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花千骨电视剧吧 关注:3,695贴子:202,261

画墨如初♥情深入骨【自妖小骨死后说起 修正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重开一楼,将之前的文章【自妖小骨死后说起】正式更名为【画墨如初♥情深入骨】,将之前文中不如意的地方及逻辑硬伤做修正,有些情节内容也做了修改,希望豆豆第一次那么那么喜爱的电视剧以及耗了几年写的同人文,能给自己以及喜爱的各位留下一个美好的纪念,同时真心感谢陪我这么久的朋友们,愿大家都如心中的故事一般,幸福圆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9-30 21:09
    前情:
    妖神花千骨为了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为了洪荒之力的消亡,为了六界的安宁,决定一死以谢天下。
    她可以不执念于生死,却无法不执念于爱恨。只因为他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任何人都无法相提并论的唯一。
    他为她付出了一切,却又将他们的过往亲手碾碎。她恨,但是却又无法不爱,于是,她设局让他亲手杀了她。
    悯生剑,妖力四溢,永不超生;
    悯生剑,绝情先毁己。
    她要让他后悔,她要让他永远也忘不了她。最重要的是,她要让他回到最初,那个清冷孤傲,卓尔不凡的长留上仙。没有流言,没有质疑,没有不堪。他亲手杀了她,清理门户,他仍旧是那个心怀天下,六界俯首的仙界至尊!
    师父………
    不老不死,愿你永世长存!
    不伤不灭,保你万载安康!
    师父,若重来一次,我不要做你的生死劫,不要再爱上你,我只想做你身边的小石头,做你唯一的徒儿,陪着你永生永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30 21:11
      楔子
      大片的血渍染红了草地,触目惊心!笙箫默使了近五成功力,自背后一掌劈向白子画,打晕了他。
      “师父!”
      火夕和舞青萝同时惊叫,自家师父一向嬉闹惯了,这般的决绝行事倒真是第一次见。
      “快都别愣着了,你们以为掌门师兄他能晕多久?必须尽快将他们二人送回长留才是。”
      说着,他用尽力气掰开了白子画死死抱着花千骨的双手。
      “青萝,你带千骨回绝情殿,将凝魂丹粹汁,不管用任何办法,先给她灌下去,如此方可暂保她身魂不散。然后再帮她换身衣服,入冰棺封存,切记,一定要快!”
      “是,师父。”
      “火夕,跟我把师兄抬回长留冰室,他刚刚自断心脉,又弄的自己浑身是伤,就是不死不灭,也禁不起这么折腾啊!”
      “是,师父,把尊上交给弟子吧。”
      笙箫默忙完这些,也已经沾了一身的血,他回头看向各派众人,忽觉心累至极。
      “大家都回吧,今日一战,不管花千骨是生是死,世上已无妖神。此事就此了结,谁也不必再提了。”
      话落,目光掠过摩严,竟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了一片悲怆之色。笙萧默心里明白,经此一役,他们师兄弟三人,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他轻叹一声,便和火夕扶着白子画,御剑离开了。
      之后,竹染强撑着起身,神色复杂的看了摩严好一会儿,才对他开了口。
      “我想回七杀,再看琉夏最后一眼。你放心,我会自行回长留戒律阁领罪的。这一次,我不会再逃了。”
      摩严满脸是泪的看着他点了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30 21:13
        上部♥画墨如初
        (一) 往事成殇
        墨大哥,你能不能陪我过完生辰再走?
        我不会再回蜀山了,因为……我想留在长留,拜尊上为师!
        弟子定会堂堂正正,无愧长留、无愧尊上!生为尊生、死为尊死!
        师父你能不能每天抽一小会儿功夫,陪小骨吃个饭呢?
        自己亲手收拾的,才有家的感觉啊!
        师父是小骨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再也不要跟师父分开了!
        只要能救师父,小骨做什么都愿意!
        只求师父不要将我逐出师门,即使魂飞魄散,我也无怨无悔!
        断念已残,宫铃已毁,从今往后,你我师徒,恩断义绝!
        杀了我,一切就能回到从前!
        白子画,怜悯众生,却从未怜悯过我!
        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白子画,若是能再重来一次,我再也不要爱上你!
        “不…小骨,不要,小骨……小骨!”
        白子画猛的睁开双眼,心头却是一片茫然。这是哪里?我刚刚是在做梦吗?
        梦里,她孤苦无助,他歉疚不忍;
        梦里,她坚毅倔强,他面冷心怜;
        梦里,她娇俏可人,他步步沦陷;
        梦里,她以命相待,他死亦难安;
        梦里,她心寒命断,他神魂俱灭;
        梦里……梦里……这是梦?亦非梦?
        “师兄,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这是长留冰室?小骨,小骨呢?”
        “师兄,千骨她已经……师兄,事已至此,你节哀吧!”
        白子画狠狠的闭上眼睛,不是梦,为什么不是一场梦?
