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灵战争官方吧 关注:743贴子:14,984

【合作地图】死亡山脉外传小说【潘多拉魔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为了补充一下《死亡山脉》的某些剧情坑,
以及拯救一下此吧常年太平间的现状(说得好像我拯救得了似的)


于是,本渣开坑了


回复
1楼2017-09-23 10:41
    二楼备用


    收起回复
    2楼2017-09-23 10:41
      死亡山脉官方外传《潘多拉魔盒》


      第0章地狱



      时间:〞_2!!·,0,•7¿ !)3年?∕< 3!•,月¸'‐9日! 。
      位置:§4▆】…错误!!﹢﹔加**密错**误****


      坐标未知的一片区域。
      眼前的景象是一片炽热残存的无人区,到处散落着无法辨认的尸体和爆炸遗留下来的金属弹片,天空被乌云完全遮盖,使得地面黑漆漆的一片,虽然下着微雨,但是却掩盖不住那浓浓的血腥与硝烟味。
      某处毫不显眼的泥坑里,一个浑浊不堪的“尸体”突然慢慢得动了起来,从他身上可以看出,他受过不少的伤,头部疑似受到过重创。
      这就是故事的主人公了,一切都得从他身上说起。
      这个士兵睁开了眼,表情痛苦,他挣扎着让他的四肢产生知觉。然后慢慢从泥坑中挪了出来。
      他迷茫得审视起了周遭的景象:漫山遍野的士兵尸体、一片又一片的废墟、仍旧未停止燃烧的战车残骸,以及鲜红色的灌木与地面,仿佛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巨大的杀戮。这里曾经是乐土,但是现在,这里是地狱!
      无助的士兵害怕了,他开始移动了起来,用他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大的速度,像前“狂奔”着。“不管去哪也好,就是不要留在这儿!”——他的内心是这样想的。士兵认准了一个看似正确的方向,奔跑,不停的奔跑,他略过了数不清的尸体和枯木,穿过了一大片的一大片的瓦砾,然后登上了他所认为的一处可以离开这里的小山。
      但是,他看到的,仍旧是无边无际的由死尸堆成的荒野和破烂不堪的城镇。
      “嗨!有人吗!”
      “我想离开这儿!”
      “救救我!”
      “有人吗!!!”

      士兵又奔跑了起来,但与刚刚不太一样:他的眼神中少了几分期待,添了几分恐惧。
      黑色的小雨仍旧下着,士兵的脚步却慢了下来————他的力气已经耗光了,它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程,但是,眼前仍旧是阴森恐怖的地狱。
      他意识到了,他无法离开这片地狱,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停下来。
      谈坐在地上的士兵目光开始变得无助了,他望着这片令人压抑、绝望的血色大地,低声自言自语道:
      “我,咳,——咳咳咳咳,我想离开这里。”
      “我,我不要呆在这里。”
      “救救我。”
      “我想,回家。”
      “我,我的家在哪里。。。。”
      “不管是谁也好,我只想。。。。回家。”


      回复
      3楼2017-09-23 10:42
        …………






        外面的光线开始变得暗淡下来,荒野中的那些景象开始变得越发恐怖,就如同死神刚刚离去,任何一个有心智的人都无法忍受那种景象,这位士兵也不例外:此刻他正蜷缩在某截毫不稳固的砖墙旁边,发抖着,喘息着。他除了自己那身破烂的,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迷彩服外,一无所有————连身份,都没有。士兵很痛苦,他被黑暗、恐惧、潮湿、饥饿、低温…折磨着,却没有一点方法让自己过的好一点。

        …………

        光线重新变亮的时候,已不知过去了多久,士兵仍旧在那截矮墙旁边受苦着。他的眼睛还没有闭上,但是已经充满了血丝,他的身体就像一截毫无生气的枯枝,随风摇曳着,他的脸色也早已煞白,和死人没什么两样了————但是,士兵还没有死————他并没有被冻死,他还活着————对他来说,这或许是唯一的好消息,或许,是最大的坏消息。
        “我,我没死————”,他自言自语起来。
        “为什么。”
        “上帝!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让我活着!”
        “让我死吧!我不想这样被折磨!”
        “死了,应该比现在要好受一点!”
        “我,我,我得死。”
        士兵吃力的让没有知觉的四肢挪动起来,他记得,向这里奔跑的时候,看见了一处悬崖。
        士兵微微颤颤得像那处断崖走去,的确,一死了之总比被饥饿与寒冷折磨至死要好。周围的景象还是和开始那样,成片的尸体、血红的大地。。。。

        砰!

