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洵吧 关注:4,036贴子:78,310

【燕字回时】洵珺天下(燕洵同人文,原创女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直对燕洵念念不忘,放不下舍不开。最终决定来挖个坑。
不喜欢楚乔,所以是原创女主,书和剧的剧情混合,架空历史的,主要是用电视剧的背景,做了一些修改,大魏、南梁保留,加了怀宋。历史迷们求放过,不要跟楼主较真。


女主跟燕洵经历相似,有点像琅琊榜梅长苏那样,以一个谋士的身份帮助燕洵。还有,楼主这篇文的感情戏是慢热的,很隐晦,侧重于燕洵打江山的过程。


很多人都说燕洵【残】【暴】不仁,滥 杀 无 辜,被仇恨蒙 蔽双眼等等,认为燕迷们喜欢的只是我们心中想象出来的燕洵。但是,我们想象中的燕洵,也是原作者赋予了他最开始的灵魂的,所以对原著里的燕洵真的很心疼。


楼主要续写的燕洵,其实算不得是好人,他或许还是会杀了乌先生,羽姑娘,甚至自己的堂妹,他不是好人,但是,历史上有哪个开国皇帝是好人的?燕洵最终能够夺得天下,有千千万万的臣民愿意追随于他,说明他的身上是有着值得那些人臣服的地方的。
虽然原著里对燕洵的苦衷有过描写,但是草草带过,没有细说,所以楼主很想把那个最终坐拥天下却的燕洵写出来,同时希望在这个故事里有一个女子能够陪伴着他,看着他君临天下!


希望大家支持,其中涉及到的军事、地理、权谋、文化等方面的东西,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指教。


回复
1楼2017-09-26 23:25
    为了保证大家理解剧情,也方便楼主写文,楼主徒手画了张简单的各国地图。后面都会用到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9-26 23:29
      剧情是从燕洵杀了贤阳商户开始的。有人看吗?楼主要开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9-26 23:33
        《洵珺天下》第一章 汴京之行
        南梁的都城汴京,历来是繁华胜地,城内人马车辆川流不息。街巷纵横,闾檐相望,商旅辐凑,酒楼林立大道两旁,柳色如云,桐花烂漫。坊肆林立,雕梁绘栋绵延而去。到处都散发着一股纸醉金迷的诱人气息。

        一千多人的随从,近一百辆马车徐徐从驿道驶过。车列末尾,一辆贵重的马车上,男子身披黑裘大衣,宽大的玄袍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但露出的小半块俊俏侧颜,仍闪现着丝丝冷意。

        夏风微醺,驿道旁边的浓绿树影忽明忽暗,发出“唰唰”的响声,一个青绿的身影如风闪过。

        “吁……”一声长且混乱的马嘶鸣音过后,是车夫紧抓缰绳后的疾呼

        “姑娘!你不要命啦!快让开!”马夫厚重的怒骂声在热流里漾开,引得其他人都纷纷向车列末尾看去。

        只见一个青衫女子正挡在马车前,脸上带着浅淡而略显不屑的笑意。她扬起手中的长鞭,只见一个蓝白色的影子向着马车内飞速袭去。

        马夫连忙躲开,蓝白色影子撞开车帘,向里而去!众人顿时大骇。

        “保护少东家!”阿精一边大呼一边冲上马车,掀开车帘,声音颤抖,“殿……少东家,你没事吧!”

        “我没事!”车内的男子清冷的声音低低响起,手中正紧紧抓着一本海蓝色的书,那便是刚刚飞进车内被众人以为的杀人暗器。

        阿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原来只是本书!

        “抓住她!”阿精跳下车来,看着挡在马前的女子大声喝令道。

        一时间,车列旁的随从纷纷涌上前来,正欲抓住那个傲然无礼的女子。那女子嗤笑一声,敏捷地翻身站到了马背上。

        “我奉我家主人之命,前来给殿下送一点小小的薄礼!”

        她不慌不忙地说着,手上的长鞭却已经接连打退了七八人,由于她立在马上,鞭子在她手中又使得极其熟练,三两下便打得一群人皮开肉绽。

        “阿精!”

        “在!”

        “让他们退下!”

        “诺!”阿精狠狠地看了那得意洋洋的女子一眼,却只能忍着,“退下!”

        女子笑笑,目不转睛地看着车内,虽然看不到人,但她似乎仍旧能够感受到车内之人投过来的十分疑惑的目光。

        燕洵翻了翻手中的蓝皮书本,掉出一张图纸来,淡淡地扫过几眼,眉心拧起,神色凝重,清而高的声音传出,“多谢姑娘了!敢问姑娘,你家主人是谁?又为何要给我送此大礼?”