        “师兄,当时你那样失控,几乎堕仙,不得已,我只有打昏了你。你的心脉受损,我便将你放在这里疗伤。千骨……我已将她的尸身封存于冰棺,安放置绝情殿之中。我知道、你一直都盼着她能回来。而她,也是心心念念的想着回来。”
        绝情殿?回来?小骨……如今,你可还愿回来?
        见白子画眼神空淡,一语不发,笙萧默几度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师兄,你能原谅大师兄吗?这次他是真的悔过了。他放了七杀殿的余众,把竹染交给戒律阁,要他们从轻发落,竹染的罪责全部由他承担。他觉得对不起你,对不起千骨,更对不起竹染和他娘,他说愿意以死来弥补对你们的亏欠。”
        良久之后………
        “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
        “师兄,你不回绝情殿吗?
        “…………”
        “那好吧,我先出去,你自己静一静,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笙箫默无奈走出冰室,白子画也随即起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30 21:15
          (二)灼心蚀骨
          三生石旁,古神兽口。记忆中,除了上次小骨入门考试那次,他好像还从没有特意来过这里。
          绝情池水,跟她在妖神殿中那件衣服一样,灼心的红色。白子画撩开袖子,看到自己曾经被绝情池水腐蚀的右臂,决然削肉剔骨后留下的伤疤,与背后消魂钉的印记一样,已是片刻痕迹都不在了。
          小骨……你就当真连一点儿念想都不肯给师父留下吗?
          他错了!他后悔了!
          当初的自己,到底执念的是什么?师徒又如何?妖神又如何?若能再重来一次,我带你走,我带你走,什么都依你……都依你……
          小骨,可还有机会重来?
          白子画木然地将手臂伸向了那绝情水源头。如果他剐掉的那条伤疤是她决绝离他而去的原因,那么如果那道伤疤回来,小骨……是不是也会再回来?
          疼!钻心的疼!此刻除了彻骨的疼,白子画再没有任何感觉。
          “师兄!”
          笙箫默瞬移到白子画身边,一把将他拉开。适才幸亏幽若那小丫头吵着要去冰室,他们才发现师兄已经离开,一路观微发现他竟来了此处。他还正奇怪,师兄他不回绝情殿,来这里做什么?谁料到他居然……
          笙箫默颤抖地撩起白子画的袖子,随后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师兄,这…怎么会?”
          仅几滴的绝情池水滴在他的手臂上,便如同烧红的烙铁印在上面一般,灼出大颗大颗的气泡,眼见腐蚀的越来越深,相邻的皮肉全部烂掉,痕迹深到几乎见骨。这,得是多深的情念才会如此啊!而师兄他,却像是未知未觉一般地看着自己的手臂,脸上甚至有些诡异的欣慰之色。
          小骨,你说要我的承认。如今师父这样的承认,可以吗?
          笙萧默鼻间酸涩,哽咽地轻叹。
          “师兄,你这又是何苦呢?”
          白子画眼神飘忽,喃喃低语道:“传说这三生池本是神界之物,因此我纵有神谕在身,还是伤了。那么,我如果走入这绝情池中,是不是就能死了?”
          他失神的看着面前的三生池,苍白的嘴唇向上抽动了一下,似是自嘲,又似是真的觉得可行一般微微期盼。而笙萧默却是被他这话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师兄,你身子才刚好点儿,可千万别再乱来了呀!师兄……千骨那神谕背后的一番苦心,你应该比我更明白才是啊!我知道,你爱她至深,可天意如此,你我修道千年,不是早就勘破了生老病死,缘起缘灭了吗?师兄,人死不能复生,你就放下吧!”
          “放下?我再也不可能放下了!”