        士兵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他虽然走的十分缓慢,但是饥饿的身体根本不足以让他的大脑做出反应: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可恶!就连你也————这,这是???”士兵愣住了。
        满脸污泥(鲜红色的)士兵将身体的疼痛与麻木抛在了一边,看着那个该死的,阻止他去死的东西————那分明是一把匕首,一把寒气逼人的匕首,正插在乱石之中。
        “他,能送我一程。”士兵心里这样想着,然后用尽了全力,将匕首从两块小石头之间拔了出来。
        这是一把世界通用的宁斯特K3式匕首,刀刃虽然被雨水打湿,但却没有收到血污的侵蚀,显得是那样锋利,那样可靠,那样————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士兵没有说话,也没有思考,但是作为动物的那最为原始的求生本能,被这把工具,激起了。

        瞬间,他的想法改变了。
        他笑了起来,麻木的笑了起来。

        …………

        天色暗淡了不知多少次,也明亮了不知多少次之后。地狱依旧是那个样子:成片的废墟、无数的尸体,从未退去的乌云、断断续续的黑雨,和鲜红的地面。一个身影,在那里起伏。
        士兵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度过这么长时间的,他早就将人类的尊严与娇气扔下了那处悬崖;他饱饮洼地中还泛着红色的污水,从死尸身上寻找吃的与穿的,散落在地上的那些造价昂贵的枪械,已经变成了他用来生火与取乐的玩具。此刻,这个发了疯的家伙,正一边大口嚼着刚从一个死尸的衣服中翻出来的一块已经开始变质的饼干,一边朝着令人作呕的死尸发着呆。
        他的心灵已经死了,灵魂也已残缺不全,只剩下一具相对完整的躯壳仍在行尸走肉般的活着。他早已经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此刻,他只对一件事情感兴趣:下一具尸体上面,有什么好吃的???
        时间好像定格了一般。
        不知过去了多久。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次下雨了。
        士兵很长时间没有找到食物了。
        乌云正在消散,同时他也快走不动了。

        太阳终于重现了,那美丽的,血红色的黎明。

        对于士兵来说,那由远而近的引擎声是那么的清晰,动听。

        “报告,我们发现目标了。”
        “他还活着,但是他快不行了。”

        …………

        “这小子竟然可以在无人区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组织抢救!”

        “相信我。”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随后,士兵失去了意识。


        待续


        回复
        4楼2017-09-23 10:44
          第一次写小说,文笔粗糙,还请见谅。


          回复
          5楼2017-09-23 10:44
            晚报头条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9-23 16:24
              不过这颗小型氢弹的杀伤范围也真够大的了(起码也要有100公里吧)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9-23 16:25
                补充:


                不要以为这是正传的续篇


                回复
                8楼2017-09-23 17:00
                  第1章 重生
                  时间:2073年3月23日
                  坐标:威雨森新城——吉尔利沃特科技公司

                  『姓名:爱德华
                  原属部队:C国红箭特战旅:猛虎支队
                  职务:黑鹰式战术直升机驾驶员
                  军衔:少尉
                  服役状态:已退役(因伤)』



                  (某处医疗设施外围)

                  “孩子,真得没什么大碍了么?”
                  “是,巴尔科夫长官,但是我很多东西都记不起来了。”

                  “都说过了,这里不是军队,你不要叫我什么长官。”
                  “我的职务是人事部部长,你如果想叫的话,就叫我部长吧。”

                  “是,巴尔科夫长。。。。。。部长。”
                  “没事的孩子,不要怕。”

                  刚刚出院的士兵看着眼前和蔼、鲜活的人,与旁边美丽的城市,又想起了不久前那片地狱中的恐怖景象。。。。。。。“头。。。啊!”