        “我家主人说了,殿下只管收下就是!待时机一到,我家主人自然会前来拜访殿下!楚云告辞!”

        自称楚云的女子说着便要离去,忽然又转头笑道:“对了,殿下,我家主人还让我转告殿下一句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脆生生的话音似乎在天地间荡开,青绿身影已经如同来去自如的飞燕般飘然而去。但那余留的话音却让车内人忍不住微微一怔。

        燕洵握紧了手中的书本,低沉冷厉的声音从车内传出:“阿精,继续走吧!”

        “诺!”阿精应了一声,随后示意其余燕卫继续前进。

        燕洵的狭长的双眸一直盯着刚刚掉出来的图纸,宽厚的手掌轻轻摩挲着米黄色纸张上的黑字。

        手中的书正是他前几天让风眠和阿精寻找的贤阳商会的商户欧阳家这几年的贸易记录,刘氏钱氏王氏的早已被找到,而欧阳氏却不知所踪。手中的图纸,还泛着笔墨的浅淡香味,显然是刚刚画好不久的。那上面标识了贤阳商会各大商户现在在燕北和南梁新建立的秘密坊肆,还有各家的逃跑路线。

        燕洵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他这次从贤阳过来,先是扣留了刘家的财产物资,以刘熙的身份取道汴京,同时还用刘熙的身份接连扣押了其他商户的财产,王家假意交出财务大权,却暗中逃走,被他一举灭了全家。也算杀鸡儆猴,钱家、欧阳家见此,十分顺从地交出了所有的财产,燕洵本不愿过多为难他们,毕竟他们是燕北人,在燕北世代经商,以后也许还有用,却没想到,这些老家伙居然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耍花样,交出财产为保命,却也还留着更重要的各大钱庄的账房和支银,还有这些年来的交易的老商户。这样子,明明用不了几年就能再次发家致富。

        深邃如星的眼眸中愠怒和疑惑一点点泛开。

        到底是谁在帮他呢?不仅将各大商户的老底调查得轻轻楚楚,还将他们逃跑的路线都一一标明,是谁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南梁,难道是萧玉?她可是掌控着南梁的谍纸秘府,完全可以与宇文玥的谍纸天眼相抗衡。

        不……不可能是萧玉!这些商户都是要逃往南梁的,很明显可以为南梁所用。况且现在燕北和大魏已经两相对峙,南梁又跟大魏交好,至少目前,萧玉暂时还不明目张胆地站出来帮助燕北。

        可不是她?还能是谁呢?

        楚云?莫非跟阿楚有关?

        燕洵独自在车内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阿楚怎么可能让人说出“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狠绝话语来呢!

        罢了!先把贤阳商会的事解决了再说吧!

        燕洵缓缓闭上了眼,斜躺在车内的榻上。思绪回到了不久前的赤渡河畔,楚乔为了救秀丽军绝尘而去的身影,久久地在脑海里浮现着,挥之不去。

        阿楚,你现在在哪?一切都还好吗?若是你知道我将要做的事情,你……会不会怪我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9-26 23:37
          汴京城内车水马龙,宽阔笔直的大道上,一辆看起来简单朴素的马车缓缓驶过,转过了几个街角巷口,最后在一个简单僻静的四合院门口停了下来。

          “小姐,到了!”马车内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如铜铃一般,轻柔婉和地唤醒了躺在车内软榻上的女子。

          与马车简洁朴素的外观相反的是,车内绮丽锦缎遍布,看起来华贵无比,而那卧于软榻上身着白衫的女子,更是裹了一层厚厚的暖绒锦被。

          她缓缓睁开眼睛,嘴角带着浅浅的慵懒笑意,似乎是尚未睡醒。轻轻起身,一旁的女子扶住她的手,动作轻巧熟练,将她扶下了马车。

          女子身着轻纱样的雪白色衣裳,全身只有如墨的黑发,懒懒地垂到腰间。在她下车后,赶车的姑娘又急忙给她披了一件白色的狐裘大衣,而此刻,却正是艳阳高照。

          待收拾好马车上的东西,一一走进庭院时,一个青绿的身影也倏然而至,跟着进了门。

          “小姐,云儿回来了!”楚云走进正厅,对着坐在茶几旁的女子施了一礼,笑盈盈地说道。

          “事情都办妥了吗?”清越的声音淡淡响起,宛如山涧里清脆叮咚的泉水之音,浑然天成,让人听起来极为安静而美好!

