苦扭曲的面孔竟然勾起一抹苦笑,“如果这是他想要的,那么,我甘愿承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01 11:26
                  楼楼加油


                  顶顶


                  继续


                  这……暮云没穿衣服


                  镇楼图太带感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10-01 18:00
                    只见伤重倒地的暮云,用尽全身仅剩的一丝力气,双手撑着地面挣扎着跪了起来,还没等他跪直,一鞭又重叠上了已有的伤口,“呃……”暮云再一次扑倒在地,他却又咬着牙倔强地一点一点撑起来,然后再被打的倒下,再强撑起来……终于,虚弱至极的暮云再也忍受不住肉体和灵魂的双重煎熬,“噗”,一口血强喷了出来……,他面色苍白如纸,嘴角还残留着一抹血迹,气息混乱而又微弱,全身因疼痛止不住的颤抖……他伏在地上,双臂用力,又挣扎了几次,就在再怎么用力也撑不起来的时候,只听“咣当”一声,鞭子落了地……
                    “结束了吗……或许他还是对自己留有一丝怜惜的吧……”
                    “来人,给他穿上衣服,关进地牢锁好,可别冻死了,他知道铜雀众多秘密,我自会慢慢审他”
                    “呵,原来…… ,看来自己终究是比不上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吧,不是早就知道是这样吗,可是为什么心里还会隐隐作痛呢……”
                    焉逢的命令刚刚下达,两名健壮的士兵就快步过来,粗暴的拉起暮云的胳膊强硬地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蛮横的力道瞬间牵扯到身上的伤口,暮云身体猛的一震,眉头不禁也是一皱,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现在是真的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样狼狈的任由他们拖去了地牢……
                    庭院的众人看着白衣被拖拽下去的惨状,又转头看了看下了命令就转身回房的焉逢,一阵心悸……
                    “他们……?”
                    “这是什么情况……?”
                    “那个白衣为什么要主动前来送死?而这个焉逢真的是咱们认识的焉逢吗?”
                    众人错愕不解的慢慢散去……只剩下一边儿自始至终冷眼旁观这一切的横艾,紧皱眉头,若有所思……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10-01 18:12






                      楼楼写的超好 加油


                      好虐,不要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10-02 00:18
                        关上房门,焉逢顿时背靠着门板软软的滑了下去,瘫坐在地上,神思恍惚间,他缓缓地举起自己的双手,眼睛直直地盯着它们,他记得,就在刚刚,“这双手……暮云……”
                        脑海里立马呈现出暮云血肉模糊的脊背,飞溅到地上的血珠儿,挣扎着爬起的倔强身影,以及那一声声压抑不住又轻不可闻的呻吟……
                        他突然全身不可抑制地发起抖来,牙齿咬的嘎吱作响,就好像那辗转挣扎在鞭下的人不是暮云,而是他!
                        就这样颤抖着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刻钟,不,也许是几个春秋,他突然将头从埋着的手臂里抬了起来,像被什么突然唤醒一样,整个人瞬间冷静下来,“……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暮云还在地牢里,他身受重伤,多待一刻便多一份危险!既然戏已做足,暂时是不会有人去地牢为难他的,此刻正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思及此,他眼神不再有一分茫然,坚定地扶墙站起,行至供奉牌位的案前,重重跪下,“强梧……游兆……,对不起,我不能骗你们,我更骗不了我自己,暮云杀了你们,我是气他、怨他甚至恨他,可是我却更是心疼他,怜惜他……是我没守护好他,才让他有了如今的种种磨难,所以,请你们原谅他吧,我已经让他用血还了他的杀孽,如果不够,剩下的,我来偿!”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0-02 07:49
                          楼主写的太棒啦加油^0^~


                          楼楼,我今天又来了,坐等更新,但是不是催哦,我就静静的等,每天来顶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