                  “孩子,是不是又想到起了那个地方?”旁边老练的巴尔科夫部长一眼就察觉到爱德华的不适。

                  爱德华点了点头,“嗯。。。。。”;在医院中养伤的每一天,爱德华一回想起自己呆过的那片地狱,脑子就发起痛来。

                  部长过来拍了拍爱德华的肩膀:“过去式,就让他过去吧,爱德华。”

                  部长看了看远处的高楼,又继续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不再是那个需要出生入死的军队士兵了。”
                  “而是新威雨森城的建设者——吉尔利沃特公司新的的一员。”
                  “相信我小子,我给你的差使是这个世道下最棒的。”

                  “我。。。。我行吗。。。”爱德华小声得问道。

                  “你能的,虽然你的大脑受到了冲击,不能留在军队了。”
                  “但是,你,和千千万万像你一样优秀的人,依然可以,为人类,作出贡献。”

                  “为人类,作出贡献。”爱德华重复了一下部长的话。

                  “我明白了。”
                  “我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回复
                  9楼2017-10-01 14:26

                    巴尔科夫露出了笑容,望着前方,说道:“对嘛,这才是一个优秀的人该有的觉悟!”

                    疑惑的爱德华安下了心,开始仔细观察他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座现代化程度极高的后方城市,林立的高楼、蔚蓝的天空,让爱德华根本感觉不到现在正处于世界大战之中;在前线常见的各种各样的杂牌运输车,在这里根本寻不到身影,取而代之的是覆盖全城的磁悬浮列车轨道系统在运输人员和货物;每一座建筑物都散发着科技的气息,根本看不到那些影响美感的漫天遍布的电缆和杂物。。。。。。。。。。
                    没错,威雨森新城是二十年前才开始动土的未来化城市,优越的地理位置让这里既可以得到从世界各地运来的消耗品,又可以作为高新产业基地,还可以免于世界大战的波折。。。。。。
                    “如果不是为了对付那些莫名从地里头钻出来的无数的‘亡灵’,或许我早就来这里过平凡人的生活了。”爱德华脑中这样闪过了一个想法。
                    亡灵,哼,是啊,2063年的严冬,突然就从天上掉下了这么一个生命种群;这群生物在我们的眼中是丑陋的、卑贱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凭借极高的团结性、驾驭人类种种载具武器的实力、毫不挑剔的消化系统,以及排山倒海之势的数量,让这帮看似乌合之众的家伙,从人类手里抢走了57%的领土。在“亡灵”这种生物面前,人类现役的任何常规武器甚至是成吨重的航空炸弹,都难以有效的破坏他们的身体组织————人类最顶尖的科技,终究是拿来屠杀自己的。
                    至于反制亡灵型生物的武器:FWL式战剂,那都是亡羊补牢,很难让人类反败为胜。。。。。。

                    让我们回归正题,想到了战事,自然会想到战友。

                    “真不知道我的那帮队友都在哪里,啊,头又疼起来了!”
                    一旁的部长听到这话,不屑的低语了一下:“小傻瓜,他们都早已去了另一个世界了。”
                    虽然发出这句话的声音很小,但是爱德华还是听到了。
                    他怔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他从崭新的衣服中掏出了一张纸。

                    那是属于他的病历报告

                    『具体病况:
                    外部小面积细菌感染(已治愈)
                    轻度食物中毒(已治愈)
                    呼吸道受损(已治愈)
                    中度营养不良(已治愈)
                    脑神经系统重度受损(恢复中)
                    微量核辐射沾染(暂未发现影响)』

                    爱德华看了一眼最后一行字,随后将这张纸撕成了碎片,揉成了乱糟糟的一团。愤怒得将这团无辜的纸扔到了旁边的一个垃圾车中。
                    “我本来应该是个死人的!”他大叫了起来,与此同时,眼睛中闪出了泪花。
                    旁边的部长叹了口气,走了过来。
                    “抱歉,孩子,我说得有点太直白了。”
                    “其实,孩子,我也曾经失去过一切,你的感受,我能理解。”
                    爱德华转过了头,呆呆得望着部长。
                    “想哭,就哭吧,没有人会嘲笑你的,那不是你的错。”
                    巴尔科夫说完这话后就慢慢的走开了。
                    广场上,只留下了独自一人抽泣的爱德华。

                    “让他静一会儿吧。”