          “这点小事,三两下就搞定了!”

          “嗯!那就行!”

          “小姐!你是不是打算在汴京就跟他正式见面呢?”楚云坐在一旁,看着她动作如行云流水般地轻轻摆弄着手中的茶具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雪白衣衫的女子不紧不慢地说着,但楚云脸上明显划过一丝失望,又很是疑惑,“可是,小姐,既然不打算碰面,你为什么要千里迢迢地赶到汴京来呢?”

          白衣女子浅浅一笑,“来这汴京看一看,游山玩水,难道不可以吗?”

          楚云无奈地低垂下头,刚要开口,却被一个蓝衫身影打断了话。

          “小姐,事情都办妥了!”一个穿着深蓝色长衫的男子在女子身前揖手而拜,她纤长如霜的皓腕轻轻一抬,示意他起来。

          “说说看!”

          宇文玥没有去找燕洵,而是跟楚乔在一块儿!往生营派出去刺杀楚乔的人,也都被宇文玥和楚乔杀了。不过楚乔被往生营的人下了毒。另外,我也查清楚了,往生营营主詹子瑜就是当年从宇文昊洛河手下逃走的詹玉。目前,他还不知道我们的存在。萧玉和萧策这边一切照旧,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萧策似乎正在寻找楚乔的下落。谍纸秘府和谍纸天眼里,我们的人也都还在,目前没有暴露。”

          “嗯,做得不错!那楚乔呢?”

          “嗯?”男子似乎没有料到她会具体问到楚乔,微微惊讶了一番。

          “你不是说她中毒了吗?”

          楚风很快回过神来,“她中的应该是往生营的登仙丸,不过有宇文玥在她身边,不会让她有事的。”

          “她是怎么跟宇文玥走到了一起的?”

          “我没有具体打探清楚,只知道她跟宇文玥在一家客栈纠缠不清了很久。好像,还没有回燕北的意思。”

          “哼!那女人就是继承了她娘的性子,到处惹男人!真是丢我们楚家人的脸!”楚云愤愤地说着,脸上写满了仇恨之意。

          云儿,以后这样的话,不许再说!”女子声音虽淡,却透着一股凌厉。

          “是,小姐,云儿知道了!”

          “楚风!”

          “属下在!”

          “你也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若是有消息,再来禀报我。记住,我们现在只需要静观其变,摸清楚他们的动向就好!”

          “是!小姐!”楚风微微抬眼看了她一眼,只见女子清秀绝俗的面容上,仍然是多年不变的极浅、极淡又透着冷意的笑容。

          心里还是忍不住地一叹,这么多年来,似乎就没有再看见过她明媚舒心的笑容了。

          “小姐,服药的时间到了!”另一个女子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走上前来,大厅里顿时弥漫着一股药味。

          “小姐,楚风先下去了!有事的话,再让楚云通知我!”语罢,楚风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厅中,只余下一袭凉风徐徐刮过,吹得庭院里的海棠树沙沙作响。

          “离湘,不是还有一月才到换药的时间吗?怎么今天的药就有些不一样了?”女子喝完汤药,秀眉微蹙,脸色却依然是苍白宁静,没有露出任何苦涩难忍的表情。

          楚云看着她,心中疼惜之意又被搅动起来。这药,小姐喝了这么多年了,味道竟然这么熟悉了!

          “公子说,汴京湿热,早晚的温差极大,小姐第一次出远门,路途奔波劳累,所以得提前一月换药,后面的药量,看小姐的身体再做调整!”

          “还是他考虑得周全!我还以为我这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呢!”

          “小姐可千万别这么想,公子说了,只要有公子在的一天,就一定会让小姐安然无恙的。”离湘着急地说道,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中似乎比自己喝下了那碗药还要苦。

          女子站起身来,凝望着院落里的四角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世人筑房,为何都要弄成牢笼样的四合式呢?囚住身,可囚不住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9-26 23:40
            有看的小伙伴吗?可否露个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9-26 23: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9-26 23:43
                感觉很不错终于有人写新文了,刚一进贴吧就看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27 00:37
                  有在别的文章里看到楼楼的留言,一看名字就熟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27 00:39
                    嘿嘿,补一个序言,留点悬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9-27 07:26
                      洵珺天下——序言:
                      自古帝王权术,都在白骨累累之上。成王败寇,起兵造反,皆在一念之间。王路注定孤独,当他孤注一掷走上这条路时,就已经没有回头的选择了!