          “师兄,我们先不说这些,我先扶你回冰室去。幽若,别愣着了,快去拿药啊。”
          幽若自见到白子画那疤痕后,便浑身瘫软的坐在地上,直到笙萧默唤她,她方才回过神来。
          “啊?哦……哦,我这就去拿药,这就去。”
          说罢,她便跌跌撞撞的朝贪婪殿跑去。
          白子画则是捂着手臂,撑起身子,蹒跚的朝绝情殿方向而去。
          “师兄,你这是要回绝情殿吗?我陪你回去,你手臂上的伤,总得先上药才是啊。”
          “不需要上药,你也不必跟着。”
          上了药又有何用?真正疼的地方,在心里。
          “那个……师兄啊,千骨她在自己的房间里。”
          回答他的,只有耳边呼啸的风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30 21:16
            等了你好久,终于复出了,感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30 22:42
              表示一直都是你文的潜水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30 22:43
                真好,又可以重新看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30 22:45
                  留爪盖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30 23:06
                    (三)物是人非
                    落至绝情殿,走过琴房、剑阁、云台、塔室。眼前这一草一木,一花一树,是如此的陌生又熟悉。白子画在这里住了多少年,连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千年的时光如白驹过隙,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可自从小骨来了以后,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这么的不同。他不知道这一天她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也不知道那一天她又会带给自己怎样的惊喜?他烦恼着、期盼着,一点点的习惯,一点点的沉溺,直至再难自拔。
                    犹记得在妖神殿的那段日子,是他千年以来最荒唐的一段时光。他一世霜华,一身傲骨,从未想过有一日会受制于人,还如此地忍气吞声,逆来顺受。而他自己,不但未曾觉得有丝毫的屈辱,反而心底时时会渗出些许蜜意。想来,这世间也唯有她一人,能如此占尽他的喜怒哀乐,让他抛却尊严、名誉、声望甚至是性命,心甘情愿的背弃原则,毫无保留的予取予求。
                    那段在外人看来最不堪的日子,现在想来,却是他再也求而不得的绮梦。犹记得他一次次的告诉她,告诫自己,他们是师徒,不适合睡在一个榻上,于理不合。可多少个夜晚,他压抑着身体的本能和心底的悸动,阻止她的靠近和挑衅,却又在她熟睡之后,那么贪婪的看着她的面容,怎么也舍不得松开彼此紧握的手。
                    他渐渐习惯了那样的相伴,忘了六界,忘了长留。他想,有他在这里陪着她,看着她,她纵身负洪荒之力,也依然还是他的小骨,不会危害苍生。而只要他们师徒能呆在一处,只要她能好好的,那么在绝情殿或是七杀殿,又有什么分别呢?就这样日日过下去,不是也挺好的吗?真的,挺好……
                    若不是竹染的别有居心,若不是那迷情丹……
                    那迷情丹出自魔界,无色无味,不易察觉。不管神仙妖魔,不论修为高低,一旦入口,若无解药,必定会难抵情欲,无法自控。可是他,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被药物所控之时,满心满眼全都是自己徒儿的身影,全都是拥她在怀的旖旎?
                    什么千年道心,什么清心寡欲,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那个惊天动地的吻他还能骗的了谁?
                    犹记得那日她醉酒失态,将旁人看做是他,欲行亲昵之举。那一刻,足以毁天灭地的愤怒让他近乎失去了理智。他极力地克制、压抑,千百年来都波澜不惊的神识却因她的一句嘲讽,一个转身而瞬间混沌崩塌。
                    他无法自控地抱着她,疯狂的地吻着她,想把她揉进怀里,甚至想撕开她的层层伪装,在她身上的每一寸都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那一刻,他什么也不记得,什么也不愿意再想,不顾她的意愿,拒绝她的抵抗,只想发泄自己多年以来苦苦压抑的痴狂绝爱。直到尝到她唇上的血腥味道,迷蒙中看到她懵懂的泪眼,感觉到她的无措,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他毁了一切,亲手斩断了彼此相守的全部可能。他再也无法以师父的身份护她、陪她,他更加不能以一个男人的身份爱她、怜她。爱又如何?他是她的师父,他没得选择,从一开始他就失去了爱她的资格。
                    他的自以为是,迂腐懦弱最终还是将他们彼此推入了绝境。他以为远离她是为了她好,没想到她竟会以那样决绝的方式,当真永远的离开了他。
                    仙魔大战,她逼他在天下人面前承认爱她,他心底的苦涩唯有自己知道。当日在长留殿上,当他亲口承认了徇私封印,当他抱着哀恸昏迷的她决然的抛出掌门宫羽,拾起宫铃离去的那一刻,他的爱已然是天下皆知了,如今他承不承认又有何分别?他现在要做的,是阻止大战,他不能让她双手沾血,不能让她无法回头,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她死。
                    于是他忽略了她眼底的失望,更忽略了她心里的绝望。她说要跟他决一死战,对他抛出了悯生剑,挑衅般的要他杀了她。怎么可以?相爱一场,纵使是错,他亦甘之如饴。可若是当真要走到兵戎相见的那一步,又该情何以堪?
                    她可知道,他长久以来所做的一切,他千百年来唯一的执念,就是要她活着。曾经伤她是万不得已,在她历尽伤痛,重回他身边的那一刻起,他就发誓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也绝不会再伤她分毫。更何况,悯生剑下,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杀了她?不,绝不!他宁可死在她手里,宁可杀了自己。
                    但是,当看到师兄师弟,所有的长留弟子,各派的掌门都一个一个的死在她手里的时候,当看到天山派、玉浊峰、太白门、蓬莱甚至蜀山都被收入拴天链中,在她手上越收越紧的时候,尸横遍地,满目疮痍。
                    是他的错,然苍生何辜?结束吧,爱已经无望,过去再也回不去了,不如就由他亲手结束一切。自此以后,她化作飞灰,他便随她一起消散;她永不超生,他便陪她一起幻灭。
                    可是,可是……她却连个生死相随的机会都不肯给他。好一个不老不死,不伤不灭!小骨,你怎能如此残忍,让我亲手杀了你以后留下我一个人,自此生无意,死无门,天地之大,我又该何去何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30 23:25
                      冒个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01 02:56
                        楼楼节日快乐✧٩(ˊωˋ*)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01 07:39
                          哇哇,好激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01 08:12
                            豆豆双节快乐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01 09:09
                              泡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01 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