                    待续


                    回复
                    10楼2017-10-01 14:29
                      就没人回复回复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10-02 21:39
                        挽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10-02 22:10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10-02 22:15
                            前排围观


                            回复
                            15楼2017-10-02 23:01
                              第二章明天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7-10-04 21:50
                                第2章
                                时间:2073年3月28日
                                位置:战场前线

                                (吉尔利沃特科技公司————职工公寓)
                                “喂!喂!喂!懒鬼起床了!”一旁的室友扯开嗓子叫了起来。
                                而爱德华么————“再让我睡会儿。。。。我是。。。病人。。。。”

                                室友一听,这就忍不了了:“病你个头啊,都出院了还装蒜。”

                                “让我再睡会儿。。。。米雨。。。。还没到点。。。。”说完,爱德华打了一个哈气。
                                “你造不造今天要干嘛啊,还睡。”
                                “嗯。。。。。”
                                “今天要去前线啊喂!这么大的事情你。。。。。。”
                                话还没说完,爱德华就像触电了一般站了起来,一句“我靠!”出口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好了衣服,“我咋连这事情都忘了!!!”
                                一边的米雨吐槽了一句:“忘了正常,你大脑不是摔坏了么。”
                                “米雨别开玩笑了,任务日志在你那里,干啥来着!”爱德华一边抱怨,一边快速将被子叠成了豆腐块。
                                “咱公司不是新研究出了一批便携式帐篷么,我们跟着那些物资去前线,指导难民们怎么用。。。。。。。。诶?”
                                米雨还没做完“任务简报”,却见爱德华的动作停了下来,有点要重新回到床上的意思。
                                “唉!唉!唉!你到底怎么回事!咋又想趴下嘞?”
                                这时候的爱德华是彻底从睡眠中清醒了的:“那个。。。以前在军队那里呆过。。。。条件反射。。。。。还以为是要打仗。。。。”

                                。。。。。。
                                。。。。。。
                                。。。。。。
                                “你脑子还真是摔坏了。。。。。。”



                                时间过去了两小时,爱德华与米雨一同乘上了飞往前线的黑鹰式运输机中,爱德华坐到座位上便低头沉思了起来,而没有见过大世面的米雨却对这架飞机感到十分的新奇:
                                “嘿!原来小小的直升机也可以运载这么重的东西啊!”对一堆东西都感到新奇的米雨指着下面被直升机吊着的成吨重的货物说道。
                                “毕竟军用。”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爱德华随口回了一句。
                                “小华,咋了这是???”
                                爱德华坐在座位上疯狂得抓着头:“该死,为什么,还是想不起来。。。”
                                “什么想不起来???”
                                “还能是什么!我以前的事情!”
                                “没事的,医生不是说需要长期调理才能恢复记忆么。。。。。。喂!科尔你还笑!”
                                米雨指着的,是坐在爱德华和米雨对面的那个人:科尔,爱德华的另一个室友。
                                科尔面对米雨的指责和爱德华的抓狂,露出了不屑的神色,还补了一句:“不就是失忆么,我还失过忆呢,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
                                “你也。。。”


                                收起回复
                                17楼2017-10-05 18:51
                                  刚刚发现猪脚和亡灵战争Ⅱ的阿法利亚攻防战某NPC重名了


                                  收起回复
                                  18楼2017-10-06 18:09
                                    爱德华和米雨朝着科尔露出了好奇的目光;而科尔却摆着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看着机舱外面并不美丽的“风景”——至少从现在看来,他好像并不觉得失忆是什么重大的事故。
                                    “有问题以后再问!”科尔终于发话了,“现在专心执行任务!”
                                    “。。。。。嗯???。。。”
                                    “。。。是。。。。。。。”
                                    一个插曲就这样被科尔粗暴得结束了。
                                    。。。。。。
                                    。。。。。。
                                    。。。。。。
                                    运输机停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到9:34了。


                                    天已经大亮,但是周围的景象却根本让人高兴不起来:这是一座两天前刚刚被“亡灵”攻击过的小镇,远处的一座军事堡垒看起来受损得并不严重,但是旁边的居民可没这么幸运:那些追求美观的木屋都已经变成了一堆被污水打湿的灰烬,厚重的石头房屋也只剩下了几截残垣断壁在苦苦支撑,本来应该用来播种的农田现在却被亡灵践踏得乱七八糟、毫不像样。。。。。。