                      燕洵不害怕王路的坎坷,却害怕阿楚的离开,他曾经以为,阿楚离开了,他这一生都失去了光明,可是她的到来,重新点亮了他的世界!
                      “姑娘凭什么觉得我一定会相信你,和你合作?”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再者,殿下既然肯听楚云的话来到这里,说明已经相信我了,不是吗?”
                      …………
                      “穆姑娘难道不怕你帮我夺得江山以后,我会杀了你吗?”

                      “一个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会怕的?”
                      “穆姑娘,你应该知道,我燕洵,不是一个好人!”

                      “殿下确实不是一个好人,也注定不能做一个好人!可是,这不代表殿下不能做一个好皇帝!自古以来的好皇帝,都没有一个是好人!”
                      …………
                      “宁珺,如果我这一战输了,你……会放弃吗?”
                      “殿下,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活着,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也和我遭遇了一样的苦难,你是不是也会这样帮他?”
                      “不会!殿下是注定的天子,我穆宁珺,只助天子之人!”
                      …………
                      “珺儿,我来了!”

                      “燕洵,你不该来!”

                      “没有该不该,只有我想不想!放心吧,他们杀不了我,我会带你回去的!”
                      …………
                      我会助你,夺得江山,报得大仇!
                      我会让你,得偿所愿,流芳百世!
                      他不能给她那万民敬仰的位子,不能给她天下女子心向往之的身份,可他最终,却用这样一种方式,让她恢复她原本高贵的身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9-27 07:44
                        怎么看这序言,有种悲剧的节奏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9-27 10:20
                          第二章 苍天不仁

                          惊雷滚滚,在黑沉沉的天际炸开。狂风大作,吹得帐篷像人一般瑟瑟发抖。

                          阿楚!

                          燕洵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方才在梦中,他似乎看到欧阳家逃走的那个孩子正握着锋利的匕首对着他刺来,再定睛一看,那人却又跟阿楚长得如此相像!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那天那个拦下马车的女子的话又在他耳边响起。

                          燕洵垂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这双宽大有力的手,搭弓射箭,握剑持刀,长满了厚厚的茧子,已经让他感受不到刀剑落下时,滚烫的鲜血了吗?

                          阿楚!你在怪我吗?可我若是不这样做,最终死的,就是我了!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如果不是心狠手辣,你如果没有绝对的权利,就只能成为别人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

                          魏帝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及时地把他杀掉,现在,他燕洵,不会同样地留下祸根!

                          后患无穷,那就永除后患!

                          心口的疼痛一阵大过一阵,他说不出是因为自己,还是因为阿楚!

                          双耳灵敏地察觉到了帐外刀剑相撞的冷森脆响,燕洵起身披上宽大的黑袍,遮住了大半块脸。

                          “保护大营!保护少东家!”

                          帐外是阿精和众多侍卫们大声的疾呼

                          阿精!”

                          “少东家!”阿精快步走进了大帐,“启禀少东家,是刘氏的人来报仇了!”

                          “多少人?”

                          “只有两个,但是他们身手极很好,有些难以对付!”

                          燕洵刚要开口说什么,可就在这时,一个如同惊雷的声音陡然响起,瞬间好似一把破空长剑,划破了这个死寂的黑夜,在天地间照下一片可怕的锐芒!
                            
                          刘熙你***出来!!”

                          燕洵的身子猛然一颤,这个声音,他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可是还是那样的熟悉,却没有了从前的亲切,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惊慌失措,他踉跄上前,竟像是不管不顾的疯子一样的冲向门口。
                            
                          “少东家!”
                            
                          阿精一把拦住了燕询,额头却也微微沁出了细汗,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
                            
                          兵器交击声响起,铁器碰撞的尖锐声响,楚乔的声音再一次响彻耳际:“刘熙!你滚出来!
                            
                          大风鼓舞,大帐的帘子被人一刀当开,一道闪电木然闪彻天际在女子的背后炸开,天地间一片白亮,她浴血的身姿一时间竟是那般的挺拨。她站在门口,眉心紧紧拧起!

                          “星儿!”

                          宇文玥奔上前来持剑护在她的身前,只是一个简单的姿势,但是保护的意味无需言表。
                          楚乔望着黑暗中的刘熙,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私吞财产,杀 害同寮,背叛燕北!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刘熙,你这个猪 狗 不 如的畜 生!”
                          楚乔冷冷的指着他,表情十分坦然:“”刘熙,我是代表大同行会来取你性命的。就算今日我杀不了你,他日燕询也必会为我报仇!背叛者,必遭屠 杀,绝无生路!
                            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大帐内的黑袍男子突然轻轻一笑,他仰头望着外面那瓢泼的大雨,纷乱的人影,溘黑的天幕,笑容里充满了嘲弄和苦涩。
                          楚乔顿时微微一愣,他这个表情,这个神态,似乎那般熟悉,可是这样一场杀戮下来,她的头脑有些僵化,有些东西,她根本不会去想不会去怀疑她只是皱眉望着那个黑暗中的男人。

                          男子突然伸出手来,对着左右轻轻一挥。瞬时间所有人大惊失色,因为那个手势,是要放他们走!
                           
                          “少东家!一旁的程鸢惊慌上前一步,沉声说道:“怎么可以!”

                          男人的眼神顿时凌厉如冰雪冷冷的注视着那名管家。带着愤怒、厌恶,甚至有着疯狂的杀戮。

                          程鸢脊背发冷,连忙连照他的指示转过头去,对着楚乔两人说道:“少东家答应放你们走了。”
                            
                          楚乔宇文玥一愣,眼神中全无惊喜,而奇怪而略带疑惑地望着身前的男人。

                          程鸢不耐烦的骂道:“快滚!难道还要我们送你们走吗?”

                          “星儿,我们走。”

                          宇文玥拉住她的胳膊,见她纹丝不动,又用力了些,沉声说道:“跟我走!”

                          楚乔宇文玥的拽领下,二人骑上两匹无主的战马,宇文玥回过头来,望着那座潦黑的大帐沉声说道:“刘熙,今日你放我们一马,他日你落在我的手里,我也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

                          两人随即策马离去。

                          而大帐内一声苦笑突然轻轻的响起,那么疲惫,那么无奈,那么酸涩!

                          阿楚,你终于安然无恙地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却没有办法去面对你!

                          老天待我,竟是从未仁慈!

                          五日后,贤阳商会带着浩浩荡荡的车队从汴京城外穿过,一路北上,向着怀宋而去。

                          当晚,一千多人在一个小山头下安营扎寨。燕洵正坐在偌大的帐中,看着桌上的地图蹙眉凝思,右手轻捏竹毫,在图纸上来回晃动。

                          “主人,欧阳家的小孩欧阳墨找到了!”程鸢走进帐中,对着燕洵行礼。

                          “杀了!”冷厉如刀锋的声音传来,大帐内的侍卫们都不由得身子一颤,面色惨白。

                          程鸢低垂着头,没有说话,阿精上前道:“少东家,那天拦住马车的姑娘又来了!是她帮我们抓住了欧阳家的遗孤。”

                          燕洵手上的动作倏然停住,顿了一下,抬眼看向立在身前的两人,眼神冰冷。

                          “她又想要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一个青色身影快如闪电般地冲进了帐内,声音里带着傲然的笑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9-27 23:01
                            “放开我!你这个坏人!”被鞭子紧紧圈住的小男孩愤怒的叫喊着,挣扎着,却没有任何用处。

                            “唰”地一声,周围的燕卫纷纷拔剑上前,燕洵抬手一挥,示意他们退下。

                            程鸢阿精也只好按住手中就要拔出的长剑,退到了一旁。

                            “小 鬼,你再叫,我就把你给杀了!”楚云瞪大眼睛对着小小的孩子大声唬道。欧阳墨顿时吓得呆若木鸡,连哭声都停住了。

                            楚云看着仍然静静地坐在桌前的男子,燕洵也刚好抬眼看她四目相对,一双明澈如星,带着点点惊奇和笑意。一双深邃若海,带着汹涌翻动的疑惑和怒意。

                            “姑娘到底要做什么?”燕洵冷冷地问道。

                            大魏已经在调兵遣将,准备发兵征讨燕北,而楚乔也迟迟不肯回燕北。现在燕北粮草短缺,尽管从贤阳商会手中得到了大量物资,可现在这批物资都在汴京,只能通过怀宋的水路运往燕北,山高水远,都还不知何时能到呢!诸多事务,繁复杂乱,他实在是没有心情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过多纠缠。

                            “哎,燕王殿下!别这么凶嘛!我都说了我不做什么。我只是执行我家主人的命令!”楚云笑吟吟地看着他,并没有因为他冰冷的眼神而感到丝毫畏惧。

                            “那你家主人到底要你做什么?”燕洵尽量压抑着怒火地问道,他实在是有些好奇,这个能够与谍纸天眼相抗衡的神秘人,到底是谁。

                            “好了,殿下事多,我也不浪费你的时间了。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楚云这次前来,一是把这个小子给你送过来。不过刚刚听到殿下好像要把他杀了,我家主人本来也很赞成殿下斩草除根,但是这么小的孩子,我家主人又有些舍不得了。所以还请殿下放过这个孩子。我家主人会把他带回去自行处置。不知殿下可否同意?”