                                    对于米雨这个根本没见过战场的人来说,这里,应该算是最好的“教具”了。


                                    “这。。。这里。。。这就是战争吗。。。。。。”米雨浑身颤抖得问在一旁观望的科尔。
                                    “不,这里,仅仅是战争的一角。”科尔面色严肃得否决了米雨的看法,“只有真正在那地狱中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痛苦,才会理解战争。”
                                    “行了,你要是觉得会吐的话,还是去工作吧”科尔提醒了一下米雨到这里的正事。
                                    “我还是去。。。。搭帐篷吧。。。。话说。。。爱德华呢???”米雨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我下飞机后就没有看到他,总不可能还没下飞机吧,要不你去看看?”科尔依然是毫无表情得回答,他的态度很明显:米雨你自己去看吧,我就不去了。
                                    米雨一边心里骂着科尔的无情,一边忍着生理上的不适,穿过了近100米让他作呕的焦土,回到了飞机停泊的那处空地。
                                    在那里,他看到了躺在机舱里头表情痛苦的爱德华,以及旁边站着的巴尔科夫部长和一个看起来像是医务兵的人。
                                    “看起来是这里的某些东西刺激到了他的神经,激起了他的某些记忆。”一边的医务兵正在给自责的部长做病情分析。
                                    “该死,是我没做到位。”
                                    “我竟然以为他已经痊愈了。”
                                    “米雨,来的正好,帮忙照顾一下爱德华。”


                                    回复
                                    19楼2017-10-07 20:49
                                      明天可能会更两章。
                                      (话说没人吐槽我也是挺习惯的,反正也没有人会猜到我要写什么


                                      回复
                                      20楼2017-10-13 21:43
                                        手动顶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7-10-13 22:38
                                          第二章补名:现实








                                          第3章 断念
                                          时间:2073年3月30日
                                          位置:云岭镇废墟???

                                          “嗯…………啊!……头!”
                                          “好痛啊!”
                                          爱德华从朦胧中清醒了过来,但是当他睁开了双眼之后,却又感觉到了来自头部的剧烈的疼痛,这种恐怖的痛觉是任何残忍的刑法都无法做到的,因为休克比痛觉来的更快。
                                          但是爱德华所体会到的痛苦,却使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这个痛觉令他压抑,令他绝望,令他在地上打起了滚,并不由自主得用力朝周围的黑暗挥去了拳头…………
                                          “啊!……”
                                          一声熟悉的惨叫过后,爱德华终于睁开了眼,与此同时,头部的那个强烈的痛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嗯?怎么会…………这里是…………”
                                          映入爱德华眼帘的,是一间熟悉的、宽敞明亮的房间,屋内整整齐齐得排列了三张大床,他正坐在中间的那张床上。
                                          这张床貌似被他自己弄得十分凌乱。
                                          “这里是……公寓?”
                                          “那是…梦吗?”
                                          爱德华迷惑了,如果刚才的是一场梦,那么那些像真实存在一样的痛觉又是怎么…………
                                          “嘿……”
                                          一声虚弱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意识。
                                          “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床下的米雨一边捂着肚子一边骂道:“我辛辛苦苦喂了你两天饭,你二话不说就给了我一炮拳…………咳……”
                                          “对……对不起,我……做我噩梦了…………”爱德华彻底懵了,自己这是怎么了?刚才自己明明在……
                                          “做噩梦把我也拉了进来,真服了你了。”
                                          “抱歉……我这是……怎么了?我为什么在这…………”
                                          “我来告诉你吧!”巴尔科夫部长推门而入,将地上的米雨拉了起来。
                                          “看看这个吧。”
                                          爱德华看到的,是一张有一些折痕的白纸,纸上面密密麻麻得记录了一堆病情分析和治疗方案,但他唯一注意到的,只有三个字:“后遗症”
                                          “后遗症???”
                                          “是的,恐怕那次的治疗,只是治好了你的身体。”
                                          “医生说,你现在的病灶,并不是生理上的损坏,而是你内心的恐惧。”
                                          “我的内心?”爱德华又一次疑惑了。
                                          “你无时无刻不在尝试回忆痛苦,以至于当真正见到相似的场景时。”
                                          巴尔科夫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
                                          “你内心的痛苦会被无限得放大,变得具象化,冲击你的神经。”
                                          “就像真的痛觉一样。”
                                          “我…………”