                            “你一会儿要杀,一会又要留下的,到底什么意思?把我们当成什么了?”程鸢忍无可忍地破口骂道,说着就要动手解决了那孩子。

                            楚云轻蔑一笑,软鞭一挥,程鸢刚伸过来的剑就被缠住,刚要回抽,却被楚云猛地一甩,整个人都被打得退到了大帐的角落。

                            “殿下,你手下的人,似乎太弱了些。如果都是这样一群意气用事的乌合之众,我看,殿下还是早早地归降大魏,说不定还能保得一命!”

                            “休得胡言,你......”

                            阿精!”燕洵大声喝道,猛然站起身来。走到楚云身前,“你别忘了,现在可是在我的帐内,你单枪匹马闯进来,还想带走我要杀的人,就不怕我杀了你?”

                            楚云淡然一笑,“怕?哼,我还当真不怕。主人手下像我这样的人多得是,她不缺我这一个。只不过,带走这个孩子是我的任务之一,若是不能完成任务,我也是一死,有什么可怕的?”

                            “那你倒是说说,你家主人除了带走这个孩子,还要做什么?”

                            “合作!”楚云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却铿锵有力,惊得整个大帐都静悄悄的。

                            燕洵微微拧眉,“合作?”

                            “殿下不必急于询问我家主人身份,殿下只需要知道,我家主人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跟殿下合作,等待时机成熟,主人会亲自来跟殿下详谈。另外,这一段时间,我会经常来造访殿下,给殿下提供大魏、南梁、怀宋三国军事调遣的消息。我们这些消息绝对会比宇文玥的谍纸天眼更加准确和迅速。”

                            楚云胸有成竹地说着,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傲然和自信。

                            “我凭什么信你?”燕洵看着她那一脸的认真和自信,还是有所怀疑。

                            “就凭这个!”说着,楚云从怀里取出一个卷轴,丢给燕洵

                            “这是从汴京到达怀宋,然后行水路直达燕北的途中将会经过的各个地点,每一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地形,地方官府是什么人,当地的治安如何,都已经写得清清楚楚。绝对比殿下桌上的那一张地图要更加准确,也更加有用!”

                            燕洵展开一看,面色微变,这张图纸,路线和自己刚才看的分毫不差,但确实如她所言,信息更多,更加准确仔细。甚至,连地方官府所在何地,与怀宋王室的关系,都写得一清二楚。有了这卷图纸,可以说,他回燕北的行程,绝对会缩减三成。

                            不过,事实上,他没有打算带着这些钱财走这条路。

                            “哎呀,差点忘了!”楚云一拍脑袋,“殿下,我家主人还让我转告殿下,她知道殿下也绝对不会愚 蠢地选择带着这么多钱财大张旗鼓地从汴京去往怀宋,肯定另有选择。但是这张图,殿下以后肯定还会用到的!”

                            燕洵终于忍不住抬头去看她,眼眸中流露出刹那的惊讶,她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另有安排的?

                            看见燕洵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出这样的惊讶和困惑,楚云忍不住笑了,暗自佩服小姐果然料事如神!

                            “殿下,该说的该做的我都已经办完了。我要走了!小鬼,走啦!”说着,楚云便拽着小男孩要往帐外去。

                            “你放开我!我不跟你走,我要去找星儿姐姐!”小男孩大声嚷着,使劲儿地想要挣脱楚云的手!

                            “站住!”燕洵凛然一喝,“星儿姐姐?哪个星儿姐姐?”

                            欧阳墨看着他那几乎可以杀 死 人的眼神,吓得浑身发抖,慌乱之下也不得不躲到了楚云身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9-27 23:08
                              “哼!哪个星儿?殿下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楚云嘲讽地笑道,楚乔啊楚乔,我知道终有一天眼前的人会认清你的真实面孔,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燕洵垂在袖中的手紧紧握住,阿楚,我知道你终究还是会怪我的,可是为什么,我还是害怕?

                              “殿下!”楚云张口刚要说什么,但想起自家主人的吩咐,还是把话吞了回去,“楚云告辞!后会有期!”

                              声未灭,人已不见踪影!程鸢阿精急忙追出帐外,却只看见一个青黑的身影消失在了沉沉黑夜之中。

                              此人武功高强,来去自如,到底是什么人?她声称的主子又到底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9-27 23:10
                                说明一下,楚云不是女主哦!不过她跟楚乔是有关系的喏!难道大家对她们的关系都不好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9-27 23:13
                                  楼主经常碰到你,终于忍不住写文啦,文笔不错哦,期待你多更点,加油,我们都会支持你,大家都太想燕洵有个死心踏地爱他的女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9-28 00:05
                                    对女主越来越好奇啦,好期待后面的发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9-28 00:56
                                      楼主是分析燕楚情非常到位的真爱粉,政治军事方面很有见解,写文跟原著风格有一拼!功底很深呐!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9-28 11:02
                                        楚云……估計是楚喬的的同父異母的姊妹不然就是異父同母來回就這條線沒別的除非樓主說楚云是撿來的
                                        燕洵成皇之路都會手沾血腥的!再說了自古中國哪朝哪代的帝皇之路不是踩着累累白骨而登上寶座的?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也!成王敗寇盡東流功敗垂成就在那一瞬間的.希望燕洵在樓主這裡是個有血有肉果斷殺戮做該做的事.不似劇中攻打長安拍了那兩集又刪了都不知是幾個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28 12:44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9-28 19:46
                                            更文不?搂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9-28 20:28
                                              但是我还是固执的想让燕洵圆了自己的楚乔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9-29 08:28
                                                我不希望他执着于楚乔,他应该有更好的,懂自己的红颜知己,和楚乔在一起太累,燕洵要去迁就她,不然她就得翻脸,两个不同路的人迟早要分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9-29 13:36
                                                  第三章 仇恨对错

                                                  雨余庭院冷萧萧。帘幕度微飙。鸟语唤回残梦,春寒勒住花梢。

                                                  虽然现在是炎炎盛夏,但在这南梁汴京的清晨,仍是凉雨丝丝。

                                                  穆宁珺身披雪白的裘皮大衣,正立在一株海棠树前悠然自得地浇水。

                                                  仍旧是如风般的影子掠过,惊起一树红花如蝶蹁跹飞舞,楚风轻飘飘的落在她身后,看着她那样静谧悠闲的样子,突然有些不忍心打扰。

                                                  “楚风,怎么不说话?”

                                                  直到那个好听得如同涓涓泉水沁人心脾的声音传来,楚风才连忙回过神来,微微俯身行礼,“小姐,燕洵已经离开汴京了,正往怀宋的方向去!”

                                                  “还有呢?”

                                                  楚乔身中剧毒,先前被魏舒烨追杀,后来萧策救了她,把她带回了皇宫,宇文玥后来去了往生营的大本营,帮楚乔取解药。另外,萧玉也在往生营,她本来是带着一群人去找营主的,结果碰上了宇文玥,不过宇文玥没有揭穿她,也拿到了解药,还重创了往生营。我已经救下了营主詹子瑜,安置在了城外。”

                                                  “你个坏人,你放开我!”

                                                  “你个臭小子,本姑娘好心好意救你出来,你居然还敢咬我!看我不打死你!”楚云拽着一个小男孩进了院门,挥着手上的鞭子就往他身上抽去。

                                                  “啊……”欧阳墨疼得哇哇大哭,护着刚刚被打的手臂,吓得跌倒在地。

                                                  “还哭!你这臭小子就是好日子过多了,非得让你吃点苦头!”楚云恨恨地骂道。她最讨厌爱哭的人了,尤其是像欧阳墨这样从小锦衣玉食,被一大群人呵护着长大的富家子弟。

                                                  云儿别闹了!”楚风板着脸劝道。

                                                  “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小孩子了!”楚云十分委屈地对着楚风撒起娇来。刚刚那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浑然不见。

                                                  穆宁珺走了过去,蹲下身扶起地上的小男孩,目光柔和地看着他,擦去他脸上的泪水。

                                                  “你是欧阳家的孩子欧阳墨?”

                                                  哭泣的小男孩还是止不住地掉眼泪,看着身前这个高贵美丽的姐姐,重重点了点头!

                                                  “姐姐,我爹我娘都被杀了!是一个很坏很坏的人杀的。他抢了我家的钱,杀了我全家。这个姐姐居然还要帮着他杀我!”

                                                  欧阳墨一边委屈地说着,一边恶狠狠地指着楚云。楚云顿时大怒,“你个臭小子,我救了你,你还恩将仇报,恶人先告状!”

                                                  云儿,别跟一个孩子计较!”穆宁珺淡淡一笑,看着欧阳墨黑亮的大眼睛,温言道:“你告诉我这些,是希望我帮你报仇吗?”