                                          回复
                                          22楼2017-10-14 15:02
                                            “爱德华!忘掉他!”部长突然严肃了起来。
                                            “忘掉恐惧!忘掉痛苦!忘掉过去!”
                                            “那些该死的记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它只会拖累你!折磨你!”
                                            “我……做不……”
                                            “如果你继续这样抓着不放的话,那些噩梦就会毁了你!”
                                            “你!就会变成一个只活在痛苦之中的废人!”
                                            “你将什么都不是!”
                                            “我…………”

                                            ……………………
                                            ……………………
                                            “米雨,带着他去感受一下美好的现实吧,爱德华必须得散散心!”
                                            “在他彻底康复之前!你们将不会收到任何工作任务!”

                                            咣当!
                                            一声清脆的关门声之后,房间里只剩下了爱德华和米雨。
                                            “小华。”
                                            “嗯?”
                                            “我想起来了一件事。”
                                            “就是你昏倒的那天……把你送上直升机之后……”
                                            “我……看到了部长正在和一个军官吵架……”
                                            “我听到的最清楚的一句话是:‘他们都是战争的受害者,我不允许你让他们为了所谓的国家而送命!’”
                                            “是吗……”
                                            “真的……是吗。”


                                            待续


                                            回复
                                            23楼2017-10-14 15:04
                                              第四章搞定!


                                              收起回复
                                              24楼2017-10-14 19:49

                                                话说为啥就没人给我顶顶贴呢!
                                                =================================================

                                                第四章轨道
                                                时间:2073年6月15日
                                                位置:威雨森新城

                                                二个多月过去了,爱德华的生活,似乎已经走上了轨道。
                                                在周围的人看来,他是那么的重要、那么的优秀,他常常一个人就搞定了两个人的工作量,还常常帮助素不相识的同事解决科研上的难题;他对任何人甚至是嫉妒他、对他怀有敌意的那些人,都和和气气,并露着灿烂的笑容打招呼,弄的那些嫉妒他的人很不好意思;甚至有传言说,要将爱德华写入教科书中……
                                                上层管理是高兴的,这个刚来时一心停留在过去的小子终于安下心来生产了。
                                                米雨是开心的,因为他常常跟其他同事炫耀说:“我和爱德华住在一起!”



                                                但是爱德华自己,却一点也不高兴。
                                                爱德华,你为什么要骗自己呢?你明明一直沉浸在失去记忆、失去过去的痛苦中;你那些刻意伪装出来的表情,只是为了应付外界的障眼法!你努力工作,只是奢求可以转移你的注意力!为什么!你要以这种方式苟活!
                                                “爱德华!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爱德华!你为什么安于现状!”
                                                “你!为什么不去寻找!”
                                                “回答我!你个懦夫!”