                                                  欧阳墨点了点头,他只觉得身前这个温柔和婉的姐姐看起来如此亲切和善,她一定会帮他的。

                                                  “可是我不会帮你报仇的!”穆宁珺仍然是极为温柔的语气,欧阳墨却面露难色,惊恐不已,失望至极。

                                                  “你只知道你的家人被杀了,可你知道吗?你爹身为燕北人,国难当头,却带着大量的钱财逃离燕北。如果这些钱财都是你爹自己辛苦赚来的,那没关系,可是你知道吗?那都是你爹用着燕北世子的名号搜刮的民脂民膏。所以,你全家被杀,都是你爹咎由自取。”

                                                  穆宁珺说得云淡风轻,却字字珠玑,让欧阳墨更加愤怒。他一把推开她,“你胡说!我爹不会这么做的!”

                                                  楚风急忙上去扶起穆宁珺,她却只是淡淡一笑。仍旧看向欧阳墨

                                                  “这么说,你认为刚才我说的那些你爹做的事情是错的了?”

                                                  欧阳墨顿时一怔,他才六岁,显然不太懂穆宁珺的言外之意。

                                                  “墨儿,姐姐相信你是分得清是非的人,你知道打着别人的名头去搜刮百姓的财产是不对的,对吗?”

                                                  穆宁珺眼波流转,看着不吭声的孩子盈盈一笑,温柔清越的声音仍在继续:

                                                  “墨儿,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不公平。你爹为了一己私利,想要带着财物逃离燕北是不对的!燕王殿下杀你爹是理所应当,杀你就是不该!所以我才会让楚云救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我……”欧阳墨看着她美丽而苍白的面容,看着她那双炯炯有神却温柔似水地眼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所以姐姐救我,并不是帮着那个坏人。对吗?”

                                                  穆宁珺笑了笑,蹲下身把他拉到身前,“对!墨儿很聪明!但是,墨儿要记住,你可以为你爹爹悲伤痛哭,为你爹守孝。但是不能想着为你爹报仇。因为你爹做错了。你作为儿子,虽然不能去谴责他,但是,你可以选择去做一个善良的人,去做一件对的事情,用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创造自己的成功。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果你爹没有做错,那你可以报仇,可如果你爹做错了,你就没有资格报仇。你明白吗?”

                                                  欧阳墨看着她,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可是在内心深处,也对她的话半信半疑了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29 23:37
                                                    “墨儿,我告诉你真相,不是希望你恨你爹,只是希望你知道,大人做的不一定都是对的。你父亲被杀,你根本没有理由报仇,所以,不要想着报仇了!你若是从小就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这一辈子,都只会活在仇恨当中,迷失了自己,也就阻挡了你前进的道路。而你最终,还是会失去一切,一无所有!人,应该有除了仇恨以外,更大的追求!”

                                                    一时间,整个院子都静悄悄的,庭院里的海棠树被风吹得微微颤抖,片片花瓣如天女散花般纷纷扬扬地落下。

                                                    高墙之外的男子,忍不住透过那块被移开的砖石,向庭院里看去,但目光所及之处,却只是一个背对着他的白茫茫的身影。

                                                    “姐姐,可是我现在就什么都没有了!”孩子抱着她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墨儿,不要怕!你还有你这条命!还有你聪明的头脑,你也还有我这个姐姐!”

                                                    她轻柔的声音在孩子的耳边拂过,就像柔和的春风吹醒沉睡的大地,就像明媚的阳光照亮黑暗的世界。

                                                    多年以后,当人们到处称赞着欧阳先生的盛名,以欧阳先生仁义之行教育家中孩子的时候,绝对想不到,当他还只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曾经满腔仇恨,双目赤红地想要挥起屠刀,为家人血洗冤仇。

                                                    与此同时,那个与穆宁珺一墙之隔的男子,也似乎在一瞬间,看清楚了许多他之前十分迷茫的事情!

                                                    穆宁珺轻拍他小小的柔软的肩膀,对着身旁人轻轻唤道:“楚风!”

                                                    “小姐!”

                                                    “等离潇来了,让他把这个孩子带回去吧!”

                                                    “是!属下遵命!”

                                                    “云儿!你跟我来,我还有事交待你!”

                                                    穆宁珺轻移莲步,缓缓走进了正厅。楚云在她身后随之跟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9-29 23:3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9-30 06:44
                                                        我是从燕北王妃过来的,感觉还不错,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9-30 14:55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0-01 07:03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