                                                “啊!————”爱德华大叫了一声,惊得坐了起来,全身冒着冷汗。
                                                “怎么了小华…………还让不让我睡了……”
                                                “是不是做噩梦了…………哈——”米雨打了个哈气,又闭上了眼睛。
                                                爱德华这才发现,自己仅仅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是————我先上个洗手间————”
                                                通向洗手间的短短十几米过道上,爱德华想了很多:
                                                “那是谁,谁在我的梦里?”
                                                “那个人,好像很熟悉……”
                                                “他为什么指责我安于现状?”
                                                “我为什么要装作忘记痛苦的样子?”
                                                “那个战场明明那么恐怖…我……啊——”爱德华的头又发起痛来了,但是这千篇一律的痛觉并没有让爱德华不去想过去,反而锻炼了他忍受疼痛的能力——爱德华的神经已经越来越麻木了。
                                                “该死,你为什么非要阻止我回忆那里……”他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得自言自语起来。
                                                “我当飞行员的事…………为什么还是想不起来…………”
                                                “你还是想着记起来那些啊,不怕疼吗?”
                                                “嗯?”
                                                默默低着头边胡思乱想边向脸上泼水的爱德华发现————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洗手间的门口。
                                                “科尔?”
                                                “表面上装作放下一切,背地里还一直死心不改,你行啊你。”
                                                “我——放不下。”
                                                “那么疼你也放不下?”
                                                “科尔,能别说出去吗,求你了…………”
                                                “真不明白你为啥这么固执。”
                                                “求你了。”
                                                “好好好。”科尔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神气,表示自己对这事情并没有任何兴趣,然后像是若无其事得补了一句:“诶,别人都怕疼,就你不怕。”
                                                “别人?”
                                                “啊,没啥,我先走了。”
                                                “等等,什么别人?还有人和我一样会感到头痛?”爱德华一把拉住了科尔。
                                                “额…这个……真没啥……我先走了……”科尔一把甩开了胳膊,做出了要跑路的姿势。
                                                “不!别走!把话说清楚!”爱德华显然急了,直接凭着自己的脑中模糊的格斗术踹了一脚膝盖,科尔应声跪在了地上。
                                                “啊——你就是这么对你室友的吗!”
                                                “把话说清楚!”
                                                “你先让我起来!”
                                                “…好……但是你得说清楚!”
                                                科尔拍了拍身上的灰,仍旧漫不经心得看着爱德华,甩下一句:“如果想知道的话,今天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宿舍里头等着。”后,就头也不回得走掉了。
                                                爱德华想强行拉住科尔,但是他发现科尔“逃跑”的速度,是他根本追不上的。
                                                “这个家伙看起来很有城府。”




                                                待续
                                                ===========================================================
                                                如果没啥人的话我就不在本帖更新了


                                                回复
                                                25楼2017-10-20 19:45
                                                  有人啊,水一下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7-10-20 22:33
                                                    第5章 表象
                                                    时间:2073年6月15日
                                                    位置:威雨森新城——公寓

                                                    两小时后
                                                    早上8:02
                                                    “诶?小华,怎么了?”
                                                    “头有点晕……恐怕……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恐怕去不了公司了……”
                                                    “好吧,我会去帮你跟上面请假的。”
                                                    “如果一直没有缓过来的话就去床头柜那里喝点药吧。”
                                                    “知道了,你去吧。”
                                                    目视着米雨出门后,爱德华从床上坐了起来。此刻,他的心里乱糟糟的:科尔究竟是什么人?自己该不该相信他?他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爱德华就这样一直坐在床上胡思乱想,以至于时间流逝了2个小时,他都没有在意。
                                                    “当!”
                                                    科尔提了两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大提包撞门进来,从他的满头大汗可以看出,这俩包加起来至少得有百十来斤重。
                                                    “喂,科尔,这里头都装了些什么啊——为什么这么脏啊。”
                                                    “先不管这里头是什么。”
                                                    “我再问你一遍。”
                                                    “诶?”
                                                    “你是想留在这里,当你那衣食无忧、远离现实的研究员。”
                                                    “还是要跟我走?”
                                                    “走。”爱德华毫不犹豫得回答道。
                                                    “这么干脆?好吧。”
                                                    科尔将两个提包藏进了自己的衣柜里头。然后从上衣兜里头掏出了两张看起来花花绿绿的票子。
                                                    “这是什么?”
                                                    “门票啊。”
                                                    “拿门票干什么?”
                                                    “看展览啊。”
                                                    一头冷水被浇下,爱德华本以为科尔要向那些电影里头一样拿出什么高科技的实验装置、杀人武器,或者告诉自己什么宏大的世界观,但是科尔这……明显不符合常规的套路啊。
                                                    爱德华感觉自己被戏弄了,不过,他还是忍着跟科尔出了门。
                                                    短短几分钟后,俩人从磁悬浮列车上走了下来,呈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幢分四层的现代别墅式建筑,但是这里并不是住了某个有钱人,因为门口竖着的牌子上,赫然写着5个大字————历史博物馆。
                                                    “喂,搞什么?来这里是干什么!”
                                                    “看历史啊。”
                                                    爱德华觉得自己心中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对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好感全无。
                                                    “来看,就是这个,记叙这这座城市的‘从古至今’”科尔指着一块160CM高的汉白玉碑说道。


                                                    回复
                                                    27楼2017-10-28 21:07
                                                      这块碑坐落于建筑的几何中心,上面用了好几种世界通用的语言文字记录着关于新城的重要历史事件:
                                                      (文字不够历史来凑,唉唉唉别打我。)



                                                      2043年:A国正式确定建设一座未来化城市,作为一批高新产业项目的实施地;
                                                      2045年:A国政府在接收到来自吉尔利沃特公司总裁史蒂芬•威雨森的一笔重要投资后,新城正式动工,并被命名为“威雨森”新城;
                                                      2051年: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完毕,开始接收移民及产业项目,主要客户即为吉尔利沃特科技公司;
                                                      2056年,新城GDP破百亿。成为国际级高新产业基地,同时被评为“全国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
                                                      …………
                                                      …………
                                                      2058年,城市政府出台新规,禁止任何个人及组织在新城中持有、交易、运输、生产任何形式的武器,以加强城市人口的整体素质
                                                      …………
                                                      …………
                                                      2067年,威雨森城成为最大的难民接收站,大量因为战争而无家可归的人被安置在新城工作。



                                                      “战争……该死的战……啊……”
                                                      “走吧,再去看看别的。”
                                                      就这样,两人在新城的各个角落“悠闲”得转悠了一个白天,好似两个游客。科尔每到一处地方就向爱德华讲解那里的历史和作用,而爱德华则阴着脸,耐着性子听着这堆“废话”。
                                                      时间终于到了晚上,两个人在这天已经跑遍了新城的每个博物馆、每个地标、每个住宅区、每条主干道,甚至差点逛到了郊区。
                                                      “科尔!我们到底在干什么!”爱德华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质问开了科尔,全然不顾路人们疑惑的目光。
                                                      “嗯哼?”
                                                      “嘘,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带你来看这些吗?”
                                                      “为什么?”
                                                      “首先是让你记路,其次————回公寓再说。”
                                                      “就不能在这说吗!”
                                                      “嘘——”
                                                      “人多。”
                                                      “眼杂。”
                                                      待续


                                                      回复
                                                      28楼2017-10-28 21:08
                                                        额,看来晚报也应该更新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7-10-28 21:39
                                                          第6章真实
                                                          时间:2073年6月15日
                                                          位置:威雨森新城——外围

                                                          晚上6点
                                                          跟着科尔跑了一整天的爱德华在回到公寓后丝毫不显疲惫之色,相反直接再次质问开科尔:
                                                          “你带我跑那些花里胡哨的地方到底有什么用!
                                                          “亏我带你转了个遍。。。。。。”
                                                          “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一些什么东西吗!”科尔缓缓吐出了一句,然后拿起水杯润了润喉咙。
                                                          “什么意思?”
                                                          “你到底在瞒着我什么!?”
                                                          爱德华快爆发了,他现在十分后悔自己跟着这个奇奇怪怪的家伙出去“鬼混”了一天。
                                                          “为什么要骗我!我为什么会信任*****!”
                                                          “拿我的过去戏弄我!你到底。。。。。。”
                                                          “停!”
                                                          科尔终于严(zheng)肃(jing)了起来。
                                                          “首先,我今天带你出去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用的!”
                                                          “其次,我之后的话十分重要,如果你想找回你自己的过去!就听我说完!如果你觉得我只会放屁!那我立刻搬走!你就当没见过我好了!”
                                                          爱德华怔住了。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
                                                          “我说了那都是有用的!”科尔明显发起了比爱德华更大的火,但是他自己也明显不想在没有用的感情上浪费时间,他缓了缓,继续正题。
                                                          “咳咳,该动身了,不然等米雨回来就走不了了。”
                                                          “去哪?”
                                                          “找你的记忆!”
                                                          说完,科尔带上了那两个大包,从其中拿出了几瓶装着血一样颜色的玻璃瓶。
                                                          “这是——头哇——这是什么?”
                                                          “我好不容易自己配制出来的反亡灵战剂,防身用。”说完给了爱德华俩瓶。
                                                          “克制住你的头痛,否则你就没法找回你的记忆了!”
                                                          “我尽力,尽力。。。。”

                                                          ---------------------------------------------------------
                                                          咳咳,我今天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坑


                                                          回复
                                                          30楼2018-03-24 13:33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查看此楼


                                                            回复
                                                            31楼2018-03-24 13:33